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五章 姊債妹還


  「師父,到底何時才能找程嘉惠那婊子算帳?」我拋下手中那厚厚的一疊資料。

  師父優閒地呷了口茶,卻絲毫沒維意到我的怒吼︰「小子你看你衝動到這個樣子,難道你認為有必勝的把握?」

  我仍不禁氣憤難平︰「不錯,程嘉惠那婊子是人多勢眾,而我則勢孤力弱,但難道要我一世也做著縮頭龜嗎?」

  師父笑笑搖頭︰「知己知彼,對方的優點在於充足的人力和冷靜的分析,不過她也不是沒有缺點的。」

  師父的話暮然令我靈光一閃︰「你是說程嘉惠的那兩個妹子?」

  師父點點頭道︰「若你能將她的兩個妹子都弄上手,看看她還能如何冷靜下去?」

  由於師父的這番話,於是我此刻正身穿整齊的警察制服,呆呆地站在這所學校的大門前。放學的鐘聲響起,無數學生已急不及待的魚湧而出,我打醒了精神留心觀察,終於在人群中找到我的目標。

  我向惠美招一招手,惠美的反應微微一呆,不過已轉身走到我的面前︰「警察先生,有什麼問題嗎?」

  我看著眼前的可人兒,那垂背的秀髮、明媚的眼睛、那發育早已超越中學生的豐滿身材,遂一刺激著我的慾望,真想狠狠的將她按在地上大奸特奸。不過我嘴頭上當然不會這樣說︰「是程惠美小姐嗎?我是你姐姐派來的。」同時遞上假冒的證件。

  如我所料,惠美只是象徵式的瞄一瞄我的證件,已接著問︰「姐姐有什麼事嗎?」

  我盡量將語氣保持平穩︰「我的車在那邊,不如我們上車再談?」於是,沒有絲毫疑心的惠美就這樣跟著我坐進車廂之內。

  我發動了引擎,接著問︰「惠美小姐知道程隊長最近在處理什麼案件嗎?」

  入世未深的惠美已老實回答道︰「姐姐很小說有關工作的事情,我也只聽說過好像與那個月夜奸魔有關。」

  我點頭示意道︰「沒錯,就是那個月夜奸魔,而今早程隊長更收到那奸魔的挑戰書,內容指惠美小姐與你的姊姊久美小姐將會是他的下一個目標,所以隊長特別派我來將惠美小姐你送去安全的地方。」

  惠美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後便不再言語,於是我發動了引擎,同時展開第二部的行動。

  車子行駛了大半個小時,終於到達了半山一處隱密的別墅,我領著惠美走進屋內,惠美見到室內豪華的裝修也不禁發出讚歎聲︰「這裡就是警方用來保護重要證人的別墅嗎?想不到這般豪華。」

  我見魚兒已徹底上釣,也懶得再演戲下去,淫笑聲中轉過身來︰「不是,這裡是我月夜奸魔姦淫少女的行館。」

  惠美對我的一反常態呆了一呆,接著已意識到自己所面臨的危機,慌忙退開了兩步︰「你說你就是月夜奸魔?」

  我冷笑著向著獵物步近,惠美察覺到勢色不對轉身想逃,但是我又怎會讓到口的肥羊白白溜掉。我一手抓著惠美的秀髮,重拳已毫無人性地狂轟在她那可愛的小肚子上。惠美慘叫一聲已如蝦米般蜷曲地上,像要把胃內的空氣吐出來。

  事實上,我也不希望在得到惠美之前傷害她那雪白的肉體,所以下手極有分寸。我滿足地望著倒地不起的惠美,隨手抓著她的一把長髮,已硬生生的直把她拖進地窖之內。

  我狠狠的將惠美推得撞在地窖的牆上,惠美不斷痛哭哀求著,可惜我不單不予理會,更把她的雙手反剪以手扣鎖在她身後的水管上。

  惠美也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情,一直努力扭動掙扎,但她的力氣在我眼中只如同笑話。我狠狠地刮她一個耳光︰「她媽的臭婊子,你就盡情地哭吧,待會我操你時,我保證你想不叫也不能!」

  我走到屋的角落裡,開著了一直準備妥當的攝錄機,以拍下即將上演的奸虐暴行,加上這房間內的攝錄機足足有六部之多,我保證不會溜掉惠美臉上的任何一個表情。

  我滿足地望著驚慌的惠美,慢慢地脫去身上的衣服,或許由於將會得到程嘉惠那婊子的親妹,所以我的陰莖早已急不及待的硬漲起來,我指指肩膀上的一個傷口︰「你姐姐在我這裡打了一槍,今晚我就要在你體內打回十多炮。」

  惠美望著我胯下那如嬰兒手臂的陰莖,早已驚得面無人色,只希望奇跡的發生。我卻不急於佔有惠美的肉體,因為我除了要摧殘她那美妙的軀體外,同時亦要徹底摧毀她那弱小的心靈,我要惠美她飽嘗恐懼、失落、無助,到最後才被強姦。看來這幼嫩的小娃兒恐怕仍是處女吧,那就更合我的心意,被粗暴的強姦犯奪去寶貴的貞操,我要這惠美一生也難忘我帶給她的惡夢。

  無所事事的我於是翻弄著惠美的書包,最後注意力集中在她那少女的記事簿上,在簿中詳細地列明瞭少女的月經日來臨日期,旁邊亦有不小記號備詳著提醒主人要購買衛生棉等女性用品。我邊笑邊看到最後一頁,簿上記載惠美上一次月經是在十多日前,即是說,她今天正好是排卵日,殘酷的念頭不斷流個腦海裡,到最後我決定推翻原來的構思。

  我本來只打算將她們三姊妹弄上手,一一姦淫,再將拍下的帶子賣通街。但現在我決定改變主意,我同樣要擒下她們三姊姊,但我卻要弄大她們的肚,我要她們為我生下骨肉,為挑戰我付出最沉重的代價。

  我高興得大笑起來,走到已如驚弓之鳥的惠美身邊道︰「我改變主意了。」

  惠美以為我說的改變主意是指放過她,頓時喜出望外。我指一指手上的記事簿問︰「上面說你今天是排卵日,對嗎?」

  惠美以為我因她是在排卵日才放過她,於是慌忙點頭。我冷笑一聲接著說︰「本來我打算幹過你就算,既然你是在排卵日,那麼我只好一直幹,我要干到你懷有我的種。老實說,我也未幹過孕婦,我相信像你這般漂亮的孕婦幹起來一定很爽。」

  惠美聽完我的說話,一瞬間由天堂掉落地獄的深淵,眼淚不受控制的流出,眼前的男人不單打算強暴自己,還打算弄得自已因姦成孕,不禁怒罵起來︰「你這禽獸,我姊姊絕對不會放過你!」

  我冷冷走到她的面前︰「但是我保證你的兩個姊姊將會與你同一命運。」

  我淫笑著迫近惠美,雙手受制的少女無奈下只好全身縮作一團,盡最後努力抵抗我的侵犯。我狠狠地再給她一記耳光,無情的攻擊粉碎了少女最後的防守。

  我抓著惠美那純白學生服的衣領,以蠻力撕成一幅幅的布條,惠美那式樣保守的胸圍已同時被我粗暴的扯脫,露出了惠美那一雙豐滿誘人的雙峰,在空氣中抖震著。我雙手已緊接著撕去惠美的校裙,惠美死命地夾緊雙腿,意圖保留著身上最後的一件衣物。我卻不急於脫下惠美的內褲,反而抓著那絲質的內褲邊向上猛扯,強大的拉力令部份的內褲深陷入少女的陰唇之內,直痛得惠美慘烈的哀號著。

  我將惠美的內褲更用力的拉扯,直至將內褲的邊緣掛在少女的肩膀上,整條純白的內褲以V字型覆蓋在少女的身上,而隨著惠美每一下痛苦的扭動,內褲的底部亦更深陷入少女的陰唇之內,加深著少女的痛苦。

  我改為抓著惠美的一雙乳球,不停用力擠壓揉弄,指尖更夾著那粉紅幼嫩的乳頭旋轉扭動。惠美不停痛苦呻吟著,淚水早已劃滿面頰,沾滿少女汗水的內褲更已變成了半透明,深深刺激著我的慾望。

  我一口咬著惠美的乳頭,邊吸啜邊咬噬,多出來的一隻手則伸到少女的小腹上,隔著內褲揉弄著惠美的陰核。我翻開少女的內褲找出隱藏其中的陰核,雙指輕輕一夾,觸電般的快感已傳遍惠美的全身,雖然萬分不願意,但惠美的身體已起了老實的反應,一絲絲愛液已自惠美的陰唇間滲出,濕透了覆蓋身上的內褲。

  我加強刺激著惠美的陰核,惠美痛苦地扭動著嬌軀,亂踢著雙腿想要掙扎。「嘶∼∼」一聲布帛的撕裂聲響起,原來惠美身上最後的內褲已抵受不住少女的扭動而報銷。

  我扯下惠美身上那本應叫做「內褲」的布條,拿到惠美的面前,輕輕用力一扭,無數少女的淫汁愛液已像雨點般打落在惠美的臉上。我隨即伸出粗舌在惠美的臉上來回舔動,品嚐著充滿少女體香的愛液混和著惠美受辱的淚水。

  我一手抓著少女的長髮,痛苦令惠美張開了小嘴呻吟,我乘機吻落在她的嬌唇上,將本來屬於她的愛液混和著自已的津液灌注入惠美的唇內,同時吸啜著她的小香舌。連與異性交往的經驗也沒有的惠美何曾試過如此狎玩,只好強忍著身體深處冒起的快感,以最後的理智作出反抗。

  我離開了惠美的雙唇,一絲透明的絲線由二人的嘴角間拉起,我轉身走到惠美的腿旁。惠美已明白到我的意圖,緊合著大腿保衛著少女最後的貞節,可惜我無視惠美那疲弱的防守,重重一腳踢在她可愛的小肚子上。惠美當堂痛得全身發軟,蜷曲地上,我乘機抓著少女那雪白幼嫩的雙腿用力一分,處女的陰戶已徹底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吻上惠美那粉紅色的陰唇,舌頭同時上下舔弄著內裡的嫩肉,刺激令惠美分泌出更多又濃又稠的愛液,我深深吸啜著惠美的淫水,同時以舌尖刺激著她那熱燙的陰核。看到惠美的強烈反應,於是我變本加厲地將她的陰核吸入嘴內,以牙齒輕噬,痛楚混和著強烈的快感令惠美忘情地發出哀號,令我明白到替少女開苞的時候到了。

  我將惠美的雙腿扳開到極點,陰莖已抵在處女的陰唇上,惠美仍不停扭動身體掙扎,令我的陰莖不能對準目標。我重重地再給她一記耳光,粉碎了少女最後的抗衡,龜頭已壓在少女的處女肉唇之間。我淫笑著捉緊惠美的腰肢︰「好好記著這感覺,破處開苞的時候到了。」

  惠美知道難逃失貞的命運,別過臉不去看我,堅決不作出任何反應,令我不能得到更多快感。

  碩大的龜頭強擠開惠美緊合的處女陰唇,一分一毫的沒有少女的處女穴內,我故意以超慢的動作最入惠美的體內,加深少女的痛苦,而我則充分享受著16歲的緊窄處女陰道。

  惠美的陰道是我所幹過的少女中最為緊窄的,我高興得狂叫起來︰「惠美,你的處女穴真緊。來,好好享受,征服者入侵了。」

  下體不斷傳來撕裂的痛楚令惠美知道奸魔已開始進入自己處女的身體之內,撕裂的痛楚令惠美不斷湧出淚水,卻仍堅持著不發出聲音。我卻毫不理會惠美的反應,持續著進入她處女的體內。

  碩大的龜頭卻遇上一層柔軟的障礙,我知道那正是惠美初次體驗的象徵。惠美亦同時感到我的龜頭已抵在她的處女膜上,知道只要我再前進少許,自己處女的象徵便會失守,成為因姦污而失貞的女人。

  以處女膜阻擋我的陰莖就好像以紙牆抵擋大炮一樣,愚不可及。我深深吸一口氣,運用全身之力將陰莖狠狠的往惠美的處女穴內插去,陰莖隨即貫穿惠美的處女膜,直入惠美的體內。

  隨著一下特別強大的痛苦撕裂,惠美知道奸魔已貫穿自已的處女膜,深深進入自己的體內,深插入自己下體內的陰莖,粗暴地擠開兩邊緊窄的肉壁,開發著自已的處女地。而那可恨的奸魔更於房間內佈滿各式各樣的鏡子,藉著鏡子的反映,惠美更能看到自己的陰戶間流出了代表失貞的處女血,以及奸魔那粗大的肉棒正不斷進入著自己的體內。

  失貞的瞬間惠美發出了慘叫聲,但在我的耳中就如仙樂一樣,而我卻不滿足於只得到惠美的處女,陰莖更深深的進入惠美的體內,我當然不會愛惜仇人的妹子,陰莖每一下都粗暴地擠開惠美緊合的肉壁,野蠻地開拓著通往少女子宮的通道,遂一開發著惠美的處女地。

  我伸手往惠美的陰戶間一抹,指頭已佈滿著惠美的處女落紅,我用指尖拈起更多的處女血,盡抹在惠美的嫩唇上,形成一層艷麗的唇膏。我狂吻落在惠美的嬌唇上,吸啜著少女的唇瓣,如吸血鬼般舔啜著上面的處女血,血腥味令我的肉棒更為激烈的抽送著,而惠美終於亦隨著我的抽插發出呻吟與哀號。

  惠美痛苦地承受著奸魔每一下的插送,火熱的肉棒已深深進入自己的體內最深處,奪去少女最後的一絲貞潔。惠美更痛恨自己隨著男人的每一下抽插作出呻吟,知道自己的身體已被男人徹底征服。從鏡中的反映惠美更驚覺到男人的陰莖只不過進入了一小半,但已足以頂到自己的子宮口,在驚疑間男人更解開了自己的手扣,令自己的雙手回復活動的能力。

  我解開了惠美背後的手扣,雙手才剛回復自由的美人兒已慌忙用力,想推開我緊壓著她的身軀。可惜我卻先一步抓著惠美的小手,陰莖已同時更深著抽頂猛插,由於惠美的雙手回復了自由,所以少女動人的嬌軀更猛烈地扭動著,緊密磨擦著我雄偉的身軀。

  我吻上惠美動人的乳房,用力深深一咬,將齒印深深烙在惠美那雪白的乳肉上,兩邊乳房同時被硬咬出牙齒印令惠美痛得流下液來。

  惠美雙手已由最初的推拒變為緊攬我的厚背,少女的陰道亦展開了強烈的擠壓蠕動,子宮口的小嘴更不停旋動吸啜著我的龜頭。惠美亦感到自己的身體被挑弄得春情勃發,但是少女的理志上卻清楚明白自己慘遭強姦狎玩,兩種極端的情緒令惠美一邊忘情呻吟,一邊流著悲痛的淚。

  下體再次傳來撕裂的痛感,惠美感到男人的陰莖已深深進入自己的子宮內,龜頭正一輕一重地撞擊著少女的子宮壁。惠美雖然不願意,但身體已作出高潮的反應,灼熱的卵精狂洩在男人的龜頭上,令惠美的意志受到重大的打擊。

  我享受著惠美高潮的擠壓,同時又以各種挑情手法玩弄著初經人事的少女肉體,我除了要征服惠美的肉體之外,同時亦要徹底征服她的心神,我要她心甘情願地懷有我這惡魔的骨肉。

  惠美的意志已越來越薄弱,明媚的雙目開始透出動人的情火,小嘴不斷發出誘人的嬌喘呻吟,少女的嬌軀已洩成發情的玫瑰色,算來惠美最少已達到六、七之高潮之多,看來也是時候給她一份難忘的記念品了。

  「小寶貝,看來你已準備好,那麼我就在你的子宮裡播種了。」說完,我已展開最猛烈的活塞動作。

  惠美聽到男人的說話,同時感到自已體內的肉棒越來越火熱,知道男人亦已到達崩潰的邊緣,想起自己正值排卵日,更明白到男人惡毒的意圖,於是用盡氣力想將身上的男人推開。可惜男人卻死命地將自己越抱越緊,碩大的龜頭更向自己的子宮深處硬擠,無助的感覺填滿了惠美的弱小心靈,知道自己最終仍難逃因姦成孕的惡夢。

  耳邊男人的喘息越來越急速,惠美迷糊中聽到男人氣喘著說︰「我要你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男人才剛說完,惠美便感到無數灼熱稠密的液體在自己的子宮內瘋狂爆射著。

  隨著男人陰莖的每一下脈動,更多的體液正一波一波的灌注進自己的子宮之內,直到液體將自己子宮內的每一絲空間都填滿,那些多餘的體液才沿著陰道慢慢倒流而出。

  由於學校充裕的性教育,惠美知道那些濃稠的體液其實就是男人的精液,同時感到男人仍用他那半軟的陰莖緊緊塞著自己的子宮口,不讓內裡的精液有絲毫流出。惠美只感覺到自己的子宮裡裝滿了男人灼熱的精液,甚至感到內裡的精子正與自己的卵子緊密結合著,惠美只感到自己渾身上下動彈不得,自己的身體迫於無奈下只好接納那奸魔的遺傳因子。

  惠美開始感到男人的精液在自己子宮內的活動開始慢慢停頓,灼熱的體液亦開始變得冰冷,但是惠美一點也不高興,因為她已感覺到自己已懷有那男人的骨肉了。

  充份發洩了獸慾的我從惠美的子宮深處抽出肉棒,一絲冰冷混濁的精液夾雜著點點血絲自惠美那剛遭受到無情姦污侵犯的陰戶間流出,證明了受害少女已在剛才的污辱中失去寶貴的處女貞操。我取出相機拍下一幅幅的照片,準備寄給惠美的婊子姊姊,不同的是今次的照片更清楚映出惠美的臉容,因為我要程嘉惠知道自己的妹子已被我操得死去活來。

  我望著地上那被我幹得奄奄一息的少女嬌軀,心底間同時生出強大的鬥志︰「程嘉惠,這只是你惡夢的開始。」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