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六十八章 護胸天使


  九個月後,清晨八點,陽光明媚。

  F市郊區監獄的門緩緩打開,余新提著個簡單的行李包,大步走了出來。

  終於刑滿釋放了!

  他深呼吸了幾口,閉上眼睛,盡情感受著恢復自由的可貴、還有外面這新鮮芳香的空氣!

  九個月的刑期,說長也不算長,一晃就過去了。由於有孟璇關照,監獄裡基本還算舒服,吃的相當可口,住的地方通風透氣,也不用像其他犯人一樣要參加勞改,晚上還可以看電視。至於從外面偷帶進來的煙酒更是隨要隨有,整體生活可謂輕鬆愜音芝極。

  但是也有一個最大的不盡人意之處,就是不可能接觸到女人!畢竟,任何關照都是有限度的,太過無法無天只會給孟璇帶來麻煩。

  所以余新只好強忍了這大半年,一直憋到今天,性慾旺盛得就快要爆炸了!

  走出監獄抬頭一看,一輛警用麵包車已經停在了門口。

  車門打開,孟璇輕快的迎了上來,伸手接過余新的行李包。

  「不錯嘛,小璇!你的胸部又變大了哦!」

  余新雙眼放光,嘴裡低聲說笑,右手手臂順勢抬起,用胳膊肘頂了頂這小女警包裹在警服裡的豐滿乳峰。

  「哪有啊?還是原來的尺碼!」

  孟璇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將他送上了車。

  麵包車絕塵而去。

  「怎麼,就你一個人來接我?」

  余新環顧著空蕩蕩的車廂,微微有些失望。

  「對啊,大家今天都很忙,沒空來迎接主人,只能派我過來做個代表了!」

  孟璇嘴裡雖然這麼說,但蘋果臉上卻閃現出一種久違的調皮表情,看上去很是可愛。

  余新會意,哈哈一笑,也就不再多問了。

  麵包車並沒有拉響警笛,不過行駛的速度仍是飛快,不一會兒就離開了郊區僻靜的道路,重新回到了F市市區內。

  余新起初閉目養神,然後又睜開眼來,有一句、沒一句的和孟璇聊著天。

  這時麵包車在一個十字路口停了下來,等待綠燈。

  孟璇露出神秘的笑容,指著不遠處的一楝大廈說:「主人,您看那裡!」

  余新循著手指方向望去,只見那是本市有名的環球商場,外層牆壁上鑲嵌著巨型超大的數位電視螢幕,有至少數百人正圍在螢幕前指指點點。

  「他們在幹嗎?馬上就要播球賽嗎?」

  余新隨口調侃著,瞇起眼睛仔細看去,原來螢幕上正在播一則內衣廣告。女模特兒半側著身子,臉龐被秀髮遮住了大半,上身僅穿著一件黑色的半罩杯胸罩,旁邊是一大堆介紹產品如何舒適、質量如何好的文字。接著螢幕還給了胸部一個正面特寫,只見豐滿雪白的雙乳被罩杯推擠得格外高聳,深深的乳溝令人鼻血都要噴了出來。

  「喔,這不就是楚倩拍的那個著名廣告嗎?」余新瞥了一眼,也並未覺得有什麼稀奇,「她代言的那個內衣牌子叫什麼來著……噢,對了,「護胸天使」!哈哈哈,你說這牌子好笑不好笑?根本就是一個山寨版的爛牌子啦,完全就是靠楚倩胸部那兩團肉賣廣告,才變成內地最流行的大品牌的……」

  他滔滔不絕的說著,心中不由又想起了女歌星楚倩,胯下興奮得當場撐起了帳篷。

  雖熱在監易裡不能上網,也沒有報紙可看,但一些獄警跟余新的關係不錯,通過與他們的閒聊,余新多少也知道外界的一些信息,比如楚倩這大半年來的新聞,他就基本上瞭如指掌。

  這個曾經紅透半邊天的性感女歌星,已經徹底淪為三級片演員了!第一部三級片《奶大有罪》四個月前已經在香港上映,雖然她做出巨大犧牲,袒露了兩點並且有不少激情戲,但票房反應相當平淡。究其原因,並非她的身材不吸引人,事實上網絡上盜版、下載此片十分火爆。然而觀眾們已經從潛意識裡將她視為「殘花敗柳」,覺得此片雖有觀賞價值,但根本不值得花幾十元到電影院看片。

  這樣的結果自然令楚倩大失所望,把心一橫,索性又簽約了兩部三級片《巨乳惹禍》和《大奶媽有大智慧》,並聲稱要做出「更大膽的犧牲」,企圖挽回人氣。然而網民們均對此嗤之以鼻。畢竟第一部三級片還算有新鮮感,而且又是香港著名導演「肥佬王」親自編導,票房都如此不盡人意了,第二、第三部片子還能好到哪裡去呢?只會令觀眾越發覺得她「下賤」罷了!

  「對了,這個廣告怎麼還在播放啊?」余新突然想起一件事,有些奇怪的轉頭問孟璇,「我聽說因為楚倩人氣暴跌,廣告商早就不找她代言了啊!」

  「誰說是楚倩代言啦?主人,看來你坐牢半年,眼睛老化得厲害!」

  孟璇衝他做了個鬼臉,神色十分調皮。

  余新一怔,隨即想到自己確實看錯了。楚倩既然已經拍了露點鏡頭,胸部對觀眾的吸引力早已大減,怎麼可能還會有那麼多人圍觀一個區區內衣廣告呢?由此看來,剛才的女模特兒一定另有其人。

  他怦然心動,脫口而出說:「那剛才的廣告是誰代言的?靠,奶子真他媽的大啊,跟石大奶都有得一拚!」

  「您自己看啦,這個廣告每次都重播三遍!」

  孟璇故意賣著關子。這時候綠燈已經亮了,她一踩油門,索性把警用麵包車開到了人行道邊停下,讓余新在更接近的距離內、更方便的觀看大螢幕。

  廣告果然開始重播了,剛才的女模特兒重新出現在螢幕上。

  余新探頭出車窗,剛看了一眼就突然雙目圓睜,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視線!

  由於這次距離螢幕很近,再加上他認真觀察臉龐,所以看得一清二楚,只見這女模特一身警服、英姿颯爽,赫然就是石冰蘭本人!

  「這……這……不是吧?」

  余新目瞪口呆,揉了揉眼睛再看。沒錯,就是石冰蘭本人!那種自然流露的脫俗氣質、女警特有的驕傲和威嚴,旁人是學也學不來的,絕對不是一個長得很像的女人假扮的。

  「嘻嘻,很意外吧?」只聽孟璇的笑聲從旁傳來,「石姐真是太有明星氣質啦,比楚倩之前那個廣告拍得好看多了!」

  余新哪裡還顧的上回答,雙眼緊緊盯著螢幕眨也不眨。

  這個廣告講述的是一個「女警追擊色魔」的故事。一開始是個巨乳警花站在警局門口,正在莊嚴的敬禮。由於雙乳太過豐滿高聳,警服被繃得極其吃力,以至於她才剛一挺胸,警服前襟的一顆鈕扣就「啪」的迸飛了,領口應聲向兩邊散開,露出了裡面的黑色蕾絲胸罩。

  接著「嘿嘿嘿嘿」一陣淫笑聲響起,然後畫外音傳來一個女音驚呼:「有色魔!

  救命啊,有色魔!」

  巨乳警花聞聲回頭,拔出配槍,飛步朝前奔去。接下來是一段長達十多秒的追逐,前面有個戴著頭罩的小丑男人抱頭鼠竄,後面則是巨乳警花在窮追不捨。由於奔跑的速度極快,她的警服前襟更加敞開,一對豐滿到極點的大奶子隨著步伐上下亂顫,就如同兩團碩大的果凍在胸前劇烈晃動,抖出了幅度、力度均震撼無比的拋物線。

  「哇,」、「噓!」

  螢幕前圍觀的上百觀眾一起發出起哄聲,每一個人的眼神都貪婪而猥褻,每一個人的表情都猙獰而飢渴,每一個人的笑容都下流而曖昧,就像現場突然多了上百個色魔!

  「砰、砰、砰!」

  槍聲如炒豆般響起,螢幕上的警花和色魔終於爆發了槍戰。

  這時鏡頭的處理令人眼花繚亂,但佔據螢幕最醒目位置的,始終是那對包裹在黑色胸罩中亂搖亂晃的豐滿巨乳。驀地裡,巨乳的女主人用一連串嫻熟、漂一兄的動作連開數槍,將剩下的子彈盡數噴射在面罩小丑的身上!

  小丑嚎叫著倒下,臨死前絕望的悲嗚:「我瞄準了你的心臟要害那麼多次,為什麼……始終都打不中?為什麼?」

  「因為我一直採取最好的方式保護自己!」

  巨乳警花說完,冷靜的將配槍插回腰間槍套,轉身面對鏡頭,用極其瀟灑、乾淨俐落的動作將警服脫下,拋在腳邊。

  於是,一個上身僅戴著黑色胸罩的半裸女郎,出現在了螢幕上!

  就在無數人灼熱的視線中,巨乳女警驕傲的昂起頭,神色冷峻而嚴肅,一手拍了拍配槍,大聲說道:「維護治安,靠它!」

  然後又伸手托住胸罩下端,令兩個豐碩的巨乳更加向前集中,擠出一道無與倫比、深不見底的誘人乳溝,再用同樣大的聲音鏗鏘有力的說道:「保護胸部,靠它!」

  畫外音再次響起,這次是一個渾厚的男子聲音,煞有介事的彷彿在朗誦。

  「再大的容量,它也可以裝載!再激烈的運動,它也可以承受!它,就是女性最親密的朋友||「護胸天使」牌胸罩!」

  然後巨乳警花的形象被定格,置於螢幕的左半邊。右半邊開始出現一大堆介紹產品如何舒適、質量如何好的文字。

  這正是余新剛才第一眼看見的鏡頭。他目不轉睛的看完了整個廣告,然後又看了第三編的重播,直到螢幕上開始播放其他廣告了,他才吁了一口氣,彷彿剛從夢中睡醒。

  「感覺如何呀?主人!」孟璇撲哧一笑,「是不是給了您一個驚喜呢?」

  余新聳聳肩,苦笑說:「的確是出乎我的意料!老實說,要不是親眼看見,打死我我都不會相信,石大奶肯接拍廣告!而且還是這種賣弄性感、尺度超額的廣告!」

  「是呀,別說是主人您啦,連我都不能相信呢!」

  孟璇說著也不等余新追問,就嘰嘰咕咕的說出了事情的始末。原來余新入獄之後,石冰蘭很快就瓜熟蒂落、臨盆產下了一個女嬰。滿月都還沒到,「護胸天使」廠商就找上門來,開出高價請她拍攝內衣廣告。

  「那一天我去看望香蘭姐,正好也在場,石姐問廠商為什麼要找我啊,我又不是明星。廠商說是不是明星不重要,這款胸罩是內地極少數有加大碼的品牌,目前想專門開拓胸部豐滿女性的顧客源。之前他們找楚倩代言,但最近雙方已經解約,不得不再找一個形象、氣質俱佳,胸部又自然高聳的女性做代言。可是挑來挑去,「大奶媽」固然不少,但能上鏡的卻一個也沒有。後來他們來到本市,正好看到報紙上連篇累牘報導石姐,眼睛一亮,就決定找她試試。」

  余新乾笑一聲:「她當場就答應了?」

  「嗯。她考慮了十來分鐘,就一口答應了。當時我和香蘭姐都吃驚得要命!天哪,她不會是受刺激過度了吧?你也知道,從前她的衣著是多麼保守呀!就算多露一點肌膚她都不幹。拍內衣廣告起碼也要半裸,而且還要反覆播放給千千萬萬的觀眾看,她怎麼反而能接受了呢?真是想不通……」

  余新淡淡說:「這沒什麼想不通的。她這麼做,其實是在用另一種方式懲罰她自己啊!從前她覺得自己是聖潔的、清白的,既不肯、也不屑任何人看到她的隱私。可是她被迫向我屈服後,她覺得自己已經成為罪人,再也沒有資格以「清白」自傲了,所以她自暴自棄、心灰意冷,對什麼也都不在乎了!」

  孟璇恍然說:「噢,我明白了。她認為她的身體反正已經髒了,既然都可以被你任意蹂躪,那被其他人看一看也沒什麼大不了。」

  「嗯,這只是其一。其二嘛,她也是藉此報復我!嘿嘿,她現在的身份是我余新的妻子,公開拍這種暴露的廣告,丟的是誰的臉呢?哈,當然是我的!她這是在用這種方式,宣洩她心中壓抑的憤怒和反抗情緒,向我示威呢!哈哈……」

  孟璇吐吐舌頭:「早知道這樣,我當時應該和香蘭姐說一下,禁止她接拍這個廣告。唉,我原本以為主人你會高興的,所以才沒阻止她!」

  余新不置可否的一笑,繼續道:「第三個原因嘛,我猜她這更是在向全體市民報復!因為她認為,市民們相信報紙上的胡言亂語,先把她拋棄了,才造成她最終沉淪!她要讓他們看看她墮落的樣子,以便激起他們良心的不安和歉疚。」

  他說到這裡,笑得更加諷刺了。

  「這簡直是他媽的一廂情願,我敢打賭,若干年後誰也不會記得曾經有一位除暴安良、維護正義的「第一警花」,只會記得有一位大膽脫衣、賣弄色相的風騷女警!

  哈哈哈……這就是殘酷的人性現實啊,哈哈哈……」

  笑聲似乎說不出的暢快,可是就連孟璇都能聽出來,這笑聲裡也隱藏著一絲無奈和尷尬。

  「不過有一件事我也想不通!」余新突然止住笑聲,望著孟璇問,「她接拍這種廣告,你們警局難道就沒意見?李天明那個老王八蛋就沒有處罰她?」

  「怎麼可能沒有啊?這個廣告一出爐,我們整個警局都炸鍋了!」

  孟璇誇張的做了個手勢,形容影響之巨大、震撼程度之嚴重。

  「李天明氣得高血壓都犯了,給她記了大過,並向全體通報批評,而且還把她閞除出了刑警總局,下放到下面的……」

  說到這裡,孟璇突然伸手掩住了嘴巴。

  余新愕然問:「下放到哪裡?怎麼不說了?」

  「這個嘛,還是我帶你親自去看看好了。總之,她現在已經不是女刑警了,更不是什麼「F市第一警花」!」

  孟璇說完踩動油門,駕駛警車繼續向前行駛。

  余新好奇心起,暗想一個刑警若被解職下放,最有可能的就是轉去辦公室做文職。但看孟璇調皮賣關子的模樣,石冰蘭顯然不是這種結局。

  雖然猜不透是怎麼回事,但余新很沉得住氣,也不開口詢問,就這麼靜靜坐在車中休息。

  二十多分鐘後,警車開到了又一個十字路口,悄然停在了路邊。

  余新搖下車窗,東張西望道:「大螢幕在哪裡?我怎麼沒看到?」

  「不是大螢幕啦,這次是看真人!」孟璇手指十字路口正中央,努嘴示意,「喏,您自己看看那裡!」

  余新依言望去,只見車來車往的十字路口上,一個衣著亮麗的女交警正站在道路正中央,有條不紊的指揮著交通。

  「哇!」

  余新輕呼了一聲,目光閃爍,流露出一種複雜深刻的感情。

  整整半年了!這半年來他幾乎每週都會作夢夢見這個熟悉的身影,夢見她赤身裸體的模樣,然後早上醒來發現內褲濕乎乎的洩了一大灘。

  「嘻嘻,很意外吧?沒想到石姐會成為交警吧?」

  孟璇瞟著余新咯咯笑,就像是小孩子出題考倒了大人一樣,表情十分得意。

  余新吐出一口氣:「這是你的傑作?」

  「是的!本來本市是沒有女交警的,是我動用了刑警隊長的權力,硬把她給塞進去的……嘻嘻,我想主人您會喜歡她當交警的英姿的!」

  余新「嗯」了一聲:「原來你已經陞官了,由副轉正啦!恭喜、恭喜,」

  孟璇卻沒好氣的說:「你才知道啊!哼,出獄這麼半天,石姐的事你每一樣都很關心,我的情況你連問都沒多問一句!」

  余新心中一樂,伸手到她警裙中揉捏著結實嫩滑的大腿,笑著說:「啊呦,小璇吃醋了!」

  「你少自我陶醉!」

  孟璇嬌瞋著瞪了他一眼,但卻沒有推開他的手,反而張開大腿,令他更方便的深入要害。

  「對了,她那身交警制服也是專門為她一個人製作的。大家都說,比我們刑警總局的制服更好看呢!」

  「是嗎?那我真要好好欣賞一下了!」

  余新說著接過孟璇遞來的一個望遠鏡,仔細的觀察起來。

  透過鏡頭望出去,石冰蘭的面容和身影好像近在咫尺,彷彿一伸手就能摸到那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

  和九個月前最後見面時相比,她最大的變化是原本隆起的小腹恢復了平坦,腰肢纖細得不堪一握,絲毫也沒有身為人母者常見的產後褔態。假如不是知道內情,任何人看到她都絕不會相信她已經生過孩子了。

  余新情不自禁的回憶起了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情景,時光彷彿在這一瞬間倒流了,當時那個肢體健美、巨乳細腰的女刑警隊長,重新出現在眼前。

  入獄之前的幾個月,他已經看慣了她挺著大肚子、吃力狼狽的孕婦模樣。而現在,那個身手矯健、幹練精明的「F市第一警花」,又從時空之門中緩緩走來了,正在向他甜蜜的微笑。

  一切都是那麼熟悉。

  不過揉揉眼睛再仔細一看,一切又都是那麼陌生、那麼新鮮。

  就連制服都不同了!現在的石冰蘭,身上穿的是一套天藍色的交警服,雙肩多了深藍色的肩章,雙臂多了潔白的手套,胸前還多了一條鮮艷的紅領帶。不過那對碩大無比的乳房照樣將制服撐的高高聳起,幾乎就要爆裂了開來,豐滿的程度和過去裹在警服裡時相比猶有過之。

  顯然,懷孕生產令她的胸部尺碼又一次升級了!以目測估計,絕對已經超出了H罩杯!

  制服的下擺仍舊是及膝短裙,但透明絲襪卻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雙黑色長筒警靴!整個修長小腿的曲線都被警靴勾勒了出來,比從前的尖頭皮鞋更增添了幾分英武、也更增添了「制服誘惑」的動人感覺。

  「妙啊!這比警服神氣多了!」

  余新嘖嘖讚歎,心中的渴望霎時倍增,已經急不可耐的想嘗一嘗與這位「女交警」

  做愛的滋味了。

  他轉動著望遠鏡,繼續全方位的欣賞眼前的美景。

  這位巨乳細腰的女交警,正冒著日頭專心致志的指揮著交通,雙臂優美的揮動著,就像舒緩的健身操一樣,令人看得賞心悅目。每當她轉身舉臂、示意車輛通行時,胸前都會激起一陣洶湧波濤,彷彿在歡送司機離去。

  余新又「哇」了一聲,叫道:「她這樣能指揮好交通?我看一百個男司機經過這裡,恐怕九十個都要分心!」

  孟璇糾正道:「是九十九個都分心,剩下一個還是基佬!」

  「是啊是啊,我敢肯定,這裡遲早都會出交通事故!」

  「事故倒暫時還沒出,但麻煩事也不少……喏,你再瞧那邊!」

  余新順著孟璇所指方向望去,就見到兩個嬉皮士打扮的小青年正站在馬路對面,挨個向十多個民工發百元大鈔。

  「他們這是在幹嘛?」

  「您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孟璇又神秘的賣起了關子,「這是每天都在上演的例牌戲!」

  余新點頭下車,穿過馬路,緩步踱到了兩個小青年身邊。

  那十多個民工已經散開,不一會兒,其中一個民工騎著輛自行車回來,無視眼前已經亮起紅燈,直接向對面闖了過去。

  只聽一聲哨子響,站在馬路中央的石冰蘭敏銳的注意到了,快步走過來截住了這名民工。

  民工停下車,單腳撐地,做出一副茫然的表情。

  石冰蘭走到他面前,「啪」的立正敬了一個禮,說道:「先生,請不要闖紅燈!」

  民工唯唯諾諾的下了車,牽著自行車退到了人行道上。

  一切看起來似乎很正常,但一直留心觀察那兩個小青年的阿威卻發現,當石冰蘭快步過來時,這兩個傢伙偷偷掏出了一部家庭用攝影機,將整個過程都攝入了鏡頭。

  等石冰蘭離開後,兩人馬上興致勃勃的拍掌互擊,接著在小螢幕上播放起剛拍的片斷。

  余新無聲的湊近,從側後方冷眼旁觀。

  只見螢幕播放到石冰蘭敬禮的剎那時,兩個小青年都眉開眼笑,先將鏡頭定格,然後肆無忌憚的品頭論足起來。

  「嘿嘿,果然是標準的敬禮姿勢啊,跟廣告裡一模一樣!己「可是胸前的扣子沒有迸飛啊!我還以為也會像廣告裡那樣,讓我在現場飽飽眼福呢!」

  「別傻了!廣告那是誇張,現實中根本不可能發生啦!」

  「未必未必!你看看她,敬禮的時候這麼一挺胸,胸部輪廓完全舒展開來,這兩個大咪咪起碼彈出來了十公分呢!只要多嘗試幾次,那顆扣子遲早會受力過大鬆脫的!」

  「說的也是。好,那我們就繼續吧……哈哈哈!」

  兩個小青年連聲淫笑,對著遠處揮了揮手。於是,又一個民工騎著自行車闖了紅燈。

  石冰蘭也又一次吹哨子、快步過來、敬禮、勸阻、然後離去。

  整個過程自然也又一次被拍攝了下來。

  余新看得又好氣又好笑,板著臉叫來了孟璇,將兩個小青年的攝影機沒收、刪除了拍攝內容,然後孟璇又口頭警告了一番,這兩個倒楣鬼才哭喪著臉悻悻跑掉了。

  「沒用啦!他們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孟璇狀甚無奈,苦笑說:「其實這兩個還算好的了,只躲在這裡偷拍,還有比這更明目張膽、更囂張十倍的呢……」

  「哦,怎麼個囂張法?」

  孟璇還未回答,只聽「吱」的一聲響,一輛皇冠車歪歪扭扭的衝到了十字路口,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來往的車輛均避之惟恐不及。

  哨聲頓時大作,石冰蘭張臂將皇冠車攔了下來,例行敬禮之後,命令司機將車停到路邊接受調查。

  那司機倒也沒有反抗,乖乖將車子開到了人行道旁,然後慢吞吞的下了車。

  石冰蘭也走了過來。這時她已經看到了余新和孟璇,但卻視如不見,自顧自的同那司機伸出白手套:「先生,請出示您的駕照!」

  那司機滿身都是酒氣,彷彿醉的厲害,舌頭打結的說:「什麼……照?」

  「駕照!」

  「哦,你要看……我的……照。好,好,那你也……議我……看看……你的照!」

  石冰蘭掏出警證,遞了過去。

  但醉漢卻搖搖手,指著她高聳入雲的胸部怪笑道:「不是……那個照,是這個……

  罩罩啦!哈哈哈……」

  石冰蘭臉一沉:「先生,你放尊重一點!」

  「怎……怎麼啦?你……在電視廣告裡……不都推銷你……你的罩罩嗎?」

  石冰蘭一字一句的說:「但我現在在執勤,先生!再說一遍,請你出示駕駛執照!」

  醉漢這才不甘不願的伸手東摸西摸,最後終於摸到了駕照遞給她。

  石冰蘭一邊拿筆抄下資料,一邊嚴肅的說:「先生,您剛才闖紅燈了!」

  「什麼?這……這裡有紅燈?」

  醉漢彷彿十分吃驚,像個猴子一樣東看西看,樣子很是滑稽。

  「怎麼沒有?那不就是紅燈嗎?」

  石冰蘭明知對方借醉裝傻,但仍耐著性子指了指身後的信號燈。

  「哪有啊?我……怎麼……沒看見?」

  「那麼大的信號燈,你居然看不見?」

  「我只看到……兩個好大、好大的車頭燈,嘻嘻……」

  石冰蘭一怔,見對方色迷迷的眼光直盯著自己豐滿的胸部,頓時醒悟到「車頭燈」

  是什麼意思了。

  她竟然並不動怒,冷冷說:「先生,你喝得太多了!酒後駕駛的罪名,比闖紅燈更加嚴重,除了罰款還要行政拘留的!」

  「行政拘留嗎?哈,哈,好啊,太好了……我很願意……被你拘留……」

  醉漢興奮得手舞足蹈,直接把雙腕送到了石冰蘭面前。

  余新在旁實在看不下去了,冷哼一聲,大步走過來撥開了醉漢的手臂。

  「適可而止吧,老兄!你要玩什麼把戲,我完全清楚!」

  醉漢愣愣的道:「什麼……把戲?胡說八道!」

  石冰蘭則跺了一下腳:「我正在工作,請你不要妨礙我!」

  余新充耳不聞,哈哈大笑:「老兄,你就別裝醉了!其實你一滴酒都沒喝,只不過把酒倒在了衣服上而已。用這種方式來跟她搭訕,你也太沒誠意了!」

  醉漢的臉馬上紅了,比真正醉酒時還紅。

  「拿酒精吹氣測試儀來!我保證,一吹他就原形畢露了!」

  醉漢惱羞成怒,脖子青筋爆起,怒吼道:「你是誰?他媽的竟敢多管閒事,你活得不耐煩了嗎?」

  余新冷冷說:「我是這位女交警的老公!你又是誰?嘿,竟敢調戲我老婆,你活得不耐煩了嗎?」

  醉漢一驚,見這男人雖然貌不驚人,但體格健壯,絕非好惹之輩,尤其是那雙死灰色的眼睛,彷彿沒有任何感情似的,煥發出一種令人不寒而慄的煞氣。

  醉漢不由自主退了一步:「別別別!我也就是想開個玩笑……沒其他意思,嘿嘿,開個玩笑,真的沒有其他意思!」

  他邊陪笑邊點頭哈腰、打躬作揖,跟剛才的樣子判若兩人。

  余新厲聲說:「不管你有沒有其他意思,都必須向我老婆道歉!馬上!」

  醉漢哭喪著臉,只得彎腰鞠躬道歉。石冰蘭倒也沒有為難他,只開了一張罰單,口頭警告幾句後就放行了。

  醉漢開車走後,石冰蘭仍是迴避開余新的視線,昂首挺胸的走回了十字路口正中央,繼續指揮交通。

  余新不以為意,反而啞然失笑。他想了想,對孟璇低聲說了幾句話。

  孟璇點頭答應。兩人回到了警用麵包車裡,由孟璇駕車,緩緩駛向了遠方。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