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二十九章 淪落的歌姬


  這次已經是我第三百七十二次在心裡大操特操宇多田光這她媽的婊子,好學生不是應該早睡早起的嗎?為何宇多田光這婊子半夜三點鐘竟仍未回家休息,連累我足足等了近五個小時,待會我定要操死你這臭婊子。

  幸好皇天不負有心人,正當我等得不耐煩打算放棄之際,一輪吵耳的機車聲已在我身邊響起。一男一女兩位鐵騎士跨下機車,脫下頭盔,已依依不捨地擁吻起來,只難為一旁慾火正燒得又紅又烈的我恨不得撲出去將那女的就地正法,以洩心頭之欲。

  親密的男女二人經歷了近十分鐘的濕吻表演,才依依不捨的揮手作別,我定下神一看,男的是足足六尺的死黑鬼,而不可思議的是女的竟原來就是我此行的目標宇多田光。真是她媽的臭婊子,小步還告訴我宇多田光應該仍是處女,可惜看來她的處女貞操早已拿來益鬼佬。直到那黑鬼騎士遠去,宇多田光才依依不捨地緩緩轉身上樓。

  終於等到了,我發覺我除了燒紅了慾火之外同時亦燃著了怒火,宇多田光的處女應該是我的,但我此刻卻升起了帶綠帽的感覺,這對我簡直是奇恥大辱。

  我緩緩跟著宇多田光上樓,半夜三點令最勤力的警衛也難敵睡魔的誘惑,宇多田光緩緩拾級而上,一點也沒有察覺到身後正悄悄迫近的危機。宇多田光從手袋裡抽出了門匙,輕輕扭開了厚重而隔音的木門,由於整棟宿舍都是為音樂系的學生而設,所以每間宿舍都採用了良好的隔音系統。

  就在宇多田光推開門的瞬間,我已飛快的閃到她的身後,強壯的臂彎已緊緊扣著宇多田的頸項,手掌同時按上了她正拚命呼叫的小嘴。突如其來的襲擊令宇多田一下子驚醒過來,慌忙扭動著肢體掙扎,但是我已先一步將她推入了宿舍之內,再匆忙地鎖上了身後的木門。

  可能由於我以往的強姦來得太容易,令我的警覺性稍為下降了不少,宇多田光這婊子竟乘我不為意重重一腳踩在我的腳上。怒痛的我當然不會好好放過這婊子,叫我足足等了五、六小時還敢反抗,我一下子已將宇多田按在地上,同時左右開了狂摑了五、六下耳光。反過來宇多田亦不甘示弱的用她的一雙美腿狂踢著我的身軀,不過早有準備的我當然不會再著她的道兒,稍一運氣身上的肌肉已變得鋼板般堅硬,令宇多田光為護貞而作出的攻擊得不到半點甜頭。

  不過不傷可不代表不痛,宇多田光的攻擊可畏進一步的燃起了我的怒火,我學著電視裡的摔角手般一下子扯開了宇多田光的雙腿,然後毫不留情的對準她的下陰重重踩了幾腳。下陰的重擊令宇多田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而猛烈掙扎著的手腳終於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

  『真是火辣的嬌娃!』我心裡暗讚,我一把扯著宇多田光的秀髮,將她的俏臉拉近我的臉旁,同時道︰「你就盡量掙扎吧,女人越掙扎,幹起上來就越有味道,待會兒我上你時你想不叫也不行。」惡夢般的字具用著最親切的語言說出,宇多田光亦不禁一呆道︰「你是日本人?」我輕輕舔著宇多田的頸項同時一手已將她的洋裝撕成兩半︰「錯了,待會奸你的會是中華牌陽具,你會發覺比那黑鬼的傢伙更勁更精采。」

  宇多田光終於察覺到男人的目的原來是美色,久違了的反抗行動再次展開,雙臂上下扭打著想推開我的身軀,對於這種淫婦我當然不會留情,一手緊捉著宇多田光的腳踝,同時將她的下陰對準了一旁的台腳,然後一下子再重重一拉,藉衝力將宇多田光的陰戶撞向了台腳邊。攻擊一下子粉碎了宇多田光的所有反抗,痛極的美人兒雙手痛苦地按著小腹扭動著,而隱藏在那小巧迷你裙內的純白內褲亦沿沿滲出了金黃色的液體。

  「失禁了嗎?是不是很爽呢?」我淫笑著卻沒有停下動作,忙碌地在房間裡裝上了四部攝錄機。直到安裝完畢後才將奄奄一息的宇多田光抱到了木桌之上。不過在干她之前還有少許工作,我從口袋中取出了一盒錄影帶,放入了錄影機之內,不消一會,電視上己出現了濱崎步的容貌。

  宇多田光冷冷的望著電視機,明顯已知道事情的始末,不過小步當然不會放過羞辱她的機會,電視機已接著播出了小步的聲音︰「光妹你好嗎?我的主人幹得你爽嗎?我已提醒了他最少要插你二、三十次,看來你定是爽死了吧?還有我的主人定不忘搞大你她媽的臭肚子吧?你就放心留在美國安胎,為主人生過乖巧的小寶寶吧。」

  在宇多田光留心看著電視的途中,我已悄悄走到到了宇多田的身後,粗暴的揭起了她的迷你裙,再扯下了她的內褲,令少女的禁地毫無保留的展現在我的眼前。宇多田光亦發覺到我的意圖,用盡了最後的餘力掙扎著,可惜我早已將她擺弄成從後插入的體位,雙腳同時已將宇多田的雙腿大大撐開,硬挺的陰莖更已準確的抵在少女的蜜壺間,火熱的龜頭毫無保留地緊壓在宇多田的蜜唇上,令宇多田光的每一下掙扎反抗都變成男女雙方性器的緊密磨擦。

  而我卻不急於進入宇多田光的身體,只是默默享受著她所帶給我的快感,同時雙手已一左一右地玩弄著她的一雙妙乳。

  我以拇指與食指緊緊夾著宇多田的乳頭來回扭動,而餘下的三隻手指則忽輕忽重的按摩著宇多田的乳肉,體味著她的乳房在我的掌心中膨脹起來,我同時吻上了她動人的耳珠,輕輕的吸啜著刺激著宇多田光的情慾。

  雖然內心不甘願,但是宇多田光的身體仍生出了老實的反應,尤其是下陰的磨擦由於是宇多田光自己作出主動,因此令刺激加倍激烈。只見宇多田光那略為黝黑的肌膚已洩成了發情的桃紅色,一雙小巧的乳房亦在我的掌心中硬挺起來,小乳頭如花生米般硬突起,少女的蜜壺同時亦滲出了甜美的蜜液,由於猛烈的磨擦,宇多田光的花蜜更被她以自己的蜜唇塗抹在我的肉棒上,濕潤著我的寶貝。

  不過宇多田光的心裡卻極之厭惡男人的侵略,少女的眼角已不期然流出了淚水。我強忍著立即插入的衝動反轉了宇多田光的嬌軀,一下子吸啜著她早已興奮之極的乳頭,同時將她的雙手以手扣扣在台腳上,我要一寸一寸的強姦她,最後才在她的子宮內留下永久的烙印。舌尖一圈一圈的撩撥著宇多田光的小乳頭,令宇多田不安地扭動著身軀,意圖逃避我的舌技,但此舉往往令自己的陰戶更緊密的磨擦著我的肉棒,顧此失彼。

  我以牙齒輕咬著宇多田光的乳尖,再進而咬噬著她已興奮得硬漲的乳肉,在上面留下我的齒印。

  交雜著快感的痛楚令宇多田光的扭動更見急速,而少女陰戶磨擦著我肉棒的動作已近乎自慰的形式。果然宇多田光在一下慾望的頂峰上粉背向上一弓,同時無數的淫水已狂洩在我的肉棒之上,才化作一堆軟泥般倒回桌面。

  我以一手探落宇多田光水濕斑斑的陰戶︰「這麼快便洩了嗎?我還未正式開始啊!」宇多田光緊緊地閉上眼,暗恨自己竟在男人的狎玩下達到高潮。我以雙手輕輕拉開宇多田光的蜜唇,更多的汁液已狂湧而出,我以舌尖輕輕舔掉,同時下流地玩弄著那最為敏感的小肉粒。

  在燈光的映照下,宇多田光那代表貞潔的女膜出現在洞口的不遠處,顯示出宇多田光在一眾的黑鬼之下仍保衛著處女最寶貴的貞操,不過這種貞潔將會令她今晚更為痛苦,寶貴的貞操在男人的奸弄之下喪失。一想到這裡,我的陰莖已加倍的硬漲充血起來。

  我輕輕吸引啜著宇多田那最敏感的小肉粒,同時不停將熱氣噴進她的蜜唇之內,強大的刺激令宇多田的身體再次抖顫起來,重複著不安的左搖右擺與捍衛貞操的掙扎。不過落在我手上的獵物哪有這麼容易逃脫,我雙手一左一右的拉開了宇多田的大腿,火熱的肉棒已抵在她柔軟的蜜唇上。

  終於到了插入的時候了,由於充份的前戲,宇多田光的身體亦早已進入了作戰狀態,洶湧而出的甜美蜜液由那緊合的花瓣中滲出,我故意以肉棒來來回回的磨擦著宇多田光的花瓣,令一圈又一圈的蜜汁佈滿了龜頭的表面。

  「親愛的光妹,替你開苞的時候到了。」我學著濱崎步對宇多田光的稱呼,下身的動作卻不見得有一絲含糊。碩大而圓鼓的龜頭深壓著宇多田光最隱密的肉縫,再一寸一寸的迫開了兩旁嬌嫩的花瓣,侵入了少女貞潔的體內。粗壯的開荒者不消一會已遭到了障礙,那是宇多田光體內最後的防守。

  宇多田亦察覺到自己的處境,放下最後的自尊哀求道︰「求你,不要……」

  「不要停是嗎?」我淫笑了一聲,攻城車已結實的撞在了宇多田光貞潔的女膜上。重重的一擊,令龜頭貫穿了宇多田那代表著潔的處女膜,濺出了破瓜的血花。宇多田光失身的哀號傳遍了室內的每一個空間,不愧是著名的女歌手,連開苞的哀號也比一般人來得甜美,不過接下來可輪到宇多田光的表演時間。

  長驅直入的龜頭重重的撞入了少女的花心,迫使著宇多田光發出了一下又一下慘烈的呻吟。陰道的撕裂觸動了宇多田光的每一條神經,宇多田感到自己的下體像插入了一根燒紅的球棒,並正以連翻的狠勁,攪碎了自己的內臟。每當男人的龜頭重重的撞中自己的花心,宇多田光也感到體內的空氣像要因此而擠出,不由得張大了小嘴發出哀號。

  熊熊的慾火的確燒紅了我的肉棒。粗、硬、長、強的人間凶器深深的插入了宇多田光的體內最深處,摧殘著少女的貞潔,勇猛的龜頭一下一下的撞擊著宇多田光的子宮,令受辱中的少女配合著我的動作發出著慘叫聲,配合著宇多田的淚水形成了絕佳的視聽效果。我放開了宇多田光的雙腿,改為抓著她的一雙椒乳,借力令肉棒更深入的轟擊著宇多田光的子宮,我的小腹一下一下地拍打著宇多田的香臀,奏出最淫賤下流的抽插交響樂,配合著宇多田光一下又一下的呻吟,簡直可比美天籟。

  不得讚一讚宇多田光的陰道,緊窄得猶如原子筆的大小,光是插入就已經舒服得不得了,內裡的肉紋同時一圈一圈的纏上來,緊緊的夾著我的肉棒套弄,同時又吸又咬,令人爽得發痛,若是一般人的話,才插入已馬上洩精也絕不出奇。這回我可要好好的樂一樂,我深深的一頂,感受著宇多田光的子宮因我的深入而擠壓得變形,才緩緩的退出了陰莖,然後又重重的頂回來,集中撞擊著宇多田光的子宮頸,以方便待會我直接射入她的子宮內。

  幼嫩的子宮飽受著無情的摧殘,令宇多田光藉前戲獲得的少許快感已煙消雲散,可是男人仍毫不停止地轟插著自己的陰道,最後令宇多田光感到男人的陰莖己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子宮內,火熱的龜頭正一下一下地磨擦著自己的子宮壁,徹底沾污了自己體內的每一絲空間。

  不過更可悲的是,宇多田光的身體卻無視主人的意志,忠實地反映出自己的反應,少女的陰唇早已化成充血的鮮紅花瓣,而少女幼嫩的陰道肉壁雖然已因男人的粗大而硬損,仍隨著不停的高潮擠壓著男人的肉棒,彷彿要吸盡內裡每一滴的精液。而少女的子宮更努力地旋吸著男人的龜頭,非常樂意承受男人的精液,甚至為男人懷孕生育。一切一切的身體反應也令宇多田光加倍的心寒,尤其是從牆上的日曆回憶起自己今天正是難得的排卵日,只好期望男人不要直接射進去。

  「準備好接收我的遺傳因子了嗎?」男人的聲音無情的粉碎了宇多田最後的希望,我猛烈的深深一頂,又濃又熱的奶白精液已狂射入宇多田光正值危險日的子宮膣內。

  宇多田只感到男人的龜頭緊緊塞著自己的子宮頸口,一直維持著密著的狀態將精液激射入自己的子宮之內,男人一回又一回的洩射令宇多田的子宮生出了充實的感覺,宇多田光甚至感覺到仍微溫的精液已徹底沾污了自己子宮內的每一絲空間。各式各樣的感覺,令宇多田光清楚感受到自己已在這次的暴行中受孕成功了,妊娠的感覺來得清楚明白,只不過宇多田光卻全沒有一絲將為人母的喜悅。

  「十個月以後,自己就是別人的母親了。」宇多田光只感到無盡的屈辱與痛苦。我完全明白到宇多田光的感受,由我射精之後她那變得死灰色的雙眼我已看得一清二楚,不過我仍舊以傳教士式的體位維持著宇多田的強迫受孕過程,直到精液滿濕得由少女的陰道口溢出。

  隨著陰莖的抽出,一絲奶白的稠狀物由宇多田光的肉縫間滲出,顯示出少女的肉壺內已被我注滿了同樣的液體。我以手指沾起了這些多餘的精華,二話不說已將手指插入宇多田光的小嘴內,粗暴的攪弄著她的小香舌,並將精液塗抹在上面。我緩緩解開宇多田手上的手扣,被強姦得幾乎失去意識的少女迅速回復了掙扎的本能,雙拳用盡餘力猛打著我的身軀。可惜這對我來說只不過是一丁點兒的力度,我再一次將宇多田光的嬌軀反轉,半軟的陰莖已在她嫩滑的屁股上不懷好意地磨擦著,直到剛洩精的肉棒回復了生氣,我已連忙雙手用力將宇多田光臀上的兩股嫩滑白肉向兩邊推開,才剛勃起的陰莖已火速抵在少女的菊穴上,再狠狠的盡根而入。

  後庭的撕裂令宇多田一瞬間喪失了神志,不過被強行肛交的少女很快便痛醒過來,雙手用力的向後亂推亂撐,希望減輕痛楚。不過卻被我看準了來勢,反而抓著她的雙手借力抽插,粗暴的動作令誤入崎途的陰莖盡入宇多田光的股間,令宇多田光發出了慘絕的叫聲。

  我當然不會將精液浪費在宇多田的直腸之內,在臨發射的瞬間,我已飛快地抽出了陰莖,將盛怒的龜頭對準了宇多田光奄奄一息的俏臉,任由奶白混濁的精液,雨點一樣的打在她的面上。

  感受到奶白樹汁洗禮的宇多田光張開了小嘴喘息著,卻被我將陰莖硬塞入她的櫻唇內,直至我將餘下的精液全吐在她濕潤的唇內為止。為恐怕宇多田光咬噬我的陰莖,我才剛射完已連忙由她的口中抽出我的肉棒,宇多田光亦感覺到我所射入她嘴內的慾望,連忙想將嘴內的精液吐出。不過我已先她一步緊按著她的櫻唇,同時夾著她可愛的小鼻子,令宇多田光因呼吸困難無奈下將嘴來的精液吞過一乾二淨。

  「我的東西好味嗎?」我淫笑著拍拍宇多田光的俏臉,宇多田不甘受辱,已將津液混和著唇內仍殘留著的少量精液吐回我的面上,同時罵道︰「你自己試試吧!」我非但沒有生氣,還故作認真的品嚐著臉上宇多田光的津液,然後才道︰「確實不夠新鮮,難怪你會不高興,現在我立即給你一些更新鮮的。」才說完,我已重新將宇多田光再次按在台上,同時取出了利刀刮乾淨她那細嫩的陰毛,然後龜頭再次對準了她那變得如小女孩般光禿禿的陰唇直插而入。

  雖然已不是第一次給男人強姦,但是宇多田光仍感到身心充斥著屈辱,尤其是男人故意將自己的身體擺成對摺形,令自己近距離的看著自己光禿禿的陰戶,淫穢地吞下男人的肉棒,而自己的身體不單不抗拒,反而配合地夾緊了男人的陰莖,甚至下流地流出蜜液,滋潤著男人的抽插運動,直到男人又一次將精液射入自己的子宮內。

  時間就在抽與插中過去,直到第二天的早上十時我才滿足的離開了宇多田光的嬌軀,幾歷了近七小時的姦淫,宇多田已只能如死魚般躺在台上,身上佈滿了各式各樣的液體。在昨夜的七小時內,宇多田光由處女之軀變成了擁有十多次性經驗的小女人,幼嫩的子宮亦盛滿了我遺下的精液並且懷有我的骨肉,而宇多田那細嫩的陰道亦因持繼的性行為而腫得沒有一絲空隙。

  而宇多田光亦由一開始的極力反抗到最後變成任由我抽插洩慾的肉便所,令我充滿了征服感。不過難得有這麼好的極品,我當然不會急著離開,在餘下的一星期行程內我都會住在光妹的宿舍之內,展開調教新任性奴的生活。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