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八章 鐵道姦淫


  我失信了,本來我答應了程警花要好好照顧她那兩個妹妹,但是結果我仍沒辦法做到,昨晚我足足被師父訓話了三個小時,最後才輕判我坐空氣椅子一整晚以示處分。雖然有時師父的手段非常嚴厲,但是我仍非常感激師父,若昨夜他不是及時趕到我可就糟了。想起程嘉惠的狠毒,我不由自主更用力地操著身下的惠美。

  當師父的處分過後,我已一直不停地在幹著她們姊妹倆,整整四、五個小時的姦淫,久美早已爛泥般躺在床邊,只剩下惠美獨自一人抵受著我的猛烈抽插。不過和以往不同的是,她們亦已開始享受著由我所給予的性交快感,只聽惠美那甜美愉快的呻吟和久美那早已含滿精液,但仍因強力高潮而不斷張合著的嬌嫩陰唇,便可得到證明。

  我徹底收心養性地在家裡往了一個月,日夜以姦淫這對姊姊花為樂,而師父則為公務而四處奔走。日子雖然沉悶,但看到久美、惠美日漸沉淪在我的虐弄之下,令我得到了不少樂趣。

  最令我感到興奮的是,我把她們捉回來已差不多個半月了,而惠美的月經自從我初次姦淫她之後已沒有再來過,據惠美說日子已遲了差不多一星期,真想不到只第一個月就中了。雖然惠美的情況仍需繼續觀察,但看來她確實是已懷有了我的種。

  不過久美那沒用的婊子月經仍是準時的來到,不過我倒不氣餒,因為我有的是時間。而這段日子我更集中日夜姦淫著久美,每一天也用精液灌滿她那可愛的子宮,誓要令久美跟妹妹一樣懷孕為止。我準確地計算著久美的排卵日,在危險日的來臨不斷以精液灌注入久美的子宮內,最後靜候著努力的結果。

  時間已是我開始禁錮她們至今的第一百天,惠美仍持續沒有來月經,而且身體已開始出現懷孕的特徵,常常空著肚子都會想嘔吐,而且乳房和乳頭亦開始變大,乳暈的顏色也開始轉深,而惠美的陰戶亦開始了孕婦式的轉變,陰核變得更為敏感,而陰道則開始膨漲擴大,同時變得更為柔軟,兩片陰唇亦同時變得更為肥厚。而久美的月經亦已來遲了足足一星期,由手上變色的驗孕紙得知,久美恐怕亦同樣被命中了。

  正當我在暗暗高興著的同時,房門驀地傳來了師父的聲音︰「小子,出來談談。」我隨著師父來到大廳,師父已開門見山的道︰「小子,我明天便要回日本處理一些事情,我不放心你獨個兒留在這裡,所以想叫你收一收拾行李,明天隨我一同出發。」

  我聽得異常愕然︰「可是惠美和久美才剛有了身孕。」師父已接入道︰「灰狼會照顧她們。」

  我不禁問︰「那程嘉惠的事情怎麼辦?」師父已冷冷道︰「我正是怕你要去惹她,你真的想做無吊奸魔嗎?」

  我不禁道︰「難道我真的比不上她?」師父歎了口氣︰「一世人,兩師徒,我也不想安慰你,程嘉惠的詠春拳已有該派祖師嚴詠春的七、八分火喉,你暫時還不是她的對手。」

  我知道師父不會騙我︰「難道我要躲起來做『縮頭龜』?恐怕我以後真的倒過來念,變成『龜頭縮』了。」

  師父顯然對我的笑話並不欣賞︰「難道你以為我們真到日本渡假嗎?不敵則練,待我再好好把你操練一下,你要操程嘉惠的日子也不會遠了。」

  就憑師父的這翻甜言蜜語,我在日本再次展開了修練之旅。幸好每天修練完畢師父也給予我行動的絕對自由,讓我可在夜間物獵心愛的獵物,不致於谷精上腦而死。而在眾多尋歡的方法中,我最喜歡的便是鐵道員這一項,在擠迫的車廂裡,將那些年幼無知的女學生,又或是成熟美艷的白領麗人緊壓在車廂一角,充份享受著手足之慾,幸運的甚至能在車廂裡抽插一下她們的蜜穴兒。

  我在短短一星期間幸運地享受了五個女學生與兩位白領女郎,幾乎每天也有不同的獵物。尤其是那些幼嫩的女學生,其中恐怕只得十五、六歲的也有,我才摸上她們那發育尚未成熟的乳房便已緊張得發抖,卻又不敢發出聲音,最後直到我的陰莖插入她們的處女穴內,奪去她們寶貴的貞操,她們仍只敢默默的流出淚來。

  而更幸運的是那五個女學生當中更有四個在遇上我前仍是完壁,不過只能維持到遇上我為止,由於我平常愛在那車程特長的「山守線」等候獵物,所以我平常也有差不多一小時的時間去享受這些處女,我總愛緊緊攬著她們柔軟的乳房,陰莖便在她們緊窄的處女穴內進出,享受著破處開苞的快感,最後在她們幼嫩的子宮內填滿我灼熱的精漿,完成整個奸獵之旅的過程。再在那些女學生的校裙上抹乾淨殘餘在我雞巴上的鮮紅處女血和那些多餘的奶白精液,讓她們的裙上帶著處女失貞的血痕,忍受著陰道慘被破處強姦的傷痛離開車廂。

  有些時我還會跟蹤那些剛姦污完的女學生一段短路,看看她們每行一步也要感受到陰道撕裂痛楚的表情。其中一個叫詩織的女學生就更惹人憐愛,她在慘被我姦污破處後每行一小步也要按著小腹,像在忍受破處後的餘痛,而她那校服裙上的明顯處女血跡就正好更進一步刺激著我的慾望,結果我將她捉入附近的一個地盤之內,享受了整整的一夜。而在我離開詩織的時候,她早已神智不清,全裸地昏睡在地盤的石台上,小穴與菊穴同時留出失貞的血絲,與更惡魔剛才注入的精液。不過假若你細心張開詩織那動人的小甜嘴,你可能會發現她那小香舌和濕潤的嘴腔上仍滿佈著我奶白混濁的精液。

  今天的練習完畢之後我照常來到車站之上,只不過我萬萬猜不到今天竟有這一份意外的收穫。遠處俏立著一名年約二十的少女,雖然身材略為矮小,但卻有著令人垂涎的美好身段,身上穿著一條銀光閃閃的迷你裙,露出一雙雪白幼滑的大腿,深深吸引著每一位男性的視線。

  我貪婪的視線再沿著她那纖細的腰肢而上,稍為停留在覆蓋在淺綠色T恤下的雙乳上,再滿足地慢慢移上少女清麗的臉龐。少女擁有一把帶有個性的短髮,頭頂帶了一頂小冷帽,再細看少女的臉龐,我幾乎發出了驚呼聲,我再三留心確認,同時慢慢走到少女的身後,只因我無意中發現,這穿得酷酷的漂亮女孩竟就是那小室的女弟子°°葉佩雯,看來我的女星姦淫錄又能增添一項記錄。

  葉佩雯靜靜地等候著列車,一點也沒發覺危機已經迫近。今天是她來日本渡假的第三天,早前的兩天已花在購物與及拜訪師父小室之用,第三天則正好與往在這裡的外婆會合。

  在想著想著中,列車已準時停迫在車站旁,身後的人潮已忙著推推撞撞,以求搶得一個有利位置,葉佩雯早在東京生活了一段日子,對這種生活早已習慣,於是放下淑女的儀態,車門才一開便已往車箱的最角度處鑽。幾過一輪功夫,最後葉佩雯站在車廂的一個細小的凹位之內,由於這位置只有身後需要接觸到其他人,而前面又面對著一片廣闊的玻璃窗,所以一直深受葉佩雯的鍾愛,只是她也沒料到,就在同一個位置上,今天將會發生她一生中最大的悲劇。

  列車緩緩開出,我站在葉佩雯的身後,細心察看周圍的環境,直到肯定身邊的乘客不會為意我的動作,才悄悄向葉佩雯迫近。我緊貼著葉佩雯的背後,一手輕攬著她的腰肢,另一手已輕輕拉起她的迷你裙,手同時已按落在葉佩雯幼滑的大腿上。

  迷醉在窗邊景色的葉佩雯當堂嚇了一驚,同時知道自己遇上了色狼,葉佩雯也不是未遇過色狼的少女,由於在東京的地鐵這是常見的事,所以葉佩雯也有過不少對付這種人的經驗,通常她也會狠狠的給對方一肘,令對方知道自己不是可以欺負的對象,從而知難以退。但像今次一樣,一開始已整個人緊貼上來,甚至緊攬著自己,如此大膽的做法,葉佩雯卻從來沒有想過。

  葉佩雯的身軀輕輕抖震著,我同時加強了攻勢,攬著她腰間的手已慢慢向上爬升,透進了T恤之內,隔著乳罩摸索著葉佩雯精緻小巧的乳房;一直停留在大腿上的手同時輕探進少女的大腿根處,隔著少女內褲那一丁點兒輕薄布料玩弄著少女的禁地。

  葉佩雯幾乎被色狼的大膽手段嚇得發出聲音,但一想到接下來的丟臉場面,只好死命忍著,邊扭動身體邊緊貼身前的玻璃窗,希望逃離色狼的魔掌。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隨著葉佩雯的移動步步進迫,到最後甚至將葉佩雯緊緊壓在玻璃窗前。

  一粒、兩粒……我急色地扯脫了葉佩雯T恤上的鈕扣,再拉下她那前扣式的乳罩,葉佩雯那羊脂白玉般的小乳房已暴露在空氣之中,我以手指輕夾著她那嫩紅的乳頭,更無恥地緊夾扭動著。葉佩雯的俏臉早已紅得像一個爛熟了的蘋果,而那被我夾在指掌中的可愛小乳頭更已動情的硬突起來。

  我吻上了葉佩雯的面頰,葉佩雯慌忙扭轉頸椎迴避,於是我順勢吻上她小巧的耳珠,一邊吸啜舔弄,一邊將空氣輕吹進葉佩雯的耳朵裡。葉佩雯表面看似默默忍受,但從她那越來越急速的呼吸聲,我已清楚明白她其實亦已燃起了身體反應。

  我找著了覆蓋在內褲之下的緊合肉縫,於是以手指不斷來回掃抹,強烈的快感刺激令葉佩雯的雙腳早已站不穩當,變得需要我的緊壓才能維持平衡。我貪婪的將手指伸入葉佩雯的內褲之內,緊貼玩弄著少女已開始變得濕潤的肉縫,和那深藏其中的敏感珍珠。我以整個手掌心緊貼著葉佩雯的陰戶,以中指輕輕探入少女的桃園洞口,不斷以指尖的一小節輕輕抽送著。手指不斷深入葉佩雯的體內,輕輕擠開緊合的陰道肉壁,最後指尖的深入被葉佩雯陰道內一度柔軟的薄膜所阻止,我高興地知道了自己找到了葉佩雯那初次體驗的象徵。為了避免手指無意中傷及葉佩雯珍貴的處女膜,於是手指緩媛向外抽出,並順勢拉下葉佩雯早已濕透的內褲。

  葉佩雯由色狼拉下自己的內褲起已明白到對方的意圖,可惡的色狼不單不滿足於手足之慾,竟妄想洩指自己清白的處女之軀。葉佩雯一直努力維持著處女貞操,就是希望在生日那天將寶貴的第一次獻給心愛的男朋友,現在離那大日子相隔已不到一星期,當然不願就此失去處女的貞操,於是慌忙扭動掙扎起來。

  可惜葉佩雯的力量還不到我的一成,我無視她那疲軟的反抗,將她攔腰從後抱起,由於葉佩雯的身材比較矮小,所以我決定以這種姿勢進入。我將葉佩雯從後輕輕抱起,失去平衡的葉佩雯只好以雙手緊按面前的玻璃以保持平衡,我乘著這一個短暫的空隙將雙腳擠進葉佩雯的雙腿之內,開她緊合的大腿,讓少女的禁地徹底暴露出來。

  我拉開褲鏈,讓等候已久的陰莖重獲自由,火熱碩大的龜頭已急不及待的抵在葉佩雯的蜜唇上,吸著沿自處女的氛芳氣息。我放開雙手改為揉弄著葉佩雯的雙乳,失去支持的身軀隨即向下滑沉,處女的蜜唇毫無選擇地吞下男人的肉棒。葉佩雯慌忙以雙腳緊夾著我的腰腿,顯然不想就此失去處女之身,但是葉佩雯的力量明顯不足以支撐她的整個體重,因為我仍感到我的陰莖正一分一毫的深入葉佩雯的體內。

  我輕輕拉扯把玩著葉佩雯的小乳頭,葉佩雯的雙腿已開始發抖,而我的龜頭已抵在葉佩雯的處女膜上,我不願葉佩雯再浪費我操她的寶貴時間,於是放開她的乳房改為抓著她的腰肢,再狠狠地向下一拉,碩大的龜頭狠狠貫穿了葉佩雯寶貴的處女膜,擠進少女緊窄的陰道內。

  葉佩雯咬著下唇忍受著失身的劇痛,眼淚已不由自主地流出,葉佩雯不願自己落淚的醜態落入身後的色狼眼中,於是垂下頭呆望著地板,竟不經意地看到男人那粗大的陰莖正逐少逐少地進入自己的體內,自己的陰唇更被大大的撐開,勉力吞下男人的巨物,而失貞的處女血絲更由自己的陰道口,沿著男人的陰莖,滴落男人的長褲上,洩紅了純白的布料。

  我努力地開發著葉佩雯的處女陰道,心裡只得一個感想︰窄!!不是一般的窄,葉佩雯的陰道比我曾操個的那些十五歲小女孩更窄更嫩,但內裡的陰肉卻已懂得一直吸啜緊咬著我的陰莖,套弄得我異常舒服。

  碩大的龜頭不斷深入,到最後狠狠的頂著葉佩雯的子宮口,不過我的陰莖仍有寸許停留在葉佩雯的體外,我再次吻上葉佩雯的俏臉,今次她終於無法躲避,我深深吸啜著她的紅唇,舌頭同時粗暴地伸進她的唇內,交纏著內裡的一點小丁香,我吸啜著葉佩雯嘴腔內的津液,同時將我自己的灌注回她的唇內。

  從葉佩雯的表情我已知道她已沒有一開始般痛楚,是好好操她的時候了。我從她那緊窄的嫩穴中抽出了一半的陰莖,再狠狠地抽回葉佩雯的穴心內,強猛的衝力將葉佩雯幹得緊伏在玻璃之上。葉佩雯那一雙細緻的乳房更被玻璃擠壓得扁平,一雙紅嫩的乳頭則不斷磨擦著冰冷的玻璃窗。

  列車停在交通燈位之前,對面剛巧停上了另一班列車,葉佩雯亦發覺到對面的乘客意外地發現了自己的醜態,其中有些年輕的男乘客更一邊細看著自己裸露的乳房,一邊淫穢的自瀆著。強烈的羞恥心令葉佩雯再次努力掙扎著,最低限度希望能拉上T恤減低乳房的暴露。我卻不讓葉佩雯如此理想,我緊緊地扭玩著葉佩雯的乳房,同時更賣力地抽插著葉佩雯的嫩穴,激烈的動作令對面的近百乘客也清清楚楚地看到我們正在性交,甚至在討論著我們的戰況。

  我一邊抽插著葉佩雯,一邊透過讀唇術去聽取他們的說話︰

  「看!那個女的多浪,好像被干到高潮了。」

  「你看她流了那麼多水,一定爽翻天。」

  「那男的真壯,那話兒差不多有十寸長,難怪那女的爽得升天。」

  「那男的這般長,那女的如此嬌小如何擋得往?」

  「我看那男的大雞巴鐵定插進了那女的子宮內,不然她的小穴如何吞得下那裡根大炮?」

  ……

  雖然隔著兩重玻璃,但仍有一絲絲微弱的聲線傳入葉佩雯的耳內,當著近百人的面前露天性交,早已耗盡了葉佩雯的羞恥心,只好盡力扭動嬌軀,希望擺出自己正慘被強姦的姿態。

  但是在對面的觀眾眼中卻成了另一回事︰

  「看,那女的多配合,真會享受。」

  「那男的不再用『老漢推車』,改為後接直立式了。」

  也有些女觀眾抵受不了︰

  「那女的真淫蕩,竟要她的男友在車廂中幹她。」

  「他的傢伙真大,若我男朋友有他一半長就好了。」

  ……

  在連番的聲浪中,眾人卻一致認為葉佩雯是和男友在進行著露天性交,甚至有不少人認為是葉佩雯主動引誘身後的男人,令葉佩雯傷心欲絕。尤其是男人熟練地翻弄著自己的性感帶,不單粉碎了葉佩雯的自尊心,同時挑起了少女最原始的情慾,令葉佩雯深深感到自己的無能。

  列車再次開出,葉佩雯亦舒了一口氣,雖然列車只不過停了五、六分鐘,但在葉佩雯心中就好像停了大半個世紀,尤其是當著近百人面前慘被強姦玩弄,就更令葉佩雯無地自容,幸好現在只待男人發洩過後,射了出來,惡夢便會徹底完結。

  才剛想到射出來,葉佩雯隨即已想到兩個問題︰由一開始至今,男人已足足干了近大半小時,到底何時才完結?還有更重要的是,憑陰道的感覺,葉佩雯幾可肯定身後的男人是沒有戴上套子而採取打真軍的,自己是萬萬不能任由對方射入體內。葉佩雯於是鼓足餘勇,再次扭動著嬌軀掙扎。

  我感到葉佩雯的反抗,於是貼近她的耳邊︰「葉佩雯,你剛才不是很享受的嗎?還是你需要有觀眾才高興?」

  男人的聲音令葉佩雯為之一呆,全因那不是這裡常用的日語,而是香港常用的廣東話,亦即是說,正在姦淫自己的男人一早已知道自己的身份。沉重的打擊令葉佩雯只好哀求︰「求你放過我好嗎,我的處女身已給你破去,你也好應該滿足。」

  我大力的抽頂了幾下︰「沒錯是替你開了苞,但我的小弟弟仍未滿足,你感到他仍多堅硬,葉佩雯你也未洩的吧?待我們一同洩出來,讓我將精液灌滿你可愛的子宮。」

  葉佩雯知道哀求只會更進一步刺激男人的慾望,只好咬牙切齒地不再發出任何的聲音,只希望男人早早完事,讓自己早日脫離惡夢。

  我看到葉佩雯的表情,心裡已明白到她的打算,故意拖慢抽插的速度,令每一下的緩抽慢抽也準確地擊在葉佩雯的G點之上,強烈的快感果然付葉佩雯大吃不消,才十多下已高潮洩身出來。

  葉佩雯的身體是屬於慢熱類型,足足被我狎玩了近半小時才首次作出高潮的反應,但是這種女性的高潮卻比一般人更為激烈,葉佩雯那本已極之緊窄的陰道更作出了極限的高潮收縮,緊緊咬著我的陰莖不放,而少女的穴心更不停吸啜著我的龜頭,意圖擠干內裡的每一滴精液。葉佩雯知道自己在色狼的無恥奸弄下達到高潮,難過得流下液來,到時暗恨自己的身體為何如此敏感。

  我充分享受著葉佩雯的高潮︰「終於洩出來了嗎?當然,我如此厲害,石女也始我幹出水來,何況是你這種嫩處女。更爽的還在後頭,待我操多你二、三千下,保管讓你爽得欲仙欲死,高潮得尿也洩了出來。」

  葉佩雯待高潮的餘韻過後,已決定狠下心,終止男人的惡戲︰「我要你立即停止,不然我會叫出來的。」

  我笑笑吻上了葉佩雯的臉頰︰「你不會的,你看看腳邊的旅行袋,裡面的錄影機拍下了我們親熱的整個過程,你要拿來做證據嗎?」

  葉佩雯當堂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男人不單奪去了自己的處女貞操,更拍下過程進行威脅,令自己永遠陷入萬劫不復的地獄裡,任由男人今後的玩弄。葉佩雯在迫於無奈下發出了輕聲的耳語︰「你到底想要什麼?若是錢的話我可以給你,只求你放過我。」

  我聽到葉佩雯的哀求,充滿了勝利者的快感,一邊加快著抽插的速度,一邊道︰「錢嘛!本大爺不會少過你,本大爺要的是快樂,不單止在你的肉體上,甚至你的那些後輩如李彩樺,夏佳佳等。有需要的話,我也要你騙她們出來給我插穴,不過現在,我當然是先要餵飽你這小淫娃。」

  葉佩雯卻堅決地道︰「我決不會助你姦淫其他女性。」

  雖然如此,但我卻從葉佩雯的雙眼中看出了熊熊慾火,於是確定的道︰「你會的,很快你便會成為我的性奴隸,你會為我做任何事情,甚至求我去奸你、插你、用精液灌滿你,讓你為我懷孕為止。」同時加強了陰莖的抽插,並且上下其手地玩弄著葉佩雯身上的性感帶。

  葉佩雯終於抵受不住身體的強烈需要,死忍著只在喉間發出動人的呻吟聲,同時雙手反後想將我抱緊。我得意地拍拍葉佩雯的火紅的俏臉︰「我在做什麼事令你如此舒服?」

  葉佩雯才剛經歷了又一次的高潮,紅著臉,迷糊道︰「你在幹我,奸我。」

  我笑著接著問︰「我奸得你舒服嗎?」

  葉佩雯已紅著臉,氣喘著亂點頭。我裝作不悅道︰「我要你說,如何?舒服嗎?」

  葉佩雯只能有氣無力的答道︰「你奸得我很舒服!」

  我得意地笑著問︰「我如何奸你?快說清楚?」

  葉佩雯一邊忍受著第三次的高潮快感,一邊哼道︰「你……用你的大雞巴插入我的小穴內,破了我……的處女身,還不斷干我、奸我……操得我不停的洩出來……」

  我細緻地玩弄著葉佩雯已經硬漲不堪的雙乳︰「你還要我繼續幹嗎?」

  葉佩雯努力地想維持最後一絲理志,無奈慾望戰勝了一切︰「求你繼續干我……快奸我。」

  我當然不會負美人所托,於是更賣力地展開了活塞運動,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深深刺激著葉佩雯的神經,爽得她只能以指尖刮著玻璃,忍受陣陣痙攣的快感。

  我緊緊攬著葉佩雯的嬌軀︰「我也差不多要射了,我要全射到你的子宮裡,你準備好升天了嗎?」

  葉佩雯最後一絲理智已被連續不斷的強力高潮所摧殘,發情的用盡力點頭,哀求道︰「求你全射進去,我要你填滿我……讓我為你懷孕。」

  想不到平日裝得酷酷的葉佩雯竟會說出如此淫穢露骨的說話,不過我當然會滿足她那小許的要求︰「我要你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說完便將陰莖直插入葉佩雯體內的最深處,任由灼熱的奶白精漿,火山爆發般狂射進葉佩雯的子宮內。

  被灼熱的精液灌注入子宮之內,那強烈的快感爽得葉佩雯攀上了最極限的高潮,強烈的快感麻痺了葉佩雯的神經,爽得葉佩雯失禁起來,金黃色的液體沿著葉佩雯的大腿流落地上,洩濕了車廂的地版。而我卻滿足地任由射精中的分身停留在葉佩雯的體內,我以碩大的龜頭緊塞著葉佩雯的子宮口,將更多的精液隨著陰莖的每一下脈動噴進葉佩雯的子宮之內,而葉佩雯的子宮亦非常合作地不停收縮蠕動著,以吞下更多的精液。

  不過葉佩雯那細小的子宮實在裝不下我所射出的量,無數多餘的精液仍由我與葉佩雯的接合處不斷流出,我用手指沾了一些由葉佩雯陰戶倒流而出的精液,再將那滿佈精液的奶白手指插入葉佩雯性感的小嘴內,不停玩弄著她的小香舌,並將精液塗在上面,以填補不能在車廂內口交的缺憾,而半失神的葉佩雯亦合作地吃乾淨我指頭上的精液。

  我看看手錶,列車已差不多到達目的地,於是我由葉佩雯的體內抽出已軟化掉的陰莖,為了不讓葉佩雯子宮內的精液倒流而出,我撕下她那可愛的小內褲,將那些許布碎塞入她陰道之內,阻止了精液的流出。我滿足地看著眼前的傑作,才溫柔地為葉佩雯扣回被扯開了的T恤,隨即便混跡在下車的乘客之中離開了列車。

  車門再次關上,列車緩緩開出,葉佩雯仍失神地緊靠在玻璃之上,她多希望這一切只是一場惡夢,但從地版上的尿液水漬,與及自己陰道內仍不時傳來的陣陣撕痛,甚至深藏在自己子宮內仍微溫的男人精液,都一一老實地回布著她已被姦污的事實。

  葉佩雯一想到慘被色狼奪去寶貴的貞操,為有之後可能要面對因姦成孕的問題,年輕的少女已無法再強忍著眼眶的淚水,任由淚水畫過仍緋紅的臉,雙手緊攬著身邊的手袋,感受著子宮內那份永世難忘的記念品,無助地被列車載往下一個車站。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