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三十八章 悲哭的女醫


  警務署長憤怒的拍著檯面:「程隊長,原本我們向國際刑警求助是希望籍你們的力量對付月夜奸魔,誰知你竟然當眾追打手無寸鐵的老人,你叫我如何去公眾交代。」程嘉惠卻怒道:「那個老人明顯是奸魔的同黨,你的飯桶下屬竟眼白白放過他,要不然我們早已經抓著奸魔的狐狸尾巴。」署長想不到程嘉惠竟如此反駁,怒不可遏的他重重地再拍了一下檯面:「你知道今早警察投訴科收到多少個投訴你的電話?是三千個!足足破了最高紀錄三十倍有餘,我建議你交出配槍,暫時放一下假,奸魔的事我會另外找人處理。」

  「放假?!」程嘉惠錯愕道:「不!那個趙麗如恐怕亦是奸魔的人,我建議廿四小時監視她,一定能將月夜奸魔挖出老鼠洞外。」署長冷冷地打量著程嘉惠:「人家才剛拍下你的出醜照,你馬上便想公報私仇嗎?總之無論趙麗如跟奸魔有沒有關,也不關你的事。」程嘉惠仍不願放棄:「署長,但是…」「This\'sanorder!」署長一手扯下程嘉惠的證件,同時已喝令她交出佩槍,只氣得程嘉惠七竅生煙。

  署長室所發生的一切,原封不動的全被我盜聽過來,只見我一手正攬著今次的最大功臣趙麗如,一邊則跟灰狼喝著香檳慶祝。自從我上了Twins之後,楊受成可謂無條件投降,如今我想上英皇的那個就上那個,可真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我甚至連楊受成的女兒楊黛思也不放過,她昨晚就被我操足了整整一晚,到今早離開時幾乎連行路也成問題。

  「恭喜少主!只是下一個目標是誰?」灰狼一邊喝著香檳,一邊色迷迷的打量著趙麗如道,真不明白這老鬼明明早已沒了子孫根,只剩下那人工替代玩具,何解仍這般好色。「最好就是程嘉惠,不然你有什麼好介紹?」灰狼卻搖了搖頭:「介紹倒是沒有,不過說起程嘉惠,她的兩個妹子預產期亦差不多到了,要不要捉些美女醫生護士回來,既可幫她們接生,又可操她們的嫩穴,一舉兩得。」

  「醫生?護士?」灰狼一說到這裡,一張清秀的臉龐已自我的腦海中浮現,那就是程嘉惠的好友,女法醫鄧潔瑩的純美臉顏,就以她為目標吧!不過在這之前,我還得先找一位護士。

  楊千嬅緩緩的睜開了眼,眼前是一片陌生的天花板。「奇怪,我明明在家中睡覺?這裡是那裡?」千嬅只覺得頭痛欲裂,想坐起身細看一下環境,才驚覺到自己的手腳被緊鎖在正身躺的椅子之上。「千嬅小姐,你醒了嗎?那麼我們開始了吧!」「開始什麼?」頭瘟腦漲的千嬅仍未感覺到眼前的危機,只是本能的反問。

  「開始什麼?當然是開始播種!」我淫笑著走到千嬅面前,隨即已先脫下自己的衣服。由於我可不想單單只找幾個護士來玩,所以經我一輪細心挑選之下,楊千嬅自然成了我理所當然的目標,既是當紅歌星,亦曾經擔任過護士,在娛樂圈可真找不出第二個。於是我馬上在她的香閨中以麻醉藥將熟睡中的她,帶回來大快朵頤。

  「變態!你快走開。」千嬅努力的扭動著,想擺脫手腳的枷鎖,但是很快便已發覺到她的掙扎只是白廢功夫。我隨即按下椅上的按鈕,令椅子的末端慢慢分開,從而撐開了千嬅的雙腿。「那是一張婦科檢查椅!」一被人擺出如此羞人的姿勢,千嬅馬上已認出了椅子的來歷,卻絲毫沒法改變如此令人難憾的情況,只得任由椅子將自己的雙腿拉開成A字形。

  「求你,不要傷害我…」千嬅見我拿著陶瓷製的手術刀迫近,就算如何堅強,也不得不出言求饒。「放心,刀是這樣用的。」隨著鋒利的刀尖輕輕流轉,千嬅身上的睡衣不消一刻已在我手上報銷,而我正用那鋒利的陶瓷刀刃,輕刮著千嬅的陰戶,清理著她下身那細嫩的芳草。

  如今總算一乾二淨了,我輕輕用水喉沖洗著千嬅的陰戶,在我的努力之下,千嬅的私處被我剃成寸草不生的白虎模樣,令她那禁地裡的嫩肉清楚而毫無保留的展現在我的眼前。我以食、中二指輕輕拉開了千嬅的膣肉,然後以水喉直接衝擊著上面的珍珠。千嬅馬上發出了難過的呻吟聲,卻偏偏夾雜著聲聲的淫叫,刺激著我的摧殘慾望。

  「原來已經不是處女,那我就不用跟你容氣了。」隨著碩大肉棒的插入,千嬅的呻吟隨即攀升了幾個音階,正勉力抵受著體內那火熱肉棒翻天倒海式的搗弄。我緊緊的揉弄著千嬅那雙不大的乳房,陰莖已同時盡情地在千嬅的陰道間快速抽送著,攻擊著千嬅敏感的膣壁,撞擊著她體內那小巧可愛的子宮。原本乾涸的洞穴隨著我的密集炮轟而變得濕潤,那是屬於千嬅的透明情慾分泌,而由於千嬅所給予的支援,令我的抽插行為變得加倍的暢順無阻,直將千嬅推上了連綿不絕的高潮。

  就在千嬅攀上第七次高潮的剎那,我同時將奶白的精箭深深的射入千嬅的子宮之內,將強姦的烙印,徹底刻畫在她的體內最深處,留下了永不磨滅的痕跡。

  「終於完了嗎?」隨著我緩緩抽出沾滿了精液淫水的肉棒,同時感受到自己的子宮內被強行注滿了精液的千嬅不禁心道。少女的身體上充斥著飽受凌辱摧殘的痕跡,有牙齒印、有吻痕、有淚水、有愛液、亦有因激烈性交而產生的汗水。我隨即解開了千嬅手腳上的枷鎖,同時將軟若無骨的她擺弄成犬交的姿勢,然後籍著全身的衝力,將肉棒深深狎入她的後庭之內。而千嬅亦在我的這一下突擊之中發出了慘烈的哀號,同時昏死過去。

  「終於下班了!」十多小時的長時間工作徹底耗盡了潔瑩的體力,潔瑩邊打著呵欠,邊急急腳地步行回家,希望能睡一覺好的。可是由於過度疲倦的關係,潔瑩完全沒留意到身後的男人一直緊緊的尾隨著自己,等待她走到四野無人的僻靜之處。直到我用手帕緊緊掩著她的口鼻,潔瑩才驚覺到危機的迫近,可惜已經太遲了。「這味道…是哥羅芳…」隨著這最後的意識浮現,潔瑩只發覺到自己的手腳越來越無力,最後終於昏倒在我的懷抱裡。

  同一個地點,同一個場景,同一張椅子,只不過女主角已更換了人,今次椅子上的不再是楊千樺,而是程嘉惠的好友,美女法醫鄧潔瑩。由於為免搞出人命,所以我特地減輕了哥羅芳的份量,所以只不過才三小時,潔瑩已從藥力中醒轉過來。

  潔瑩正頭痛欲裂的掙扎著,想看清楚身處的環境,不過隨即已被手腳上的枷鎖限制著活動,只得怒道:「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將我綁在這婦產科專用的椅子上?」「不愧為專業的醫生,竟馬上就認出了椅子的來歷,不知你是否同樣清楚椅子上的功能呢?」隨著我無恥的淫笑聲,我緩緩按動著椅子上的按鈕,令機械臂馬上拉開了潔瑩的雙腿,令潔瑩迷你裙下的私處,暴露在我淫邪目光之下。

  「你到底是誰?」事到如今,也不由得潔瑩不羞得臉紅耳熱,只得掙扎著道。「我嗎?我就是程嘉惠的好朋友,不過照理你應該比她更熟悉我,因為你連我的精液也收集了不少。」潔瑩聞言已不禁為之色變:「難道你就是…」「沒錯,我就是你與嘉惠朝思暮想的月夜奸魔!」潔瑩只感到耳邊傳來了雷響,原來自己竟落入了奸魔的手中。

  不過身為法醫的她不得不強裝鎮定的問:「那麼你是打算以我來要脅程嘉惠吧?」

  「要脅!」我聞言亦不禁為之失笑,「這個可不用你操心,要你來只是想你替久美與及惠美接生,程嘉惠我自然會對付,用不著你操心。」「我答應你替她們接生就是了,若由你來接生,我也擔心她們的身體安全。」一聽到好友妹子的情況,潔瑩倒也沒有猶疑,爽快的答應了。「那麼你快解開我吧!」潔瑩急於解開手腳上的枷鎖,卻沒有留意到我目光中的慾火,早已被她美妙的裙下春光所燃點起。

  我輕輕磨擦著潔瑩的大腿,我的舉動馬上嚇著了潔瑩這美人兒。

  「你想幹什麼?」我淫笑著將手不斷爬升:「接生的事不用這麼急,你不是一直想收集我的精液樣本的嗎?我現在就直接給你。」潔瑩終於明白到原來我的目的不單止要她的醫術,同時還要她的肉體,嚇得她慌忙掙扎起來。

  我隨手從工具箱中抽出了剪刀,然後靈巧的在潔瑩的衣服上划動著,割開了潔瑩衣服間的縫接位,卻沒有半點傷害到她那雪白晶瑩的肌膚。「真是老天爺的傑作。」我不由得讚美著,同時手已按落在潔瑩的峰乳上,憑手感欣賞著這最高的傑作。潔瑩的一雙乳峰雖然不是很大,尺寸卻洽到好處,而且形狀更是最完美的竹筍形。我以掌心輕輕磨擦著潔瑩那柔軟的乳肉,感受著她的彈性與生命力。

  「真想一口吃掉這布丁。」我輕輕咬著潔瑩那乳峰的尖端,舌頭已盡情的舔弄著那頂峰上的紅莓,輕輕吸啜著少女的體香。「潔瑩你已經開始興奮了。」我留意到潔瑩的乳頭已慢慢在我的唇內硬突起,於是下流的調笑道。「你亂講!」苦苦忍受著摧殘的少女流著淚道。

  「是嗎?那這是什麼?」隨著我的一手探向潔瑩的股間,我的指掌已同時沾滿了潔瑩那動情的分泌。

  「你不是醫師嗎?不是要我告訴你這是什麼嘛?」我下流的玩弄著指掌間的液體,展現出貓戲鼠式的殘忍笑容。「這是你的淫水啊!

  大醫師!學名叫做愛液,是女性感受到性興奮時陰道的自然分泌物,作用是令女性的陰道更濕潤,令男性更容易進入。你一定已經在渴望我的進入了,對嗎?」潔瑩努力的搖著頭,這已是她唯一的反抗手段。

  「真是不老實的女孩!看來我要令你老實一點。」我輕輕的扭轉著潔瑩的乳頭,陣陣的刺痛令潔瑩不禁皺起眉頭。我由工具箱中抽出了注射器,準確的將藥劑注射入潔瑩的血管之內。

  「那是什麼?」身為醫師的潔瑩不由得問道。「那是令你加倍愉快的藥。」我一邊撫弄著潔瑩的身軀,一邊回答道。慢慢地,潔瑩亦感覺到被我愛撫過的部位,生出了火燒般的快感。「那是春藥?!」

  潔瑩不由得道。「說是春藥就太失禮了,那藥的用途只不過是令你放下無謂的堅持,令你盡情的去享受身體的快感罷了。」我加快著揉弄的節奏,像彈琴一樣挑逗著潔瑩逐漸因藥力而發情的嬌軀。

  隨著我高明的演奏,潔瑩慢慢地發出了不甘願的呻吟聲,夾雜在慾求不滿的喘息之中。「果然越高級的樂器就連聲音也比別人好聽。

  是不是想要我了!」我下流的揉弄著潔瑩已硬漲的乳房。「不…我不要…」潔瑩流著淚苦苦抵抗著體內的快感,因摧情藥而變得春情蕩漾的女性嬌軀早已變得香汗淋漓,散發著誘人的光澤。

  「真是不老實的女孩,這是給你的懲罰。」我輕輕捏著潔瑩那早已被泉水濕透了的珍珠,強烈的快感令潔瑩馬上攀上了高潮。「是不是比自己弄更爽呢?老老實實說出來,我馬上給你滿足。」我得意的狡笑著,知道潔瑩明顯已逃不出我的魔掌。我故意要在潔瑩最羞辱的情況下征服她,給予她最強烈的滿足,如此她才能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成為我的奴隸,就連身心都完全被我支配。

  「不…」潔瑩努力的維持著最後的意識,不願放棄身為女性僅餘下的尊嚴。「是嗎?看來一針是不夠力的了,加多一針又如何?」其實一針的藥力已足夠令潔瑩屈服,她的投降恐怕只是時間問題,不過對著眼前這活色生香的美人兒,蠢蠢欲動的我當然不會在這骨節眼跟她浪費時間。

  隨著藥液注入血管之內,潔瑩甚至感到體內的血液亦一同燃燒起來。我輕輕舔弄著潔瑩雪白的頸項,同時下流的道:「是不是想要了?

  是的話就要老老實實啊。」潔瑩努力的想去搖頭,但敏感的身體早已不爭氣的出賣了她,只見晶瑩的愛液如潮水般不斷自她的蜜壺間湧出,沾濕了椅子的皮套,我以陰莖輕輕磨擦著潔瑩那火熱的蜜唇,碩大的龜頭更不時輕抵著潔瑩那早已濕透了的入口。「看你的妹妹多麼想要,她已經久不及待的想要咬著我的龜頭。你還是老實的求我,我馬上給你滿足。」我持續一下又一下的磨擦著潔瑩的陰唇,折磨著她的每一條性慾神經。

  「求你…給我…」潔瑩痛苦的淫叫著。終於肯說了嗎?不過這可不是我想要的對白,我貼近潔瑩的耳邊說著:「我要你這樣說!不然我不會給你的。」一瞬間潔瑩的俏臉變得通紅,猶疑著是不是要照我所說的說出來。不過隨著我將她的雙腿拉開成近一字馬的情況,徹底揉弄著她那完全張開了的陰唇,潔瑩最後都屈服在洪洪的快感漩渦之中。

  「主人,我求你用你的大雞巴狠狠的操我這頭淫賤的母狗,然後在我的子宮裡播種,讓我為你懷孕生下你尊貴的下一代。」終於都說了,既然是母狗,那就吃鞭吧!苦候多時的陰莖直插入潔瑩的嫩穴之內,狠狠的貫穿了潔瑩那初次體驗的象徵,直轟入潔瑩幼嫩的陰道盡頭,狠擊在潔瑩的子宮之上。失身的刺痛令潔瑩發出了慘叫聲,但片刻間已被快感所取替。潔瑩的下身亦一樣,雖然失貞的處女血正不斷的流出,但潔瑩的陰道亦同時湧出了數倍的蜜液,令寶貴的處女血看上去亦變得微不足道。

  幸好今早已先在千樺身上打了數發,強烈的摧情藥令潔瑩的陰道緊上加緊,整個膣壁正火燙的夾緊繞纏我這入侵者,令我只要稍有不慎便有洩精的可能。出、入、進、退、抽、插,我雙手緊握著潔瑩的雙乳,陰莖幻化成火速進退的活塞,與潔瑩的膣壁組合成性慾的引擎,正引發著一波接一波的高潮。

  不過隨著激烈的交合,潔瑩體內的摧情藥己明顯的洩出了不少,令少女的理智開始回流體內,潔瑩明媚的雙眼中的慾火亦減退了不少。

  「不要…求你放過我吧…」回復意識的潔瑩馬上求饒道。「剛才你不是叫得很爽的嗎?」我淫笑著吸啜著潔瑩的乳尖,片刻又道:「感覺到嘛?我的寶貝已撐開了你的子宮口,馬上便要干進去,一等你高潮我便給你播種,將你最想要的精液全射入你的子宮之內。」隨著我的陰莖刺入潔瑩的子宮之內,潔瑩再一次發出了悲慘的淫叫,但是在劇痛中的她卻不由得想起,以前在學習時所學到:有關女性在高潮時受精,將會大幅增加受孕率的理論;與及精液直接洩射入子宮所帶出的超高受孕率,只是萬萬想不到自己竟會親身體驗到,更被強行做著臨床實驗的試驗品,更不由得想到,自己這幾天正剛巧是最危險的排卵日。

  「對了,之前替你量度了體溫,你應該是在排卵日吧?」看到潔瑩的面色為之一變,我已知道自己猜中了,我不由得得意的繼續道:「根據一般情況,精液能在女性體內生存三、四天,不過以我特別強壯的體質,就算活上七、八天也不出奇,再配合你在高潮中洩射,大幅減低你愛液中的酸性,令我精液的生存率大幅提升,同時直接將精液注入你的子宮內,單單如此你的受孕率恐怕已達八成,不過再加上你是在排卵期…恐怕你的受孕率會超過九成半以上,我看你還是為孩子想定名字較為實際。」身為法醫的潔瑩明顯想不到我對女性的生理研究有如此深厚的水平,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一直緊壓著的意識卻不由得為之一鬆。

  潔瑩的膣壁暮地傳來了強烈的擠壓,同時少女的子宮更緊緊吸啜套弄著我碩大的龜頭,穴心更噴出了甜美的花蜜。「又高潮了嗎?我都說你守不住的,不過你放心,你的高潮還陸續有來,而且我要的是你最強烈的高潮,而不是這種半調子的貨式。在那時給你播種才是最精彩不過。」「你是惡魔!」事到如今,潔瑩已不由得哭著道。「不錯,而且你很快便會懷下我的魔種!」我得意的笑著,同時再一次加快抽插的速度。

  「你休想…」潔瑩努力咬緊牙關,堅決不讓自己再洩出來。可惜她的對手是馭女無數的我,如此的小把戲又就能在我的面前生效。我一下咬著潔瑩紅嫩的乳頭,痛極的她已不由得鬆口慘叫著,下身卻同時承受著我的另一輪快棍,偏偏每一棍都準確的打在她的花心上。如此高明的性技又那輪到她不洩,我卻偏偏不讓她洩出來。

  每當潔瑩將近高潮之制,我都偏偏棍下留情,減慢抽插的節奏,不讓她直接洩出來。其實快感一直積存在她的體內沒有散去,反而加倍的累積著。如今潔瑩總算明白到洩不出的慘況,真皮的椅套早已滿佈潔瑩的指印,過度的春情令潔瑩的手腳失控痙攣著,就連少女的腳趾亦因極烈的春情而緊撐直。少女白嫩的嬌軀因激烈的交合而染滿汗水,同時生出了性感的紅暈,偏偏我卻毫無節制的堆疊著潔瑩的高潮。

  「是不是想要洩了?那就求我吧!」我得意的抽送著肉棒,不斷調整著姦淫的節奏。「是…是…求你…我那裡快壞掉了」幾乎瘋狂的潔瑩不得不哀求著。我當然不捨得任由潔瑩的那裡壞掉,不過我卻仍不滿意潔瑩的說法,我輕輕咬著潔瑩的耳珠,再說出了另一段淫邪的句子。

  不過今次潔瑩卻沒考慮多久,「偉大的主人,求你准許我為你盡情的洩吧,同時請你用潔瑩的身體,盡情洩出你寶貴的精液,並注入潔瑩的子宮,令潔瑩為你懷孕吧!」「很好!」潔瑩終於都全面屈服了,我狠狠抽送著鋼棒,毫不留情的狂轟著潔瑩的穴心,保證每一下的攻勢都入心入肺。而潔瑩亦發出了高潮前的猛烈淫叫。

  「我…我要…洩了…」隨著肉棒重重的撞擊著自己的子宮壁,潔瑩甚至感覺到像是核彈要在自己的子宮內爆發。隨著這一下最強勁的撞擊,潔瑩亦同時作出了反應,呼吸、心跳,同時作出了短時間的停頓,然後全身上下,以至每一個毛孔,同時攀上了史無前例的高潮。

  潔瑩強烈的高潮所引發起的膣壁擠壓以像要夾斷我陰莖的力度活動著,同時少女的子宮更緊緊吸啜咬抵著我的龜頭不放。再也忍受不住的我亦順勢將陰莖深深插入潔瑩的體內最深處,將白濁的生命奔流,狂噴入潔瑩的生命花宮之內。每一下精液的洩射都同時引發起潔瑩身體上的一個小高潮,令潔瑩的子宮頸不由自主的夾緊了我的陰莖,令數之不盡的精液都全打在潔瑩的花宮嫩壁之上,卻連一絲一毫都不能流出子宮之外。

  雖然終極的強暴已經結束,但是並不代表一切亦同時完結。我輕輕揉弄著潔瑩的嬌軀,同時吻著她滿足的臉頰。潔瑩迷惘的注視著我這個剛強暴完她的男人,或許她已經感覺到,自己沒有了我將活不下去這個事實,這同時令我充滿了征服者的快感。我不由得興奮地吻著她的小嘴,而潔瑩已馬上懂得以唇舌相就,暗送著內裡的一點丁香。

  我緩緩退出深入潔瑩體內的陰莖,不過潔瑩的膣壁已先一步依依不捨的夾緊我,作出了深情的挽留,同時少女亦發出了不滿的嬌吟。

  「想要更多嗎?」眼看著這已經沉淪了的女醫師,我不禁得意的笑著,「那麼你便要將你的好朋友程嘉惠,作為獻給我的祭品了。」馴服了這美艷的法醫,我確信已到了跟程嘉惠決一雌雄的時間。不過今次我不會再失敗,反而我要利用手上一張張的皇牌,令程嘉惠落入我為她精心準備的圈套之中,直至落入萬劫不復的地獄之內。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