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八章 制服再誘惑


  我細看著手上的文件,細心閱讀著上面每一項的資料。手頭上的工作為剩下朱茵和蔡依林兩份,到底期待的假期何時才會來臨。

  真想不到導演黃晶竟肯出二十萬托我好好替他照顧朱茵,以報她在人紅了之後推去他所有片約之仇。

  更可笑的是朱茵竟蠢到獨個兒走到位於離島的別墅渡假,真是給予我天大的方便,只因最近的民居也要步行十分鐘方可到達,真是天助我也。

  迎面吹來的海風稍稍冷卻我高漲的慾望,我靜靜坐在最後一班往離島的輪船上,從天氣報告的預測明天鐵定會掛風球,而因此所有輪船都會停航,正好給予我多一天的時間好好享受一下。辛苦完個多小時的船程,我率先踏入碼頭內,隨即找來一間食店稍作補給,再用假姓名資料租了一部代步的機車,便朝著朱茵的別墅直駛去。

  朱茵的別墅是屬於傳統的歐陸式兩層高建築物,由於時間已近午夜,於是我把機車藏好在草叢旁,便悄悄爬進別墅之內。低沉的獸吠聲由身旁傳來,我迅速拔出裝有滅聲器的手槍連開了五、六發,兩條壯大的惡犬終被我當場幹掉。我慌忙將狗屍拖往暗處,可惜早前的狗吠聲明顯已吵醒了別墅內的睡美人。只見玄關的燈亮起,正表示屋內的人正打算走出來查看。我趕緊往暗角處一躲,只見身穿絲質睡袍的朱茵已悄立門前。我由暗處縱身一躍而出,手刀已劈在朱茵的頸動脈上,才抱著昏迷不醒的美人兒走進屋內。

  我把朱茵輕放在地上,轉身鎖上了門。再快速檢視了屋內環境一遍,確定屋內沒有其他人後,便在朱茵的睡房內架起了攝錄機,當一切準備就緒後才替仍昏迷不醒的朱茵換上我特別為她準備的衣服。

  當朱茵醒來的時候,冷不防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只因她發現自已竟被緊緊的綁在窗台上,而更令她吃驚的是身上的睡袍早已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套女童軍制服。朱茵勉強穩下情緒向我說︰「你到底是誰?想幹什麼?」

  我慢慢走到朱茵的面前︰「我就是令城中所有美女聞之色變,但一嘗後卻欲仙欲死,又愛又恨的月夜奸魔。而我來的目的當然是幹你這美人兒。」

  朱茵立時明白了眼前的處境︰「你若現在離開,我仍不會報警。」

  我淫笑了幾聲︰「錯了,你所說的對白應是『我不會放過你的』,而我跟著的對白應是︰『你禁正,我也不會放過你,我會在你身上來幾次』。朱茵小姐你仍對現在的處境沒印象嗎?那我大方些告訴你,此刻的報置與你之前拍的那套制服誘惑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你手上的繩再也解不開,而我不同戲內的奸魔般失敗,我會跟你來完一次又一次。」才說完,我的一雙手已襲到朱茵高聳的雙峰上。

  朱茵擁有35D的驕人上圍,果然帶給我雙手一流的享受。我故意學戲內的奸魔般伸出舌頭舔動著朱茵的面頰,甚至耳珠及頸項也毫不放過。淫穢的粗舌才滑回朱茵的面上舔去她臉上的淚珠。

  朱茵當我沉醉於狎玩她的時候,身下的腳竟往我的要害全力一頂。但這種小花招又怎會對我扣成威脅,我一手輕輕擋著朱茵意圖絕我後代的玉腿,另一手已化作重拳狠狠地轟在她的小肚子上。同時淫笑著說︰「想我絕子絕孫,看我今晚就給你來個因姦成孕。」

  同時雙手已撕破朱茵的童軍制服上衣,露出黑色的花邊乳罩及一大片皎潔雪白的肌膚。倔強的朱茵終於淚流滿面,眼巴巴的看著我扯去她身上的乳罩,再盡情揉動著她的雙乳。

  我將頭臉埋在朱茵的雙乳間,不停咬噬著朱茵雪白的乳肉,間中吸啜著朱茵已開始變硬的乳頭,直至朱茵嬌嫩的乳房滿佈我深刻的齒印。我一手探入童軍制服的裙下,粗暴地扯去朱茵的內褲,食指已輕輕插入朱茵已開始濕潤的陰道內。手指才進入少許已發現身前的朱茵已脫離處女的行列,我不禁大失所望,隨即在朱茵的乳房上重重的扭了一把,道︰「你不是常說自己是教徒嗎?常在裝純情,原來早已是爛貨一件,看我今晚干爆你之後,還如何弄得你為我生一對雙胞胎出來。」說完已隨手扯去朱茵身上僅餘的所有衣物。

  我以食、中二指在朱茵的陰道內猛烈抽插,雖然不願意,但朱茵的身體卻起了老實的反應,絲絲的愛液由朱茵的陰道口不斷湧出,沾濕了我忙於玩弄著她的雙指。

  我輕輕撐開朱茵的兩片陰唇,如潮的愛液更誇張地流出,我連忙埋首朱茵的陰戶間,嘴唇已對著朱茵的兩片大小陰唇猛烈吸啜。我親吻著朱茵燙熱的陰唇,舌頭同時伸進朱茵的陰道內,不斷磨擦著朱茵的陰道肉壁。朱茵不停扭轉嬌軀掙扎,無奈一早已被我取得有利位置,只得任由我不停的吸啜著她情慾的分泌。

  我深深吸滿了一嘴的愛液,然後再次吻落朱茵性感的紅唇上,粗舌硬扳開朱茵的貝齒,將滿嘴愛液混和著自已的津液往朱茵的嘴內送,朱茵無力扭轉面頰,迫於無奈只好吞下嘴內的液體。我滿意地退開了數步,飛快地脫去身上的衣服。朱茵知道惡夢終於來臨,卻不防被眼前的景物嚇了一跳,只見男人的肉棒竟足足有九寸長,黑黑實實而又油潤亮澤,十足一支警棍一樣。

  我走過去將嬌小玲瓏的朱茵抱進懷內,稍作調整,碩大圓鼓的龜頭已抵在朱茵的陰唇上。朱茵不斷作出象徵式的反抗,可是她的陰戶卻無視主人的意願,不斷流出又濃又稠的淫水,沾濕著我的肉棒。我扶著朱茵的纖腰向上一頂,陰莖已撐開朱茵的緊合的陰唇,擠進她濕潤灼熱的陰道內。

  雖然已不是處女,但由於朱茵的身材比較嬌小,所以她的陰道比一般處女更為緊窄,我的陰莖不斷擠開朱茵的陰道肉壁,一分一寸的深入朱茵的體內。朱茵雖有過性經驗,但何曾試過如此龐然大物,陰道像要被撐爆似的。我待肉棒進了少半,才輕輕往後退出。待龜頭退到朱茵的陰道口,又慢慢插回陰道內,如此反覆進進出出,直到朱茵已大為適應。

  朱茵的陰道肉壁緊緊吸啜著我的肉棒,不斷地蠕動套弄著,愛液由我倆的交合處不斷湧出。我知道是時候了,陰莖慢慢退到朱茵的陰道口,然後用盡全力一頂,粗大的炮身終於全插入朱茵緊窄的陰道內。朱茵只感到下體傳來了強烈充實的抽插,像要把體內的空氣迫出體外,張大了小嘴想呼叫,可惜叫聲卻變成了欲仙欲死的呻吟聲。

  我吻上了朱茵的嬌唇,粗暴地吸啜著內裡的小香舌,陰莖則開始了強而有力的快速抽插。朱茵不能自控地以雙腿緊扣著我的腰肢,陰道則不斷緊夾著我的肉棒。我的每一下抽插也將朱茵陰道內的媚肉翻弄出來,再重重插回去,而朱茵的一雙豐乳也隨著我的抽弄而在我身前跳動起來。

  我的龜頭無意間撞落在朱茵的G點上,在極度興奮中的朱茵終於不禁高潮洩身起來,不斷噴出灼熱的卵精,同時陰道痙攣式的夾著我的肉棒不放。在無意中找著朱茵的G點亦令我興奮莫名,陰莖改為不斷描准著朱茵的G點進攻,龜頭如攻城車般一下一下重重的撞擊在朱茵的G點上。

  強烈的快感令朱茵陷入失神的狀態,只懂得不斷的洩身高潮和本能地回答著我的問題。我透過朱茵給予的答案計算著她的生理週期,不幸的朱茵正好處於連續數天的危險期的開始,而定下神來的朱茵亦想起我的意圖以及記起了自己真的正值危險期,最後混亂的思緒正好停在「因姦成孕」四字之上,只好拚命哭求︰「今天是危險期,求你不要射進去。」

  我反而將朱茵抱緊︰「我不但今天要射進去,明天、後天也要不斷將精液射進去你的子宮內,我說過要令你懷孕的,所以在你這數天的危險期內,我會不停以精液灌滿你的體內。而現在也是時候給你記念品了。」說完,龜頭已撞在朱茵的子宮口。

  朱茵知道哀求眼前的色魔只會更刺激他的慾望,只好在心中祈求他不要插入自已的子宮內,直接在子宮內噴射。可惜奸女無數的我自然清楚明白如何增加受孕率,排卵期加上我大量強壯的精液,已有最少七成的把握,若再在朱茵的子宮內直接射精的話,成孕的命中率必定是百分之一百。於是硬如鐵石的龜頭再次化作狂暴的攻城車,一下一下的撞擊著朱茵的子宮口。朱茵感到自己體內慢慢的崩潰著,子宮口因抵受不住男人強力的撞擊而開始鬆散,終於失陷在強大的敵人之下。

  我用盡全身之力狠狠地撞擊著朱茵的子宮口,終於將龜頭硬擠進朱茵的子宮內,我以龜頭快速磨擦著朱茵的子宮壁,強烈的快感令朱茵再次高潮起來,洩射而出的卵精全灑落在我的龜頭上。「我要你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說完已同時拉下興奮的機扳,白濁的精液源源不絕的打在朱茵的子宮壁上,迅速填滿了正值排卵日的卵巢及子宮。

  朱茵只感到體內充斥著一股暖流,明白到男人已在自已的子宮內播下成孕的種子,只能屈辱地叫了聲︰「不要!」便靜候著接腫而來的命運。

  強烈的噴射足足維持了五、六分鐘,我的陰莖仍停留在朱茵的體來,一邊享受著高潮的餘韻,一邊以龜頭硬塞著朱茵的子宮口,不讓內裡的精液倒流而出。在朱茵子宮內的龜頭則享受著洗溫泉的快感,裝滿灼熱精液與卵精的子宮不斷蠕動著以吸納更大量的精液,帶給我一流的享受,而我仍不忘吻著懷內的朱茵,同時揉弄著她的一雙大乳房。

  朱茵的感覺卻跟我差天共地,高潮過後的朱茵只感到自己整個子宮內佈滿了男人的精液,而基於女性的直覺,朱茵更感到不少精液已找到自己體內的卵子,並開始結合著,痛苦的感覺一直持續著直至朱茵感到自己已切切實實的懷有男人的骨肉為止。

  「求求你放開我,我感到自己已經有了。」朱茵低聲哀求著。可是面對如此優秀的美人兒我又怎會來一發就算這麼浪費?「為保險起見,我還會幹多你兩、三天,確保你切實懷了孕為止。」說完一邊濕吻著她,一邊慢慢解開她手上的繩子。

  朱茵被我幹得軟弱無力的嬌軀隨即隨我倒下來,而唯一支撐著她全身重量的就是我仍深插入她體內的陰莖。我抱著朱茵來到床邊,放下她令她輕伏在床上,雙手已再次在她的乳房上使壞起來。同時將仍滿佈她愛液的肉棒抵在朱茵的陰戶上,雙手抓著她的乳房用力一拉,陰莖已再次插入朱茵的陰道內。

  我的手指深陷在朱茵雪白的乳肉內,陰莖則快速地抽頂著,每一下都準確命中朱茵敏感的G點,經過了五百下的狂抽猛插之後我再次將朱茵輕輕抱起,換成她以觀音坐蓮的姿勢坐在我的身上。

  朱茵親眼看著自己已被沾污的陰戶淫穢地吞下我的肉棒,體內竟產生與意志不相符的快感。剛開始時朱茵還需要我的協助,才能勉力套弄著我的肉棒。但很快她已情不自禁地不停上下扭動著柳腰,動情地擠弄著我深入她體內的陰莖。

  我雙手緊捉著朱茵的一雙乳房,無情的咬噬著她的乳頭,同時獸性大發的將朱茵緊壓在身下。我將朱茵一雙嫩滑的大腿拉開,露出她慾求不滿的陰戶。陰莖再次插入朱茵迷人的嫩穴內,我毫不理會朱茵的感受不停快速抽送著,朱茵的乳房幾乎被我以巨力捏爆。

  可憐的朱茵卻是苦樂參半,一方面,體內的快感已完全支配著朱茵的肉慾,男人的每一下抽與插都帶來強烈的快感,在短短數小時間朱茵已獲得比出生至今加起來還要多的高潮。而另一方面,朱茵的意識上卻清楚明白到男人正在強姦自己,自己竟已不大反抗,甚至還開始配合著男人的狎弄。

  就在情慾交流的最高峰裡,我再次將精液注射進朱茵的體內,任由朱茵蠕動著的子宮吞食著我所放出的白濁分沁。我將半軟的肉棒輕輕抽離朱茵的體內,改為送到朱茵羞紅的面前︰「給我舔得乾乾淨淨。」

  朱茵望著眼前仍佈滿精液的粗大陰莖,終於慢慢地伸出了舌頭,一下一下的舔弄著面前的碩大龜頭。

  朱茵好不容易才將我陰莖上的精液舔過乾淨,我已毫不憐惜地再次命令她︰「將整根含在嘴內不停吸啜。」一瞬間,我的肉棒已被朱茵吸進了她的小嘴內,淚水自她的眼角不斷流出,沾濕了我在她唇內進進出出的肉棒,再混和著沿炮身帶出的津液,滴落在朱茵的乳房上。我將陰莖進到朱茵的喉深處,精液已不爭氣的再次洩射而出,迅速灌滿朱茵的嬌唇,但仍有絲絲精液自她的嘴角慢慢流出。

  朱茵強忍著噁心的感覺吞下嘴內的精液,再用玉手輕擦掉仍留在嘴角的記念品。我再次壓下朱茵動人的嬌軀,以她35D的驕人雙峰緊夾著我的肉棒,在她深深的乳隙中套弄起來。

  柔軟而富彈性的乳肉緊包圍著我的炮身,我將龜頭對準朱茵的雙唇輕輕磨擦著,手指則盡情扭動著朱茵的乳頭。片刻間朱茵胸前的一大片乳肉已被我摧殘得通紅一片,腦海中甘美的快感告訴我高潮即將來臨。果然奶白的精漿隨即已打在朱茵的臉容上,厚重奶白的塗滿了她的面上。

  我稍作休息一會,便再次將朱茵緊綁在睡床上,此舉令朱茵不禁滿腹懷疑︰「已奸了數次,還綁什麼?」我隨即輕柔地按摩著她的乳房,為她解答心中的疑問︰「雖在你身上射了四發,也需要喝點東西補充體力。不錯,正是朱茵你的乳汁。」朱茵聞言慌忙扭動嬌軀掙扎,可惜我早已一手捉著她的嫩乳,同時將摧乳劑注射進她的乳房內。

  強力的藥效迅速傳遍了朱茵的雙乳,朱茵只感到自己的乳房慢慢腫痛灼熱起來。充實感不斷地充斥在朱茵的乳房之上,令到朱茵的乳房因藥力一寸一寸的脹大,終於達致40寸的驚人尺寸。我輕握著朱茵的乳根,因擠壓的原故,朱茵的乳尖已有乳汁慢慢滲出,我亦同時將朱茵飽滿的乳房吸個正著。

  甜美軟滑的乳汁由朱茵的乳頭不斷射入我的口腔之內,而朱茵的體力亦隨著乳汁的噴出而消耗怠盡,終於當我吸盡朱茵乳房內最後一滴乳液的同時,她亦在不知不覺中昏睡過去。

  三天後,我滿足地坐上離開這美麗小島的渡輪,雙腳疲累得不聽使喚。我足足在朱茵的別墅裡逗留了三天,總結這三天的戰績,我足足在她身上射了三十多發,而在她陰道內發射的亦最少有十七、八發之多,所以朱茵若能倖免而不受孕的話,那麼我的名字從今而後倒轉來念。不過話說回來,叫作「夜月奸魔」聽起來也相當不錯。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