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四十二章 又到台灣


  中正機場…如果我沒有記錯,這應該是我第三次來台灣了,一踏入行李區,我已遙看到考慈跟依林在向我揮手。久別重逢自然少不了一連串擁抱擁吻。考慈還好一點,輪到依林撲入我懷裡時,我甚至聽到四周的驚訝呼聲。

  由於依林的親密舉動,由機場到停車場的一段路都不時惹來途人的指指點點,就只差沒拍照留念,真令我不是味兒。

  不過假若他們知道我們待會的節目的話,恐怕引起的騷動就不會是現在這種小兒科了。

  其實今天是一個大日子,不錯!今天就正好是老子的生日,而考慈與依林已一早為我安排好慶生的節目。來到考慈在台灣的大屋,我已馬上放下行李,先洗了個熱水浴,一洗坐飛機積壓已久的悶氣。

  出奇地依林和考慈卻沒有來侍浴,卻令我有點兒奇怪。

  我舒展地離開了浴室,抹乾了身上的水珠,同時披上了考慈一早為我準備好的浴袍。

  來到客廳之中,室內竟是一片塗黑,然後就在我來到廳中心之際,剎時間來了個大放光明。依林正捧著蛋糕,身旁還站著她的好朋友,一身盛裝的孫燕姿,而考慈與曾寶兒則拿著攝影機,拍下我生日會的每一個場面。

  看來似乎是依林跟孫燕姿說,有好朋友生日,拉她一同來慶祝。而曾寶兒則是被她們拖下水來的陪襯品。看看孫燕姿,她似乎有點摸不著頭腦,為何她的好朋友依林會為一個陌生男子開慶生會,不過當她看到依林熱情的獻上熱吻之後,似乎有點兒明白到情況。

  不過我相信如何她知道我們的真正關係,只怕會嚇呆了她也絕不為奇。

  唱完生日歌,許了個願,依林已笑著說:「還不快拆禮物。」

  想想也不該讓她們等這麼久,於是我已馬上淫笑著走向孫燕姿道:「對,拆禮物的時間到了。」

  隨即已一手扯下孫燕姿的洋裝,燕姿一瞬間完全弄不清事情的發生,直至布帛撕裂的聲音不斷自身上響起,才發出了本能的尖叫聲。

  「你瘋了!依林,你們快阻止他。」

  不過燕姿看到的,卻是她的好朋友依林的袖手旁觀,與及考慈、寶兒,正拿著攝影機拍下她受辱的狀態,令燕姿開始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

  「不要……快停……」

  燕姿的求饒聲從沒有停止。只惹來了我無情的耳光,痛擊在她的俏臉上。不過無情的虐打卻令燕姿的反抗行為馬上停竭,只是無助地縮在地上痛哭著。

  隨著地上布碎的不斷增多,燕姿的裸體已全面展露在我的面前。年青生澀的女體,一直是我心儀的目標,只不知眼前的獵物,到底曾為多少男性染指。而看到我將燕姿剝光燕姿淨,一旁的依林亦適時取來了繩子,協助我將全裸的燕姿大字型的綁在餐桌之上。

  「依林,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燕姿始終不明白為何自己的好朋友竟會出賣她,不過卻換來了依林一下淫穢的笑容:「我也是為你好,當你試過他的滋味後就會明白什麼是女人的樂趣了。」

  我可沒興趣瞭解她們的姐妹情深,美點才一放上桌,我已急不及待的舔弄著燕姿的肌膚,揉弄著她青春的軀體。

  老實說,燕姿的乳房跟依林一樣,都是屬於嬌小的類型,不過無論彈性及形狀也屬於第一流的貨式,只可惜的是可能由於燕姿本身是新加坡人,皮膚卻有一種天生的粗糙感覺,始終不夠柔軟潤滑。

  不過她的好朋友依林似乎亦一早知道燕姿這方面的缺點,並想出了解決方法。只見依林一手捧著我的生日蛋糕,同時將蛋糕上的奶油塗抹在燕姿的肌膚之上,打算將她裝飾成我的生日蛋糕。

  果然好主意,我不由得暗讚道,既然依林忙著燕姿上半身的化妝,那我就來弄下半身的吧。我輕輕揉弄著燕姿的一雙大腿,舌頭已不停來回舔弄在她的花唇之上,撩撥著上面的唇瓣,與及那隱密敏感的珍珠。

  燕姿倒真是個敏感的女孩,我才只施展了三招兩式,燕姿的蜜壺已開始流出淡淡的愛液。不過我可不滿足於這一種程度,手指已隨即剝開了燕姿的花瓣,暴露出她那幼嫩的小穴,將我的舌頭送進她的肉壁之內。

  不過我的採挖工作才一開始已越上阻礙,我的舌頭才進入不久,已被一塊柔軟的小瓣膜拒諸門外,我馬上拉開燕姿的花瓣一開,終於發現了燕姿那初次體驗的象徵。

  「看,原來燕姿還是處女來的。」

  我故意大開燕姿的蜜穴,讓考慈她們拍攝燕姿的處女膜,同時下流地道。只羞得燕姿滿臉通紅。不過依林卻並沒有打算就這樣放過她的好朋友:「主人,你不如先品嚐燕姿的小嘴,待我佈置好才切蛋糕吧。」

  想想依林的話也有道理,於是我馬上跟她交換了位置。

  隨手解下了浴袍,將早已盛怒的男根直插入燕姿的小嘴之內。我的粗莖才一插入燕姿的嘴內,馬上已引起了她的呼吸困難,令她不由自主地猛吸著我的陰莖,同時香舌慌亂地舔弄著我的龜頭表面。燕姿生澀的口技幾乎令我發出了愉快的呻吟,我馬上以雙腳夾緊住燕姿的頭部,索性坐在燕姿的臉上,然後隨著腿部的動作,令陰莖在燕姿的小嘴間進進出出。

  不過我的一張嘴可也沒有閒著,饞嘴的我早已經在偷吃著燕姿胸上的兩個蛋糕,依林的烹飪技巧似乎不錯,奶油塗得均衡之餘,兩團蛋糕上面的粉紅櫻桃,更深深吸引著我的慾望。

  我一口咬在蛋糕之上,輕輕舔著上面的奶油,再吸啜著上面的櫻桃,感覺到那柔軟的小點在我的唇內變硬,然後慢慢的硬突起,那滋味倒真是一絕。

  不過正當我盡情享受之際,我的屁眼暮然間為之一涼,原來是依林完成了佈置蛋糕的工作,不甘寂寞的加入了戰團,以她的小舌撩撥著我的後庭,實行與燕姿上下夾攻。

  依林一下子咬著我的肉袋,輕輕舔弄吸啜著,經過我和考慈的細心調教,依林早已練得一身高超的口技,再配合著我身下的燕姿,一個熟練;一個生澀,一個心甘情願;一個含屈受辱;一正一反,一陰一陽,令我的快感暮地裡提升了不止三倍,達到了非洩不可的境界。

  我將肉棒深深的狎入,隨即在燕姿的喉間噴射出白燭的精漿,我在洩射時故意頂著燕姿的喉間,迫她吞下一大口精液,才滿足地抽出肉棒,將精液雨點般狂噴在燕姿的臉上。

  「主人,你真浪費!」

  看到我將精液射在燕姿的面上,依林已不依地道,隨即媚笑著趴在燕姿的臉上,舐吃著她臉上的殘精。

  乘著依林在為燕姿清潔期間,我已走到了寶兒的面前,享受著她的手、胸、口並用,務求在最短時間令我回復作戰狀態。

  射過一發,正好讓我慢慢品嚐燕姿的處女身。我由寶兒的唇內抽出陰莖,一旁的依林亦同時退開,笑著道:「主人,要插蠟燭了嗎?」

  我淫笑著點點頭,同時走向燕姿的股間,手提著我的大蠟燭,將我碩大的龜頭輕抵在燕姿的蜜縫間,輕輕的磨擦著,務求沾上她更多的汁液。

  陰莖擠開燕姿緊窄的肉壁,一寸一寸的向內推進,然後一下重重的抽頂,隨即貫穿了燕姿那初次體驗的象徵。開苞時下體撕裂的痛楚,令燕姿倒抽了一口涼氣,眼淚隨即落下,而我乘著燕姿張嘴欲叫的一剎那,龜頭已重重的頂在她的花心之上,令燕姿的慘叫變成了悶絕的呻吟聲。

  依林取過了一塊手帕,輕輕抹著我與燕姿的接合處,然後得意的在燕姿面前展開手帕,顯示著上面斑斑的處女落紅。

  我可沒有讓燕姿調整心情的閒功夫,陰莖已馬上展開深入淺出的活塞運動,同時一邊舔弄著燕姿身上的奶油,順勢將吻痕與及齒印烙在她身上的各個地方。

  「呀…呀……求你……不要…快…停……」

  燕姿的呻吟聲充斥著整個房間,果然是人美聲甜,我相信若不是我經驗豐富,恐怕只要一聽到她的浪叫便已洩了出來也絕不為奇。

  加上燕姿那處女膣壁亦令我不得不讚,燕姿的膣壁緊緊地夾著我這入侵者,半步不讓的阻止著我的開發行動,偏偏處女的穴心卻已經開始懂得吸唆著我的龜頭,甚至有咬的反應,可真令我樂趣無窮。

  「主人,燕姿還有多久才洩…」

  身旁無事忙的依林已在追問。

  我用力的抽送了兩下,令炮身緊密磨擦著燕姿的膣壁,回答道:「一百下吧!」

  依林聞言已馬上眉開眼笑的舐弄著燕姿的耳殊道:「爽死的時候快到了。」

  隨即馬上替我們展開了倒數。

  我抓緊燕姿的柳腰用力的插入肉棒,每次直頂到燕姿的陰道盡頭,再以龜頭在燕姿的花心劃著圓圈,才抽出肉棒準備第二下抽插。

  雖然不願意,但巨大的刺激馬上已令燕姿瘋癲般淫叫起來,我隨即加重了前進的力度,直至將龜頭捅入燕姿的幼嫩子宮之內。在破宮的瞬間,燕姿的手腳同時生出了痙攣,穴心隨即更噴出了一大堆溫熱的體液,「洩了嗎?」

  我得意地抽頂著燕姿的子宮壁,依林口中的倒數才只不過七十多下,接下來的時間就是讓燕姿嘗嘗什麼叫欲仙欲死了。我命依林解開了燕姿手腳的繩索,仍沉醉在高潮餘韻中的燕姿已馬上如八爪魚般緊緊的纏著我的身軀。

  要干到胯下人欲仙欲死,要訣其實就在一個「快」字,指的當然不是洩得快,而是插得夠快,我以燕姿的身體當著現行的教材,在她的高潮嘗未褪盡之際,馬上已將她推回另一個新的高峰,如此迭浪狂潮,才足以稱得上真正的欲仙欲死。

  肉棒不斷加快著出入的速度,每一下進出都帶出了燕姿穴內淫穢的水花。

  「對了,主人!燕姿剛申請了數個月的假期,不如射進去讓她懷孕?」

  依林媚笑著道。

  其實不用依林提醒,我也一早有此打算,不過經依林一說,算算其實也差不多到了播種的時候,於是我向依林打了一個眼色,同時高舉起燕姿的雙腿,遞給依林抓著,將燕姿柔軟的身體對折起來,我要以這種體位射入,才可以保證我全部的精液,都會流入燕姿的子宮,而不會有絲毫浪費。

  「求你…不要射進去……我不要懷孕……」

  想不到在連續高潮中的燕姿仍察覺到我的意圖,不過她想得可真是太美了,看著受姦污的女性因姦成孕,才是鬼畜的真正極致。

  我深深將肉棒抵著燕姿的子宮壁,白濁的岩漿已隨著火山爆發,狂噴入燕姿的子宮之內,直噴得燕姿又是一下失神。同時隨著我陰莖的每一下脈動,更多更多的精液,被我擠出注入了燕姿的子宮之內,偏偏我卻以陰莖塞著燕姿的子宮口,令到裡面的精液,沒有辦法流出絲毫,直至燕姿小巧可愛的子宮被我徹底灌滿為止。

  我一直維持著這個姿勢,直至燕姿陰道內的精液滿得倒溢出來,才慢慢調整著角度,令溢出的精液由燕姿的陰唇滴回燕姿正喘息著的小嘴內。

  我吩咐依林保持這個姿勢將燕姿綁起,因為這個姿勢不單可令精液沒法倒流而出,同時更能令燕姿的嫩穴與菊穴徹底暴露在我的目光之中,可真是一舉兩得。

  我同時亦感覺到燕姿子宮內的精液已開始冷卻,更開始凝固起來,於是慢慢地抽出了肉棒,正式展開第二部份的行動。

  「依林,你去給燕姿浣腸。」

  依林一聽已高興得馬上走去取工具,因為一直以來她都是被浣者,今次可是她第一次執行。不過我可也不會閒著,我改為走到燕姿的面前,一手已夾緊了燕姿的小乳房,擠出了一條乳縫,將我的陰莖套在其中。

  燕姿暮地發出了一下悶絕的悲嗚,原來依林已經將一大支冰冷的液體,開始慢慢注入燕姿的菊花之內。

  「給我用舌頭好好去舔我的肉袋,如果你能舔得我射出來,我就叫依林馬上停止。」

  我淫笑著對燕姿道。

  本來基於羞愧,燕姿是絕不會做出這種淫穢的行為,不過為了馬上阻止依林,燕姿只好拚命伸長了小香舌,舔弄著我的生殖器官。

  由於燕姿乳房上的奶油早已被我舔得乾乾淨淨,所以她的乳峰,又再一次給我粗糙的感覺,偏偏此時此刻,卻給我一種磨沙般的快感,有別於以往我每一次的乳交。

  不過就在我享受著燕姿唇舌服務之際,依林的動作可沒有絲毫停下,已先後注射了三針的她開始按摩著燕姿的小腹,不斷催逼著燕姿的便意。

  終於,在燕姿的一下慘叫聲中,一道啡黃的液體,已由燕姿的菊穴中噴出,灑落在依林早已準備好的面盆之上。燕姿只感到自己的自尊,在同一刻煙消雲散。

  不過我可沒有忘記燕姿的所在,就在我面臨崩潰的瞬間,我再一次將陰莖直插入燕姿的嫩穴之內,來了個子宮膣內兩連發,令燕姿的身體,逃不過受孕的惡欲之源夢。

  不過雖然如此,燕姿的惡欲之源夢似乎仍未結束,因為依林已在清理著她剛洩糞的菊穴,準備讓我為她最後的處女地開苞。

  「主人,讓我幫你好嗎?」

  身邊一直負責拍攝的考慈亦不甘寂寞道。

  於是我馬上利用她的甜嘴香舌,爭取回氣的時間。而同一時間,依林亦配合地將被我操得奄奄一息的燕姿綁成犬交的姿勢。

  粗狀的男根由考慈的唇間褪出,迅即沒有了燕姿的股間,單聽燕姿那聲撕力竭的哀號,就已經不難想像到她所承受的是何種劇痛。

  不過她的痛;就是我的爽。尤其是燕姿一邊承受著破肛的刺痛,一邊卻妄想夾緊肛壁來阻止我的入侵,卻反過來的令我幹得更加倍爽快。

  「依林,馬上脫褲!」

  看到依林已忍不住在旁邊自慰,我馬上道。

  而依林聞言亦爽快的拉下褲子。就在我爆漿的瞬間,我飛快地抽出了陰莖,改為狠插入依林的穴內,將滾燙的精液,全噴注入依林的陰道之內。

  我向依林打了個手勢,指一指旁邊的燕姿。聰明的她已隨即明白到我射進她體內的原因,於是依林馬上解開她的好朋友,讓被我摧殘得半死的燕姿平躺在桌上,而依林自己則趴在燕姿的面上,將濕淋淋的陰戶對準了燕姿的小嘴,隨即拉開自己的蜜穴,將我剛射進她體內,現正倒流而出的精液,全餵入燕姿的小嘴之內。

  捱到依林的喂精完畢,燕姿的意志已再也支撐不住,含著滿嘴的精液失去意識,不過她可能不知道,還有更多淫邪的遊戲,在等待她醒過來繼續執行……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