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四十章 暴虐高麗


  真他媽的該死,這是什麼球賽,枉我特地走來韓國捧意大利隊的場,竟給我看到一場如此黑暗的比賽。拉衫、踢人、起肘、甚至激光射眼,如果不說我還以為在看跆拳道比賽,連我遠在觀眾席也看到,球證為何看不到呢?難道球證竟是瞎的嗎?瞎子球證團?想想也叫人失笑。

  話方未完,托迪亦被人在禁區勾跌,天有眼,瞎子終於重光,球證終於吹罰了,同時亮出黃牌,看來意大利能藉這一球十二碼定勝負。不過我馬上已再一次懷疑自己的眼睛,因為球證的黃牌竟然是……給托迪的。可憐的托迪就此被迫告別球場,而我的憤怒亦去到要爆發的頂點。

  之後的比賽我已沒有心情再看下去,說是比賽也有點抬舉了他們,整件事只不過是韓國隊下流手段的鬧劇,而不幸的意大利只可成為陰謀下的犧牲品。整個韓國都陷入一片瘋狂的喜慶中,慶祝他們擊敗了強敵意大利隊。擊敗!他媽的放屁,既然如此,我也不妨找幾個韓國美媚做我陰莖下的犧牲品。

  說實在的,韓國女人雖然比較蠢頓,但是一般而言相貌真的不錯,身材亦算不俗,我一直也想找機會品嚐地道的韓國菜,只是想不到現在有一整條街的貨式任我挑選。

  正當我找著目標中的獵物時,想不到家裡竟打電話給我,難道家裡出了什麼事?我馬上接通了電話,灰狼的聲音隨即出現在耳筒旁邊:「主人,有生意上門了!」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枉我還以為是程嘉惠出事了。

  「輸了波,心情不好,你替我推了他吧!」

  不過電話內馬上已傳來了灰狼興奮的聲音:「但是客戶指明要吃頂級的韓國菜,而且最少三人份量以上。」

  「哦?」

  由於我和灰狼談的是長途電話,所以不免夾雜了不少暗語,「韓國菜」指的當然是韓國女人,而「頂級」就是指一級女星又或皇室成員,總之不是那種想上就可以上的女人。

  灰狼已接著道:「名單我已經傳真到你的電郵,我打來只是想代客戶問問報酬。」

  「誰人對韓國菜有如此大興趣?」

  我忍不住問了這個問題,得到的答案竟然是「意大利足協」,真想不到啊!我想了想,然後告訴灰狼:「叫他們給我巴治奧的親筆簽名球衣吧,要國家隊版啊!這一單就當作是大贈送。」

  灰狼輕笑了兩聲:「明白。」

  便隨即掛斷了電話。

  我馬上返回酒店,接上了互聯網,到底是哪一位美人兒令意大利的朋友也念念不忘?一連串的數據飛快映出:樸志胤、全知賢、宋慧喬……可真想不到原來意大利人的品味也相當不錯。

  不過當我看到接著映出來的一大堆韓文數據(初時我還以為計算機中了病毒)看來我有需要找我韓國的老相好幫忙一下才成。

  對於我曾經上過的女人的資料,我通常都有著詳細的紀錄,金喜善自然也不例外,所以我一下子已由檔案中找出了她的住處。

  喜善在韓國的演藝事業中已開始走下坡,所以要入侵她的住處其實一點也不難。而當我擊碎她露台的玻璃,爬入她香閨之際,她正好由浴室內走出來。怎麼不洗久一點?我馬上一個翻身已撲到了喜善的面前,到時伸手按著喜善的小嘴,以免她發出驚呼聲,人已順勢將她勾跌地上,同時壓上了她的嬌軀,品嚐著喜善更見豐滿的肉體。

  「小寶貝,我們又見面了。」

  我以生硬的韓語說著。

  喜善先是迷茫了一會,但隨著我熟練地愛撫著她的嬌軀、逗弄著她身上的性感帶,喜善已憶起身上的惡欲之源魔究竟是何方神聖,「是你?」

  喜善終於忍不住道。

  不過我卻沒有響應,取而代之,我馬上拉下了褲鏈掏出早已發硬的肉棒,扯開了喜善的浴袍,分開了她的雙腿,將肉棒直插入喜善的蜜穴之內。

  舊地重遊的感覺真不錯,加上喜善的陰道早已在我的愛撫下非常濕潤,所以我抽插起來可謂毫不費力。加上我早已摸通摸透喜善陰道內的敏感處,所以才只不過插上數十下,喜善已不禁嬌喘連連。

  「你……到底……還來找……我干……嗎?」

  我淫笑著加重了力道:「當然是想念我的韓國小美人,想來干你。」

  我深深地推到了盡頭,喜善已不由自主的洩了出來。

  「求求……你快幹完……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

  不過我知道喜善只不過是死鴨子嘴硬:「是嗎?不過你的身體卻很歡迎我,看……她夾得我多緊。你還是老實說,我是不是幹得你很爽?」

  也未待喜善回答,我已馬上快速抽送著肉棒,硬生生擠出了喜善那又淫又蕩的浪叫聲。碩大的龜頭輕輕磨擦著喜善的子宮口,不停的打著圈,卻不爽快的往內推進,果然片刻間喜善已難捺子宮內濃濃的春情:「求你……給我……」

  我不禁得意地頂了兩下,馴服美人兒的感覺真的不錯,然後在耳邊輕說著。

  喜善的臉馬上紅得著熟爛了的蘋果,不過她猶豫了一會,最後都不由得道:「主人……求你用你的……大雞巴……干死我……這好色的……大淫娃。」

  肉棒隨著喜善的說話直捅入她的穴心,令喜善不由得發出排山倒海的浪叫,我得意地舉起了手中的攝影機,影著喜善春情難禁的俏臉道:「我要你助我好好姦淫你的同胞。」

  被性慾反覆摧殘的喜善已不顧不得我要奸的是誰,就算是她的娘也不得不點頭答應,只是雙腿賣力的夾緊我的腰際,同時扭動著自己的柳腰希望我插得更狠更深。既然喜善肯乖乖聽話,我當然要先給她一點甜頭以作獎勵。

  「松濤館」是韓國數一數二的跆拳道場,而今日,裡面就有一位獨特的嘉賓在自個兒練習著跆拳道……她是誰?她就是全亞洲著名的野蠻女友——全知賢。

  同時她亦是跆拳道的黑帶高手,不過今晚我就要她嘗嘗我肉棒的滋味,成為我的野蠻炮友。

  「全知賢小姐,我是金喜善介紹來,想跟你打場FreeFight(自由搏擊)」

  紮起了如雲秀髮的全知賢冷冷打量了我一會,然後道:「我不會平白跟人交手的,如果你輸了,我要你圍著樓下的公園裸跑一周。」

  果真是辣貨式,不過我喜歡,同時我已接著道:「全小姐,不過你輸了的話我卻不需要你裸跑,我只要你陪我睡一晚便夠。」

  隨即已淫笑著打量著全知賢,像品嚐即將到口的大餐一樣。

  「無恥!」

  全知賢罵聲未完,隨即已向我展開了無情的攻擊,拳腳交加,照顧到我的一切需要,同時意圖封殺我所有的退路。不過她可弄錯了一點,全知賢的工夫算是不錯的了,不過要對付我,卻仍未夠看,如果要以跆拳道對付我,恐怕她要有紅帶的實力才成。

  「大、小纏」,我以八極拳交替運作著,輕鬆化解了全知賢的所有攻勢,盡情享受著跟全知賢這種美女搏鬥的樂趣,然後順勢一下「單操手」已將全知賢轟跌地上。

  「你輸了,小美人,那麼我們來睡覺了。」

  我撲向仍倒在地上的全知賢,然後捉著她的雙手一扣一屈,同時以手扣將她的雙手反扣背後。雙手被鎖,全知賢才開始驚慌起來,同時扭動著嬌軀,想逃離我的魔掌。

  不過她想得實在太美了,我輕拍了一下手,拿著攝影機的金喜善已隨即走進道場之中,同時以手上的攝影機對準了全知賢,以準備拍下待會的施暴場面。

  我將全知賢緊緊的按回地上:「還要掙扎嗎?還是快快讓我爽了,說不定你之後會求我再干多幾次。」

  「吐!」

  果然是個辣妹,雙手被鎖的全知賢以一口津液回答了我的問題。

  既然如此,我也不用跟她客氣了,我先是重重一拳轟在全知賢可愛的小肚子上,然後再左右開弓賞了她兩記耳光,再扯著她的秀髮,將她拉到了攝影機的前面,讓攝影機好好拍下她的盧山真面目。

  之後就到了令人興奮的畫面了,我抓著全知賢的道袍然後雙手用力一分,柔軟的道袍已被我一塊一塊的撕離了全知賢的身上。不過想不到到了這地步,全知賢竟仍不願放棄掙扎,努力地想要用頭去撞我。我一邊迴避著全知賢的頭捶,一邊騎在她的身上撕著她的衣衫,最後雙手用力一分,已隨即撕開了全知賢那運動型的胸圍,展露出那嬌小玲瓏的雙乳。

  我一手一隻的抓著全知賢的乳球,然後慢慢揉弄、擠扯、捏壓。全知賢的乳房雖是不大,不過可能由於長期運動的關係,無論手感、彈性、柔軟度都是一級棒,我輕輕挾著那粉紅色的尖端,先是慢慢左右旋轉的拉扯扭動,然後再吸入自己的嘴內細心品嚐,最後將自己的齒印烙在全知賢那可愛的乳頭之上。

  一瞬間,全知賢已不由自主的發出了悲嗚,但同時卻更進一步刺激著我的慾望。尤其是我更感覺到,全知賢的乳頭在我的嘴內開始硬漲起,而她的乳房更慢慢變硬澎漲起來,可見全知賢在我的摧殘之下,身體已慢慢生出了老實的反應。

  我重重的再咬一口,然後放開全知賢的乳頭,然後扯著她的頭髮道:「濕了嗎?賤貨。」

  全知賢努力地搖著頭,我又是一記耳光摑去,再一次以生硬的韓語道:「將舌頭伸出來。」

  全知賢先是錯愕了一會,不過她馬上又捱了我一記耳光。其實我下手極有分寸,往往令受者只痛不傷,卻不是我不捨得,而只是怕打得她們面青臉腫影響我的性慾罷了。

  第六下的耳光重重落到臉上,只打得全知賢一陣金星直冒,雖然不願意,卻不得不伸出了小香舌任我品嚐。我發出勝利者的笑聲,知道全知賢終於都要屈服了,馬上將她的小香舌吸入嘴內,然後以我的舌頭攪弄著,再將我的津液沿著全知賢的小香舌導入她的嘴腔之內。

  吞下了我的口水,全知賢已難過得目湧淚光,不過她實在太天真了,這只不過是她惡欲之源夢的開始。我更進一步將舌頭擠入全知賢的嘴腔之內,然後無處不弄地蹂躪著,最後才滿足地離開了全知賢的雙唇,卻在我倆的唇間拉放了透明的淫穢絲線。

  我將全知賢的雙乳輕擠出一條隙縫,然後將我的肉棒套在其中,並將碩大圓鼓的龜頭抵在全知賢的唇邊,道:「給我舔!」

  羞辱令全知賢想要反抗,不過在嘗到我第七下耳光之後,全知賢只好乖乖的吐出了舌頭,舔弄著男人的陰莖。乳交和口交同時進行,那感覺實在不錯,尤其是在全知賢這種美人身上。我隨著來回的抽送,盡情地摧殘著全知賢的乳肉,最後更將陰莖深深的塞入全知賢的唇內,在裡面吐出了腥臭的白濁精液。

  全知賢馬上咳嗽起來,飛忙地吐出了嘴內的陰莖,令仍洩著精的陽具將精液全噴在她的面上。感到自己不小心吞下了男人大量的精液,全知賢已馬上生出了想吐的感覺,也不理得自己滿臉精液的醜態被一一拍下,只是摳著喉嚨想要吐出胃內的精液。

  「敬酒不喝,喝罰酒!」

  我又是一記無情的耳光,直打得全知賢失去平衡,然後抓著她的秀髮,迫她像狗一樣跪在地上:「伸出你的舌頭,然後像狗一樣舔乾淨地上的精液!」

  我猛力扯著全知賢的秀髮,將她的頭髮當作羞辱她的狗帶,然後迫她遂少遂少的舔著地上殘留的精漿。全知賢終於都忍不住落淚,但我卻沒有絲毫的心軟,反而生出了一陣陣摧殘的快感。

  直到全知賢舔得七七八八,我才再一次將她按回地上,一下子拉下了她的長褲、內褲,瞬間將她脫個清光,然後就用全知賢她自己的內褲替她抹乾淨臉上殘留的精漿。我以「69」的方式騎到了全知賢的身上,然後吩咐道:「婊子,用你的臭舌舔乾淨我的屁眼!」

  感覺到全知賢冰冷柔軟的舌頭在我的肛門間游動著,我亦同時展開了行動。

  我先將全知賢的雙腿盡力的拉開,果然是練慣跆拳道的人,全知賢的雙腳被我輕易拉開成一字馬,我示意喜善過來拍攝,果然喜善已馬上將攝影機對著全知賢的股間,我隨即用兩隻手指拉開了全知賢的陰唇,剝開了她的小穴,露出了裡面的粉紅嫩肉,與及那黑塗塗的洞穴,喜善更隨即將鏡頭Zoom向全知賢的穴內,拍著內裡的景觀。

  韓國一流女星又怎樣?還不是被我剝開了小穴來操。我將舌頭輕伸入全知賢的穴內,然後已馬上舔弄著她敏感的膣壁。原來全知賢的陰道亦早已非常濕潤,那我也不用再浪費時間做著前戲的工作。

  我離開了全知賢的身上,然後將她被我拉成一字馬的雙腳高舉至肩,將她整個人對折起來。而由於雙腳被拉開,全知賢的小穴更清楚地剝開暴露在我淫邪的目光之下。我輕輕將龜頭抵左她的蜜穴之上,然後來回磨擦著,藉著動作令我的肉棒沾滿了全知賢的愛液,然後對準位置一插、一壓,陰莖已藉著自己的體重直插入全知賢的蜜穴之內。

  由於一早已調整好姿勢,所以全知賢幾乎被我一插已插至盡頭,雖然龜頭沒有貫穿處女膜的感覺,但是單憑那插入的觸感與及全知賢的反應,我反而認為她仍是處女來。

  被貫穿了的全知賢正發出了哀號,同時痛苦地扭動著,看來她是以前練拳時弄穿了處女膜吧!一想到這裡,我已不禁怒從心上起,竟弄穿了也不留給我!我重重的再給予全知賢一擊,直到我的龜頭狠狠的撞在她的子宮頸上。

  深入……淺出,陰莖來回抽送著,努力地開發著全知賢的陰道,我的小腹不斷撞擊在全知賢的小腹上,引發出淫蕩的「啪、啪」聲。我同時狠狠的扯著全知賢的雙乳,令她的乳房在我的指掌間變得又紅又腫。

  在短暫的痛楚過後,全知賢終於都開始適應了我的肉棒,同時老實的身體更開始因性交而生出快感,被猛烈描插著的陰道開始流出了分泌,令我的活塞運動越來越順暢。

  察覺到全知賢的生理變化,我已不由得道:「臭婊子爽嗎?大爺的肉棒好味道吧?待會大爺就給你播種,你可以肚皮爭氣生出個中韓友好結晶品來。」

  我一邊說一邊加重著抽插的力道,慢慢頂開了全知賢的子宮,打算直接射在裡面。全知賢終於都對我的說話生出了反應,本來已任由我抽插狎玩的她再一次掙扎反抗著,同時哀求道:「不要……不能射進去……會有小孩……求你……射在外面……」

  我深深的將陰莖插到了最終點,讓碩大的龜頭抵著全知賢的子宮壁,得意地道:「那我再給你一個機會,如何你能忍得住比我遲洩的話我就在外面射,不過如果是你先洩的話,那麼我就要來一個膣內射精了。」

  有一絲生機,全知賢已馬上點著頭,同時更開始自動自覺扭動著腰肢同時夾緊陰道,希望能先弄得我洩出來。

  不過她實在太天真了,單憑子宮的溫熱我已清楚瞭解到全知賢其實已處在高潮邊緣,還是讓我推她一把,讓她試試身為女人的喜悅吧!陰莖快速的動著、頂著、插著、擠著、挖著……令全知賢不由得叫出了引人春情的呻吟,同時敏感的女體終於都被我推上了萬劫不復的高潮。

  全知賢的膣壁先是用盡餘力地夾緊我,同時少女的子宮亦隨即洩出滿足的溫液,用愛液沖淡了陰道內的酸性,同時熱情地張開了子宮,準備迎接我的精漿,為生兒育女作好準備。

  我死命地攬緊了全知賢的柳腰,白濁的激流隨即狂噴入全知賢的子宮之內,火速注滿了她子宮內的所有空間,再慢慢沿著她的陰道倒流出來。不過我已馬上抬起了全知賢的雙腿,令她陰道內的精液全都集中流向她的子宮內。

  感覺到子宮內充斥著精液,全知賢不禁哀求道:「求求你讓我洗一洗,我真的不想懷孕。」

  其實以我射了這麼多,就算全知賢如何洗亦一樣危機,不過我卻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了羞辱她的新方法:「我是不會給你洗的,不過你可以用嘴替自己弄乾淨裡面。」

  我再一次剝開了全知賢的陰唇,展示出裡面的情況,大量白濁的精液令全知賢的小穴看來就像是一口水井,一口精液的水井。我將一條幼長的飲管沿著全知賢的陰道直插入內,直至飲管的末端抵著全知賢的子宮壁,再將飲管的另一端交由全知賢含著,要她自己吸回子宮內的精液。

  「努力一點吸,記著啜漏一滴你也可能懷孕。」

  懷孕的恐懼令全知賢別無選擇,努力地吸出飲管,吞著自己子宮內的精漿,吸啜飲品的聲音由自己的子宮內響起,加上子宮內那騷麻的快感,令全知賢感到自己就好像一個下流的婊子。

  直到自己的子宮內傳出了飲品喝盡的「雪、雪」聲,全知賢才總算鬆了一口氣。不過真想不到原來這吸精魔女帶給我的刺激是如此之強,全知賢飲精的一幕在不知不覺間催促得我的肉棒在一次硬漲起來,令我急需為它尋找洩憤的目標。

  我馬上扯脫了全知賢股間的飲管,然後將她反過來弄成了犬交的體位,粗壯的肉棒在毫不猶豫下已擠開了全知賢的肛壁,直插入她的菊穴之內。道場內響起了全知賢淒厲的慘叫聲,卻始終無法掩蓋著我肉棒在她後庭間進出的聲音,我實在是越干越興奮,尤其是全知賢股間的血絲,稍稍補償了我未能捅穿她處女膜的失落感覺。

  不過全知賢明顯卻沒有一絲快感,只被我的反覆進進出出幹得死去活來,偏偏武術家久經鍛煉的神經卻令她無法暈倒過去,稍減她破肛的痛楚。

  在臨射的瞬間我猛然抽出了陰莖,改為塞入她的桃花穴,然後再一次將精液餵入全知賢的子宮之內。

  感覺到精液在自己的子宮間噴射,全知賢驚覺到因姦成孕的驚告燈再一次亮起:「不要……不能在裡面……射……」

  不過可惜已經太遲了,我千千萬萬的子孫早已佔據了全知賢子宮內的每一絲空間,我同時展露出滿足的微笑。果然射進去的感覺特別不同,而且就是因為有懷孕的可能性,射進去才特別覺得爽。

  我輕輕抽出了肉棒,失去慰藉的女體失神的躺在地上,股間仍不時流出一、兩絲微溫的精液。我用全知賢的秀髮抹著我肉棒上的殘餘物,同時冷笑著這被我徹底淫辱了的殘花敗柳,在她身上拍著珍惜的紀念照,以紀念她在一日之間痛失三次初夜。

  不過想不到才剛拍完照片,門外卻同時傳來了腳步聲,我馬上閃到了門後,而門亦同一時間被人推開。

  「師姐!」

  來者明顯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而我要的亦是這千份之一秒的良機。

  「敏娥,快走……」

  不過我的重拳跟全知賢的提示聲同時抵達,我重重一拳打在來訪者的肚子之上,而她吃了我這一擊亦不得不昏倒過去。

  那是一個女的,雖然她穿著男女不分的高校校服,不過單憑抱在懷裡的觸感已鐵定錯不了。再看一看少女的容貌,我馬上認出了她正是全知賢的小師妹——火山高校的女主角新敏娥,又多一件韓國妹。

  我淫笑著對全知賢道:「才剛上完你,這個就是你的陪葬品了。」

  我也不浪費時間,馬上已將敏娥放在地上,動手猛解著她的衣衫。

  校服實在太好脫了,隨著身上衣衫的減小,敏娥慢慢展示出她少女青春的身軀。雖然比不上全知賢,但也是一件不錯的貨式,而且最重要一點是,她比全知賢更年輕。

  或許在昏迷中仍感到自己已被剝光,敏娥不安地扭動著嬌軀,而隨著我以指尖無恥地玩弄著她的花瓣,少女雪白的肌膚更慢慢地轉成了玫瑰紅。

  「好好地看著你的師妹被迷姦了。」

  我轉頭笑對全知賢說,然後馬上拉開了敏娥的花瓣,露出了粉紅色的少女秘壺,一口氣將肉棒深深的插入。

  「痛……」

  縱使在昏迷之中,但秘部遭受到異物的入侵,敏娥仍一下子由昏睡中清楚過來,發出了失身的慘叫、破瓜的悲嗚。

  和全知賢的不同,今次我清楚掌握到肉棒貫穿處女膜的感覺,加上地上那片片處女落紅,都一一顯示出,敏娥重視的秘寶已消散在我的沾污之中。

  年輕的處女就是不一樣,我得意地抱起了敏娥,然後將她的嬌軀壓在全知賢的身上,就在她的身上姦淫著她最疼愛的師妹,我要每一下肉棒插入敏娥陰戶的震動都清楚傳到她的身上,感受著我的肉棒如何在敏娥的蜜壺間進進出出、如何轟擊著她的子宮、如何蹂躪著她的性感帶。

  我亦不見得遺忘了敏娥的雙乳,雖然在尺寸上她比起全知賢的那一雙更差,但是她新鮮,尤其是全知賢的雙乳已在剛才的暴行中被我摧殘得又紅又腫,敏娥的雙乳就顯得份外新鮮,而男人更是一種愛新鮮的動物。

  我粗暴地咬著敏娥的乳肉,幻想著那是最軟熟的布甸,忽輕忽重的咬著,同時吸啜上面那幼嫩的小櫻桃。在抽插的途中,我更感覺到敏娥已開始生出了反應來,雖然那不是快樂,但卻是每一個女人在性交中的正常反應。

  尤其是已被開發的嫩穴開始生出了蜜汁,協助著我的抽插,少女的膣壁開始了近乎天性的蠕動甚至夾緊,還有是少女的子宮更開始下流地吸啜著我的肉棒,一切一切都正好表示著敏娥的身體已作好受種的準備。

  「也差不多要發射第四炮了。」

  我淫笑著對身下的兩位美人兒說。

  「求你……不能射進去……」

  這是敏娥第一句對我說的話,但同時亦將會是她一生的陰影,因為她實在說得太慢了。她的話仍未說完,白濁的生命激流已湧入了少女的纖弱花宮,將她幼小的神經淹沒。

  「你……竟然……在裡面……射了……」

  敏娥的淚水同時湧出,雖然她的好師姐已替她先捱了三炮,令我所射出的精量大為減少,不過那仍絕對足以令她懷孕,而這亦正是膣內射精的最大樂趣。

  我滿意地抽出了肉棒,用敏娥的制服抹著上面紅白交錯的液體,而這一種液體亦同時慢慢由敏娥的蜜壺間流出,不過我隨即已從敏娥的手提袋中抽出了一把劍道用的木刀,將刀身插入她的秘孔之中,阻礙著液體的流出,以免減低她受孕的機會。

  木刀的破體而入,令敏娥發出了一聲慘叫後再次暈倒過去,而目睹這一幕的全知賢亦嚇得臉上發青,狠罵道:「你這禽獸,你會弄死她的……」

  不過隨著我再一次揉弄著全知賢的乳房,她已嚇得不由得停口。

  「對啊!就像剛才我干死你一樣,要不要我再來一次?」

  我淫笑著以指尖挑弄著全知賢的花瓣,早已受到充份開發的少女蜜穴隨即已流著動情的分泌。

  全知賢含著淚猛搖頭,不過老實說,我仍打算先在敏娥的身上擠取更多的樂趣,反正全知賢早已經被我吃了,加上我手上有她的錄像帶,遲些再吃過也不成問題。

  而我馬上用全知賢的愛液按摩著我的肉棒,為第五炮姦淫作好準備,只不過今次的目標是敏娥的菊穴罷了。那裡同時亦是敏娥神志的開關,我無視這通道的原本設計,將粗壯的肉棒狠狠插入,令昏睡中的少女不由得痛醒過來。出、入、抽、插……在破肛的痛楚中,敏娥不斷重複著痛昏與及痛醒的過程,同時發出著毫無所制的哀號,令我的暴虐快感提升到無法形容的境界。

  由於敏娥肛壁的努力,她很快便擠出了我第五炮的精液,不過我卻不願意將寶貴的蛋白質浪費在她的直腸之內,於是我飛快地抽出了陰莖,將火槍對準了已被我摧殘得奄奄一息的少女們的俏臉,然後將剩餘的子彈一下子全噴射到她們的臉上。

  看到全知賢與新敏娥的臉上都充斥著我白濁的精漿,道場內的姦淫似乎亦是時候告一段落。完了嗎?當然未完,不過在短時間打了五炮,就是鐵人也需要休息,而且更重要的是還有其它的韓國美媚在等著我,又何需在這兩件殘花敗柳身上浪費精力?

  時間,已是五個小時後;地點,山邊的一間空置木屋;說「空置」一點也沒錯,因為裡面什麼也沒有,就只有一張衣車台,而這裡就正好是樸志胤的MTV成人禮的拍攝地方。

  說起樸志胤的成人禮,我也看過幾次,片中她穿著性感異常的衣服在跳著誘人的辣舞,每一次都看得我熱血沸騰,只有唯一的一點美中不足,就是沒有肉棒替她破處開苞,又如何可稱成人禮?不過沒關係,今晚我就讓她一一補足。

  我扯著樸志胤的秀髮將她直拉入屋內,好不容易我才壓抑下立即侵犯她的衝動,將她帶到這間遠離市區的木屋,樸志胤的身上早已經穿上了那純黑的性感衣服,那是我用刀迫她換上的,在暴露的衣服下展現出雪白的肌膚,但是這一幕已足夠燃起我的生理反應。

  攝影師金喜善拿著了攝影機,她亦開始越來越投入我助手這角色,一點也沒有被迫的樣子,或許她覺得看著我奸她的同胞總算比奸她好得多。

  音樂隨隨響起,樸志胤一聽旋律已清楚瞭解到那正是她的成人禮,驚惶的她正暗自猜測著男人到底要的是什麼?是錢?還是她的身體?樸志胤已驚覺到似乎是後者。

  正當樸志胤在沉思著,我已由腰間掏出了皮鞭,手腕一翻,「啪」的一聲抽在樸志胤的身上,只痛得她馬上由地上彈起。

  「還不跳舞!」

  一看到樸志胤痛苦的表情,我簡直由心底樂透了。雖然樸志胤心知男人不只是為看她的舞蹈而來,不過為免再受皮肉之苦,樸志胤只好隨著音樂開始扭動蛇腰,在木屋中舞動著。

  真是不錯,尤其是在近距離觀賞,樸志胤的舞蹈甚至已超出了聲、色、藝的境界,隱約到了另一個層次,散發著無比的誘惑力。不過樸志胤的猜想實在太正確了,我要的又怎會只是如此?皮鞭毫不憐香惜玉的再落到樸志胤的身上:「現在一邊跳,給我一邊脫,我要看脫衣舞。」

  要來的始終要來,正當樸志胤猶豫著之際,第二鞭、第三鞭已隨即降臨到她的身上,迫使她及早作出決定。「我脫……求你不要再打了。」

  痛得淚流滿面的樸志胤慢慢將雙手放在衣服的鈕扣上,一邊隨節拍舞動,一邊解開身上的鈕扣。

  一粒、兩粒、三粒……樸志胤身上的衣服布料本來就不多,加上她開始解著衣鈕,春光隨即已不能阻止地暴洩著。單是那胸前的鈕扣,只解一粒已能窺見樸志胤那深深的乳溝,解第二粒更已能欣賞到整個北半球,現在三粒盡解,樸志胤那雙豐滿的乳房已隨著音樂在我面前彈動著。

  「我沒叫你停,手不要給我擋著。」

  又是一鞭抽在樸志胤的身上,我只感到一陣唇乾舌渴,只希望樸志胤脫得更多更多。樸志胤無奈下只得放下擋著胸部的雙手,任由乳房暴露在空氣之中,與及男人貪婪的目光之下,同時開始解著腰間的鈕扣。

  衣服的下擺本來就已經是高叉的,現在樸志胤更羞得粉臉通紅,隨著鈕扣的鬆開,裙的高叉更慢慢由大腿開始直伸入大腰根處,樸志胤只感到男人的目光只集中在自己豐滿的胸部與及修長的美腿,同時呼吸更越來越急速,樸志胤瞭解到自己的舞蹈已燃起了男人的獸慾。

  隨著鈕扣解盡,樸志胤的長裙再無任何支撐,只得緩緩褪在地上,只剩下那纖薄小巧的布片包藏著少女的禁地。想不到樸志胤的身材竟這麼好,一般的韓國少女的胸部也比較平坦,但是樸志胤的乳房卻明顯是重甸甸的,屬於重量級的級數。

  「告訴我你的三圍數字。」

  我不由得問道。樸志胤惶恐地望著我,卻不發出任何聲音。

  「啪!」

  皮鞭一找到借口,馬上已抽在樸志胤的粉背之上,迫得樸志胤不由得哭著道:「不要打,是35.24.34。」

  我不由得點著頭,果真不是小兒科,看來待會可有得樂了,嘴裡卻道:「別停,繼續脫。」

  樸志胤只得緩緩拉下自己身上最後的衣物,令自己的裸體暴露在涼風之中。

  隨著樸志胤脫了個一乾二淨,她的舞蹈亦開始進入高潮,音樂的節奏越來越急,樸志胤亦跳得越來越快。「停!」

  我猛然喝止著樸志胤,不知所措的她只好馬上停下了動作。不過才一停下,樸志胤已馬上發現男人喝停她的目的,因為現在她的姿勢,要多羞人有多羞人。

  跳到這裡,樸志胤本是要扮成木偶機械化的跳動,不過如今剝光了衣服,樸志胤九十度彎著腰,雙手叉起,胸前重甸甸的一雙乳房已不由自主地垂在半空顫抖著,而更要命的是下身的雙腳亦同時大大地撐開,那誇張的程度更令自己的陰唇無法合起,被迫剝開暴露出裡面羞人的蜜穴。一想到這裡,樸志胤已不由得暗怪那舞蹈編排師為何如此安排。

  我不由得吞了一口津液,這真是意想不到的一幕,樸志胤現在簡直是將全身的性感帶都盡數暴露在我的面前,既然如此,那我更沒有理由放過她:「由現在開始,只跳這一段,不斷重複。」

  樸志胤不由得心道:天啊!男人果然發現了樂趣所在。可惜卻不得不遵照男人的命令,不斷重複跳著這段木偶舞。一想到男人如今的視線,一定是集中在自己的秘孔之上,樸志胤已不由得羞得面紅耳赤,但是出奇地體內卻生出了一絲快感,甚至蜜液更慢慢由嫩穴口流出。

  「原來樸志胤你可是個暴露狂。」

  我的視線注意到樸志胤股間的愛液,然後冷冷地吐出這句話,粉碎了樸志胤最後的自尊。「那麼現在一邊跳,一邊自慰給我看。」

  我更進一步摧殘樸志胤的尊嚴,同時在她開口反抗之前,皮鞭已「啪」的一聲掃在地上。

  樸志胤只好一邊扭動著身體,一邊磨擦著自己的乳房,已跳了十多分鐘舞的樸志胤,早已經喘著氣,不過如今她的喘氣聲中更慢慢夾雜了她愉快的呻吟。

  「不要忘了下面。」

  我不忘提醒她道,樸志胤聞言只好慢慢將手伸到已經濕透的股間,揉弄著那已經發著熱的肉縫。

  才按摩了幾下,樸志胤終於都站不住腳,倒在地上自慰著,那已經不再是舞蹈,而是她個人的活春宮了。我緩緩扯去身上的衣衫,也是到品嚐她的時候了:「花癡,給我張開腿吧!」

  出乎意料的是樸志胤卻仍不願意,反而想合上腿令我不得其門而入,不過那就更合我的心意,我要的可是強姦,她太合作就失去趣味了。

  我重重一把摑在樸志胤的臉上,然後手已硬扳開樸志胤的雙腳,將早已硬如鐵棒的陰莖,直捅入樸志胤的蜜穴之內。由於樸志胤的陰道早已非常濕潤,所以我幾乎是毫不費力已能一插到底,除了中間那少少的障礙。我終於知道樸志胤拚死反抗的原因,我再一次插出了肉棒,上面同時沾上了樸志胤的蜜液與破瓜的血絲,原來在我插入之前樸志胤仍是處女來的,不過那已經是之前的事。

  我再一次將肉棒深深插入樸志胤的體內,然後已隨即兇猛地攪動著,強大的衝擊力甚至令樸志胤豐滿的乳房隨著我的抽插跳動。樸志胤雖然仍流著淚,而雙手卻已經在我的狠幹中不知要抱緊我還是要推開我,同時發出了情慾的喘息。

  我馬上捉緊樸志胤那雙碩大的乳房,然後再用粗舌舔弄著上面已經硬凸起的乳尖,陰莖同時狠狠撞擊著她的花心,直擠出了樸志胤的浪叫,而她的雙腿更在不知不覺間纏上了我的腰肢。我的五指深深陷入樸志胤雪白的乳肉之內,陰莖已同時頂開了她的子宮,為播種作好了準備。

  不過雖然迷糊在情慾的漩渦之中,樸志胤仍馬上覺察到我的意圖:「求求你……不要射進去……會懷孕……」

  她實在太天真了,難道韓國美媚都只是生得好看,其實個個都是人頭豬腦。

  先是全知賢、新敏娥,如今輪到樸志胤,個個都求我不要射進去,但她們難道都不清楚,強迫授精才是整個強姦過程的精粹所在?

  「那麼吸我的舌頭。」

  我說完馬上伸出了粗舌。樸志胤一聽到不用懷孕,只怕連舔我的屁眼也會高高興興,馬上已合作地跟我兩舌交纏,直到我滿足地縮回舌頭為止。

  「那麼請問你想射在哪裡?臉上?嘴內?還是乳房上?」

  真想不到樸志胤竟問得出口,同時還主動給我提意見。

  「你放心,那些地方我也會一一射遍,不過射得最多的第一炮,我卻要射在你的子宮內,看看你會不會懷孕。」

  樸志胤先是呆了一呆,然後馬上感到受騙,生氣地捶打著我道:「你騙我!你說過只要我吸你的……」

  不過才說到一半,樸志胤已記起我只叫過她吸,卻沒有說過不射進去。

  我得意地說道:「對了,更用力掙扎吧,你快要弄出我的精來了,你也想跟我生個小寶寶吧。我不妨告訴你,不止你一個,只怕全知賢甚至連新敏娥亦已經被我干大了肚子,你還是乖乖的等著接種吧!」

  「你……禽獸……」

  樸志胤終於忍不住再次流出淚來,但是同時地她卻被我推上了快感的極峰:「不……不要頂那裡……我……我快不行了……推……用力推……我上……上了,我要洩……洩了……」

  真是老實的女人,竟求我用力推她上高潮,不過有權利自然有義務,在樸志胤高潮的一瞬間,我同時將肉棒深深插入她的子宮之內,然後藉著這最易受孕的時機,將大量白濁的精漿狂噴入樸志胤的子宮之內,令樸志胤被我的洩射刺激得夾緊了幼嫩的子宮,同時卡著我的肉棒,令我的精液只能全射在她的子宮之內。

  「你……會令我懷孕……的。」

  樸志胤不由得道,我輕輕抽動著肉棒,顯示出我的陰莖是被她的子宮夾著,才不得不射進去。「不是的,你是先射了,才燙得我夾著你。」

  樸志胤羞愧道。真想不到樸志胤的感官如此靈敏,竟能準備的把握到我何時射,她何時開始夾。

  不過我可沒有興趣跟她爭論下去,相比之下我倒不如玩玩樸志胤的身上其它我並未染指的部位。好不容易待樸志胤的子宮吸飽了精液,才稍為鬆開了子宮頸讓我的陰莖脫身而出,不過似乎樸志胤子宮內的精液已冷卻凝固起來,令到沒有一絲殘餘精能順著我肉棒的抽離倒流出來。

  長時間被樸志胤幼嫩的膣壁夾著,刺激得我的長槍才一抽出來已處於作戰狀態,也不理樸志胤的反對已一把將她按回地上,同時騎在她的腰間,將她三十五寸的乳房擠出了一條深深的乳溝,同時將我的肉棒夾在其中。

  三十五寸的觸感就是不一樣,樸志胤的乳房不單大,而且柔軟道高,所以能徹底包容著我的炮身,只餘下龜頭讓我送入樸志胤的唇內。而樸志胤的唇舌技巧亦不得不讓我一讚,全沒經驗的她竟集中吸啜著我最敏感的位置,令我不得不送給她我那獨一無二的紀念品。

  我將含有我DNA的體液狂噴入樸志胤的體內,先硬迫她吞了一大口,再順勢抽出肉棒,近距離在樸志胤的面前爆漿顏射,直到樸志胤的臉上白糊糊的全沾滿我的精液,我才將炮頭指向樸志胤的豪乳,將餘下的精液掃射在她的乳房上,完成了我在樸志胤身上一炮三響的壯舉。

  被迫吞了一大口的精液,引起了樸志胤強烈的嘔吐感,令她不停的咳著,同時嘴角間卻流出了一絲奶白的殘精,再慢慢混合到她的臉上、身上、乳房之上,令樸志胤看上去十足沐浴在精液之中一樣。

  我抓起了樸志胤柔若無骨的小手,然後用她的五指輕輕按摩著我的肉棒,替我做著手淫的動作,而我則繼續挑逗著她的蜜壺,直到裡面再一次充滿了動情的液體。

  我將樸志胤一把抱起按落在衣車台之上,雙手再一次扳開了她的大腿,暴露出那剛由少女進化成女人的禁地。不過被奸了這麼久,樸志胤已全失去反抗的意圖,只默默放任我由她的身上索取更多的快感。

  我以肉棒不斷磨擦著樸志胤的陰戶,令樸志胤的蜜汁毫無節制地流落在我的肉棒上,然後一待我的炮身徹底濕潤,肉棒已再一次深入樸志胤的膣內,粗暴的入侵者再一次蹂躪著她的女性禁地。

  我不斷抽送著陰莖,然後乘著樸志胤被我幹得失神,已將她的雙手反剪扣在背後,然後馬上抽出了陰莖,將肉棒輕抵在樸志胤身上最後的處女地上。

  「不能……那裡不行……」

  不過樸志胤的話方未完,我的肉棒已隨即破肛而入,硬擠出樸志胤的哭叫聲,同時在細小的衣車台上掙扎著。不過樸志胤越是掙扎,我的肉棒就插得越入,粗大的性器官磨擦著樸志胤的直腸壁,然後不停地攪動著,直幹得樸志胤叫爹叫娘。

  「你想幹前面還是後面?」

  滿足了肛交的慾望,我再一次問著身下已奄奄一息的樸志胤。

  「前面……求你……」

  痛得幾乎暈倒的樸志胤想也不想就已經馬上告訴我答案。

  「前面是嗎?不過我要射在裡面。」

  我得意地說著,迫樸志胤主動答應讓我再來一次膣內射精。

  「求你……只要不幹那裡……要怎樣射也沒關係……」

  或許真的痛極,或是樸志胤已有了懷孕的覺悟,所以她竟連「怎樣射也沒關係」這種話都說得出口。

  既然如此,我自然也不會跟她客氣。先來一下直擊要害,梅開二度的肉棒馬上已直抵在樸志胤的子宮之上,不停扭轉擺扣,再加上連環抽頂,片刻間已弄得樸志胤嬌喘連連。『可真是一個浪貨!』我不由得心裡道,不過胯間的動作卻沒有絲毫慢下來的跡象,慾望的引擎反而越抽越快,直至徹底燃點起樸志胤的所有性慾。

  目標,子宮膣內兩連發,妊娠確定。在連場的翻雲覆雨之中,我跟樸志胤終於一同攀上了頂峰,火熱白濁的精漿再一次湧進樸志胤的子宮之內,迅速佔領了所有據點,不過樸志胤纖巧的子宮實在無法承受我先後射了兩發的量,令到不少精液由我倆生殖器的接口處流出。

  真是浪費!我緩緩抽出了肉棒,任由筋疲力盡的樸志胤死魚般躺在台上,樸志胤顯然累得連清潔自己的力氣也沒有,任由自己的陰戶沾滿了白濁的漿糊,而更有不少多出來的精液開始沿著樸志胤的雙腿流落地上。

  我示意金喜善好好的拍下樸志胤股間的戰況,同時卻想著如何更進一步的羞辱樸志胤,尤其是她那對韓國女性少有的豐乳,好歹也要在上面做一些永不磨滅的記號。

  對了,我可以這樣,我的雙目隨即透出殘暴的目光,我示意金喜善一定要好好拍下待會的片刻,隨即便將樸志胤整個抱起,開始調整著她的姿勢。我將半昏迷的樸志胤壓在衣車台的邊緣,然後已將她的一雙大乳房拉到台的中心,再將她其中一邊的乳頭按落在中間一個刻著「X」記號的位置。雖然我從來都沒有用過衣車,不過只要一看,我已肯定那是衣車的落針位。

  我緊緊按著樸志胤的乳房,半昏迷的樸志胤似乎仍不知自己已經大禍臨頭,只是任由我擺弄她的身體。我的手隨即在衣車旁邊的手動輪上轉著,令衣車的針頭上下上下移動著,瞄準著樸志胤的乳頭,然後隨著我手上的一下急轉,衣車的車針已隨即直插而下,準確的貫穿了樸志胤的乳頭,令她馬上痛得完全清醒了過來。樸志胤想要努力去掙扎,但是衣車針早已狠狠的釘穿了她的乳頭,再刺回車床上,令樸志胤除非拉斷自己的乳頭,不然始終脫身不得。

  室內充斥著樸志胤的慘叫聲,但我卻完全不為所動,只是硬扯著樸志胤的另一邊乳房,緩緩升起了衣車針,鬆開樸志胤已經釘了孔的一邊乳房,然後將樸志胤的另一邊乳房壓下,同時再一次轉動車輪,在她另一邊的乳頭之上穿多了一個一模一樣的針孔。

  被釘了兩個針孔的樸志胤痛得幾乎連慘叫的力氣也沒有,只能一邊喘息著,一邊眼睜睜地看著我將乳環套在她的乳頭上,再馬上將環的缺口焊接起。令她從今以後都沒法將乳環脫下。

  實在太爽了,待我將只剩半條人命的樸志胤送回她的香閨之後,我亦不得不再一次稍息,同時研究著,待會要在宋慧喬的身上,玩什麼樣的把戲。可能由於之前消耗了太多精力,所以我竟然在金喜善的嬌軀上睡過了頭,所以當我抵達宋慧喬的香閨時已經是半夜了。

  不過沒關係,反正強姦這種行為本身就沒有時間性。如果要說全知賢與新敏娥是潑辣型的少女,而樸志胤是美艷性感型的,那麼在我胯下的宋慧喬就一定是清純型的了。

  由於半夜潛入屋內,我輕鬆地制服了床上的宋慧喬,為她的小嘴塞上了堵塞球,再來一個大字型繩綁,令她尚未完全清醒,已成了床上的一件成人玩具。

  真是小巧可愛的乳房,我的手輕滑入宋慧喬的睡衣之內,測試著身下戰利品的新鮮嫩口程度,實在是有夠彈手,我真不捨得就此抽出手來,只好雙手一分,將宋慧喬的睡衣撕成地上破爛的布塊。

  宋慧喬明顯被我的舉動嚇得一呆,同時明白到我的意圖,猛然地搖著頭,希望我放她一馬。不過她實在太天真了,我隨即拉下了宋慧喬的內外褲,令宋慧喬的春色暴露在我的目光之中。實在是刺激,宋慧喬的肌膚屬於非常嬌嫩的一種,整個人也給我弱質纖纖的感覺,不過偏偏就是這種感覺才能激起強姦者的快感。

  我輕輕剝開了宋慧喬的小穴,露出了裡面鮮嫩的膣壁,到底這裡含過多少根肉棒?我馬上就要親自找出答案。早已充血更漲的凶器在沒有任何前戲之下直插入宋慧喬的花徑之內,只痛得她馬上弓起了粉背。

  原來宋慧喬的經驗值是零,我留意到有鮮紅的血絲沿著我的炮身流落到床單之上,「原來你是第一次,那我溫柔點好嗎?」

  痛得幾乎昏死過去的宋慧喬已馬上猛點頭,我邪笑著深吸一口氣,陰莖已隨即發動著更殘暴兇猛的佔領手段,每一下都直撞著宋慧喬的花心,令她痛得死去活來,嬌軀不斷的扭動掙扎。

  處女果然是不一樣,那緊窄程度絕對令我沒話好說,不過仍有一點問題,就是宋慧喬不會主動夾緊,令我始終覺得有點美中不足。既然如此,就讓我來助她一把。我示意一旁正拍攝著的金喜善將蠟燭遞給我,我要用來幹什麼?當然是來一個中秋月圓打炮大會。

  我馬上點著了蠟燭,在宋慧喬的睡房之內升起了柔和的蠟光,然後將那深紅的燭淚滴在宋慧喬的花瓣之上。一瞬間,宋慧喬痛得痙攣起來,生出類似高潮的反應,陰道膣壁同時死命的擠夾著我的肉棒,幾乎擠出了我的精來。竟然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我當然不會就此罷手,我馬上用兩指夾著宋慧喬的陰蒂,然後將燭淚滴在那最敏感的小凸點之上。

  極度的痛疼令宋慧喬瘋狂地扭動著腰肢,即變相地用陰戶主動套弄著我的陰莖,令我不用任何動作已能獲得性交的快感,樂得清閒的我只好咬著宋慧喬那雙不大的乳房,同時吸啜著上面那幼嫩的小乳頭。

  「射在裡面好嗎?」

  感到自己的陰莖又漲了一圈,似乎也差不多是播種的時候了。

  宋慧喬先是瞪大眼望了我一會,似乎不敢相信我竟然打算在她的膣內射精,隨即已確認我並不是開玩笑,馬上搖著頭掙扎著。

  「不想在陰道內射嗎?也對,那裡受孕率不夠高,還是在子宮裡射,才能保證你會懷有我的種。」

  就在宋慧喬聽得目瞪口呆之際,我的強悍肉棒已再一次發力,頂開了宋慧喬的子宮嫩頸,直抵著宋慧喬的嬌美花心。

  「終於到終點了,再來就是等你夾出我的精來。」

  我停下了腰間的動作,打算等宋慧喬自己夾出我的精來,令她懷孕的原來就是她自己,想想也覺得諷刺,同時亦是因姦成孕的最高境界。

  不過宋慧喬似乎亦看穿了我的意圖,馬上亦停下動作,放鬆全身,嘗試令我那直達她體內最深處的陰莖軟化。

  不過宋慧喬的如意算盤實在打得太響了,我抓著蠟燭,然後不斷將燭淚滴落在她的乳房上,間中甚至以火花烘著宋慧喬的乳頭。灼痛令宋慧喬不得不扭動著纖腰,又一次開始不斷套弄著我的肉棒,而我慢慢亦將體位轉到了傳教士體位的模式,她不想懷孕,我就偏偏要用最容易懷孕的體位來幹。

  宋慧喬的身體亦越來越熱,似乎她亦到達了將洩未洩的境地,果然就在宋慧喬子宮的一下收縮,灼熱的蜜液已狂噴落在我的龜頭之上,同時為我拉下了興奮的機扳。我深深的推……推……推,在忍無可忍之際,用我灼熱的生命精華噴滿了宋慧喬的子宮,強行因姦成孕的罪惡欲之源感,混集了征服者的滿足感,昇華到一個無法形容的境界。

  宋慧喬只能流著淚,感受著男人陰莖的每一下脈動,而隨著那仿如脈搏的跳動,更多的精液被擠出噴入自己的子宮之內,甚至直到自己的子宮已被男人的精液注滿,可是男人的灌溉仍沒有減慢的跡象。

  我知道已達到了令宋慧喬成孕的目的,於是馬上抽出了陰莖,將仍噴射而出的精液灑落在宋慧喬的臉上又或乳房上,混和著宋慧喬的淚珠與及汗水,形成一幅淫穢的圖畫。尤其是宋慧喬的乳房上那因燭淚與精液混合而成的絕美刺青,更是我最喜歡的圖案。

  我輕解開了宋慧喬的塞嘴球,宋慧喬已馬上喘著氣,調整著情緒,不過我亦憑著這一個空檔將軟化掉的肉棒塞入她的嘴內:「限你五分鐘啜出我的精來,不然干爆你的屁眼!」

  宋慧喬驚覺到原來男人的獸性仍未得到滿足,只得強忍嘔心的感覺,努力吸啜著嘴內的肉棒,以免自己的菊花成為男人洩慾的對象。

  含、吹、舐、啜、啜、深喉……我慢慢指導著宋慧喬各種口交技巧,然後隨著她的一下夾緊,白濁的精箭已射到了宋慧喬的喉間。我拍拍宋慧喬的臉頰道:「給我全部吞下。」

  含著滿嘴精液的宋慧喬只好強忍嘔心的感覺吞下嘴內腥臭的精漿。

  我由宋慧喬的小嘴中抽出肉棒,以她的秀髮抹著上面的殘餘物,同時殘酷地指著牆上的鍾道:「吸得不錯,可惜卻超時了。」

  隨即已將硬得差不多的陰莖直捅入宋慧喬的菊穴之內,強奪了她最後的處女身。

  纖弱的宋慧喬卻承受不了我給她開肛的痛楚,才叫了不過幾下已痛得暈倒過去,令我的樂趣不由得大減。也罷,反正我的目的已達,幹不幹下去其實也沒所謂,甚至我更不打算在宋慧喬的身上再浪費我的精液,現在她昏了就正好更方便我全身而退。

  不過在離開韓國之前,我仍有些少手尾要辦,由於我可不喜歡穿安貞煥的舊鞋,所以我特地將他的妻子打包起來,送給我的意大利朋友品嚐。

  在夜半,意大利國家隊下塌的酒店,生出了一陣陣的騷動,一位全身赤裸的美人兒被送進了一眾意國猛男的房間之內,同時身上以不公整的意文寫著:「我是韓國最下流的母豬,為了求各位的寬恕,請你們用大雞巴操破我的臭穴。」

  我坐在機場的頭等休息室,觀看著電視的特別新聞報告。

  「國家英雄安貞煥的太太,即前韓國小姐,被發現全身赤裸倒在近郊,身上有多處明顯的傷痕與及曾受性侵犯的痕跡,根據法醫的檢驗,估計她起碼曾被不下二十人輪姦,陰道多處破裂,同時陰道內,以致身體表面各處都發現有多種不同DNA的精液。警方現正全力展開調查,事件懷疑為黑手黨的報復手段。」

  「另外意大利國家隊教練查柏東尼,懷疑因馬上風,需緊急送院治理,令意大利隊的回國日期順延一周。」

  查柏東尼?馬上風?我幾乎忍不住要在大庭廣眾中狂笑了出來,無奈下只得躲進洗手間的通道內偷笑,同時打量著遠方那正走過來打算去洗手間的韓藉空中小姐,看來在上機前我也不會寂寞。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