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二十一章 魔鬼與天使


  自從上原多香子成為我的性奴之後,我已不需再在師父的公司內露營,而搬進了多香子的香閨之內,與她展開了同居的生活。當然同居只不過是指我們的居住關係,而並不是指我們彼此間的感情生活,在夜裡她仍只不過是我發洩獸性慾望的工具。

  但是慢慢地我已不能再在多香子的身上得到徹底的滿足,雖然多香子確實是年輕貌美,但是她實在是太純潔了,雖然經過我連日的調教已有了不少的進步,但是她仍不時展現出害羞的樣子,往往我才抽出陰莖已緊張得合起眼睛,更不要說配合我玩著各種性交花式。

  在日本裡我確實需要一名擁有純真美貌,但性感在骨子裡的嬌娃,最好就是天使與魔鬼的混合體,是一名外表純潔斯文,但一上到床則又姣又浪的美人兒,在香港仍可以以小雪或張柏芝充充數,但是在日本究竟要到哪裡找?想著想著,我已毫無頭緒地翻著多香子家中的雜誌,希望從中找到啟示。

  仲間由紀惠、中山亞微梨、安達佑實、中山忍、徐若宣、吉川日奈一頁頁的翻過,我驚歎著日本的美人兒真的不少,正看得我蠢蠢欲動之隙,我已像雷劈般想起了目標,於是慌忙將雜誌往回揭,最後停在一幅全版的彩頁上,而當中的女主角,就正好是我遍尋不獲的天使與魔鬼的混合體°°徐若宣。

  我留下一張字條給多香子,吩咐她不用等我吃晚飯,便取過工具箱直接前往徐若宣位於東京的家。小宣的家位於高尚住宅區內,但是基於越高尚便越不設防這準則,我已輕易潛入大廈之內,乘電梯直達徐若宣的家門前。我取出百合匙輕打開了門,已簡單直接而又輕而易舉地踏入了徐若宣的香閨內。

  室內的裝修是少女一貫喜歡的格調,我邊細心打量環境,邊裝置好攝錄機,以便拍下待會的激戰,同時留心著牆與牆之間的結構,徐若宣的家中與一般的歌手一樣安裝了良好的隔音設備,令我待會兒干她時不用綁上她迷人的小嘴。而徐若宣的家中那一張紅色的梳化就更引起我的關注,整張梳化是圓餅形的,很舒服很好坐,而且還可以旋轉的,待會我將徐若宣按在這梳化上奸了定能獲得不少樂趣。

  想著想著,我已不自覺淫笑起來。就在此刻,門外已傳來了鎖匙聲,我慌忙躲在屋的暗角處等候獵物的到來。

  一身性感打扮的徐若宣已打開門走入屋內,那是一套粉綠色的迷你裙套裝,秀出徐若宣惹火誘人的美好身段,實在令男人為之噴血。徐若宣才剛鎖上門走進大廳之內,已警覺的發現了不對勁,我順著徐若宣的目光一看,醒悟到原來她看到家中多了我所安置的攝錄機,我暗怪著自己的大意,只不過徐若宣亦已跌入我的陷阱之內,於是便由暗角處一湧而出,將徐若宣推倒在梳化之上。

  徐若宣發出了一下遇襲的尖叫聲,我已隨即將她緊按在梳化之上。徐若宣由男人的雙眼中看出洪洪的慾火,知道了男人的不詭企圖,於是瘋狂地扭動著手腳掙扎。我以搖控打開了攝錄機,同時盡力按著這美女的四肢,想不到這惡姑娘竟乘我疏忽狠狠的打了我一肘。

  既然是你先動粗那就別怪我了,我狠狠抓著徐若宣的秀髮向上猛扯,同時左右開弓大把大把地狂摑著她,粉碎了徐若宣最後的反抗,令少女無力地躺在梳化之上。

  我抓著徐若宣的秀髮,再在她的小肚子上補多一拳,才冷笑著問︰「我就是看上你要奸你,不行嗎?」

  徐若宣痛苦地按著肚子,眼淚早已流過滿臉,痛苦道︰「求你不要再打,你要怎干也由你。」

  不愧是有經驗的淫娃,連「要怎干也由你」如此無恥的說話也說得出口。恭敬不如從命,我當然要立即品嚐到口的美食,於是雙手此起彼落,已將徐若宣身上的衣衫撕過一乾二淨。不過我仍不忘讓小宣看看我的雄厚本錢,足九寸長的陰莖已徹底充血在她面前左搖右擺,令小宣驚訝得目瞪口呆。

  我從袋中取出灰狠的藥膏,拋了給正等候著被奸的小宣道︰「替我的寶貝擦滿它。」小宣不可思議地接過藥膏,心裡已不禁道︰九寸長的傢伙還用壯陽藥,難道他要白白幹死我?

  我看到小宣的表情,心裡已明白到她的想法,待她擦藥完畢後,才淫笑道︰「你以為這是壯陽藥嗎?那種傢伙怎及得上我這種好東西。」淫笑著向徐若宣解釋藥膏的真正功用。

  徐若宣本來已打定主意任由男人羞辱,只希望早早完事便當作發了場惡夢,聞言驚覺到男人原來打算利用這種恐怖的藥物令自己成為他的性奴隸,一生受他支配,慌忙緊合上雙腿作最後的頑抗。

  白費心機,我一口咬在小宣的嫩乳上,強烈的痛楚令到小宣的雙腿本能地一鬆,我乘著這一絲的空間硬扳開小宣的雙腿,陰莖已對準小宣的蜜穴直插入來。乾燥的蜜穴被九寸長的粗大陰莖盡根而入,令小宣的陰道生出撕裂般的痛苦,但肉體上的傷痛卻及不上心靈上的如此嚴重,反抗到了最後,但是無奈自己始終成為了男人的玩物,一想到從今以後只能與這強姦自己的男人做愛,已不禁令小宣萬念俱灰。

  我一下頂到小宣的陰道盡頭,雖然早已不是處女,但徐若宣的陰道仍非常緊窄,我雙手按落在小宣的乳房之上,熟練的揉弄著小宣敏感的乳頭,我以指尖將那嫩紅的蓓蕾輕夾著,不時用力扭動著,又或是吸入嘴內吸啜。小宣的陰道內開始分泌出動情的愛液,滋潤著乾涸的陰道,我開始輕輕抽送著,同時吻上了小宣性感的耳珠。小宣也像難耐體內泉湧般的快感,櫻唇開始發出了似有若無的呻吟聲。

  我吻上了小宣動人的紅唇,深深吸啜著亮麗的唇瓣,粗舌已直捲入小宣的香唇之內,舔弄著濕潤的嘴腔。舌尖一下子找到了小宣唇內的小香舌,我以自己的舌頭緊緊纏著那一點丁香,同時將自己的津液灌入小宣的小嘴內。

  我由小宣緋紅的肌膚與急速的喘息中,留意到小宣敏感的身體已進入作戰狀態,我當然急不及待要正式與她開戰,深入小宣體內的陰莖在毫無先兆下重重的向小宣的穴心一頂。花心被火熱的龜頭狠狠擊中令小宣發出「呀」一聲的呻吟,我當然已準備了更凶更猛的攻勢,陰莖已展開了快速密集的活塞運動,每一下都重重轟在小宣的花心。

  小宣瘋了似的發出愉快的淫聲浪語,手腳已失控地緊纏著我,青春的肉體因猛烈的性交流出了大量的汗珠,而那任由陌生男人死命抽插著的浪穴更潮水般湧出著蜜液,協助著陌生的陰莖對自己進行姦淫。小宣的陰道越來越濕滑,令我的抽插越來越暢順,每一下陰莖深入小宣的體內都會先擦過小宣敏感的G點,再直插撞入少女的花心,帶給小宣觸電般的快感。

  我再次吻上了小宣的香唇,不過今次輪到我吸啜內裡的蜜液,小宣在我強力的姦淫下服從地導入小香舌,同時送上自己的津汁,充滿少女香味的甜滑液體湧入我的嘴內,為我的抽插注入新的動力。

  我感到小宣陰道內的緊縮,問她︰「要洩了嗎?」小宣已動情地嬌吟起來︰「要……要洩了!」同時穴心瘋狂地噴出灼熱的卵精,直灑在我仍狠幹著的龜頭上。

  我淫笑著道︰「我在奸你啊!小宣你爽嗎?」男人無恥的說話雖然令小宣記起自己正慘被強姦,但是強力地快感已令小宣答不出第二個答案︰「爽……爽死了。」

  「那麼告訴我,我的陰莖比起你的男朋友怎麼樣?」小宣羞紅了臉︰「你的更粗、更大,插得又深又猛。」

  我已得意地道︰「那麼你愛我嗎?願意為了我拋棄你的男友,盡心做我的奴隸嗎?」小宣再次攀上了另一次的高潮︰「我愛……愛死你了,我是……你的奴隸,求你……求你奸我……插我!」

  我以直立式抱起了小宣的嬌軀,陰莖盡入小宣體內未曾為他人所接觸過的深處,刺激令小宣又一次攀上了高潮,發出了哀怨纏綿的呻吟聲。我一邊抽插著小宣的蜜穴,一邊將她抱進了睡房之內,在小宣那柔軟的床上,又一次征服著動人的少女。

  小宣的指甲在我的背上抓出了血痕,顯示出她已進入欲仙欲死的境界,而我亦差不多到達了崩潰的邊緣,於是抓著小宣的一雙嫩乳,一下一下重重地狂轟著小宣的子宮,小宣合作地不停夾緊陰道,子宮小嘴已不斷旋轉吸啜著,做好了受精的準備。

  猛烈的抽插,將小宣陰道內的嫩肉深深翻出,再狠狠地插回原位,但小宣卻徹底愛上了這種粗暴的抽插,小嘴發出了動人的呻吟聲。我再也壓不住射精的衝動︰「我要你體內永遠都有我的精漿。」火熱的陰莖已在小宣緊窄的陰道內暴漲一圈,岩漿般灼熱的精液已狂噴而出,直灌入小宣的子宮之內。

  巨大的快感令小宣在同一時間攀上了高潮,卵精回禮的打在我的龜頭上。我任由陰莖停留在小宣的體內,不斷注入一波又一波的精漿,我們享受著高潮的餘韻,彼此親熱地接吻著。

  四周淫穢的氣氛一下子被突如其來的鎖匙聲所驅散,走進小宣屋內的是另一名男人,因為他一看到客廳中小宣的滿地衣物已發出了怒吼聲,同一時間,小宣的睡房門已被粗暴的推開。我認得那是小宣的現任男友Sugizo,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抽出小宣陰道中的陰莖,先解決這不速之客。

  Sugizo不敢相信自己心愛的女朋友竟全裸的與另一個男人同躺在床上,而小宣的下體仍不斷倒流出那男人剛注入的混濁精漿,顯示出他們不單剛完了好事,而且還是不戴套的打真軍。

  怒氣沖沖的Sugizo不甘願地瞪著那對狗男女,臉上展現出不可思議的神色。Sugizo看我的目光幾乎像要把我整個吞下,再連骨頭也狠狠咬碎的神色,而看小宣的眼神卻多了一種深藏的慾望。

  我難以置信地看著小宣,只見小宣已隨即用床單擋著自己外洩的春光,顯然亦受不了Sugizo野獸般的眼神。我隨即已明白過來,小宣與Sugizo雖然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但是Sugizo卻明顯未曾上過小宣,所以才會有如此奇特的反應。換著是我的話,我一定會先將小宣的生米煮成熟飯,才來什麼親嘴拍拖的那一套。

  Sugizo氣憤的指著我︰「你這混蛋在幹什麼?」

  我滿不在乎道︰「你看不到小宣那蜜唇流出來的精液嗎?我當然在幹你的女朋友。不過她已不再是你女朋友了,由現在起小宣已經是我的女人,不過不妨告訴你一件事,就是小宣真的很好幹。她那小穴不單又窄又嫩,而且多水多汁,又會夾又會吸,令我一不小心已在她的子宮內丟起精來,恐怕會懷孕也說不定。你若是想留在這裡觀摩學習的話就自己找過位置,讓我進行臨『床』指導。」

  小宣看到Sugizo的臉色越來越鐵青,關心地一把拉著我,道︰「別亂說,他很能打的。」可惜小宣對我親蜜的態度無形中火上更油,Sugizo已再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緊緊的握著拳頭。小宣見狀不顧一切的擋在的的面前,也不顧得春光盡露,死命的保護著我,顯示出小宣在我的姦淫下已成為我忠心的奴隸。

  Sugizo一把將小宣推開,重拳已狂轟到我的面前,我幾乎笑破了肚皮,單憑如此軟弱的拳頭,就想擊倒我?我抓著Sugizo的拳頭順勢轉身,手肘已重重撞在Sugizo的胃窩上,再接上了一招龍捲過肩摔,將Sugizo死魚般撻在地上。

  小宣難以置信地看著我不需三十秒就已經將SugizoKO,瞪大眼睛不懂得反應,我接著將Sugizo的手以手銬緊緊鎖著,再綁在柱子之上。不能動彈的Sugizo用盡了他懂得的粗言穢語去問候我,不過我已接著將小宣的內褲塞入他的嘴內。

  我故意在Sugizo的面前對小宣展開了梅開二度的攻勢,而小宣亦快樂地配合著我的攻擊,粗大的陰莖全面開發了小宣的處女後庭,令小宣發出了既快樂又痛苦的呻吟。

  我將小宣動人的嬌軀拖到床邊,並將扭動中的女體放側躺,我將小宣其中的一條腿高高舉起,便已對著緊密平排的菊、嫩兩穴,展開了左右輪流的猛烈抽插,小宣在我的輪擺式移位抽插下嬌聲四起,將深藏體內的浪勁都被我一一擠了出來。

  Sugizo看著心愛的小宣在我的狎玩下達到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憤怒得雙目血紅一片。我擔心他看得還不夠清楚,於是將小宣擺弄成抱小女孩小便的方式,走到Sugizo的面前繼續性交,粗長的陰莖在小宣的嫩穴內不斷抽抽插插,兩人的性器毫無保留地在Sugizo的面前展開了最親密的接觸。

  我見小宣已徹底得到滿足,於是在她的陰道深處再次注入數千萬的精子,才滿足地抽出了半軟的陰莖。無數奶白混濁的精液由小宣的陰道口倒流而出,令小宣難為情得想緊合雙腿,可惜我卻故意保持著這種小便式的姿勢,令Sugizo徹底明白我射進小宣體內的量是如此之多。

  我將小宣溫柔的放會床上,冷笑著走到Sugizo的面前,看了剛才我與小宣的激戰已肯定令Sugizo的那話兒硬漲起來,於是我拉下他的皮帶,在將Sugizo的長褲連內褲一把扯了下來,讓他的小弟弟吸吸新鮮空氣。

  真是大得可憐的傢伙,只見徹底充血扯起的小Sugizo已盡展他三寸長的雄偉身軀,對著全裸的小宣抬首挺胸,那雄偉的Size真的令我自愧不如,我那仍半軟的小傢伙只不過得區區的五寸許,難怪剛才能弄得小宣死去活來。

  我淫笑著問床上的小宣︰「這裡有兩根,你喜歡哪一條?」小宣也不答話,直接走下床,溫柔地吸吮著我的陰莖,眼尾也不看一旁的Sugizo,令他的自尊心受到更進一步的傷害。

  小宣的小嘴果然又甜又厲害,才五分鐘已將我半軟的陰莖啜成了九寸長的巨炮,加上旁邊小不點的襯托,不由得令我加倍自豪。我故意在Sugizo的面前說︰「糟了,連續射了兩次進去,懷孕怎麼辦?」

  小宣接著道︰「今天是安全期,應該沒問題。下次你要干我時,我先吃藥,那就不用擔心了。」

  我笑笑,指著旁邊的Sugizo︰「不如叫這狗東西啜乾淨你浪穴裡的精液,那就完全沒有危險。」說完已將小宣抱回床上,再扯脫了Sugizo身上的繩子,除去他嘴內的小宣內褲,便將他的頭緊按在小宣的陰戶上︰「慢慢吃,舔乾淨,不要漏了一滴,若小宣懷孕的話唯你事問!」

  Sugizo痛苦地吸啜著小宣的嫩穴,竟真的吞下了我射在小宣陰道內的白濁精液,若他不是在看到小宣的裸體而起了生理反應的話,我一定會以為他是一個同性戀者。

  我任由Sugizo吸啜著小宣的嫩穴,同時將自已的陰莖放入小宣的小嘴內,享受著她的小香舌為我進行的炮身按摩。我在小宣的小嘴內慢慢展開了抽插,同時雙手揉弄著小宣因快感已硬漲的乳房。我不斷加快著抽插的速度,精關已在小宣濕潤迷人的小嘴內全面失守,我待灼熱的精液灌滿小宣的小嘴才抽出仍洩射中的肉棒,讓多餘的精液顏射到小宣的俏臉上,直到她紅紅的臉上塗滿了一層奶白的精漿為止,不少精液同時滴落在小宣雪白的雙乳上,形成了一幅淫穢的圖畫。

  被我滿足得半睡著的小宣卻突然驚醒過來,同時發出了痛極的哭叫聲,原來Sugizo乘我們一個不為意已站起身來,同時將他的小弟弟硬塞入小宣的嫩穴內,輕輕進行著抽插活動。可憐的小宣隨即感到陰道痛得像被火燒一樣,瘋狂地哭叫著。

  我當然不會任由Sugizo弄傷我心愛的美人兒,慌忙狠狠地一腳將他踢開,才細心檢查著小宣的陰道。幸好小宣的陰道不算受到什麼大傷害,只不過紅腫了不少,短時間不能再用,但小宣卻已痛得梨花帶雨,真是我見猶憐。

  Sugizo只不過抽了兩、三下,小宣已痛成這個模樣,可見灰狼的藥物確實威力非凡,為了獎勵他,日後我為程嘉惠上藥後定會將她交給灰狼,讓灰狼用他那新做的仿人體電動陰莖操足這婊子一晚,場面一定非常可觀。

  不過首先當然是先解決Sugizo這混蛋,同時向Sugizo指一指身旁的攝錄機︰「錄影帶裡已拍下你剛才強姦小宣的情況,再加上小宣的口供,我相信你恐怕要在監獄裡過生日!不過,我是一個大量的人,搶了你的女朋友也有些不好意思,而且我也不想別人知道小宣被她的前男友強姦,我看我們還是私下解決好嗎?」

  Sugizo現在才想到自己剛才變成了強姦小宣的人,心裡已十五、十六,一聽到我這番話慌忙大點著頭,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我吻著小宣的臉蛋,同時吩咐她給我找來一樽蜜糖,二話不說已將蜜糖以毛筆塗滿Sugizo的陰莖表面,接著道︰「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饒,不讓你受點教訓難保你日後不會再動我的女人。」小宣一聽到我稱她為「我的女人」,已高興得送上了小嘴親吻著我,同時好奇地看著我的把戲。

  我將Sugizo緊緊綁在椅子上,接著從袋中取出另一隻透明的玻璃樽,小宣不禁發出了嬌呼聲,只因樽內是兩隻強壯肥大的「小強」(即蟑螂),我輕拔出樽蓋,同時已以迅速的手法將玻璃樽套落在Sugizo的陰莖上,然後才以繩子縛好固定著樽身。

  兩隻小強迅速爬落在Sugizo的陰莖上,開始咬著他那蜜糖熱狗腸,令Sugizo發出了痛苦的慘叫。這次我卻用他自己的內褲塞著他的嘴巴,才將他連人帶椅搬出了小宣的屋外。我還特地為他按了電梯,才與小宣合力將他送進了電梯之內。

  看著小宣幾乎笑過半死的樣子,我滿足地將她攔腰抱起,將她抱回房間繼續著剛才的大戰,雖然小宣的小穴暫時不能用,但她仍有可愛的菊穴與小嘴嘛!

  我們足足干足了一整夜,第二天小宣還親自下廚為我料理了早餐,正式慶祝自己成為我新一任的奴隸,而我則悠閒地看著報紙。Sugizo可真了不起,幾乎每份報紙也大字標題的登出了他的消息,其中還有些連照片也一一登出,不過他自己卻堅稱是遇上了變態劫匪所致。

  我將報紙遞了給一旁的小宣,不一會已看得她嬌笑起來,看著她動人的樣子和想著她床上的浪態,我已不期然再一次吻上她的小嘴,與她分享著她嘴內的部份早餐。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