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三十章 慘絕的群交派對


  四十寸的大銀幕再一次傳出了慘烈的呻吟聲,我正舒舒服服地安坐在梳化之上,欣賞著正在放映的五級力作。當中的男主角當然是我,鼎鼎大名的月夜奸魔先生;而女主角的質數亦不弱,因為今次我特地「請」來了辣妹合唱團的維多利亞小姐跟我作對手戲。而除我之外其實仍有數位觀眾,現在就由我先介紹一下。

  首先,當然是大屋的主人,我的性奴小甜甜布蘭妮,不過她現在正忙碌地吸啜著我的肉棒,而我身後的宇多田光亦正忙碌地按摩著我的肩膊。除此之外,客廳中亦有兩具美人兒一絲不掛地以人字型懸掛在半空之中,口中同時塞入了堵塞球被迫收看著我一次又一次揉弄著碧鹹的美人兒老婆動人的軀體。

  快來參見女皇殿下,在左邊的少女就是在星戰中身為女皇的妮妲莉寶雯,亦即是這個殺手不太冷中的小女孩,女大十八變這句話真是一點都沒有錯,不過右邊的美少女一點也不比她遜色,她先是愛登士家庭中的小女孩,然後發展成鬼馬小靈精中的可愛少女,再來成為了無頭谷中的性感美人兒的姬絲汀娜莉芝。荷裡活的兩大年輕美少女正同時全裸地吊在半空等候著我的姦淫,我真後悔為什麼不請吳宇森來拍下這麼精彩的場面。

  這兩個美人兒可是我今早獵艷之旅的寶貴收穫,而在我脫光她們衣服的同時我亦替她們作了初步的檢查,證明了這兩個美人兒仍是玉潔冰清,而不是布蘭妮的那種假貨。雖然我很想立即侵犯她們,不過昨晚我在維多利亞身上亦耗去了不少精力,所以當務之急實在需要休息一下,免得浪費了這兩個美處女。

  片中維多利亞的慘叫聲將我的注意力拉回銀幕之上,電影中的我正粗暴地扯脫了維多利亞的下顎,粗舌已強行入侵這美女的唇內。被緊綁在台上的維多利亞痛苦地左搖右擺,可惜卻始終不能作出有力的反抗,眼白白看著我將她身上的絲質睡衣撕成地上一條條毫無意義的布條。維多利亞再次發出了哀號,只在丈夫碧鹹面前展露過的完美軀體終於徹底暴露在男人的面前,而由男人野獸般的雙眼來看自己將會受到強姦暴行恐怕是必然的事。

  不過維多利亞卻猜錯了,不是我不會強姦她,而是我不會如此簡單直接的插入,我要一寸一寸的羞辱她,玩弄透她身上每一寸性感的肌膚,挑起她身體最原始的性慾,最後才在她的子宮內刻下我的遺傳因子,給碧鹹一頂美觀耐用、一生保用的精美綠帽子。

  我邊想著想著,手上的動作卻沒有絲毫停下,一雙狼爪已用力抓著維多利亞動人的雙峰,擠壓揉搓著已為人母的動人乳房。甜美的乳汁隨著我粗暴的動作由維多利亞紅嫩的乳尖中噴出,化成世上最淫穢的奶白噴水池。我當然不會浪費維多利亞那甜美的乳汁,才一擠出奶,我已急不及待地吸啜著她那可愛的小乳頭,品嚐著連維多利亞兒子也未曾一試的甜美乳汁,同時下流地以舌尖舔弄著維多利亞的乳頭,實行又食又玩。

  身後的兩位美女傳來急速的呼吸聲,顯然被眼前的一幕嚇到了,不過片中所見的只不過是開頭的一點兒皮毛,更激更精彩的還陸續有來。吸乾乳汁的我依依不捨地離開了維多利亞的雙乳,維多利亞那因我的津液而變得充分濕潤的乳頭已明顯硬突起來,顯示出她的女主人在我高超的舌技下開始生出反應。維多利亞亦察覺到自己老實的身體開始生出了情慾,倍感不安地扭動著,淚水亦早已流滿了檯面。

  不過我亦早已說過,女性的淚水不單不能挑起我的憐憫,反而卻勾起了我更進一步的奸辱心,我不理會維多利亞身體上的扭動,蛇舌已由她動人的胸脯,游經維多利亞纖細的柳腰,最後停在她小腹的一大片草原上。身體最隱密的私處落在男人的目光之下,維多利亞只感到身體羞恥得有如火燒一樣,但是身體深處的反應卻與意志上完全相反,維多利亞甚至感到自己的陰道深處開始流出愉快的汁液,引誘著男人的進一步行動。

  我當然不會辜負維多利亞身體的渴望,手指熟練的一分,已拉開了維多利亞仍粉紅的大小陰唇,露出裡面甜美的果肉。我將舌頭慢慢地伸入了那迷人洞穴之內,開始舔啜著那敏感的膣壁,不過我當然不會忘記那最為敏感的果核,頑皮的舌尖不時來回掃抹著那動人的珍珠,令維多利亞的身體生出了痙攣的快感,維多利亞的身體明顯享受著我提供的服務,誘人的穴心更同時滲出了花蜜作為我努力的回報。

  不過自從剛才起維多利亞已再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全因她現在只能用盡了餘力去拚命忍耐,勉得自己因男人高明的舌技而生出了愉快的呻吟,回想起自己以往與丈夫碧鹹做愛時往往也像例行公事般從沒體味過絲毫快感,想不到今日竟能深刻感受,只不過卻是在女性最不願面對的情況中發生。

  這個陰戶真的很不錯,我由維多利亞早已濕得一塌糊塗的小穴中抽出舌頭,改為以食、中二指輕輕插入,然後以攪拌棒的方式轉動著手指。維多利亞雖然已拚命強忍,但是亦已經開始發出了高亢的鼻音,看來要弄得她配合著我的動作而呻吟也不是什麼難事。不過真的得一維多利亞的陰戶,半點也不像生過小孩的女人,才只插入兩根手指已覺得有緊有窄,可見碧鹹實在是一個小「器」鬼。

  催情勾欲的雙指緩緩抽離維多利亞的陰戶,上面早已一圈又一圈的滿佈了維多利亞的愛液,我將手指改為插在她上面的小嘴上,強迫維多利亞以舌尖舔回自己的愛液。

  由開始姦淫至今也差不多大半個小時,算來也差不多是插入的時候了,我緩緩脫去身上的武裝,十寸長的人間凶器早已因即將奸辱人妻而迅速硬漲起來。維多利亞驚覺到男人的尺寸異常的巨大,發覺到自己的丈夫簡直望塵莫及,一想到這麼巨大的東西將會插入自己的體內,維多利亞已不禁羞得玉臉霞燒。

  碩大圓鼓的龜頭在維多利亞柔軟的陰戶間來回磨擦,沾起了一絲又一絲的愛液,男人熟練的挑情手法令維多利亞記起自己正慘被陌生男人強姦狎玩,只好努力地想著丈夫的容貌抵抗著身心飽受的摧殘。

  火熱的陰莖擠開了維多利亞貞潔的膣壁,正式入侵著除了丈夫之外未曾公開過的聖地,強姦的屈辱令維多利亞再次流出淚水,同時發出受辱的哀號,不過隨著男人以龜頭對準了自己子宮的重重一頂,維多利亞發覺到腦海裡丈夫的影子已慢慢煙消雲散。

  生過小孩的女人當然比不上那些處女,但維多利亞的陰道仍非常緊窄,而且才剛插入已懂得將我的陰莖又啜又咬,帶給我另一種不同的享受。而且一想到正在姦淫著碧鹹的老婆,我已急不及待的猛烈抽頂起來,我的雙手再次襲上了維多利亞的雙峰,無情的揉弄令到原本雪白的乳肉變得一片瘀紅。

  「我的小寶貝,看來你比碧鹹更好波,怎麼樣?我是不是比你的廢柴丈夫更厲害?」不過事實已不容維多利亞否認,早前被我扭脫下顎的維多利亞正配合著我的抽插,發出著甜美誘人的呻吟聲,強烈的快感更令維多利亞無意識地以指尖刮著檯面,並同時以她修長健美的大腿夾緊我的腰際。

  快速猛烈的轟插令維多利亞幾乎以為自己的子宮要被男人翻出體外,近千下的撞擊令維多利亞最後的防衛徹底粉碎,只好任由男人一下又一下的在自己本來只屬於丈夫的軀體上發洩著獸性與慾望。我緩緩的抽出了陰莖,先接上了維多利亞的下顎,再迫她來一個親密激情的濕吻,甚至強迫她自行吸啜著我的粗舌,再把她手腳上的鎖扣一一解除。

  我以敏捷的身手將維多利亞一下子翻成了從後插入的姿勢,雙手同時抓著她的乳房,再次展開了持續的抽插與姦淫。我要一直玩弄著維多利亞的身體直至她作好為我懷孕的準備為止。一想到碧鹹他日目睹自己妻子生出來的小孩竟是黑頭髮、黑眼睛的紀念品,我想不氣死他也不可能。

  想著想著,我已同時把計劃告訴了正享受著我猛力抽插的維多利亞。一瞬間維多利亞亦不禁呆愣了,原本她以為只要待男人發洩完畢,一切惡夢便會徹底完結,誰知男人竟想令自己為他懷孕,藉此羞辱自己與及丈夫,已不禁用力想去推開身後的男人。

  不過維多利亞的體力只不過是我的百份之幾,尤其是持續的姦淫亦早已耗費了她的所有體力,她的反抗掙扎不單不能解除困境,反而令我把她越抱越緊。我得意的淫笑著︰「小寶貝,現在才反抗就已經太遲了,你知道最易懷孕的體位是什麼嗎?就是這種傳教士式啊!」

  才剛說完,我已馬上將維多利亞擺成傳教士體位,為接下來的攪出人命做好準備︰「不過我仍會給你一個最後機會,你已差不多洩了九次,若我比你先洩的話我就射在外面,不過若你先達到高潮的話,我將會一滴不留的全射進你的可愛子宮之內,讓你為我懷孕如何?」

  說完也不待維多利亞答應已用盡全力的抽送著,維多利亞亦只好死命的咬緊牙關,免得自己比男人先達到高潮。不過其實憑著維多利亞的體溫反應,恐怕她想撐多二百下也不太可能。

  果然,當我的抽插才進行多二百餘下,維多利亞雙腿已不自控的抖震起來,溫熱的穴心同時開始猛烈吸啜著我的肉棒,完成了高潮的前奏,而維多利亞自己的腦海裡已慢慢變得一片空白。維多利亞勉力支撐到三百下,她的雙手亦早已緊攬著我的厚背,因激烈性交而佈滿汗水的嬌軀已開始生出了痙攣,果然當我火熱的龜頭再次擊中維多利亞動人的子宮時,她苦忍已久的高潮已再也守不下去,一洩不可收拾。維多利亞的穴心狂洩出又稠又濃的愛液,證明了她的徹底失敗。

  「終於洩了嗎?我能奸到石女也高潮,何況你這種淫婦,現在輪到我灌滿你了,你便會發覺我的射術比碧鹹厲害得多,而且命中率更是厲害非凡。」說完,我已將期待已久的龜頭重重頂在維多利亞的子宮頸上,將包含著無數小生命的白濁精液一下又一下的射進維多利亞的子宮之內。

  維多利亞亦清清楚楚感受到男人溫熱的精液正一下接一下的噴射進自己子宮之內,雨點般的打在自己的子宮壁上,知道自己已難逃因姦成孕的惡夢。一下接一下的洩射,維多利亞已不記得男人射了多久,只是從自己子宮內的感覺來看,自己的子宮恐怕已被男人以精液灌滿了,而男人卻仍舊以龜頭緊塞著自己的子宮口,仍持續的猛射著,直到自己的子宮生出了漲痛的感覺。

  直到最後一滴白濁樹汁消散在維多利亞的子宮之內,我才緩緩地抽出陰莖,不過接著由袋中抽出一粒藥丸,塞入了維多利亞的陰道之內,隨之我再將我的大肉棒插回維多利亞的小穴之內,直至將藥丸推到維多利亞的子宮口。這種藥丸其實同是灰狼的發見,據他所說,女性陰道內的溫度會溶解藥丸,令藥丸形成一道藥膜,填補了子宮口的空隙,不但隔水而且彈力甚強,是強迫女性受胎的良藥。

  不過無論如何,惡夢總算過去了,維多利亞疲倦的躺在台上,心裡只餘下這個念頭。不過她似乎開心得太早了,熟悉我的朋友恐怕都知道,我當然不會只來一發,尤其是我垂涎維多利亞那可愛的小菊穴已很久了。為了盡快開拓她身後的這一塊處女地,我已用維多利亞的一雙妙乳,緊夾著我的肉棒來回套弄著。柔軟而有彈性的乳肉用起來效果非常理想,半軟的肉棒轉瞬已回復作戰狀態,隨時準備執行任務,殺入敵陣也沒有問題。

  我將維多利亞再次擺成犬交的姿勢,今次的任務可是偷襲珍珠港,粗大的肉棒已乘著維多利亞的不為意重重的鋤入她的後庭之內,維多利亞用盡了餘力發出了一下慘叫聲,隨之已不支暈倒過去,只餘下破肛的血花支援著我的任務。

  不過我才動得十來下,維多利亞已痛醒過來,比破處時更慘烈數倍的巨痛那輪到她不叫,維多利亞發出一下接一下的哀號,淚水再次凶湧而出,瘋狂的掙扎著想擺脫我的從後侵犯。不過想逃脫恐怕是天方夜譚,在維多利亞掙扎得最激烈的瞬間我重重地將陰莖朝她的穴內一頂,正正式式的盡根而入,足足打了十多桿才入洞,看來我的技術也生疏了不少,還是維多利亞的後庭太過緊窄?

  不過無論如何,維多利亞已經不能逃離我的姦淫了,我雙手緊緊抓著她雪白的股肉,由於太用力的原故,以致在維多利亞的股肉上留下指印與血絲,肉棒則不停地狂抽猛插著。維多利亞只好以頭緊緊抵著檯面,承受著我一下接一下的狂轟,直到我滿足地出精為止。

  我當然不會將精液浪費在維多利亞的大腸之內,顏射維多利亞可是我最佳的選擇,我迅速將快要爆發的陰莖對準了已奄奄一息的維多利亞,白濁火熱的岩漿已狂噴而出,直打在維多利亞的俏臉上,為她亮麗的臉上補上一層新的化妝,而維多利亞亦在經歷了三小時的密集姦淫後不支暈倒。

  對侵犯暈倒的人我卻沒有興趣,像干死魚一樣毫無反應,不過真想不到維多利亞的身體這麼好幹,看來我以後的奸女菜單要加上人妻這一項。

  接下來的節目可精彩了,維多利亞足足昏迷了半小時才再次醒來,不過已經有一大串的節目為她安排妥當,首先是捆綁,然後是剃毛,跟著是滴蠟,緊接是浣腸,還有是鞭打,最後是穿環,足足爽得維多利亞死去活來。

  壓軸的高潮當然是臨別的一奸,我在維多利亞的菊穴內塞入了電動陽具,而自己的肉棒已以更強的力度配合著更快的頻率奸插著維多利亞前面的小穴,足足把這已為人妻的淫婦干足了一整個小時才將第三度洩射而出的白漿噴射進維多利亞的櫻桃小嘴之內,讓她上下的兩個小嘴都能夠品嚐到我精液的美味。

  不知不覺己看了五個小時,而影片亦在這裡告一段落,不過新一輪的猛片可以接著上場了,雖然一直專心看戲,不過我可無時無刻掛念身後的兩位美人兒,看來現在亦已到了品嚐她們的時候了。

  兩位美人兒似乎亦被早前的影片嚇呆了一樣,不過現在則已輪到她們親自感受的時候了。不過寶貝我只得一根,穴則要選一個先,論美貌與身材當然是姬絲汀娜莉芝略勝一籌,不過要女皇殿下等實在是太不禮貌,看來我還是先打妮妲莉寶雯的主意吧!

  想著想著,我已淫笑著走到妮妲莉寶雯的面前,聰明的女大學生已一早明白我的企圖,正用著她那僅餘活動能力的雙腳亂踢亂撐著,阻止我的迫近。不過被高吊在半空的她想阻止我又談何容易,我反而蹲下身子慢慢前進,一邊欣賞著妮妲莉寶雯下身的春光。就這樣我輕輕鬆鬆已走到妮妲莉寶雯的身後,同時看準來勢抓著了她仍忙碌亂的雙腿,並且用力向外一分,令少女最隱密之處徹底暴露出來,而我那早已高高聳立的火熱肉棒已一直線的對準了少女的蜜穴。

  妮妲莉寶雯亦清楚明白到將會發生的事情,正努力掙扎扭動著,可惜手腳受制的她恐怕只不過是白費工夫。我將猛烈掙扎著的女體當作健身器材般猛力向下一拉,火熱的肉棒已猛然侵入乾澀而毫無防備的處女蜜穴之內,狠狠撕毀了妮妲莉寶雯處女的印記。

  下陰撕裂的劇痛令妮妲莉寶雯弓起了粉背,狂流著淚掙扎著,若不是她嘴中的堵塞球發揮功效,恐怕她早已叫得天昏地暗。不過我當然不會有所憐憫,由於處女血的滋潤,我更輕鬆地將妮妲莉寶雯那動人的嬌軀忙碌地推上拉下,狂插著初經人事的緊窄嫩穴。

  淚水,汗水,隨著猛烈不斷的動作流落地上,而妮妲莉寶雯那被插得紅腫的嫩穴亦不甘示弱地流出了滋潤的蜜液,混和著破瓜的血絲由她那幼滑的大腿滴落地面。少女雪白的乳房亦已變得紅腫而夾雜著瘀青,可見正在姦淫著她的野獸是何等的殘暴不堪。妮妲莉寶雯亦已再滴不出半點淚水,因為她的眼淚亦早已因連綿不絕的侵犯而流乾。

  「嘿嘿!我們的兒子不就是天行者·路克嗎?算來我們還要再生一個蓮娜公主啊!」我一邊淫笑著,一邊加忙抽插的速度。

  妮妲莉寶雯由剛才的影片中亦瞭解到正姦淫著自己的男人打算在自己的身體內注入成孕的種子,不過她已沒有任何的餘力阻止事情的發生。我抓著妮妲莉寶雯的乳房重重向上一頂,即將爆發的陰莖已硬擠開少女緊窄的子宮頸,直撞在面臨強制受胎的妮妲莉寶雯的子宮壁上,再無阻擋的我當然可以任意的噴射著我的慾望,一發由一發白濁的子彈而如衝鋒鎗般狂亂地掃射著,粉碎了少女最後的自尊,同時在妮妲莉寶雯的子宮內注入了新的生命。

  直到肉棒洩出了最後一發的子彈,我才滿足地自妮妲莉寶雯的體內抽出了陰莖,而她那小巧精緻的子宮當然不足以承受我所射出的量,一絲絲多餘的、仍溫熱的白液已由妮妲莉寶雯那飽受摧殘的蜜穴內流出,正沿著她那亦被我捏得瘀青的大腿流落地面。連場的暴劫令活潑的少女失去了生命力,妮妲莉寶雯亦只能半昏迷的任由著慘劇繼續的發生。

  不過我好像說過我不喜歡干像死魚一般的女人,你沒有活力的話我就給你活力,慾求不滿的陰莖已準備妥當,連忙再次插入妮妲莉寶雯的穴內,不過今次卻是後面的穴。果然,原本半昏迷的美少女隨即化為熱鍋上的生蝦般猛烈地動著,令我的抽插能半自動的持續著。我同時解開了妮妲莉寶雯口內的堵塞球,再無阻隔的呻吟慘叫隨即震撼著整個房間。

  由於妮妲莉寶雯體內的緊窄而令到精關一鬆的我馬上來了一招體射,一大片的精液已隨著慾望的發洩亂射到妮妲莉寶雯的嬌軀上,塗滿了美少女那飽受凌辱侵犯的肉體。

  我的注意力已不禁移到一旁的姬絲汀娜莉芝身上,連串的凶殘姦淫已令到這美少女變得如同驚弓之鳥一樣,只希望自己不會遭到同樣的暴行,我當然會滿足她這小小的願望,因為今次輪到由她來強姦我。

  我由袋中取出了一支藥水,已不懷好意的走到姬絲汀娜莉芝的面前,這支藥水同樣是灰狼的發明,名為「貞女蕩」的烈性春藥,顧名思義,那當然是令聖女貞女也變成淫娃蕩婦的妙品,我將這無色無味的春藥狂噴在姬絲汀娜莉芝的性感帶上,而我則退到一旁欣賞著美人兒的變化。

  烈性春藥這四個字果不是蓋的,才一分鐘不到,姬絲汀娜莉芝那未曾為他人洩指過的處女蜜唇已如壞了的水嚨頭般狂洩出甜美的愛液,我挺著早已硬透了的陰莖慢慢走到了姬絲汀娜莉芝的面前,慘被春藥吞食心智的美少女已急不及待的分開雙腿,暴露出早已流滿淫蜜的陰戶,引誘著我的深入。

  火熱的陰莖抵在少女濕潤的股間,忽輕忽重的來回磨擦著,令粗大的炮身沾滿了蜜液,才將碩大的龜頭對準了姬絲汀娜莉芝那誘人的肉縫,同時解下了這美人兒的手扣,失去手扣支持的姬絲汀娜莉芝身體已隨即一沉,火熱的肉棒無情地破開了少女緊窄的陰道,撕毀了處女的印記。

  承受著破瓜之痛的姬絲汀娜莉芝,一邊發出哀號,一邊將我緊緊按在地氈之上,柳腰猛烈地上下套弄著,擠兌著深入體內的陰莖。真想不到被美女強姦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美妙的,我深深的捏著姬絲汀娜莉芝的一雙嫩乳,支援著她的套弄行動,直到白濁的精液又一次洩污了這一個純潔少女的子宮為止。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