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七章 玉女姦殺令


  看著眼前堆積如山的文件,我不禁有點手足無措。自從梁詠棋一役之後我不禁聲名大振,月夜奸魔之名迅即傳遍黑白兩道。而生意也接踵而來,忙得我不可開交。我坐在梳化上,喝著最愛的威士忌,收拾心情隨手從文件堆中抽出了其中一份。

  目標︰張柏芝搣e託人︰前經理人朱永龍搘堳e工作︰在北京拍攝電影《蜀山》之續集摀纗S︰三十萬元

  我看了看相片中的柏芝,不失為一個青春可人的美少女,剛好我也想去去旅行,何不順道將她幹掉?

  到達北京已是入夜的時候,我入往在北京最豪華的酒店,才放下行李已急不及待的找餐館大快朵頤一番,飯後才開始收集情報的工作。我只花了五十元便已詳細打聽到張柏芝的房間編號,房間周圍的住客情況,以及酒店的保安安排。原來張柏芝正如我所猜測一樣同住在這間酒店,只不過低我數層而已。

  隨之而來的問題是到底我如何才能潛入張柏芝的房間之內,由於走廊通道一直被廿四小時嚴密監視,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確有一定難度。

  最後我決定使用高空爆破的戰術潛入柏芝的房間。我一早已準備好所選的工具,在酒店的天台作好報置,待天色一黑便正式展開我的奸之行動。我走到柏芝房間的窗台一面,縛上安全帶,稍作瞄準,便施展我的高空笨豬跳絕技。由於我先前計算好繩子的長度,所以我此刻正如蠟鴨一樣倒吊在柏之房間的窗台外,我立即從工具袋中取出一個圓規般的工具。一端緊緊的吸著玻璃窗,另一端則在玻璃窗上畫了一個大圓。大片的玻璃應手脫出,而露出的缺口則剛好足夠我鑽進柏芝的房間之內。

  幾經辛苦,我終於進入了柏芝的房間之內,我心急地在房間內架起攝錄機,便閃身暗角處靜候獵物的出現。足足等了個多小時,門外才傳來了響聲,我伏在暗處偷看,果然看到長髮垂背的柏芝走進房間內,年輕貌美的她穿著一套淺藍色的運動裝,更顯青春氣息。只見柏芝轉身將「請勿騷擾」的牌子掛出門外,便準備走進浴室梳洗一番。我急忙從藏身處一閃而出,手刀已劈在柏芝的頸項上,柏芝隨即暈倒地上。

  慾火高昇的我急忙將柏芝抱往床上,動作不停便已把這小美人脫過精光。我取出SM用的堵塞球,塞進柏芝的小嘴內,以免她醒來的叫喊影響到我的奸趣,再取出一卷幼麻繩,全因為緊縛SM張柏芝的時間到了。

  我先將柏芝的雙手縛在背後,令她就算醒來也沒反擊之力,再將繩子搭到胸前,在柏芝嬌嫩的乳房上打了個圈,再往後拉緊,令柏芝的一雙乳房更為突出。繩子在腰間繞了數圈之後剛穿過少女緊合的大腿內側,繞返背後。粗糙的麻繩深深陷入柏芝敏感的陰戶內,不停磨擦著柏芝的陰核,強烈的快感終於令我的睡美人醒轉過來。

  柏芝才甦醒過來,便已發覺自己全身赤裸,被緊緊地縛起,於是拚命大聲呼叫。可是堵塞球的作用令柏芝的呼叫變成了嘴內的低叫聲。我一抽柏芝身後的繩子,麻繩隨即更深陷柏芝的陰阜內,我在柏芝的耳邊警告著︰「我的美媚柏芝,若你乖的話,我只會SM強姦你,但假若你不聽話的話,我就要你吃足苦頭,明白嗎?」

  柏芝無奈的點點頭。我滿意的繼續道︰「現在張開你的大腿,讓我看看你是否處女?」正當柏芝猶疑不決的時候,我隨即一鞭抽在她雪白的嬌背上。劇痛令柏芝失去思考的能力,只能依我的指示張開大腿。

  我將抵在柏之陰戶上的麻繩解開,再用食、中二指輕輕撐開柏之的陰道口,出乎意外的是,我竟在柏芝的陰道內發現了處女膜,這確與她一向給人大膽放任的言行有所出入。我不禁高興得笑起來︰「是處女就更好,現在我就給你開苞看看。」說完已緊捉著柏芝慌亂揮舞的一雙玉腿。

  我飛快地脫去身上的衣物,露出硬如鐵石的陰莖,碩大圓鼓的龜頭更抵在柏芝的陰唇上,為奪去柏芝的貞操作好準備。

  「這是我第一次縛起女人來幹,張柏芝,你好應覺得榮幸。」說完便開始腰間用力,陰莖一分一毫的擠進柏芝緊窄的陰道內,當龜頭觸及柏芝處女膜的一剎那,我用盡全身之力狠狠一下子直插入柏芝的處女穴內,陰莖狠狠貫穿柏芝的處女膜,處女血與及柏芝的淚水同時湧出。

  我直刺入柏芝體內的最深處,粗大的陰莖擠滿了柏芝緊窄的陰道內每一寸空間,柏芝陰道肉壁不斷收縮蠕動著,死命地夾著我的陰莖,舒服得我幾乎叫出娘來。

  我狠狠地抓著柏芝的一雙嫩乳,據報章所說柏芝的上圍足足有34D的驕人份量,捏在手中果然不同凡響。尤其柏芝的肌膚充滿彈性及柔軟度,令我得到很好的手感。

  我用指尖輕夾著柏芝的乳頭扭曲轉動,陰莖則不停狂抽猛插著。在麻繩之下的年青嬌軀慢慢變成了發情的粉紅色,代表柏芝同時已被我粗獷的動作推上了快感的高峰。果然柏芝的陰道突然傳來了一陣強烈的收縮擠壓,同時由柏芝的穴心射出了一陣陣灼熱的卵精,柏芝終於被我幹得洩身而出。

  一不離二,我不但沒有停下動作,反而將抽送的速度與力度不斷加強,誓要令柏之臣服在我的巨炮之下。我反轉柏之的嬌軀,老漢推車般猛烈抽動起來,在強烈快感下的柏之,唯一會做的就是不斷收窄陰道,夾緊我的陰莖以套取更多快感。我的每一下抽插也用盡全身之力,抽時炮身粗暴地磨擦著柏之的肉壁,帶得內裡粉紅色的媚肉也同時翻了出來。插時陰莖則像古時的攻城車一樣,龜頭一下一下猛烈撞擊著柏之的子宮壁上。

  我每插進柏之的子宮一下,手上的皮鞭亦會同時在她的嫩背上抽上一記。漸漸地,柏之已分不清背上傳來的是痛楚還是快慰的感覺,只知道努力地扭動著嬌軀,迎合我粗暴的狎玩。

  柏之平時假裝玉女,但其實我一早已看透她是屬於騷在骨子裡的類型。只看她此際眼角流露的風情,還有濕透了的陰道,便知道她其實亦非常享受。我放下手中的皮鞭,改為抓著柏之的香肩借力瘋狂抽插,柏之同時興奮得痙攣起來,連綿不絕的高潮同時帶出不停洩射的灼熱卵精,全數灑落在我的龜頭上。

  我靠近柏之的耳邊︰「是時候給你記念品了。」同時將陰莖的抽送推到最高峰,我感到自己與柏之一同達到高潮︰「我要你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便不理柏之的反對,將積存已久的精液,山洪暴發般注滿柏之的子宮內。

  瘋狂的洩射足足維持了五分鐘,白濁的精液迅速注滿了柏之的子宮,再倒泡填滿陰道內的每一寸空間,多餘的精液就由我和柏之二人的接合處慢慢流出。

  我故意調整角度,確保攝錄機拍到精液由柏之的陰戶流出,再沿著柏之的大腿滴落地上的珍貴鏡頭。而我亦一早在精液滴落的位置放了一個面盆,用作收集由柏之體內流出的精液。我細心享受著柏之陰道內的擠壓,柏之仍沉醉在高潮的餘韻當中,兩片陰唇不斷開開合合,咬著我的陰莖不放,而陰道內的肉壁則不停擠壓收縮,像要搾乾我體內最後一絲精液似的,而穴心則不停扭轉蠕動著,以吞取更大量殘留在陰道內的精液,直至柏之的整個子宮至卵巢都裝滿了我寶貴的精液,穴心的蠕動才稍作停止。

  我再次警告柏之不准作聲,才解開她嘴上的堵塞球。積存在柏之嘴內的口液不受控制地流出,我伸嘴過去一一吻掉,同時將舌頭伸進柏之的香唇來。我先與柏之的香舌緊緊交纏著,同時將口液灌進柏之的嘴內,再迫柏之吞下,才滿意地放開被羞辱得滿面通紅的柏之。

  我將柏之推倒地上,命令她像母狗一樣爬到地上的面盆旁,更要她學狗一樣舐乾麵盆內的精漿。柏之起初也拚命反抗,但在無情的鞭笞下終於順從地屈服下去,伸出誘人的香舌,一下一下的舔食著面盆內的精液。

  柏之足足花了半小時才吃完麵盆內的精液,不過其間我也並不閒著,手持一支洋燭站在柏之的身後,只要她舔食的動作稍慢下來,我便以灼燙的燭淚滴落她雪白的嫩背上,又或以火舌輕輕刺燙著柏之的乳尖,更甚的就將灼熱的燭淚抹在柏之的乳房上,所以當柏之舔淨面盆內的精液時,身上已佈滿點點滴滴的燭跡。

  我將一支蠟燭的末端塞進柏之的陰戶內,任由沿著燭身流下來的燭液灼燙著柏之的陰唇,同時命令柏之爬到我的身前吸啜著我的陰莖。我一邊欣賞著柏之痛苦的表情,陰莖則在柏之的喉間進進出出,帶給我一加一等於三的強烈快感。

  柏之暮地傳來了慘叫聲,原來插在柏之陰戶裡的蠟燭在不知不覺間己燒到了盡頭,灼熱的火舌正咬噬著柏之敏感的陰核,強烈的刺激令柏之不知不覺的將我的肉棒越吸越緊,而我則努力地以龜頭磨擦著柏之的香舌,終於暴射而出的精液紛紛打在柏之的舌面,再迅速灌滿柏之的口腔內,我不待洩射完畢便急忙抽出陰莖,讓餘下的精液全數打在柏之的俏臉上,直至柏之可愛的臉蛋全佈滿我的精液為止。

  我先要柏之吞下嘴內的精液,再要她以一雙玉手接著由臉龐滴下來的精液,再伸出香舌慢慢舔淨。柏之艱苦地吃下手上的一半精漿,我再命令她將手上餘下的精液盡數塗抹在自已的乳房上,直至白濁的一大片均衡地塗滿柏之的雙乳,我才滿意地將被我摧殘得半死的柏之拖進浴室內。

  我足足花了大半個小時才大致洗乾淨柏之身上的蠟跡以及精液,同時花時間將她的陰毛一一刮過乾淨。經過了大半小時的休息,我的鋼棒再次回復了無窮的動力,也不待柏之掙扎反抗,陰莖已直抵柏之的菊穴,如火車頭般不停向穴內轟進。

  柏之被我緊緊的壓在冰冷的雲石檯面上,只感到撕心的痛楚充斥著,後庭像被一支火熱的球棒撐開。我狠狠的將肉棒直插至盡頭,柏之的後庭明顯比陰道更為緊窄,我努力地進行著快速的抽送,終於第三度洩射而出的精液全數沒入柏之的直腸之內。

  柏之身上的三個洞穴我已先後一一干遍,但我最喜歡的始終是她那迷人的嫩穴。

  離天明還有一段時間,正好足夠讓我梅開二度。我拖著柏之直走到床上,我自己先到床上躺下,再迫柏之爬到我的身上,將仍濕淋淋的陰戶往我的肉棒送過去。柏之目不轉晴的望著我的肉棒消失在她的陰道內,身體同時傳來了強烈的快感,也不用我費神教導,已自動自覺地不停上下扭動腰肢,套弄著深入體內的肉棒。我的雙手也沒閒著,強而有力的捏著柏之的一雙玉乳,直至雪白的乳肉在我的指掌間扭曲變形。

  我將柏之扯得彎下身來,迫令少女吐出唇來的香舌,在劇烈的性愛中柏之動情的與我濕吻著,不甘願但最後終被我徹徹底底的征服。

  柏之感覺到體內的肉棒越來越灼熱,明白到身下的男人即將達到高潮,不禁用抖震著的聲音哀求︰「今天是危險期,求求你不要再射到裡面去好嗎?」

  這他媽的臭婊子竟還敢提出要求,我盛怒下打了她一記耳光︰「你這臭婊子竟敢提出要求,你給我記著!張柏之,你從今以後只是我的性奴隸,我高興射哪裡就射哪裡,你不想我射進去,我偏要射進你的子宮內讓你懷孕看看。現在我要你求我射進你的子宮內,明白嗎?」

  柏之無能力作出反抗,最後只有屈辱地服從我的要求︰「主人,我求你用寶貴的精液填滿我淫穢的子宮,讓我為你懷孕吧!」說完柏之已羞得滿面通紅,而同時間,我們亦同時攀上情慾的頂峰。如柏之所說一樣,激射而出的精液切切實實的填滿了柏之子宮內的每一絲空間,而柏之亦被我最後的噴射刺激得失神昏睡過去。

  我滿足地收拾工具,再沿原路退回天台。回想起今晚足足在柏之身上洩了四發,不禁滿足地笑了起來。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