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五章 春天開始,幹上小雪


  一星期的日本之旅正式結束,我拖著沉重的行李箱走出機場,灰狼已先一步抵達等候著我。我乖乖的座上灰狼的老爺車,讓他送我安抵家門。

  「好小子,幹得真漂亮。這日本妞夠爽嗎?」灰狼嘉許地問道。

  我滿意地回答︰「師父的眼光當然不錯。」

  經過了半小時的車程,我終於回到自己的老巢。臨行前灰狼交給我另一個公文袋,我心知這大慨是另一個任務吧。我匆匆回到家裡,先流了個熱水澡,喝了少許酒,才倒進梳化裡研究灰狼剛才給我的資料。

  照片裡是一名身型高佻的長髮美少女,「是小雪!」我興奮得彈起身。果然資料上寫著的目標正是蔡雪敏,藝名小雪。而更令我錯愕的是,顧主竟是另一位當紅的女偶像梁詠琪!真想不到原來藝能界互相打擊的情況已去到無所不用的階段。管他的,正好像小雪的唱片所說一樣︰「春天開始,幹上小雪。」放著如此美人不干白不幹,於是便細心研究著小雪的資料。

  歸納手上的資料,我發覺其實行動的唯一機會就是在小雪的家中,美人兒一個人往在西貢的豪園,要潛入簡直易如反掌。事不宜遲,我馬上找了份她家中的住宅結構圖研究一下。

  雖然我心急如焚,但到正式行動卻已是三日後的事情。我故意挑選黃昏的時候潛入豪園之內,因為當時正值守衛換班。那群守衛其實主要看守著各大小出入口,相反豪園內的保安卻不見嚴密。我輕輕鬆鬆的已來到小雪的住所門外,根據資料所示,小雪居所附近的單位仍是空置的,畢竟不是每人也負擔得起每月數萬的住屋費。

  為免引起小雪的懷疑,我弄開門走進屋後便迅速將門鎖上回原來的樣子。根據小雪的時間表所示,她應該會在兩小時後返家,我正好藉機會參觀一下她的住所。可能由於小雪是職業歌手的原故,我發覺每度牆中都安裝了隔音的設備,這正好更方便我的行動。

  小雪的客廳以粉紅色的格調為主,充滿少女氣息。我走到水吧為自己調了杯雞尾酒,便老實不客氣的走進小雪的睡房內。我在小雪睡房的角落架起了兩部攝錄機,準備拍下將會發生的連場激戰,當確保攝錄機能拍到床上每一個角度,才滿意地退出睡房。

  我靜靜地躲在客廳的暗角里等候獵物的出現,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不經不覺已等到晚上十一時。正當我極不耐煩的時候,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我苦候了數小時的小雪終於歸家了,只見小雪鎖上門,便轉身將手袋拋到梳化上,隨即便走到雪櫃找飲料。小雪的真人比上鏡更漂亮,穿了一條藍色碎花長裙,白色的背心,配以一把長曲發,再加上動人的化妝,令我感到花上數小時等她也是不枉的。

  小雪悄生生的在我藏身處前走過,準備返回睡房內。還等什麼?我已急不及待的由藏身處撲出,重拳已抽在小雪的後腰上。小雪被我轟得向前跌倒,回過身發覺不懷好意的我,便慌亂掙扎起來,同時發出呼叫聲。不過小雪隨即記起了室內的良好隔音設備,於是匆忙走到電話旁打算打電話求救,可是難道我會任由到口的美食逃掉嗎?我一拳抽到小雪的肚子上,小雪即時失去了行動的力量,我再扯著她長長的秀髮,直把她拉進睡房之內。

  我直把小雪推到床上,同時以搖控打開攝錄機,小雪一見我拉她走進睡房,已清楚明白我的意圖,一邊掙扎,一邊期圖以金錢打消我的慾念。

  我隨即把小雪按回床上︰「小雪小姐,是你的好朋友吩咐我好好服侍你的,你就乖乖的給我合作一下。」小雪當然不會乖乖合作,而事實上我亦不希望她跟我合作,以致我失卻強暴的快感。

  我雙手用力,小雪的純白背心隨即已變成一團布碎,露出雪白的女性胴體。果然不愧曾是模特兒,小雪的身材確是恰到好處,雙乳豐滿而富彈性,剛好足以一手包容。我已急不及待的脫下小雪的長裙,再扯下少女的內褲,轉瞬間,小雪已全裸的躺在我的面前。我迅速脫去身上所有的衣物,將小雪緊緊壓在身上,小雪的反抗變成兩具赤裸軀體的緊密磨擦,進一步刺激我的慾望。

  我吻上小雪的嫩唇,舌頭扳開了小雪的貝齒,直深入小雪的小嘴內,吸啜著少女的小香舌,品嚐著小雪的香津。我們的舌頭交纏著,嘴對嘴的交互傳送著津液。我再吻遍了小雪的面頰、頸項和耳珠等地,小雪一邊左右扭動,逃避著我的攻勢,一邊雙手用力,意圖推開我沉重的身軀。

  我源頸項滑落,已吻到小雪高聳的乳房上,我將小雪的乳頭吸進嘴內,不停吸啜,小雪的乳頭在我舌尖的挑逗下終於硬直起來。

  我雙手用力的揉弄著小雪的雙乳,雪白的乳肉在我的指掌間變得一片通紅,我抵受不住小雪誘人的乳香,利齒已落在小雪的乳房上,輕輕咬噬,直至齒印滿佈小雪的一雙乳房。

  我扳轉小雪的嬌軀,以後背體位將她緊壓在床上,雙腿用力慢慢頂開小雪緊合的大腿,陰莖早已充血待命,龜頭更已抵在小雪的陰唇上。事不宜遲,我腰間輕輕用力,龜頭已擠開小雪的兩邊陰唇,慢慢插入小雪的陰道內,可惜才剛進入了少許已遇上障礙物。

  經驗豐富的我已知是甚麼一回事,但仍感難以置信,忙抓著小雪的頭發問︰「小雪,你仍是處女嗎?」小雪已痛得只能點頭回應。

  但答案卻令我無比興奮,便抓著小雪向後揮舞的雙手用力一拉,陰莖已狠狠貫穿小雪的處女膜,再盡根而入。

  破處瞬間,我故意將小雪面向攝錄機,拍下小雪痛苦的表情。深入小雪體內的陰莖不斷擠開小雪的陰道壁,開發著小雪的處女地,龜頭更已頂在小雪的穴心上。我猛烈撞擊著小雪的穴心,衝擊力令小雪隨著我的動作搖擺,雖然不願意,但小雪的身體亦起了老實的反應,愛液混和著處女血流落床上,沾污了純白的床單。

  我放開小雪雙手,改為抓著她的一雙乳房借勢狂轟,短速而猛烈的抽插每一下也頂到小雪的穴心深處,才百來下小雪已不禁洩身高潮起來。我的龜頭緊貼著小雪的穴心,感受著灼熱的卵精不停灑在我的馬眼上,小雪的陰道則收縮緊夾著炮身不放,不停蠕動吸啜著我的陰莖。

  待小雪高潮過後,我再次改變體位,以左手穿過小雪的腋下,直托著小雪的雙乳,支撐著她的上半身。右手則將小雪的右腿舉起,承托著小雪下身的重量,令陰莖能更深入抽插著小雪。這招半邊燒鵝髀的體位果然充滿威力,隨著我的每一下突刺,小雪也發出了甜美的呻吟聲,而且同時隨著我加速的抽插而變成密集的喘息。在我將龜頭插入小雪子宮的一瞬間,小雪再次達到高潮。

  我抱著小雪座回床上,將小雪扳成面對面的座在我的下身上,迫小雪以觀音坐蓮的體位繼續交合著,小雪的重量令我更順利的插入她的最深處。我一邊以唇舌玩弄著小雪的雙乳,一邊迫小雪不停扭動嬌軀,上下套弄著我的陰莖。小雪就這樣一邊嬌喘呻吟,一邊將自己推上慾望的高潮。

  小雪的愛液與卵精不斷由我們緊密的交合處流出,我抽空伸手摸到小雪的陰阜上,找到被刺激得灼燙突起的陰核,我用手指將小雪的陰核輕輕夾著,來回扭動。小雪激情的卵精同時洩射到我的手上,我抽回手一看,上面滿佈小雪奶白的卵精,我將手上的戰利品舔過乾淨,才將部份卵精嘴對嘴的送回小雪的嘴內,同時將小雪的香舌扯出雙唇外把玩。

  我以粗舌捲著小舌的香舌,再吸入口中,將小雪的香舌緊緊夾著,不停地吸啜,身軀往後一倒,便已帶得小雪的嬌軀反過來壓在我的身上。小雪的香津沿著香舌不斷滲入我的口腔內,二人親密的交合狀態令小雪羞得兩頰緋紅,進一步刺激著我的慾望。計算著我們交合的個多小時內,小雪已達八、九次高潮之多,看來也是時候始予小雪記念品。

  我突然抽離小雪的體內,深入體內的肉棒突然抽離令小雪為之一呆,我將小雪平放在床上,打算以正常體位給予她致命一擊。我將小雪的雙腿分開,夾在我的兩邊腋下,令小雪的陰戶毫無保留的展現在我的面前。由於剛失去一直緊夾著的陰莖,小雪的陰唇仍不自覺地張合著,散發誘人的氣息。

  我用盡全身之力將陰莖再次插入小雪的嫩穴內,碩大的龜頭狠狠插入了小雪的子宮內,磨擦著小雪的穴心。

  我不停狂抽猛插著,才五分鐘光景已抽插了五百下之多,小雪被我強猛的攻勢幹得高潮迭起,只懂得不停呻吟,部份床單更被小雪抓得撕裂。在小雪的第十二次高潮來臨之際,我也同時達到了頂峰。

  「我要你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說完這句最喜愛的對白後,我便用盡全力一頂,將陰莖直插入小雪的子宮深處。

  碩大的龜頭頂在小雪的子宮壁上,馬眼抵著小雪的穴心,強忍至今的精液已暴射而出,不停打在小雪的穴心上。強大的衝擊力令小雪再一次達到高潮,小雪死命的攬著我,任由我以精液填滿她的子宮……

  強力的洩射持續了近五分鐘,精液迅速灌滿了小雪的子宮。我本來打算抽出仍洩射中的陰莖,讓餘下的精液全射到小雪的臉上,但想不到高潮中的小雪陰道竟異常緊窄,卡著我的陰莖不停套弄,令我不能進出。小雪的子宮亦同時收縮蠕動著,穴心對著我的馬眼不停吸啜,以汲取更多的精液。小雪的四肢因強力的高潮痙攣般緊纏著我,足足維持了十多分鐘,小雪的高潮才告平息。

  我抽離小雪的體內,多得滿瀉的精液慢慢由小雪的陰道口流出,小雪仍沉醉在高潮的餘韻,兩片陰唇像金魚的小嘴般抽搐開合著,吞吐著我射進她體內的精液。我抽出相機不停拍照,尤其是精液由小雪陰道口流出的精采畫面,我都一一拍下,憑著這些照片和錄影帶,我要小雪繼田中麗奈後成為我的忠心性奴。

  我待小雪稍作休息一會,便再次向她發動第二波的攻勢,我將小雪流滿床上的愛液抹到我的陰莖上,便急不及待的撲到小雪身上。我以老漢推車的體位將小雪壓在床上,碩大的龜頭己抵在小雪的菊穴上。我抓著小雪的一雙乳房借力,陰莖已如破冰船般擠進小雪的後庭內。

  劇痛令小雪暈倒過去,我毫無憐惜的用力抽插著,括約肌的撕裂令小雪痛醒過來,劇痛令小雪主動夾緊屁道希望我盡早洩射,可惜才剛剛射了一發的我持久力顯然大出小雪的意想之外,足足抽插了大半小時,才在小雪的後庭內作第二次的洩射。

  我滿足地離開了小雪半死的嬌軀,靜靜地穿回衣衫。正當我收拾好裝備,打算離開之際,小雪竟拉著我,說︰「看在我是第一次的份上,能否告訴我誰是主謀?」

  我用力將小雪推開︰「你想我失掉工作嗎?門都沒有!」

  小雪仍不肯放棄,道︰「那我反過來僱用你去姦淫她成嗎?」

  我沉思了一會便說︰「不是不成,但我的費用相信你付不起。」

  小雪聽見報仇有望,想了想便狠下決心道︰「你拍下我的照片要脅我,無非是想我成為你的性奴隸,只要你肯為我報仇,我答應從今以後會好好侍奉你。」

  我想了想小雪的提議,心裡也蠢蠢欲動,便說︰「你以為做我性奴是件容易的事嗎?除了年輕貌美又有身材外還要有取悅我的技巧,不過我的給你一個試試的機會。若能用你的小嘴替我吹出來的話我便答應讓你成為我的性奴,奴隸被人欺負,主人自然會為她報仇。」說完便掏出半軟的陰莖。

  小雪考慮了一會,自己的將來與報復的意識交戰著。終於,仇恨心戰勝了一切,就算要成為我的性奴隸也在所不惜,便悄悄跪在我的面前,將我半軟的陰莖吸進自己濕潤的小嘴內。

  小雪用香舌捲纏著我的陰莖,不停吸啜。舌尖挑逗著慢慢硬漲的龜頭,不時舔弄著敏感的馬眼。小雪在我的指引下深喉與淺啜交替著,舌頭更溫柔的包容著我的龜頭。

  終於強烈的快感令我在小雪的嘴內再次洩射起來,白濁的精液迅速灌滿小雪的小嘴,我隨即抽出陰莖,任由精液雨點打在小雪的臉上,直至噴滿厚白的一大片滿佈小雪的面上。

  小雪強忍著噁心的感覺,吞下嘴內的精液,而面上的殘餘物則沿著面頰流落地上,我要小雪以玉手接住由面上滴下來的精液,奶白的一大片滴滿了小雪的玉手,如一個小水塘一般。我要小雪伸出香舌慢慢舔掉手上的精液,小雪為了報復,強忍著噁心努力的以香舌舔去手上的精液,花了足足十分鐘,終於把手上的精液盡數吃光。

  我嘉許地摸摸小雪的頭,要小雪立誓從此以後心甘情願服侍我,便答允替她進行更慘烈的報復行動。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