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六章 慾火戰車


  離開了小雪的家後,我滿足地踏上歸途。心裡卻想著答應了的委託,我絕不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而回想起師父也曾說過要去探訪一下梁詠琪及朱茵,可惜一直苦無機會,現在正好由我代勞。

  我花了數天時間搜尋有關GIGI的資料,終於定好了詳細的計劃。GIGI剛趕完了手頭上最後一部電影,所以有三天難得的休假,我正好把握這難得的機會。

  我踏著機車來到了GIGI半山的別墅外,我將機車停在屋後,便取出儀器開始監視屋內。我花了大半小時,終於證實了整棟別墅內只得GIGI一人在二樓獨處。於是我偷偷溜到後門,三兩下便將門鎖打開,悄悄地走進室內。我沿著樓梯走到二樓,GIGI剛好從房間走出來,我慌忙躲到暗處,只見GIGI正抱著衣物走進浴室之內,浴室的門才關上,裡面已傳來陣陣水聲,看來GIGI是在內裡洗澡吧。

  我走進GIGI的睡房內,已急不及待的架好攝錄機,便再次回到GIGI的浴室外。浴室內傳出了水聲,還有GIGI的唱歌聲,明顯內裡正演出一幕美人出浴,想到這裡,我的陰莖已急不及待硬直起來。

  我輕輕的打開門,靜靜地走進浴室之內,水蒸氣令四周迷濛一片,我悄悄地走到浴池旁邊,GIGI雪白的軀體已盡入我的眼簾。由於GIGI身處的位置正好背著我,所以仍未發現陌生男子的侵入。意想不到的,GIGI原來非常豐滿,雪白的雙峰襯紮著嬌嫩的肌膚,進一步燃點起我的慾望。我終於忍耐不住,雙手穿過GIGI的腋下,一邊一隻的按上GIGI的乳房上。

  GIGI驚覺到危險發出了嬌呼聲,可惜已經太遲了。我緊攬著全裸的GIGI,半拖半抱的直拉到睡房,其間GIGI發出了驚人的求救聲,可惜這裡離最近的民居也要花上十分鐘車程,正所謂叫破喉嚨也沒人理,所以我也任由GIGI拚命呼叫。

  我雙手一揮,已將GIGI拋到床上,自己則緊守門邊,慢慢地脫著衣服。光憑身體語言GIGI已清楚知道了我的意圖,忙衝過來想奪門而出,可惜此舉簡直等於送羊入虎口,我一把拉住了GIGI,結實的一掌抽到她的面龐上,再把她推回床上去。

  我不慌不忙的走到床前,GIGI仍在死命掙扎,可惜最後仍被我結結實實的按回床上。我硬挺的陰莖已抵在GIGI的陰唇上,我故意不做任何前戲,腰間用力一挺,陰莖已擠進GIGI的嫩穴內。才剛插入,我已發覺身下的GIGI已不是完璧之身。「媽的,原來早已是爛貨。」憤怒不禁令我狂抽猛插起來,只見GIGI伏在床上,歇力忍受著我高速的抽插,我的陰莖直進到GIGI的陰道盡頭,才感受到窄的感覺,顯然GIGI雖有不少經驗,但她的男朋友卻沒有我的巨物般大。

  我雙手用力扭動著GIGI的乳房,直至GIGI的乳房紅腫一片,滿佈了我的手指印,而我的利齒則在GIGI雪白的頸項留下齒印,我的龜頭已頂破GIGI的子宮口,直送進GIGI的子宮內,一下一下的磨擦著GIGI的穴心,雖然萬分不願,但GIGI最後仍被我高明的技巧帶上高潮。

  GIGI的陰道緊夾著我的陰莖,洩身而出的卵精紛紛灑在我的龜頭上。我一改以往作風,不單沒有停下動作,反而更賣力抽頂著GIGI的穴心。數不清的高潮充斥著GIGI的感觀,我將GIGI的雙腿得更大更開,讓攝錄機拍下我的陰莖如何在GIGI的陰戶內不斷進出。

  我吻落GIGI的嬌唇上,粗舌深入GIGI的嘴腔內,將GIGI的香舌扯入我的嘴內,我把GIGI抱到最近的攝錄機前繼續交合,經過了近千下的抽插,我終於將GIGI陰道內最後一絲緊窄處開發掉,想來也是時候給予GIGI記念品,於是便加強抽插的勁道。

  GIGI發覺到我也即將達到高潮,竟忙亂動起來︰「不要,會懷孕!」可惜我反而將GIGI更為深深抱緊,二人同時達到了極限的高潮。「我要你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白濁灼熱的精漿一波波的湧出,注滿GIGI的子宮深處,再填滿了GIGI不再緊窄的陰道,由陰道口倒流而出。

  我將GIGI的雙腿張開,任由攝錄機拍下精液由GIGI陰道口流出的精采畫面,以及GIGI被我奸得欲仙欲死的美妙神情。

  我也不待GIGI回過氣已急不及待的反轉GIGI的嬌軀,我將GIGI剛才洩射而出的大量卵精及愛液抹在我的陰莖上,濕潤的龜頭已抵在GIGI的菊穴上,我抓著GIGI的香肩借力,陰莖已如破冰船般擠進GIGI的後庭內。

  比失身時更巨大的劇痛令GIGI痛得不斷扭動嬌軀,我重複著援抽猛插的攻擊,直到巨大的陰莖全擠進GIGI的股間,才轉為短速密集的轟插,血絲沿著我的陰莖慢慢流出,根疲力盡的GIGI終於放棄了所有的掙扎,任由我狎弄她的後庭。我在GIGI的處女後庭足足抽插了五百多下,才滿足地灌入我白濁的精漿。

  我將奄奄一息的GIGI拖回浴室內,稍作沖洗,便命她穿上我帶來的衣服,那是一件皮革式的緊身衣,專為騎機車的女性特製。穿著整齊的GIGI已十足一個女騎士一樣,我帶GIGI由後門離開,直走到我的重機車旁,迫GIGI坐上去,我隨即將GIGI的雙手綁在方向盤上,而雙腳則穿過機車的底部綁在一起。

  我停下來欣賞我的傑作,遠看簡直像GIGI正在駕駛機車一樣,我再為GIGI戴上頭罩,才坐上機車的後坐。我的下身貼近GIGI的股間,稍作摸索,已找到GIGI皮衣的暗隙,其實GIGI所穿的皮衣上有三度這樣的暗隙,在左右腋下各一度,而最後一度則剛好抵著GIGI的陰戶。我的陰莖穿過了GIGI身下的暗隙,插進了GIGI的蜜穴內,同時點燃起機車的引擎,讓機車的震動令GIGI不停套弄著我的陰莖,相信我是世上首個一邊騎車、一邊做愛的人吧。

  崎嶇不平的山路令機車作出猛烈的震動,GIGI的陰肉正不斷磨擦套弄著我的炮身,我以單手控制著方向盤,空餘的一隻手已穿過GIGI腋下的暗隙,襲到GIGI的乳房上,我單憑手感不斷探索,終於找到GIGI嬌紅的乳尖,我以雙指緊夾著來回扭動,刺激著GIGI的春情。

  GIGI何曾試過如此刺激的做愛方式,才五分鐘已高潮疊起,我雙手用力,配合著GIGI的高潮,使出凌空抽頭絕技,同時讓陰莖更深入的擠進GIGI的陰道內。單輪行駛的機車猶如猛虎一樣地飛馳著,強烈的磨擦將GIGI送上情慾的極峰,連續的巨力高潮終於耗盡GIGI的體力,令GIGI在我的身前不支暈倒。

  GIGI甦醒的第一個感覺是雙臂如同撕裂一樣,只見全裸的GIGI已被吊在半空,面前除了我之外還有一名戴上面具的少女。少女當然就是小雪,她正要親身討回GIGI欠她的債。可笑的是GIGI竟將小雪錯當成邵美琪,一直苦苦哀求著。

  怨憤填胸的小雪二話不說,已一鞭抽在GIGI的嬌軀上,同時道︰「主人,請你到後面幹這只母狗。」

  我卻笑笑走到小雪的身後,「這隻母狗的爛穴松得很,倒不如我一邊干你,你則一邊抽她。」說完已急不及待的插入了小雪的陰道內。

  隨著我每抽頂一下,小雪便一下一下的打在GIGI雪白的嬌軀上,直至小雪達到高潮,GIGI身上已滿佈鞭痕。我將陰莖抵在GIGI的俏臉上,白濁的精液已源源不絕的暴射而出,塗滿GIGI的臉龐。

  小雪稍作喘息,便走到GIGI的身旁,並將GIGI的雙腳分開綁在滑輪上,隨著滑輪的每一下轉動,GIGI的雙腳被人字型的分開,露出仍濕淋淋的陰戶,小雪粗暴地拉開GIGI的兩片陰唇,不少精液仍由GIGI的陰道口慢慢流出。

  小雪從袋中抽出了一大串火紅的荔枝,一粒一粒地塞進GIGI的陰道裡,足足塞進了十多粒,才把GIGI的陰道塞滿。凹凸不平的荔枝不斷磨損著GIGI的陰道壁,源源不絕的快感刺激著GIGI每一條神經,愛液如洪水般湧出。

  可惜小雪仍不肯放過被摧殘得半死的GIGI,隨即取來兩隻大衣夾,將GIGI的兩片陰唇緊夾著。由於陰道口的閉合,令GIGI體內的荔枝不斷排擠推撞,更深入的刺激著GIGI的陰道。小雪再取來一支大蠟燭,抵在GIGI的陰戶上,任由灼熱的蠟淚滴滿GIGI的大小陰唇,直至蠟淚將GIGI的陰道口緊緊凝合著。

  小雪滿足地看看自已的傑作,轉過頭來問我︰「主人,這母狗真淫蕩,竟爽得叫起春來。」

  我看著爽得不停呻吟的GIGI,雪白的肌膚已變成發情的桃紅色,不斷扭轉著身軀掙扎,構成一幅淫穢的圖案。

  「給這母狗浣腸。」

  小雪即時興奮得跳起,隨即取過一支嬰兒手臂粗幼的注射器,吸滿了大約五百cc的浣腸劑,再擠進GIGI的菊穴內。透明的液體不斷流入GIGI的體內,小雪完成了注射後仍意尤未足地拍拍GIGI的香臀,摧迫著GIGI的便意,才五分鐘,GIGI已抵受不住強烈的便意,苦苦哀求著︰「求求你們讓我上廁所。」

  可惜小雪竟取來了一個透明的面盆,「要拉的話就在這裡,記得要對著攝錄機,讓你的歌迷也能看清楚他們偶像的精采場面。」

  GIGI雖然萬分不願,但最後瘋狂的便意仍戰勝一切。先是一聲輕響,金黃色的尿液由GIGI的尿道口湧出,隨之而來是一大堆啡黃色的混合物,充斥了整個面盆。

  小雪拍拍GIGI的肚子︰「想不到如此可愛的小肚子拉出來的竟這般臭。」而筋疲力盡的GIGI已不支暈倒過去。

  冷水淋在GIGI的面上,才剛醒過來的GIGI發現自己被緊緊的綁在一張婦科的檢查椅上,雙腿正無恥地張開,露出飽滿的陰阜。我冷冷地走到GIGI面前,充當醫生的角色,而小雪則擔任助手。

  我將凝固在GIGI陰唇上的燭蠟扯去,充斥在GIGI陰道內的蜜液與卵精一湧而出。我由小雪手中取過陰道擴張器,冰冷的金屬嘴已直刺入GIGI的陰道內,我將擴張器慢慢扭至最大,無情的鉗嘴將GIGI的陰道口成拳頭般大小。我同時取過兩隻幼鉗,將深陷在GIGI陰道壁上的荔枝遂一夾出,GIGI充分享受快感的陰道壁無恥地蠕動著。

  我更進一步地探索著GIGI的陰道,終於在最深處找到硬直了的陰核,我用幼繩將GIGI的陰核套起,翻了出來,我用夾子輕夾著GIGI的小肉粒,將摧情藥直接注射入內,同時在GIGI的陰道壁上塗上一層收陰霜,嘗試將GIGI已鬆弛的陰道變回處女般緊窄。

  在我忙碌的同時,小雪已完成為GIGI兩邊的乳頭打上釘孔,並穿上乳環,於是便走過來協助我將GIGI的陰毛一一刮盡。

  強烈的摧情藥一直刺激著GIGI的情慾,源源不絕的快感令GIGI不斷扭動嬌軀。小雪拿出了一支電動陽具︰「賤人,你想要嗎?」慾火令GIGI忙不迭的亂點頭。

  小雪見狀便接著道︰「只要你吃得我主人的雞巴舒舒服服,我就把這支加大號的電動陽具塞入你的爛穴。」說完小雪已解開我的短褲,掏出我早已硬得發漲的陰莖。我將陰莖抵在GIGI的唇邊,GIGI已急不及待的吸進她濕潤的小嘴內。

  GIGI用香舌反覆磨擦我的龜頭,同時一輕一重的不停吸啜,間中則以舌尖拈動著我的馬眼,再以津液洗刷我的炮身。GIGI熟練的口技甚至比那些夜總會女郎更勝一籌,可見她天生已注定是當婊子的。

  GIGI見我持久不洩,於是心急地不斷前後搖動腦袋,令我像插穴一樣抽插著她的小嘴,強烈的快感令我抵受不住射精的衝動,大量的精液迅速注滿GIGI嘴內的每一寸空間。

  小雪強迫GIGI吞下滿腔的精液,同時玉手一揮,已將巨大的電動陽具直送進GIGI的窄穴內。GIGI的慘叫聲響起,原來小雪將近十寸長的電動陽具硬生生的擠進GIGI的菊穴內,同時將馬達推到最高速。劇痛中的GIGI只感到自己的肛門像被一支灼燙的警棍插破,而警棍尤自不停搞動著自己的內臟。

  小雪所挑選的這支電動陽具不單粗,而且表面襄滿鋼珠,再塗滿了摧情藥。藥效滲入GIGI體內,緊迫著GIGI的情慾,GIGI以往無論如何猜想也想不到竟會被一支電動陽具雞姦得高潮疊起,想不到今日竟能親身體驗。我同時將陰莖插進GIGI的嫩穴內,由於收陰霜的源故GIGI的陰道比我第一次操她時更為緊窄逾倍。

  小雪從後攬著我的粗腰,協助我進行更為猛烈的活塞運動,GIGI已喪失了所有的理智,只知道不停的洩身高潮。血絲由GIGI前後兩個洞口流出,我終於插爆了GIGI的嫩穴,帶血的卵精由GIGI的穴心狂噴而出,名符其實是血洩的高潮。

  我用盡全力將陰莖再次送進GIGI的子宮內,二人亦同時攀上了高潮,GIGI無力的躺在地上,任由我用精液注滿她淫穢的身體。

  我將最後一波精液送進GIGI的子宮內,才滿足地抽出半軟的陰莖,由於量太多,所以有不少精液由GIGI的陰道口倒流出來。小雪用玻璃杯一一接著,足足有半杯的量,小雪將杯送到GIGI的唇邊,再迫GIGI喝下這杯白濁的飲料。

  在不知不覺中,我已姦淫了GIGI近十個小時,看著半死的GIGI,我已再提不起任何性致,於是便問小雪︰「滿足了嗎?」

  小雪滿足地點點頭︰「不過這隻母狗還有些工作要做。」說完已反轉GIGI的嬌軀,並將她縛得伏在一張木桌上。小雪將一些透明的液體塗抹在GIGI的陰戶上,我不禁好奇地問︰「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我特地由寵物點買回來的發情期母狗分泌,專為狗只配種而用。」小雪一邊工作一邊回答著。濕淋淋的液體充斥著GIGI的陰戶,小雪見事前準備功夫已做足,於是便從房間內拖出兩隻壯碩的狼犬。

  兩隻狼犬嗅到GIGI身上的氣味,已急不及待的撲到GIGI的身上,粗糙的狼舌不斷舔動著GIGI的陰戶,其中一隻已忍耐不住,人立起來,兩隻前腿已踏在GIGI的嫩背上,熱燙的狗吊已粗暴地插入GIGI的陰道內。而另一隻不得其門而入的狼犬也不甘寂寞地舔動著GIGI的面龐,狼舌更深入GIGI的嘴腔之內。

  灼燙的狗吊在體內進進出出,雖然是人獸交,但GIGI很快便被送上連續的高潮。兩隻狼犬接力式地不斷滿足著GIGI,混濁的犬精已注滿了GIGI的陰道,而兩隻畜生仍不停地賣力幹著。我不禁為兩隻畜生的耐力而驚訝,看著一旁的小雪正暗暗偷笑,心中已明白應該是小雪做了手腳。

  我一把抱著小雪的纖腰︰「小美人你到底做了什麼手腳?」

  小雪得意的笑笑︰「我只是為兩隻畜生注射了三倍的催情藥,讓它們能好好服侍GIGI。」

  強烈的藥效令兩隻狼犬隻懂得死命地幹著,GIGI全身上下已被腥臭的犬精所塗滿,GIGI已放棄所有的掙扎,任由犬隻不斷抽送著自己的陰戶。經過了三小時的交合,最後兩隻狼犬終於在GIGI身上脫陽而死,伏屍在GIGI的嬌軀上。

  我助GIGI將洩滿犬精的身軀洗過乾淨,才悄悄將心力交瘁不支暈倒的GIGI送返家中,我回想起這充實的一天,不期然滿足地笑了起來。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