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第四十五章 崖上終奸


  師父向來都說得對,我就是衝動累事,好像今次一事,我要迫瘋宋書麟不是問題,但是卻應放過葉靜子這中共員老孫女。如果要玩她不是不可,但卻要偷偷的來,最好幹完除了我跟她外絕無人知,就像我上次偷奸伏明霞一樣,直干大她的肚子也不怕,到時自然會有一些笨蛋代我認數。

  但是像今次的公開來奸卻絕對犯了大忌,中共一旦蓋不住事情,就一定會以最高壓的手段處理。好像今次,起碼有十萬人看到我奸了靜子的蜜穴,事件當然蓋不住,那中共員老們的老臉往哪裡掛?竟連好友的孫女也被人奸了,事件當場惹來中方的震怒,隨即已下令老懵董一個月內交人。

  雖然,以老懵董的智慧要抓著我的狐狸尾巴當然絕無可能,但是成事不足的他卻絕對的敗事有餘。他竟命手下分批廿四小時監視著全港大小女星,只要略有姿色的都全不放過,倒真令我苦不堪言。

  更慘的是,原本香港沒得吃,那就出埠吧!嘗嘗日本貨也不錯,本來已計劃好打算去上了濱崎步這婊子,但是人算不如天算。非典型肺炎爆發,事件竟令所有市民皆不能出埠,令我只好被迫乖乖的留在香港。

  算了,事到如今唯有找我的好朋友…楊受成,幫幫忙吧。要數英皇,最紅的當然是TWINS與3T,之前我已經上過TWINS了,今次當然要試一下新貨式,所以我一找上楊受成,我已馬上要他交出3T最受歡迎的Yumiko鄭希怡,給我侍寢的服務。

  老實說,Yumiko的身材實在是慘不忍睹,只能以平胸來形容,但她勝在有一雙修長的美腿,而且夠姣夠蕩,用來給我的大鳥槍練靶就最好不過。

  手上握有痛腳,楊受成也不得不忍痛割愛,乖乖的給我召來了Yumiko任我擺佈。

  「張生是嗎?是楊生吩咐我來的。」

  我足足在停車場等了近半句鐘。Yumiko才斯斯然而至。不過我的等待總算沒有白廢,Yumiko明顯受到楊受成的吩咐,要好好巴結我,所以明顯經過悉心打扮而來。

  本身已是美人胚子的Yumiko化了個淡妝,身上穿了一件細緻的T恤,下身則穿上了一條火辣異常的性感迷你短裙,充分展現出她的一雙優美長腿。

  我馬上拉開車門道:「我們先上車再談。」

  Yumiko乖巧的聽從我的吩咐,問也不問我們的目的地,任由我驅車前往。

  保時捷以鐵定吃告票的高速在路面飛馳,不過沿途Yumiko可不是只乖乖地坐著,只見她修長迷人的雙腿不時做出種種誘人的動作,一時性感的交叉著腿,一時又含羞地併合著腳,分散了我不少的注意力。而她的纖手更有意無意地玩弄著本已彼低的衣襟,令T恤的領口不時暴露出更多的春光,一時玩弄著捲曲的秀髮,若不是我駕駛技術了得的話,肯定會因為了看她而發生交通意外。

  不過雖然如此,但Yumiko確惹出我的慾火來,尤其是她本身已經是那種令人一看到,已自自然聯想起床的女人,如今我只恨不得將她就地正法。但是我當然不會荒謬得在高速公路上操她,只好踏盡油門盡情駛去適合開戰的地方。

  我將車直驅至山邊盡處,一個僻靜無人的角落裡,雖然如此,但Yumiko對這地方顯然不陌生,因為當日她就是在前面不遠處的崖邊拍攝她的MTV,所以才令我興起在這裡打野戰的念頭。

  不過車才一停下,我已按耐不住身上的慾火。我馬上調低Yumiko的座位,令其變成一張車床,我已順勢壓在Yumiko的身上,先占占手腳的便宜。

  我二話不說已推高Yumiko身上的T恤,略帶粗暴的扯脫了她的胸圍,並在她發出反抗聲前先一步吻上她性感的朱唇,先來一場唇槍舌劍的濕吻大戰。

  Yumiko熟練的回應著我唇舌的挑逗,看來她果然如我所料般之前是有過不少經驗,不過如今她越淫蕩我就越喜歡。

  我將雙手輕覆蓋在她的雙乳之上,然後慢慢用力磨擦,再以指頭逗弄著Yumiko的兩邊乳尖。果然敏感的她馬上生出反應來,只見花生米般的乳首在我的指掌下開始慢慢挺起,Yumiko本來平坦的乳房亦開始硬漲起來。

  看到Yumiko的雙頰升起動情的紅暈,我不由得暗笑著心道:我的技術可令貞女也動情,何況你只不過是個淫娃。

  果然我乘著一下混亂將手探入Yumiko的裙間,二話不說已直取她的大腿盡頭,按落在她的性感小內褲之上,隨即已發覺到沾來了滿手的蜜液。

  我馬上扯下Yumiko早已濕透的內褲,下身一涼的她彷彿回復了些許理性,同時拉下我的褲鏈,掏出我早已經火熱的長槍。

  Yumiko終於展開了她的反擊,豐滿的朱唇輕夾著我的龜頭,然後以香舌來回舔弄,直至我的龜頭沾滿了她的唾液,才慢慢的吸吞而下,將我的寶貝,逐分逐寸的收入她的唇間。

  單只品嚐Yumiko吸啜我肉棒的力度,已知她有著高深的口技,相信不少富豪單單就她這一下就已經口吐白沐,鳴金收兵。不過片刻間她似乎已知道我不是單憑唇舌就能解決的對手,於是改變策略,開始前後搖動腦袋,套弄著我的肉棒。

  我故意任由Yumiko盡展本領,再從中展現出我驚人的耐力。不過Yumiko的口技實在不得不讚,在含、吹、吸、啜的力度時機,她都有充分的掌握,加上她那頑皮小香舌無微不至的舔弄,一般人鐵定已被她唇舌吸乾,再加上她深喉的技巧,竟懂得利用喉間的肌肉磨擦我的龜頭,相信不少職業女性也不及她這一套,而Yumiko的雙手也並未閒著,一手來回磨擦著我的肉袋,以令一手則按摩著我的菊穴,再配以前後猛烈搖動著的波浪秀髮,提供絕佳的視覺效果,種種因素組合起來,Yumiko可真是我遇到過口技最高明的女性。

  不過,我相信Yumiko亦開始留意到,單憑手口並用,她是不能滿足我的需要。我的肉棒在她的唇舌侍奉下只是變得越來越硬挺,卻沒有絲毫走火的跡象。

  Yumiko亦不禁暗自奇怪,就算身體壯如成龍,她亦能吹得出來,如今竟吹至小嘴開始有酸軟的感覺,男人的陰莖仍屹立不倒,實在是前所未見。

  Yumiko也吹了有十五分鐘,是時候來下一步。我輕輕拉起Yumiko的短裙,手指已老實不客氣的沾起了她的淫蜜,再開始磨擦著她的蜜唇。

  我留心著Yumiko的表情反應,然後將手指慢慢改為挑逗Yumiko那敏感的小豆。果然Yumiko馬上為之一震,證明我的攻擊擊中她的騷處。我馬上將一小節手指伸入她的淫穴,然後忽輕忽重的攪動。強烈的快感馬上打斷了Yumiko口交的節奏,而隨著我手上力度的加強,Yumiko更發出了難耐的呻吟。

  Yumiko讓我品嚐了她的口技,如今可輪到她來嘗嘗我的指技。我指尖準確地按落在Yumiko的G點,隨即發出了忽輕忽重的連環震動,大吃一驚的Yumiko不得不吐出口內的肉棒,不停的扭轉呻吟,卻逃不過我的指掌,只好不斷發出代表投降的淫叫聲。

  不過我可不會因Yumiko的示弱而放過她,相反控制大局的我更進一步的加重力度,令快感來回衝擊著Yumiko的性慾神經。耳邊Yumiko的呻吟叫得越來越激昂,我在她到達頂峰的瞬間抽出了指掌,一口吻落在Yumiko的陰唇之上,剛好接收掉因她潮吹而噴出的蜜汁。

  短暫的高潮過後,Yumiko像失去氣力般軟攤在車座上,不過相信此刻的她亦已明白到,除了肉體佈施外,她根本不能夠滿足我。果然在短暫的休息過後,Yumiko已馬上翻開手袋,並從袋中取出一個四方的鍚紙小包。經驗豐富的我單看外表已馬上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竟連避孕套也早準備好?Yumiko倒真不是一般的熟手。不過隨即我訝然地看到原來Yumiko撕開了錫紙的包裝,取出了內裡的避孕套,竟不是直接替我戴上。而是先將避孕套含在口中,然後再來一下口交穿衣,那實在是了不起的技術。

  不過佩服歸佩服,戴套性交卻不是我的習慣,沒有了精液直射入子宮的快感,就算是幹什麼美女亦失色不少。不過我隨即揮去了除套的衝動,不是代表我接受Yumiko的安排,只因為我心中另有一番打算。

  Yumiko要我戴上套子,我相信主要不是衛生的問題,而是基於她的避孕習慣,有不少女星為了怕吃避孕丸會增肥,所以性交時都會採用避孕套這種避孕方法。而我相信Yumiko亦是屬於這一種,而換句話來說,Yumiko依靠避孕套作避孕方法,本身便不會再使用避孕藥物等其它措施。

  所以只要我的精液能穿過避孕套這一層膠膜,便能直接射入Yumiko的子宮,令她在毫無防避之下中獎,給我攪出人命,只要想起已教人興奮。

  而如何能令我的精液直搗黃龍?其實卻並不是什麼難事。我一手輕扶著陰莖的前端,慢慢抵在Yumiko早已濕透的陰唇間,龜頭輕輕磨擦著溫熱的蜜穴口,假裝以手扶著來協助對準位置。

  肉棒的磨擦令Yumiko舒服得瞇上眼睛,而我亦乘著這難得的機會,以指尖將避孕套的頂端撕開,令我的整個龜頭,都脫出避孕套的掌握之外。

  不過為免被Yumiko看破,我亦馬上腰間一沉,肉棒直突入Yumiko的陰道之內。我細心留意著Yumiko的反應,沉醉在被肉棒貫穿快感的她顯然察覺不到異樣,沒留意到我其實是在真槍實彈的干弄著她的蜜穴,反而合作地以雙腿纏著我的腰肢,方便我用力之餘,亦令我的抽插更為容易。

  好的開始就等如成功了一半,看到Yumiko那急不及待的淫蕩樣子,我也不來什麼前戲,先來家法侍候式的捅她五百大棍,直幹得她嬌喘連連。待Yumiko的陰穴由洞口至穴心都徹底濕透之後,才開始賣弄地示範著各種性愛花式。

  我抬起了Yumiko其中一條修長的美腿,將她擺弄成半側身的狀態,肉棒隨即結實地猛轟入她的蜜穴之內。只見Yumiko瞇起了雙眼,盡情地享受著我的抽與插,同時發出放浪的呻吟。

  不過單只如此我可仍不滿足,我再一次將Yumiko的嬌軀擺弄,成犬交狀的體位,以此姿勢的抽插就最能滿足男仕的征服感,我就是要以此將Yumiko干到如母狗一般。

  果然Yumiko十指緊緊抓著汽車的皮梳化,臉上展出了揉合痛苦與快樂的表情。顯示出,我每一下的插弄,都幹得她似是來回穿梭在天堂與地獄之間。

  車身同時猛烈的震動著,我相信若不是我跑車是用上了最優秀的懸掛系統,效果可能更驚人。

  不過其實我將Yumiko擺成犬交位是另有目的,答案當然就是她的後庭,我乘著Yumiko被我一輪狂抽猛插至失神的瞬間,陰莖已一出一入的改插入她的後庭之內。

  不過Yumiko出乎意外的沒有想像中的痛苦,只是有點刺痛的扭著腰,顯示出原來她的菊穴亦不是第一次使用。

  果真是一個地道的婊子,竟然身上三穴都早已被人開了苞。我怒地推開了車門,不理Yumiko的反對,以直立式邊幹她,邊將她抱出車外。

  可能由於是荒山野嶺,加上自己亦正爽著,Yumiko很快便已放棄了反抗,任由我將車內戰改為打野戰。我狠狠的將Yumiko按在車頭蓋上,性慾的引擎已全面開動,陰莖以高速進行著活塞運動,逐漸將Yumiko推上一波波的高潮。

  似乎Yumiko的理智亦被性慾所淹蓋,排山倒海的淫聲浪語儘是叫過不停,完全不顧會被人發現的危機。

  我得意的吻上了Yumiko的雙唇,跟她唇舌緊緊交纏,做著消音的行為,同時暗暗計算著播種的時機。一般而言,被我以大量溫熱的精液貫入子宮,Yumiko是鐵定會發覺到的,所以最適合的機會,莫過於,將她干至失魂萵魄,陰精四洩的瞬間。

  我馬上抱起了Yumiko的嬌軀,將她抱到懸崖邊上,感覺到半邊身空的Yumiko自自然然雙腿夾緊了我的腰際,以保持身體的平衡。卻不知這姿勢令我更容易捅開她的子宮口,將精液直射入她的子宮之內,到時所有精液都貫進她的子宮,沒有半滴流出,她肯定會以為是避孕套的緣故,而不會覺察到其實自己已被我偷奸受孕。

  如今,就只待Yumiko來一下最頂峰的高潮。我壓下Yumiko的嬌軀以傳教士式猛干,也不理她的反抗與掙扎,陰莖只是凶狠的不斷進出著,耳邊聽著Yumiko越來越急速的呼吸聲,替她做著高潮的倒數。

  暮地裡,Yumiko發出了一下悶絕的淫叫,同時四肢緊緊的攬著我,生出了痙攣的反應,緊合的子宮小嘴亦同時一張,吻合著我那灼熱的龜頭,同時噴出了濃濃的淫蜜。

  終於等到了Yumiko的高潮,我乘著Yumiko的失神,同時自己亦拉下高潮的機板,白濁的生命精華,以千載難逢的機會,狂注入Yumiko的子宮之內,我相信其中之一,定能完成令Yumiko受孕的神聖使命。

  不過我所累積的量可不是Yumiko那小巧子宮所能承受,幸好我早料有此一著,當我感覺到Yumiko的子宮快要被我貫滿之際,我馬上飛快地抽出陰莖,一手拉開其實早已經穿了的避孕套拋落崖下,同時將白濁的殘精,狂噴上Yumiko的俏臉之上,先替她補上一層新的代妝。再迫Yumiko含著我的陰莖,含掉我之後洩出的其餘精液。

  看到Yumiko滿足地舔弄著臉上的殘精,絲毫未覺其實濃度最高的精漿,早已被我注入她的子宮之內,我相信我的偷襲已經得手,真想看看她得知自己竟懷了孕要去墮胎的表情。

  不過就在我倆仍沉醉在高潮的餘韻之隙,竟真的來了不速之客。在山邊陰暗的角落,一個男子以手上的手槍,示威式的向我們的身邊打了一發。

  Yumiko馬上發出了尖叫聲,而我亦來不及阻止,因為當我看清楚來者時,我亦不由得面容慘白。

  「宋書麟!」

  我不由得叫出他的名字。

  宋書麟冷冷的一笑,手槍仍舊指著我倆,而我在Yumiko不為意下,亦逐步躲至她的身後,希望以她作為我的擋箭牌。

  「奸魔,你以為我會為了這婊子放過你嗎?告訴你,其實是楊受成通知我,我才懂得一路追蹤著你們而來。」

  說完飛快的一槍,子彈擦過了我的肩膀。

  原來又是楊受成那畜生將我出賣。

  我冷靜地看著周圍的環境,同時想著逃生的方法。

  「想跳崖嗎?我的射擊分數是九百四十七分,保證你未到崖底我已經先一步,送你一程。」

  宋書麟看到我望著崖邊,馬上察覺到我的意圖。不過更要命的是,我知他所言非虛。看來唯今之計,只得兵行險著。

  「真高興,終於能見到宋兄,尤其是自從操了嘉惠的處女穴之後,我一直想看看宋兄頭帶綠帽的樣子。」

  我裝作滿不在乎的道。

  槍聲再一次響起,今次子彈擦過我的耳邊。Yumiko早已嚇得雙腳發軟,全靠我扶著,才不致跌在地上。

  「對了,嘉惠應照了超聲波吧?她給我懷的是男孩還是女孩?男孩當然會像我,不過不知女孩是否像她的娘一樣好幹。」

  這一次子彈擦過我的額角,不過我卻是心頭暗喜,宋書麟的槍明顯是偷自警局,是那種標準的點三八口徑左輪,如今他已用了五發。

  「不過話說回來,程嘉惠的處女穴雖然夠緊,不過卻比不上她的兩個妹妹,更比不上宋兄你的妹妹。宋兄,你可知?我干你妹妹時她夾得我多緊,幼齒果然就是不一樣。不過將程嘉惠調教成花癡,卻實在是另有一番樂趣。怎麼樣?那婊子有替你舔雞巴嗎?她的口技還不錯吧?」

  我越說越得意,亦越講越無恥。終於,忍無可忍的宋書麟向我轟出第六發子彈。子彈擦過我的手臂,惹來一陣火痛,不過我總算贏回了一線生機。

  「一、二、三、四、五、六。宋兄,你的已是空槍了。」

  我冷冷的說著,隨手將身前的Yumiko推向宋書麟,宋書麟雙手一環一圈,瀉開迎面撲至的Yumiko,然後不守反攻,一個直拳電射而至。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我看到宋帕麟的身手暗地裡叫了聲不妙,就算我在十足狀態,勝負恐怕也是五五之數,何況我剛在Yumiko的身上消耗了不少體力。

  不過事到如今,也不容得我細心,只希望三招兩式取到一絲半絲空隙,讓我逃回車上,逃走大吉。

  不過今次我的算盤卻彈不響,宋書麟死命的苦纏著,而且有意無意間將我迫向崖邊,看來我只好險中求勝。

  我故意大開中門向宋書麟撲去,果然苦戰不下的他自然不會放過此一良機,重拳直轟向我的氣門。誰不知卻正中了我的苦肉計。我左掌加掌先後一按一壓,化解了宋書麟的重拳,同時施展出壓箱底的絕技「猛處敢爬山」回守不及的宋書麟吃了這一記重招,胸骨同時傳出了碎裂的聲音。

  還不把我幹掉。

  不過我實在高興得太早,宋書麟鼓氣最後一分力,死命的攔腰抱著我,然後二人就這樣直衝出懸崖之外。直墜進漆黑的海面之上。

  冰冷的海水令我為之一震,感覺到宋書麟仍死命的攬著我,我唯有以鐘鼓齊鳴轟向他的太陽穴,將宋書麟徹底了帳。不過我可來不及高興,隨著迎面而來的一下巨浪,無情的將我重重撞向崖邊的巨石,我亦同時失去了最後的知覺,緩緩的,沉入那漆黑的海水之中……

  全文完

  作者:奧丁

上一頁 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