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四十三章 迷姦影后


  「恭喜!心潔,當了影后後不會不認識我們這一班老朋友吧。」

  在台灣某高級KTV內,蔡依林、她的經理人考慈、孫燕姿,正替剛成為金馬影后的李心潔開著慶祝會,而同行的,還有依林公司的小師妹楊丞琳。

  不過她們可能不知,其實燕姿一齊的舉動,全是出自我的授意,而我的目的,當然就是要嘗嘗影后的滋味,只不過多了楊丞琳這飯後果罷了。

  「可能啤酒喝多了,我想去一去洗手間。」

  心潔緩緩起身道,而依林聞言亦推一推身邊的丞琳示意她陪心潔一道去。可能由於自己也想去,於是丞琳爽快的點點頭,便已跟心潔一同走出房外。

  機會終於來了,把風的依林一確認心潔她們已走入洗手間內,便馬上打手勢示意,而考慈隨即已馬上把一包白色的藥粉倒入心潔那杯啤酒之內,再以同樣的方式,處置丞琳的那杯果汁。而燕姿亦協助地攪動著兩杯飲料,令藥粉更快的溶入其中。

  心潔與丞琳片刻間已解手完畢,談笑著返回房內,在毫無疑心下便已喝下了加料的飲料,繼續的唱歌作樂。

  不過不到半小時,心潔已開始生出了不勝酒力的反應,只得迷迷糊糊的躺在梳化上休息,而一旁的丞琳亦跟她一模一樣。我相信丞琳若不是早已經迷迷糊糊亦一定會奇怪,為什麼她只喝果汁也會醉,不過如今,她恐怕只得乖乖的做我的玩具了。

  依林看見時機成熟,於是再打開門,主角終於出場,那就是我…月夜奸魔!看到兩位醉美人,我早已急不及待的走到她們中間。我輕輕扯著她們的衣衫,揭起了她們的短裙,手已按落在她們的陰戶之上,正隔著內褲按摩著她們的敏感地帶。

  我左手丞琳、右手心潔,不分彼此地刺激著她們的情慾,服了藥的她們只是處身於半昏迷狀態,身體的反應卻可是老老實實,清清楚楚,而最美妙的一點是,調製藥物的灰狼告訴我:她們只是處於迷妄的狀態,卻是清楚知道我在幹什麼。

  而單只看到她們對我的指技生出的種種反應,我馬上亦確認了這全是正確無誤。依林與考慈亦早已經拿著攝影機,同時在對心潔丞琳她們指指點點,評論著她們各自的身材。

  「既然要比較,就應該看清楚。」

  我抽回幾乎令兩女難過得呻吟的魔掌,已開始解著丞琳身上的衣衫,丞琳似乎亦感覺到自己快要被一個陌生男子剝得光脫脫,下意識地展開了無力的反抗,不過就算她全力反抗,我也不會視作一會事,何況如今這種連搔癢也不足的力度。

  我先扯脫丞琳的外套,再拉下她的襯衫,然後已馬上解下丞琳的乳罩。我故意不將她脫個清光,只弄成衣衫不整的樣子,僅裸露出一對小巧的乳房,偏偏卻比脫過她更有誘惑力,也更有淫邪施暴的味道。

  剝完上半身,我已急不及待的向下發展,由於丞琳所穿的迷你裙只要輕輕向上一拉,整個陰戶就已經一覽無遺,所以我決定不將它脫掉,只拉下她用以打底的短褲,興及她那純白的少女內褲。

  我以食、中二指輕輕撐開丞琳的蜜唇,讓考慈她們拍攝丞琳被剝開了的小穴。

  「好一個小淫娃!」

  我與依林幾乎同時發現,眼前被剝開了小穴的丞琳,原來早已經是一個真正的女人,只不過不知她看似窄小的裡面,到底含個幾多男人的陰莖。

  不過更進一步的事情還是待會再辦,因為我可不是一個厚此薄彼的人,實在不應該冷落心潔這麼久。

  我隔著心潔的T恤輕輕揉弄著她的一雙乳房,感受著年輕少女的彈性,然後將手伸落心潔的腰間,抓著T恤的邊緣往上一拉,已將心潔的T恤完全脫下。

  可真是保守的乳罩款式!真想不到心潔仍是用女學生常穿的那種少女胸圍。我輕攬著心潔,同時貪婪的吻著她的頸項,手已隨即伸到心潔的背後,摸索著胸圍帶的扣子,然後再『啪!』一聲輕響之下,已將心潔的乳罩脫下。

  看上去心潔的乳房比丞琳大不上了多少,不過卻是最美好的竹筍型,而且色澤鮮嫩,看來染指過的人不多。不過還是待會再研究吧,因為恐怕心潔的妹妹已在等得不耐煩。

  基於同樣的原因,我放過了心潔的迷你裙,不過她的內褲可沒有這般好運氣了。雖然心潔蜜唇的顏色看上去仍相當鮮嫩,不過從細節上來看我卻相信似乎她也有過起碼數次的經驗,只不過不常幹罷了。

  算了!反正我也不是那些學生奸魔,無處女不歡,替處女開苞我當然愛,不過熟女蕩婦我亦一樣喜歡。我微撐開心潔的小穴,讓考慈她們拍攝留念。

  既然已不是處女,那就即是代表我可以放心的玩,我將左、右中指各自插入丞琳、心潔的小嘴之內,攪動著她們的香舌,讓指頭因沾滿她們的唾液而濕潤。然後抽出了手指,改為插入她們的陰穴之內。

  敏感的下體被異物插入,雖然是半昏迷,但丞琳、心潔倒馬上生出了反應,小嘴隨即發出依依哦哦的呻吟聲。

  依林、燕姿、考慈各拿一部攝影機,依林負責拍丞琳;燕姿負責拍心潔;而考慈就盡量拍攝兩人一起受辱的場面,一想到這點,我已不得不加重指頸,挖弄著二人敏感的膣壁,直弄得她們嬌喘連連。

  雖然丞琳與心潔的身體仍在左扭右擰,不過從她們陰道裡的濕度,我知道她們的身體已生出了老實的反應,更開始分泌出甜美的汁液。於是我加重揉弄她們的G點,同時以姆指玩弄她們的陰蒂,令她們的呻吟聲猛然攀升了幾個音階。

  不過丞琳與心潔身體的反應亦有所不同,較為年輕的丞琳,身體始終較為敏感,陰道膣壁亦較為嬌嫩,所以在我的指掌探挖下,已開始張開了小嘴喘息,同時被快感刺激得弓起了粉背。

  反觀心潔的反應似乎比較沉著,在我手指的捅、挖、扣、插、擰之下仍能撐得住,不像丞琳叫得那樣厲害。不過她撐得住的恐怕只不過是我的第一級指技,我猛烈地將手指的力度加重了一級,而且不單以手指,前臂甚至肩膀亦一同出力,果然馬上已燃點起了心潔的春情。

  被逗上了半空的心潔,一邊發出了猛然的呻吟,一邊不停扭動著嬌軀,同時以她無力的小手按著我正劇烈活動著的指掌,打算阻止我的狎玩,不過恐怕那只不過是螳臂擋車。

  不過丞琳的反應卻比心潔更不堪,就連較為成熟的心潔亦要在我的指尖下哀喘求饒,比她更敏感的丞琳的反應可想而知。

  丞琳努力的張開了小嘴喘著粗氣,不過卻已經爽得發出不了聲音,並且努力著想移動無力的身體,想避開敏感的陰穴被毫不留情的追擊。不過我的指頭其實早已深陷入她們的蜜穴之內,甚至支撐起她們小半的體重,無力的她們要脫身又談何容易。

  不過我可不是一個仁慈的奸魔,我就是偏要用指頭幹得她們洩出來,所以我深吸一口氣猛然將指技提升至最高境界。除了本身手臂的力度,我還加上了扭轉腰部的力度,腳的蹬力,匯合著全身的力度,攻擊著少女們最敏感的私處。這正是輪擺移位攻擊的指技版。

  果然丞琳在一下悲鳴中身體生出了痙攣的反應,陰道膣壁盡情地夾緊我的手指,同時噴出了溫熱而帶有微腥的汁液,丞琳的噴射足足維持了半分鐘,直至梳化與及地版上都被她的體液沾濕了一大片,丞琳的洩射才告終結。

  我得意的撫弄著丞琳軟癱在梳化上的嬌軀,不單止在我的指技下高潮,更爽得來了個潮吹,看來丞琳可真不是一般的小淫娃。

  不過現在可輪到她來服侍我了,我一手拉下了自己的長褲,再順手扯下了內褲,將早已硬漲得發麻的陰莖,插入丞琳的小嘴之內。在迷糊中的丞琳已自動自覺的吸啜著我的陰莖,甚至前後擺動腦袋吞吐著,同時以香舌繞纏著我的龜頭,帶給我陣陣的快感。

  可惜我的主意力卻不得不集中到心潔的身上,因為仍苦苦抵受著我強勁指技的她終於都洩了,可真想不到她竟能撐上五分鐘。不過要洩的始終要洩,心潔在一連串哀怨纏綿的呻吟聲中,終於都攀上了情慾的頂峰。

  心潔的膣壁隨即緊緊的吸啜著我的指頭,同時噴出了大量的花蜜,雖然比不上丞琳的嘲吹來得珍貴,但也是一次動人之極的高潮。

  嘗過了丞琳的口技,今次也應該輪到影后來替我吹吹蕭。我將沾滿丞琳香津的肉棒改為插入心潔的嘴內,不過在迷糊中的她似乎卻以為那是一支飲管,竟死命地吸啜著我那敏感的尖端,同時更用小香舌撩弄著我的馬眼。

  不愧是影后,連口技都比一般人高明。心潔的優良技術幾乎令我爽得叫起春來,為免一面倒的被她吸出精來,看來我有必要反客為主了。

  丞琳替我吹了五分鐘,心潔當然亦要吹上五分鐘才公平,不過在心潔為我口交的同時,我亦一邊揉弄著她與丞琳的一雙嫩乳。

  我嘗試將她們柔軟的乳房擠壓成各種不同形狀,以測試她們乳肉的柔軟度,亦一邊挑逗著她們敏感的乳頭。可憐二人剛洩完身,仍沉醉在高潮的餘韻中,身體卻已經被我弄得再次生出了反應。

  我將陰莖由心潔的小嘴中緩緩褪出,何解?因為插穴的時間到了,經過一輪天人交戰的痛苦選擇,我決定還是先上丞琳。

  經過了丞琳與心潔兩張迷人小嘴的洗禮,我的肉棒已硬漲得到了極限,於是我也不浪費時間,馬上已抬起了丞琳的雙腿,將碩大的龜頭,對準了她暴露而出的陰戶。

  我輕輕將肉棒抵在丞琳的肉縫之上,然後緩緩的往穴內直插,丞琳的小穴可真是小穴,陰戶兩邊的花瓣,被我碩大的龜頭直撐至極限,才總算勉強吞下了我的開端。

  不過我的插入卻擠出了丞琳的呻吟聲,尤其是我根本不是一個憐香惜玉的男人,丞琳窄小的陰道要承受著我的巨根,那可說是對她陰道的再開發。

  不過我卻很滿意那種幾乎撐破丞琳陰道的奸虐感,難怪那麼多人喜歡干幼齒的女孩,畢竟大陰莖不是人人有,但小女孩的陰道卻一定窄。

  我畢直的將陰莖捅入丞琳的穴心,龜頭已在打轉著磨擦她的敏感帶,可能由於已洩過了一次,丞琳的裡面早已經相當濕潤,而且非常柔軟,溫暖的膣壁已開始能接受我巨大的尺寸,並對我展開了包容。

  終於插完穴!那現在當然是干穴的時間,不過其實我不太喜歡用幹完這個名詞,肏穴就來得貼切得多。因為我如今的下下攻勢,可真是直捅得丞琳入肉三分,我的龜頭不單止頂到丞琳的陰道盡頭,更貪婪的頂開了她的花心,頂入她幼嫩的子宮,我每一下的抽插,可真是肏入丞琳的肉穴心。

  被開宮的丞琳,早已經浪叫得氣若悠絲,少女的肌膚染成了春情的粉紅色,丞琳勉力的用發軟的手抓著梳化,承接著我排山倒海的攻勢。

  我深深的一下狎入,那深度令我幾乎以為干穿了丞琳的子宮,丞琳的子宮幾乎被我頂得到了腰部的位置。在激烈的交媾中丞琳再一次生出了嘲吹的反應,體液猛然地噴上了我的小腹,不過我不單止沒有停下動作,反而插得加倍兇猛,像要將丞琳體內的所有水份,隨著這一次嘲吹已擠出。

  丞琳的浪叫聲傾巢而出,加上依林竟然將KTV內的咪高鋒抵在丞琳的唇邊,令整個房間到充斥著丞琳的淫聲浪語。

  「小賤人,我要你給我受精∼∼」我直轟至丞琳第三次的高潮,在同一刻將陰莖深深插入她的子宮深處,解開緊閉合的馬眼,將潛藏著千億小生命的精漿,噴注入丞琳的子宮之內。我要她在連自己是如何懷孕也不知道的情況下受孕,懷有我的骨肉。

  果真是一件不錯的玩具,我抽出仍半軟的陰莖,再一次插入丞琳的小嘴之內,讓她機械化地為我清理著上面的殘精。我感覺到丞琳在受精的那一刻有少許是清醒的,可能是想看清楚自己是為誰懷孕吧。

  不過我卻懶理得她知道與否,我仍趕著要上心潔,對付影后,我當然不可以用一般的花式,所以我馬上抱起了心潔,將肉棒朝天直插入她的蜜穴之內,以直立式將她征服。

  心潔的蜜穴看來使用度真的不高,我才一進入,心潔那濕潤緊窄的膣壁已自動自覺的將我的分身夾緊,同時流出下流的汁液,潤滑著我的炮身,令我的轟插加倍順暢。

  不過我卻覺得這個體位插得不夠入,所以我馬上將心潔放回梳化之上。對付越尊貴的女人,干她時就要用越下流的體位,這是我在對付日本的雅子妃時領悟出的道理。所以我故意將心潔擺成犬交的姿勢,從後狠狠的轟擊著她的蜜穴。

  深入淺出的攻擊,令心潔不安的扭動著腰,想避開我直轟入她靈魂深處的陰莖,不過她越掙扎,我就偏偏插得越深入。不消一會,碩大的龜頭已撞上心潔的花心,在得意的磨擦著準備叩關前進。

  我故意大幅度地扭動著肉棒,令我和心潔的接合點擠出白白的泡沫,配上我小腹撞擊著心潔香臀的淫賤聲響,再加上心潔高昂的呻吟,演出著一首首交媾進行曲。

  碩大的龜頭,化身毒龍鑽,吻啜著心潔的子宮小嘴,然後慢慢的開宮鑽插而入,經驗不多的心潔何曾試過如此狎玩,馬上已給我洩了出來。不過這只不過是開始,更刺激的陸續有來。

  我緩緩將陰莖抽回心潔的陰道口,再以慢速插回她的蜜穴之內,直至盡根而入為止。我一直重複著這種超慢的性交動作,偏偏心潔卻顯得大吃不消,在掙扎扭動中嬌喘連連,自己調節著位置想我的肉棒給予她一個滿足。

  既然心潔有這種要求,那麼接下來我可要猛烈抽插直至射精為止。慢插之後的是猛轟,我將心潔的子宮,當作是敵人最後的城牆,我以龜頭充當著攻城車,誓要將敵人的防衛完全瓦解,徹底的征服心潔。

  快速的抽插燃點起心潔的性慾引擎,活塞每一下的進入都令心潔毫無節制的浪叫著,而我卻在激烈的交媾中再一次改變了姿勢,以正常位將心潔壓回梳化猛肏著。

  我抬高了心潔的兩腿,對折起她的嬌軀,陰莖已如打樁機般直上直下的猛插著,在心潔高潮的痙攣中,我同時間攀上了臨界點,噴射而出的精液全打在心潔毫無防避的子宮之內,填滿裡面每一絲的空間,為心潔打下受姦污辱的烙印。

  雖然先後幹得兩位美人兒軟癱在梳化之上,不過我的陰莖仍舊精神翼翼,看來不來多兩、三發,我的手槍絕褪不了火。而丞琳與心潔的後庭就正好是我發洩的最佳目標。

  前面的處女不留給我,那我就要後面的!我輕輕翻轉了丞琳與心潔的嬌軀,將兩人並排以犬交式的體位趴在梳化之上。先將半軟的雞巴塞回心潔的小嘴抽插,為待會的連環破肛做好準備。

  我以陰莖盡量繞纏著心潔的津液,倚天劍再一次出鞘,我先將陰莖抵在丞琳的蜜穴間,籍磨擦沾滿她分泌而出的淫蜜,然後一抽一頂,改為抵在她菊穴上的陰莖已隨即破門而入。

  雖然在半昏迷中,但丞琳仍老實地發出了哀號,而且更沒有半點偷工減料,隨著我的抽送,丞琳發出了一波波震撼的悲鳴,充分表現出她的哀與痛。

  抽送了百多下後,接下來可輪到替影后開苞,我抽出丞琳肛道內的肉棒,二話不說已找上心潔這個目標,來一下狠狠的直轟而入。心潔被破肛開苞的悲鳴,可叫得絕不比丞琳遜色,心潔緊窄的屁道承受著我的開發,一邊叫得聲淚俱下,一邊扭動著柳腰反抗,相比起丞琳那種才一進入已痛得動也不能動的嫩貨,心潔似乎更能滿足我的奸虐心。

  那麼就送心潔獎品吧,而且更是我獨一無二的紀念品,我再一次將陰莖狠狠的插入心潔的蜜穴內,在她小巧可愛的子宮之中,再一次注入新的精液,我緊緊的頂著心潔的子宮口,令每一下的噴射,都打在心潔的子宮壁上,同時洩射而出的精液,亦只得滯留在心潔的子宮之內,完成令心潔受孕的偉大使命。

  雖然我知道她們日後一定會要墮胎的方法打下我的骨肉,不過一想到日後她們知道自己懷孕時的神情,我已不由得暗暗爽著。

  我看一看手錶,藥力似乎差不多了,應該還有半個小時左右,也是時候清潔我肉棒上的殘精。我拉近了丞琳與心潔的俏臉,然後用她們二人的小嘴,輕夾著我的肉棒,在二人的唇間前後套弄著。

  陰莖間中更頂開了她們的唇瓣,直插入她們的唇內,攪動著她們的香舌。這種二人口交卻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正點,丞琳與心潔只花了十分鐘已再一次的吸出我的精來,由於今次可是她們二人的功勞,所以我當然不能厚此薄彼,我先餵了丞琳一口濃精,再接著餵了心潔一口,然後才將多餘的精液,全噴到她們二人的臉上,為她們紅粉菲菲的俏臉,添上一層新的化妝。

  心滿意足的我向依林她們打了一個手勢,著她們開始善後的工作,只是想不到我的緊急手提電話竟在同一時間響了起來,那是灰狼的來電,而我所聽到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少主,大屋出事了…」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