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三十三章 容祖兒


  晚上十一時,我坐在黑沉沉的大屋之內,欣賞著大廳內眾多動人女星的美艷照片。何嘉莉、葉佩雯、容祖兒、張佳佳、Twins,數之不盡的美女真的令人花多眼亂,不過這裡可不是我的家。

  正當我沉醉在動人的美女漩渦中之際,大門已適時傳來了鎖匙聲,厚重的木門被熟練地推開,由於屋主尚未習慣屋內的黑暗,所以絲毫未發現屋內的陌生訪客。

  不過正當屋主準備亮著室內的電燈之際,我已先一步出口阻止︰「楊受成先生,你還是不要亮著燈,這樣對大家都好。」

  楊受成終於察覺到屋內的陌生人,不過他不愧為老練的商家,慌張了一會已定下神道︰「誰在那裡?」

  我冷笑著示意楊受成坐下,已接著道︰「不用慌,是楊先生你叫我來的。」

  楊受成定下來細心一想,隨即已明白我的身份︰「你就是月夜?」

  我緩緩地點了點頭,已接著道︰「話大家也不用說,我的目標是誰?」

  楊受成從身後的抽屜裡取出了一堆照片,同時倒來了兩杯威士忌,接著道︰「就是曾志偉那死肥鬼的女兒,那死肥鬼竟敢與梁思浩合謀對付我,我要你將她的女兒操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楊受成見我緩緩地看著照片,已笑著道︰「這個曾寶儀不錯吧?足有三十五寸的驕人上圍,我知道你一定喜歡,你要多少報酬即管開口,我一定不會待薄你的。」

  我冷冷地看著楊受成說︰「我不要錢,英皇美女多,我要你旗下的美人兒陪我。」

  楊受成的臉色為之一變,接著道︰「那麼你要誰?」

  我淫笑著接著說︰「出發之前,我要容祖兒先陪我一晚,讓我嘗嘗SM她的滋味作為訂金;而事成之後,我要你安排何嘉莉來陪我一晚;還有,最後則是輪到張佳佳要陪我玩足三日。還有一點就是,我的寶貝可是把罐頭刀,祖兒與嘉莉這種蕩貨可以不談,但張佳佳的處女則要留給我開苞,這就是我要的報酬。」

  楊受成的臉色鐵青了一會,最後終於道︰「明天祖兒沒有工作,我會安排她到酒店服侍你,現在我吩咐司機載你到酒店先休息一會。」

  我躺在酒店的大床上,望著旁邊的大鐘,已經是早上的十一時半,祖兒還有半小時就要來。老實說我也不是看上她才選她,月夜奸魔的眼光怎會這麼差,只不過為了能盡情SM淫慾她一番,以看看她為何能吸引萬千少男少女;而何嘉莉亦只不過是我的熱身菜,我真正的目標其實是張佳佳這美人兒,我一定要好好嘗她的處女罐頭,看看是否原汁原味。

  想著想著,房門已傳來了聲音,一身平民運動裝的容祖兒已踏入室內︰「是張先生嗎?是楊生吩咐我來的。」說完已不願再看我一眼,接著道︰「若張先生沒問題我想先洗個澡?」我點了點頭,容祖兒已直接走入浴室之內。

  水聲緩緩地傳出,可真是經驗豐富的娃兒,明知待會要脫光光,所以也不盛裝而來,不過我最討厭她那種看不起人的目光,有本事的話,待會我操你時不要求饒看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祖兒走進浴室已近大半個小時,可惜仍未有離開的意圖,真不知她要洗到何時,既然如此,我還是到浴室助她一把。我重重地推開浴室的大門,容祖兒聞聲已慌忙取過毛巾遮掩著身上的重要部位,不過我淫笑一聲已一把扯下她的毛巾︰「遲早也要被我看清楚,還有甚麼好遮?」說完已立即把祖兒拉到浴室的雲石台上實行就地正法。

  由於我在等待祖兒洗澡其間早已將身上的衣服脫個一乾二淨,所以我才將祖兒壓上檯面,堅硬無匹的十寸長巨大陰莖便已毫無保留地抵在祖兒的蜜唇間。祖兒察覺到我沒有戴套的意圖,已慌忙地道︰「你不能不戴套就來,楊生也會戴套的。」不過我已淫笑著揉弄祖兒的一雙小嫩乳,同時道︰「既然楊受成有戴套,那我就更不需要戴套了。」隨即腰肢用力將陰莖狠插入容祖兒的體內。

  祖兒吃了我猛烈的一棍亦說不出話來,只能隨著我的活塞運動勉力呻吟,令浴室之內一時間春色無邊。不過我當然不會就此滿足,一張狼嘴已來回滑過祖兒青春的肌膚,留下鮮艷的吻痕與及牙齒印,而祖兒雪白的乳房亦因我的力揉而變得一片瘀青,顯示出祖兒在我的姦淫下並不好受。

  不過這其實只不過是前戲部份,我用力抓著祖兒的一雙乳頭,潛伏在她體內深處的龜頭已發動猛烈攻勢,狠狠撞擊著少女的子宮,令祖兒情不自禁地張開了小嘴哀叫,而我的粗舌亦乘勢入侵了祖兒的小嘴之內,實行同時玩弄著祖兒上下兩把甜美的小嘴。

  我將祖兒的嬌軀輕輕反轉,以正體位再次插入,同時道︰「我每操你一下都要好好吸啜我的舌頭,而你下面亦要夾緊,若我不爽的話我就把你雙眼打腫,讓你以比《勁歌金曲》那晚更誇張的SM熊貓妝出席明天的活動。」

  祖兒一想到由於那晚被楊受成玩SM時打腫了眼,弄致第二天《勁歌金曲》時的醜態,已合作地吸啜著我的舌頭,而我亦同時用上了大力鷹爪功襲擊著祖兒柔軟的乳肉。

  十指深深陷入祖兒雪白的乳肉之內,慢慢地將柔軟的乳肉弄得瘀青,最後在祖兒的一雙乳房上一邊一隻清清楚楚地留下屬於我的瘀黑掌印,手掌才慢慢地由祖兒的乳房上撤離,不過手指亦同時夾緊祖兒的兩邊乳頭並同時狠狠向外拉扯。猛痛令容祖兒狂流著淚弓著背,狂亂地揮舞著四肢,不過我卻毫不憐憫地直至將祖兒的乳頭拉扯成乳棍狀,才突然放手任由她的乳頭彈回原位。

  一下、兩下、三下,混雜著劇痛的快感刺激得祖兒忘情地喘息著,而我的目標亦由祖兒的乳頭改為她雪白的香臀上,並以如來神掌左右開弓拍打著。隨著我猛烈的抽插,只見祖兒早已媚眼如絲,可愛的小蜜穴亦已濕如潮湧,顯示出她的主人已開始享受著我猛烈的姦淫。但我這殘暴的奸魔又怎會由得容祖兒這賤貨如此享受,一聲不響已抽出正狂轟猛插著的陰莖,令突然失去依靠的祖兒隨即軟倒地上。

  我卻不容得祖兒有絲毫機會休息,一把抓住她的秀髮,連拉帶拖的直扯出浴室之外,再狠狠地將祖兒甩往床上。可憐的容祖兒仍以為我只想改變地點,卻沒發覺我已從袋中取出了SM用的各種工具。容祖兒抬頭看到我手持麻繩走近,亦頓時明白到我的意圖,慌忙想退回浴室之內。不過我哪容到口的天鵝肉溜掉,重重一拳打在她雪白的肚子上,乘祖兒痛得弓下身子已迅速將她的雙手成功反剪背後,並用麻繩緊緊綁起。

  繩,是日本姦淫界的精髓,亦是我隨師父留學日本時的重點課程,而現在我正好在容祖兒的身上嘗嘗到底有何威力。我先以傳統的龜甲法緊綁著祖兒的上半身,故意突出她那雙不太大的乳房,然後將麻繩交纏緊抵在祖兒的陰唇之間,令祖兒身體上任何細小的擺動都會令麻繩不斷磨擦著她敏感的陰唇嫩肉,再以斜吊法將祖兒吊在半空之中,令抵在祖兒陰唇部位的麻繩集中支撐著祖兒的大部份重量。

  才片刻間祖兒已發出難過的呻吟,不過不消一會聲音已被堵嘴球所消去。我故意選擇了球身中間有大量小孔的那種,令祖兒的津液能從洞中下流地流出,而我當然亦不會忘記祖兒那雙可愛的小乳房,不過人道的我當然不會再過份摧殘她早已瘀青的乳房,只是把近半百的衣夾密密麻麻地緊夾在她的乳房之上,將祖兒的一對小籠包好好裝飾一番。

  果真是淫蕩的娃兒,才吊起不夠十分鐘,祖兒的下半身早已濕得一塌糊塗,緊貼著祖兒蜜唇的麻繩更因她的愛液而濕得發亮,看來她真的很想要了。既然如此,我也不浪費時間,剛才得不到滿足的雞巴已再一次重重地插入祖兒的體內,只不過今次我的目標是菊穴吧了。

  不過我狠狠的插入只換來了祖兒的一下暗哼聲,而我從裡面緊窄的程度亦肯定了祖兒的後庭早已為他人所開發,想不到楊受成對祖兒的栽培竟是如此全面。既然如此,我也不浪費精力於祖兒的直腸之內,而以一支電動陽具取代我抽插的工作,而自己當然親自招呼祖兒的小蜜穴。

  由祖兒傳來的呻吟聲證明了我每一下直撞她子宮的攻擊確實是到喉又到肺,而她的小嫩穴亦早已合作地緊夾著我的陰莖,協助著我的姦淫,同時不時送上高潮回應著。受到祖兒陰道熱情招待的我再難有任何保留,於是左手緊扯著祖兒的陰蒂,右手緊抓著她雪白的大腿,衝鋒陷陣地狂抽頂著,直至我與祖兒雙雙達到了高潮。

  不過由於明知祖兒早已做好了一切避孕措施,所以令我射入她體內的興趣大減,畢竟膣內洩射最吸引人的地方其實就是有令女性懷孕的可能,既然現在沒有了這可能,我也不願將第一發最大量的精液浪費在祖兒的子宮內。於是一下子抽出了陰莖,讓失控走火的自動步槍將白濁的子彈狂射在祖兒的臉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祖兒何曾受過這種對待,只是嚇呆了不動,亦是不能閃避,任由我以精液在她的臉上再補上了一度濃妝。

  我乘祖兒休息期間,暗中留意著隱藏屋中的攝影機的情況,確定著它們的正常運作與及拍下房間內的精彩場面,才以毛巾清理著祖兒的臉上殘精。我得意地看著半死的祖兒,先解開她的堵嘴球與她來一輪熱吻。由於長時間含著堵嘴球,祖兒的小嘴早已麻木,令她甜美的津液不能自控地流入我的嘴中,而我當然立即禮尚往來的令熱吻變成了法式濕吻,粗舌同時強姦著祖兒的嘴腔。

  待濕吻完畢後,當然要試試祖兒的唇舌功夫,而我亦明白了盛名之下無虛事這個道理,容祖兒只花了二十分鐘已成功為我吹出了精液,還一滴不留的吞個一乾二淨,而且期間含、吹、舔、啜、磨、咬、洗、深喉八種口交花式來回應用,除冰火外的各種本領明顯運用自如,確比我的愛奴們更為優勝。

  不過正因為這樣,更令我要好好姦淫這婊子,我馬上將堵嘴球塞回祖兒的小嘴內,隨即已從袋中抽出了皮鞭及蠟燭,準備為她佈置一個燭光之夜。數十支蠟燭之多,當然要找個燭台好好安放,而祖兒雪白的粉背就正好是我最好的選擇。隨著無數燭光的飄揚,一連串的燭淚正源源不絕的烙在祖兒的粉背上,痛出了少女的淚水,不過我不單止不憐憫,反而用手上的皮鞭盡情地鞭打著祖兒在半空搖蕩著的嬌軀,同時不時將手上剩餘的衣夾夾在祖兒最敏感的陰唇上,令祖兒痛苦得恍如熱鍋上的螞蟻。

  持續了數小時的姦淫虐打終於都到了最高潮,我抓著祖兒身上衣夾末端的繩子,再狠狠的往下一拉,令無數的衣夾自祖兒的身上飛脫,由於衣夾一直緊夾著祖兒的全身肌膚又或是性感帶,突如其來的刺激令祖兒隨即痛得雙眼反白,並且失禁起來。

  而隨著祖兒金黃色的尿液瀉滿一地,我已將我那早已硬直的肉棒再一次盡插入祖兒的陰道之內,並同時用手上的蠟燭燒灼著祖兒的陰蒂,令祖兒自動自覺地扭動著腰肢前後套弄著我的肉棒。隨著蠟燭燃盡的一刻,我亦同時將奶白混濁的精液滿滿地狂射入祖兒的子宮之內,為漫長的姦淫之夜劃上完美的句號。

  已經很久沒試過如此暢快的一晚,第二天一早,容祖兒要在兩名助手的扶持下才能步出酒店之外,而我亦一早帶同行李展開我的台灣之行。不過正所謂猛虎不及地頭蟲,在台灣我確實需要一個好嚮導與及一個藏身之所,而孝慈就正好滿足了我的一切需要(關於孝慈的事件請參考第九集)。

  再見孝慈的一瞬間我也不禁呆若木雞,已為人母的她身上已生出了一種成熟的美態,而我的突然出現也令她為之一呆,隨即已送上火辣辣的熱吻以慰相思之苦,並拉著我走進屋內看看我的兒子。不過由於孝慈仍在坐月期間,所以我們間不能有房事發生,不過心思細密的她一早已安排了蔡依林為我好好消除旅途的疲累。

  孝慈不愧為我忠心的性奴,一直以來她都為我好好地調教著依林這娃兒,又為我收集其他台灣女星的資料,令我省卻了不少功夫。而蔡依林的身體亦成熟了不少,身材比我上次操她時更豐滿得多,而隨著我粗長的肉棒深插入她的嫩穴之內,她已懂得自動自覺地夾緊我的肉棒,並且前後扭動腰肢,套弄著緊夾著的陰莖,並不時發出愉快的嬌喘呻吟。

  而孝慈見我以老漢推車姦淫著依林,已配合地走到我的背後,以一雙豐乳按摩著我的背肌,並不時以新鮮的乳汁塗抹在我和依林的身上,又或以言語調笑著被我奸得全身痙攣的依林︰「主人你快用力揉揉依林的乳房,看看是否變得更豐滿了?」聞言我已加倍用力地搓揉著依林的小乳房,令剛被我帶上高潮的依林再一次發出了呻吟聲。

  「孫燕姿可是依林的好朋友,要不要依林騙她出來讓主人為她開苞,再嘗嘗『一戰雙嬌』的滋味看看?」

  足足干了蔡依林三個小時,直到此刻我才記起自己的真正目標,於是邊以正常位猛幹著邊道︰「我今次的目標是曾寶儀,孫燕姿的事下次你才替我安排,現在先想想曾寶儀有沒有方法。」

  不過由於蔡依林的浪叫聲,我足足講了三次孝慈才聽清楚,而我為了要商量計劃,只好再加快抽插的速度,陰莖同時以干散依林的速度在她的陰道間不斷進出,使龜頭每一下都重重撞在依林的子宮之上,令依林老實的身體在我的狠幹下洩過不停,最後才草草地將精液全射入依林的子宮之內。

  依林在我洩射過後已再也支持不住,沉沉睡去,只剩下我與孝慈繼續商量我們的奸寶大計。而當我們談好每一個細節之時,天色已近將明,我只好歉意的抱著孝慈走到床上,並同躺在依林的身旁,並為她寬衣解帶起來,嚇得她嬌啼道︰「你瘋了,干到依林死了似的還不夠嗎?坐月期間是不能有性事的。」

  不過我已淫笑愛撫著她成熟的身軀,同時道︰「那麼後庭花就沒問題吧!」而其實孝慈亦早已被我與依林的連場激戰弄得慾火焚身,聞言亦只好任由我為她進行滅火的工作。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