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二十五章 失誤的代價


  仍不斷扭動掙扎著的女體被我猛烈的推向牆邊,那是一具充滿青春活力的嬌軀,再加上古銅色的健康膚色,一把亮麗帶有光澤的及背長髮,還有雖然因痛楚而扭曲但仍不失美麗精緻的五官,就正好是我所選上的新一位中山家受害者,中山亞微梨的寫照。

  這裡是她同居男友三蒲淳宏的家,她的男友好像是著名的球員,因2002年世界盃的準備工作而離家集訓兩星期,而今天才只不過是離家的第二天,卻已給我把握到這難得的機會好好玩弄他的同居女友。

  有兩星期的時間,我要每天都用精液灌滿你,我狠狠擠壓著亞微梨的嬌軀,已同時上下其手的撕著她身上的各種衣衫。

  『他要的是強姦。』隨著身上的衣衫不斷變成毫無意義的布條散落地上,亞微梨已徹底明白到男人的意圖,雖然少女很想反抗,但是自己的身軀卻被男人緊緊壓在牆壁之上,絲毫不能動彈。

  我已很久沒試過將女性按在牆上奸了,亞微梨現在的姿勢就正好滿足我這方面的慾望,我急不及待的拉下了亞微梨的內褲,雙腳已硬擠進少女妄想緊合的雙腿之內,硬生生擠開了亞微梨那雙為保貞潔而緊合的嫩滑大腿,將早已充血備戰的男根抵在亞微梨的陰戶之上。

  在征服亞微梨之前,我再檢查一次身旁的數部攝錄機,確定它們正常運作,還有那些我早已散播在屋的四周的驚戒器,以確保櫻夜小姐假若真的出現,我並不會毫無知覺。待一切準備妥當,我的陰莖已心急地前後磨擦著亞微梨的陰唇,為接下來的強姦做好熱身動作。

  「亞微梨小姐,由於你在禁區內犯規,所以球證現判罰十二碼。」既然是十二碼,當然沒有人牆,於是我以食、中二指輕撐開了亞微梨的大小陰唇,裸露出那誘人深入的少女嫩穴。

  「現在由於有十寸長,所以穿上十號球衣的小月夜主射這記十二碼,效力奸魔隊的小月夜是今屆的神射手,已射入過不下五十個各式各樣的緊窄龍門,而且場場比賽都一定梅開二度,甚至大演帽子戲法,成名絕技是衝力射精與及因姦成孕,現在大家一同靜心欣賞他主理這球罰球。」

  我學著林尚義(香港著名足球評述員)的口吻,切底羞辱著亞微梨,同時不停撫弄著她那豐滿的雙乳。亞微梨的掙扎與反抗已不能阻止我進入她的體內,我將陰莖退後了少許製造出些微距離,隨即已將腰腿之力集中在火熱的龜頭之上。長矛準確命中了亞微梨的花心,矛尖粗暴的擠開了少女的膣壁,徹底進駐了少女本應貞潔的體內。

  少女的禁地失守於男友之外的陌生陰莖上,令亞微梨難過得淚流滿面,再加上下體所生出的撕裂痛楚,就更加令亞微梨苦不堪言。我無視亞微梨的痛楚抓緊了她纖細的腰肢,陰莖已一前一後抽送著,直將龜頭插入連她男友也未曾抵達過的最深處,雖然已不是處女,但亞微梨的陰道仍維持著少女一貫的緊窄,令我的開發工作更形艱巨。

  在最初的五百下抽插,我幾乎以能撕破亞微梨陰道的巨力抽送著,用足了蠻力才能維持均速的抽插運動。不過慢慢地,亞微梨的性慾已被我粗暴的抽插全面引發出來,少女的陰道已緩緩滲出了動情的分泌,令我的進出變得越來越容易。雖然不願意,但亞微梨那性感的小嘴內亦已開始發出了歡愉的呻吟聲,迎接著我每一下的深入插弄。

  火熱的龜頭由於亞微梨陰道的濕潤,一下子已頂在她幼嫩的子宮上,正猛烈撞擊著摧殘了少女的矜持,漸漸地令到亞微梨變成了一位更渴望我用力抽插的淫娃。雖然亞微梨的櫻唇中不時仍吐出「不要……快停。」等抗拒字句,但是慢慢地,已被急速的喘息與歡愉的呻吟所取代。

  而隨著亞微梨的呻吟越來越響亮,她終於亦攀上了高潮的極峰,亞微梨那幼嫩的陰道用盡一切氣力夾緊我那令她欲仙欲死的大肉棒,正瘋狂地狂洩著卵精。我充滿成功感地享受著亞微梨高潮的擠壓,因為我知道亞微梨將會徹底迷戀上我的陰莖,甚至為我而拋棄同居的男友。

  我想著各式各樣的性交姿勢,最後決定將亞微梨抱回床上,將她擺成了「觀音坐蓮」的姿勢,令她上下套弄著腰肢。娛樂圈的美女我奸得多,今次好應該讓亞微梨採取主動,讓我感受一下被奸的感覺。在開始的一瞬間,亞微梨的動作亦顯得有點生硬,但是隨著陰道的愛液越流越多,亞微梨的動作亦更見暢順。而由於一切都是以亞微梨為主動,所以相對於剛才被我按在牆上強姦,亞微梨體內所生出的快感亦變得加倍強烈,甚至亞微梨的套弄亦變得想停也停不下來。

  我空閒的雙手不停玩弄著亞微梨的嬌乳,正看著亞微梨為快感不停努力地上下扭動腰肢,套弄著我的陰莖。屬於亞微梨的淫水與及卵精早已洩滿我的小腹,同時洩濕了不少的床單,但是亞微梨仍無法終止身體的動作與及連續不絕的高潮的產生。

  看來現在就只有我那白濁的精液才能填補亞微梨子宮內的空虛,而看到亞微梨如此努力地服務著我,我又豈會對這美人兒有所保留,已決定為亞微梨獻出我寶貴的精液。

  「小寶貝幹得真好,我也快要射了,就讓我的精液填滿你子宮的空虛。」享受著性交歡愉的亞微梨再次激動地流著淚︰「你不能……射進去,今天是……是排卵日,你會……令我懷孕的。」

  我卻故意揉弄著亞微梨那火熱的陰核︰「我就是要你為我懷孕,不過若你不想的話可以自己停下動作。」一瞬間亞微梨以為自己得救了,最起碼免卻了因姦成孕的不幸,不過轉瞬間她已經發現到自己不能停下動作,不單是不能停下,敏感的身體更好像感覺到男人也將要射精,自動自覺地加快了扭動的頻率,深深套弄著男人的肉棒。

  亞微梨的意識在迷糊間彷彿回到了讀書時期的性教育……

  「當女性在遭到強姦時,由於身體潛意識會抗拒陌生男人,所以成孕率會特別低,但反過來說,在一個浪漫溫馨的場合,女性的心理就會變得容易迎合男人的侵入,而若女性能夠有高潮的產生,甚至連續不停的高潮,那麼女性的生理反應就會完全被男方所操縱,學名叫『靈慾合一』,若再加上女方當日是排卵期的話,成孕率可謂百份百,所以各女同學與男朋友親熱時要留意,免得被人弄大肚子,退學下場。」

  課室裡隨即生出了笑聲。

  「不過那些什麼連續高潮恐怕是那些色情小說的九流橋段,現實生活恐怕不大可能,除非你們的男朋友能幹足一、兩個鐘頭也不射出來,不過對著你們這班美人兒,恐怕要支持得五分鐘也相當困難。」

  笑聲再度響起。

  「不過,最近傳聞社會上鬧得滿城風雨的蒙面奸魔與及午夜奸魔,是屬於有本事在強姦過程中弄得受害女性由反抗變成迎合,甚至進入剛才我們所說那種欲仙欲死、靈慾合一的境界。所以據警方紀錄,他們兩人已合共弄大了差不多近百少女的肚子,令她們要接受墮胎的手術,不過他們純屬過別例子,而能令女性如此享受的男性世上確實不多,所以各位女同學若遇上上述兩大奸魔時,可自行選擇逃走又或是立即躺下。」

  班房再次傳出了笑聲,而這節愉快的堂就在笑聲中結束。

  亞微梨發覺到眼前的男人就正是那種可怕的男性,自己的身體在他熟練的玩弄下竟不斷地生出快感,更達到了欲仙欲死、靈慾合一的境地,而自己的身體更已做好了受孕的準備,甚至心靈上更慢慢生出了為男人懷孕的打算。亞微梨知道在男人高明的性技下,自己已徹底被征服,已再不能失去他,淪為男人永世的玩物。

  「你嬴了,射吧!我願意為你懷孕。」亞微梨終於無奈說道。

  聽到亞微梨的這番話,我知道她已被我徹底征服,像小雪她們一樣成為不需藥物也永遠臣服的忠心奴隸。而我也同時步入了高潮,隨著我重重的向上一頂,龜頭已抵在亞微梨的子宮口上,向內裡狂噴著火熱的精漿,我緊緊抓著亞微梨的柳腰,讓更多更多的精液狂噴入她那小巧的子宮之內,徹底注滿入面每一絲的空間,令亞微梨為我生一個健康活潑的小寶寶。

  在最後一滴精液都注入了亞微梨的體內之後,亞微梨已因激烈的性交而無力地伏在我的身上,享受著高潮的餘韻。而我同時亦證明了地心吸力這原理並不是在每樣事件之上都行得通,起碼現在亞微梨子宮內的精液並沒有像那些三級片中的橋段般因地心吸力倒流到我倆的接合處由那裡漏出,而是結結實實的充斥在亞微梨的子宮之內,努力地執行著令亞微梨成孕的任務。

  不過我已經沒有研究這問題的時間,隨著警報器的響起,我知道我一直苦候的獵物已經走入了室內。一瞬間我的心裡也想了好幾個方案,不過我最後仍決定維持這種姿勢,因為只要亞微梨伏在我的身上,那麼櫻夜美夕也不能施用大殺傷力的忍法,這對於我來說是非常之有利。果然如我所料,美夕來到了室內我看不到的暗角處,發覺到我與亞微梨的情況,已不能施用傷害性的忍法,只好輕輕將忍力集中在我的四肢。

  果然是鎖系的忍法,這就正好更方便我的行事,我的計劃是施反忍法破解了美夕的禁制,待美夕走近我的身邊再一舉將她制服,而由於室內的光暗影響,美夕絕不會察覺到危機的降臨。不過做戲當然要做全套,我配合著美夕的動作已叫道︰「為什麼我動不了?是誰偷襲我?」同時施展出反忍法。

  美夕聽到我的聲音由屋角走出︰「大名鼎鼎的月夜奸魔先生,風之禁鎖的滋味好嗎?你真幸運,由於有中山亞微梨在場,不然我定會要你享受一下被烈風割破全身的滋味。」說完已走到我的身前,抱開我懷裡的亞微梨。

  我等的就是這一刻了,美夕的雙手因亞微梨而受阻,甚至部份視線亦是,我的重拳卻把握了這難得的機會重重轟在美夕的小腹之上,由手上的觸感我知道一拳是不足夠的,於是左手向橫一揮,右直拳已猛然打出,施展出我身為奸魔前的成名絕技「天地霸皇拳」,美夕隨著我的拳勁重重撞在牆上,不過我卻絲毫不敢大意,已緊接著上前將一粒細小的藥物灌美夕吞下。

  櫻夜美夕的臉上終於流露出驚慌的神色︰「你讓我吞下什麼了?」我淫笑著走到了美夕的面前,「你放心,不是毒藥,我還捨不得殺你,不過你這朵玫瑰實在太多刺了,我當然要先將刺除去,不知美夕小姐聽過咒語破壞文(物件純屬照抄,如有雷同,實非巧合)嗎?你吞的就是這種東西。」櫻夜美夕甜美的臉一瞬間由惶恐變得慘白,身為風之忍者的她當然聽過「咒語破壞文」這種被喻為忍者天敵的藥物,它能令忍者失去觸媒的能力,徹底失去行使忍法的能力。

  既然美夕已失去忍法的力量,充其量她現在只不過是一個好打些的美人兒,而奸魔當然不會白白放過這種美人兒的,隨之而來的魔爪已揉弄著美夕那木瓜一般的巨乳上。美夕一瞬間由迷妄中清醒過來,施展出每一位少女面臨強姦前都必定作出的掙扎與反抗,不過對於我而言,這些細微的反抗卻是令我更開胃的餐前菜,已令我的陰莖急不及待的充血硬直起來。

  在激烈的反抗扭打之中,美夕的忍者服已被粗暴的撕破散落地上,展露出少女雪白的肌膚,美夕不由得想起以前自己處理過的那些強姦案受害者,她們的慘況,甚至事後因姦成孕的不幸,美夕現在都要一一面對。隨著乳罩的脫落與及內褲的剝離,女忍者櫻夜美夕終於變成了一隻全裸的小綿羊,等候著我進一步的侵犯。

  不過在享受之前我當然會以牛根繩將美夕的四肢縛緊在床的四腳之上,再慢慢享用,以免她乘我的疏忽作出發難。我走到了一旁正等著看好戲的亞微梨的面前,取出了灰狼的藥膏,要亞微梨用她的小香舌將藥物塗抹在我的陰莖上,這些藥物當然不是為了亞微梨而用,因為她早已完全臣服在我的淫威之下,成為我忠心的性奴隸,這些藥物是用來好好招呼櫻夜美夕小姐的,令她今生今世再也不能沒有了我。

  我詳細的解釋令美夕明白到她將要面對的可不只是單純的強姦而是永久的征服,在極度的恐懼之下,這美麗的女忍者已把心一橫,打算咬舌自盡。不過其實我一早已在留心著美夕的反應,先她一步已將她的下顎扭脫,令她只能默默忍受著餘下的命運。

  「我早知你會打算自盡的,不過我可不打算找東西塞著你的小嘴,因為聽不到你因高潮而發出的呻吟我會很不過癮。」

  比侵犯亞微梨時更硬挺的陰莖已抵在美夕的陰唇上,作好了入侵前的準備。「炮身角度調好,瞄準攻擊目標,彈藥充填完畢,開始炮擊前的倒數。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零。」隨著這殘酷的失身倒數完畢,美夕已感到一根烙鐵一樣的粗大鐵棒,已硬插入自己的處女穴內,令自己寶貴的處女貞操終於毀在這一個叫作月夜的冷血奸魔手上。櫻夜美夕雖然不甘願,但最後仍發出了失貞的哀號。

  粗大的陰莖猛插入美夕那異常緊窄的穴內,龜頭一瞬間便刺穿了美夕體內的柔軟女膜,配合著美夕下陰流出的陣陣處女破瓜落紅,令我知道自己已得到了這位只得十六歲的美麗女忍者最寶貴的第一次,而美夕亦因貞節的失守而痛哭流淚著。

  「很痛嗎?臭婊子,當然啦,處女第一次嘛,不過更痛的陸續有來。」說完已猛烈攪動著深入美夕處女穴內的肉棒,施展出翻江倒海的本領。

  美夕發出了驚心動魄的慘叫聲,痛苦地扭動著四肢,而隨著我越來越粗暴的動作,美夕足足被我幹得暈倒了三次,再硬生生被操醒過來。而美夕那一對木瓜乳亦早已佈滿我劇烈揉弄時所流下的指掌紅印,一旁的亞微梨聽從我的吩咐拿著相機不斷將各種不堪入目的動作拍入鏡頭之內,紀錄著這套人間慘劇。

  「照片是用來寄給你的好朋友程嘉惠的,讓她看看你的下場。不過你不用擔心,很快她便會來一同陪你的了。」

  聽到程嘉惠的名字,美夕由劇痛稍為回復了神智,而這就正好是我的目的。強姦一個女警又或是女忍者當然過癮,但快感主要是來自心理上的,我偏偏要弄得這班一直為捉拿我而努力的俏警花高潮迭起,尤其是她們自己明明正痛狠著遭受到強姦的命運,而身體卻反而陷入了欲仙欲死的境地。當然美夕不能維持著死魚一般的毫無反應,於是我提出程嘉惠來刺激她的情慾。

  果然美夕猛烈地扭動著香汗淋漓的嬌軀,同時發出了妄想掙扎的甜美喘息,而我則把握著機會猛烈抽插著她那可愛的嫩穴,攻擊著少女性慾的關口。「我不相信干足你一千下你也沒反應,若一千下你也忍得往的話我就幹一萬下,直到你被我推上高潮為止。」男人的說話令美夕明白到男人的意圖,可惡的男人除了強姦奴役自己之外還不甘心,要自己在他的奸弄下達到高潮,淪為男人的玩物。美夕努力抵抗著體內開始冒出的快感,堅決不如男人所願。

  在最初的十分鐘,美夕確實是成功了,但是隨著男人越來越快的密集抽插,尤其是男人每一下都準確觸及自己的性感帶,令美夕開始守不住體內的快感,少女的雙目更慢慢露出享受的姿態。我隨著美夕的陰道越來越濕潤,亦瞭解到這倔強的少女亦開始進入了狀態,於是加把勁的展開了更強猛的抽插。

  美夕的櫻唇背棄了主人的意願,開始發出了甜美的呻吟,令我更添征服者的快感,而性感的女忍者終於在我的埋頭苦幹達到了高潮。屈辱的淚水再次流出,美夕痛恨自己的身體竟在男人的強姦狎弄下達到了高潮,但是隨著越來越多而密集的高潮來臨,美夕最後連思考的意志都為之凍結,只餘下瘋狂回應著男人每一下狂烈抽插的原始女性本能。

  美夕只感到壓在身上的男人不再是可恨的奸魔,而是自己最親蜜的愛人,而自己甚至心甘情願為他懷有骨肉。男人的陰莖在自已的陰道內暴漲起來,隨即已將無數灼熱的精液狂噴入自己的子宮之內,為自己的身體注入了成孕的種子。櫻夜美夕切切實實感受到成孕的感覺,知道小生命已在自己的子宮內孕育起來,只是自己絲毫沒有將為人母的喜悅,只深深感受到在這場與奸魔的對決中因自己的一個小失誤,令自己今生都淪為永恆的失敗者。

  我抽離了美夕的體內,雖然有不少已變得冰冷的精液正由她那因我過份粗暴而變得紅腫的陰道口流出,但我已感受到我的精液已徹底注滿了美夕的子宮,更成功令美夕為我懷孕,令程嘉惠與她為少看我付出最沉重的代價。由今天起美夕已不再是警察,而是我月夜奸魔的奴隸。

  既然今天是女警櫻夜美夕的最後任務,我們當然要好好慶祝一下,我將一邊的亞微梨按在美夕的身上,肉棒已再次插入她的體內,不過今次不再是亞微梨前面的嫩穴,而是粗暴的奪去了她後庭的處女。在五百多下的抽插之後我改為將陰莖送入了美夕的菊穴之內,令美夕身上的所有處女地都在同一天失守。

  無數的抽插總有完結的時候,我在極限的高潮中抽出了肉棒,已將白濁的精液全打在兩名美少女的臉上與及她們飽受侵犯摧殘的胴體上,讓奶白混濁的精液陪隨著因持續的姦淫而根疲力盡的二人一同入睡。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