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章 優香與麗奈


  「師父,你叫我怎麼向其他客戶交待?」

  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了師父的聲音︰「你這臭小子,我是你的師父,是否收順點也不能?」

  我不禁大聲反駁︰「收順點?你給我的報酬只是三包卡樂B薯片,給人知道了,我的面子哪裡放?」

  師父隨即以半帶威迫的聲線說︰「你可知優香那婊子多可惡,竟說你師母人老珠黃,說甚麼徐娘半老還要拋頭露面,累得你師母當晚足足枕著我哭了兩個小時,你說你怎能不給我好好教訓她一番?」

  我隨即半開玩笑地說︰「為什麼你自己不去做?師父,你不是要告訴我你未到三十就已經不能了吧?」

  電話隨即傳來了師父的吼叫聲︰「誰說我不能,我幾乎每晚也要與你的美人兒師母來一發才能入睡,只不過若給你師母知道我攪三攪四的話,恐怕她會親手閹了我。我也是乘她到香港開記者會才能打電話給你。」

  又有誰會想到鼎鼎大名的「午夜奸魔」婚後竟如此怕老婆?在師父連續的長途電話疲勞轟炸戰術下(電話費當然由我支付),我終於不支投降。

  由於我手頭上對優香的資料實在太少,於是我才剛飛到日本,便直驅車往我的好助手處。

  晚上十時許,當田中麗奈拖著疲倦的步伐回家,竟發現家中多了一個陌生男人,但片刻間麗奈已認出這個男人正是數月前奪去自己寶貴童貞的惡魔。屈辱令麗奈忍不住道︰「你已飽嘗獸慾,還找我做什麼?」

  我笑了笑說︰「我懷念我的好寶貝,所以來看看你。」

  麗奈隨即怒道︰「這裡不歡迎你,快滾!」

  我不怒反笑地說︰「我想你定是忘記了你的身份是我的好奴隸了吧,要不要我給你看些精采照片喚回你的記憶?」

  麗奈隨即洩氣道︰「你到底想怎樣?」

  我知道麗奈已再次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於是一把將她的嬌軀抱起,壓在面前的小木桌上,「我們先親熱一下,然後再告訴你。」說完已揪起麗奈的長裙,扯下她貼身的內褲,怒脹的陰莖再次進入麗奈緊窄的體內。

  自麗奈被我破處開苞之後,身材更見成熟,尤其是一雙嬌嫩的乳房,更形飽滿充實。我撕去麗奈的上衣,一手一邊的不停揉弄著這溫柔的乳肉,下身則以老漢推車的形式狂抽猛插著,每一下也直頂到麗奈的子宮盡頭,令我升起舊地重遊的醉人感覺。麗奈的面頰緋紅,顯示她在我的狎玩下開始動了春情,那情況就像一個半熟的大蘋果,在引誘你去咬她一口。

  我吻上了麗奈的耳珠,雙手同時刺激著麗奈身上的性感帶,麗奈的性感帶於上次已被我摸熟了,在我熟練的技巧下,麗奈終於再次獲得了高潮。我知道是時候把握機會,我要在麗奈的身體內深深刻下我的烙印,令她這一生再也不能離開我。

  我以正常的體位繼續抽插,麗奈死命的緊攬著我,發出了甜美的嬌喘呻吟,而下身亦已開始慢慢抬高,配合著我的抽插。就在激情的最高峰,我再次將生命的精華注滿麗奈的子宮內。

  雲收雨散,我輕攬著緊伏在我胸膛上我麗奈︰「小寶貝更成熟了,和我那次以後還有沒有和其他人試過?」

  麗奈嬌羞地回答︰「沒有,而且從今以後也只有你,因為自從那次被你強姦後,我發覺自己被其他男人輕輕觸摸也有想吐的感覺,所以我求求你千萬不要拋棄我。」

  我對麗奈的答案非常滿意,隨即取過一粒避孕丸要她服下,麗奈不禁奇道︰「我還以為你想我為你懷孕?」

  我聞言笑笑,對她說︰「暫時不需要,不過遲些你必定要為我生個健康的小寶寶。」麗奈這才滿心歡喜地睡過去。

  提起懷孕,不禁燃點起我心底的怒火,只因朱茵那婊子竟到深圳打下了我的骨肉,看來我必須再好好教訓她一下。

  我在麗奈的家中暫居了三天,其間搜集了大量優香的資料,因為其實優香與麗奈一直是中學的老同學,進了演藝界也一直有緊密的聯絡。我留下了一封暫別信給麗奈,便驅車直往優香郊外的家去。

  當我抵達優香的家中已是晚上的十時許,我藏好機車後四周打量一下,經過了連翻的判斷我肯定屋內之餘下自己的獵物。於是我悄悄走到屋後,沿水管爬上大屋的二樓,以萬用匙將窗鎖打開,爬進了應該是雜物房的房間內。

  我由門隙偷看著房門外的情況,剛洗完澡的優香穿著睡衣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間內,一邊抹著半濕的秀髮。由於我肯定屋內已沒有其他人,所以也是行動的時候了。我粗暴的拉開門,乘優香驚訝回頭察看的瞬間,一拳抽在她的小肚子上,優香隨即痛得蜷曲地上,我再一手拉著她的長髮,直把她拖進睡房之內。

  我把優香推往睡房的大床上,同時將攝錄機放好,便如狼似虎的撲往我的獵物身上。優香明白我的意圖,死命地反抗著,可措這種弱小的反抗不單不見效,更惹火了正欲焰高燒的我。清脆的一把掌先摑在優香的臉上,隨之而來的一拳相繼打在她的胃窩上。

  腹部連受兩下重擊,已令優香的反抗煙消雲散,只能無力地躺在床上。我粗暴地扯去她身上的睡衣,再輕輕拉下優香的內褲,轉瞬間,優香已成為一隻全裸的待宰羔羊。我飛快脫去身上的衣物,陰莖早已充血硬漲,準備就緒。我以雙腳頂開優香的大腿,龜頭已抵在優香的陰唇上,擺好姿勢,再來一個盡根而入。

  才一進入優香的體內,我已發覺優香早已不是處女之身,此一發現令我更添怒火,怒漢推車隨即發動,龜頭狠狠撞擊著優香的穴心。

  我雙手穿過優香的腋下抓著她的一雙巨乳,盡情狂捏猛扭著,陰莖則在她半濕的陰道內瘋狂抽插,每一下的深入也令龜頭直插入優香的子宮內,然後再將陰莖用力抽出,每一下的抽插也令優香以為自己的子宮要被我硬抽出體外,直痛得優香哭叫不停。

  我伏在優香雪白的嫩背上,咬噬著她雪白的頸項,指尖同時力,拉拔著優香的乳尖,在劇痛中的優香終於高潮洩射出來,雪白的卵精一波波的灑落在我的龜頭上。

  也是時候給她記念品了,「我要你一生體內也藏有我的精漿。」同時將陰莖往優香的體內用力一頂,灼熱的生命精華已紛紛注射入優香的子宮之內。

  優香察覺到我在她的子宮內洩射,慌忙扭動身軀掙扎︰「不要!今天是排卵日。」可惜我反而將優香越抱越緊,直至將最後一滴精液全部注入了優香的子宮內。

  我抽出半軟的陰莖,一絲絲由精液、愛液與卵精組成的混合物由優香的陰道口慢慢流出。我以抱小女孩小便的方式抱起優香,送到攝錄機的鏡頭前,好拍下我的戰績。

  雖然有不小精液流出體外,但優香感到那其實是多餘得倒流出來的殘餘物,自已的子宮內仍充斥著男人的精液,而更要命的是基於母性的直覺,優香更感到體內的精液已開始與卵子交合受孕,注定逃不過因姦成孕的惡夢。

  我將優香拋回床上,取出麻繩,將她的左手和左腳縛在一起,而右手和右腳則縛成另一團,此舉除了能限制優香的活動外,更能將她的陰阜暴露出來,真是一舉兩得。

  我走到優香的面前,以她的一雙巨乳緊夾著我的陰莖,龜頭則直送進優香的小嘴內,不停磨擦著她的香舌。優香的津液沿著我的炮身沾濕了自己的乳房,成為我乳交的潤滑油,而我則用力揉合著她的一雙巨乳。我發覺優香的一雙乳房除了大之外,乳肉雪白而柔軟,更充滿著彈性,最適合作打奶炮之用。

  而在這溫暖舒服的環境下,我很快已到達第二次的高潮,白濁的精液迅速灌滿優香的嘴內,我再抽出仍在噴射的陰莖,讓餘下的精液全打在優香的臉上及乳房上。

  優香強忍著噁心的感覺吞下嘴內的精液,但仍有不小自她的嘴角不斷流出,我迫優香一一舔過乾淨,再命她伸出舌頭去舔淨滿佈乳房上的精漿,白濁的一大片令優香足足花了半小時才清理完畢。

  不過在我稍事休息的期間仍不忘好好奸辱優香一番,我由袋中取出了一支十二寸長的特大電動陽具,這玩物不單止大,上面更滿佈菱角,而炮身則分為三段朝不同方向作七種不同速度的轉動;最妙的是龜頭部份,除了能不斷開合咬噬陰肉外,內置的吸筒更能將陰道內的愛液一一吸起,由陽具末端的喉管引出,收集起來。

  我將這厲害的玩物平放地上,再將優香抱起,助她擺好姿勢,令她的陰戶抵在電動陽具的龜頭上,同時命令她自己坐下去。優香看到這麼大的陽具連面色也為之一變,可惜仍不敢遺抗我的命令,嫩穴一寸一寸的吞噬著地上的陽具。

  十二寸長的巨物入不了大半,我已急不及待扭動開關,源自陰道內的強猛刺激令優香失卻重心,一下子坐倒在電動陽具之上,陽具隨即盡入體內。由於繩子的束縛,優香卻沒有站起來的能力,只能任由電動陽具翻江倒海的攪弄著自己的嫩穴。

  深入優香體內的電動陽具直抵優香的陰道盡頭,馬眼不斷咬噬著陰穴,一邊吸啜著愛液。炮身則時快時慢地磨擦著優香的肉壁,其中一節正好扯在優香的G點上,每當菱角掠過優香的G點,也帶給她觸電般的快感。

  我走到優香的面前,再次享受她的唇舌服務,一邊百揉不厭地捏弄著她的乳房,直至我的陰莖在優香的唇內回復硬直。

  由於優香的上、下兩個小嘴已給我征服,緊接餘下的自然是菊穴,我將優香抱回床上,抽出仍在轉動不休的電動陽具,濕淋淋的表面滿佈著優香的愛液。隨即拿過用來收集優香愛液的水杯,深深吸了一口,再用舌尖將愛液抹在優香的菊穴上,才拿出再次硬得發漲的肉棒,直刺入優香的菊穴內。

  後庭的撕裂令優香暈死過去,但很快又痛醒過來。我用足腰力將陰莖一寸一寸的往內推進,足足把優香痛得死去活來。我足足花了十五分鐘才能盡入優香的菊穴內,然後就是不理優香死活的賣力抽插,我終於得到優香後面的處女,鮮血由優香肛門撕裂處流出。

  我勉強壓下在優香直腸內射精的衝動,抽出陰莖以正常位再次進入優香的陰道內,我抓著優香的乳房借力抽插,令手指深陷優香雪白的乳肉之內。

  炮身粗暴地磨擦著優香的陰道肉壁,優香雖然感到陣陣刺痛,但身體本能令她身不由己的緊夾著陰穴內的肉棒,優香的陰道內壁終抵受不住強烈的抽插而磨損,鮮血沿著炮身慢慢流出,仿似重歷失身的光景。

  劇痛令優香抵受不住,不斷哀求︰「求你快射出來吧,我真的受不了。」同時玉腿夾緊我的腰肢,陰道傳來高潮式的擠壓。

  我用盡力氣直刺入優香的子宮盡頭,馬眼再次洩射出剛令優香受孕成功的毒液,直灌滿優香的子宮內,再倒流填滿了優香的陰道。

  我滿足地抽離優香的體內,任由優香半死的平躺床上,看著優香因注滿精液而微凸的小腹,心中升起了惡魔的念頭,於是將攝錄機對準優香的陰道口,用力一腳狠狠的踏在優香的小腹上,充斥優香體內多餘的精液隨即化為一支奶白水箭勁射而出,而優香亦不支暈倒過去。

  看著優香下身的一片狼藉,令我充分感到不枉此行,滿足地收拾好裝備,便捨昏迷不醒的優香而去。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