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七章 失手


  果然不出我所料,失去兩個妹子的打激令程嘉惠徹底抓狂。

  在接著的一星期內,她動員了所有的人力,翻轉了城市內的每一個角落,誓要將我挖出來以救回兩個妹子。可惜她的努力始終白費心機,在這一星期中,我悠閒地躲在郊區的別墅之內,日夜狎玩調教著久美、惠美兩姊妹,無論繩結、浣腸、鞭打、滴蠟以致正常的性交、強暴式的性交、口交、乳交、肛交,甚至兩姊妹間的亂倫式同性戀式狎玩,數之不盡的花式我都一一嘗遍,亦在她們身上開發出不少新的奸虐技巧。再加上了各式各樣的春藥,令姊妹二人徹底沉淪在慾望的漩渦當中。

  雖然久美、惠美也可算是極品的貨式,但對於玩慣明星的我來說卻少了一種優越感,雖然師父再三告介我不要輕舉惘動,但是我最後仍忍不住悄悄外出。

  半山區的別墅裡正有一位年輕貌美的美人兒在等著我,香港有名的女歌星、明星我已幹了不少,但我一直以未曾上過陳慧琳為憾,今夜就正好讓我好好滿足這慾望。

  我沿著大屋的水管爬上二樓,身影已落在二樓的平台上,剛巧碰到我期待已久的獵物正由浴室走了出來,我慌忙躲到一旁,同時打量著屋內的環境。陳慧琳剛剛做完一件她最喜歡的事,就是舒舒服服洗了個熱水澡,只見她身穿著浴袍,懶洋洋地半躺在梳化椅之上,滿足地看著雜誌,享受著難得的假期,卻絲毫沒為意到危機已經迫近。

  我色迷迷地打量著陳慧琳浴袍之下的美好身般,那對雪白的雙峰幾乎破衣而出,加上一頭性感捲曲的秀髮,紅潤亮麗的小嘴,深深勾起了我潛藏的慾望,迫使我要去好好奸辱她。我飛快地拉開了露台的門,閃電般衝到陳慧琳所坐著的梳化前。陳慧琳從平靜中驚覺到不速之客的入侵,張開了小嘴想呼叫,可惜我不待她發出聲音,鐵拳已抽在她可愛的小肚子上,再順手一記耳光,將陳慧琳摑得躺臥地上。

  陳慧琳疼痛地按著面龐,絲毫沒為意美好的春光已暴露在我的眼前,豐滿修長的雙腿無意識地扭動著,而在那雪白誘人的大腿盡頭,則是一件性感的絲質小內褲,保護著女性的重要部位。

  我取出明晃晃的尖刀,輕拍出陳慧琳早已嚇得發白的臉頰,以令任何人為之心寒的語氣道︰「美人兒想不想你美麗的臉多上一條性感的十字刀疤。」陳慧琳不禁花容失色,死命地搖著頭,我得意地接著問︰「屋內是否只有你一人?」陳慧琳慌忙點頭。真是天時、地利、人和兼得,待會我定要操得陳慧琳叫個呼天搶地。

  陳慧琳稍為冷靜一下情緒,已察覺到自己的這一身衣著必定會引起匪徒的進一步侵犯。我當然不會令陳慧琳失望,手已輕輕伸進她的浴袍之內,捏玩著她的美乳。「真是淫蕩的婊子,連乳罩也不帶定是想男人好好捏你的大乳房,就讓我來成全你。」說完已雙手用力,一邊一隻的把玩著陳慧琳的乳房。陳慧琳的雙乳雖然不是十分之大,但最少也有33寸的Size,加上良好的彈性,實在令我愛不飾手,令我非得好好摧殘她不可。

  我以雙指緊夾著陳慧琳的乳尖︰「很挺嗎?讓我玩殘她。」說完便以巨力將陳慧琳的乳頭向左右兩邊不同方向扭轉。

  看著我的手指深陷進陳慧琳雪白的乳肉裡,令她白嫩的皮膚上滿佈我五指的紅印,令我高興得狂笑起來,並吩咐道︰「我玩你的波,你吹我的蕭。」說完已將硬直的陰莖遞到陳慧琳的面前。

  陳慧琳望著眼前那醜惡的男性性器官,粗大得如同嬰兒手臂一樣,不禁嚇了一跳。我看著陳慧琳那小吃一驚的動人姿態,不禁更倍得意︰「你這淫娃不會告訴我你仍是處女吧?」可惜倔強的陳慧琳強忍著我施於胸前的揉弄,默不作聲。

  我憤怒地賞了她一記重重的耳光,接著已更用力扭動著陳慧琳的胸前雙丸︰「我問你被人幹過了嗎?」

  強力的摧殘令陳慧琳痛出淚水,卻已不敢不答我的問題,只好以蚊叫的聲音回答道︰「幹過了。」

  雖然已有所預算,不過我仍大失所望,只好接著道︰「是哪個混蛋吃了你的處女豬?」

  陳慧琳邊流著淚道︰「大學時的男朋友。」

  我繼續摧殘著陳慧琳的雙峰,已接著道︰「你這淫娃定被幹得很爽吧?」

  陳慧琳慌忙搖著頭︰「當時很痛。」

  我卻笑淫淫地說︰「可是待會我干你時,你定會爽得直叫春。現在先舔一下我的寶貝,我保證一會兒送你上高潮。」

  陳慧琳無奈下只好伸出小香舌,一下一下地舔弄著我的龜頭,生澀的舌尖全掃落在龜頭的敏感帶上,令我幾乎肯定陳慧琳沒有口交過的經驗。我冷冷地心裡想︰雖然前面的處女已沒有了,但你身上其他剩餘的處女我要全拿到手,並不忘吩咐道︰「吸入小嘴內輕輕吸啜。」

  陳慧琳強忍著噁心感覺,同時也希望早日完結苦難,於是聽從我的吩咐,將我那粗大的陰莖輕吸入嘴內。「不時要吸入深喉。」、「用舌頭掃抹炮身。」、「表情要淫蕩一些,男人才有快感。」而我則一一指導著陳慧琳口交的技巧。

  看到陳慧琳淫穢地吸啜著我的陰莖,我終於無法再壓下射精的衝動︰「要射了,要全部吞下去。」說完便任由白濁的精液雨點般散射在陳慧琳的小嘴之內,可惜量實在太多,仍有不少的精液沿著陳慧琳的嘴角流下來。陳慧琳不希望男人的精液滴落到自己的身上,慌忙下只好以雙手接著,令殘餘的精液在雙手間形成了一個奶白的小水塘。

  我滿意地點點頭︰「很好,現在先喝下嘴裡的甜品。」陳慧琳只好忍著滿嘴的腥臭將精液全吞下肚裡去。我指指身後的攝影機︰「現在走到攝影機的面前將手上的精液舔過乾淨。」

  陳慧琳直到現在才發覺到男人身旁的攝影機,驚得臉也發白,顯然男人不止想玩過就算,還打算拍下片子留念。陳慧琳一想到剛才替男人口交的醜態和接下來將被強姦的情節將會完整地記錄在帶子上,不禁萬念俱灰,無奈下只好聽從男人的吩咐,一下一下地舔去手上的精液。

  我滿足地待陳慧琳舔去手上的精液,便接著道︰「脫去身上的衣服,躺在地上,張開大腿等我來干你。」越是倔強的少女我就越喜歡要她們送上門式的任由我奸辱。

  陳慧琳亦知道自己難逃受侵犯的命運,只好認命似地除下浴袍,脫掉內褲,靜靜地躺在地上。全身赤裸的陳慧琳就如一件完美的藝術品,令我的武器重新充滿了力量,我淫笑著走到陳慧琳的面前,已將龜頭抵在她的嫩穴上。

  事到如今,陳慧琳已放棄了一切反抗,哀求道︰「求求你能戴上套子嗎?」

  我淫笑一聲,陰莖已在強大的腰力下盡入陳慧琳的體內︰「戴套子?現在我的雞巴不是正好在你的肉套子內嗎?我月夜奸魔從來都是這樣干女人的,若我寶貴的精液不能直接射入你的子宮內,你說多可惜。」說完已不理陳慧琳的苦苦哀求,強烈地抽送著腰肢。

  陳慧琳直到現在才明白到姦淫她的正是弄得滿城風雨的月夜奸魔,只好希望不要懷有對方的種,想起那些因姦成孕的少女的悲慘命運,只好祈望這數天的安全期真的安全。

  我一下子就頂到了陳慧琳的陰道盡頭,內裡的情況顯示出她亦有過不少性經驗,但是卻未曾嘗過我的如此巨物。陳慧琳感到自己的陰道被塞過飽滿,感到男人的陰莖比以往所有的男友更為巨大,碩大的龜頭更重重撞擊著未曾被觸及過的花心,強大的快感令陳慧琳「呀」的一聲叫了出來。

  我聽到陳慧琳已忍不住發出呻吟,陰莖同時加快抽插的速度,邊吩咐著身下的少女︰「叫兩聲『也咩爹』來聽聽。」陳慧琳起初是迫於無奈,但接下來卻越叫越順,中日交集的淫聲浪語隨著我的猛烈抽插一波波的湧出。

  我感到陳慧琳的陰道已異常濕潤,知道她已進入發情的狀態,於是展開了全力的瘋狂抽插。陳慧琳亦已忘了身上的男人其實正在強姦自己,投入得四肢緊攬著男人的身軀,男人每一下的抽插,都深入了自己的身體最深處,帶給自已從未試過的快感,尤其是男人高明的技巧,往往令自己進入了狂喜極樂的境界。

  被激烈抽插著的陳慧琳終於攀上了快感的頂峰,將生命中的第一個高潮給予了正在姦淫自己的男人,同時心內不禁恨著自己的男友,由於陳慧琳的美貌與優越的身材,所以往往令她的男友一開始不久便已洩了出來,能抽過百下已相當不錯,自己往往才進入狀態,而男友卻已敗下陣來,不時要自己以玉手慰弄剛燃起的慾火。

  反觀身上的男人卻帶給自己前所未有的快感,粗大的肉棒直進入自己的最深處,帶出比自慰大數十倍的快感,男人的抽插又重又密又快,才五分鐘已抽送了過千下,令自己的身體沉醉在男人的奸辱之下。

  我感受到陳慧琳的每一個反應,知道一直慾求不滿的陳慧琳終於得到了期待已久的寶貴高潮,我同時吻上了她香甜的小嘴,吸啜著她的香舌。陳慧琳滿足地將小舌頭回伸進我的嘴內,同時互相交換津液。

  我將陳慧琳一次又一次送上慾望的頂峰,算來也是時間送給她一份難忘的紀念品。「我要你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才說完我最喜愛的對白,我已在陳慧琳的腔內注入我灼熱的精漿。

  我以龜頭緊密抵著陳慧琳的子宮口,任由白濁灼熱的精液全注入陳慧琳的子宮內。雖然是安全期,但陳慧琳亦明白到實際上仍有受孕的危險性,只不過她已不能作出任何的反抗,只好任由男人以精液灌滿她的身體。

  我感到自己的精液已滿滿地充斥著陳慧琳的子宮,心滿意足地抽出半軟的肉棒。突然失去緊夾著的肉棒,令陳慧琳的肉唇無恥地開合著,不斷吞吐著我剛注射進去的精液。我取出相機替陳慧琳拍攝著姦淫後的全裸寫真,尤其是那仍不斷有精液流出的少女陰戶,更是我的重心目標。

  我滿足地收起相機,從袋中取出一條打了十數個繩結的幼麻繩,打算在陳慧琳的身上試試我剛開發出來的奸虐技巧。我將繩的一端綁在柱子之上,另一端則握在手裡。我以手扣將陳慧琳的雙手反剪扣起,再迫她站在繩子的中間。我將麻繩輕輕拉起,幼細的麻繩已穿個陳慧琳的大腿抵在少女的陰戶上,粗糙的麻繩表面深陷入陳慧琳幼嫩的肉唇中,刺激令陳慧琳幾乎站不穩當,要坐到麻繩之上。

  「抬頭挺胸行過來。」我無視陳慧琳的苦況繼續調弄著她。陳慧琳只好強忍著麻繩的磨擦細步向前,由於麻繩已深陷入了自已的陰唇內,所以陳慧琳的每一步也走得非常之慢。粗糙的麻繩磨擦著自己的嫩肉,陳慧琳也分不清是痛苦還是快樂,但是她的身體已告訴她正確的答案。才步行了兩、三寸,陳慧琳身下的麻繩已被她的愛液洩得濕淋淋,不少淫蜜更沿著大腿流落地上,陳慧琳知道自己的反應瞞不過男人的雙眼,只好強忍著恥辱勉強向前。

  陳慧琳的陰唇才碰到第一個麻繩結,她已情不自禁地發出了呻吟聲,由於繩結的高度剛好卡著陳慧琳的陰戶,令陳慧琳不能再作寸進,我只好按低繩子助她一把。陳慧琳見機不可失,於是快步走向前越過繩結,可是她快、我更快,我故意讓陳慧琳走到一半,按著繩子的手突然放開,讓麻繩結反彈打回陳慧琳的陰戶上,繩結碰巧命中了陳慧琳的陰核,令少女的淫蜜更凶湧地狂洩出來。

  陳慧琳強忍著身體的快感,終於行到我的面前,少女身下的繩子早已沾滿了無數少女的蜜液,尤其是那些半空中的繩結,更是濕得發亮。可惜我並未因此而放過她︰「退後再行一次。」陳慧琳聽得幾乎面色發白,但是卻不敢不從,只好慢慢退後,再試一次這種羞辱的姿味。

  由於麻繩已相當濕潤,所以陳慧琳行起來比第一次加倍容易,陳慧琳正自暗暗心喜,卻發現那可惡的繩結正好卡在自己的菊穴上。向前行磨擦的是嫩穴,向後退磨擦的當然是菊穴,陳慧琳感受到濕透了的繩結不斷磨擦著自己的菊穴,無數源於自己的愛液重新抹回自己的身上,令陳慧琳加倍覺得羞恥。滿臉通紅的陳慧琳強忍著羞恥心,任由胯下的繩結來回磨擦著自己的嫩、菊穴,不斷在繩子間前進後退,令那閃亮的地板滿佈著她濕淋淋的卵精愛液。

  我滿足地放下手上的繩子,失去繩子的支撐,陳慧琳隨即已倒在地上。我將疲憊不堪的陳慧琳輕輕抱起,放在一旁的餐檯上,陰莖已以犬交式再次進入陳慧琳的嫩穴內。由於剛才的狎玩,陳慧琳的整個下體已相當之濕潤,正好更方便我的抽插。我在抽插了五、六百下之後狠狠的抽出了陰莖,將那硬直雄偉的巨棒狠狠擠入陳慧琳的菊穴內,而陳慧琳就在括約肌的撕裂巨痛中暈倒過去。

  我滿足地將精液注入陳慧琳的屁道內,並將破肛的處女血與及殘留在龜頭上的精液全抹在陳慧琳的俏臉上。看著仍昏迷不醒的美人兒,慾望迫使我來多最後一發。

  我以陳慧琳的一雙乳峰緊夾著我的肉棒,便在她那深深的乳溝中來回抽送著陰莖,雪白柔軟的乳肉緊密包合著我的肉棒,令我再難以作出任何的保留。白濁的精液再次噴射而出,全打在陳慧琳昏睡中的俏臉上,看到陳慧琳全身上下都佈滿了我的精液,我心底的慾望終於徹底發洩完畢,於是便一一拍下這些難忘的鏡頭,然後滿足地收抬東西。

  我以一貫的慣例沿著屋後的水管爬落地上,可能由於剛上了陳慧琳這種美人兒,令我的警覺性有不少下降。我的雙腳才踏足地面,背上已感到一陣令身心為之麻痺的電震,我不由自主的躺在地上,耳邊已傳來程嘉惠那獨有的甜美聲音︰「奸魔先生,陳慧琳好幹嗎?」可惜此刻聽在我的耳中就如同摧命的樂章一樣,尤其是那聲音中的深刻恨意,令我更加後悔為何不聽師父的忠告。

  我希望盡量拖延時間,讓麻痺的手腳盡快回復知覺︰「你為什麼知道我在這裡?」

  程嘉惠那婊子毫不為意的笑了笑︰「你想拖延時間嗎?我告訴你,沒有半小時,你休想動得了一根指頭。我也不妨告訴你,陳慧琳是樂壇難得的美女,依你的性格你會將她放過嗎?你幹那騷貨的聲音隔半里也聽到,我怎會發現不到?」

  我不禁搖頭苦笑︰「你故意讓我干陳慧琳?」

  程嘉惠嬌笑道︰「我是在滿足你的最後願望嘛。」接著玉臉轉寒︰「現在輪到你回答問題了,我的兩個妹妹在哪裡?」

  我輕輕搖頭以示不說,程嘉惠無情的耳光已重重打在我的臉上,程嘉惠冷冷地說︰「口硬是最不智的,若你再不說我就把你閹了,然後脫光,再掛在青馬大橋上,讓所有人欣賞一下無恥奸魔的下場。」程嘉惠見我始終不為所動,轉頭已取來迫供的道具。

  我不禁一呆,因為我認得那是我的皮鞭與蠟燭。程嘉惠看到我的表情,已爽快道︰「認得嗎?那是你留在朱茵家的好東西,我現在就用它們好好招呼你。」說完已重重一鞭抽在我的身上。

  我不禁痛得破口大罵︰「臭婊子,終有一天我會雙倍報復的。」

  程嘉惠卻毫不理會,不停將熱燙的蠟淚灑在我的身上,還嬌笑道︰「有快感了嗎?我在SM你啊!」我忍口以免再吃虧,但程嘉惠已接著道︰「你知道你這禽獸令朱茵及張柏芝有了你的骨肉嗎,令她們要親身享受墮胎的快感。」說完已繼續著無情的鞭笞。

  我死忍著身上的痛苦︰「你SM完我後,有打算要把我污辱嗎?」

  程嘉惠冷笑著︰「看來我還是割了你的糟東西免得遺害人間。」

  就在程嘉惠拿著尖刀,意圖絕我後代之際,我們的身旁響起了冷冷的聲音︰「程嘉惠,你玩夠了嗎?」

  我一聽聲音就知道救星到了︰「是師父大人。」

  身穿黑袍的師父冷冷望著程嘉惠,完全無視她手中的利刃,程嘉惠已冷冷道︰「是同黨嗎?那就更好。」說完以手中的利刃指向師父。

  師父毫不為意地脫下手中的玉指環,只見他輕輕一揮,指環已充作暗器打在程嘉惠臂上的穴道,利刀隨即跌落地上。師父毫不理會氣過半死的程嘉惠,責怪地望著我︰「不聽我的說話,現在受到教訓了嗎?」

  我慌忙猛點著頭,程嘉惠已嬌呼一聲衝到師父的面前,玉掌上下紛飛,拍擊著師父身上的各處要害大穴。師父輕輕左右搖擺,已令程嘉惠的攻擊全數落空,同時藉助著身體搖擺的反彈力,鐵拳已左右兩邊開弓狂轟在程嘉惠的身上。

  程嘉惠冷冷地躺在地上︰「這是輪擺式移位攻擊,你到底是誰?」師父卻不再言語,只是抱起仍麻痺在地上的我轉身離去。

  不過我卻沒有忘記對程嘉惠作了個鬼瞼,並道︰「今晚我會好好疼愛你的兩個妹妹,程警花,你放心吧。」師父也不待我說完,已抱著我匆匆離去,遺下半死的程嘉惠躺臥在冰冷的後巷上。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