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三章 驚魂奪魄針


  沒面子哦,居然所有人都識破了小弟的一點小花招:)看來作為一個寫手,小弟還只停留在初級的階段,在諸位「飽讀」的網友們面前,這些小伎倆實在是班門弄斧了。

  其實,在這篇小說裡引入一點懸疑的因素,是為了使故事情節更具可讀性,各位若把它當作金田一之類的小說來看,則非要大失所望不可了。小弟寫到最後一章時就發現,整部作品的邏輯是極其混亂的,無論把哪一個人設定為兇手都可以勉強行的通:(所以呢,大家不必在此時就熱衷於猜測結局,因為我隨時可以修改的哦!當然,不管怎麼改,這個故事都不會是大團圓的喜劇結局,這一點是注定的!****************************************** ****************************

  驚駭之中,任東傑動也不動的僵在那裡,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剎那,但是對他來說就像是一個世紀那樣漫長……

  突然,一個溫暖的嬌軀撲進了他的懷裡,絲絲柔髮吹拂上了他的面頰,帶著一股淡雅的幽香,渾圓的玉臂緊緊的摟住了他的脖子,摟的是那樣用力,但那身子卻在瑟瑟發抖,抖的像是秋風中的枯葉!

  任東傑憐惜的拍了拍她的柔肩,悲痛的道:「侍芸,你別害怕,有我……」

  那嬌軀猛地一震,從他的懷裡抬起頭來,囁嚅道:「我……我不是侍芸!」

  「什麼?」任東傑大喫一驚,仔細一看,才發現他抱著的竟是凌夫人!

  ──那麼,難道說,死的人是……

  任東傑心念電轉,不能置信的道:「被殺……被殺的人不是你,是侍芸?」

  凌夫人倒退了兩步,掩面痛哭道:「是的……死的不是我……刺客本來是要殺我的……老天爺,為什麼死的不是我……為什麼……奪走了這樣一個好女孩的生命?」

  她傷心欲絕地揮舞著雙手,僅著肚兜的上身搖搖晃晃的打著轉,高聳飽滿的雙乳劇烈的抖動著,幾乎就要義無返顧的蹦了出來,兩條修長的玉腿似乎也已酸軟無力,步履蹣跚的挨了幾步後終於向後摔倒!

  任東傑急忙將她扶住,小心地攙扶到軟椅上躺下,只見她雙眼緊緊的閉著,俏臉上血色盡失,蒼白得令人心疼。他不假思索的伸掌按在了她的背心要穴上,把內力源源不絕的輸進了她的體內。

  祁楠志自從進了房裡後,一直在認真的觀察那具屍體,此時忽然抬起頭來,駭異的道:「最少也有五百支針!」

  任東傑不明所以,道:「什麼?」

  祁楠志面色凝重,緩緩道:「這女孩身上所中的短針多不勝數,最起碼也有五百支!」

  任東傑心中一震,失聲道:「是『驚魂奪魄針』!」

  祁楠志嚇了一跳,道:「是那失蹤五十餘年的,號稱第一歹毒暗器的『驚魂奪魄針』麼?」

  任東傑點了點頭,歎息道:「想來是不會錯的了,別的暗器哪有如此大的威力?」他頓了頓,又道:「你可看的出這些針是從哪個方向射來的麼?」

  祁楠志在屋裡轉了一個圈,最後在西南角的窗戶旁邊停了下來,滿有把握的道:「肯定是從這裡射進來的!你瞧,這個紗窗明顯是被一大蓬針雨打穿的,兇手必定是在對面六、七丈遠的那棵樹上發射暗器,等我們撞門闖入時,他已逃之夭夭。」

  任東傑沈吟道:「嗯……聽起來像是這麼回事!但這中間還有一個地方說不通……」

  就在這時,走道上響起了噪雜的腳步聲,一群人潮水般湧進了房裡,焦急的道:「嫂子……嫂子,你沒事麼?」領頭的正是孔威、羅鏡文和魯大洪等幾位當家。

  任東傑歎了口氣,黯然道:「皇天保佑,凌夫人並無大礙,只可惜了……可惜了侍芸姑娘……」

  魯大洪瞥了侍芸的屍體一眼,輕描淡寫的道:「不過是死了個丫鬟而已,有什麼大不了?只要嫂子安然無恙就行……」

  任東傑忽然打斷了他的話,厲聲道:「丫鬟怎樣了?難道丫鬟就不是一條人命麼?」

  魯大洪圓睜怪眼,粗聲道:「丫鬟的一條賤命,怎能和夫人千金之軀相比?小子,這是我神風幫內部事務,關你娘的屁事?用的著你來插手?」

  任東傑沈下了臉,冷冷道:「你有種就再說一遍!」

  魯大洪縱聲狂笑道:「你當我怕了你不敢說麼?嘿嘿,我這就再說一遍!臭小子,你他娘的管啥閒事……」

  話猶未了,任東傑突然掠了過去,一掌切向他的頸部血管!他的右手依然抱著凌夫人,可是左掌的這一招卻仍是快如閃電!

  魯大洪眼睛一花,全身上下已盡數籠罩在他的掌風裡。孔威和羅鏡文見勢不妙,雙雙從旁搶上,一齊發招攻向任東傑的背部,要逼的他撤招自救!

  祁楠志喝道:「喂,三個打一個麼?」雙拳一錯,已擋住了羅鏡文劈下的摺扇。與此同時,任東傑忽地右臂輕揮,將凌夫人的身子穩穩的送了出去。孔威一怔之下,手中的招數登時半途而廢,只得順手把凌夫人接了過來。

  任東傑一聲冷笑,左掌繼續全力切下!此時他招風凌厲、氣勢如虹,在場的人再無一個能將這一掌擋開了。

  眼看魯大洪已免不了挨揍,驀地裡門口有人暴喝:「看暗器!」七點寒芒隨聲疾飛而至,射到他身後三尺遠時突然爆開,七點變成了七十點,就像天上灑下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金光!

  這就是蜀中唐門的一項絕技──漫天花雨!唐鋼看著暗器飛近了任東傑的背心,目中露出了冷酷的笑意,他自信的認為,天下絕沒有人能在這種距離內躲開這些暗器。

  但任東傑卻沒有躲,只要他還有一隻手可以動,他就永遠用不著躲!如果說唐鋼的暗器就像傾盆大雨一樣驚怖密集,那他的手就像是大海一樣容納百川!

  突然之間,眩目的金光就已完全消失了、消失的無影無蹤。唐鋼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不能置信的瞪大了雙眼。誰知就在這一瞬間,任東傑的臉色竟也變得十分難看,他發現自己擊向魯大洪的左掌竟被人給架住了,準確而巧妙的架住了!

  架住這一掌的是一個少年,誰也沒看清他是什麼時候掠進來的!他長著一張非常普通的臉──平凡的眉眼,平凡的口鼻,平凡的氣質!這樣的人,每天你都能在街上遇見一大把,是芸芸眾生之中最最常見不過的一種人了,可偏偏是如此普通的一個少年,卻架住了任東傑威震天下的一隻手!

  「任公子,您大人有大量……」這少年的聲音也是平凡的,平凡得找不出一絲特點:「還請原諒魯當家的無心失言!」

  任東傑凝視著他的眼睛,那雙眼裡光華內斂、藏而不露,和一個弱冠書生的眼神沒有什麼不同。他凝視了良久,忽然笑了,讚許的道:「好!好刀法!」

  少年躬了躬身,平靜的道:「好!好眼力!」

  兩人相視一笑,隨即把手抽了回來,心中各自佩服。只有任東傑才知道,剛才這少年用的雖是空手,使的卻是刀招!也只有這少年才知道,若不是任東傑忙於對付其他人,自己的「手刀」只怕也無法架住那天下無雙的妙手!

  魯大洪掌下逃脫,抖了抖滿臉的橫肉,仍是一副悍不畏死的凶樣。羅鏡文眼明手快,一把將他拉到後面,對著那少年笑道:「少俠好矯健的身手!請教高姓大名?」

  那少年沈默了一陣,淡淡道:「我叫阿平,平凡的平。」

  羅鏡文一怔,又問道:「請問少俠師承何人門下?」

  阿平答非所問的道:「我是跟著衛天鷹大俠來的!」言畢一抱拳,飄然掠向屋外。

  孔威足尖一點,飛身攔在了他的前面,沈聲道:「且慢!」

  阿平頓住了身形,冷然道:「怎樣?」

  孔威一字字道:「今晚在總壇裡的人,個個都有殺人的嫌疑!事情沒有查清楚之前,誰也不能輕易離開!」

  阿平的雙眉倏地上揚,似乎想要發作,但片刻之後他卻終於沈住了氣,緩緩道:「我留下!你開始查吧!」

  ************

  「這間屋子只點著一盞油燈,光線太暗了,我們進來後,一時間竟連蠟燭都找不到。這時我覺得身上的煙灰實在……實在難受,就脫下那件髒袍子,侍芸伸手接了過去,說要拿到窗邊去拍掉灰塵。可是她剛走了幾步路,就……就……」

  凌夫人說到這裡,俏臉上已滿帶著驚駭之色,嬌軀也控制不住的瑟瑟發抖,顯然那一幕血腥可怕的場景,已經把這美人兒嚇的六神無主、舉止失措了!

  任東傑溫柔的凝望著她的美目,柔聲道:「你慢慢說,不要害怕!有我們這麼多人在這裡,誰也無法傷害到你的!」

  凌夫人抬頭看了他一眼,目光中隱隱約約的流動著感激和依戀。她不由自主的把嬌軀坐的更靠近了他一些,似乎這樣才能給她帶來可以信賴的安全感。

  「她剛走了幾步路,猛然間窗邊有亮光一閃……很亮很亮的光……就像是最燦爛的煙花,然後她就倒了下去,我……我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可是仔細一看,她身上竟多出了千瘡百孔……鮮血……鮮血不停的標出來!我驚恐到了極點,好不容易才……才喊出聲來……」

  凌夫人說完這段話,似已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晶瑩的淚珠順著白玉般的面頰流下,小嘴微微的喘著氣,一副弱不勝衣的嬌柔樣子,瞧來令人萬分的憐惜。

  羅鏡文皺著眉頭,凝重的道:「嫂子,你可看清楚了?那道亮光確實是在這個窗戶上閃亮的嗎?」

  凌夫人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羅鏡文一手敲擊著額角,喃喃道:「這就奇怪了!」

  祁楠志忍不住道:「這個窗戶是暗器惟一可以射進來的通道,有什麼好質疑的?你和小任都說奇怪,我看你們倆才有些莫名其妙呢!」

  任東傑淡淡道:「只要你躍到窗外朝屋裡看,就會知道怪在哪裡了!」

  祁楠志二話不說,立刻縱身飛掠到了窗外,片刻後又躍回了屋裡,臉上也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自言自語道:「果然是很奇怪……果然……」

  他頓了頓,向茫然不知頭緒的眾人解釋道:「外面燃燒著許多火把,相對來說,這間房裡的燈光根本暗的微不足道。兇手若埋伏在六、七丈遠的那棵樹上,是無法瞧見屋中之人的身影的,那麼他又如何發射暗器呢?」

  站在旁邊傾聽的衛天鷹沈吟道:「也許就是因為他找不準目標,才誤殺了侍芸姑娘吧。」

  羅鏡文搖了搖頭,道:「這人有備而來,絕不至於這樣鹵莽,在沒找到目標之前就胡亂出手……我想,侍芸雖然是被誤殺的,但其中一定另有緣故……」

  任東傑突然走到了侍芸的遺體旁,仔仔細細的查看起來。一個時辰以前,她還是一個活潑可愛、青春熱情的少女,現在卻變成了一具面目全非、渾身上下找不到一塊完整肌肉的屍身!她幾乎被密集的暗器射成了刺蝟,兩隻釘滿針尖的手臂上還抱著一件破爛不堪的袍子。

  「如果我猜想的沒錯,問題就出在這件袍子上。」任東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從布片上刮下了一點煙灰,環視著諸人道:「那四個闖靈堂的刺客孤注一擲,卻僅僅是撒了這些粉末在凌夫人身上,各位可知道是為什麼?」

  孫元福頷首道:「老朽也一直在考慮這一點。他們行刺的機會只有一剎那,按理說應該用上刀劍暗器全力一博,怎地只撒了些無關痛癢的粉末了事?」

  七當家易斌冷然道:「在我們的嚴密佈防下,那幾個刺客焉能帶著武器走進總壇?」

  孔威卻似想起了什麼,失聲道:「任公子的意思是……」

  任東傑緩緩點頭道:「不錯,這些粉末都是特製的『夜光粉』,黑暗之中,能發射出一種特殊的光線。受過專門訓練的人,自然能分辨的清清楚楚。照在下推想,整個刺殺計劃是這樣的……」

  他清了清嗓子,沈聲道:「那四個刺客只不過是配角,他們的任務在於將『夜光粉』撒到凌夫人的外袍上,接著在靈堂上引起混亂。在驟然遇襲、不明底細的情況下,孔當家必定會讓凌夫人上樓躲避。此時那真正的兇手悄悄的埋伏在屋外,不論凌夫人走進哪一間房裡,他都能根據『夜光粉』的指引,射出那致命的『驚魂奪魄針』!」

  孔威只聽的沁出一頭冷汗,齜目道:「好狠的毒計!」

  孫元福歎息道:「豈知人算不如天算,凌夫人因為怕癢,一進屋就除下了外袍,侍芸姑娘偏又拿到窗邊去拍塵土,這才代替夫人慘遭毒手!」

  羅鏡文面寒如水,眼光自每一個人的臉上掃過,沈聲道:「除了二哥,我,任公子和祁大俠外,其餘的各位免不了要得罪了!眼下就請你們詳細的說一說,案發時究竟身在何處?可有人證?」

  傅恆臉色一沈,勃然道:「三當家這麼說,是當我們犯人來著?老夫當時與女徒正在西首路徑上巡視,豈有第三人可以作證?再說,今晚弔唁的賓客如此之多,你怎地不去查問他們?」

  羅鏡文道:「那些賓客自然是要盤查的,但在下卻認為……」他的聲音突然變得比冰還要冷,一字字道:「兇手就在這間屋子裡!」

  此言一出,眾人盡皆聳然動容,面上都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任東傑卻淡淡道:「這間屋子裡有許多人,三當家能否說的具體些,到底是哪些人有嫌疑?」

  羅鏡文不答話,伸出手指緩慢的劃了一個圓圈,圈子裡幾乎囊括了所有的人──神風幫的諸位當家、衛天鷹夫婦、傅恆師徒、孫元福、唐鋼和那少年阿平。

  ************

  「還有幾個人也應該包括進來……」任東傑斟了一杯酒,若有所思的道:「是的,還有幾個人有嫌疑……」

  祁楠志失聲道:「什麼?已經有十來個人被懷疑啦,你還覺得不夠多麼?」

  此時天已微明,他們倆正獨自地呆在一間客房裡,儘管兩人一夜都沒有睡,可是卻依然精神奕奕的不想休息。

  任東傑沈吟道:「莫忘記了幕後主使的是個女人,所以從理論上講,凌大小姐、十三姨太、偎紅、依翠,還有韓冰,都有可能出手行刺!」

  祁楠志瞅著他道:「我看你是腦子轉糊塗了吧?凌大小姐和韓冰哪裡有機會行刺?案發時她們都在靈堂裡!」

  任東傑笑了笑,說道:「當我們護送凌夫人上樓時,我恰好回頭望了她們一眼,那時侯她們倆正在朝靈堂外面走去,而且兩個人走的是不同的方向。」

  祁楠志叫了起來,道:「你是想告訴我,她們倆也有作案的時間麼?哼,我可不大相信這些嬌滴滴的美人兒是兇手!特別是那位十三姨太,人家情深一往的獻身給你,卻被你如此多疑的猜忌,真是好心沒好報了……」

  任東傑苦笑道:「我不過是在述說一個事實而已,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胡亂猜測終究不是辦法!」

  他一仰脖子喝掉了杯中的美酒,站起身喃喃道:「看來今天的天氣很不錯,我應該找個女孩子出去走走才是!」

  祁楠志驚訝道:「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去找女人談情說愛?」

  任東傑正色道:「為什麼不呢?只有從女人的嘴裡,我們才能探聽到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我勸你也出去走走,順便搭上偎紅依翠兩位姑娘,她們說不定會帶給你些意外的收穫。」說完,他拂了拂自己的頭髮,施施然的走出了客房。

  祁楠志歎了口氣,自言自語道:「這傢夥每次都把公事和私事攪在一起,但是不知怎麼搞的,偏偏每次又都干的如此理直氣壯!」

  ************

  「終於畫好啦!你……你快過來看看!」方婉萍興高采烈的放下了畫筆,衝著任東傑嫣然一笑道:「我保證你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精彩的油畫!」

  任東傑揉了揉已經站的發痛的腿關節,笑道:「有我這麼精彩的人做你的模型,你這副畫想不精彩都很難哩!」邊說邊走到她身邊,向那色彩繽紛的畫板望了一眼。

  只見那上面用鮮艷的顏料勾勒出了一個男人,健碩的肌肉一塊塊的鼓起,渾身上下油光發亮,赤裸裸的軀體就像一件精心製作出來的雕塑,充分的體現出了力與美的最佳結合。

  「你覺得怎樣?」方婉萍得意的仰起了俏臉,眼光中流露出了熱切期盼的神色。

  「只有『巧奪天工』這四個字可以形容了……」任東傑裝出一副十分欣賞的樣子,滔滔不絕的說了一大堆讚美的話,然後他俯下身子,輕輕的拍了拍自己裸露出來的陽物,歎息道:「寶貝呀寶貝,幸虧你今天老實得很,不然你非但欣賞不到如此完美的藝術,恐怕還會損傷在佳人的一雙玉手之下了。」

  方婉萍吃吃媚笑,俏臉生暈的瞟著他道:「啊呦,你說這話真是沒良心!我怎麼捨得損傷你那個……那個小寶貝?它是這樣讓我……讓我開心,我疼愛它還來不及呢……」

  任東傑瞧著她略帶嬌羞又略顯放浪的妖嬈風姿,不禁食慾大動,一把將她摟進了懷裡,雙手牢牢的扣在她的盛臀上,同時用陽物抵在那平坦的小腹上磨蹭,調笑道:「你倒說說看,它怎樣才能讓你開心?」

  方婉萍「嚶嚀」一聲,撒嬌似的勾住了他的脖子,媚眼如絲的道:「我偏不說……死鬼,我就是不說給你聽……」

  任東傑哈哈一笑,滿不在乎道:「你既然不聽話,那我可就不客氣了……」語音未落,一隻手已解開了方婉萍的腰帶,逕直的探進了那一片淒淒芳草中。

  方婉萍嬌軀一陣顫抖,一雙眸子立時變得水汪汪的春意撩人,右腿情不自禁地纏到了任中傑的身上,左腳則輕輕踮起,以便他的手指能探索得更加方便……

  「咦,十三姨太今天是怎麼了?這樣快就想要了嗎?」任東傑嘲弄的向她耳孔裡吹了一口熱氣,手指溫柔的揉捏著那珍珠般的陰核,片刻後順勢滑進了蜜滿欲滴的小穴裡,方婉萍忍不住發出了似銷魂似痛苦的嬌啼聲,一股溫熱的汁水兒酣暢淋漓的流了出來。

  「猜猜看,你今天會幾次洩了身子?」任東傑的臉上帶著勝利的微笑,凝視著懷中美女千嬌百媚的胴體,一股征服的慾望在心裡熊熊燃燒。

  「最多……最多三次……」方婉萍拚命咬住嘴唇,喘息道:「不可能……再多了……」

  「是嗎?你對自己的估計幾時變得如此保守的?」任東傑嘴裡說著大膽調情的話,手上也沒閒著,三下兩下就將她的衣衫剝的乾乾淨淨,盡數拋到了遠處的角落裡。

  「不……不要嘛……」方婉萍下意識的閉上了美目,意亂情迷之下,只感到通體都似在烈火上炙烤,原本就高聳的雙乳變得更加鼓脹,乳頭驕傲的挺立在峰頂,就像兩粒熟透了的山葡萄,正在多情而誘惑的呼喚著情郎的品嚐。

  任東傑眼見如此美景,哪裡還忍耐的住?雙手環抱住她纖細的腰肢,將她整個人稍微向上提起,粗大的陽物在她濕滑的股溝裡磨蹭了兩下,隨即用力的朝前一捅,只聽「噗嗤」一聲輕響,已是盡根沒入了那密實的幽徑粉壁中。

  方婉萍快樂的嬌喘連連,不由自主的扭動著渾圓雪白的粉臀,修長健美的雙腿緊緊的環跨在情人的腰部,嬌軀一上一下的起伏著,極其默契的配合著幅度越來越大的抽插,被男根充實的快感使她拋下了所有的矜持和自尊,毫無顧忌的浪聲嬌啼起來。

  「啊啊……再用力點……噢噢噢……好舒服……天啊……真是舒服死啦……唉呦……被你弄死啦……嗯嗯嗯……再深入……深入……」

  就在這充滿渴望和滿足的呻吟聲中,任東傑的動作漸趨劇烈、漸趨狂暴,陽物就像上了發條一樣大展雄風,每一下都捅到了肉壁深處的花心。

  狂風暴雨般的迅猛衝擊,使得方婉萍的身子無法抗拒的痙攣起來,秀眉微微的蹙著,似已承受不了這一浪高過一浪的進攻狂潮,可是她的臀部卻不住的向上聳挺,曲意的迎合著情郎的動作和節奏。

  「噢噢……啊……啊啊啊……」她的嬌吟聲越發高亢,纖掌使勁的撫摸著自己的乳房,兩條瑩白光滑的美腿歇斯底里的顫動踹蹬著,春蔥似的足趾斂在了一起,粉紅色的花唇如同一張櫻桃小口,牢牢的包裹住了雄壯的肉棒。兩人的性器是如此嚴絲合縫的交接在一起,只是偶爾有幾絲透明的黏液頑強的淌了出來,一點一滴的順著誘人的股溝掉落在地上。

  半晌,任東傑忽然抓住了方婉萍的柔肩,猛地暴喝了一聲,身子隨即開始哆嗦起來,滾熱的陽精,像上了機簧的水柱般噴灑在花心上,方婉萍激動的尖聲高叫,舒爽得差一點兒昏迷過去,那美妙的感覺帶著她飛上了雲霄,攀上了欲僊欲死的絕頂顛峰……

  好長一段時間過去了,兩個人才從恣意的歡愉中平息下來,意猶未盡的摟抱著對方的身體。方婉萍朦朧的眨著一雙美目,嬌喘著笑道:「喂,你今天很……很憐香惜玉嘛……」

  任東傑撥弄著她的乳尖,奇道:「什麼意思?」

  方婉萍吃吃的笑了,嫵媚的道:「你剛才說……起碼要讓我洩身三次的,可是……你好像只讓我享受到兩次呀……」

  任東傑默然良久,苦笑道:「對不起,我今天的心緒不大好,影響了正常水平的發揮……」

  方婉萍睜大了眼睛,喫驚道:「心緒不好?為什麼?是……是因為昨晚發生的暗殺嗎?」

  任東傑點了點頭,黯然道:「當時我就站在不遠的門外,卻沒能使侍芸免遭毒手,可算的上是無能之極……唉,難怪凌大小姐生氣的不願再理我了……」

  方婉萍輕撫著他稜角分明的臉頰,柔聲安慰道:「這又怎能全怪你呢?韶芸這孩子向來任性,你也別太在意她說的話,過幾天她自然會消了氣的。」

  任東傑長歎一聲,苦笑道:「我今早去看望她時,她連見我一面都不肯,只是隔著房門把我痛罵了一頓,聽婢女們說,她已經哭了整整一夜啦,傷心的連飯都喫不下去……」

  方婉萍臉上也露出了悲痛的神色,淒然道:「她和侍芸一直情同姐妹……」

  這句話還沒說完,忽聽的屋外有人歎息道:「別人在傷心流淚,你們倆卻在這裡風流快活,世道人心之不古,由此可見一斑……」

  方婉萍「啊」的驚呼一聲,急忙扯起毛毯遮蓋住自己赤裸的嬌軀,顫聲道:「是誰?」

  任東傑卻神色不變,微笑道:「別怕,這是我那個從小玩到大的朋友。他生平有一個嗜好,就是偷看俊男美女上床……」

  祁楠志叫了起來,笑罵道:「好小子,你竟敢惡意的敗壞我的形象!誰想偷看你顛鸞倒鳳了?快起來罷,孔當家說有急事和我們倆商談!」

  任東傑又歎了口氣,喃喃道:「早不談,晚不談,在我最不想動的時候,他卻準備商談了!這世上不識趣的人怎會有這麼多?」邊說邊無可奈何的撿起了散落在四周的衣服。

  ************

  一走進大廳裡,任東傑和祁楠志就感到氣氛的不尋常了,這間寬廣通透的大廳通常都聚集著很多人的,但此刻卻僅有三個人等在裡面──兩個人是站著的,一個人是跪著的。

  站著的是孔威和羅鏡文,他們一齊拱了拱手,面色俱是一片凝重。跪著的那人身材瘦小,垂頭喪氣的低垂著腦袋,竟然是六當家「怒劍神鼠」左雷東!

  任東傑的臉上沒有一點兒意外的表情,反而微笑道:「孔當家,看來您總算相信在下所言不假了。」

  孔威的嘴角牽動了幾下,欲言又止。羅鏡文臉現尷尬之色,苦笑道:「任公子料事如神,左雷東這傢夥果然是叛徒!但……我卻不曉得你是怎樣發現的?」

  祁楠志只聽的一頭霧水,訝然道:「什麼?左當家是叛徒?而且還是小任你發現的?」

  任東傑笑了笑,淡然道:「自然是我發現的,其實道理也簡單得很。今早我四處打探時,聽人說左當家自從那次跟我交手後,連著三、四天臥床調養內傷,直到昨夜才病情好轉,勉強可以起來巡視總壇。我聽到這裡就知道其中有詐!」

  羅鏡文和祁楠志同聲問道:「詐在何處?」

  任東傑沈聲道:「那次左當家躲在酒罈裡向我突襲,被我反手扣住了脈門擲之於地。但我並未運用內力與他硬拚,請問他怎麼會受內傷?當時他倒在地上爬不起來,甚至要別人抬著他出去,我雖然有些奇怪,還道那是要穴被制後手足酸軟的緣故,可是絕對沒有三、四天還下不了床的道理。他如此做作,其中必然大有深意。」

  羅鏡文歎道:「不錯,適才他已全部招認了。當時這傢夥離開『風月小築』後,恰好窺視到傅恆老前輩和楚婬賊的拚鬥,他乘機撿起黎燕身上散碎的衣片,又冒了我的名號留書給任公子,目的是想把任公子也捲進這起事件中來。」

  任東傑目光閃動,道:「羅當家可曾問過他,那幕後主使的女人是誰?」

  孔威這時才開了聲,緩緩說道:「我們找兩位前來,正是為了這幕後之人。我們雖然知道了她是誰,卻依然無法動她一根頭髮!惟有希望兩位代替我們出手了!」

  任東傑怔了怔,道:「你們無法動她?為什麼?」

  孔威苦笑道:「因為她對凌幫主有大恩,幫主曾立下嚴訓,不准我們和她動武……這女人的名號想來你們也是聽說過的,就是近來江湖上風頭最勁的『金葉子』!」

  祁楠志失聲說道:「什麼?原來是她?接二連三的刺殺行動都是她一手策劃的?」

  羅鏡文沈重的點了點頭,道:「所以我們才不得不請兩位幫忙!金葉子處心積慮的要除掉凌夫人,想來是不肯罷手的了。兩位若是能將她制住,鄙幫上下永感大德!」

  任東傑默然半晌,忽然道:「這個忙我是不會幫的!」

  羅鏡文料不到他竟會斷然拒絕,驚愕的道:「這……這卻是為何?」

  任東傑冷冷道:「因為我知道金葉子根本不是那個幕後主使人!起碼現在不能肯定!你們想對付她,只怕還是為了赤焰遺寶吧!」

  孔威和羅鏡文的臉色一齊變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互相對視了一眼,苦笑道:「原來任公子已經知道了!」

  祁楠志冷笑道:「貴幫想叫我們幫忙做事,卻又不願彼此坦誠相見,這算是哪一門子的道理嘛!嘿嘿,男子漢大丈夫,做起事來如此藏頭露尾,當真令天下英雄齒冷!」

  孔威猶豫了片刻,才歎息道:「在兩位高人面前,隱瞞終究不是好辦法……三弟,你就把來龍去脈好好的說一說吧!」

  羅鏡文微微頷首,有條不紊的說了起來:「四個多月前,凌幫主遠赴西北時曾在崑崙山下救了一個絕色女子,此人竟是赤焰教魔君的夫人--『玉面羅剎』白璧霜。她在心存感激之下,贈給了幫主一張藏寶圖。根據圖中的指示,昔年赤焰教聲威最盛之時,曾經擴張到中原腹地,後來雖被趕回西北苦寒之地,但卻在金陵城裡埋藏了一筆數字極為巨大的財富。」

  祁楠志動容道:「那就是『赤焰遺寶』了,是不是?這張藏寶圖人人欲得之而後快,凌幫主想要保得住它,只怕不大容易罷!」

  羅鏡文道:「不錯。幫主也知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典故,於是出言婉拒。但玉面羅剎卻道:『凌幫主既不肯收下這份禮物,那我就送給你的某位紅顏知己好了。你若能長命百歲,照顧她一輩子,這筆財富她自然用不著。但是哪一天你若有個三長兩短,我就立刻派人將藏寶圖秘密送到她的手中,讓她能無憂無慮的渡過下半生。』」任東傑微笑道:「素聞凌幫主是個多情種子,想來這番話最終打動了他吧?」

  羅鏡文長歎道:「幫主的確被她說的動了心。但玉面羅剎還有個苛刻條件,她說這筆寶藏只能送個一個女人。只因她覺得男人雖然可以逢場作戲,但真正愛的女人卻只能有一個!」

  祁楠志失笑道:「這是在逼迫你們的幫主作出抉擇哩!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他必定十分為難罷!」

  羅鏡文微微頷首,繼續道:「當時幫主沈吟良久,提筆寫了張字條交給玉面羅剎,道:『我實在無法做出決定,但總是在這兩個女子當中。這樣好了,如果我不幸遇難,你只管派人將圖送來,隨便交給哪一個都行。』」

  任東傑忽然道:「這兩個女子,其中一個是凌夫人無疑了。可是另外一個的身份,你們全都猜不出來,是不是?」

  羅鏡文苦笑道:「確實如此!幫主始終不肯告訴我們這個女人是誰!直到現在,我們依然是茫無頭緒,不知所以!」

  祁楠志伸掌在腿上一拍,大聲道:「這樣看來,凌夫人遇刺的動機就很明顯了!兇手八成就是這個不知名的女子,她知道只要凌幫主、凌夫人一去世,寶藏就將為她一人所獨吞。」

  他頓了頓,又道:「這女人也許已經暗算了凌幫主,但她準備等凌夫人也遭到毒手後,才把幫主的死訊公開,這樣藏寶圖才會萬無一失的落到她的手中。」

  一直跪在地上的左雷東忽然抬起頭來,膽怯的說道:「祁大俠這話恐怕是錯了,我知道幫主另外指定的那個人是誰,她絕不會胡亂殺人的……」

  孔威大喝一聲,衝上去揪住他的衣襟,怒吼道:「你怎會知道這人是誰的?快說,快說!我警告你,莫要在我面前信口雌黃,否則就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左雷東狼狽的道:「那位金葉子姑娘對我說,幫主很可能曾經寫下些至關重要的文字,放在總壇的『珍品閣』裡,她拿了一把鑰匙給我,叫我進去尋找,我仔細翻查後,終於找到了幫主擬就的一份遺書……」

  各人面面相覷,面上都露出似信不信的神色。這個消息委實令人震驚,以至於他們都沒有發現,大廳的門口處悄悄的伸出了一個黝黑的圓筒!

  羅鏡文厲聲道:「金葉子怎會有鑰匙的?還有,你又怎麼知道那份遺書不是偽造的?」

  左雷東急急道:「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那的確是幫主的筆跡。上面寫著『吾死以後,藏寶之圖將被送至神風幫總壇。吾生平雖擁美無數,可稱紅顏知己者不過兩人。一個即是吾之正妻凌門季氏,另一個是……』」

  驀地裡,廳門處響起了一下極輕的機簧碰撞聲,眾人猛一轉頭,就瞥見了一道亮光!

  一道無比燦爛、無比耀眼的亮光!比閃電還快的亮光!

  亮光突然消失了,消失在左雷東的身上,然後左雷東就變成了千瘡百孔的血人!

  ──驚魂奪魄針!這就是可怕的驚魂奪魄針!

  每個人的心裡都在嘶喊,每個人的眼睛都牢牢的盯著門口,那裡有一雙白皙的纖纖素手,手上平舉著世上最可怕的暗器,令人聞名喪膽的暗器!就這樣對準了他們所有人!

  孔威突然發出了驚雷巨吼,一掌打塌了半張長桌,他伸手抄起兩條桌腿,把圓圓的桌面護在胸前,人已縱身朝門口掠去。

  亮光又閃現了,比剛才更燦爛、更耀眼,只聽「咚」的一聲巨響,孔威連人帶桌被撞的向後飛出了一丈,重重的砸在了牆上!

  ──好猛的力道!這樣迅急的暗器若是直接打在身上,還能保的住命麼?

  眾人相顧失色,誰知那雙手卻忽然縮了回去,眨眼就不見了。羅鏡文喝道:「驚魂奪魄針只能發射兩次的,我們快追!」雙臂一振,如離弦之箭般的射了出去!

  孔威推開桌面,和祁楠志也一起飛身向外急掠。任東傑卻走到左雷東的屍身邊,長長歎了一口氣,喃喃道:「你要是沒有偷看遺書,就不會被殺人滅口了,自古以來都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只不過……你要說的那個人到底是誰呢?」

  左雷東的全身都被射的血肉模糊,只有一雙眼睛還是完好無缺的,正瞪的大大的瞧著任中傑,彷彿在訴說著心中的遺恨──他已經永遠沒有辦法說出那個人的名字了!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