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九章 弄假成真


  細小的酒店套房內,我的面前坐著一位長髮的少女,少女大約廿二、三歲,充滿曲型的辦公室女郎風情,但身材美妙的曲線往往能同時令男人想入非非。

  「你就是李孝慈?」

  少女服從地回答︰「是!」

  「就是你約我在此見面?」

  少女輕輕笑著回答︰「久聞月夜先生的大名,我代表我的老闆來是希望和先生談宗交易。」

  我揮一揮手,示意少女入正題,隱藏在少女溫順外表之下的幹練本色隨即顯現出來︰「這是我們公司旗下最吃香的女歌星蔡依林,她正是由我們一手提拔出來,但最近依林卻開始對本公司存有二心,加上她的合約期限將至,而我們卻沒有令她續約我們的信心,所以想拜託先生替我們弄些把握回來。」說完同時送上一張十萬元的支票。

  我望也不望她手中支票一眼︰「太少了。」

  孝慈隨即笑道︰「酬金是少了些,但是我們依林是當今最吃香的少女歌手,這種優差多少人願意貼錢來做,難道先生不動心嗎?」

  我冷冷的望了孝慈一眼︰「你最好能給我記著,我只問問題,而從不回答問題,但我問的問題則一定要有答案,明白嗎?」孝慈趕緊點頭表示明白,我才絲絲然繼續發問︰「你今年多少歲?」

  孝慈被我的問題嚇一跳,聲線已發抖起來,但卻不敢不回答︰「廿二歲。」

  才廿二歲已這般狠辣,這個孝慈實在是只辣椒,不過如此年輕貌美,身材誘人的辣椒我也想嘗嘗︰「還是處女吧?」孝慈已嚇得只懂點頭回應,心內十五、十六,不知我正打著什麼主意。直到我示意孝慈致電給她老闆,她才如夢初醒般回過神來。

  「先生有不滿意的地方嗎?」

  我笑笑地回答︰「有,就是你肯給的酬勞實在太少了。」我也不待對方回應已接著道︰「不過也不是沒有商量的餘地。」

  對方隨即喜出望外︰「先生還有什麼條件,請你說出來,若合理的話,絕無問題。」

  我心裡暗罵了一聲老狐狸︰「我不太喜歡你指定我必須在蔡依林經期完後這幾天動手。」

  老狐狸陪笑了幾聲︰「我明白先生的意思,但依林今後仍需替本公司工作,所以真的不適合懷孕,正所謂有『經』無險,希望先生見諒。」

  「你所說的我亦明白,所以我亦給你一個折衷方法。」

  老狐狸連忙道︰「先生請說。」

  我望望身邊的孝慈︰「我要你的美媚女職員陪我玩一晚,我不能在依林身上做的,就以她來代替,明白嗎?」

  老狐狸猶疑了一會,最後終於接納我的提議。

  孝慈一時間仍未清楚自己已變成我酬勞的一部份,但當醒覺到時就已經太遲了。我緊緊將孝慈按在床上,雙手已在她身上不斷摸索起來,我的手由她的迷你裙腳直伸入孝慈的大腿根部,扯下她深紫色的花邊內褲,同時我發硬的陰莖已抵在她緊合的陰唇上。我不停扯去孝慈身上僅餘的衣物,最後被我緊壓在床上的少女軀體只好赤裸裸的等待著姦污的命運。

  我抓著孝慈的一雙乳房,陰莖已同時硬擠進孝慈緊窄的陰道內,我感到龜頭刺穿了少女體內的處女膜,失貞的鮮血由我倆的接合處流出,我以「老漢推車」持續著抽送的動作。孝慈烏黑油亮的秀髮襯托著雪白柔美的軀體,份外刺激著我的慾望。我每一下的抽插也令龜頭深陷孝慈的體內,處女陰道的緊迫與擠壓帶給我一流的享受,在我的巨力之下,孝慈的乳房已一片瘀青。

  我深深的將陰莖往孝慈的體內一送,龜頭已撞進孝慈的子宮深處,強烈的快感令孝慈洩身起來,灼熱的卵精由子宮深處不停灑落到我的龜頭上。我拉起孝慈令她盤坐在我的身上,這種姿勢令我的陰莖能更深入孝慈的體內。我的陰莖一下子已頂到孝慈的子宮盡頭,孝慈張開了小嘴呻吟著,只感到自己體內的空氣像要被我強烈的抽插迫出體外。

  我閃電的封閉了孝慈的小嘴,粗舌同時已捲進孝慈的唇內,猛然拉扯著她的小香舌,同時互相交換著津液。我一手緊攬著孝慈的一雙乳房,而另一手則不停揉動著孝慈的陰核,令孝慈產生出連綿不絕的高潮,不斷收縮痙攣的陰道死命的夾著我的陰莖不放。我每一下插到孝慈的最深處時,同時將陰莖向橫一扭,令龜頭如毒龍鑽般猛烈磨擦著孝慈的子宮壁,同時深陷孝慈的子宮內。

  經過了近千下的抽插我也同時接近臨界點,於是再次將孝慈緊壓身下,同時伏在她耳邊說︰「是時候給你記念品了。」

  孝慈聞言竟猛烈掙扎起來︰「不要射到裡面,今天是危險期。」

  但是孝慈的這句說話反而為我加入新的動力,陰莖的抽送同時達到了最高的速度,每一秒也重複著連擊般的速度,每一下也直插入孝慈的子宮盡頭。

  我將孝慈的嬌軀緊緊抱著︰「我要你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同時激情已化作強烈的噴射,白濁的精液不停打在孝慈的子宮壁上。儘管淚流滿面的孝慈如何不願意,她的子宮仍無視著主人的意願,不停收縮蠕動著,以吞食更多的精液。

  我輕輕抹去孝慈眼角的淚水︰「為我們的寶寶想了名字嗎?」同時將最後一滴精液全射入孝慈的子宮內。

  孝慈只感到剛才射入體內深處的暖流慢慢與身體結為一體,知道自己已離不開因姦成孕的宿命,眼角再次流出屈辱的淚水。

  輔仁大學的門外,停迫著一部全黑色的房車。上完了一整天課的依林已疲憊不堪,匆匆跳上房車稍作休息,同時問︰「孝慈姐,今天有什麼工作要做?」

  身為經理人的孝慈正坐在扮司機的我的身旁,聞言眼內竟掠過一絲仇恨的光芒,但隨即換上另一副笑顏道︰「今天主要是到新的錄音室參觀,讓你熟習那裡的環境。」同時已反問後座的依林︰「今天課程忙嗎?不如在車裡小睡一會。」依林聞言單純的笑了笑,並說了聲「謝謝」,便不再言語。

  被姦污後的孝慈將自己的不幸全歸咎於依林的身上,相反對於奸辱她的我卻千依百順,成為我另一名忠心的性奴隸,而只求我能替她好好奸虐依林一番。

  車程不到十五分鐘,依林已徹底熟睡了,但是倒與她的繁忙課程無關,全因通往房車後座的冷氣已被我動了手腳,途中混入了催眠氣體,所以依林很快已睡得不省人事。

  半小時後,依林終於甦醒過來。入目一見,發覺自己竟身處於一個佈置得如同電車車箱一樣的房間,自己的雙手則被手扣鎖起,吊在車箱天花板的扶手上。

  孝慈同時發現依林已醒過來,冷笑一聲便走到依林的面前︰「睡得好嗎?」

  依林發現到四周環境不對勁︰「這裡是什麼地方?孝慈姐你鎖著我幹嗎?」

  孝慈笑笑回答︰「我們在試新片的造型啊,你看不到四周的攝錄機嗎?還有我手上的這一部,一定能拍下你每一個的表情及反應。」

  依林不禁問︰「試什麼造型,為什麼我接不到通知?」

  孝慈以平靜得接近冷漠的語氣接著道︰「你不知道嗎?片名就叫作『電車癡漢四度輪姦蔡依林』,是一部四級的大製作。看,男主角出場了。」

  依林順著孝慈的目光一看,我亦適時走進房間之內。孝慈同時殘酷的加了一句︰「呵,忘了告訴你,男主角將由月夜奸魔先生擔任,你待會記得好好享受一下。」

  依林聽到我的名字,不禁猛烈掙扎起來,但手扣始終將她鎖得死死的。我圍著依林慢慢走了一圈,同時細心打量著即將受辱的獵物。

  依林今天穿了一套粉紅色的襯衫,配上一套純白的迷你裙。爽麗的秀髮圍在腦後縛成馬尾,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襯托出秀麗的五官,不禁逗得我蠢蠢欲動。

  我慢慢迫近依林的背後,一手輕攬著她的纖腰,另一手已落在她的大腿上,反覆來回磨擦。依林不斷扭動身體反抗,但卻做成她不斷以臀部磨擦我的肉棒的局面。我的手沿著依林的大腿向上爬升,不消一會已抵達她的絲質內輩邊緣。我隔著內褲不斷磨擦著她的陰戶,手指忽輕忽重的探索著,終於在內褲中央的位置找到了處女的肉縫。

  我以食指輕按在裂縫之上,輕輕震動磨擦著,同時攬著依林腰肢的手已改為伸入她的襯衫內摸索。我不用費多少時間已找到將嬌嫩雙峰包裹著的少女胸圍,我的手沿著胸罩的底部輕輕探入,同時已將依林的嫩乳包容在掌心之內。

  正當我忙碌著的同時,孝慈也不甘示弱不停拍著依林的面部大特寫,鏡頭不時更集中在依林的胸部或短裙之內。

  我的手指已夾著依林開始發硬的乳尖,同時揉搓著她軟滑的乳肉,裙內的食指同時已伸進依林的內褲內,並且按上了少女敏感的陰核。

  不安與快感充斥著依林的體內,淚珠不斷劃過秀麗的面頰。我食指重重的按在依林的陰核上,同時吻上她性感的耳珠,輕輕吸啜著。依林的陰核已動情的硬突了出來,我同時加強了攻勢,以中指不斷磨擦她的肉縫,卻不探進依林的肉洞之內。

  在依林乳房上的手經過連番的努力,終於扯開了依林的襯衫,露出了仍被胸圍包裹著的年輕肉體。我輕輕拉起了依林身上僅餘的乳罩,連同她的襯衫一同直推到扶手之上。

  依林的雙峰已徹底的暴露在空氣之中,我貪婪的吸啜著粉紅色的嬌嫩乳頭,同時加快依林陰戶間中指的磨擦。一絲絲微溫的液體沾濕了我的中指,我以手指沾了一些拿到面前。透明的液體明顯屬於依林動情的分泌,我將手指遞到孝慈的面前,示意她好好拍下,同時淫穢地吸啜著手指上的液體。依林的愛液充滿著年輕少女的體香,我重重的吻到依林的嬌唇上,同時將屬於她的愛液,由我的嘴灌回她的嘴內。

  依林無奈吞下嘴來的液體,我的粗舌已乖機探進她的香唇之內,並將依林的小香舌緊緊吸啜著,同時互相交流津液。我的手也不閒著,同時已摸到依林短裙的鈕扣旁。我將鈕扣一一解開,失去束縛的短裙已沿著依林的雙腿滑落地上,露出純白的少女內褲。

  雖然說是純白,但內褲早被依林如潮水般的愛液所沾濕,因而變成了半透明狀。我再輕輕拉下依林僅餘的內褲,雪白的少女軀體終於一絲不掛的展露在我的面前。我將依林濕透了的內褲拿到攝錄機前,輕輕一擰,愛液源源不絕的自內褲內扭出。

  我滿足地拋下依林的內褲,再次走到她的面前,一張嘴已將她布丁一樣的乳房吸進嘴內,細意吸啜。而我的手也不閒著,我以食、中、無名指三指按落在依林的陰戶上,以食指及無名指輕撐開依林的大、小陰唇,餘下的中指則不停挑逗著依林的陰核。孝慈同時把握機會伏在依林的陰戶前,細心地拍下我手指的每一下動作,與及依林的表情反應,鏡頭同時拍攝出依林仍屬完壁的處女膜。

  我離開依林半軟的嬌軀,快速地脫去自己身上的衣物,然後再解開依林的手扣。失去手扣支撐的依林隨即不支軟倒在我身上,我將她帶到一邊的座位旁,要依林以雙手撐著座位的椅墊,向後突出幼滑的臀部。我隨即走到依林的身後,雙手分開她幼嫩的大腿,露出依林被愛液濕透了的陰戶,我正是要以犬交式替依林開苞。

  粗大硬漲的陰莖已抵在依林的陰戶上,碩大的龜頭已找著仍濕淋淋的少女肉縫,我以肉棒在依林的肉縫上不斷磨擦,讓她的愛液沾濕我的鋼棒,同時雙手不停揉弄著依林的乳房。

  給蔡依林開苞的時間到了,沾滿依林愛液的肉棒迅速回到肉縫間,龜頭更已擠開了依林的陰唇。我示意孝慈拍下我陰莖直插入依林陰道的片段,而孝慈早已急不及待的找到了合適位置。

  我深吸一口氣,陰莖已狠狠直插入依林的處女穴內,龜頭傳來了貫穿處女膜的美妙感覺,證實我已奪得了蔡依林寶貴的處女貞操。九寸長的肉棒直插入依林的陰道盡頭,痛得依林失聲哭叫起來。

  肉棒在依林的嫩穴間進進出出,帶出了處女破瓜的血絲,以及無數的愛液。真想不到依林的陰道如此緊窄,如同原子筆般寬闊的陰道現在硬插入我粗壯的陰莖,每一下的抽送也令炮身緊密磨擦著依林的陰道肉壁,爽得我無以復加。但同樣的動作對依林來說則苦不堪言,每一下的抽插也令陰道傳來撕裂的痛楚,淚水早已流滿依林的面頰,而我卻毫不憐惜地重覆著強烈的活塞運動。

  足足經過了五、六百下的抽插,依林緊窄的陰道才略為適應我粗壯的肉棒,快感同時由依林的體內冒出。依林的唇內傳出了甜美的嬌喘呻吟,我知道依林的身體與性慾已被我徹底開發,但是我不單止要完全開發她,同時我更要徹底征服她的肉體與及心靈。

  我抱起依林改為坐到我的身上,陰莖因此能更深入依林的體內,本屬處女身的緊窄陰道終於被我全面開發,同時依林亦由少女步入成為女人的人生階段。

  我的龜頭直頂到依林的G點,同時亦為她帶來一生中第一次的高潮。依林的陰道迅速緊夾著我的肉棒,卵精同時已洩射在我的龜頭上。

  春情蕩漾的依林已不禁擺動著腰肢,努力套弄著我的肉棒,同時香舌送進我的嘴內,努力地取悅著我。我將依林壓在座椅上,陰莖同時已直插入依林的子宮內。依林興奮得死命的攬著我,同時發出了悅耳的呻吟聲。

  「我幹得你爽嗎?」我望著一臉羞紅的依林,依林無力的點點頭。

  從依林的反應令我知道,她已經被我徹底征服了,我將抽插推到最快速度,「是時候給你記念品了。」強猛的抽插令我與依林同時到達高潮,「我要你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積壓已久的白濁精液已在依林的子宮內暴射而出,迅速注滿依林的體內。

  我抽離依林的體外,並將她抱起,擺出一個如小女孩小便的姿勢。依林仍沉醉在高潮的餘韻內,兩片陰唇忘情地開合蠕動著,一絲絲白濁的精液正由依林的嫩穴內慢慢流出,構成一幅淫穢的圖案。

  孝慈當然不會放過如此精采的鏡頭,攝錄機早已對準了依林的陰戶,甚至已拍下內裡流出的每一滴精液。

  我將食、中二指插入依林的陰道內,輕輕攪動。當我拔出手指時上面已滿佈我的精液,我將手遞到依林的面前︰「吃掉它。」我看著依林舔冰淇淋般舔動著我的手指,肉棒已急不及待再次硬直起來。

  「今天是危險期嗎?」為安全起見,我問一問懷裡的依林。

  依林羞紅的搖了搖頭︰「月經剛剛過了兩天。」

  我把這麼多的精液全射進依林的子宮內,若她不是安全期的話,相信鐵定會懷孕。我將陰莖送到依林的面前︰「舔這個。」依林望著眼前粗大的陰莖,上面仍佈滿著自己失貞時留下的血絲,一時百感交集,一下一下的舔弄著我碩大的龜頭。

  我待依林舔淨龜頭表面的殘餘物,便再次將陰莖插入她的嘴內,就在依林的小嘴內努力抽插起來。依林努力的吸啜著我的龜頭,香舌同時掃抹著我的炮身。強烈的快感令我再次在依林的小嘴內洩射起來,白濁的精液迅速灌滿了依林的小嘴,但量仍多得由她的嘴角不斷流出。

  依林強忍著噁心的感覺吞下嘴裡的精液,抬頭一看,已發現孝慈拿著攝錄機站在面前,將自己的醜態一一拍下。

  孝慈以嬌嗲的語氣對我說︰「先生,你不能這般溫柔,你看這母狗多享受,我以你粗暴的強姦她。」

  我正忙著替依林穿回身上的衣衫︰「你放心,穿回衣服施暴才好玩。」說完已把正在整理衣衫的依林推倒地上。

  我將依林緊緊按在地上,雙手一分,已撕下她剛剛才穿回身上的襯衫,依林自然地扭動掙扎著,但是這反而更進一步刺激我的慾望,我將依林的短裙撕成碎片,才脫下她的乳罩及內褲。

  我將五指合成錐形,不斷抽插著依林的陰道,同時不斷咬噬著她的乳肉,在雪白的乳房上留下我的牙齒印。由於劇烈的動作,依林的馬尾已被我弄散,身體痛苦地扭動著。我一手一隻的抓著她的乳房,以似要捏爆她乳房的巨力捏弄著,直到我的手指深陷入依林的乳肉內,依林的乳房明顯地烙上我的手掌印,配以早前留下的齒印,證明了依林今生只能充當我洩慾的性奴隸。

  我將依林的大腿高高舉起,如將她對摺般屈曲著依林柔軟的身軀,形成了依林的陰戶朝天張合著。我走到依林的身前,陰莖對準她朝天的嫩穴,一下子坐到在依林的身上,肉棒同時插入了依林的陰道盡頭,嬌美的依林隨即變成了我專用的洩慾椅。

  依林終於抵受不住而哭叫起來,我卻毫不理會地一下一下撞擊著她的子宮,終於變成了一發不可收拾的洩射。精液再次灌滿依林的子宮及陰道,我待填滿了依林的生殖器後才抽出仍在洩射的陰莖,讓餘下的精液全打在依林的面頰及乳房上。

  震撼的強暴終於徹底摧毀了依林僅餘的自尊心,我不急及待便要一試依林的服從性︰「我要你像狗一樣爬過來舔我的陰莖。」

  果然身心完全被我支配著的依林服從地慢慢爬到我的面前,伸出小香舌一下一下的清理著我的肉棒。我滿足地去孝慈展露出調教的成果,而孝慈亦滿意地點點頭。

  「現在爬過去伏在椅子上,張開大腿讓我奸你的屁眼。」

  依林知道自己今天不單處女失貞,現在後庭恐怕亦要失守,事前真萬萬想不到身上的三個小穴會被人一一插遍,但卻不敢遺抗我的命令,只好乖乖依言伏在椅子上,等候肛交命運的來臨。

  我像劊子手一樣走到依林的身後,肉棒已磨擦著少女的肉縫,讓愛液徹底濕潤我的肉棒後,才以龜頭輕抵著依林的菊穴,再來一個盡根而入。屁部傳來撕震的痛楚令依林慘叫起來,我一手扯著依林的秀髮,一手揉弄著她的乳房,迫依林自己扭動腰肢,以屁眼套弄著我的肉棒。

  依林直腸內的細紋不斷磨擦著我的陰莖,腸身更不斷蠕動吸啜著。我足足在依林的後庭抽插了近千下,依林肛門的裂處不斷流出鮮血,證明除處女穴外,這裡亦同時被人攻陷。

  我抽出肉棒,改插回依林的陰道內,同時又迫依林唱著她的那一首《Don\'tStop》,在歌聲伴奏下,不停來回姦淫著她的兩個小穴。

  最後由於我曾在她子宮內射了兩發的原故,我最後決定射在依林的直腸內。隨著猛烈快速的抽插與攪爛依林直腸似的強大力度,我終於第四度在依林身上洩射出來。灼燙的白濁精液灌滿了依林的直腸後,才不斷由屁眼倒流出來。

  被奸辱得無力失神的依林靜靜躺在椅子上,嘴角、陰道以及屁眼仍不時流出我注進她體內的精液,同時亦證明出完本純潔的處女之軀已被我徹底征服,並同時在依林的體內留下我深深的烙印。

  孝慈以手輕按著依林的小腹,令不少充斥在依林子宮內的精液變得因壓力自依林的陰道口噴出。孝慈的鏡頭停留在依林的陰戶間,拍攝著精液不停的噴出,像要證明我射入依林子宮內的量是如此之多。

  最後孝慈滿足地將由依林陰道內流出及噴出的精液全抹在依林的俏臉與及乳房上,才滿足地為依林的各面來個大特寫,作為電影的終結,而我這套《電車癡漢四度輪姦蔡依林》亦順利拍攝完畢。

  失神的依林在孝慈的威迫下簽下了十年期的續約,然後才慢慢地穿上我們交給她作備用的衣衫,痛苦地欣賞著我們剛才拍下的精采片段。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