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六章 隻身救人質


  女警孟璇嘴裡嚼著口香糖,挽著一個精緻的小手袋,俏麗多姿的在商城裡閒逛著,所過之處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穿著這身暴露的衣著,表面看來性感火辣得讓人羨慕,可是她心裡卻在大叫受罪。只要風稍微大一點,半露在低胸裝外的胸脯就感受到一股寒意,超短裙下赤裸的雙腿也涼颼颼的。更難受的是腳上穿的高跟鞋,時間長了不僅腳跟疼痛,走起來屁股還會不由自主的一扭一扭。

  「都怪那個該死的色魔……抓到他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一頓!」

  孟璇在心裡詛咒著,腳步走得更慢了。她一向是個陽光型的運動女孩,最討厭的就是低胸裝和高跟鞋這類打扮。現在她只希望那個色魔快點出現,快點被自己親手擒拿--她的徒手搏擊術在整個警局裡都出了名的厲害,自信世上還沒有幾個男人能對付得了她。何況,拎著的手袋裡還藏著配槍,到緊要關頭制伏色魔綽綽有餘了。

  裝作漫無目的的樣子,孟璇在百貨商城裡上上下下的逛了好幾圈。憑著培訓出來的敏銳觀察,她注意到一些暗中瞟向自己高挺胸脯的貪婪眼光,但很明顯那都是些「有賊心沒賊膽」的傢伙,並不是她想要緝捕的色魔。

  而真正坐在冷飲廳裡的色魔,她卻偏偏毫無所覺。

  這是因為冷飲廳前的玻璃阻隔著,裡面的人望出來一清二楚,而外面的人由於逆光的緣故,無法看清裡面的人是怎樣的表情神態。

  看看手錶,時間是下午五點三十五分。這時候手機響了。

  「小璇,你那裡情況怎樣?」

  按下應答鍵,戀人王宇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還是一樣,沒有任何收穫。」

  孟璇壓低嗓音回答,語氣悶悶不樂。

  「收到!繼續觀察,有新情況隨時報告……」王宇在那頭停頓了一下,又加了一句:「你自己也多加小心,就這樣!」

  電話掛斷了。儘管這句話說得很匆忙,但卻蘊含著滿滿的關切之意。孟璇心裡湧過暖流,臉上不禁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不過她還是很快將情感的漣漪平復,繼續沿著事先安排好的路線在商城裡逡巡,留神注意著四周的動向。

  再一次經過十樓的冷飲廳時,這裡的人流已經變多了。孟璇正混雜在顧客群裡走著,忽然感覺左手拎著的手袋一緊,似乎正在被人用力拽走。

  完全是下意識的反應,她的左手猛地使勁往回拉,同時旋過身來右手握拳擊出。

  可是拳頭還沒打到對方,忽然聽到「撲通」一聲,腳邊沉重的跌倒了一個身軀,疼痛的呼聲響了起來。

  孟璇愕然睜大眼睛一看,仰天摔倒在地的是個獨臂殘疾人,滿臉絡腮鬍,左邊空蕩蕩的袖子飄在背後,身旁散了一地的零碎日常用品。她不禁一呆,及時剎住了拳頭。

  「哎呦……姑娘你……你幹嘛推我一跤?」

  獨臂人嘴裡哼哼唧唧的,手肘吃力的按在地面上,姿勢狼狽的爬了起來。他的身子歪歪扭扭的站立不穩,顯然已經扭傷了腿腳。

  孟璇再低頭看看左手,自己的手袋還牢牢的攥在掌中,此外還有一柄彎柄的雨傘怪模怪樣的掛在上面。

  看來是這獨臂人跟自己擦身而過時,雨傘的彎柄不慎勾到了自己的手袋上,才會造成這樣的後果。

  「真是的,雨傘也不收好一點,害得我以為有人要搶手袋。」

  孟璇在心裡抱怨著。因為手袋裡有槍,她剛才的本能反應才會這麼激烈,要是把這獨臂人摔壞可就麻煩了。

  「先生……是您的雨傘勾住了我的手袋,我不是故意的……」

  抱怨歸抱怨,但她還是趕快伸手去扶獨臂人,並將地上的物品收拾了起來,裝進他拎著的塑料袋裡。

  「不要緊,不要緊……」想不到獨臂人倒挺樸實和氣,憨厚的道,「也怪我沒收好雨傘,給你添麻煩了……」

  「哪裡……這都是我的錯。」孟璇不好意思起來,紅著臉說,「真是對不起了,我這就叫朋友送您上醫院。」

  她連連道歉,拿起手機就想打電話給同事。

  「不用去醫院,我家裡有專門的護理醫生!」獨臂人急忙阻止了她,頓了一頓又說:「我的司機就在樓下等我,小姐你能不能把我扶到下面的停車場去?我只要回家就沒問題了……」

  「這個……」

  孟璇有些為難了。要是在往常,別說是自己撞倒了人,就算本來不關自己的事,熱心腸的她也會答應的。但今天她卻是在執行任務中,怎麼能隨便走開呢?

  「不方便嗎?那我自己慢慢下去好了……」

  獨臂人說著想要自己站穩,但卻明顯的力不從心,身軀搖搖欲墜。

  這時周圍的顧客都投來責備的眼光,孟璇也覺得撒手不管太說不過去了。她迅速的轉著念頭,突然望見人群裡混雜著兩個聞聲趕來的男警員,或許可以叫他們來代勞?

  但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逝,她馬上就否決了。假如色魔此刻也在人群裡,那麼突然有兩個男人來幫忙肯定會引起他的疑心。何況石隊長也囑咐過,所有便衣之間只能通過特定的程序來聯繫,以免被人識破。

  「好的,我打個電話就送您下去。」

  接通了王宇那頭,她壓低嗓音,先用暗語交代了幾句,然後三言兩語的說出了事情的經過。

  「去吧,快去快回!別讓這個意外繼續鬧大了,那樣對我們的潛伏偵察很不利。」

  石冰蘭的聲音接了過來,簡短而沉穩的做出了指示。

  孟璇答應了,關掉手機,左手拎著自己的手袋和獨臂人的塑料袋,伸出右臂去攙扶他。

  獨臂人卻彷彿有些緊張的側開身子,不讓她碰到斷臂的那邊肩膀,歉然說:「小姐,我扭傷的是右腳,您還是從右邊攙扶我吧,我好掌握平衡。」

  孟璇不疑有他,果真走到右邊來,攙扶著獨臂人的肩背,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兩個人先乘電梯到最底層,接著出了百貨商城的大樓,轉入地下停車場。

  儘管被攙扶著,獨臂人還是顯得步履蹣跚,全身幾乎一半的重量都壓在孟璇身上,肩膀時不時的碰到她豐滿挺拔的胸脯。

  由於觸碰得很輕,加上對方又確實是腿腳不靈便,因此年輕的女警並沒有在意。

  地下停車場相當龐大,但是這個時間段停靠的車輛卻不多。空曠的場地上只停著三十多輛類型不同的車子,沿途竟然沒有碰到一個人。

  天快要黑了,開燈的時間卻還沒到,停車場內的光線不是很足。寂靜的環境裡,只有腳步聲在「篤、篤、篤」的響著,給人的感覺很有點兒陰森。

  「我的車在最靠盡頭的那裡,就是那輛桑塔納。」獨臂人對著遠處的某個角落努了努嘴,「司機可能在打盹,不然早該出來接我了,也不用勞累你一路扶我走過去啦……」

  「沒關係的,就這麼幾步路還累不著我!」

  孟璇爽快的說,為了表示自己不是那種嬌生慣養的女孩,攙扶著獨臂人的右臂又加了幾分力,不知不覺跟他貼得更近了。

  獨臂人咧嘴呵呵一笑,肩膀觸碰著漂亮女警的高聳乳峰邊緣,隱隱的感覺到那裡傳來的柔軟和彈性,一雙瞇著的眼睛忽然變得有些閃爍不定。

  這是只有心術不正的人才會露出的眼神,可是孟璇卻沒有注意到。她更不知道危險已經迫在眉睫,這獨臂人赫然就是她想要抓捕的色魔阿威!

  剛才在十樓發生的一切,都是阿威一手策劃的陰謀,目的就是為了將眼前的「誘餌」引到停車場來。

  為此他進行了周密準備,先返回住處精心的化裝成了一個獨臂殘疾人。對他來說,這並不是一件難事,小時候在他還沒遇上最頂級的整容醫師、戴上人皮面具時,為了掩飾自己恐怖的尊容,他就已經學過了不少高明的化裝術,懂得怎樣利用人造革、假髮、鬍鬚和濃厚的各種女用粉底,來使自己的容貌發生大變化!倒是偽裝獨臂有點困難,但這麼做能更加放鬆對手的警惕,因此還是必須的。

  阿威的計劃是,將孟璇騙到車邊後,假裝驚訝說司機可能自己去洗手間了,讓孟璇先把自己扶進車內,然後突然發難將她打暈,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實現成功綁架了。惟一可慮的是這小女警應該接受過搏擊術的訓練,不過她再怎麼厲害,在自己面前也是小菜一碟。

  --哼哼,想引蛇出洞嗎?這次我就綁架一個女警給你們看看,而且還是在你們眼皮子底下綁架……哈哈哈……

  正在得意的盤算著,忽然一陣馬達轟鳴聲由遠而近的傳來,視野內出現了一輛寶馬車,從停車場的另一頭駛了過來,緩緩的停靠在了相隔不遠的位置上。

  阿威的眼角跳了一下,心裡依然很鎮定。他早已考慮過,停車場裡很可能有其它人在,但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他可以用遲緩的行動來拖延時間,磨蹭到無人經過時再下手;而且憑著自己的功夫,打暈女警就是那麼一眨眼的事,整個過程不會造成多大的動靜,除非有人就站在車旁,否則不會察覺到這邊發生了什麼事。

  --總之,這個計劃成功的可能性是相當高的,遇到人也沒什麼大不了。多一點風險還更刺激呢……

  阿威想到這裡,眼光不由望向那輛已經停穩了的寶馬車。只見司機下車拉開後座車門,一個打扮得很有品味的美麗女子走了出來。

  那是一個風韻極佳的女子,端莊考究的衣著下浮現出成熟女性才有的美妙曲線,白晰的臉頰上戴著一副金絲眼鏡,氣質顯得知性而高雅。不過她的神色有點兒憔悴,一副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的樣子。

  儘管隔著十多米遠,但阿威還是一眼就注意到她的胸脯相當飽滿,以目測來判斷,這樣的胸圍起碼也有36寸。

  「喔,真是可惜了……」

  因為這次的目標是警花,只好放過這個送上門的獵物了,阿威在心裡連呼遺憾。

  戴眼鏡的女子在司機的陪同下朝這邊走來,同時孟璇攙扶著阿威也從那一邊接近……

  「咦,那是……」

  雙方的距離一接近,孟璇就認出了迎面走來的女子是誰。她的軀體一震,正想低頭避開對方,身後驀地傳來了響亮的叫嚷喧嘩聲。

  她急忙回頭一看,停車場的入口處突然衝進了一夥人。前面是一個矮個子的年輕人在拚命的拔足狂奔,後面是六七個魁梧大漢緊追不捨。

  「小璇,攔住他……他就是罪犯,快攔住他……」

  大漢們邊追邊吼叫著,一張張臉孔都很熟悉,原來他們都是警局裡的便衣警員。

  孟璇一聽就明白了過來,敏捷的將阿威扯到了身邊的一輛車旁安置好,剛轉過身來,那矮個子已經一陣風似的衝到眼前了。

  「哪裡跑?」

  孟璇清叱一聲,超短裙猛然揚起,赤裸的玉腿倏地飛出來一勾一絆,極其準確的踢在對方的腳踝上。

  矮個子在出其不意之下被拌了個狗吃屎,整個人「咕咚」一聲重重的俯跌在地,身體在慣性作用下又向前滑了足足五米遠,衣服摩擦地面發出嗤嗤的聲音。

  孟璇立刻像雌豹似的飛撲過去,準備將對方一舉成擒。可是她才邁出兩步,忽然腳下一個踉蹌,幾乎摔倒,也發出了「哎呦」的驚叫聲。

  「啊,該死的高跟鞋!」

  在這節骨眼上,誰想到鞋根竟然因用勁過猛而折斷了!孟璇氣得要命,一拐一拐的沖了幾步,速度遠遠比不上平時。

  就這麼一耽擱,那矮個子已經掙扎著爬了起來,跌跌撞撞的繼續向前狂奔。

  「快躲開!你們快躲開……」

  眼看矮個子就快衝到對面那戴眼鏡女子的身前了,孟璇焦急的放聲喊叫,乾脆踢掉了礙事的高跟鞋,光著腳飛快的追過去。

  戴眼鏡的女子顯然沒經歷過這種場面,驚惶得不知如何是好,倒是那個司機及時反應了過來,趕緊拉住她向旁邊躲避。

  「別跑,站住!」

  前面的入口處突然也湧進了一批便衣警員,呈包抄之勢的迎面圍了過來。這一來,前有堵截、後有追兵,就算是插翅也飛不出停車場了。

  矮個子哇哇大叫,猛地轉身衝向了近旁的戴眼鏡女子。司機嚇得自己拔腿就逃,扔下女子一個人尖聲驚呼,馬上就被矮個子捉住了,胳膊立刻給反扭到了身後。

  「放開我!」

  女子驚慌失措的奮力扭動身軀,兩隻腳亂踩亂蹬,但是對方的手臂死死的箍住了她的腰,跟著被抓住的胳膊上驀地傳來一陣劇痛,根本就無法掙脫。

  「別動……你他媽的聽到沒有,別動!」

  嘶啞的喊聲中,眼前寒光一閃,矮個子拔出了一柄鋒利的大號水果刀。半尺多長的雪亮鋒刃架上了女子的脖頸。

  女子的掙扎一下子僵住了,金絲鏡片下露出恐懼的眼色。與此同時,圍攏過來的警員們本來已追到了很近的距離,這下也全都停住了腳步。

  「把刀放下……你已經逃不掉了,把刀放下……」

  孟璇滿臉怒容,漂亮的眼睛裡噴出怒火,粉拳握得緊緊的,赤著雙腳一步步慢慢接近。

  「不要過來!否則老子就殺了她……不要過來!」

  矮個子失控般狂吼著,額頭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手裡的水果刀一緊,女子光潔的脖頸上霎時出現了一道血痕。

  「哇啊……不要殺我!不要……」

  女子嚇得殺豬般大叫,面青唇白的不住發抖,原有的風度和氣質蕩然無存。

  孟璇只好站住了。警員們也全都站著不動,但是一支支烏黑的槍口已經平端在手。

  「別逼我殺人……別逼我……」

  矮個子紅著眼,左臂牢牢控制著女子的身軀,右手持刀對準咽喉部位。他的人躲在女子的背後,扯著她向一個靠壁的角落挪動。

  那是停車場內一個凹形的死角,背面和左邊都是厚厚的牆壁,右邊停著一排的車輛,恰好組成了一個十多平方大小的空間。

  只有這個方位是沒有警察的,矮個子顯然害怕背後挨槍子,拖著人質警惕萬分的移動了過去,背部一直貼著牆壁。他每移動一步,警員們也都跟進一步,雙方互相對峙著,現場的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就在那個空間右邊停靠的一整排車輛中,最接近的就是阿威的那輛桑塔納。孟璇剛一跑開,他就悄悄的走到了車邊,打開車門坐到了駕駛座上,目睹了整件事的經過,情況居然會出現這種戲劇性的變化,他事先也沒有想到。

  「操他媽,真是倒霉透頂……煮熟的鴨子飛了……」

  阿威明白經過這麼一鬧,綁架警花的計劃算是徹底泡湯了。看到矮個子朝自己這邊挪動,他咒罵了兩句,準備立刻開車離開,免得等一下警匪交鋒時自己遭到池魚之殃。

  正要拉開車門,戴眼鏡女子忽然像是恢復了一點鎮靜,對矮個子說起話來。

  「你放開我,有話好好說……」她的眼睛望著脖子上的刀鋒,聲音依然在發顫,「我是人大代表林素真,我老公就是蕭川副市長……你要是傷害了我一定會被從重判刑的……」

  阿威的手剛抓住鑰匙準備點火,就猛然頓住了,抬起頭來,目光透過茶色玻璃望了出去,閃耀著異樣的亮芒。

  --難怪剛才覺得這女人有點面熟,原來她就是林素真!就是家裡那個小波霸蕭珊的親生母親!

  「喔,你可千萬不能出事啊!」阿威眼露興奮之色,自言自語的說,「我還等著你和你女兒在地牢裡團聚,一起為我表演母女淫樂的好戲呢。」

  他考慮了幾秒鐘,打消了離去的念頭,一個翻身躍到了後排的車座上。這裡的玻璃是單面的,外頭的人無法看進來。無論是矮個子還是警方,沒有人發現這輛車裡還藏著一個人。

  阿威點燃了一支香煙,嘴裡慢悠悠的噴出幾口煙霧。他決定相機行事,如果能協助警方救下林素真,今後就成了她的救命恩人,這將更有助於嘗到這塊肥美的鮮肉;另外說不定能讓眼前這小子當替死鬼,這樣警方也更不可能懷疑到自己的罪行了。

  「走開……你們再往前一步,老子就殺了她!」

  矮個子厲聲吼叫著,滿臉漲得血紅。他已經挪動到了死角里,雖然不可能逃出去了,可是也再沒有後顧之憂。

  這時候燈光已經大亮,整個停車場都被警方重重包圍,兩個入口也都被封鎖了。項目組的所有成員都趕到了現場,就站在最前沿的一排警員身邊。

  「石姐,色魔抓住的人質就是林素真!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孟璇焦急的問,漂亮的臉龐上滿是懊惱之色。

  石冰蘭沒有回答,凝神望著十多米遠處的矮個子,靈秀的眉毛緊緊蹙著。

  在一刻鐘之前,「引蛇出洞」計劃終於奏效了。就是這個矮個子盯上了「誘餌」,不單跟蹤那位警花出了百貨商城,還企圖在光天化日下動手綁架。結果潛伏的男警員們一擁而上,見勢不妙的矮個子急忙逃跑,慌不擇路的跑到了停車場裡來。

  --難道這傢伙真的就是自己追捕的變態色魔?

  女刑警隊長微微搖了搖頭,感覺到有很多地方不對勁,不過暫時無暇去仔細梳理思緒了,眼下最要緊的是救出人質。

  「……放下刀子,你這樣跟警方對立,對你是沒有好處的。有什麼條件可以慢慢談……」

  王宇手持著擴音器對矮個子喊話,嘹亮的回音震得人人耳膜直響。

  「不談!老子不跟你們這些拿槍的臭男人談……你們全都給我滾出去,滾出這個停車場!不然老子就要放血了……」

  矮個子聲嘶力竭的吼著,尖銳的嗓音中彷彿帶著股說不出的憤恨。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是借談判來拖延時間,想找機會一槍打爆老子的腦袋!一分鐘之內,你們要是不離開這裡,我就馬上殺人!反正老子也不想再活下去了,正好跟這個婊子一起送命……」

  「糟糕!」王宇關掉擴音器,臉色一下變得十分沉重,「看來這是一個本來就想尋死的人,想要用心理攻勢勸降他恐怕是難上加難了……」

  現場鴉雀無聲,警員們都把視線望向石冰蘭,等著她拿主意。

  「再難也要試一試!」

  石冰蘭沉穩的說,瓜子臉上露出堅毅的神色,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我來跟你談談好麼?我是女人,而且為了表示誠意,我不會帶槍。」

  清越的嗓音迴響著,女刑警隊長解下後腰繫著的槍套,交到了旁邊一個警員手裡,高舉著雙臂一步步走過去。

  「站住!」

  矮個子目露凶光,手裡的刀鋒又是一緊,林素真再次驚惶的尖叫起來。

  「你還害怕什麼呢?」石冰蘭心平氣和的說,「我手裡已經沒有武器了,根本沒有可能威脅到你,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呢?」

  或許是她的坦誠語氣起到了作用,矮個子眼裡的凶光漸漸平和了一些。

  「好,你可以留下來!但是其它人要全部在一分鐘內退出停車場,這是我最後的讓步!」

  他停頓了一下,大聲宣佈:「現在開始計時!六十、五十九、五十八……」

  「行!」石冰蘭點了點頭,轉過身對下屬們做了個手勢,「你們都出去!」

  「隊長!」

  好幾個警員不約而同的反對,王宇更是神情激動:「這傢伙神經不太正常,我們不能讓隊長一個人冒險!」

  「不用擔心,我一個人也對付得了他!」

  石冰蘭輕鬆微笑,明亮的雙眸中滿含著自信和冷靜。

  「那我跟隊長一起留下!」

  王宇說著也想解下槍套,但卻被女刑警隊長喝止了。

  「別浪費時間了,對方是不會同意的。你們先離開這裡!」

  氣氛一時凝滯了,只有矮個子的聲音在刺耳的迴盪。

  「……四十、三十九、三十八……」

  石冰蘭俏臉一沉,清冷的目光凌厲的逼視著眾人,一字一句的說道:「快出去,這是命令!」

  警員們互相對視了一眼,槍口一齊垂下,井然有序的向外退去。

  只有王宇還站著不動,壓低嗓音說:「隊長,我會想辦法躲在裡面。這裡有這麼多車輛可供掩護,也許我能找到機會擊斃他!」

  「不行!」石冰蘭斬釘截鐵的否決道,「你看看他的位置!那裡不但不利於槍手狙擊,從那個角度還可以把周圍五十米都一目瞭然,兩個入口處也逃不過他的視線。現在只有靠我隨機應變,在近距離內出其不意的制伏他!你是幫不上忙的,快出去吧!」

  「可是隊長……」

  王宇還想再說什麼,孟璇趕忙打斷了他。

  「阿宇,我們聽隊長的話沒錯!別再讓她分心了……」

  王宇一咬牙,只能閉起嘴不再出聲了。孟璇拽住他的手腕,兩個人各自望了石冰蘭一眼,然後一起轉身離開。

  他們是最後退出去的兩個警員,在矮個子數到「五」的時候,整個停車場裡已經變得空空蕩蕩的,只剩下石冰蘭一個人筆直的站在原地。

  明亮的燈光照在身上,女刑警隊長看起來更是美艷如花,冷峻威嚴的氣質令人不敢輕侮,就像是冰天雪地裡的一朵聖潔的幽蘭。

  隱身在桑塔納裡的阿威雙眼陡然瞪大了,心臟激動的砰砰直跳,猶如掀起了滔天巨浪!

  --是她!這一定就是她……F市第一警花,我終於見到你了!哈哈……你果然跟我想像中一樣漂亮,胸部跟你姐姐也有的拼……真是太感謝老天爺了!這個遊戲將更加好玩……我的復仇計劃,會因為你這對大奶而更加完美的……

  這一瞬間,阿威的腦海裡猶如播放電影般,又想起了那個永遠無法忘記的黑色下午,母親赤裸的飽滿乳房不知羞恥的晃動著,被那害慘了自己一家的仇人捏在掌中,淫笑著肆意玩弄……

  現在,仇人已經魂歸地府,但他的女兒卻穿著一身英姿颯爽的警服,俏生生的站在眼前,而且還驕傲的挺著她那高聳的胸脯,墨綠色的警服上裝被雙峰撐得緊繃繃的,彷彿隨時都有可能迸裂開。

  --真是罪惡呀……總有一天,我要把你父親曾做過的事情,在你和你姐姐身上也做一遍……不,是千遍、萬遍!直到洗淨你們的原罪……

  阿威恨恨的想著,貪婪的望著,瞳仁裡熾熱得像是燃起了火焰。剛才他企圖綁架的孟璇就已經是「波霸」了,可是和石冰蘭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她根本用不著穿低胸裝來引人注目,單是看到胸前警服鼓出來的驚人弧度,就已經足以令任何男人為之瘋狂了。

  「好了,現在沒有其它人在了。我們來好好談一談吧!」

  石冰蘭的聲音十分溫和,美麗的瓜子臉上也是一副誠懇的表情。

  「還有什麼好談的?你不過是想抓老子罷了!」矮個子冷笑著,額頭的青筋在跳動,「我勸你也出去,過半小時後再進來,到時候老子會自己扔掉刀子投降的!」

  「不!石隊長你不能走……別扔下我一個人,石隊長……」

  女人大代表林素真驚恐的尖叫著,豐腴成熟的身軀在矮個子臂下瑟瑟發抖。

  「你現在還沒有犯下大錯,只要懸崖勒馬,完全可以從寬處罰的……」

  女刑警隊長一邊柔聲勸說著,一邊若無其事的向矮個子走來。飽滿而又堅挺的雙乳在警服下輕輕顫動,雖然這種顫動並不明顯,像是被什麼束縛強行抑制住了,但還是可以看出那份量是多麼的令人震撼。

  「站住!別過來!」

  矮個子狂喊一聲,雙眼又變得血一樣紅。

  石冰蘭在距離五六米遠處停下了,再次高舉雙手平靜的說:「別緊張,我身上沒有武器!」

  這時候她就站在桑塔納旁邊,隔著玻璃望出去,那將警服撐得脹鼓鼓的高聳胸脯彷彿近在咫尺。阿威幾乎忍不住想搖下車窗伸出魔掌,先在這對足足有38寸的大奶子上抓一把再說。

  「我只是想幫助你!」石冰蘭又說,「你還年輕,我不希望你一失足成千古恨,今後的人生就這樣毀掉……」

  矮個子突然仰天狂笑起來。

  「哈,哈……今後的人生……哈哈哈……」他狂笑道,「老子的艾滋病已經到了晚期,最多也活不過一年了!哪還有什麼今後的人生?」

  聽到「艾滋病」三個字,林素真恐懼的血色盡褪,差一點暈了過去。石冰蘭顯然也出乎意料,聳然動容了一下,但馬上就恢復了冷靜。

  「即使一年也應該好好活著,跟你的親人一起度過…放下刀子去醫院好嗎?我們會給你安排最好的治療……」

  「不用費那個心了!」矮個子咬牙切齒的說,「老子早已不想活了!這病是一個婊子傳染給我的,我發誓死前也要傳染給十個女人來報復……老子已經干了九個了,想不到第十次被你們給抓住!不過還好,順手逮住的這個人質也不錯,哈……哈……」

  「不要!放過我……石隊長救命啊……救命……」

  林素真聽出了他的意思,嚇得魂不附體的高聲尖叫起來。

  矮個子獰笑一聲,手裡的水果刀向下一挑,勢如破竹的割開了女人大代表的衣襟,覆蓋在名貴內衣下的胸部圓滾滾的,雖然尺寸上無法和石冰蘭相比,但也給人一種果實熟透了的誘人感覺。

  「該說的話我都說完了!現在你該明白了,老子是不會殺她的。你可以滾出去了,等我幹完這個婊子,半小時後會自己束手就擒的。但你們警察要是想提前救人,老子就先殺了她再說!」

  「你不要太衝動……」

  儘管女刑警隊長見過許多大風大浪,親手逮捕過不知多少犯罪分子,可是面對這樣一個完全自暴自棄的歹徒,她不得不承認心理攻勢幾乎沒有成功的可能。

  「快滾!你不走就馬上替她收屍,半小時後進來她至少還能留著條命……老子再給你一分鐘時間考慮,現在開始計時!六十、五十九、五十八……」

  石冰蘭的心抽緊了,腦筋飛快的轉動著。她知道自己如果不能把時間拖延下去,女人大代表的噩夢就要注定了。

  「等等,我還有另外一個提議!」

  矮個子恍若不聞,繼續「四十九、四十八、四十七……」的數下去。

  女刑警隊長咬了下嘴唇,當機立斷的做出了決定,就在報數聲中說出了令人震驚的話。

  「你能不能放過這位女士,讓我來代替她?」

  這句話一說出來,躲在車裡看熱鬧的阿威、處在極度恐懼中的林素真都呆住了,就連矮個子都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嘴裡的報數聲嘎然而止。

  石冰蘭的神色卻還是那樣自然,清麗的瓜子臉上保持著一貫的冷峻鎮定,就像在說著一樁無關緊要的交易。

  「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矮個子用懷疑的眼光瞪著她。

  「什麼陰謀也沒有。」女刑警隊長莊嚴而平靜的說,「因為我是人民警察,絕不可以見死不救。別說是代替人質被你強姦,就算替她挨槍子都不會皺一下眉頭!這是我的職責。」

  矮個子呆了好幾秒鐘沒有做聲,臉色陰晴不定。

  「反正你想要的只是一個女人的身體,對像換成是我還不是一樣?我的條件難道會比這位女士差麼?」

  石冰蘭說著,有意無意的挺起自己豐滿到驚人的胸脯,同時腳下不動聲色的緩緩向前走去。

  矮個子的視線不由自主的望了上去,眼睛裡射出貪婪的光芒。顯然他也被女刑警隊長極其惹火的身材吸引住了,只是暫時躊躇不決。

  躲在車裡冷眼旁觀的阿威低低聲的笑了,悠然吐出一口煙圈:「好一個大無畏的警花!居然這麼有犧牲精神……不錯,我喜歡……」

  「站住!」

  矮個子突然大吼一聲,拽著林素真向右側挪動了兩步,一直縮到了最角落的凹陷處,又拉遠了和石冰蘭的距離。

  「你別想騙我上當!雖然你手裡沒槍了,但是肯定練過功夫!老子是不會讓你接近的……」

  石冰蘭站定腳步,靈秀的雙眉一揚,從腰間摸出了一副閃亮的手銬。

  「我可以把自己的雙手銬起來,這樣你總該放心了吧!」

  她的表情略帶鄙夷,不過語氣還是很認真,說完正要把雙腕伸進手銬裡,矮個子卻突然叫住了她,面上浮現出一絲詭笑。

  「好主意!不過在銬上之前,你給我把衣服脫了!」

  女刑警隊長的臉色微微一變,清冷的雙眸裡不禁閃現出怒意。

  「我怎麼知道,你身上是不是還藏著第二支槍啊?」矮個子振振有辭的說,「你先把衣服脫光,再戴上手銬走過來,這樣老子才能徹底放心。」

  「你……」

  石冰蘭憤怒的盯著對方,一對豐滿無比的乳房在警服下氣惱的起伏。她急速的轉動著念頭,可是一時間也想不出應對的良策。

  「哼,連衣服都不肯脫,還說什麼誠意!」矮個子神經質般狂笑,「你快點滾吧,老子還是幹這個婊子更安全!」

  「啊……不要,求你不要……石隊長救救我……」

  林素真帶著哭腔的絕望叫聲響徹四處,聽來令人悸動。

  女刑警隊長的心有些亂了。過去她也曾多次身臨險境,即使是面對生命威脅時,她都能保持絕對的鎮定。可是這一次歹徒竟然要她脫光衣服!對她來說,這種屈辱簡直比死亡還要可怕得多。

  「嗤」的一聲,水果刀繼續劃過林素真的衣領,保養良好的嬌貴肉體在無助的顫抖。

  「停手,我這就脫!」

  石冰蘭忍不住清叱一聲,跟著深深的吸了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矮個子果然停下了手,雙眼灼灼的望著她。

  同樣用熾熱眼光望著她的,還有躲藏在車裡的阿威。他幾乎屏住了呼吸,兩眼眨也不眨的注視著窗外,注視著警服下那性感惹火的誘人曲線。

  「你到底脫不脫?」

  不耐煩的聲音傳來,石冰蘭明白自己沒有時間再猶豫了。她一橫心,側過身正面對著矮個子,伸手將墨綠色的上衣從制服裙里拉了出來,然後緩緩的解開一顆顆銅質鈕扣。

  由於幾次改變位置,這時她正好站在矮個子和阿威所在的桑塔納之間。從車窗望出去,阿威只能看見女刑警隊長窈窕的背部。

  「FUCK……這個角度太差勁了……」

  阿威喃喃詛咒著,但也無可奈何。

  墨綠色的警服很快拋到了地上,跟著是裡面白色的襯衫。女刑警隊長似乎已經沉住了氣,鎮定的脫掉身上的一件件衣物,動作從容的就像在自己臥室裡更衣似的,完全看不出一絲驚慌。

  很快的,石冰蘭的上半身就只剩下一件黑色蕾絲的奶罩了,細吊帶掛在赤裸的雙肩上。那象牙般光潔的軀體露出了絕大部分,冰肌雪膚在燈光下閃耀著玉一般的光澤。

  「哇……老天,她一定是貨真價實的超級波霸!」

  阿威的眼睛陡然睜得老大,連嘴裡的香煙都吃驚的掉了下來。儘管他無法看到女刑警隊長的正面,可是從背面望過去,居然可以瞥見她胸前那對豐滿乳房的外側,清楚的看到小半個裹在罩杯裡的球體輪廓。

  憑著多年來的對巨乳的狂熱愛好與研究,阿威知道只有尺碼達到F罩杯以上的胸圍,才能從正後方看見胸前的一部分乳球。

  過了好久,他發直的眼珠才能稍微移動,貪婪的視線向下落去,當他注意到石冰蘭那只有23寸的細腰時,更是除了驚歎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了。雖然他見識過不少胸脯尺寸碩大的女人,可是她們的身段也都相應的比較豐腴,他還從未見過哪個巨乳美女的腰肢能夠如此纖細。

  這樣的胴體實在是太誘人了!不僅阿威看得雙眼發直,對面的矮個子也看得目瞪口呆,色迷迷的目光死盯著女刑警隊長的身軀。

  被男人充滿飢渴的眼光盯著,石冰蘭的俏臉一陣發熱,終於還是忍不住泛起了紅暈。這一瞬間她意識到不管自己多麼堅強勇敢,但畢竟還是一個女人。

  「我身上根本沒有第二支槍,現在你該相信了吧?」

  強忍著內心羞憤,女刑警隊長竭力平靜的望著矮個子,希望他能就此停止。只要不是光著身子,就算雙手被銬住了,她也有把握能夠制伏他!

  「誰說我相信了?」矮個子滿臉興奮之色,嘴裡開始喘氣,「老子從來沒見過哪個女人戴這麼大號的奶罩,裡面多藏幾支槍都綽綽有餘……別再囉嗦了,快點脫下來讓老子好好檢查!」

  石冰蘭氣得臉色慘白。她看得出對方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居心極其的淫邪。

  --要忍耐,冰蘭……一定要忍耐下去,機會很快就來了!

  女刑警隊長不斷的給自己打著氣,兩隻手慢慢的伸到背後,碰到了奶罩的掛鉤。

  在矮個子眼中看來,她還是那樣的寧定鎮靜;可是阿威卻敏銳的注意到,那修長的手指在不易察覺的顫抖……

  停頓了十來秒,背後的掛鉤終於鬆開了。石冰蘭猛一咬牙,乾脆利落的將奶罩從肩頭扯了下來,用力拋在了地上。

  空曠的停車場內靜悄悄的,女刑警隊長半裸的站在原地,氣質仍然是那樣的冷艷。她的上身一絲不掛,腰部以下的制服裙卻依然整整齊齊,這種不對稱看起來更令人熱血沸騰。她沒有像一般女人那樣,試圖用雙臂環抱在胸前遮擋,因為她知道這一定是徒勞的。

  雖然感受到了極大的屈辱,可是這一剎那石冰蘭的頭腦反而變得更加冷靜敏銳,勇敢的袒露著自己赤裸的乳房,清亮的眸子冷冷的盯著對方。

  「干!豈有此理!」

  阿威全身燥熱的罵了起來,真想不顧一切的打開車門跳出去,繞到正面瞧一瞧女刑警隊長裸露的胸脯。他心裡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強烈渴望,想要親眼見到那對大奶子的廬山真面目,看看是否有自己想像的那麼完美。

  可是現在他只能強行壓下這種渴望了,不過遠遠望去,矮個子的神態已經很能說明問題。那對眼睛瞪得比乒乓球還大,鼻孔裡居然緩緩的流出了兩道暗紅色的鼻血。

  「繼續脫,給我全部脫光!」

  矮個子連借口都不找了,臉頰上的肌肉抽動著,嗓音嘶啞的喊叫。

  石冰蘭面無表情的彎下腰來,將齊膝的制服裙緩緩拉高一截,伸手探進裙裡捋動著。修長勻稱的右腿伸得筆直,把肉色的絲襪一點一點的褪了下來。

  這時她的身子自然而然的向右側過一個角度,從後面看過去,只見右邊那顆巨碩的肉團赫然出現在視野中。那豐滿無比的巨乳就像鼓足了氣的大皮球般圓滾滾的,整個雪白赤裸的球體都幾乎完全暴露給了阿威。

  「MY GOD……這簡直是上帝最美妙的傑作……」

  阿威激動得連呼吸都停頓了。按照常識,太豐滿的乳房都難免會下垂,只要罩杯的尺碼到了E以上,由於份量過於沉重,不下垂的可能性簡直是微乎其微。

  但石冰蘭卻顯然是個例外。她的乳房看上去巨大而堅挺,可以肯定罩杯尺碼絕對不止F。令人驚異的是這顆豐碩渾圓的乳球非但一點也沒有下垂,反而違背常規的微微向上聳起,極其頑強的抗拒著地心的吸引力。

  雖然還沒能看到最誘人的乳尖部位,可是阿威已經可以斷定,這是一對可遇而不可求的、萬中挑一的極品巨乳!

  「這麼完美的大奶子,只有我這種男人才配擁有!我發誓……不管用什麼樣的手段,我都一定要得到你……一定……」

  昏黑的小車裡,阿威的雙眼閃動著極其狂熱的光芒,暗地裡發下了誓言。

  再看看車外,石冰蘭已經將右腿的絲襪褪到了足踝。她的臉色冷得像冰,單腿站在地上,伸手除下右腳的尖頭皮鞋,然後緩慢的把絲襪剝了下來。

  矮個子滿臉漲紅,喉結上下滾動著,顯然慾望已經相當的強烈。他的鼻血一滴滴的滴下來,粗重的呼吸聲已經是清晰可聞。

  石冰蘭拋掉絲襪,不動聲色的赤著右腳踩在地上,無形中向前踏上了一步。

  跟著她又開始褪掉左腿的絲襪,脫下來後又順勢前進了一步,離矮個子只有不到五米的距離了。

  最後,女刑警隊長的雙手再次探進制服裙裡,非常緩慢的在裙下捋動著,顯然是正在將內褲褪下來……

  矮個子兩眼發光,鼻血流得更厲害了,口鼻間粘粘的十分難受。他忍不住將水果刀交到鉗制著人質的左手,舉起右臂用衣袖擦拭著血跡。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瞬間,石冰蘭的雙手猛地從裙下伸出,伴隨著一聲清叱,一塊巴掌大小的布片閃電般飛了出去!

  --啊!

  驚呼聲中,布片準確的砸中了矮個子的眉眼,在他臉上濺開了一大灘血花,一時間連眼睛都睜不開了,鼻中同時嗅到股淡淡的腥味。

  他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女刑警隊長已經敏捷的一個箭步躍了過來,一把奪過了他左手的水果刀,接著抬腿用力撞在他的小腹上。

  矮個子悶哼一聲,來不及扯掉臉上的布片,本能的閉著眼睛亂踢亂打。突然淒厲的慘叫聲響起,大腿上被水果刀重重的刺了一刀。他立刻像是滾地葫蘆似的跌倒在地,兩手捂著腿部不斷的扭動哀嚎,指縫間湧出大量的鮮血。

  短短三秒鐘,這場戰鬥就結束了!現場倒下了兩個人!

  另一個倒下的是飽受驚嚇的林素真。女人大代表連一絲油皮都沒碰破,可是在歹徒倒地的同時,她終於承受不住的暈了過去。

  那塊布片已掉了下來,靜靜的躺在地面上,原來是一塊沾滿血跡的月經帶!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