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二十七章 完美的姦淫


  我將粗長的陰莖對準了少女尚未開封的蜜穴,重重的直插而入,火熱的龜頭貫穿了少女貞潔的薄膜,猛烈的撞擊到少女幼嫩的子宮上。我緊緊的按著身下那叫仲根霞的少女,死命的不斷抽送,同時玩弄著少女身上的各個敏感帶,少女的陰道口流下了少女破瓜的落紅,更增添我的成功感。

  這個少女可不是一般的娃兒,她叫仲根霞,在日本可是新一輩的著名女優,才二十歲的芳齡,雖然這種嫩處女明星我也幹過不少,但是偏偏因某種特別原因卻更添我征服她的成功感,這原因說穿了其實一文不值,就是這個仲根霞其實是一位女同性戀者。我月夜奸女無數,偏偏就是未幹過女同性戀者,如今終可一試她們的嫩穴兒是否真的更細嫩幼滑。

  隨著仲根霞漸漸發出的甜美呻吟,我知道破瓜的刺痛已經過去,於是更用力的抽送著陰莖,施行快速的活塞運動。我可比那些婦科醫生更瞭解女人的構造,仲根霞在我的抽送下輕易地攀上了高潮,少女的膣壁正用盡力氣夾緊我抽送著的陰莖,以套取更多的快感。我配合著仲根霞的高潮吻上了她性感的耳珠,輕輕咬噬吸啜著,帶給少女更多的快感,同時道︰「我是不是比你的那些姊妹幹得你更爽?」

  仲根霞處在高潮中仍想去否認,但是在我的重重抽頂下已情不自禁的再次洩了出來,我一把抓著霞的一雙嫩乳,迫仲根霞望著那因興奮而硬凸起的小乳頭︰「不要否認了,你那可愛的小乳頭已出賣了你,你看它們已爽得硬凸起來。還有你那多水多汁的小妹妹,更已死命地啜著我的肉棒,不過那是理所當然的,十寸長的大肉棒當然比用小指頭玩爽得多,霞你說對嗎?」

  不過後背式的體位仍不足以徹底征服仲根霞這美人兒,於是我待她的高潮一過,已迅速翻轉她的嬌軀,陰莖重新插入少女的穴內。我雙手用力扭動著仲根霞一雙幼嫩的乳房,將那柔軟雪白的乳肉扭弄成各種的形狀,同時龜頭化作了攻城車,以雷霆萬鈞的姿勢狂轟著仲根霞的子宮,將少女推入欲仙欲死的境界,扭轉她同性戀的癖好。

  「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從今以後你要服從我,做我的奴隸。」仲根霞只感到下體的快感源源不絕,只得以狂洩回應著男人的說話,同時亂點著頭,心中更暗怪當初自己竟喜歡女人如此奇特。

  我緊抱著仲根霞香汗淋漓的嬌軀,同時自己亦已到了崩潰的極限,仲根霞也感覺到我即將要發射,在高潮中哀求道︰「不要射進去,今天是危險期,會懷孕的。」可惜我哪會聽從我奴隸的說話︰「我就是要射進去,我就是要你懷孕,那麼全天下的人自然會明白,我的仲根霞不再是基的了。」

  仲根霞緊緊抱著身上的男人,真想不到男人竟想以搞出人命這種方式證明自己不再是同性戀,不過霞雖然已深深愛上了男人,但是一個才二十歲的少女對未婚懷孕卻依然非常抗拒,於是用盡力氣的想弄出體內的陰莖。不過少女的膣壁卻無視主人的意志將男人的陰莖深深夾緊,而少女的子宮亦已做好了受精的準備,雖然仲根霞還想掙扎,但是意思卻終於在一波接一波的高潮中,只餘下為男人受精懷孕的身體本能。

  我將陰莖重重的往仲根霞的穴心一頂,蘊含著無數生命精華的白液已狂噴入少女的子宮之內,為少女注入了新生命,仲根霞亦同時感覺到我的洩射,因高潮而痙攣的四肢緊緊的纏著我的身軀,同時隨著精液的注入發出了高亢的淫叫。

  激情過後,我悄悄將分身抽離了仲根霞的體內,仲根霞早已因疲倦而沉沉睡去,面上仍殘留著滿足的微笑與及初為人母的女性光輝,我用毛氈輕蓋著仲根霞那香汗淋漓的赤裸嬌軀,心裡默默想著香港的老家。那兩隻母狗已差不多五、六個月的身孕,自己快要做爸爸了,若連仲根霞肚內的都算上我差不多是廿多名小孩的爹,不過我卻仍未捨得放下奸魔的生活。不過幸好這些小孩子們的娘通常都是一等一的女星,否則我也不會幹上她們,所以孩子們的生活肯定無憂,只不過可能要在出生紙的父親一欄填上「不詳」又或是我月夜奸魔的大名。不過想來我卻仍未感到滿足,雖然我已在這兩年間強姦了近五百個各式各樣的女星,其中有不少更是著名的女明星又或是天後級的人物,但是我卻始終不能像師父一樣體會一次完美的姦淫。

  記得師父曾經告訴我,他強姦師母那一次實是他一生中最完美、最滿意的行動,雖然當時的法子師母已不是處女,但師父卻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徹底的滿足。想來我的確沒有這一種感覺,恐怕是我一直仍未遇上那種能稱作完美的對象。

  既然已沒有再干仲根霞的心情,於是我匆匆離開了她的香閨,獨個兒在街中走著。師父對我的修行成果非常滿意,已批准了我回港的決定,只不過要我先到美國辦些事情,這更正好符合了我要干死宇多田光的約定,乘離開日本還有短短一星期,於是我遂一探望我在日本的奴隸們,順便先將她們一一餵飽,免得她們受相思之苦折磨。

  不過當我完成了一切的事項之後,我當然要好好四處遊玩一番。老實說,我在日本往了三個多月,但是其實平日除了修練與狩獵之外根本沒有其他活動,現在就正好能隨意的四處走走。

  今天已經是我留在日本的最後二天,我來到了有東洋夏威夷之稱的沖繩,享受著動人的陽光與海灘,但是我卻意想不到的,就是當我臨離開日本之際,竟遇上了一生中最完美的獵物。

  在沙灘的另一端俏立著一位長髮垂背的少女,赤著雙足,輕踢著碧藍色的海水,秀麗的長髮隨著海風飛揚,正享受著動人的黃昏,一套白色的連身長裙展示出少女良好的身段與及成熟的美態。

  少女亦彷彿感覺到我的目光,於是緩緩轉過頭,跟我打了一個照面,然後禮貌地甜甜一笑。我終於明白甚麼是完美了,眼前的少女就仿如仙女下凡一樣,徹底震撼了我的心靈。我亦同時認出了少女的身份,她叫仲間由紀惠,也是日本藝能界一位著名的美人兒,但我卻深深體會到那班攝影師的無能,因為我也曾經在報章上看到過仲間由紀惠的照片,雖然照片是拍得不錯,但是卻不足以展現由紀惠千份之一的美態。

  由紀惠滿足地穿回鞋子,悄悄地離開了沙灘,我漫無目的地跟著她的腳步,在沿海的小街道上走著。我曾經因感受到師父師母的恩愛而一直想著到底誰才是我最愛的美人兒?是小雪?是上原多香子?是徐若宣?是陳慧琳?是朱茵,甚至連程嘉惠我也一一考慮過,但是我現在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最愛的是仲間由紀惠,就只短短一瞬間,我的心已被她奪去了。

  不過我可以怎樣做?難道我可以走上前,詳細的介紹自己要求與她交往嗎?想想也知道不可能,但是我卻不會放棄的,我是鼎鼎大名的月夜奸魔,既然我看上了你,那麼就算不擇手段我都一定要得到你,由紀惠你可以罵我下流、無恥,但是我一定會用盡所有方法令你變得愛上我,甚至只要沒有我就不能活下去的地步。

  由紀惠的香閨是一座山邊的兩層高別墅,憑著氣的流動我已感覺到屋內沒有其他人,於是我乘著由紀惠開門的瞬間,已緊緊地攬著她的纖腰,衝進了別墅之內,我順手將大門踢得關上,抱著掙扎中的由紀惠走進了二樓她的房間之內。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由紀惠的房間有別於一般少女的佈置,房間之內掛滿了各式各樣的電影劇照與海報,絕大部份都是由紀惠有份參與演出的,可見她實在非常喜歡她的演藝事業。不過現在可不是參觀她房間的時候,我以從未有過的溫柔輕輕將由紀惠放在床上,同時壓上她豐滿的嬌軀。由紀惠也知道掙扎沒有效用,於是放棄了,淚水由少女明媚的眼角流出︰「求求你放過我吧!」

  此情此景,只要不是白癡當然都會明白我的意圖,我吻上了由紀惠的俏臉,以舌尖溫柔地舔去她臉上的淚珠,只感到胸中的情慾可像要炸裂開來。我緩緩脫去身上的衣服,緊緊的攬著身下的美人兒︰「仲間由紀惠小姐,我沒有鮮花,也沒有鑽戒,但是現在我仍是要向你求婚。」由紀惠別過了臉︰「我是不會嫁給你的,求求你快走。」我再次吻上了由紀惠的櫻唇,細心地舔著她的唇瓣︰「你會的,你一定會嫁給我,當我給予你一千次、一萬次的愛後,你亦會發現你已深深的愛著我。」

  我輕輕解下了由紀惠身上的衣服,展露出她羊脂白玉般的完美身段,由紀惠的裸體絕對是上天最偉大的傑作,充滿了少女聖潔的光輝,而絕對沒有一絲色情的意味。我緩緩分開了由紀惠緊合的雙腿,硬直的男根已抵在由紀惠緊合的蜜唇之上。

  我貪婪的雙唇由上至下全面襲擊著由紀惠的嬌軀,由少女的耳珠、雪白的頸項,動人的雙峰,嫣紅的乳頭,纖細的腰肢,平順的小腹,幼嫩的大腿等我都一一吻遍,最後更集中在那遍佈少女柔順細毛的禁地之上,舔啜著由紀惠敏感的珍珠。

  由紀惠的身體是敏感的,只由她被快感刺激得弓起了雪白的嫩背便可得知,於是我加深吻啜著少女的大小陰唇,沒有一分遺漏的舔啜著那蜜唇花瓣,摧動著少女最原始的情慾。我對著那只有原子筆大小的陰道口細細吹氣,少女的蜜唇開始滲出了愉快的汁液,證明了由紀惠的身體對我的玩弄並非全無反應。

  我伸出了舌尖一下一下的舔著由紀惠的淫蜜,那是一種生澀而又充滿了少女體香的液體,我不斷深吸淺啜著,令由紀惠激動得不斷以大腿磨擦著我的面頰。

  我再次爬到了由紀惠的身上,溫柔的攬著她,火熱的龜頭已再次抵在由紀惠的花唇間。由紀惠也明白到將會發生的事情,用盡力氣地想要推開我,可惜我已緊緊的抓著她的一雙玉手,粗大的陰莖已擠開由紀惠緊窄的膣壁,刺入了少女的體內。長矛一瞬間刺穿了由紀惠體內一塊柔軟的女膜,令我知道自己已奪去由紀惠一生中最寶貴的第一次。撕裂的破瓜之痛令由紀惠發出了哀號,由下陰的陣陣痛楚中,由紀惠明白到自己最寶貴的初夜已隨著男人的進入而徹底失去。

  我愛憐地抽出陰莖,上面佈滿了由紀惠破瓜的處女血,證明了我已奪去身下少女的貞潔,我隨手撕下一幅雪白的床單,將陰莖上的血絲與及由紀惠陰戶上的落紅細心抹淨,才如獲至寶的將床單收起。『我要由紀惠永遠都只屬於我的!』我的心裡只餘下這個念頭,於是從袋中取出了灰狼的藥膏,將餘下的藥膏全塗在我的陰莖上。我再次壓落由紀惠身上,陰莖緩緩剌入了才剛失去貞潔的洞口,一直頂到了由紀惠的陰道盡頭,將火熱的龜頭緊壓在由紀惠幼嫩的子宮之上。

  我緩緩地攪動著肉棒,以確保每一絲的藥膏都全抹在由紀惠的膣壁上,由於由紀惠的陰道過於緊窄,所以由紀惠仍不時生出撕裂的痛楚,我努力地親吻著梨花帶雨的少女,吸啜著她鮮嫩的唇瓣,以粗舌侵入她濕潤的唇腔之內,勾纏著她的小香舌。我將由紀惠的嫩舌吸入嘴內,細細的吸啜品嚐著,由紀惠連津液都佈滿少女的體香,更進一步的刺激著我的慾望。

  從由紀惠的反應我已知道她的劇痛已經過去,於是開始緩緩地抽送著陰莖,我先將陰莖深深的頂到了她的陰道盡頭,然後再緩緩向外抽出,一直從事著這種緩抽猛插式的活塞運動,直至由紀惠幼嫩的膣駐對我巨炮的入侵大為適應,才慢慢加快抽插的速度。

  由紀惠終於忍受不住體內猛烈的快感,發出「呀∼∼」一聲的呻吟,對我來說這簡直如仙樂一般悅耳,美人的恩寵我當然要盡力回報,於是我將由紀惠的雙腿大開撐成M字型,陰莖已更深入的進入了由紀惠的體內。陰莖隨著猛烈的抽送不斷刺激著由紀惠的G點,同時深深撞轟著少女的子宮,我同時吻上了由紀惠的乳房,吸啜著那因動情而硬凸起的蓓蕾。

  由紀惠那緊窄的陰道亦不時流出甜美的甘露,支援著我的活塞運動,少女的雙手在無意識間已緊攬上我的厚背,由紀惠的指甲甚至在我的背上留下細細的血痕。「我早就知道你會愛上我的,你看你的身體多合作。」我吻上了由紀惠的耳珠說,同時我已拉著她的小手,緩緩引導到她自己的股間,並將她的小指輕塞入洞內。

  火熱的刺痛令由紀惠再次哭了出來,我緩緩親吻著她動人的俏面︰「明白了嗎?剛才那藥令你從今以後只能有我一個男人,若其他人的糟東西插進去的話,那可是會痛死你的。」由紀惠香汗淋漓的嬌軀激烈地起伏著,承受著我一波波的重壓,剎那間,少女的膣壁驀然緊縮起來,緊緊擠壓著我抽送中的陰莖,同時由紀惠的花心更噴出了更多又濃又稠的愛液,令我知道我所作的努力沒有白費,我終於將我心愛的由紀惠推上了高潮。

  「你終於明白到身為我女人的快樂了嗎?不過這才只是開始。」我待由紀惠的高潮一過,已再次快速抽送著陰莖,同時改變姿勢,將由紀惠香汗淋漓的動人身軀反轉過來,改成從後插入的體位。這是一種最原始的性交姿勢,亦最能引發出女性潛藏體內的慾望,相對於剛才每一下都頂心頂肺的抽插,現在的這一種姿勢,更能令由紀惠的子宮深處慢慢生出了強大的騷癢感,而隨著子宮的痕癢感覺不斷累積,由紀惠更越來越感覺到自己子宮深處的空虛,心裡慢慢希望給男人徹底的填滿。

  由紀惠的不滿由她漸變得嬌軟的呻吟就可以聽出,我從後緊緊攬著因激烈性感而變得香汗淋漓的動人女體,貼緊了由紀惠火紅的俏臉︰「我的小寶貝由紀惠你舒服嗎?要不要我更用點力?不過你要甜甜的叫我一聲老公才可以。」情慾的累積越來越擴大,由紀惠終於再也忍不住體內亂撞的快感︰「你嬴了,我仲間由紀惠答應嫁給你。」

  我高興的反轉了由紀惠的嬌軀︰「你終於答應了,現在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吧?」由紀惠紅著臉點了點頭,已順從的送上了香唇,我深深的狂吻著由紀惠,下身已再次施展出猛烈的抽插。一、二、三、四、五……密集的打數直數到了五千,代表著由紀惠的子宮已被我一連串的狂轟了五千下,由紀惠快樂地嬌喘著、呻吟著,用盡力氣去抱緊我,又或是夾緊陰道去取悅我。

  由紀惠的膣壁越來越濕潤火熱,引導我走進了崩潰的邊緣︰「由紀惠,我要射了,我要填滿你。」由紀惠用盡力氣想令男人不能射入自己的體內,但是最後都不成功,只好哀求道︰「求你不要射進去,今天是排卵日,會懷孕的。」但是我卻深深攬緊身下的美人兒︰「你不是貞子嗎?我要將我的精子全給你,讓要你懷有我的寶寶。」隨著一下最深入的刺頂,深入由紀惠體內最深處的陰莖迅速暴漲了一圈,便已將包含著數億生命精華的白液狂噴入由紀惠的子宮之內,在少女的身體之內播下我生命的種子。

  由紀惠亦感覺到一波接一波的精液隨著男人陰莖的每一下脈動猛烈的注入了自己的子宮之內,令自己完成受孕的過程,為男人孕育了下一代。我亦同時感覺到隨著我的每一下洩射,我生命裡的一部份亦隨著精液注入了由紀惠的體內,在隱約間我更感覺到由紀惠肚內的骨肉一定會是一個男嬰,而且將來他更可能繼承我的優良天賦,成為下一任的偉大奸魔。

  我待最後一滴精液消散在由紀惠的子宮之內,便順勢轉了半個身,令由紀惠躺臥在我的身上,以免壓壞我心愛的美人兒。而自己亦已抵受不住睡魔的侵襲,沉沉的睡著過去。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不過恐怕亦有三、四個小時,我由一陣異動中驚醒過來,張開眼,由紀惠早已清醒過來,仍全裸的坐在我的身上。由紀惠亦已察覺到我的醒來,出乎意外的從身後取出了一把尖刀,抵在我心臟的位置之上,冷冷地說了聲︰「別動。」我只感到一陣的心灰意冷,真想不到我不是死在程嘉惠的槍下,反而是死在自己最心愛的女人手上,不過這種下場對我來說或許算是幸福的了。

  「為何不在我睡著的時候殺我?」是到如今,我只問得出這個問題。由紀惠別過了臉,似不願再看我的雙眼︰「我希望你在死之前能夠聽到,我答應你今後不會再讓別的男人碰我,安份的做你的妻子,同時養大我們的骨肉,他會跟我姓仲間,不過你現在可以先替它取個名字。」

  「孩子就叫做夜月吧,正好紀念他的父親就是月夜奸魔。」我淡淡然說著。「你就是那個月夜奸魔?」由紀惠不禁驚呼道。我笑著說︰「那只是我的綽號,我的真名叫……不過我只願告訴你。」我深深地再望多我最愛的由紀惠一眼,淒然說道︰「你下手吧!」

  由紀惠強忍著眼裡的淚水,隨著雙手狠狠的往下一插,無情的利刀已冷冷的直插而下,中斷了我最後的神智,我只感到自己的靈魂像跌入了一個漆黑而又深不見底的深淵,無邊無際的永遠沉淪下去……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