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三十六章 王菲


  「程嘉惠警官,請問今次英皇酒店的爆炸事件是由什麼原因做成?」一大群記者不停的追訪著程嘉惠,閃光燈同時閃過不停。「對不起,現階段無可奉告。」「有傳聞是針對楊受成先生的報復行動,程警官有什麼看法?」

  程嘉惠急急腳的走著,盡可能迴避著記者們的問題,「程嘉惠警官,有說今次事件是由傳聞中的月夜奸魔所引起,程警官有什麼看法?」聽到月夜這一個名字,程嘉惠終於忍耐不住停下道:「對於月夜這一種無恥之徒,警方是絕不會容忍的。」說完已馬上登上警車,絕塵而去。

  剩下年輕貌美的女記者只得無奈的對著鏡頭道:「以上是今次英皇事件的負責人…程嘉惠警官的話。無線電視記者趙麗如於英皇大廈的報導。」我一邊看著電視,一邊輕拍著身下的美人兒,新聞已是昨天的,而我胯下那正被我猛烈抽插著的,正是剛才新聞裡的記者趙麗如。

  「真想不到你在鏡頭裡一個酷酷的美人兒,原來現實裡竟是一個喜愛被人奸、被人插的騷貨。」我得意的調笑著趙麗如,同時停下了動作。「主人,求你…不要停!」

  趙麗如馬上發出抗議的呻吟,同時腰間用力的扭動著,想夾緊停止了活動的肉棒。老實說其實我也未曾爽夠,所以當我一聽到趙麗如的請求,停下了的肉棒已馬上緩緩抽送起來。

  趙麗如馬上發出舒服的呻吟聲,同時配合著我的動作扭動著腰肢,令我每一下的插入都能進入到她體內的最深處,刺激她的性慾神經。開頭那勉力掙扎反抗,拚死阻止我侵犯的趙麗如早已蕩然無存,在起初的兩小時,她的確能作出象徵式的反抗。但隨著我一次又一次的將她姦淫,身上的性感帶被我逐一開發,趙麗如已在不知不覺中開始享受著這種本應叫強姦的粗暴性行為,甚至開始配合著我的動作,主動協助我去征服自己。

  我感到趙麗如的膣壁再一次緊窄起來,我將肉棒深深押入趙麗如的陰道之內,然後粗暴的攪動著,令趙麗如發出了忘我的呻吟。我倆的接合處早已流滿了麗如情慾的分泌,令我的抽插變得更為順暢,令我的龜頭每一下都能重重的撞在麗如的子宮之上。回想起過去十數小時的姦淫,我已不只一次將精液射入麗如的子宮之內,甚至連她身後的菊穴,又或那櫻桃般的小嘴和那雪白的乳溝,我都沒有絲毫錯過。總結一整晚的戰果,我總共在麗如的膣內射了三次、後面一次、嘴內一次、顏射及乳射各一次,總共七次之多,可惜我仍感覺不到滿足,所以儘管趙麗如早已滿身精液,我仍一次又一次的猛插著,將她推上一波接一波的高潮。

  所以當我走下床時,麗如已疲倦得睡死過去,可惜我心裡仍感覺不到滿足,因為嚴格來說趙麗如仍不算一個明星,只不過是我臨時的洩慾工具,更不是我所討厭的楊受成旗下的工作人員。不過沒辦法,自從英皇事件之後,所有英皇旗下的女星都受到嚴密的監管,佩雯和佳佳也不只一次打電話來報告,說警方的人正廿四小時嚴密保護她們,所以沒辦法溜出來找我偷情,令我只好將滿腔的怒火,發洩在趙麗如的身上。

  不過正當我最煩躁不安的時候,小雪已把握機會用她的小甜嘴,小香舌侍奉著我。只見她用雪白的乳肉溫柔地夾著我的肉棒,同時小嘴已輕吻著我的龜頭,不時以香舌舔弄著上面的殘餘物,細心地清理著我的肉棒。同時道:「主人,你為何不試試找英皇的男星看看?」一瞬間我以為自己的聽覺出現問題,隨即我已怒道:「就算沒女人我也不會失常到找男人,小雪你是不是瘋了。」

  小雪嬌笑了一會,然後先來了一下深喉,令我發出了舒服的歎息,才接著解釋道:「主人,我的意思是男人你雖然沒有興趣,但是他們的家人又或女朋友你總會有興趣了吧!」果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我已心急得馬上站起來打算出發找下一個目標,不過隨即我已看到小雪不愉快的嘟長了小嘴道:「主人,你很久沒有餵人家了,小雪很想念你的大肉棒。」說完仍愛不釋手的揉弄著我的陰莖。

  「又是另一件騷貨。」我心裡想,不過我已馬上將小雪由地上拉起,肉棒已準確的餵入小雪那早已濕透的陰唇之內,令小雪馬上發出愉快的呻吟。不過當我離開家已是三日後的事情,看到小雪被我餵飽後那滿足的樣子,彩樺與慧琳已爭著要分上一份,最後事情當然一發不可收拾。

  尤其是彩樺早已被慧琳調教得又狂又浪,才一插入已馬上用盡力收縮膣壁緊夾著我的肉棒吸啜套弄,令我足足在她的陰道內洩了兩次,擁有如此高超性技,真不明白她為何仍可對人說自己是處女?

  那一晚的5P直幹到我連腳也軟掉,所以我怎能不好好休息一下才出發,不然怎對得起我的下一個獵物,就是謝霆鋒的女人,尊貴的皇妃(王菲)殿下。

  沙田寶馬苑,正是貴為亞洲天後的王菲與謝霆鋒的同居之處。我看準目標。然後以繩勾爬上了王菲香?的露台之上。我偷偷望入玻璃門之內,發現霆鋒正與王菲同坐在梳化之上,一邊調笑著,一邊喝著香檳。我心裡已不禁罵了聲他媽的,他們舒舒服服的在屋裡親熱,而我則要在露台吹風,單是這一罪行已足夠令我待會將王菲操過死去活來,而我唯一擔心的是怕他們情不自禁下馬上開戰,我可不想加入去執謝霆鋒的手尾。

  天助我也,看來他們亦確有開戰的意思,不過王菲卻於此時走入睡房之內不知找什麼?西?只剩下霆鋒一個在客廳內開始脫著衣服。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我一下子扭斷了露台的門鎖,人已直衝入客廳之內,霆鋒聽到聲響亦馬上轉過身來,令到我本來預計打在他後腦的一拳最後變為重轟在他的鼻樑之上。鼻血狂流的霆鋒只能掩面號哭著,任由我迅即用手扣將他緊鎖在長長的飯桌之上。

  「你是誰?到底想怎樣?」原來是王菲聞聲由睡房內走出,手上仍握著兩個避孕套,原來剛才入房就是為了找這?西。「乖乖的行過來,伏在桌子上。」我輕鬆的命令著王菲,同時細心打量著這即將到手的獵物,單看身段真令人不敢相信她是曾生兒育女的女人,單憑這一點恐怕全亞洲就只有我的師母比得上,不過師母當然不能玩,但是王菲卻不怕玩。

  看到我面露淫笑王菲已大慨猜到我的意圖,反而一步步的往後退。我也不阻止,只是冷笑著扯下霆鋒的長褲與內褲,露出他那白白的屁股,正當二人以為我有什麼變態的不軌期圖時,我已馬上用利刀在霆鋒的屁股上劃了一個大交差,霆鋒馬上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不過相對地卻放下了心頭大石。

  眼見愛郎受折磨,就算再倔強的女人都會乖乖屈服,果然王菲已乖乖的走到飯桌前伏下,任由我將她縛在霆鋒的對面。這一縛可是大有學問,我故意將二人面對面的縛在這長條型的飯桌之上,就是要他們能清楚看到愛侶受辱,他們那痛苦的表情絕對比單純的強姦能帶來更多的樂趣。

  「那麼謝霆鋒先生,我要開始享用你的女人了。」我淫笑著一把撕下了王菲的長褲,展露出她那雪白修長的美腿,然後隔著王菲那性感的花邊內褲,以食、中二指玩弄著她那敏感的女性禁地。可能由於王菲已有過不少經驗,所以顯得倍為抵受不了我的狎玩,才片刻間絲?的內褲已被她的蜜液徹底沾濕。

  王菲只感到下身一涼,來不及反應已被我粗暴地扯下內褲,我直接以兩指插弄著王菲的小穴,調整著她的受姦情緒,同時以空閒的手臂狂撕著她身上餘下的衣衫。王菲那受到我指頭強行入侵的蜜穴正不分敵我地夾緊我的指尖,同時反覆地將淫蜜塗抹在我的指頭之上。而王菲的俏臉亦早已因我的狎玩而漲得緋紅,正發出慾求不滿的呻吟聲。

  我輕輕抽出濕淋淋的指頭,示威地拿到了霆鋒的面前,同時將王菲的淫蜜水滴彈落在他的面上。我留意到霆鋒目光中的怒火,不過就正因為此,待會我姦淫王菲時的樂趣才會倍為激增。王菲既已嘗過我的指技,也是時候享受更高一層的舌技了,我輕伏在王菲的股間,舌頭已直舔落在王菲那早已濕潤的花唇之上,先是花瓣,跟著是蜜穴口,再來是那最為敏感的珍珠,我熟練地來回舔弄著王菲的敏感地帶,不時吸啜著那充滿淫穢氣息的花蜜,甚至將舌頭伸入王菲的陰道之內,直將這美貌少婦弄上了一波接一波的高潮。

  我抽出了自己那早已硬漲的肉棒,輕插入王菲那桃紅的小嘴之內,然後反轉了她的嬌?,就在那飯桌之上當著霆鋒的目光之前玩著那叫做「69」的把戲。王菲的雙眼已經迷濛了,只能隨著我的舔弄吸緊我的肉棒,本能地以舌尖舔弄著,享受著下身刺激的快感。

  我滿足地抽出烏黑油亮的肉棒,由於王菲的幫助,我的肉棒早已百分百充血硬漲起來,我再一次將王菲擺成後背位,在王菲一下情慾高漲的呻吟中,我飢渴的肉棒已猛烈突入王菲的蜜穴之內。一瞬間,王菲膣內的蜜液因我巨物的入侵而不斷溢出,但是王菲不但不抗拒,反而享受似的股間用力夾緊粗暴的入侵者,倔強的眼角亦流露出愉快的線條,小嘴正發出甜美的呻吟。

  拉弓、重刺,再拉弓、再重刺,兇猛的入侵者不斷攻擊著王菲敏感的穴心,令這貴為亞洲天後的美女只能在我的胯下發出呻吟浪叫,而在猛烈的抽插途中我的雙手亦從不閒著,正不斷擠壓著王菲那雙飽滿的乳房,將她那甜美的乳汁擠兌在我早已放置好的大碗之內。

  乳香、香汗淋漓的少婦、蜜液的香味,房間內正充斥著誘發人性慾的氣味,霆鋒雙目血紅的瞪著我,彷彿似要將我撕成碎片,不過相反我更為享受霆鋒的目光,難得有觀眾我當然要更賣力地表演。

  我再將王菲反轉成正常位,隨即已深狎入王菲的陰道盡頭,以碩大火燙的龜頭,撞擊著王菲的子宮,王菲的嬌吟亦隨即跳升了數度,手腳亦配合地攬緊我的身?,已顧不得愛郎凶狠的目光。我拿起那滿載著王菲乳汁的大碗,深深吸了一口,然後馬上封著王菲正猛烈呻吟的嬌唇,將滿嘴的乳香沿著我入侵王菲唇內的粗舌,引渡回王菲的嘴內。

  先是入侵,然後是支配,最後是征服;一向是我姦淫女性的必然信條,如今王菲落入我的魔掌之中,恐怕享受慣了我大肉棒的她已不能再由霆鋒處得到滿足。「為童童添個弟弟好嗎?」我一邊吸啜著王菲的耳珠,一邊輕聲地道,沉醉於性交漩渦中的王菲已說不出反對的話,只能勉強隨著我的猛烈抽插上下點頭,直看得一旁的霆鋒再一次的心碎。

  脈動著的龜頭一下子抵在王菲中已濕潤盛開的花心上,滾燙的白濁精液已隨即狂噴入王菲的子宮之內,將早已情動不堪的美人兒堆上了一波接一波的高潮。滿足了獸慾的我緩緩的抽出分身,無視於王菲正努力夾緊膣壁那熱情的挽留,而就在這一個時刻,門外再次傳出了鎖匙聲,我也顧不了全身赤裸已馬上閃到門後,拔出身旁的利刀,同時打眼色不許王菲及謝霆鋒揚聲。

  由高跟鞋的腳步聲聽來應是單身女子一名,果然門才一開,霆鋒已馬上大叫道:「婷婷,快走!」不過他快我更快,我的手已隨即掩上謝婷婷的雙唇,利刃亦同時落在少女白哲的頸項上。

  初時婷婷仍以為是一般的入屋行劫,強作鎮定地任由我狎入門內,跟王菲他們一樣綁在飯桌之上,但隨著婷婷看到全身赤裸,香汗淋漓的未來嫂嫂,婷婷已隱約感到男人要的不是金錢這麼簡單。

  我淫笑著一下子抽起婷婷的長裙,再扯下她那T-Back性感內褲。「狄波拉我就沒有興趣,不過嘗嘗她女兒的滋味也不錯。」才一說完,陰莖已直插入婷婷的蜜穴之內,先來一個盡根而入。由於前路暢通無阻,所以我斷定婷婷的處女早於某年某日已失去,一心想吃掉謝家處女豬的我隨即已憤怒得將手強行由婷婷的衣領口伸入,粗暴地揉搓著她的乳房,夾扯著她的乳尖,同時龜頭以打樁的方式轟打著婷婷的子宮,令承受著我密著姦淫的婷婷只能痛得不斷扭動哀號。

  「他媽的醜八怪,本來以為你是處女才勉為其難的奸你,原來竟是一個爛貨,算了你還是乖乖的跟你嫂嫂一樣,給我受精懷孕,好繼承奸魔一族香燈。」一聽到「懷孕」

  二字婷婷終於不甘願地掙扎起來,可是被我緊緊壓在身下猛幹著的她又豈能玩出什麼花樣,到最後亦只能緊伏在檯面上感受著子宮被強行灌入白濁的精液,將恆久的恥辱烙入她的體內最深處。

  我一下子抽出了半軟的肉棒,上面仍佈滿了白濁的分泌,我左手抽著婷婷的頭髮,右手扯著王菲的秀髮,迫二人左右開弓的舔弄著我的肉棒,看到二人唇舌交纏的一臉淫樣,我的神槍亦不由得肅然起敬。「現在你倆輪流替我口交,看看誰能先令我射出!當然輸了的一個要受罰。」

  我的話仍未說完,婷婷已先一步一口含著我的陰莖,然後以香舌掃、抹、舔、啜、深喉來回運\用,明顯作戰經驗豐富。而輪到王菲時她的口技卻明顯生硬得多,只懂得吸和舔的她明顯地不懂得口交的技巧,但是編編卻是這種生手反能引起我的快感。不過要到分勝負已是第七輪之後的事,我緊緊抓著王菲的頭廬將一波的精液全灌入王菲的小嘴之內。然後示意王菲張開小嘴讓婷婷看到她嘴內的白濁液體,令她輸得心服口服,然後二人嘴對嘴的平分我的精液,再各自吞下自己嘴內的補品。

  「現在先替我舔硬它,我再宣佈你的懲罰。」我示意婷婷繼續吸啜我的陰莖,果然婷婷的口技可不是白練的,才十五分鐘,我的肉棒已回復了作戰狀態,對於這種淫娃的浪穴我卻實在提不起興趣,她的菊穴看來是我的最佳選擇。

  婷婷一察覺到我的目標是她的後庭花,已慌亂的掙扎起來,但是在早已佔據有利位置的我面前,婷婷那毫無用處的反抗只不過是進一步誘發我慾望的前戲,而就在她那無助的慘叫聲中,我終於將粗大的肉棒送入她緊窄的後庭之內。

  雖然婷婷的津液已先一步濕潤了我的肉棒,但是進入的工作仍然非常之困難,而婷婷的菊穴亦在我的粗暴入侵行為中破損留血。我操得婷婷死去活來的途中我暗暗觀察著霆鋒的反應,果然一如我所料,男人都是這個樣子的,就算受辱的是自己的妹妹和戀人,霆鋒的生理象徵亦起了老實的反應。

  我一把抽著婷婷的秀髮,迫她緊貼在霆鋒的倆腿之間,「想我幹得溫柔點嗎?那就給我舔乾淨你哥哥的臭雞巴。」

  婷婷為了減輕破肛的痛苦,已顧不得眼前的是自己的親哥哥,一下又一下吸啜著霆鋒的肉棒,再隨著我的抽送施展出淺\啜與深喉。霆鋒早已放下顧慮盡情享受著婷婷的唇舌服務,發出愉快的呻吟,我當然不用給他好過,隨即在婷婷的肛內使出翻「肛」倒海的亂棍,令吃痛的婷婷用她的小貝齒咬在霆鋒的男根之上。就在霆鋒的慘叫聲當中我再一次的攀上高潮,我一把抓過了一旁的王菲,然後將那灼熱白濁的子彈狂噴在她與婷婷的臉上,再迫一臉精液的二人互相舔乾淨對方臉上的精漿。

  我雖然已發洩過,但是霆鋒看來仍得不到滿足。不過幸運\的他遇上了我這個仁慈的奸魔,我將霆鋒拉到婷婷的身後,笑著道:「看來你也得不到滿足吧?我就大發慈悲讓你用你妹妹的身體出出火,不過婷婷說不定已懷了我的種,我也不想你的精液有壞我好事的機會,你就用婷婷後面的穴吧,保證比她前面的緊得多,說不定你會玩上癮。

  而我就吃虧些為你女人她那後庭開苞,讓你下次用時暢通無阻。」隨著我雙手用力一送,霆鋒的陰莖已準確的直入婷婷的後庭之內,基於本能反應婷婷馬上已將她哥哥的肉棒夾緊,令霆鋒想抽出肉棒亦有所不能。

  不過看來是我多慮了,早已慾求不滿的霆鋒才一騎到婷婷的身上,已馬上爽快的前後抽送著,猛操著自己的親妹妹,幹出亂倫的惡行,那激烈的真人show直看得我蠢蠢欲動。王菲的後庭亦是我絕佳的洩慾場所,我就在王菲的反抗聲與婷婷的哭叫聲中將肉棒插入了王菲的後庭之內,與霆鋒一同比賽著騎術。而我更迫慘遭我們狎玩的兩匹胭脂馬一同伸出了舌頭,互相舔弄著對方的小香舌。欣賞到如此精彩一幕的霆鋒已不禁敗下陣來,疲倦的伏在婷婷的背上,在婷婷的腸道之內擠出了每一分的精液。

  相反王菲就不幸得多,因她遇上了我這世界級的騎師,我粗暴地抽送著腰肢同時猛烈地擠壓著王菲的乳房,令噴出的母乳亂箭般灑在霆鋒與婷婷的身上,王菲的處女後庭亦不見得比婷婷遜色,我才抽送了五百下已再一次的生出了射的衝動,不過為了公平起見我馬上緊攬著一旁已被奸得半死的婷婷,然後將那射出的白漿平分似的餵入她與王菲的子宮之內,保證二人都滿載而歸。

  一晚五次,我記下了今晚的戰績,同時下決心下次要在Twins這對姊妹花身上破紀錄,臨行前我仍不忘除回我的攝錄機,裡面可拍下了今晚一整夜的精彩過程,尤其是霆鋒與婷婷亂倫的片段,只要一公開恐怕他立即身敗名裂,不過我的目的並不是這樣,而是籍此要協霆鋒,讓他成為我的助手令楊受成相信我下一個目標是何嘉莉,籍此引開Twins身旁的大量人手,而他的報酬當然就是他那妹妹可愛的菊穴吧。

  楊受成!你的惡夢來了,我誓要將你旗下的女星,遂一的姦淫施虐,以報你將我出賣之仇,你就慢慢看著你那英皇娛樂如何的走向滅亡。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