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一章 老友重逢


  夜色深沈,天上的星辰月亮都消失了。現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時間。

  這間房子裡卻依然沒有燈,沒有任何一絲光線,因為坐在裡面的兩個人早已習慣在黑暗中生存、思考、密謀。

  「這兩次的行動雖然出了點兒紕漏,但總算朝目標又邁進了一步!」男子的聲音聽來不帶絲毫感情,淡淡道:「接下來呢?你又打算怎麼做?」

  女子陰森森的說道:「明晚總壇會為蔣舵主和八劍婢舉行一場盛大的祭奠儀式。如果我們能把握好時機,就可以順利的除掉那個賤人!」

  男子沈吟道:「假使參加祭奠的人太多,恐怕你很難找到出手的機會!」

  女子道:「不妨!人越多,越容易製造混亂。真正有可能帶給我們威脅的,不過寥寥幾人而已。只要想辦法將他們調開,事情就好辦的多了。」

  男子沈默了片刻,忽道:「你知不知道最有可能毀掉咱們計劃的人是誰?」

  女子緊緊地閉著嘴,半晌都沒有出聲。

  男子冷笑道:「你不肯說,我來替你說好了!如果金陵城裡還有一個人能夠阻礙你的行動,那個人就必定是……」

  女子猛地嬌叱道:「住口!我不願意聽到這個人名字!」

  男子厲聲道:「你這是什麼態度?你可是忘了自己的身份,竟敢這樣和我說話?」

  女子的聲音立刻軟了下來,吶吶道:「少主,屬下……屬下知錯了,請您原諒……」

  男子一揮手,沈聲道:「算了!只要你能把持的定,不被他的瀟灑英俊所迷惑,最後的勝利依然是咱們的!否則麼,哼哼……」

  女子低垂粉頸,咬著嘴唇道:「少主放心!我只會用……用身體引誘他,但我的心卻不會愛上他的!絕不會!」

  ──可是,在這個世界上,「愛」和「誘」的界限往往是不那麼明顯的,你若費盡心機想要「引誘」一個人,結果也許是你連身體帶心靈一起奉獻給了他!

  ──假戲真作的悲劇每天都在上演,可是卻沒有幾個人真正的吸取了教訓!

  ************

  天矇矇亮了,任東傑打了個哈欠,輕輕的把手腳從方婉萍緊密的肢體纏繞中抽出,起身穿好了衣服。

  昨晚他們激戰了整整一個時辰,不停的愛撫、親吻、肆意的抽送,最後兩個人在縱情交歡後的滿足與疲累中沈沈睡去。

  「要是我能遠離江湖上的恩怨仇殺,天天安心的抱著不同的美人兒睡覺,那該有多好啊!」任東傑凝視著方婉萍慵懶動人的睡姿,在心裡深深的歎了口氣。他俯下身子,在她嬌嫩的臉頰上蜻蜓點水般一吻,隨即轉身走到了屋外。

  初秋的凌晨已有些微微的寒意了,泛黃的枯葉一片片從枝頭飄落。任東傑忽然覺得有幾分淒涼和蕭索,一種莫名其妙的寂寞感從神經深處湧了上來!

  ──如果這時候,有個知心的好朋友在自己身邊,那我就不會如此孤獨彷徨了……

  他苦笑著搖了搖頭,展開輕功向前飛掠,身法驕如驚龍快若閃電,冷風迎面撲來,拂去了他身上的汗珠,卻無法吹散他心頭的陰影。

  穿越了數十棟小樓和幾條青石路後,不知不覺已到了昨天「珍品閣」起火的地方!那屋子自然是不存在了,剩下的只是一地的焦礫碎石。任東傑無意中抬眼一瞥,竟發現廢墟堆裡有個窈窕的人影在晃動。

  ──奇怪,怎麼會有個女人在這裡?她東翻西翻的,難道是在找什麼東西?

  任東傑心頭疑惑,悄沒聲息的欺到那女人身後,一把抓住了她的柔肩,沈聲喝道:「喂,相好的,你在做什麼?」

  那女人喫了一驚,霍然回過頭來,一張小臉嚇的全無血色,但一見到是他,眼光中立刻露出了又喜又瞋的表情,嚷道:「原來是你呀,大壞蛋!幹麼這樣鬼鬼祟祟的,把我給嚇了一跳!」

  任東傑失笑道:「我還沒說你鬼鬼祟祟呢,你凌大小姐倒惡人先告狀起來!喂,你不躺在被窩裡睡覺,一大早跑到這裡來幹嘛?」

  凌韶芸小嘴一撇道:「我來找『驚魂奪魄針』呀!大火雖然把字畫啦、圖譜啦那些紙製品燒燬了,但『驚魂奪魄針』可是用上好精鐵和金鉑合鑄的,根本不畏烈火、不怕水淹!哈哈,找出來就是我的啦……」她邊說邊在碎石堆裡蹦了兩下,神態甚是天真得意。

  任東傑皺眉道:「據聞這針是昔年唐門的一位機關高手所製,就算全然不懂武功之人也可以使用。但因它太過歹毒,為唐門招來無數殺孽,終於被武林同道共同剿滅。算來這針已不知所蹤五十餘年,怎麼又會落到你爹爹手裡的?」

  凌韶芸滿不在乎的道:「我爹爹喜歡收集希奇古怪的東西,那又有什麼出奇了?喂喂,你別光顧著說話,快幫著我一起找呀!」

  任東傑心裡也實在很想看看,這曾令江湖中人談之色變得暗器究竟是什麼樣的,於是挽起袖子跳進了瓦礫堆中,仔仔細細的搜索起來。

  可是兩個人滿頭大汗的忙了半天,幾乎把整個廢墟都翻了個底朝天,除了燒的焦黑的殘渣斷片外,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都沒有發現。

  凌韶芸一臉沮喪,失望的道:「怎麼會找不到呢?真是的!這針筒還會長了腳自己跑走不成?」

  任東傑沈吟道:「會不會是被事後清理火場的人給收去了?」

  凌韶芸搖頭道:「不會的!我問過那些奴才,他們說只收走幾把刀劍長矛,並沒見到什麼特別的事物。嗯,一定是針筒太小啦,我們剛才看走眼了!來呀,我們再找一遍……」

  任東傑歎了口氣,道:「不用再找啦,我肯定這裡沒有什麼針筒!也許它不像傳說中那樣耐熱,已經被大火燒成了銅汁……」

  凌韶芸幾乎要哭了出來,一對大眼睛中飽含著淚水,抽泣道:「我不信!我不信!它一定躲在哪個角落裡,我要把它揪出來……嗚嗚……沒有它我也不想活了……」說著翻腕拔出一柄短劍,就往自己脖子上抹去。

  眼看她就要鮮血迸裂而亡,任東傑卻似毫不在意,只顧笑吟吟的望著她。果然,那劍鋒離肌膚還有半寸時就突然轉了向,「噹」的一聲擊在旁邊的石塊上,砸出了幾點火星!

  凌韶芸滿面通紅,羞惱的不住頓足,啐道:「沒良心的壞蛋,看到人家尋死覓活也不過來勸勸!真正氣死我啦!我……我要狠狠的咬你一口……」說完合身撲進了任東傑的懷裡,張嘴就往他的耳朵上咬去。

  誰知她的雙唇還未曾合攏,突然痛的尖叫一聲。原來任東傑的一雙魔手,已經放肆的按在了她聳翹飽滿的臀部上。

  「小姐,上一次挨打的傷已經好了麼?」任東傑輕柔地撥弄著那富有彈性的臀肉,笑瞇瞇地問道:「要不要我再幫你添上幾個新的痕跡,好讓你永遠銘記於心?」

  凌韶芸嬌軀發顫,只感屁股上傳來一陣陣奇異的滋味,一時像浸泡在溫水中般舒服,一時又像有萬千螞蟻在爬動般痛癢。她蹙起好看的柳眉,雙腿的肌肉繃得緊緊的,小嘴裡卻不由的發出了夾雜著痛苦和興奮的嬌吟聲。

  「壞蛋……你……你到底想幹什麼?」她突然察覺幾根手指不懷好意的掰開了雙臀,正在自己敏感的股溝裡從容游弋,不禁驚怕的手足無措,想要夾緊大腿制止對方的進一步入侵,卻偏偏使不上半點力道,只能伏在他的懷裡吁吁嬌喘。

  過了片刻,疼痛的感覺漸漸減弱了,甜美的快感卻越來越強,就如一波波浪潮衝擊著腦海。她的芳心一蕩,下體立時就是一陣酥酥麻麻,差一點兒流出了溫暖的蜜汁。雖然最後竭力的忍住了,俏臉已是緋紅的如同熟透了的蘋果般可愛。

  任東傑哈哈一笑,鬆手放開了她的身子,正色道:「這是給你一個教訓!拿不到『驚魂奪魄針』也用不著發小姐脾氣呀!再說,那針筒的殺氣太重,也不適合你女孩兒家使用!」

  凌韶芸勉強穩住了猶自顫動的雙腿,委委屈屈的道:「我早就對你說過啦!我和人定下了約會,要是沒有這件厲害之極的暗器,我是無論如何也對付不了他的……」

  任東傑洒然道:「我也早就說過,這個人我來幫你打發!好啦,你和他到底約在哪裡見面?快帶我去吧!」

  凌韶芸大喜,展現出一個甜甜的笑顏,嫣然道:「你當真肯幫我麼?我還以為你那天是在哄我開心哩!壞蛋,你真是天下最好的……最好的壞蛋!」

  她開心得眉花眼笑,突然大膽地踮腳仰臉,在任東傑的左右雙頰上「啵∼∼啵∼∼」的各親了一口,目光中流露出嬌羞頑皮的神色,轉過頭撒腿就跑,跑得比中了箭的兔子還要快!

  任東傑怔了怔,摸著自己的面頰苦笑道:「女人呀女人,為什麼我永遠也猜不透你們的心呢?」

  ************

  「大嫂,請聽小弟說句話。」孔威雙手抱拳連連作揖,誠懇的道:「明晚的祭奠儀式您千萬不可以參加!」

  凌夫人平靜的道:「蔣舵主和我那貼身的八劍婢,都是神風幫裡忠心熱忱的好兒女,他們不幸歿於惡徒之手,我若連祭奠都不予參加,天下人豈非要罵我凌家無情無義?」

  孔威焦急的道:「但明晚有許多人前來憑弔,這中間說不定夾雜著行刺的兇手!嫂子一公開露面,無形中就給了惡徒可乘之機!」

  凌夫人淡淡一笑,道:「生死有命,如果賤妾真的逃不過這一劫,你們怎樣保護也是枉然!倒不如放開胸懷,坦坦蕩蕩地去迎接未知的命運!」

  孔威道:「但是……」

  凌夫人打斷了他的話,輕聲道:「我意已決!二哥請勿多言。不論你怎麼勸告,我都非參加祭奠不可!」

  她的聲音柔和而動聽,嬌怯怯的就像一個全無武功的少婦一樣,但語氣中所潛藏的那種堅決和果斷,卻使人百分之百的相信,這是個外柔內剛、言出必行的奇女子!只要她下定了決心做一件事,只怕世上再也沒有人能令她改變!

  孔威無奈的攤開手,轉眼望著羅鏡文,希望他能想出些主意來解圍!

  「嫂子既然一定要參加,我們做兄弟的也不能強行制止!」羅鏡文手搖著摺扇,沈吟道:「為今之計,只有加強會場上的保衛,每個當家都把守住一個緊要據點,使刺客無法搶到有利位置下手!」

  張繼遠冷冷道:「如果刺客根本就是我們幾個當家中的一個呢?」

  羅鏡文道:「可請孫捕頭,傅老爺子,任公子和唐公子他們四處巡視,一來是居中策應,二來也起著監視的作用。再說,『仁義大俠』衛天鷹等人也即將趕到,刺客想要暗中下手而不被人察覺,那是千難萬難!」

  張繼遠不再說話了,每一個人都不再說話了。

  他們所能作到的就只有這麼多了,未來的事情會怎樣發生,恐怕就真的只能讓老天爺來決定了!

  ************

  暖暖的日頭照耀在長街上,照得任東傑身上熱乎乎的,連心裡面都是熱乎乎的。

  如果你是任東傑,如果你身邊也有凌韶芸這麼樣一個活潑美麗的女孩子陪著你,那你的心裡也一定是溫情而又愉快的。

  「你的武功到底是跟誰學的?為什麼你年紀輕輕,功夫就能練的那麼高?」凌韶芸拉住任東傑的手,滿臉好奇的道:「我爹爹曾說你是當今天下最深不可測的五個人之一,可是我看你和一般人也沒有什麼區別呀!」

  任東傑微笑道:「我本來就是個很普通的男人,有點兒貪杯,有點兒愛財,更有點兒好色!熱血沸騰的時候會做幾件行俠仗義的好事,管不住自己的時候也會幹些被正人君子唾棄的勾當!你爹爹說我深不可測?哈哈,也許是因為他和我一樣風流吧!」他說到這裡頓了頓,又道:「……那其餘四個人是誰呢?」

  凌韶芸掰著纖細的手指,背書似的念道:「一個是我們神風幫的大對頭──『快意堂主』荊破天,一個是極樂宮宮主,一個是現任的赤焰教魔君,還有一個是號稱『天下第一劍』的女劍客郁雪!」

  任東傑倒抽了一口涼氣,苦笑道:「這幾個人都是當今江湖最頂尖的高手,我連一個都打不過!你爹爹竟把我和他們相提並論,實在是太抬舉我啦!」

  凌韶芸咯咯嬌笑道:「想不到你這個人還挺謙虛!我原來以為你目空一切,驕傲得誰都看不起呢!」

  任東傑歎息道:「身在江湖,又有誰可以真的目空一切?別說剛才那四個人啦,就在少林、武當、崑崙等大門派之中,都有許多高手武功勝我,只不過是你不知道而已!」

  凌韶芸用眼角瞟著他,嫣然道:「這麼多人都比你厲害,你就不著急嗎?不想超過他們當天下第一嗎?」

  任東傑懶懶的道:「天下第一有什麼好?一天到晚要勤於練功,生怕被別人趕上。想搶你名號的人潮水般湧來挑戰,累都把你累死!所以呢,我是既沒有興趣,也沒有毅力當什麼『第一』的……」

  凌韶芸彷彿有些失望,噘著紅紅的小嘴問:「那你對什麼事有興趣呢?哼,不用說了,肯定是對漂亮女人!」

  任東傑淡淡道:「也不是對所有漂亮女人都有興趣的!只有那些屁股上挨了揍居然還能體驗到快感的女孩,才對我有吸引力……」

  「要死了……色鬼……死色鬼……你最好去死!」凌韶芸跺著腳大發嬌瞋,揮起粉拳雨點般擂了過去。她的出拳雖重,落手卻很輕,輕的就像是在搔癢,眉梢眼角間更是流動著淺淺的春意。

  任東傑當然看得出,這情竇初開的少女渴望的是什麼,情慾的萌芽已經在她青澀的身體裡滋長,也許只有男人無微不至的愛撫,和縱情肆意的交歡,才能讓她成長為一個煥發出成熟魅力的女人!

  他已經「好心」的把很多少女變成了女人,這一個也不會例外……

  突然,凌韶芸尖聲叫了起來,指著正前方嚷道:「就是他!和我定下約會的就是他!」

  任東傑順著她的指尖望過去,就看見三、四丈外有一家小小的露天麵攤。和所有麵攤一樣,在沿街的那張桌子旁邊,直直的豎立著一根已被煙火熏黃了的旗桿。

  有風吹過的時候,桿頂的旗幟迎風展開,上面繡著的卻不是「面」字,取而代之的赫然是墨跡淋漓的八個大字:「暫緩比武,先謀一醉」!

  更離奇的是,在桌子下面,竟然俯臥著一條健碩的漢子。他的身上穿著一套很隨便的衣服,富人看見了嫌舊,窮人看見了嫌新,少年人看見了嫌老土,老年人看見了嫌新潮。總之,這人全身上下,好像沒有一點兒讓人覺得對勁的地方。

  那麼他的臉呢?遺憾的是誰也看不見他的臉。因為他正把臉埋進了臂彎裡,呼呼睡得正香呢!

  任東傑禁不住笑了,喃喃念道:「有意思、有意思!這真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和人定下了約會,居然也可以放心的宿酒未醒!不醒也就算了,居然還說的如此天經地義、理直氣壯,這樣的人倒真少見得很!」

  他微笑著,慢慢走到那人臥倒的桌邊坐下,隨手斟了一杯酒,仰脖子倒進自己的嘴中。

  凌韶芸卻沒有那樣好的耐性和脾氣,她雙手叉腰,一腳踢在那人的屁股上,大聲道:「喂,要比武就快起來,本小姐可沒有工夫多等!」

  那人仍然一動不動的安然高臥,鼾聲也打的越發響亮了!

  凌韶芸氣的酥胸起伏不定,冷笑道:「好啊!你竟然裝睡,那就別怪本小姐不客氣了!」纖腕一揚,拔劍就向那人刺去。

  任東傑卻伸手擋住了她,笑道:「看這個人的呼吸自然而順暢,是真的睡著了。你現在殺他,不免貽笑天下。還是等他醒過來再好好的較量吧!」

  凌韶芸嘟著嘴,恨恨的「呸」了一聲,滿腔氣惱的坐到了任東傑的身邊,怒道:「要是他一直不醒,我們難道就一直等下去麼?」

  任東傑歎息道:「看來也只好這樣了!」說著,他招手叫來夥計,慢條斯理的道:「三罈女兒紅,要溫的。兩壇竹葉青,要冷的。油炸一碟花生米,切幾個鹵蛋,最好再來點豆腐乾!」

  凌韶芸瞪大眼睛,秀目中滿是驚奇之色,道:「你叫這麼多酒菜乾什麼?」

  任東傑悠然道:「叫些酒菜,咱們一邊喫一邊等呀!以這個人酒醉的程度,今天傍晚之前是絕對醒不了的,總不成我們餓著肚子等他吧?」

  凌韶芸叫了起來,駭然道:「你要我坐在這裡等到傍晚?要我穿著這麼華貴漂亮的衣服,坐在這樣一家破爛的麵攤裡招搖?不,不,不……我可受不了這裡的烏煙瘴氣!我……我要走啦!你自己等好了……」邊說邊站起身就想跑。

  任東傑提醒她道:「但你跟他定下了約會,怎能……」

  「我已經來過了,誰叫他自己睡著的?再說,反正是你代替我出手打架,有你在這裡就行啦!今夜三更,我在總壇的『綠玉華堂』前等你……」凌韶芸匆匆交代了幾句,立刻一溜煙的飛身離開了,陽光下但見兩條修長的美腿此起彼落的飛舞,轉眼間就消失在長街的盡頭。

  任東傑望著她的背影,目中突然露出了詭秘而狡猾的笑意。他伸手提起一壇夥計剛剛送到的女兒紅,斟了半海碗的酒,然後又提起一壇竹葉青,把剩下的半海碗斟滿。做完了這一切後,他拍了拍手,朗聲笑道:「你不想見的女人,我已經替你騙走啦!你最喜歡喝的美酒,我也已經替你調製了!你要再不爬起來陪老朋友痛飲一番,我就要把你連同這些酒罈都扔到茅坑裡去啦!」

  「不可以!不可以!」臥在地上的漢子猛地跳了起來,掀起了一陣灰塵。他顧不上拍打自身的污跡,雙手一張將幾個酒罈子一起摟住,嚷嚷道:「把我的人扔到茅坑裡沒什麼大不了,但是千萬別糟蹋了這些酒!」

  任東傑縱聲長笑,說道:「死小子,你還是這個嗜酒如命的臭脾氣,兩年不見,竟然一點都沒有改變!」

  那漢子一本正經的道:「你錯了!這兩年我大概是學了你的樣,開始變得好色了。我現在應該說是『嗜色如命』才對!」

  任東傑點頭道:「好!既然祁大醉鬼已經不好酒了,我這就把這些酒罈子給砸了!」

  那漢子急道:「我還沒說完呢!我雖然是『嗜色如命』不假,但只要一見到好酒,我就連命都不想要了!」

  任東傑瞪著他,突然哈哈大笑,笑的連眼淚都快流了出來。那漢子也是捧腹狂笑,伸出蒲扇般大的手掌,大力的拍打著任東傑的肩頭,兩個人跌跌撞撞、又摟又跳了好一會兒,才意猶未盡的坐了下來,抓起海碗豪氣干雲的一飲而盡!

  「我實在想不到,和凌大小姐定下比武之約的居然是你……」任東傑凝視著老朋友的臉,微笑道:「那丫頭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向大名鼎鼎的『飄萍蕩客』祁楠志挑戰,沒有被你騙去賣了換酒喝,已經算是她的萬幸啦!」

  祁楠志大笑,骨碌碌的又乾了一碗酒,抹著嘴唇道:「大約是半年前罷,那丫頭到蘇州城玩樂,為了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就縱容家丁砸了城裡最好的酒樓,我忍不住出手教訓了她。那丫頭揚言要報復,還約了我到金陵城裡比武。」

  任東傑笑道:「所以,你今天就來赴約了,是不是?好在你們有這樣一個約會,不然咱們也不會見面了。分手兩年多了,你這傢夥定是天天醉生夢死,連個音訊都不傳遞給老朋友!」

  祁楠志失笑道:「你還不是一樣只顧沈浸在溫柔鄉里?幾時又想起我這個老友了?咳,看你如此熱心的為那丫頭助拳,八成是已經把她弄上手了吧!記得當時我曾對她說,比武時她可以帶上任何寶刀利刃、機關暗器,甚至帶相好的男人來也行!只是我萬萬想不到來的竟然是你這小子……」

  任東傑隨手拔起了插在桌邊的旗桿,微灑道:「我看見這上面的八個字,已經覺得十分像是你說話的口氣!等走近了一瞧,嘿,果然猜測的沒錯!好在那丫頭急性子,三言兩語就被我騙走了,不然她逼著我同你打架,我可真不知該怎麼推託了!」

  祁楠志歎息道:「那咱們就只好再來一次假打了!你還記不記得,小時侯你為了討好華山玉女,硬要我配合著你演了一場英雄救美的戲!這假裝挨揍的本事麼,我祁某人已經練得駕輕就熟、得心應手啦!」

  任東傑會心一笑,想起年少時的青春歲月和滿腔熱情,胸中登時感慨萬千,有些兒激動,也有些兒溫馨,更多的是被友誼滋潤的溫暖!

  他連著喝了幾碗酒,微笑道:「你這次來金陵城,當真只是為了這比武之約嗎?」

  祁楠志臉上突然出現神秘的表情,壓低聲音道:「當然還有別的原因!喂,你知不知道最近江湖上風頭最勁的女人是誰?」

  任東傑感興趣的道:「你說是誰?」

  祁楠志悠然道:「金葉子!」

  任東傑皺眉道:「你說的是錢幣,還是一個女孩子的名字?」

  祁楠志大驚小怪的道:「你這段日子是不是一頭紮在哪家姑娘的閨房裡忘了出來啦?怎麼連『金葉子』都沒有聽說過!好吧,我告訴你,那是一個武功據說極高的女孩子,出道才短短的三個月,就已經打敗了大江南北無數高手,連『崆峒四傑』這樣的名人都在她手下喫了大虧……」

  任東傑打斷了他的話,急急道:「這些驕人的戰績,你慢慢再說也不遲!此刻我最想知道的是她的長相如何!臉蛋兒漂亮嗎?身材好嗎?是個冰清玉潔的少女,還是個已經成熟透頂的少婦?」

  祁楠志歎了口氣,道:「可惜這些情況我也不知道!事實上,江湖上簡直沒有一個人知道!這個女人從來沒有在人前露過面,她一天到晚都躲在一頂巨大的花轎裡!」

  任東傑心中一動,隱約覺得「花轎」這個詞似乎挺熟悉,他沈吟道:「既然不露面,她又怎能和別人動手過招呢?」

  祁楠志道:「她打的一手驚世駭俗的暗器!每個暗器都是一片金葉子,著實闊氣的很。你離她的轎子越近,這暗器就越難躲閃。聽說只有『快意堂』的副堂主曾經闖進過花轎,但立刻慘呼而亡,拋出來的屍首上斑斑點點的都是孔洞!看來轎子裡的危機更是厲害的多!」

  任東傑腦中靈光一閃,失聲道:「我想起來了!我見過這頂花轎!」

  ──他終於記起了四天前發生的事。那時「蓋氏三雄」逼著他搬出天字第一號,說是有個「小姐」要入住。後來他翻窗而出追趕侍芸時,無意中向樓下望了一眼,就瞥見了一頂巨大的難以想像的花轎!

  「當時我並沒有過多的留心!」任東傑說到這裡惋惜的歎了口氣,道:「早知道這轎中女子如此出名,我非衝進去飽餐一頓秀色不可!」

  祁楠志呵呵大笑,道:「好!咱哥倆想到一塊去了!『美人手下死,做鬼也風流』,老實說罷,我從北方千里迢迢的追到這裡來,就是為了冒險一睹美女芳容!若是僥倖能夠春風一度,那自然最好不過了!哈哈哈……」

  任東傑卻沒有笑,愁眉苦臉的道:「金葉子雖然在金陵城裡,但我恐怕沒有時間去招惹她了。眼下我和神風幫扯上了些干係,幫裡的漂亮女子已經多到我眼花繚亂了,唉!而且還有幾件麻煩事纏上了身……」隨即把這幾天發生的一切簡略的說了一遍!

  祁楠志沈聲道:「原來是這樣!看來你若不能找到真兇,他們終究對你心存疑慮,不肯輕易放你離開的!」

  任東傑淡淡道:「我若真的想走,憑那幾個當家還攔我不住!可是不把整件事情搞的水落石出,我發誓絕不離開金陵城!」

  祁楠志微微頷首,突然抓起一罈女兒紅湊到嘴邊,大口大口的吞著香醇的烈酒,兩道酒線順著他的嘴角淌下,灑落在他赤裸的寬厚胸膛上。驀地裡他反腕一摔,將酒罈狠狠的砸在了路面上,「噹啷啷」的碎成了幾大塊!

  「不管兇手是什麼人,想刺殺凌夫人那樣的美女就屬罪大惡極!」他把胸膛拍的砰砰響,大聲道:「小任,咱們一起去神風幫!有我幫著你,肯定很快就能把那傢夥揪出來!」

  任東傑臉上浮現出感謝的神情,嘴裡卻故意道:「幫我?說的好聽!想來你也是為了欣賞我剛才說過的那些美女吧……」

  祁楠志一怔,大笑道:「好小子,你果然不愧是我肚子裡的蛔蟲,連我想什麼都知道……」

  就在這時,長街彼端突有個青衣武士策馬奔到了任東傑桌邊,矯健的翻身跳下馬背,拱手道:「任公子,總壇裡舉行午宴招待四方來賓,羅當家請您迅速回去赴宴!」

  說完,又看著祁楠志道:「這一位是祁大俠吧?鄙上說,您如果肯和任公子一起前來,則神風幫上下不勝榮幸!」

  祁楠志驚奇的道:「我進入金陵城還不到兩個時辰,你們怎麼就知道了?」

  青衣武士恭敬的道:「像祈大俠這樣的知名之士,走到哪裡都會很快地被人認出來的!在您距離金陵城尚有百里之遙時,鄙下就已經作好了迎候客人的準備了!」

  祁楠志開心得大笑,說道:「恭維話我總是很愛聽的……但你們當家想要請我,光靠兩句恭維話可不夠,除非你們有上好的美酒、絕色的美人……」

  青衣武士搶著道:「我們早已備好了波斯運過來的葡萄酒,還請了『風月小築』裡最當紅的幾位花旦歌舞助興,祁大俠若肯賞面前往,肯定會覺得不虛此行的!」

  祁楠志拍掌道:「既如此,你想叫我不去都難了!咱們還等什麼?走呀!」拖過任東傑的手,興緻沖沖的就掠了出去。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