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二十八章 假裝的聖女


  今天已經是我留在日本的最後一天了,我在成田機場呆呆坐著,由於班機延遲,我只好獨個兒呆坐著。由於世界盃將至,師父已變得越來越忙碌,在將櫻夜美夕以走私方式送返港之後便重新投入工作,近來簡直忙得不可開交。而師母亦忙著新唱片的工作,沒有時間來送機,反而翼前輩卻由北海道走來送行,不過聽聞他的主要目的其實是打算找師父預訂兩張世界盃總決賽的最佳觀戰位置門券,用來還我欠下的人情債。

  不過其實他們也不是我最想見的人,一想到我最深愛的仲間由紀惠,我肩上的傷口已不期然生痛起來。回想起那一夜,我默默地等候著死神的降臨,這已經是第二次如此接近死亡,不過我最後仍然是死不去。當我由迷糊中清醒過來時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我察看著自己的傷勢,由紀惠早已為我包紮妥當,她的那一刀最後也不能狠心下手,稍為一偏只插入了我的肩膀。我坐直了身已發覺惠亦早已清醒過來,正站在窗邊呆呆看著出面的風景。

  我從後緊緊抱著她,吻上她動人的耳珠,不期然問︰「為什麼不殺死我?」惠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道︰「你願意為我放棄一切,娶我,與我一同生活嗎?」我知道歷史再一次重演,只不過上次是師父與法子師母,而今次則是輪到在我與由紀惠的身上。

  我默默地想了一遍又一遍,最後道︰「如果我不是月夜奸魔的話,恐怕我一生也不會遇上你,由此可知上天早已注定了我要當奸魔,所以我只可以抱歉的告訴你,我不能。但是我卻想告訴你一件事,就是我對你的愛是真的,而且直到永遠。」由紀惠深深的注視著我,淚水已不受控制的再次湧出,是傷心的淚?是失望的淚?我不知道,我只聽到她對我說︰「求你再一次愛我,因為今夜過後,我不想再見到你。」

  我再一次緊緊地攬著由紀惠,我們相愛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我們倆的體力用盡,我們仍緊緊攬著對方的身軀。我再一次吻上她性感的紅唇︰「惠,我向你保證,只要我能活下去,終有一天我會再此回到這裡與你一起過你所喜歡的生活方式,但是在那一天來臨之前,我希望先找到自己人生的目標,並且盡自己的所能去完成它。」由紀惠以熱烈的吻回應,而我則在她的體內猛烈的抽動著,並且注入我所有的生命精華。

  「前往華盛頓的一七三號機乘客最後召集。」無情的廣播打斷了我的思維,我默默地站起身來,是告別日本的時候了,但是我對自己保證︰我一定會再次回來。就在這一刻,我最想見的人終於都出現了,由紀惠緊緊的撲入了我的懷中,用盡力氣地擁吻著我,最後道︰「我會永遠等你,你一定要回來。」我含笑點了點頭,已轉身揮手走進了登記屏內。

  坐在頭等機位的我透過機窗看著日本這美麗的島國變得越來越細小,最後終於消失在視野之外。我驚覺到自己的淚水竟流落到衣襟之上,是我這冷血的奸魔其實仍有人性的存在嗎?還是與由紀惠的相遇令我的人性重新甦醒?不過無論是哪一樣,我都已經決定了,只要我一天仍是月夜奸魔,我就不會再見我心愛的由紀惠。

  我躺在酒店寬闊的床上,身體雖然疲倦卻仍不能入睡,於是我從行李箱中的暗格取出了文件,我就是為了它專程而來的。我細心的閱讀了一次又一次,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任務當中所寫的目標是少女歌手小甜甜布蘭妮,這沒有什麼好奇怪,但是委託人那一列卻幾乎令我驚叫出來。今次的委託人竟然是英國皇室,與及梵蒂岡教宗,那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英國皇室好像一早已經不滿佈蘭妮經常引誘他們的小皇子,而梵蒂岡剛巧亦不滿佈蘭妮要求策封為聖女的要求,只要能夠證明布蘭妮不再是處女,那就萬事大吉,所以今次竟聯合起來出錢請我奸布蘭妮這淫娃。

  由於長時間的旅程,我也實在需要休息,乘離行動還有五、六個小時,正好讓我小睡片刻。午夜裡的比華利山更見豪華,我偷偷翻過了圍牆,已潛入了布蘭妮的豪宅之內,今夜這裡將會上映一幕慘烈的強暴戲。由於已是半夜的兩點,所以大屋之內的守衛未見深嚴,我避開了巡邏的警衛,潛入了大屋之內。終於安全了,我順利的抵步,現在剩下的就是好好玩弄布蘭妮這美麗的獵物。

  由於這種大屋通常都以某一種特定的形式設計,所以我非常輕易便找到主人房的位置,還有床上那活色生香的睡美人,我像貓一樣輕快地潛入了室內,鎖上了門窗,同時開啟了室內的隔音層,以確保布蘭妮待會的叫床聲不會擾人清夢。

  我在房間的四周同時架起了攝錄機並一一開著,這套五級強姦猛片可是要寄給教宗的,我當然要製作得盡善盡美。

  在佈置好後,我輕輕將室內的燈光亮起,轉成柔和的昏黃色,令室內的景觀變得清楚,才慢慢走到布蘭妮的睡床前。

  這婊子睡得真熟,在我完成一輪工作後竟仍未發覺到我這陌生人的入侵,令我只好進行第二部的計劃。

  我輕輕躺在布蘭妮的床邊,將她那粉紅的絲質睡袍由裙腳慢慢拉起,讓布蘭妮的一雙雪白大腿暴露在燈光之下,我輕吻著她那柔軟的大腿,並以舌尖一分一毫舔弄著她腿上的肌膚,我來回的掃抹了幾次,最後舌尖更集中在布蘭妮的大腿根部,那是一條襄著花邊的誘人內褲,鮮嫩的絲質粉紅正好與布蘭妮身上的睡衣配成一套的。

  我留心著布蘭妮的反應,並輕輕將她擺成了大字形,雙手同時襲上了布蘭妮的內褲邊沿,一左一右的同時向下緩緩拉扯,我不時留意著布蘭妮的反應同時控制著力度,令我覺得自己好像在拆愛爾蘭共和軍的炸彈一樣。好不容易我才將布蘭妮的內褲整條拉下,展示在攝影機之前,同時布蘭妮的禁地亦全面暴露在我貪婪的目光之下。

  我以舌尖輕舔著布蘭妮的柔軟陰唇,她那細嫩的少女陰唇跟她的睡衣也是一套,同是粉紅色的,相信她那可愛的小乳頭也是一樣的吧!想著想著,我已親自動手找尋答案,我以利刀先將布蘭妮的睡衣肩帶割斷,再從中將整件睡衣剖開,令布蘭妮變成我胯下赤裸裸的待羔羊。果然是粉紅色的乳頭,我一邊淫笑著一邊吸啜著那嫩滑的蓓蕾,同時手指開始挑逗著布蘭妮的花唇。真想不到小小年紀已有如此豐滿的上圍,憑我的手感那可是有足足三十五寸的超凡水準,布蘭妮不知道是不是正發著春夢,少女的蜜唇早已流滿了淫蜜,等候著我這征服者的入侵。

  我將布蘭妮的雙腿更進一步的拉開,同時以雙指將她的大小陰唇撐開,雖然與我以往所見的有少許不同,但仍清楚看到了布蘭妮的處女膜,或許是中西方的分別吧?不過我已再不能冷靜的思考下去,我飛快地脫去身上的衣服,是變回野獸的時候了。

  我將盛怒的男根對準了布蘭妮的蜜穴,碩大的龜頭不斷磨擦著少女的花唇,令稠密的愛液沾濕了我的炮身。下陰不斷受到攻擊磨擦終於令布蘭妮清醒過來,這卻更合我的心意,我可不希望在她的昏睡中套去她寶貴的第一次。

  布蘭妮驚覺到自己與陌生男人一同全身赤裸共躺床上,而男人更不斷用陰莖磨擦自己的下陰,令布蘭妮一下子知道了男人的意圖,驚叫道︰「Stop!WhoAreYou?WhatDoYouWant?」真是蠢貨一個,只要不是白癡也知道的,不過我仍耐心回答布蘭妮這一個問題︰「RapeYou!」隨即陰莖已重重的直插而入,盡入小甜甜體內那緊窄的小天地。龜頭突破了布蘭妮代表貞潔的女膜再狠狠的盡根而入,直撞在布蘭妮的子宮口上。布蘭妮同時流出了失身的落紅,不對勁的感覺再次湧出,我將手指輕沾上布蘭妮的處女血,用舌尖輕舔品嚐。

  我終於知道不對勁的地方,我曾奸過不少的處女,但肯定的是從沒一個處女的處女血是有糖漿味的,我終於明白為何布蘭妮這世紀淫娃仍是處女的原因,只因她的處女其實是人工的製成品,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沒有加上防腐劑。

  我重重一把摑在布蘭妮的臉上︰「YouAreNotAVirgin?」早已嚇得有如驚弓之鳥的布蘭妮只得點點頭。

  我只好將心中的怒火化作無比的性慾,誓以我的巨炮治死這淫娃。我將布蘭妮的雙腿以M字型的抬到我的肩膀上,龜頭狠狠撞擊著布蘭妮的花心︰「ComeOn!ShowTime,EnjoyYourself,MyBigPenisWillBringYouToTheHeaven!」強猛的撞擊令布蘭妮痛苦的扭動著,我卻以一雙手緊扭著她的一雙嫩乳來加強攻勢,同時逐寸逐寸檢查著她的乳肉,看看是否同是人工的製成品。

  「PleaseStop!」布蘭妮狂哭著,同時亂踢著雙腿,我狠狠的一口咬在她的乳房上,深深地在上面烙下我的齒印。

  「IWantToFuckYou!SoWhat?」一次又一次無情的摧殘粉碎掉布蘭妮最後的反抗,當我的雙唇離開布蘭妮的雙乳時,少女雪白的乳肉亦已變得一片瘀青與及佈滿齒印。

  布蘭妮終於明白到不能反抗男人的奸辱,只得任由男人重覆著猛烈的抽插,由於剛才只顧著反抗,布蘭妮才一停下來便已體回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一下一下炮轟著自己的子宮,而自己的下身更早已濕得一片胡亂,沉醉在男人粗暴的抽插之中。

  布蘭妮的雙唇漸漸透出愉快的呻吟聲,少女的臉頰亦因連續的高潮而變得暈紅,每一下的抽插我也以龜頭硬擠開布蘭妮的子宮頸,直撞入少女的子宮壁上,令布蘭妮生出子宮好像要被撕裂的劇痛。但是在劇痛中的布蘭妮偏偏生出了比平常更強烈的高潮,少女的陰道死命的擠壓著我的巨棒,不停蠕動吸啜著,爽得我不捨得停下動作。

  我乘著布蘭妮又一次的高潮迅速反轉她那被我奸得香汗淋漓的嬌軀,母狗當然要以犬交式來抽插。我緊貼著布蘭妮的粉背,雙手已同時捏著她的一雙巨乳,狂轟著布蘭妮那淫穢的子宮,同時迫她跟我進行著情侶間的濕吻。我輕輕吸啜著布蘭妮的小香舌,同時舔弄著她口腔內的每一個角落,下身則以不同的角落進行著反反覆覆的抽插。

  我猛烈地騎著身下這條叫做布蘭妮的母狗,將她推上了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布蘭妮由最初的反抗變成了任由我抽插的動人婊子,同時發出著甜美誘人的叫床聲,我當然要好好獎勵這動人的淫娃,在一輪狂抽猛插之後,我將龜頭狠狠插入了布蘭妮的子宮深處,隨即便將奶白混濁的精漿一浪接一浪的灌入布蘭妮可愛的子宮之內。布蘭妮亦感受到我在她體內進行洩射,勉力地進行著象徵式的反抗,同時哭求道︰「No!PleaseStop!」可惜她的行動卻被我強壯的臂彎所阻,只得任由我以精液填滿她子宮內的空虛。

  滿足過後我由布蘭妮的體內抽出半軟的陰莖,一絲絲的精液因引力由布蘭妮的陰道口倒流而出,我撫慰著疲倦得半死的布蘭妮,一邊道︰「Oh!YouGetAllMySemem!」布蘭妮仍沉醉在高潮的餘韻當中,任由我玩弄著她青春的軀體。

  我拿起床邊一隻布蘭妮的CD,一邊淫笑著一邊讀著後面的歌曲名︰

  1·IWillStillFuckYou

  2·WhatYouFuck

  3·Can'tMakeYouFuckMe

  4·BornToFuckYouHappy

  5·I'mNeverStopFuckYou

  6·BabyOneMoreTime

  7·OopsIDidItAgain

  一首首少女歌曲在我的口中變成了姦淫的台詞,亦令布蘭妮清楚明白到,只來一發的我是不會滿足的。

  驚慌的布蘭妮用盡餘力想逃離我的身邊,可惜我卻搶先一步將她緊緊按在床上,剛回過氣的陰莖已對準她的菊穴直插而下。一瞬間,少女發出了慘叫聲,同時股間滲出了血花,令我明白到布蘭妮的這裡才是真正的處女,不過現在已經不再是了。我猛力地開墾著這塊樂土,同時間中抽插著布蘭妮前面的嫩穴,實行著同時輪耕與及輪姦的偉大抽插。

  我不願將寶貴的精液浪費在布蘭妮的直腸之內,於是我在將射出的剎那間,狠狠地抽出了深埋在布蘭妮屁道內的陰莖,將火熱的龜頭抵在布蘭妮清純的俏臉上,噴射出白濁的精漿。

  我緊緊抓著布蘭妮的一頭金髮,令她不能作出任何閃避,直至精液佈滿她的臉上,塗上新一層奶白混濁的化妝。

  我逼布蘭妮以她的小香舌舔乾淨殘留在我龜頭上的精液,同時默默地享受著她的唇舌技量,直到布蘭妮將我的兵器吹回作戰狀態。我一下子將布蘭妮按回床上,同時將她的一雙巨乳夾出一條乳縫,幹什麼?三十五寸的巨乳不來一下乳交實在是太浪費了。我從布蘭妮床邊的酒櫃取來了一支XO,充當潤滑油的倒在她的乳縫上,同時夾緊著我的陰莖,來回套弄著。

  在抽送的途中我以床單抹乾淨布蘭妮臉上的精液,同時迫她含著一大口酒,全因我要她一邊喝酒一邊吸啜著我的陰莖。布蘭妮淫亂的本性在喝了不少酒後全面曝光,只見她有些不勝酒力,卻持續用她那柔軟而富彈力的雙峰緊夾套弄著我的肉棒,同時舌尖更主動挑逗著我的龜頭,將唇內的XO以她淫亂的小香舌塗抹在我的龜頭表面,不斷的刺激著我的陰莖。我隨著精關的失守將大量的精液狂射入布蘭妮的唇內,而半醉的布蘭妮亦將我的精液混和著嘴內的烈酒一同吞下肚裡去。

  我將餘下的美酒全倒在布蘭妮的身上,然後狂舔著她動人的嬌軀,在我舔乾淨她身上的烈酒之後布蘭妮已急不及待的攬著我的厚背,並主動抬高嫩穴歡迎我的再度光臨。我不知道布蘭妮是因酒力的關係還是愛上了我的大肉棒?但是我卻可以肯定一件事,就是餘下的時間我將會操得她死去活來,並令她成為我月夜奸魔在美國的第一位性奴隸。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