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六章 失陷


  我將惠美好好禁固在大屋之內,自己已急不及待的再次外出。

  「美崎麵包店」,我抬頭看著眼前的麵包店,由於已是晚上的十時許,所以麵包店已是半關門狀態。我留心觀察了許久,發現店內只有一位少女在忙碌著收拾東西,這正好更方便我的行動。

  我悄悄走到麵包店之內,「歡迎光臨!」少女已親切的打著招呼。我細細打量著眼前的少女,那及肩的秀髮、充滿誘惑的大眼睛、性感誘人的雙唇,再加上豐滿得幾乎破衣而出的美好身材,我雖然剛從惠美身上發洩掉慾火,但此刻仍看得慾火高昇。我細細打量著少女胸前的名牌,「程久美」顯然少女正是我此行的目標。

  久美對於男人無禮的注視雖然不大高興,但是由於職業上的需要,久美也不敢發出怒色,只好紅著臉整理一旁的器具。我轉過身來取過一個夾子,詐作挑選麵包,同時留心店內的環境,到最後肯定店內只有久美一人,於是計劃作出了大膽的變動。

  原本我打算待久美關門之後再擊暈她,帶回大屋內享受。不過看現在這裡的情況,我決定在這裡先來一發,好好享受一下,再將她帶回大屋,令我能同時享有她倆姊妹的動人肉體。

  我打定主意後便轉過身來,將選好的麵包送到久美的面前,久美稍作點算,已飛快報出價錢。而我則假裝從袋中取出錢包,並同時將袋裡的近百個硬幣灑滿一地都是。

  基於禮貌關係,久美走出座台之外,協助我去執拾那些硬幣,而我則乘久美一個不為意已走到座台之前,發動電掣將麵包店的大閘關上。久美正忙於執拾,一點也不為意自己正陷入重大危機之中,而我卻好整以暇地走到久美的身後飽餐秀色。

  由於久美正彎著身,平日隱藏在短裙之下的雙腿已暴露在我的眼前,久美的一雙大腿如羊脂白玉般,充滿誘人的氣息。而在那細滑的大腿盡頭則是少女的淺粉紅色內褲,保守的式樣雖緊密地包裹著少女的整個陰戶令春光不致乍洩,但在現今的情況之下卻變得加倍引人犯罪,令人有狠狠將她內褲拉下的衝動。

  身為奸魔的我當然已不克自持,魔手已輕伸入久美的裙內,再慢慢摸上少女的內褲邊緣,在久美作出反應之前已將她的內褲狠狠扯往地上。久美才剛驚覺到危險臨近,已被我推得壓在收銀的座台之上,短裙已被誇張地拉起,少女的內褲亦已落入我的手中,令久美那性感誘人的下體完全暴露在空氣之中。

  久美發出了淒慘的尖叫聲,同時身體不斷作出扭動反抗,可惜被我緊按在檯面之上的久美根本無從發力,那微弱的動作只會加深刺激著我的慾望。我以搖控打開身後的手提攝錄機,以拍下我即將姦淫久美的所有動作,一想到我在同一天裡干了程喜惠的兩個妹子,陰莖已興奮得硬如鐵石,正隔著褲子磨擦著久美的陰戶。

  久美感到男人胯下的陰莖正隔著褲磨擦著自己裸露的陰戶,在驚恐間已明白到男人的意圖,同時間男人的手更由自己的衣領滑入衣衫之內,以巨力揉弄著自己的一雙乳球。我從久美的衣領缺口探手入內,巨手已按落在久美豐滿柔軟的乳房上,觸手所及的乳肉柔軟得來充滿了彈性,形成了少女堅挺的動人雙峰,面對如此極品我當然要狂捏亂揉以示感激。我的五指像最勇敢的爬山者般攀上久美動人的乳峰,在動人的乳尖中找到那淺粉紅色的蓓蕾,我興奮得以手指夾著久美的乳頭用力扭動,痛得久美流下了受辱的淚水。

  我以空餘的一隻手不停撕去久美身上的衣衫,片刻間,久美動人的雙峰已暴露在空氣之中,那嬌小的乳頭由於剛才的捏弄留下了輕微的瘀血痕跡,我將那誘人的蓓蕾輕吸入嘴內吸啜,同時以牙齒留下永恆的烙印。我充份享受完久美動人的雙乳,那雙雪白的乳房亦留低著各種各樣的痕跡,有少女的汗水、也有我的津液、有我的手指印,亦有我的牙印。

  為免夜長夢多,現在亦到了侵犯久美的時間,我拉下褲上的拉鏈,讓早已硬直的陰莖越褲而出。久美單憑聲音已知道是甚麼的一會事,努力地展開最後的掙扎。可惜我早已佔得有利位置,我雙腳輕輕用力,已頂開久美妄想緊合的大腿,碩大圓鼓的龜頭更已抵在久美的陰唇上。

  不過,在姦淫久美之前有一件事需要事先確認,於是我一邊維持著緊壓的姿勢,一邊伸手到少女的陰唇上,以食指向久美的桃源洞內摸索,手指幸運地在離洞口不遠處觸摸到一度充滿彈性的薄膜,那就是久美貞潔的象徵。我輕輕抽出手指,以免傷及久美寶貴的處女膜,由於剛才的挖弄,我的手指上已佈滿了久美的分泌,我將沾濕了的手指遞到久美的面前,像得到戰利品般舞弄著。

  久美認命似地抵下頭,不再理會我的嘲弄,只低聲地抽泣著。我卻毫不理會久美的反應,陰莖已朝年輕處女的嫩穴直插下去,一瞬間長矛貫穿了久美寶貴的處女膜,深深進入少女本應貞潔的體內。

  下體傳來撕裂的痛楚,令久美知道自己已失去了寶貴的貞操,男人碩大的陰莖硬生生進入自己的陰道內,強行擠開兩邊緊窄的陰肉,令久美痛得幾乎失去意識。那可惡的男人更用手指沾了一些自己的處女血,故意拿到自己的面前,要久美明白到自己已失去處女之軀,在少女的身體與心靈上都做成異常巨大的創傷。

  我不斷重覆著粗暴的抽送活動,徹底開發了久美的處女陰道,不斷的努力令我的陰莖終於能來個盡根而入,九寸長的炮身盡入久美緊窄的體內,而龜頭更狠狠頂著久美的子宮壁。

  雖然及不上妹妹惠美般緊窄,但久美其實亦可算得上是佳品,尤其是滿佈在緊窄陰道肉緊上的肉紋,每當我抽送著陰莖時也自動自覺地夾緊著我的炮身,以肉壁上的細紋不斷磨擦,更添我的快感。

  但是我卻非常不滿她那認命般的死魚反應,雖然身體早已老老實實地投降在我的狎玩下,但久美卻始終不為所動般,只無奈地任由我狂插著她的嫩穴,令我甚至有像在奸屍的感覺。我心裡冷笑著︰『以為不作反抗減少我的快感就行嗎?本大爺要的是強姦,你越掙扎越反抗,我幹起來就越爽,不過你別妄想可以像死魚般了事。』

  我輕伏到久美的身上,緊緊攬著她動人的乳峰,久美默默地流著淚忍受著強姦的滋味,卻死忍著不發出任何聲音。我輕輕吸啜著她動人的耳珠,忽然說道︰「久美,你雖然很緊,但是比起你妹妹差得遠了。」

  久美當堂為之一呆︰「你說什麼?」

  我心喜魚兒已經上鉤了,於是道︰「我說雖然你和惠美都是處女,但她的陰道比你緊窄得多,幹起來也特別爽,我剛才操她時幾乎爽得把精液全射進她的子宮內。不過你放心,我仍留了很多精液給你,保證能灌滿你那可愛的子宮。」

  久美終於明白到是甚麼的一會事,發狂地掙扎著︰「你這禽獸,不單止強姦我,竟還強姦了惠美,你不知她只得十六歲嗎?」

  我一邊享受著久美的動人反應,一邊回答︰「十六歲算得了什麼,我連十五歲的娃兒也試過。不過你妹妹惠美真是極品,又窄又嫩,我干她時直哭著說『不要』,到最後更被我的精液灌滿子宮,聽說她今天還是在排卵日,說不定你很快便多個好外甥。不過你不用擔心,你的好妹夫我同樣會好好滿足你,很快你便會與她同一下場。」

  久美氣得咬牙切齒︰「我今天是安全期,你不會成功的。」

  我冷笑著回答︰「你這蠢貨,認為我會放過你嗎?待會我就捉你回去,日幹夜幹,直幹到你懷孕為止。不過你懷孕恐怕我也會照干你,誰叫你姊妹倆這般誘人。」

  久美的理志終於全面崩潰,哭求著道︰「究竟我們幹了什麼?你要如此對待我們?」

  我再次展開了抽插,同時道︰「你的姊姊程嘉惠在我的肩上打了一槍,我捉你們回去幹回數百炮,天公地道。」

  久美終於知道姦淫著自己的男人的真正身份︰「你就是那個月夜奸魔?」

  我淫笑著回答︰「正是你的親親小老公與妹夫,甚至是未來姊夫。」說完,已用盡全力瘋狂抽插。

  久美終於抵受不住發出了性感的呻吟,身體亦同時作出了高潮的反應,可惜由於我剛在惠美的身上來了一發,所以持久力特別好,只維持著速度將久美送上一波一波的高潮,強烈的快感吞噬了少女的身心,令久美跌進了慾望的深淵。

  我算算久美已攀上了廿多次的高潮,也差不多是時候給她記念品,雖然她說離排卵日仍有一個星期,不過我就是喜歡射進她的子宮之內。

  久美感到體內的肉棒火熱得像要爆炸一樣,知道男人也到了高潮的邊緣。果然聽到男人在耳邊狠狠說著︰「我要你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之後,便感到無數灼熱的液體噴射般灌滿了自己的子宮。

  久美知道男人已將精液洩射進自己的體內最深處,難過得幾乎想立即死去,雖然今天是安全期應不致受孕,不過恐怕自己最後仍難逃因姦成孕的惡夢。無數的疲累感侵襲著少女的心神,飽受奸辱創傷的久美亦終於昏睡過去。

  我抽出軟掉了的陰莖,一絲冰冷混濁的精液混和著破瓜的血絲由久美的陰道口流落地上,我取出相機拍下受盡凌辱的少女美態,最後滿足地將戰利品抱進車廂之內。不過臨行前仍不忘給那美麗的程嘉惠一個電話,警花甜美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久美,有什麼事嗎?」原來警花的電話有來電顯示。

  我淫笑了幾聲接著道︰「美人兒,我不是久美啊!」就算隔著電話,我也想到此刻的嘉惠一定臉色大變,因為她沉思一會已認出我的聲音︰「你是月夜奸魔那禽獸,你為什麼會在我妹的麵包店?」

  我發出了勝利的笑聲︰「奸魔來麵包店當然是乾麵包店員,難道是要買麵包嗎?真想不到你的妹妹也真不錯,若你快點來到的話,說不定可看到新鮮出爐、由我月夜奸魔親自炮製的上好處女失貞血,材料當然是你的寶貴妹子。」

  嘉惠的聲音顯然她已方寸大亂︰「你這禽獸不如的狗雜碎,竟強姦了我的妹子!」

  我「嘻嘻」一笑,滿不在乎的道︰「請你更正你的錯誤,是強姦了我的兩個妹子。」

  嘉惠驚慌的問︰「難道惠美也……」

  我笑笑道︰「總而言之,我笑納你的兩個妹子,我當然不負所托助她們開苞破身,很快你便會看到她們大著肚子的模樣。」說完,已不等程嘉惠的怒罵聲傳過來,飛快地掛上電話,心滿意足地駕著車,帶著美麗的戰利品,準備讓她們上演一幕感人的姊妹重逢。

  久美經過了個多小時的昏睡,終於緩緩醒來。才掙開雙眼,已發覺自己全身赤裸,被大字型的吊在半空,而妹妹惠美亦與自己同一遭遇,吊在面前。姊妹二人看到對方下身一片狼藉,不時還有精液沿著大腰滑落地上,已心知肚明對方已曾經遭受到男人的侵犯。

  我淫笑著走入室內,打斷了姊妹重逢的感人畫面。久美冷冷地望了我一眼︰「只要你放了惠美,怎樣對我也沒問題。」

  我奸笑著,對久美的冷硬毫不為意,手已揉弄到姊妹二人的乳房上,並說︰「你們現在已屬於我的了,我要怎樣弄就怎樣弄,哪來得著要你答允?」說完已加劇捏弄著兩女動人的乳頭。

  久美、惠美兩姊妹也初經人事,份外經不起我的挑情揉弄,只片刻間,兩女已嬌喘連連,春心蕩漾。

  我滿足地收起令她們神迷魄失的一對魔手,轉身從袋中取過一條長長的法國麵包,道︰「你們也餓了一個晚上,來先吃點東西吧。」轉頭對久美說︰「認得嗎?是從你的店裡拿的。」說完便喂早已餓壞了的惠美吃了少許。

  我當然不會這麼好心腸,我正是要進一步粉碎兩姊妹的自尊心,令她們永遠成為我的奴隸。我摸摸乾硬的麵包表面道︰「這種麵包又乾又硬,不大好吃吧,來讓我加點蜜糖。」說完,已將乾硬的法國麵包抵在久美的陰穴上,輕輕磨擦著少女幼嫩的陰唇。

  乾硬的麵包表面磨擦著少女敏感的花唇,片刻間,久美已難過得左搖右擺,不停扭動著嬌軀掙扎。但是由於繩子的緊綁,久美只能作出極為有限的運動,甚至想合起雙腿也在所不能。

  我故意以乾硬的麵包揉弄著久美敏感的陰核,果然片刻間,久美已作出老實的反應,少女的蜜壺無視主人的難受,不斷流出又多又稠的淫蜜,徹底沾濕了麵包的表面。

  我滿足地將麵包的另一端遞到惠美的陰戶上,以同樣的方法加以狎玩,惠美卻比她的姊姊更為不濟,少女的肉唇才稍為觸碰,少女的淫蜜已洩過不停,令長長的一條法國麵包佈滿了兩姊妹濃稠的蜜液。

  我當著兩姊妹的面前將這條沾滿她們愛液的法國麵包吃下肚裡,原本又乾又硬的麵包此刻充滿了少女的體香,簡直是一級的極品!

  我滿足地飽餐一頓後再取來另外一條麵包,淫笑著走到久美的面前,將乾硬的法國麵包輕輕抵在久美的蜜穴上,不斷旋轉磨擦。乾硬的麵包擠開了少女緊合的肉唇,進入了久美的陰道之內。雖然我已選了一條較為幼小的法國麵包,但久美亦大吃不消,一邊淫叫著一邊猛烈扭動身體。我卻毫不理會,繼續以麵包重複著旋轉抽插動作,直到肯定麵包已徹底沾滿久美的蜜液。

  我從久美的蜜穴內抽出麵包,本應乾硬的麵包表面果然已經佈滿了久美的愛液,同時亦洩有不少我殘留在久美陰道內的精液,我笑著拿到惠美的面前,並吩咐道︰「吃下它!」

  不知好歹的惠美堅決地搖著頭,死也不肯吃下那條洩滿姊姊愛液的麵包,我也不生氣再問一句︰「吃不吃?」惠美才一搖頭,我已重重一記耳光直打在久美的臉上。惠美看到姊姊成為代罪羔羊,無奈下只好屈服地吃下那條加料的法國麵包。

  我待惠美吃完,便再取出另一條麵包,插入惠美的蜜穴內,待準備充足,便將沾滿惠美愛液的法國麵包拿到久美的面前。雖然麵包上有更多我殘留在惠美陰道內的精液,白白的混和著惠美的愛液滿佈麵包表面,但久美愛妹心切,為免妹妹受辱,二話不說已將麵包吃下肚裡。

  我嘉許地摸摸久美的面頰,對惠美說︰「像你姊姊一樣才乖嘛!惠美你要多多學習。」久美雖然默不作聲,但眼淚已不受控制地流出。

  我將姊妹二人解開放在地上,正當久美、惠美以為惡夢終於完結,我已冷冷地道︰「你們過來舔弄我的寶貝!」久美、惠美雖然不願意,但為免對方再度受辱,無奈下只好雙雙跪在我的面前,一同伸出小香舌,一左一右地舔弄著我的陰莖。

  我一邊享受著兩姊妹的唇舌服務,一邊指導著她們口交的技巧。由於久美、惠美也想我早點洩出而早日完事,所以亦努力地學習著各種技巧。二人的技巧雖然幼嫩,但仍能帶給我極大的快感,就在快感累積到極限時,我已將奶白混濁的精液朝姊妹倆人秀麗的臉孔瘋狂噴射過去。直到久美、惠美的臉上都奶白的一大片滿佈我的精液為止。

  我殘酷地迫她們以舌頭舔掉對方臉上的精液,再將嘴裡的精漿一一吞下,久美、惠美都在無奈下一一照辦。

  看到姊妹二人淫穢地吞下精液的表情,我胯下那慾火的象徵已再次升起。我淫笑著走到久美、惠美的面前︰「陰道、小嘴,你們還剩留著一個處女穴未被開發,你們想我先幹哪一個?」

  由於久美已在社會工作了數年,所以早已聽過肛交這會事,不像惠美般以為性交只得抽插嫩穴一種方式,想起從報章中所形容肛交時引起的劇痛,不禁心底一寒,但只好硬著頭皮道︰「求你操我的屁眼,放過惠美吧!」

  無情的耳光再次打在久美的臉上,我冷冷說︰「我只問先操那一個,你姊妹倆我也干定了,哪用得著你多嘴。還有一件事,從今開始,你是我的母狗久美,而她是母狗惠美,還有那一隻母狗嘉惠,你們稱呼我都要叫主人。明白嗎?」

  久美只得屈辱地再次點點頭,我高興得淫笑起來︰「想我先操你的話就求求我。」

  久美望望心愛的妹子,只好道︰「求主人你操我的屁眼。」

  耳光再次打在久美的臉上,我冷著臉孔道︰「是有進步了,但是你仍忘記了一些東西。」

  久美無助地想一想,終於道︰「求主人你操母狗久美的屁眼吧!」

  我高興得狂笑起來,知道久美終於屈服在我的調教之下,而剩下的惠美相信也難逃我的魔掌,於是點點頭,並道︰「既然你要求,那麼我就干你先,讓母狗惠美先學習一下。母狗久美你就伏在地上,張開大腿,好好享受主人我的大雞巴替你的處女屁眼開苞,不過可不要忘了說謝謝。」

  久美看著一旁的妹妹,終於徹底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依言擺好了姿勢,並說了聲︰「謝謝主人!」

  我將硬直的陰莖對準久美的屁眼,並不忘吩咐一旁的惠美︰「母狗惠美,我操你姊姊的同時,你就過來舔我的屁眼,知道嗎?」

  惠美強忍著滿眶淚水,以微弱的聲線回答道︰「母狗惠美知道了。」

  我尤自不滿足道︰「大聲一點,我聽不到!」

  毫不留情的摧殘徹底粉碎了少女最後的自尊,惠美不得意下只好跟隨姊姊的後塵,回答道︰「母狗惠美知道了。」

  我滿足地狂笑著,同時陰莖已插入久美的後庭內,才不過插了數十下,久美已不支暈倒過去。我轉身改為姦淫身後的惠美,無知的少女終於明白到什麼是肛交了,比失身更強的撕裂感充斥著少女的身體,令惠美不斷重覆著慘痛的哀號,而幼嫩的少女亦在我達到高潮的瞬間昏倒過去。

  我滿足地放下昏倒了的惠美,讓姊妹倆躺臥地上,久美與惠美的屁眼仍不時流出失貞的鮮血,而惠美後面的洞穴更不時倒流出我剛剛灌注進去的白濁慾望精華。

  我望著這對已成為我奴隸的姊妹花,心裡已不禁道︰「程嘉惠,下一個將會是你。」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