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三章 十三夜


  深夜二時許,小雪家中的大門被我粗暴的撞開,身穿睡袍的小雪被噪音驚醒了,慌忙走出來查看。只穿著一條破爛長褲的我艱難地倒入小雪的懷裡,小雪看見我的樣子,不禁嬌呼道︰「主人,為什麼弄成這樣子?」雖然身體所倚之溫香軟玉令我不想起來,但我仍不忘吩咐小雪︰「先別說了,去把我留在屋外的血跡抹乾淨。」所以小雪雖關心我的傷勢,仍急忙出外辦理。

  小雪足足忙了半個小時才返回屋內,而我則剛把彈頭取出體外。「真危險,若再打過少許的話恐怕會逃不了。」小雪一邊忙著為我包紮傷口,一邊聽著剛才發生的事情。

  「程嘉惠這婊子美是夠美了,但是心狠手辣,真是想起她就發火,總有一天我會插爆她的嫩穴。」剛收拾好東西的小雪如小貓咪般靜伏在我的大腿上,聞言輕輕嬌笑︰「主人不要為這種人生氣,讓奴婢為你出火。」說完,已拉下我的長褲,親吻著我因程嘉惠而怒漲硬挺的陰莖。

  小雪伸出嬌柔的香舌,一下一下地舔弄著我的龜頭,玉手則溫柔地愛撫著我的春袋,期間不時吸啜著我的馬眼又或深喉式的套弄著我的炮身,令我得到皇帝式的享受。

  來而不往非禮也,我隨即將手伸進小雪的睡袍之內,揉弄著她的一雙嫩乳,小雪當堂舒服得呻吟起來,媚眼如絲的喘息著。

  「小寶貝你想我嗎?」小雪即時點頭回答︰「奴婢想主人想死了。」我淫笑著拉起小雪的睡袍,分開她那雙雪白嫩滑的大腿,再扯下她早已濕透了的T-back內褲︰「既然今晚我只能與蔡健雅來了一次,就讓我用多餘的精液好好地餵飽你吧!」說完陰莖已深深的直插入小雪的嫩穴內。小雪整夜也瘋狂地呻吟著,熱情地回應著我每一下的抽插,我足足在小雪的陰道內洩了四、五發之多,才滿足地相擁而睡。

  我舒舒服服地一睡至天明,醒來時小雪已先一步起床,並弄好了早餐靜候著我。我先哄小雪服下避孕丸,才一同品嚐她為我精心炮製的美味早餐。其實由於師父的往例,我只會要我討厭的女性為我懷孕生育(如朱茵),反而有好感的女性(如小雪,麗奈等)卻需要從事避孕功夫,以免犯下師父一樣的毛病。

  我好奇地打量著忙於收拾碗筷,溫柔得像我的小妻子般的小雪。「小寶貝,你今天不用工作嗎?」小雪隨即有些洩氣地回答︰「本來今天有個化妝品廣告要拍,但是工作臨時被人搶了,所以今天能待在家中。」我愛憐地撫弄著小雪的面頰,「是哪個婊子欺負我的小寶貝如此可惡?」小雪顯得氣憤難平︰「就是關芝琳那婊子,明明已年老色衰,我真不明白為何會爭輸給她,說不定她和高層有一手,才能接到這廣告的。」我一邊揉弄著小雪動人的軀體,一邊安慰道︰「小寶貝莫生氣,讓主人替你好你教訓她。」小雪聞言當堂喜形於色,嬌笑道︰「如何教訓她?」我吃吃淫笑道︰「就是這樣操她,直幹得她死去活來。」同時陰莖已直插進小雪的嫩穴內。小雪按著洗手盤吃力地呻吟著︰「就是這樣,主人你一定要幫我奸死她。」說完已投降在我的狎玩之下。

  我足足在小雪家中將養了三、四天,直到傷勢好了七七八八,才離開了小雪西貢的家。我先撥了一個電話給灰狼,由於我失蹤了三、四天,灰狼正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接到我的電話才鬆一口氣。灰狼告訴我,美女刑警槍傷月夜奸魔的消息已天下皆知,而師父驚聞我受傷的消息也不禁暴跳如雷,一方面下令收集那女警的資料,另一方面當手頭上的工作完成後,立即趕來助我一臂之力。並吩咐我,暫不要惹那婊子,待準備妥當才大舉反擊。

  對於師父的厚愛我不禁感動莫名,由於師父的運動用品公司投得2002年韓日世界盃體育用品的代理權,所以近日來師父也忙得不可開交,現在竟抽空來助我報仇雪恨,當堂令我的勝算大增。正所謂奸魔報仇十年未晚,我一於暫時放過程嘉惠這婊子,暫以關芝琳來洩洩我的怒氣。

  抵達關芝琳的家已是黃昏的時候,我以百合匙打開門,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屋內。我一邊四周打量,一邊架設著攝錄機。直到工作完畢,足足花了我大半個小時,看來關芝琳非常注重日常的護膚保養,因為我在她的家中竟發現了一房間的乳霜及各式各樣的美容產品,算算也要花費不少金錢。

  十時許,關芝琳推開了家中的大門走入屋內,回身輕關上門,順步便走入廚房之內倒了一杯牛奶來喝。我心恨這婊子欺負我的小雪,所以下手毫不容情。我先衝到關芝琳的身後,重重一拳抽到她的小腹上,拳力令關芝琳不由自主的將胃內的鮮奶狂噴而出。我再抓著關芝琳的短髮直把她拖出客廳之外,順手一揮將她推得直撞牆上。關芝琳發出了慘痛的呼叫聲,我隨手兩巴掌抽刮在她的俏臉上,接著再來一個膝銼,最後加上一個龍虎亂舞。令關芝琳短短數分鐘已吃了三十多下重擊,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可惜遇著毫不憐香惜玉的我,我一把抽起關芝琳亮麗的短髮,明亮鋒利的尖刀已抵在她的面頰旁︰「他媽的臭婊子,要不要我在你的臉上劃個大十字?」

  關芝琳隨即嚇得花容失色︰「求求你不要,你要錢的話即管拿,我是不會報警的。」

  我見嚇唬關芝琳的目的已達,於是收起利刀,吃吃淫笑道︰「我錢也要,人也要,不然如何叫『劫財劫色』?若我幹得滿意自然會放過你,若你服侍得大爺我不舒服的話,我會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隨即大喝一聲︰「明白嗎!臭婊子。」只嚇得關芝琳忙不迭的亂點頭。

  「現在限你五分鐘內脫光所有衣服。」關芝琳猶疑了一會,終於屈服地解著身上的衣鈕,隨著衣物一件一件的滑下,露出了雪白幼滑的肉體。雖然已脫個清光,但關芝琳的雙手仍不忘擋在重要部位上,我狠狠地再抽了她一把,迫令她將雙手放在身後,關芝琳才萬分不願的勉強就範。

  難得關芝琳的雙乳仍能維持堅挺,而她的一雙乳頭已是成熟的鮮紅色,兩片陰唇鬆散地靠合著,顯示內裡已受過男人的洗禮。不過既然關芝琳曾離過婚,我也不指望她仍是處女一樣,只要內裡不是松得路邊雞一樣已算是不錯。

  我掏出早已硬脹的小弟弟,輕遞到關芝琳的面前︰「限你五分鐘內將他吹得射出來。」關芝琳隨即雙眉輕皺,顯然驚訝我的傢伙如此巨大,令我不禁得意地笑了起來。只見關芝琳熟練地以雙手套弄著我的炮身,同時伸出了舌頭,一下一下的舔動著我碩大的龜頭,更不時深喉式的吸到喉深處,明顯不曾只為我提供這項服務。

  我興奮地拍拍關芝琳的面頰︰「技術相當不錯,是劉先生教導有方吧!」

  然而只得五分鐘的時間,關芝琳當然沒法令我洩射出來,只見她不斷拚命地深吸淺吹,甚至用香舌與我的肉棒磨擦交纏,意圖加快我的洩射。而我卻氣定神閒地捏玩著她的一雙乳房,指尖更不停扭動著關芝琳的乳頭。關芝琳足足花了十多分鐘才令我有射精的衝動,我拍拍她的面頰︰「你超過了時間整整十分鐘,所以要接受懲罰。」說完便抽出關芝琳咀內的肉棒,直抵在關芝琳的面前,任由奶白混濁的精液對著關芝琳的一雙明媚的大眼睛噴射過去。

  由於事出突然,關芝琳還未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便被我以精液噴了個一臉俱是,無數精漿更直噴入關芝琳的眼裡去,痛得關芝琳直流著淚。

  我將滿臉也是精液的關芝琳推到攝錄機前,先完整地拍下她的羞態。再拉著她的秀髮直把她拖進浴室之內,看到浴室內的豪華設備我也不禁嚇了一跳︰「是鮮奶浴池嗎?」關芝琳痛苦地點點頭,「你這婊子真豪華,讓我們來個鴛鴦牛奶浴吧。」說完便將關芝琳的頭狠狠地壓入池內,以鮮奶洗淨她面上的精液。

  足足洗了三、四次才大致清洗乾淨,幾乎缺氧的關芝琳痛苦地倚在池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我再從旁用力一推,關芝琳已整個跌進浴池之內,我脫去身上的衣物,踏入了溫暖的浴池之內。關芝琳想從我的身邊逃開,可惜卻被我緊緊捉著。我用力吸啜著滿佈她胸前的鮮奶,咬著關芝琳那白裡透紅的乳肉,雙手也毫不憐惜地扭弄著她身體的每個部份。

  直到我充分發洩了手足之慾,我才將關芝琳推向池邊︰「婊子,張開你的雙腿,讓大爺我好好幹你。」說完已將關芝琳緊緊按在池邊,讓我那硬直的陰莖來一個盡根而入,隨著關芝琳的慘叫,我直頂到她的子宮盡頭。

  關芝琳明顯有不少的性經驗,因為我感到除了最深入的一小段外,她的陰道也頗為寬鬆,所以我改為抓著她的一雙乳房,集中全力密集式地狂轟插著她的子宮。快速的密集抽插令關芝琳流出一絲絲又濃又稠的愛液,混和在牛奶的當中,關芝琳的雙乳亦在我的掌握下變得一片瘀青,我的五指深陷入她的乳肉之中,極盡殘暴地揉弄著,間中以巨力硬生生地拉出她的乳頭,再以指尖夾緊扭動。

  我大力的抽頂了幾下,一股微溫的暖流洩射到我的龜頭上,憑經驗我已明白到關芝琳已洩了出來。我吃吃淫笑道︰「小淫娃你爽到高潮了嗎?是不是未嘗過如我般勁的傢伙?也是時候給你記念品了,人們說水中性交是不會受孕的,不知奶中性交會不會,就讓我們來實驗證明。」說完,已將抽插的速度推到最高峰。

  關芝琳感到正在子宮內猛烈抽插的陰莖越來越灼熱,令自己的身體產生了莫名的空虛感,更明白到身後姦污著自己的男人正打算直接洩射進自己的子宮內,看看會不會受孕成功。

  但那子宮內越來越強烈的空虛感不期然左右著自已的思緒,甚至希望自己的子宮盡快被男人的精液徹底注滿。

  「我要你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關芝琳聽到男人在耳邊說出這話,隨之便感到無數灼熱的液體在自己的子宮內四散飛射。『他竟真的直接在我的子宮內射精。』關芝琳才剛升起這念頭,便同時感到無數的精液已打在自己的子宮壁上,而隨著男人陰莖的每一下脈動,更多更多的精液已飛濺進自己的子宮之內。

  我緊緊抱著奄奄一息的關芝琳,陰莖仍深插入她的體內,直到我以精液注滿她的子宮。我滿足地將她抱到化妝間內,再將關芝琳大字型的吊起,一絲奶白的精液由關芝琳的陰戶慢慢流出,再沿著大腿滑落地上。我取出相機對著關芝琳的陰戶拍攝著各式各樣的大特寫,我從照片中挑算了最喜愛的幾幅,作為挑戰書寄給程嘉惠那婊子,並用紅筆在照片背後寫著︰「親愛的美媚警花,又多一個受害者了,猜猜她是誰?月夜奸魔字。」保證能將程嘉惠這婊子氣過半死。

  忙完了工作之後,接著便到玩樂的時間了。我從身旁的一大堆乳霜中取了一團,推成雪球狀便朝關芝琳這人靶扔去。乳霜球狠狠地打在關芝琳的乳房上,再沾滿她的一雙乳房。我終於體會到扔雪球的樂趣,於是接二連三的將乳霜球一個接一個的扔在關芝琳的身上,尤其對準她的乳房、陰戶等敏感部位。

  整整十多箱的乳霜不到半小時已消耗盡,而關芝琳幾乎被活埋在乳霜之中,我取過最後一樽乳霜,輕輕抹在關芝琳的菊穴上,便不理關芝琳的掙扎反抗,陰莖已硬擠進她的後庭之內。關芝琳發出了一下驚天動地的慘叫聲,隨即便昏倒過去。

  由她肛門流出的血絲證實了我已奪去她的後庭處女,我攬著被我摧殘了一整天的嬌美女體,終於滿足地在她的後庭內注滿精液,我抽出軟掉了的肉棒,解下仍昏睡中的關芝琳,便任由她獨個禿赤裸地睡在地上,心滿意足地離開。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