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三十五章 3P


  勇敢的飛虎隊員粗暴的踢開酒店的房門,後果當然是觸動到了我一早埋下的C4炸藥,就在一連串轟烈的爆炸聲之後,整層樓一時間陷入了極度混亂的狀態之中。天花板的灑水系統胡亂的噴著水,到處由是濃煙又是碎片,甚至是滿地的飛虎隊傷兵,實在是我逃脫的絕佳時機。

  不過我沒有這樣做,這裡可是酒店的頂樓,沒有十足把握的話,我是絕不會冒險的,我盡量運氣收細自己的骨架,冒求躲得更為深入、更為隱秘,同時祈求程嘉惠不要在剛才的爆炸中光榮恂職,全因我要親自將她欠我的債,原原本本的報回她的身上。

  果然,老天爺聽到我的禱告,遠處傳來了程嘉惠的聲音,同時程嘉惠已帶著一大隊飛虎隊人馬衝入室內。未幾,他們已發現我故意留下的字條。

  搳u致程嘉惠姐姐︰

  搷怞]要趕回家餵你那兩位飢渴的妹妹,因而未能久候,實在深感抱歉。下次我們親熱時,弟保證必全力以全負,務求令姐欲仙欲死,以作補償。搷怳諰]」

  正如我所料,程嘉惠一看完信已氣得馬上將信撕成碎片,一旁的飛虎隊員竟不知好歹的說那信是重要證物,換來的當然是程嘉惠巴掌侍候。為什麼我能知道得那麼清楚?全因那時我仍躲在天花板的冷氣管道是也。

  不過那實在不是一個愉快的經驗,以鎖子縮骨功硬鑽入那寒冷的冷氣槽中足足數個小時,直到警方的大隊人馬離開,期間我已不由自主的問侯了程嘉惠百多次之多,同時立誓他人定要將她生擒活捉,將程嘉惠操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直至她徹底愛上我的大陽具,我再狠狠地將她拋棄。

  我由通風管道輕輕爬出,確應四周沒人,先鬆一鬆緊硬了的根骨,絕大部份的警察已走得乾乾淨淨,而只留下三、四個象徵式把守的探員,在仍未明白發生何事已被我技術性擊倒。而出乎意料之外是四人當中竟有一個年輕貌美的女警,我當然不會把她放過,就當作是我辛苦了一天的補償。

  回到西貢的住所時已差不多是半夜四點,我仍回味著那女警的痛苦反抗與我插入時的那悲淒呻吟,不知是由於有三名觀眾,還是受了太多的悶氣,這一干真是一發不可收拾,警花小姐差點就被我干死床上,她可足足被我推上了六、七次高潮,其中過程更被我以攝影機詳細拍下,看來間中嘗嘗警花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灰狼他們也是一夜沒睡,不過可不是擔心我,他們對我可是信心十足,知道我一定有方法脫身,沒睡主要是為了收集整個英皇娛樂旗下人員的資料,以待我返回來立即展開報復行動。不過當我一看到久美、惠美兩個腹大便便的婊子時已失卻理志,只能近乎本能地將她們拖往床上,將對程嘉惠的仇先報在她們姊妹的身上。

  不過出乎意料之外,情報的收集可謂一敗塗地,原來老謀深算的楊受成一早已不指望程嘉惠捉得著我,所以已先一步封鎖著所有英皇旗下女星的新消息,令我只得望著手頭上的資料苦思著。

  不過「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相信楊受成做夢也想不到英皇之內其實早已有我的內奸存在。不錯是內奸,而不是內奸,而且更是我日本游的紀念品。

  我來到葉佩雯位於沙田的住所,根據消息所指,佩雯自從拍畢「案山子」之後已被英皇投閒散致,改為力捧Twins等新人,我內心也相信佩雯的不甘,所以我特地選了她作為我打破英皇防守的內應。

  我才剛潛入屋內,佩雯已同時由浴室走了出來,身上只披了一件粉紅色的浴袍,難掩她動人的曲線。小別半載,佩雯的身材變得更加豐滿,由於經歷我精液的洗禮,她已經是一個完全的女人,在清純的少女氣質中更慢慢滲出一絲動人的媚態,令我的小弟弟開始不安份起來。

  佩雯緩緩地坐在梳化之上,看樣子應該打算看電視吧。既然要看,當然要看一些精彩的,我從袋中取出了干擾器,截入了佩雯的電視系統。果然當佩雯一打開電視,整個人已馬上呆了起來。

  那是一輯電車紀錄片,鏡頭從非常低的角度往上拍去,映著一名身穿T恤短裙的少女正被人從後壓在車廂的一角之內。男人的手正在少女的衣衫內蠕動著,片刻間,少女已經衣衫不整,少女無力地掙扎著,但仍逃不過失身的惡夢,只見少女被男人從後抱起,同時已被男人順利地插入。

  鏡頭無恥的映著少女腿間的處女落紅,顯示出少女在癡漢的暴行下喪失了寶貴的處女。而同時男人更粗暴的將少女按在玻璃窗上狠幹著,當著對面列車近百乘客狠幹著。

  車內本應嘈雜的環境,但在錄影帶的收音竟無比清晰,甚至聽到了少女歡愉的呻吟,同時佩雯也看到少女被男人幹得拋下自尊,去哀求男人插她、干她、奸她,甚至達到了高潮。

  最後男人更在少女的體內注入了白濁的種子,佩雯甚至感到少女正享受著那白濁樹汁的衝擊,而少女同時亦失禁起來。滿足過獸慾的男人緩緩地抽出陰莖,一絲冰冷的濁液同時由少女的陰道口帶出,正沿著少女的大腿流落地上。

  佩雯緩緩地閉上眼,但是電視機內的影像仍不斷地在腦海裡重複,配合著電視機的音響,那感覺就好像是現場一樣。佩雯更一早已看出其實當中的女主角正是她自己本人,而片中播放的正好是半年前她在電車上失身的惡夢。

  我聽到佩雯的呼吸越來越急速,俏臉亦同時緋紅起來,知道單純的她已被錄影帶挑起了情慾。我馬上從後緊攬著她,手已同時伸入佩雯的浴袍之內,揉弄著她更見豐滿的雙峰。

  我輕吻著佩雯的耳珠,同時淫笑道︰「小寶貝,你想我嗎?錄影帶拍得精采吧?」聽到我的聲音,佩雯甚至放棄了象徵式的反抗,只是冷冷道︰「果然是你這惡魔,不用說那麼多,要干便來吧!」

  不過我當然明白到這只是佩雯在假清高,尤其是我摸索到佩雯的陰戶早已一片濕潤,其實她自己亦很想要吧!不過佩雯可是我攻打英皇的重要武器,我當然要好好討好她,於是說了聲︰「遵命!老婆大人。」已馬上將佩雯按在梳化上就地正法。

  「誰是你的老婆!」佩雯還想否認,不過當我粗大的陰莖一插入她濕潤緊窄的膣內,佩雯馬上連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發出陣陣的呻吟聲,明顯在享受著。我同時按動攝影機的搖控,拍下佩雯的浪態,同時不禁道︰「佩雯你叫得這麼勁,不怕你的鄰居知道嗎?」

  佩雯已只能喘著粗氣道︰「不……不怕……牆是……是隔……隔音的。」既然牆是隔音的,那我也不用留力了,於是瘋狂地加快抽插的速度,卻在佩雯即將達到高潮間突然停卻下來。

  「不要……給我……」佩雯馬上發出反對的嬌吟,明顯身上的浪勁早已被我徹底擠出。

  我淫笑著濕吻著佩雯的嬌唇,先來一個兩舌交纏,然後道︰「要我賣力干也可,不過先叫聲好老公來聽聽。」紅著臉的佩雯已不由自主的叫著,我當然要遵重老婆大人的命令狠幹著,一時間,佩雯的淫聲浪語充斥著整個房間,令這裡再一次變成我倆的戰場。

  就在佩雯抵達了無數次情慾頂峰之後,我亦滿足的將白濁精液盡注入佩雯的花宮之內,同時抱起被刺激得失神的佩雯,走入她的睡房。

  我愉快的抽著事後煙,今次我已徹底開發了佩雯的性慾,令她成為我忠心的性奴,亦不愁她不服從我的命令。佩雯亦緩緩的醒了過來,紅著臉,明顯感到我仍停留在她的體內。

  「你到底想要什麼?若是要我的話,你已達到目的,而你亦明白到我已抗拒不了你。」佩雯紅著臉說著,同時不好意思的將前額抵在我的胸口。

  我緩緩噴著煙道︰「沒錯,從今開始你就是我月夜奸魔的女人,同時我要你幫助我,令楊受成為出賣我而付出代價。」

  「原來你就是月夜,難道昨天的特殊指令是……?」佩雯果然是知道部份內情的聰明女,這令我省卻了不少功夫,我已馬上道︰「楊受成到底將他旗下的女星藏到哪裡去?」

  不過佩雯卻給了我一個失望的答案︰「我也不太清楚,事實上我自從三個月開始已受到投閒的對待。」看到我失望的表情,佩雯卻馬上嬌笑起來,道︰「你到達想幹的是誰?嘉莉、祖兒、佳佳、還是TWINS?說不定我有辦法。」

  我不禁喜道︰「甚麼辦法?」

  佩雯已甜笑道︰「她們都是我的好朋友,難道我連她們的電話也沒有嗎?」

  我知道佩雯不會爽快的說出來,於是道︰「不過要你出賣朋友,好像不太好吧?」

  果然佩雯這個小浪貨已馬上道︰「對啊!我是會內疚的,所以主人最好想辦法令我忘記內疚。」

  一試就給我試出佩雯這個小浪貨的目的,我只好馬上道︰「待我用大肉棒迫供,我看是你的嘴硬,還是我的肉棒硬。」之後自然是一室皆春,而我與佩雯亦在徹底滿足後相擁而睡。

  我的第一個目標是張佳佳,由於她不算主力力捧對象,所以經研究後她應該是最易下手的。辦法也用最原始的,就說在佩雯的家中開聖誕舞會,邀請佳佳出席,只不過實際上是佳佳的失身舞會罷了。

  佩雯一將佳佳迎入屋內,我已馬上阻截住了她的退路,同時磨拳擦掌地看著眼前的獵物。佳佳真的很高,足五尺九寸的她只比我矮上少許,長長的秀髮飄逸著,充滿著青春的熱力,加上三十五寸的豐乳,相信沒有一個正常男人能抵抗得了這種誘惑。而我這個男人中的男人更早已向她舉旗致敬,直看得一旁的佩雯掩著嘴偷笑。

  我狠狠瞪了佩雯一眼,暗示她差不多要開始了,而佩雯亦瞄一瞄身後的攝影機,表示她會負責拍攝的工作。

  由於佳佳正忙於左右參觀,一點也沒有發覺我們的眼色,當然更不知自己已身陷險境。直到佳佳發現我這陌生人的存在,才怯生生的走到佩雯的身邊,輕聲問︰「佩雯,這男人是誰?」

  佩雯沒有立即回答,只走到我的身旁跪下,出乎佳佳意料的拉下我的褲鏈,為我那早已硬漲的陰莖進行口交服務。佩雯淫穢的表現足足令佳佳呆了一會,才回過神的道︰「我是不是阻著你們?我看我還是先走了吧!」

  看到佩雯的眼中同時透著妖異的目光,佳佳的心中亦已明白到事情不對勁,緩緩地退往牆邊,與我們保持距離。我示意佩雯停口,同時自己慢慢走向佳佳,淫笑道︰「美人兒你仍未參觀睡房內那張大床,保證你會覺得很舒服。」

  佳佳看來亦察覺到我的危險性,慌忙想由我身邊逃開,可惜現在才逃就已經太遲了,我一把抓著佳佳的秀髮,同時重重一拳轟在她的小肚子上,為一整夜的姦淫揭開序幕。

  可憐的佳佳仍未弄清楚事情,已痛得蜷曲地上,佩雯亦同時啟動了攝影機,問︰「主人要在這裡干,還是拖入房干?」我在佳佳的肚上再補一腳,同時道︰「我看還是先在廳幹上一炮,然後才拖入房慢慢玩。」才說完,已馬上將扭動著的佳佳緊緊的按在冰冷的地板上。

  雖然佳佳的廣東話不好,但她明顯也知道「干」的意思,正用盡餘力的踢動著雙腿,阻止我的進一步行為。「敬酒不喝喝罰酒」,老實說如果這招有用,我也不是月夜奸魔了。我準確地一把抓著佳佳的兩腿,然後大字型的拉開,同時腳尖已毫無人性地踢在佳佳的陰戶間。

  佳佳的慘叫傳遍了屋內的每一個角落,我緩緩放下佳佳的雙腿,任由她死魚般喘息著。我將佳佳的雙手反剪在背後鎖起,然後開始脫著身上的衣衫,我全裸地壓在佳佳的身上,輕輕舔去佳佳臉上的淚珠,手已直接伸入佳佳的衣衫之內,揉弄著她的一雙巨乳。

  我的五指深陷入佳佳的乳肉之中,品嚐著她那柔軟、溫熱、豐滿而富彈性的乳房,扭動著上面那敏感的尖端,摧毀著少女的自尊。我同時解著佳佳牛仔褲上的腰帶,然後在一下猛烈的拉扯下,將她的牛仔褲整條脫下。

  看到佳佳暴露在空氣中的雪白豐臀與及性感長腿,我已經不能在控制我那暴虐的慾望,失控的我馬上用最粗暴與最直接的方法狠狠撕著佳佳身上的衣衫,令地上隨即佈滿她衣服的碎片,佳佳的乳罩亦被我粗暴的扯去,展示出她那三十五寸的乳牛級雙峰。相信用「愛不釋口」來形容我接下來的行動就最為適合,含、吹、舔、啜、咬、噬、扯、磨……我徹底摧殘著佳佳的每一寸乳肉,在上面深深地烙上我的齒印。

  我將佳佳推到一旁的飯台之上,然後在地上拾起她的腰帶,狠狠的鞭打著她雪白的肌膚,我在佳佳的粉背上交織著縱橫交錯的鞭痕,然後慢慢將攻擊集中在佳佳的下腹,如靈蛇探穴般鞭擊著少女的下陰,帶給少女無盡的痛苦與恥辱。

  其實鞭辱只不過是粉碎佳佳反抗的前戲,算來也是時間跟她作更深入的瞭解了。我一下子扯下佳佳身上僅餘的內褲,令少女的禁地徹底暴露在我的面前。由於先前的反抗與鞭撻,佳佳的全身早已充斥著汗水,而敏感部位更因痛楚而汁液淋漓。

  我一下子將佳佳反轉成正常體位,同時將她的雙腿高舉至肩膀的位置,令少女的禁地全無防避地暴露在我這淫魔的面前。我示意佩雯對著佳佳的陰部來了個大特寫,同時因性慾而怒漲的長矛已擠開佳佳緊合的花唇,同時猛烈貫穿少女貞潔的象徵,盡入佳佳緊窄的體內。

  一瞬間,佳佳發出了失身的悲鳴,同時不甘願地扭動著嬌軀,不過隨著我一次又一次的活塞運動,少女最後的自尊終於被我無情地踐踏著。我品嚐著佳佳的痛苦、她的反抗;耳邊聽著的,全是她的哀號;入目所見的,則是少女慘被強姦蹂躪而扭曲的面容。不過我依然不為所動,只是機械化的重複著抽與插,直至佳佳的性慾被激烈的交合全面開發為止。

  我瘋狂吻著佳佳嬌嫩的紅唇。唇分,慘被強行推上一波接一波快感漩渦的佳佳已發出難耐的呻吟。當然,以我這種幹勁絕對能令石女也高潮,何況是佳佳這種早應嘗試性交滋味的懷春少女。

  一體會到佳佳的反應我已馬上鬆開她的手扣,同時改變姿勢以後背式持續交媾著,初品嚐到性交快感的佳佳已雙手撐著自己的上半身,如木瓜般的巨乳隨著我猛烈的抽插搖蕩著,同時發出甜美而又浪態十足的呻吟。

  由於大量的分泌令我的抽插更見暢順,令我的龜頭每一下都重重撞在佳佳的花心之上,隨著佳佳一下失神似的嬌吟我亦把握到她已再一次的被我推上高潮,我同時捉緊佳佳搖蕩著的乳房,將陰莖盡擠入佳佳的體內最深處,體味著那女性高潮獨有的猛烈擠壓,同時回饋似的將我那白濁的種子播入佳佳的花宮之內,而佳佳亦在我的洪流灌宮中不支暈倒過去。

  我緩緩抽出仍被佳佳猛擠著的陰莖,一絲被愛液淡化了的精水混和著佳佳的處女血落下。由於已在佳佳的體內洩了一發,所以我的集中力改為放在佳佳的豐乳上,三十五寸的巨乳不用來乳交確實可惜,於是我馬上騎乘到佳佳的身上,然後輕輕拍醒了她。

  我要佳佳自己將乳房緊夾著,佳佳看來仍不明白我的目的,不過飽受凌辱摧殘的她已不敢不照辦。我馬上將仍半硬的陰莖放入佳佳那深深的乳溝當中,然後盡情地前後套弄著。佳佳那身柔軟的乳肉全面包裹著我的重炮,令剛發洩過的它馬上已重拾生機,我將碩大的龜頭直抵在佳佳的唇邊,迫她以小香舌來回的舔弄著。

  不甘寂寞的佩雯亦加入戰團,以她的小香舌舔弄著我的屁眼,受到二人高超舌技的夾擊,就連我月夜奸魔亦不得不敗下陣來,失控走火的手槍隨即將精液狂噴在佳佳的臉上,為佳佳那滿佈紅霞的俏臉添上多一份白濁的油彩。

  佩雯馬上撲到佳佳的面前不停舔食著她臉上的精液,而佳佳看來亦愛上了精液的味道,一點也不願與佩雯分享,而我亦把握機會走到了佳佳的身後,為她那處女後庭進行了開苞儀式。

  而在我抽送著佳佳後庭的同時,佩雯亦馬上替佳佳進行口交,令佳佳幾乎因強烈的高潮而暈倒。不過佩雯可沒有如此單純的放過她,反而以一支女同性戀者愛用的雙頭蛇與佳佳互相取樂著。

  膽敢弄一頂綠油油的帽子來給我帶,如此淫娃我當然不會將她放過,我同時亦記起佩雯的後庭亦原來未曾開光,於是改為與佳佳前後夾攻著嬌小的佩雯。

  最後我將精液平衡分在佳佳與佩雯的小嘴之內,看著這兩個吸精女皇細心地品嚐著我每一滴生命的精華,同時享受了一整晚的激烈3P。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