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三十一章 魔鬼的歸來


  離開了足足四個多月,惡魔終於再一次踏足久違了的土地,到底誰人堪稱絕世淫魔,恐怕就只有我°°鼎鼎大名的月夜奸魔。

  接機的自然是灰狼這個老傢伙,只不過不見數月,這老鬼看起來卻好像年輕了不少,令我也不禁笑罵道︰「看來你那採陰補陽的功夫好像進步了不少?」灰狼也淫邪的一笑︰「那倒真要多得你的手信了,說真的,那美夕確實好操。」我不禁奇道︰「我不是在她的陰道塗了藥嗎?你竟還硬上她,那不是痛死那臭婊子了?」

  灰狼邊開動車子邊道︰「你放心好了,我也不捨得干死那美人兒,她前面的小穴我也只不過用了一次,不過那次已足足令她痛了近半個月。不過她後面的那個穴我卻不會客氣了,時至今日,我更將她訓練成被人強姦後庭也會高潮的婊子了,待會就讓你看看成果。還有久美、惠美這兩隻母狗,加上這兩隻大肚婊子,今晚你定要嘗嘗狂操孕婦的滋味。」我不禁驚訝於灰狼的辦事效率,只不過數個月已完成調教了這三個婊子,看來留下他看家確是正確的做法。

  灰狼不愧為我的最佳拍擋,轉眼已明白我的想法,道︰「不用謝我,要謝就謝你的寶貝小雪,她也幫了我不少忙。」說著說著,車子終於抵達了久違的家門口,我也笑著道︰「當然,為表謝意,我今晚定會幹死她。」

  話仍未說完,大門已迅速的拉開,數月來一直寄居我家的小雪已俏立門前,笑著問道︰「干死誰?」我也不顧得灰狼正在一旁看著,已一把揭開了小雪的長裙,再拉下了她的內褲,同時抱著她邊干邊走進客廳,道︰「當然是要干死你,你今晚死定的了。」不過小雪已再也說不出其它說話,只因她迷人的小嘴現在只能隨著我猛烈的動作發出呻吟與喘息。

  善解人意的灰狼沒有跟著進來,改為由後門回到自己的房間,客廳的茶桌轉眼間已變成了我與小雪的戰場。毫無保留的肉棒一下又一下深深插入了小雪幼嫩的花瓣,令美人兒只能不斷發出求饒式的淫叫,同時奉上了無數的高潮回應,並任由我將白濁的慾望一波又一波的注入了她纖巧的子宮之內。

  數小時的激情過後,雲收雨散的我們倆仍躺在那茶桌之上,享受著高潮的餘韻,小雪卻由身邊取過了一個小鈴,輕輕搖動著。久違了的惠美推開房門,走到了我們的身旁,隨即跪下來道︰「母狗惠美參見主人,請問主人與小雪小姐有何吩咐?」

  久別的惠美已變得腹大便便,身穿著純白的孕婦裝,明艷了不少,而由於懷孕的關係,身材更明顯豐滿了不少。我望著仍被我緊壓著的小雪,小妮子目光中流露著邀功的神色,我不由自主的痛吻了她一輪,再上下其手一翻,直弄得小雪嬌喘連連,才接著道︰「三隻母狗聽話嗎?」

  小雪已嬌笑著道︰「你可以自己試試。」隨即又接著道︰「惠美你過來替主人清理乾淨。」

  小雪與灰狼的功力可不是蓋的,只見惠美聞言二話不說,已爬過來伏在我們的股間,伸出了小香舌一下一下舔弄著我與小雪的接合處,清理著正慢慢流出的奶白精液與小雪的分泌,直到舔過一乾二淨才輕輕吸出我仍停留在小雪體內的肉棒,改為對著小雪的陰道口吸啜內裡的精液。不過小雪已馬上阻止惠美道︰「你讓主人的精液留在我體內便可,你去啜乾淨主人的寶貝吧!」聽到小雪的吩咐,惠美果然馬上離開了小雪的股間,改為吸啜著我的陰莖,同時用她嫩滑的香舌溫柔地套弄著我的龜頭。

  小雪緩緩爬起身,穿上衣物,見到我的陰莖在惠美的小嘴內再一次地硬漲起來,於是道︰「惠美,你看你又把主人的寶貝弄硬了,還不快問主人是否要用你的身體出精!」果然惠美接著已放開我的陰莖,退開問︰「請問主人想要惠美的身體嗎?」我滿意地點點頭,惠美已接著道︰「請問主人想用哪一種姿勢抽插惠美?」看來小雪對她們的調教確實非常成功,我隨即滿意地道︰「就用老漢推車吧!」惠美聞言已走到了茶桌之旁,雙手按著檯面,雙腳分開,同時抬高了雪白的粉臀道︰「惠美懇請主人賜插。」

  老實說,女人我幹得多,孕婦卻真的未試過,如今正好一試看看箇中滋味如何。隨即已將硬直的陰莖挺插入惠美的嫩穴之內,同時緊拉著她的腰猛烈地聳動著。可能由於懷孕的原故,惠美的陰道柔軟了不少,不過剛開始的時候她的分泌仍不多,想來惠美亦有不少痛苦,只不過咬緊牙關不敢哀叫。

  漸漸地,惠美的陰道已變得濕潤,而惠美亦開始發出舒服的呻吟聲,我不禁輕輕吸啜著惠美的耳垂道︰「幹得你舒服嗎?」惠美紅著臉喘氣道︰「主人幹得惠美很舒服。」我的雙手已由惠美的腰際改為襲上惠美的胸前,撕開了她胸前的衣衫,直接抓著她的一雙乳房揉搓著。惠美的乳房亦隨著我的動作流出乳汁,濕潤了我的雙手。

  興之所至的我卻突然停下了動作,對小雪道︰「我想叫她的姐姐來吻我的屁眼,看看是否同樣聽話。」小雪已笑著點頭,同時以另一種節奏搖動著鈴子。果然,片刻間久美已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已急不及待的道︰「久美,快來舔我的屁眼。」出乎意料,久美卻爽快道︰「是,主人。」同時照足我的吩咐,溫柔地舔弄著,甚至吸啜我的屁眼,舒服得我隨即將滾熱的濃精狂噴入惠美的子宮之內。

  抵受著我猛力噴射後的惠美雙腳一軟已伏在茶桌之上,一絲絲白濁的精液正由被我操得發紅的陰唇流出,並沿著她的大腿流落地上,而久美亦已取代她的妹妹成為我的第二位洩慾對象。小雪亦同時呼來了美夕替惠美進行清理工作,而這一晚亦變成了一皇四後的淫慾之宴。

  當晚在我徹底地發洩著慾望的時候,小雪亦同時詳盡地告訴我藝能界的各種變化,例如柏芝與曉東的離離合合、新鮮出爐的香港小姐、又或是新晉的各式美女。不過最令我感到驚訝的是慧琳竟與她的肥豬男朋友復合了,這才真的意想不到,看來我有意務再一次用我的大肉棒操醒陳慧琳這婊子。

  經過了充足的睡眠,昨夜消耗的精力已得到徹底的補充,看來也是出發姦淫陳慧琳的時候了。不過看來慧琳這婊子真不懂得吸取教訓,事隔數月,同一間大屋,同一條柱子,同一個露台,再加上同一個男人正用著相同的方法再次進入了慧琳的香閨之內,再用上同一條肉棒姦淫這難得的美女。慧琳的反抗行為在我的一插之下已煙消雲散,只能勉強以浪叫加上呻吟發洩著肉體上的滿足。

  看到陳慧琳這浪貸的一臉淫樣,我已不禁加倍用力的抽送著陰莖,同時道︰「是不是比上一次奸你時更爽呢?我的好慧琳,你看你的妹妹夾得我多用力,是不是想我再幹得用力點?」慧琳無力地點點頭,同時看到自己最隱密的花瓣正無恥地吞吐著男人的陰莖,只得將餘下的理智暫時由身體的慾望所取代,先讓自己敏感的身體充份滿足了再算。

  不過我卻看穿了慧琳的如意算盤,一下子由她那被我幹得發紅的陰道中抽出了陰莖,然後已在上面塗滿了灰狼為我新補充的藥膏「奸魔之契約」,我要慧琳這淫娃成為我歸來後的第一位性奴隸。

  佈滿藥膏的陰莖再次狠狠的插入慧琳的嫩穴之內,令慧琳感到男人灼熱的陰莖彷彿與自己的陰道熔為一體。男人每一下猛烈的抽送也重重的撞擊著自己的花心,令慧琳徹底明白以後就算沒有藥物的束縛,自己淫穢的身體亦已經不能失去這正姦淫著自己的男人了。

  慧琳的眼神由開始的反抗到認命的神色,再慢慢轉化成享受的線條,正媚眼如絲的享受著陰道內的每一下猛烈撞擊,被我緊握在掌心的一對柔嫩乳房亦敏感得硬漲起來。種種的變化令我明白到慧琳已徹底的臣服在我的胯下,於是我停下了抽送的活動,一邊享受著慧琳那斷斷續續的高潮式陰道擠壓,同時用我的掌心輕輕磨擦著她那硬突起的乳頭,慧琳頓時再一次發出舒服的呻吟聲。

  我把握機會吻啜著她動人的耳珠,同時問道︰「我的好寶貝,你想我繼續幹嗎?」慧琳嬌羞地點點頭,「不過你要把你的好朋友深田恭子弄來給我幹才行,明白嗎?」徹底追求性慾的慧琳已完全失去了理智,為求我的抽插連靈魂都已經出賣,既然如此,她的靈魂就由我來替她接收,從今而後跟小雪一同輔助我,做我忠心的性奴隸吧!

  停下的引擎再一次的發動,激情的刺激令慧琳失控地扭動著身體,甚至連津液亦自慧琳性感的紅唇邊流出。連續的抽插令慧琳已經記不起自己經歷了幾多次的高潮,只知道自己的手腳正如八爪魚般緊緊的纏著男人的身軀,怕一放開手就會失去了男人的慰藉。直到一股灼熱的洪流由男人的分身內射出,直注入自己飢渴的子宮之內,填滿了自己體內那無盡的空虛,慧琳才滿足地放鬆了手腳,心滿意足地沉沉睡去。

  師父曾經說過︰女人的心是難解難明的。我現在就深刻體會得到,真想不到慧琳醒來的第一句話竟然是︰「你要我做你的玩物,又或是幫你強姦恭子都沒問題,只要你答應替我強姦一個人,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答應你。」除了恭子外還有贈品贈送嗎,我想也不想就答應了,因為以慧琳的條件與質數,只要能令她心甘情願地臣服,任何條件也是值得的。

  尤其是當我們來到那個人的門外時,我就更加肯定我的決定是正確的,因為內裡的屋主可是年輕貌美的李彩樺妹妹,這筆交易絕對做得過。我帶著慧琳悄悄地走到Rain那大屋的後面,輕而易舉的已潛入了屋內,同時觀察著屋內的環境。正當我與慧琳踏足客廳之際,屋內的電話亦同時響起,見機極快的慌忙將慧琳拉往一邊暗角處,免得為Rain所識破。果然Rain已第一時間由房間步出,飛奔至電話之旁。

  「是嗎?因風球關係預約取消。知道了,放心,我會留在家休息。拜拜!」窺聽著阿Rain電話的慧琳已在我耳邊輕輕地說︰「這婊子今晚不用工作,看來你可以樂上一整天。」不錯,尤其是看到彩樺的一身細皮嫩肉,再加上青春無敵的氣質,一早已引得我舉旗致敬。

  待彩樺一放下電話,我已馬上由藏身之處衝出,直閃到彩樺的背後,一雙強壯的臂彎已緊扣著彩樺的頸項,令到受襲的少女想叫也叫不出聲。慧琳見我成功將彩樺制服,亦同時由藏身之處走出,並對彩樺打招呼道︰「親愛的彩樺妹妹,我與主人來探你啊,高興嗎?」

  不過我卻沒有慧琳的閒情,隨即已馬上將彩樺緊緊地綁在那四方形的橡木餐檯之上,準備享用待會的大餐。阿Rain迷人的小嘴才剛回復自由,已不禁嚷道︰「Kelly,你們想幹什麼?」我當然不會回答阿Rain的這種蠢問題,取而代之的是我的一雙手已伸入她的恤衫及胸圍之內,盡情揉弄著她一雙飽滿的小乳房。

  不過慧琳卻編編喜歡充份折磨彩樺這美人兒,已在一旁淫笑道︰「當然是替你這小美人開苞,再順便拍下來記念,片名就叫《玉女阿Rain的初貫通》。」說完已在阿Rain的四周架設著攝影機。

  阿Rain聽罷慧琳的言語亦只能慌亂地掙扎起來,不過同時我已撕扯著她身上的衣衫。隨著布帛撕裂聲響起,阿Rain最原始的赤裸軀體已展現在我與慧琳的面前。從來沒有與異性有過任何親蜜接觸的阿Rain早已羞得緊合上眼,面臨受辱的淚水已源源不絕的湧出,但由於手腳的受制,縱使萬分的不願亦難逃受奸辱的命運。

  一旁的慧琳亦協助我脫著身上的衣服,令我空閒的雙手能盡情挑逗著阿Rain年輕的肉體。片刻間,我與慧琳已全身赤裸的站在阿Rain的面前,慧琳更用她的小香舌替我的陰莖塗上了奸魔之契約,同時道︰「主人,幹完這婊子後賜給我做奴隸好嗎?」

  「那就要看你乖不乖了。」我還在吊她的胃口,胯下塗上了奸魔之契約的陰莖已在不斷點頭了。

  阿Rain死命的緊合著雙腿,因為她清楚知道,只要她的腿一分開,她寶貴的童貞就會被男人所奪去;而且那變態的陳慧琳亦在耳邊告訴自己,那男人陰莖上藥物的厲害,令阿Rain清楚明白到,只要男人的陰莖一進入她的體內,她就真的會永不超生。

  愚不可及,阿Rain的反應對我來說可謂再熟悉不過了,曾經有無數的處女在面臨失身之前都會用這種方法反抗,但是她們到最後都一一徹底失敗。奸興大發的我隨即重重地兩掌摑在阿Rain的臉上,再瘋狂地左右輪流咬噬吸啜著她的一對乳房,劇痛令阿Rain的雙腳稍為一鬆,隨即已被我雙手用力硬生生的扯開,令阿Rain幼嫩的陰唇徹底暴露在我的面前。

  盛怒的龜頭早已充血的抵在阿Rain柔軟的花瓣之間,來回磨擦著中間峽窄的肉縫,同時挑逗著內裡那粒敏感的珍珠。沒有什麼比用暴力征服一個年輕貌美的處女更值得我高興,我已急不及待對身邊的慧琳說︰「要進去了,記得好好拍下來,尤其是阿Rain那失身時的痛苦表情,一定很有收藏的價值。」而慧琳在取出相機的同時,亦將一塊落紅巾放在阿Rain的身下,準備承接著阿Rain破瓜時所流出的處女血。

  阿Rain終於無奈發出認命的哀號,而我亦同一時間將硬直的陰莖往她緊窄的體內一送,直插入少女本應貞潔的禁地,再狠狠的貫穿了那塊象徵初次體驗的薄膜,深深的直頂入阿Rain的深深處,摧殘著少女幼嫩的子宮,而阿Rain亦配合著我的動作發出了處女破瓜的哀號。

  慧琳手上的閃光燈不停地閃動著,拍下這純潔少女受辱的珍貴一刻,隨著我陰莖的進進出出,阿Rain處女的血絲亦亦被帶動得落在純白的手巾之上,為潔白的手拍與純真的少女心頭留下了永不磨擦的污點。

  直到我火熱的龜頭狠狠的頂在阿Rain的子宮口,我已徹底體會阿Rain陰道內那種近乎完美的緊窄,她肯定是我所幹過的女性中最緊的一個,我開始忽輕忽重的抽頂著她的子宮,開發著阿Rain那緊窄的陰道。

  「怎樣,我主人的肉棒好味嗎?當然了,他是堂堂的月夜奸魔大人啊!」看到阿Rain的處女血,慧琳越發淫邪的笑著︰「而且從今以後,你就只能跟主人親熱,若是其他人的髒東西一插入你的體內,那一定會痛死你。我看你還是夾得主人緊一點,讓他好好疼你,說不定會賜你一個肥肥白白的小寶寶。」

  慧琳的說話令到阿Rain的內心再一次受到衝擊,一想到因姦成孕的下場,阿Rain已不禁鼓起勇氣哀求︰「求求你……我不要懷孕。」

  這其實亦是我與慧琳一早定下的計策,心靈與肉體上同時夾攻阿Rain,務求令她永遠臣服在我淫威之下。我不以為意的道︰「那麼你肯做我的性奴隸嗎?」飽受摧殘的弱女已經不能說出第二個答案︰「你已經在我的體內下了藥,我已經沒有第二個選擇了。」我不禁得意的笑了起來,又多一位一流的性奴隸︰「那麼現在伸出你的小香舌讓我好好親一親。」

  阿Rain合上了眼,吐出了可愛的小舌頭,不過馬上已經被我吸入了唇內,用我的粗舌與她交纏著,同時粗暴地挑逗著阿Rain的口腔。慢慢地阿Rain亦感到自己的身體深處冒出了快感,開始情不自禁的夾緊男人的肉棒,種種的反應亦顯示出自己的身體在男人強勁的抽插下開始墮落。

  我由阿Rain濕潤的陰道中亦感受到她的身體反應︰「開始舒服了嗎?待會我會令你爽翻天。」

  阿Rain很快便明白甚麼是爽翻天,男人深入的一擊重重轟在自己的花心處,猛烈轟擊著那最敏感的陰蒂,而隨著陰莖的進進出出,粗大的炮身亦同時不斷磨擦著早已變得濕潤的珍珠,加上男人強而有力的雙手同時玩弄著自己早已硬突起的乳頭,同時更吸啜著自己性感的耳垂,身上無數的性感點被男人同一時間熟練的玩弄著,已徹底啟動了阿Rain高潮的按鈕。那已經不再是叫做強姦的暴行,更不是一般的性交行為,而是強迫著阿Rain不斷高潮洩身的淫慾之宴。

  我故意不封著阿Rain的小嘴,為的就是要好好欣賞她那悅耳的高潮吟叫,阿Rain激烈的喘息加上呻吟,混和著高潮時的浪叫,簡直比仙曲更動聽,淫穢的氣氛令一旁的慧琳亦忍不住自慰起來。不過我已沒有餘閒理會她的行為,我的目標是直幹到阿Rain獲得連綿不絕的第五十個高潮。我隨著兩女激烈的呻吟抽送得越來越猛烈,令阿Rain因猛烈的高潮而產生了愉快的痙攣,慧琳亦一早放棄了自慰的行為撲到了我的背後,用她高聳的雙峰磨擦著我的厚背,發洩著體內的慾望。

  足足五十次的高潮令阿Rain徹底的欲仙欲死,幾乎被我插散的她只能以僅餘的力量夾緊陰道,享受著高潮的快慰。

  也該是滿足她的時候了,曾經被我姦淫了數十次的慧琳亦察覺到我的狀態,於是慌忙解下了阿Rain手上的繩子,同時道︰「主人差不多要射了,好好地享受吧!」

  阿Rain慌忙地亂動著︰「我這麼年輕,我不要懷孕。」不過阿Rain的手腳卻因連續的高潮而變得緊緊的攬著我。

  慧琳目睹阿Rain的醜態已不禁笑道︰「主人有辦法用藥物令你不會懷孕。再說你算甚麼年輕,主人就曾經把一個十五歲的少女操得懷孕,只要主人喜歡,你就要為她懷孕,這才是好奴隸,明白嗎?」不過阿Rain已聽得不大清楚慧琳的說話,只知道正如慧琳所言,自己若沒有了這男人恐怕真的沒有辦法再活下去,只得充份開放著自己幼嫩的子宮,充當男人洩慾的肉便所。

  我狠狠的一下直轟而入,怒漲的龜頭已緊緊地抵在阿Rain的子宮口,傘狀的龜頭因過於深入阿Rain緊窄的子宮頸而卡在那裡,不過一切已不重要,如山洪暴發般的白濁精液已狂射入阿Rain純潔的子宮之內,徹底污洩內裡的每一絲空間。在高潮的瞬間,我同時舉起了阿Rain的雙腿,令我每一下的洩射都重重的噴在阿Rain的子宮壁上。

  男人不停的洩射令阿Rain的子宮生出漲痛的感覺,由於男人的龜頭正卡在自己的子宮口,所以無處可逃的精液只好強行擠入自己的子宮之內,填滿了內裡的每一絲空間。直到最後一絲精液的洩出,我才滿足地放下阿Rain的雙腿,盡滿她的腳早已緊緊的纏著我的腰際,不過我那半軟的龜頭卻仍緊緊的卡在阿Rain的子宮頸處,令我不能抽身而退,不過此刻正好讓我好好欣賞阿Rain那嬌嫩的身軀。

  被我操得半死的阿Rain正安靜的躺著,默默享受著高潮的餘韻,媚眼半張的她才經過我性的洗禮已開始流露出小女人的風情,而她的身上亦佈滿了雲雨過後的汗水,伴著因徹底滿足而嬌紅的女體,實在更添風情;阿Rain的小腹因她的子宮被我強行注入過多的精液而微微漲起,十足一個初有身孕的孕婦一樣。不過就算日後阿Rain懷孕恐怕亦是一個異常好看的孕婦,難保我不會忍不住將她直幹到難產為止。

  正當我想抽出陰莖,欣賞一下阿Rain初經人事的美麗陰戶時,阿Rain已四肢並用的緊纏著我︰「主人,你弄痛我了,裡面仍卡著呢!」不過我身後的慧琳可不見得會對阿Rain憐香惜玉,只見她從後攬著我的腰際,將我的陰莖在阿Rain的慘叫聲中由她的陰戶之中狠狠抽出,突如其來的劇痛令阿Rain以為自己的子宮已同時被抽出體外,可惜慧琳卻不見得會放過她,重重的一腳已踢在阿Rain的小腹上,幾乎把我注入她子宮內的精液踢得由阿Rain的陰道口噴出。

  「還不反轉過來?主人要享用你的屁眼了!」慧琳無情地呼喝著。

  阿Rain亦明白自己的處境,反抗只會帶來更多苦楚,只有盡力取悅男人,到日後自己得寵時才把慧琳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於是努力抬高粉嫩的香臀,靜候著男人的開發。不過我卻沒注意到兩女間的火藥味,只知道盡快品嚐眼前的天鵝肉,二話不說便將硬挺的肉棒塞入阿Rain緊窄的屁道之內。

  比破處時更劇烈的痛楚傳遍身上的每一條神經,令阿Rain痛苦地抓著桌面,出奇地她卻沒有發出半點聲音,反而配合地扭動著腰肢,迎合著我的動作,取悅著我的肉棒。真是善解人意的好娃兒,既然如此,我就給你同等的快樂吧!我一手揉弄著她的乳房,另一手已伸到她濕潤的陰戶間,磨擦著她敏感的珍珠。慢慢地,阿Rain已生出了愉快的喘息,令我明白到她已漸漸體會到肛交的快感,看來也是時候指導她口交的技巧了。

  我一下子由阿Rain的後庭中抽出陰莖,轉身坐在一旁的梳化上,慧琳見狀當然明白我的意思,已馬上道︰「立即過去替主人口咬,記得不要用牙齒而是用舌頭,同時用你的乳房套弄主人的炮身。」

  阿Rain才一明白慧琳的意思已馬上跪到我的面前,用她那一雙雪白柔軟的乳房緊夾著我的陰莖,同時張開了小嘴吸啜。而慧琳則在一旁充當技術指導,雖然阿Rain的口技相當生澀,不過她既肯學又會吸,很快便已掌握了取悅我的技巧。就在我精關一鬆的同時,我已緊緊抱著阿Rain的頭顱,將奶白混濁的精液盡情地發洩在她的嘴內,直到看到阿Rain的小嘴不能負荷我所射出的量,令多餘的精液由她的嘴角流出,我才一下子抽出了她嘴內的肉棒,超近距離的來了一下顏射,將多餘的精液全噴在阿Rain的面上。

  乘著阿Rain被我噴得失神,一旁的慧琳已細心的舔著我的肉棒,清理上面的殘跡,同時用她的雙乳磨擦著我的大腿,細心地取悅著我。經我調教了十多天,慧琳熟練的技巧當然不是剛才仍是處女的阿Rain可比,才一會兒已令我二度洩精的肉棒硬直起來。正在吸啜我那話兒的慧琳當然仍察覺到這情況,笑著問︰「主人想用慧琳的身體出精嗎?」

  想來也是時候讓阿Rain知道一個乖巧的奴隸如何取悅她的主人,便道︰「你坐上來吧!」早已忍了半天的慧琳聞言大喜,說了聲「多謝主人賜插」,便擺出了觀音坐蓮的姿勢,將我那硬直的陰莖對準她那早已濕得發亮的陰戶一送。

  粗大的肉棒深深的直頂到子宮,充實的感覺已令慧琳情不自禁的發出呻吟,同時努力地上下扭動腰肢,以擠取更多的快感。而我則一把抓著她那一雙正上下亂跳亂動的豪乳,用力的擠壓捏弄。淫水不斷由慧琳的陰戶湧出,令到她的動作亦變得越來越順暢,片刻間已攀上了高潮。不過我卻不想在慧琳的體內洩射,示意她起來,然後指著一旁的阿Rain,指示她取代慧琳的位置。

  阿Rain惶恐地瞄了一瞄身旁的慧琳,然後馬上爬到我的小腹上,抓著我的陰莖,準備將它弄入她的體內。不過慧琳已先一步一把摑在阿Rain的臉上,同時怒道︰「不要臉的婊子,你忘了要對主人說甚麼?」阿Rain流著淚按著臉想了想,最後道︰「感謝主人賜插。」才腰間一沉的將對準了她陰戶的陰莖直插體內。

  由於今次的一切全是自己作出主動,令到阿Rain的身體加倍敏感,正忙於上下扭動著的阿Rain片刻間已高潮疊起,動作亦變得斷斷續續,慧琳見狀已一把攬著阿Rain的腰肢,同時道︰「真是沒用的婊子,像的這樣弄,何時才能替主人吸出精來!」說完已雙手用力推送著阿Rain的腰肢。

  可憐的阿Rain就這樣被慧琳一次又一次地逼上高潮,最後更是興奮得失禁起來。看到阿Rain跟我的交合處一片狼藉,我早前注入的精液、阿Rain所流出的愛液、還有她失禁的尿液,通通流得片地俱事,已不禁將我的奸虐心推至極限,隨即我已將阿Rain一把攬緊,將洶湧的精液再一次狂噴入她的子宮之內。

  直到發洩過後,我才將阿Rain一把抽離懷來,任由她軟攤地上,並將半軟的陰莖插入慧琳的體內,獎賜她的勞苦功高。苦候了一整天的慧琳終於得到徹底的滿足,而埋頭苦幹了一整天的我最後當然攬著兩個被我操得筋疲力盡的樂壇頂尖美人兒同躺床上,安然入睡。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