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三十四章 曾寶儀


  真想不到竟這麼容易得手,由於有孝慈這位賢內助,我只不過用區區一塊哥羅芳手帕,便已成功將曾寶儀弄暈地上,並隨即抬上貨車,駛往我位於台灣新增設的行宮。

  那是山區一棟三層高的別墅,只不過又有誰會想到將有無數的美媚將會在此受盡姦淫凌辱,而今夜的女主角當然就是曾寶儀小姐了。

  也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寶儀緩緩的醒過來,張眼細看,眼前是一片陌生的天花板,寶儀想揉弄一下發麻的四肢,不過隨即已醒悟到自己被大字形的被緊緊地綁在台上,尤幸的是身上的衣服仍整齊地穿在身上,證明自己並未在昏迷的期間受到侵犯。

  不過寶儀的慶幸恐怕只能維持到這一刻為止,其實我仍未干她的原因只不過是我不喜歡干一條昏睡中的死魚,我要身下的美女在我的姦淫下叫得聲嘶力歇,面容扭曲,最後硬生生地被我送上高潮,才將精液射入她們那玉潔冰清的子宮之內,而不是發洩在一具人形抱枕之上。既然寶儀已回復神智,那麼亦即是姦淫她的時候了。

  我打了一個手勢,在操控室一直監視著這房間的孝慈隨即開動按鈕,令房間內的七部攝影機同時將鏡頭集中在寶儀的身上,準備捕捉待會她受辱時的每一個珍貴片段。

  待準備就緒後,我才淫笑著走入了房間之內。笑聲引起了寶儀的注意,被緊綁在桌上的少女已緊張地問︰「你到底想將我怎樣?」不過我當然不會回答這種蠢問題,只不過忙碌地脫著身上的衣服,算是給了寶儀相應的回答。

  果然寶儀隨即已面色大變,哀求道︰「不要過來,我給你錢,求求你,放過我吧!」真想不到寶儀也會說出這種蠢話,我隨即淫笑道︰「你以為給我錢我便會放過你可愛的小穴了嗎?告訴你,我今夜一定會好好餵飽你的,到時你便知道什麼叫欲仙欲死了。」

  寶儀知道最後的希望落空,只得猛烈地扭動掙扎,同時拚命地呼叫著,希望有奇跡的發生。不過這恐怕是白費氣力了,我重重地一記耳光摑在寶儀的臉上,雙手已同時抓上了她的衣領,並把寶儀的襯衫撕成了地上毫無意義的布碎︰「你盡量地叫吧!待會我干你時你想不叫也不能。」

  寶儀的雙眼流出了屈辱的淚水,身體同時感覺到緊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的雙手已穿入自己的胸圍之內,用力地揉弄著自己的乳房。

  不愧為享譽東南亞的美乳,寶儀那雙足35C的乳房確不足以一手來包容,雪白的乳肉不單柔軟度高,而且彈力十足,更難得是寶儀的一雙乳頭仍然是粉紅色的,在我所操過的女人之中恐怕就只有朱茵及得上。這樣的極品叫我怎捨得不大玩特玩?我一手扯脫了寶儀的乳罩,隨之已猛烈地吸啜著寶儀的乳頭,並不時咬噬著她雪白的乳肉,令寶儀徘徊在痛苦興快感之間。

  哭叫、扭動,一一都無際於事,寶儀只感到男人一下一下的下流地吸啜著自己的乳房,並不時將齒印烙在自己的乳房之上,而更令寶儀羞恥的是,自己的乳頭已在男人的吸啜下不知不覺地硬直了起來,同時陰道間更開始分泌出下流的汁液,證明了自己的身體在男人的狎玩下開始生出了老實的反應。

  我感覺到寶儀的乳房更加充實飽滿,而且兩邊的乳頭更在我的攻勢下硬漲起來,由於我流在寶儀乳房上的津液,令寶儀的一雙美乳變得濕淋淋起來,同時被我摧殘得通紅的少女乳肉更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牙印。我輕輕拉脫了寶儀的短裙,令寶儀那雙誘人的大腿與雪白的內褲盡情地暴露在空氣之中,我更留意到寶儀內褲中間位置的一大片水跡,於是用手指按在水跡之上來回掃抹。

  「這麼快便濕了嗎?我的功夫是不是比子佼兄的更高明?」扭動中的寶儀不斷搖頭否認,也不知是否認濕了還是否認我比黃子佼更厲害,不過隨著我更用力地按在寶儀內褲上的水印中央,寶儀的搖頭頓時化作了猛烈的呻吟。

  寶儀雪白的內褲隨著她甜美的汁液慢慢地轉作了透明,展露出少女緊合著的肉縫,我不時以中指來回磨擦著寶儀敏感的肉縫,同時玩弄著少女的陰蒂,令寶儀的呻吟聲越叫越響亮。我重重地按在寶儀的陰核上,強大的刺激令寶儀張開了小嘴喘息,我把握機會吻到了寶儀的唇上,同時粗舌已直捲入寶儀的唇內,強姦著少女的口腔,蹂躪著寶儀的香舌,一邊吸唆著寶儀的香津,同時將我的津液沿著與寶儀交纏著的舌頭濯入她的小嘴之內。

  我離開了寶儀軟滑的香唇,透明的絲線在我們的雙唇間淫穢地拉開,我一下子扯碎了寶儀身上最後的一點衣物,令寶儀全裸地綁在桌上,等候著受姦污的命運。我調整著台腳的位置,令寶儀的雙腿慢慢成一字馬的拉開,雙腿過份的張開令寶儀不由自主地拉開了緊合的肉縫,頓時令陰道內一陣涼快。令寶儀知道自己的禁地已毫無保留地暴露在男人貪婪的目光之下,寶儀隨即羞得合上雙眼,不願再看著事情的進展。

  「我要你張開雙眼好好看著這傢伙進入你的體內。」

  寶儀知道男人要徹底粉砰自己的自尊,只好再次睜開眼,冷不防被眼前的景像嚇了一跳,雖然寶儀早已不是處女,但卻從未見過眼前般足足十寸長的強大陽具,一想到如此巨大的傢伙待會便會進入自己嬌嫩的體內,寶儀已不禁不安的按動起來。

  我看到寶儀的神色,已明白了她的心中所想,淫笑著道︰「待會我的寶貝便會一寸一寸地插入你的體內,我一定會逐少逐少地進入,徹底強姦你的每一寸肌膚,令你的身體深處永遠留下我給你的烙印,到最後令你變成渴望被我抽插姦淫的性奴隸,永遠臣服在我月夜奸魔的胯下。」

  寶儀直到現在才知道一直姦淫著自己的男人原來就是月夜奸魔,不過還未弄清楚念頭,寶儀已發覺自己原本涼快的陰道口已被一支火熱的巨棒所抵著,寶儀一想到抵在自己陰唇間的是男人火熱的龜頭,已不禁用力地扭動著嬌軀掙扎,希望阻止男人的進入。

  不過就算寶儀如何竭盡全力,她的扭動只不過限於上半身而已,我的雙手早已緊按在寶儀的大腿之上,阻止她下身的扭動,同時將火熱的龜頭緊緊的抵在她那被迫張開的陰唇上,並借寶儀的扭動磨擦著她的肉縫。劇烈的運動令寶儀早已香汗淋漓,可惜仍不能逃脫男人的魔掌,令寶儀明白到遭受強姦恐怕是早晚的事而已,果然陰道隨之傳來一陣火辣的撕裂感,充實的感覺令寶儀明白到男人的陰莖已開始進入自己的體內,正式開始被姦污蹂躪的惡夢。

  我將龜頭緊緊抵在寶儀的陰唇上,乘著她的一個氣力不繼,陰莖已慢慢擠開了寶儀的肉縫,逐少逐少地插入寶儀的陰道之內。看到寶儀被姦淫的痛苦表情,更令我生出了無上的快感,雖然寶儀早已不是處女,但一來她也不是經常性交,二來她的身體亦非常嬌小,相對下令她的陰道亦仿如處女般的緊窄,令我的進入工作相當困難,加上寶儀的不合作,更令我的插入變得加倍困難。

  不過強姦這一件事,就是女性越反抗,樂趣便越大,我盡力緊壓著寶儀的嬌軀,感受著陰莖不斷擠開了寶儀的陰道肉壁,深插入她的體內深處,強姦著她的每一條神經,姦淫著寶儀身體內的每一個細胞,直到火熱的龜頭已狠狠地頂在寶儀的花心上。我滿足地壓在寶儀的身上,享受著成功進入的快感,體會著寶儀緊窄的肉壁正夾緊我強行入侵她體內的陰莖,品嚐著寶儀的陰肉正一絲絲纏繞著我的肉棒,不斷地吸啜套弄著。

  我輕輕吸啜著寶儀的耳珠︰「感覺到嗎?我已頂到你的盡頭了,是開始真正強姦的時候了。」也不待寶儀作出反應,深入少女體內深處的長棍已緩緩的抽出了少許,再重重的轟插著寶儀的花心。一瞬間寶儀明媚的雙眼再次哭出了淚水,『自己終於被強姦了。』唯一的念頭隨著男人的肉棒一下又一下的轟碎了寶儀最後的自尊,寶儀只感覺到男人的肉棒不單止轟在她的陰道內,同時也轟在她本應純潔的心上,令她只感覺到自己正隨著男人的強姦狎玩行為而變得肢離破碎。

  不過寶儀可弄錯了一點,就是她本身並不是石女,隨著我一下又一下猛烈的抽送,寶儀那屬於女性身體的本能亦同時被我擠了出來。一絲又一絲的愛液漸漸如潮水般湧出,令我的抽插加倍順滑,嬌嫩的陰道肉壁似不堪快感的折磨,開始不停用力地夾緊我的肉棒,而少女的身體更慢慢轉變成發情的粉紅色,而本來只懂得哭鬧求饒的寶儀更開始發出了淫聲浪叫,證明我要征服她只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

  我重重抽頂了幾下,龜頭每一下都準確地刺在寶儀的花心上,不堪刺激的寶儀隨即被我硬生生送上了高潮,只見寶儀弓起了雪白的粉背,用她那軟滑的大腰緊緊夾著我的腰際,並發出了像征洩身的哀叫呻吟。

  看到寶儀老實的反應,我不禁大笑起來,雙手已同時揉弄著她那一雙豐乳︰「才五百下就已經高潮了嗎?我剛開始奸你時不是要生要死的嗎?正場現在才開始,待會我保證你會爽得死去活來,完事後恐怕你連站立也成問題。」說完也不待寶儀的反應,怒熱的火車頭再次展開了密集的活塞運動,試探式的不斷抽頂著寶儀陰道內的每一個角度,找出寶儀的G點與及身上的每一個敏感帶。

  陰莖在無意中撞著了寶儀體內的一個小突點,輕輕的刺激竟令寶儀二度攀上了高潮,在寶儀興奮的擠壓下令我知道終於找著了,也不待寶儀的高潮退去便已立即用我那碩大的龜頭狂轟著寶儀的G點。一瞬間,強大的快感刺激令寶儀像被人用鹽灑落在傷口之上,張大了小嘴想呼叫,卻發不出半點聲音,手腳卻同時被刺激得痙攣起來,我不放過寶儀似的深深吻在她的嬌唇上,仔細吸啜著她的兩片唇瓣,下身則忽輕忽重的刺激著寶儀的G點,那種觸不著癢處的痛苦卻比剛才的狂抽猛插更令寶儀吃不消,折磨吞噬著寶儀的神智令她開始扭動著腰肢,迎合著我的抽插,以擠取更多的快感。

  我卻偏不讓寶儀如願,重重的抽頂了幾下之後完全停下了動作,只讓陰莖仍停留在寶儀的體內,任由她以陰道緊夾套弄著,自己則只用雙手揉弄著寶儀的乳房,繼續挑動著寶儀的情慾。孝慈在我的示意下將工具車推進了房間之內,我從箱中取出了幼長的銀針,以酒精燃著的火光燒毒著,而孝慈亦配合著我的動作以酒精為寶儀的乳頭燒毒,我待孝慈工作完畢,已隨即以雙指緊緊夾著寶儀的左邊乳頭,銀針輕輕抵著那粉紅色的突起點,以銀針慢慢貫穿。

  劇痛令寶儀一下子由情慾的漩渦中醒過來,猛烈地掙扎扭動著,可惜卻敵不過從上而下緊按著她的孝慈,只能眼巴巴地看著銀針貫穿了她的乳頭,並帶出那點點的血花。

  我將一個小銀環扣在銀針的末端,隨著銀針的拉過,將乳環緊扣在寶儀的左乳頭上。隨即已將另一支銀針插入寶儀的右乳頭內,重覆著之前的動作。

  我得意地輕輕拉扯著剛為寶儀穿上的乳環,問︰「痛嗎?」

  只痛得一雙乳房幾乎麻痺了的寶儀,除了點頭也做不出第二種反應。既然痛的話,我當然要幫她止痛,二話不說陰莖已往後拉弓,再重重的頂回寶儀的花心間。由於之前的一大輪前戲,寶儀身上的性慾早已被我一一開發,再加上穿環時的劇痛,令寶儀的陰道間加倍敏感,才三招兩式間已令寶儀高潮疊起。

  我輕輕吸啜著寶儀的耳珠道︰「看你這淫蕩的樣子,你似正被我強姦嗎?」寶儀頓時羞得面紅耳熱,無奈卻停不下口裡的呻吟,我淫笑著再一次揉弄著寶儀的乳房︰「對了,叫一、兩聲甜美的讓我播給曾志偉看,讓他知道他的女兒原來這麼淫,這麼蕩。」寶儀苦苦哀求︰「求你不要再說了。」卻換來我更大力的一輪猛頂,令寶儀的哀求再一次化為呻吟。

  看著數度高潮的寶儀那欲仙欲死的樣子,也是時間給她紀念品了,不過在這之前,我還要徹底摧殘寶儀僅餘下的尊嚴,於是問道︰「我要射了,你準備好了嗎?」

  我故意加強了力度,令寶儀只能喘息著點頭。

  「那麼你求我吧!」接著在寶儀的耳邊說出了一大段的句子。無恥的字具令寶儀面紅耳熱起來,遲疑著說不出口,我卻隨即停下了動作,身體的快感突然終斷令寶儀拋下最後的自尊,哀求道︰「不要停!我說了……」

  我滿意地重新開始抽插,而寶儀亦一邊呻吟,一邊道︰「親愛的主人,求你用你的大雞巴干死我這淫娃,插死我這蕩婦,奸得我欲仙欲死,再用你寶貴的精液,填滿我淫穢的子宮,讓我為你懷孕,令我成為你徹底的女人。」

  聽著寶儀淫穢的說話,我滿足地將抽插推上了最高峰,一口氣狂抽了五、六百下,再重重的直插入寶儀的陰道盡頭,對著那成開合著的嬌嫩子宮口,一口氣將體內的慾望盡情地發洩出來。包含著無數小生命的奶白混濁精液全打入寶儀那急需填滿的子宮之內,充實內裡的每一絲空間,然後才滿滿的由寶儀的子宮口倒流而出,沿著陰道、陰唇,再由寶儀那雪白的大腿,緩緩的流落地上。

  寶儀雖曾有過性交的經驗,但也是第一次被男人直接射精入體內,只感到像岩漿般灼熱的體液一瞬間由男人的陰莖爆發出來,徹底填滿了自己本應貞潔的子宮,再慢慢的變得冰冷,令寶儀明白到自己的身體已被男人的精液所沾污了。

  我緩緩地爬離了寶儀那香汗淋漓的嬌軀,陰莖自她那被我奸得紅腫的肉洞內抽出,改以食、中二指輕插入寶儀的陰道之內,確認內裡是否滿載而歸。我以指尖輕挖著寶儀嬌嫩的陰道肉壁,然後緩緩攪動著指頭,令手指沾滿了寶儀陰道內的各種液體,最後才滿足地抽出了濕得發亮的雙指,上面早已佈滿了我早先注入的精液與及寶儀的愛液,於是我將手指改為抽入寶儀的小嘴之內,將手上的液體盡數抹在寶儀的小香舌上。

  而我的助手孝慈亦早己清楚瞭解我的強姦慣性,於是她扶起了軟弱無力的寶儀,並將她擺弄成後背位的體位,可憐寶儀仍沉醉在高潮的餘韻裡,一點也察覺不到自己可愛的小菊花已成為我緊接下來的目標。

  我將肉棒在寶儀的肉縫間輕輕磨擦,令炮身盡量沾上寶儀源源不絕的愛液,而孝慈亦順手在寶儀的左右兩邊乳環上各掛上一具小鈴,為寶儀待會的呻吟加上一點伴奏。

  早已濕潤發亮的龜頭緩緩離開了寶儀甜美的鮑魚,慢慢的向上爬升,最後終於抵在寶儀的菊穴上,寶儀終於察覺到危機的迫近,已不禁嬌呼道︰「不要!那裡不行!」

  不過我早已快一步的抓著寶儀的香臀,將那十寸長的人間凶器重重地硬插入寶儀的後庭之內。

  無盡的痛楚充斥著寶儀體內的每一條神經,劇痛的她只能順著我的動作前後扭動著身軀,令掛在她乳環上的小鈴不斷發出清脆的鈴聲。我察覺到龜頭上的點點血跡,後面果然仍是完裝貨,也不理寶儀正痛得死去活來,只顧著不停猛烈抽插發洩著體內的性慾。

  我再一次吻上寶儀的耳珠,雙手一上一下地玩弄著寶儀的乳頭與陰蒂,挑動著寶儀的情慾;而另一方面,孝慈亦同時將一支沾滿催情藥的電動陽具深深地插入寶儀的陰道內,誓要令寶儀在我的肛交下達到高潮。從寶儀越來越熱的體溫,令我知道她已接近高潮的臨界點,果然在猛烈春藥的荼毒之下,寶儀終於都被我的強行肛交送上了高潮。

  寶儀那因極度快感而痙攣的括約肌用盡餘力去夾緊我那猛烈抽送著的肉棒,並同時為我拉下了高潮的扳機,我卻不願將寶貴的精液浪費在寶儀的屁道之內,於是馬上抽身將面臨爆發極限的肉棒抵在寶儀的俏臉之上,並任由一波波的精液雨點般打落在寶儀的面上,徹底羞辱著這被我摧殘得半死的美女。

  孝慈輕輕地抽出深入寶儀體內的電動陽具,仍不停轉動著的炮身早已佈滿了寶儀的甜美愛液,而且量多得不停的滴落地上。不過寶儀滿足了可不代表我也滿足,面對如此美乳不來一下乳交實在是浪費的行為,於是我也不理寶儀仍有沒有神智,已強行將她再一次反轉過來,並將她那一雙豐乳硬擠出一條人見人愛的深溝。

  而我的陰莖亦同一時間鑽入這大峽谷之間,不時來回穿插著,享受著寶儀柔軟乳肉的按摩。碩大的龜頭同時撞擊著寶儀的小嘴,希望同時享受乳交與口交的快感,寶儀努力的扭動著頸項,希望躲開眼前的奸虐,不過經驗豐富的我已先一步坐在她的小腹之上,限制著她的行動。

  而孝慈亦在這時協助著我的行動,只見她毫不憐憫地一手扯著寶儀的秀髮,劇痛立即令寶儀放棄了多餘的行動,只緊合著小嘴抵抗著我的入侵。不過你聽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嗎?孝慈已馬上以其纖纖玉指捏著寶儀小巧的鼻子,令寶儀在一陣呼吸困難下放棄了最後的頑抗。去除阻礙的龜頭終於狠狠地刺入寶儀的小嘴之內,強姦著寶儀的口腔,令少女身上的三個洞穴在同一日間全遭受到陌生男人的入侵。

  不過我當然不會就此滿足,要我花如此多的功夫,就讓你試試深喉的滋味。我狠狠地捏著寶儀的乳頭,陰莖已毫不留情地直插入寶儀的喉嚨,寶儀只覺一陣大力湧來,就驚覺到男人的龜頭正狠狠地頂在自己的喉嚨深處,寶儀想去嘔吐、想去呼叫,但是深入喉間的陰莖令她的一切行動全變得白費氣力,只能以流淚去發洩自己的悲傷。

  終於,一陣腥臭混濁的液體由男人的龜頭狂射而出,沿著自己的食道直入胃部,令寶儀湧起了一陣反胃的感覺,同時亦明白到男人已在自己的嘴內洩精,而且更是以最惡毒的方法,以龜頭硬擠著自己的食道口,強迫自己吞下他所射出的每一滴精液。迷糊中寶儀隱約感到男人緩緩抽出頂在喉間的陰莖,不過幾乎被男人干死的寶儀已再不能維持著意識,終於在男人的連番奸弄下昏睡過去。

  英皇酒店的最高層,我上一次姦淫著容祖兒的老地方,我正再一次欣賞著姦淫寶儀時的錄影帶,這已是兩天前的事情了,不過現在回看著仍津津有味。灰狼已將拷貝好的一份郵寄給楊受成,本來楊受成對我玩殘了她的愛將一事也頗有微言,不過在一看到如此精彩的強暴畫面後已煙消雲散,爽快地安排我回來酒店領取報酬,並笑著說希望還有合作的機會。

  我舒適地躺在床上,現在就只等何嘉莉的到來,與及三日後與張佳佳的連場激戰,想著想著,我的神兵已不禁充血傲立起來。不過我的手電卻在同一時間響了起來,而且是只有師父與灰狼才會用的緊急通訊號碼。

  「少主,事情有些不對路。」電話傳來了灰狼焦急的聲音︰「我的眼線佈告說發現何嘉莉出現在機場,並準備乘坐往台灣的飛機,出席那邊的活動。而更壞的消息是,楊受成的大屋那邊好像有警方的人出入,而且我好像認得是程嘉惠的手下,我看少主你還是立即離開。」

  媽的!楊受成那畜生竟過橋抽板,還將我出賣結程嘉惠!不過現在已不是生氣的時候了,我馬上收拾東西,隨即已朝房門的隙縫向外偷看。如何冷靜的我也不禁倒抽一口涼氣,一整隊飛虎隊原來早已在門外準備妥當,只欠程嘉惠的一聲令下,就要殺入來將我生擒活捉。我只好輕輕將手榴彈綁在門邊,希望藉著警員衝入來時引發爆炸,然後學這個殺手不太冷中的主角般乘亂逃去。不過我已馬上記起那個主角最後好像是難逃一死。

  難道我的奸魔傳說竟要在這裡終結?!也不知是我的心膽已寒,總覺得室內的冷氣令我毛骨聳然。慢著!冷氣,我終於找到自己的一線生機。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