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四十七章 柳暗花明


  時間過得飛快,一轉眼,新年元旦就到了。

  和往常一樣,整個F市都沉浸在熱鬧的氣氛中,市民們購物的購物,遊玩的遊玩,喜氣洋洋的歡度著節日。

  儘管這一年來了全市發生了許多起慘案,變態色魔一直都未能抓獲,但是已經有好長時間沒發生過大胸女子被綁架的案子了,那一度籠罩在人人心頭的烏雲也逐漸的煙消雲散。

  晚上九點整,F市「人間天堂」夜總會門前,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絡繹不絕。

  這是全市最有名的尋歡場所,前一段因警方大力掃蕩,生意曾一度蕭條,現在風聲過去了,生意馬上又興隆了起來。

  在三樓的一問桑拿房裡,霧氣升騰中,十多個男子正舒服地泡著溫泉。

  「來來來,跟你們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就是蘇老闆,我新認識的好朋友。」

  池子裡,一個肥佬拉開嗓門,將跟著他進來的一個男人介紹給大家。

  那男人大約三十左右,跟眾人都問了聲好,大家也都禮貌性的點了點頭。

  「蘇老闆跟我們一樣,也喜歡大胸脯女人,是個大奶迷,哈哈……」肥佬笑嘻嘻的說,「他聽說我們老在這裡交換心得,非要過來長長見識,我今天也就把他帶來了,哈……己

  「原來是同道中人哪,歡迎歡迎……」

  好些人的神色都顯得親熱起來,紛紛主動打起了招呼。

  蘇老闆含笑回應著,目光看似不經意的從每個人身上掃過,留意著各人的反應。

  他就是蘇忠平。

  這些天來,他一直在苦思救出妻子的辦法。那次他識破了色魔派來色誘的小姐後,原本以為對方還會再向自己下手,誰知此後就再沒有半點動靜。他無奈之下,只得另外尋找線索。有一天他忽然想到色魔既然如此喜好胸脯豐滿的女性,平常是否會露出若干蛛絲馬跡呢?

  舉凡在性上有特殊嗜好的人,都會或多或少的參與一些「集體活動」來互相交流。比如喜好捆綁的、絲襪高跟鞋的、交換人妻的,乃至於易裝癖、獸交的,都有自己的小團體同好,定期的舉行聚會,彼此交換經驗和分享快樂。

  那麼,本市所有的巨乳喜好者,是否也有這樣的聚會呢?假如有,色魔是否曾經參加過、甚至現在仍然有參加呢?就算沒有的話,只要在這個群體裡多加打聽,也許就會發現不少有用的線索,最後找到色魔!

  蘇忠平想到這一點後,立刻展開了行動,先是上網查找本市的尋歡資訊,然後親身到多家按摩店、桑拿房碰運氣,尋找那些狂熱喜好大奶的巨乳迷,一認識後,就拐彎抹角的提出要去,要對方帶自己參加同好者的聚會,以便瞭解詳情。

  今天跟著肥佬來夜總會,已經是蘇忠平跟著不同的人,第四次參加類似的聚會了,前三次都一無所獲,但他卻並不氣餒,堅信總會有成功的一天。

  「好啦,人都到齊了。大家可以說說了,最近有沒玩過什麼新鮮貨?或者看中哈目標了,都說來聽聽吧……」

  肥佬儼然是個組織者,一邊舒舒服服的泡在溫泉裡,一邊叫嚷開了。

  這裡已經被他們包下了,外人都不會再進來,聚會正式開始。

  眾人也不客氣,一個接著一個的說開了。

  「最近新鮮貨蠻多的啊,就現在這家『人間天堂』,新來了一個三十四號小姐,東北人,咪咪就好大,而且干的時候搖得好猛,爽得不行……」

  「我們區政府旁邊的一家洗頭店裡,找的都是大奶妹,洗頭的時候可以亂摸……而且就是你不想摸,也會拉住你的手放在她奶子上的,不摸都不行呢,嘿嘿嘿……」

  「我吧,最近對正常的性交已經沒興趣了,專門就打奶炮!上周跟我們公司的波霸一對對,就是上次說的那位一我跟她到外地出差,終於把她給哄上床啦……哇哇,簡直是奶中極品,手感不知多好呢……」

  「算了吧老李,你每干一個都說是奶中極品,我們耳朵都聽起繭啦!」

  有人打趣起來,旁人也都紛紛哄笑、附和。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說的都是諸如此類的話題,哪裡新來了大胸脯的小姐,誰又泡上了個交際花,說得口沫橫飛、不亦樂乎。

  蘇忠平忍著厭惡感,暗暗觀察著每一個人。看得出這夥人的素質參差不齊,有的舉止十分粗俗,一看就是沒文化的混混;也有的氣度不凡,即便說的言語再怎麼不堪,也還是會不時的流露出良好的教養。

  色魔會不會就在這裡面呢?

  忽然,蘇忠平一震,目光落在了水池角落的一個人身上。那是個很斯文的男子,看上去似乎有點眼熟。

  一這人……好像在哪裡見過……

  那男子雙目微閉,靜靜地靠在水池壁上,從開始到現在幾乎沒有出過聲。

  這人……應該不會是色魔吧?

  蘇忠平無聲的問自己,但看了半天,也看不出端倪來,只好作罷。

  事實上,由於不知道色魔的特徵、底細,蘇忠平根本就無從判斷起,只得把注意力轉移到各人所說的具體內容上,希望能有所發現。

  「乳中極品……唉,你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乳中極品……」

  那個看上去面熟的男子,突然發出了一聲深沉的歎息,彷彿是有感而發。

  「老兄,你好像很有感觸啊!」旁邊幾個人都紛紛道,「那你說說什麼才是乳中極品吧,讓我們也長長見識……」

  男子淡淡說︰「你們剛才說來說去,說的不是廉價的妓女,就是蕩婦淫娃,就算原來乳房發育得多好,也經不起那麼多人亂摸亂抓,不被玩爛了才怪呢……所以啊,真正完美的大奶子,一定是良家婦女才有的,她們往往都相當保守,不可能隨便就讓人得手的啦!」

  「是呀,是這麼回事!」

  眾人都點頭贊同,拍手稱是。

  蘇忠平頓時留上了神,暗想這話會不會是有感而發呢,於是對此人更加注意了。

  這時候,一個臂上紋著刺青的壯漢,忽然大聲嚷道︰「這位老兄說的沒錯!我在半年多前就曾經遇見過一個真正的極品波霸,絕對不是『雞』,而且氣質好得要命……真的真的,那種極品保證你們誰也沒見過……到現在我只要一想起她呀,雞巴就會立刻硬得發痛,興奮得一晚上都睡不著……」

  聽他說的如此狂熱、認真,好些人都被感染了,都頗感興趣的追問了起來。

  「哇,彪哥你閱女無數,什麼波霸沒見過?」肥佬討好地奉承道,「居然會對一個女人這麼念念不忘,看來真是極品了!就不知道床上功夫如何?」

  那被稱呼為「彪哥」的刺青壯漢沮喪地說︰「床上功夫……唉,老實說我也沒嘗過……」

  肥佬愕然︰「怎麼?遇到這種極品波霸,彪哥你居然沒去上她?」「靠!那波霸厲害著呢,別說上她,我還被她狠狠揍了一頓,能有命回來就算不錯了……」

  眾人無不大驚,都追問是怎麼回事。

  彪哥似乎是不小心說到了尷尬事,起初不肯多說,但他越是這樣扭捏,大家的好奇心反而越高,都想知道那個十分厲害的波霸究竟是什麼樣子,軟磨硬泡的再三逼問,終於逼得彪哥沒辦法,只得就範了。

  「好好,我說了!那個極品波霸,我當時是在『黑豹』舞廳裡遇到的,那天正帶著一夥小弟喝酒呢,突然就看到這個波霸走進舞廳裡來。年紀?大概二十七、八吧,長得可真是漂亮……不過這還是其次,她一走進來,胸前那對超級大奶子哇,立刻讓整個舞廳都轟動了……」

  「太誇張了吧,彪哥!」有人笑著說,「這不成了女明星嗎?那個失蹤的大胸歌星楚倩,才有這種轟動效應吧?」

  「狗屁!楚倩算個哈?跟我說的這位波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不,是小波見大波!」

  「楚倩可是全國第一美胸啊,還算小?」

  「明顯小,至少小兩個罩杯!」彪哥斬釘截鐵地說著,突然生氣大罵道,「你奶奶的熊,不相信我就算了,老子還懶得說了!」

  「別別,我只是開個玩笑。您趕快說吧。」

  那人連忙道歉,其餘人也都打了圓場。彪哥才繼續說了下去。

  「當時那波霸穿的是套連衣裙,胸前開口開的那個低呀,那對超級大奶子暴露了一半還多。她一走路,兩個奶就這樣彈呀、彈呀,簡直都快蹦出來了……」

  彪哥繪聲繪色的形容著,還用雙手在胸前比劃出極其誇張的弧度,示意著大小和尺寸。

  「不騙你,真有這麼大!老子當時就斷定,絕對有他媽的G罩杯……」

  「哇!」

  眾人異口同聲的驚歎,連蘇忠平也不例外,心裡不由想到妻子胸前的那對巨乳,恰好也是G罩杯。不過妻子是不會穿低胸裝去那種地方的。但是,突然又聽人提到「黑豹」舞廳,總是本能的感覺有什麼異常……也許今天真會有所收穫呢!

  蘇忠平想到這裡,連忙更認真的傾聽了下去。

  「那波霸一個人找了個位置坐下,東張西望的好像在等什麼人。對了,她的裙子還特別短,一坐下去,整個雪白大腿全都露出來了。老子眼尖,還看到了她的內褲,是黑色的,性感的不得了……己

  「等等,阿彪。怎麼越聽你說,感覺越像是『雞』呀?」又有人提出了質疑,「哪個良家婦女會穿成這樣到舞廳來?你搞錯了吧……」

  「沒錯!你們別打岔,聽我說下去好不好。聽到後面你們就會明白了!」

  彪哥故作神秘,說到興奮處,竟然賣起了關子,彷彿成了個說書先生。

  「行行行,大家都別吵了,聽彪哥說。」

  「快說啦,阿彪!」

  「好,我接著說。其實當時老子也是這麼想的,這波霸肯定是『雞』,就算不是,也是特意出來吊男人的蕩婦,所以我心頭一熱,就過去跟她搭訕了。」

  「走到她面前一看,老子鼻血都快噴出來了。你們猜怎麼著?。這波霸居然沒戴罩!我從上面往下看,那兩個滾瓜溜圓的大奶,絕對是貨真價實的,沒有用任何東西去加墊,就是天然的這麼大,而且還一點都沒下垂,堅挺得跟山一樣,看得我口水嘩嘩直流……」

  眾人都聽的坪然心動,想像著那樣一對碩大豐滿而又毫不下垂的巨乳,臉上都露出貪婪之色。

  「那波霸發現我這樣看她,臉色就沉下來了,冷冰冰地瞪著我。老子本來是想開口就問她,多少錢打一炮啊?可是被她這麼一瞪,心裡忽然有點寒……那種感覺怪怪的,該怎麼說呢?咳咳,反正就是,這波霸有種天生的威嚴,讓你不敢輕易得罪她…︰」

  聽到這裡,蘇忠平忽然也冒起了很古怪的感覺,隱隱覺得對方說的這個人,似乎跟冰蘭蠻像的。

  「於是我就改口了,請她跳舞,又請她喝飲料,這波霸一點面子都不給,而且說話很不客氣,當時就讓我下不了台……」

  「老子一怒之下,加上酒勁發作,就不顧一切的用強了,這隻手摸到了她光溜溜的肩膀上,嘖嘖嘖,那個光滑呀,簡直跟香皂一樣……摸多長時間都不會捨得放手…︰」

  彪哥一邊說著,一邊滿臉陶醉,彷彿仍在回味著觸碰到那光滑肌膚的感覺。

  許多人不禁失笑︰「彪哥,你怎麼轉了性子?不摸大奶,摸起肩膀來了?」

  「我是想摸大奶的,可是能摸得到嗎?這波霸當場就發飄了,三拳兩腳就把我給打暈了過去!」

  眾人不禁失色,紛紛驚呼起來。

  這彪哥長得虎背熊腰,滿身的橫肉,一看就是個能打硬架的好手,居然被一個女人輕輕鬆鬆打暈了。假如不是他親口承認,任誰都不會相信。

  「後來呢?後來怎麼樣了?」

  「後來呀,我醒過來的時候,人都已經在家裡了。從此以後都沒再見過那個波霸。」

  彪哥沮喪地說,顯然對此十分失望。

  眾人也都失望地歎著氣,那肥佬兀自不死心,追問道︰「就沒有人能打聽出來,那波霸的身份姓名嗎?」

  彪哥搖頭說︰「她就來過舞廳這麼一次,以後再也沒來了,不過我聽幾個小弟說,這波霸好像是個便衣女警察,當天晚上在舞廳裡抓了個色狼走呢……」

  「啊!」

  每個人都再度驚呼起來,尤其是蘇忠平,面色一下子變得慘白,心裡也不知是什麼滋味。

  一冰蘭!這一定就是冰蘭!

  除了妻子,F市不可能再有一個胸部這麼豐滿的女警察了。可是,她怎麼會如此大膽,穿著暴露的衣服去舞廳呢?

  霎那間,蘇忠平只覺得難受極了。他不笨,自然猜到妻子必然是為了執行任務,不得不換上性感的打扮,可是一想到她那半裸的胴體暴露在舞廳那麼多人的視線下,而且還成為眼前這個流氓品頭論足、念念不忘的意淫對象,就不禁一陣怒氣上來。

  *冷靜!一定要冷靜的克制住自己,小不忍則亂大謀……

  蘇忠平告誡著自己,強忍怒氣一言不發,繼續傾聽著其餘人的談話。接下來,又有五、六個人各自滔滔不絕了一番,但都明顯毫無關係,並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老魏,輪到你了!說說吧,最近你有什麼奇遇?」

  這時大家都把目光轉向了一個五十多歲的禿頂老頭,半開玩笑的問著他。

  「有是有,不過……說出來你們也不會相信的。」

  姓魏的禿頂老頭歎著氣,把整個身體都泡進了溫泉裡。

  「先說出來聽聽嘛,怎麼知道我們不信!」

  「就是,說啦!老魏,我們都等著聽呢……」

  在眾人七嘴八舌的勸說下,老魏終於也說開了。

  「我親眼見到的那個,才是真正的極品,極品中的極品……只有用『完美』兩個字才能形容。那簡直是可遇不可求的,可以說是所有男人的終極夢想……」

  老魏的聲音舒緩、低沉而充滿奇異的魅力,用詞也比剛才所有人都文雅、精確,甚至還透著一股藝術家的氣息。

  蘇忠平也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了,聽得比任何一次都專注。

  「就是三天前的晚上,我在酒吧裡喝醉了,醒過來的時候大吃一驚,怎麼到了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那是一個很陰暗的房間,燈光陰森森的,感覺很恐怖的樣子……」

  「聽起來好像三流影片的開頭啊!我說老魏,你不是在編小說吧?」

  有人半開玩笑地道。

  老魏苦笑了一下︰「我就說嘛,你們不會相信的……其實我自己當時也不敢相信,懷疑自己還在作夢呢。這時候有個滿臉傷疤的醜男出現在我眼前……」

  蘇忠平忍不住「啊」的一聲驚呼。

  「蘇老闆,你怎麼了?」

  肥佬奇怪的望著蘇忠平問,後者忙竭力鎮定心神,搖搖手表示沒事,卻催促老魏繼續往下說。

  「我嚇了一大跳,以為自己被強盜綁票了,那醜男卻很和氣,說他小時候臉被燒傷了,絕對沒有傷害我的意思,把我請到他家裡來,是想請我觀賞一下他的珍藏品。」

  「什麼珍藏品?」蘇忠平的聲音有點發顫了,就像是個犯人在等待法官宣判,心情又激動又不安。

  好幾個人都好奇的望了他一眼。老魏卻不在意,說道︰「我也這麼問他,面具人笑著一拍手,只聽鐵鏈拖地的聲音響起,一個全身赤裸、只穿著高跟鞋的巨乳美女,手腳都戴著繚銬慢慢走了進來,到我們身前就馴服的跪了下去,像個女奴一樣,親吻著那醜男的腳。」

  「越說越離奇了!」肥佬呵呵笑道,「老魏啊,你該不是最近看多了日本A片,產生了幻覺吧?」

  「或者是一不小心,闖到了日本A片的拍攝現場了吧!」另外一人也半開玩笑、半嘲諷地道,「也許看到的真是個最新出道的女優也難說呢?哈哈哈……」

  老魏卻認真的搖著頭︰「不可能!日本A片裡的女優,都是一臉的淫蕩樣。那個巨乳美女卻有一種冷艷的氣質……那是說不出來的感覺……就算她做的是最屈辱的動作,這股氣質都同時存在著,令人無法忽視……」

  蘇忠平焦急的心跳都要停止了,忍不住打斷了話頭問道︰「她到底是誰?我是說她……她叫什麼名字?」

  「我當時也這麼問她,她不答,眼睛看著那醜男,彷彿只有得到許可,她才會有自己的意見。醜男點了點頭,她才輕聲說,她是醜男飼養的性奴隸,名叫石大奶…︰」

  蘇忠平的腦袋「轟隆」一聲響,又驚又喜,幾乎要激動的當場失態。

  *冰蘭!果然是冰蘭……

  「石大奶?哈,這算什麼怪名字?」

  眾人都哄笑了起來,道︰「老魏,你也編造得太異想天開了吧!」

  老魏充耳不聞,自顧自的說了下去︰「我先是一愣,覺得這是開玩笑,可是很快又覺得,這名字實在很貼切……她的胸圍,絕對是我所見過的女人當中最大的,只有在那些隆胸過的AV女優裡,我才見過這麼驚人的尺寸……」

  彪哥插口道︰「一定沒有我說的那個大,我那個可是G罩杯……」

  「她也肯定有G罩杯!」老魏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我看呆了,那醜男哈哈大笑,叫石大奶挺起胸膛,讓我看得更仔細點。她很聽話的照辦了,還主動把雙臂互握在背後,使她的胸脯挺得更高,碩大的乳房顯得更加挺拔突起……」蘇忠平聽的心如刀絞,悲痛中卻也帶著困惑,不解妻子為何會如此屈服於色魔的淫威。

  「我一陣目眩神迷,幾乎要驚歎了!那絕對、絕對是造物主精心雕琢出來的偉大傑作……豐滿得不能再豐滿了,無論是輪廓、形狀還是弧度,都是無可挑剔的完美……乳肉上沒有大多數波霸的難看乳斑,兩粒乳蒂非常小巧,是我最喜歡的『大奶子、小乳頭』類型,乳暈的顏色也相當誘人……而且乳溝十分緊密,雙乳是自然向前集中的,不會向兩邊散開……最讓我震撼的是,這麼巨大的一對乳房,竟好像根本不受地心引力似的,一點都沒有下垂……」

  老魏用夢幻般的聲音,如同吟詩一樣娓娓道來,聽得所有人都坪然心動,彷彿眼前也都出現了那美妙的景象。

  「不,不可能……這是你的想像……」有人喃喃道,「世上不可能有這麼完美的乳房的,尤其是巨乳,絕不可能同時擁有這麼多優點……」

  老魏悵然歎了口氣,也不知是默認了這話,還是懶得去辯駁。

  「我不禁伸手,想親自摸一摸,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石大奶卻躲開了,我轉頭懇求醜男,讓我體驗一下這對巨乳的手感,哪怕只摸一下都好,這輩子就算沒有白過……醜男卻搖頭拒絕了,說這是他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珍藏,旁人只能眼觀手不動……」

  「我怎麼求他都不肯答應,就用了個激將桔,裝出恍然大悟的樣子說我知道了,這一定是人工隆起來的假奶,所以怕我一摸就發現了真相……」

  「有道理!一定是假的,哈,還是老魏聰明,當場就能褐穿真相……」

  好幾個人都紛紛附和、贊同。老魏卻搖了搖頭。

  「那醜男識破了我的用意,也不多辯,只是伸手到石大奶胸前,恣意玩弄著那對大奶子,故意揉捏成各種形狀給我看。那種柔軟……那種彈性……那種豐滿得幾乎要溢出來的感覺,絕不是假奶可以比擬的……何況再高明的隆乳手術都會留下痕跡的,而石大奶無論是腋下,還是乳頭周圍都沒有一丁點傷疤……己

  「我問那醜男既然不肯分享,那找我來是什麼意思?只是為了向我炫耀嗎?醜男卻笑著說,他是有事請我幫忙。他知道我是刺青的高手,想向我學習一種叫做『隱刺』的技術……」蘇忠平的心猛然下沉,驚怒交集一這惡魔,居然要給冰蘭紋身!

  「什麼是隱刺?」

  有人愕然問。

  「我來解釋好了。我身上就有隱刺……」

  彪哥在旁插口,抬起手臂,示意大家看他臂上的刺青,那是一頭般旋吐信的青蛇,栩栩如生。

  「注意看了,變l己

  隨著喝聲,彪哥運氣於臂,整個手臂粗了近一倍,那青蛇的圖案竟變成了一條威武的巨龍。

  「沒錯,那就是隱刺。」老魏解釋道,「這是最高級的刺青技術,刺上去之後,平常是看不見的,但只要讓肌肉組織發生改變,比如運氣之後表皮被拉扯,隱藏的圖案才會浮現出來……」

  蘇忠平顫聲道︰「他是要你給冰……給石……大奶刺隱藏的圖案?」

  「是的。那醜男說,想要在石大奶的左邊乳房上,用隱刺技術紋一朵蘭花。平常完全看不出來。但石大奶只要一動情,乳房興奮地充血膨脹後,就會現出這朵蘭花來……」

  蘇忠平肺都氣炸了,差點就要怒吼出聲,用了最大的毅力克制自己,才雙眼血紅的忍了下來。

  「聽到那醜男的話,石大奶臉都白了,雙眼含淚,顯然是不想被刺青。可是當醜男問她是不是不願意時,她卻又否認了,說主人的心願就是她的心願……」

  「我靠!這女人,還真的是個當性奴的料嘛……」

  彪哥舔著嘴唇,淫笑的評價說。蘇忠平怒視了他一眼,整個人都不自覺的咚嗦起來。

  老魏道︰「我說,你不讓我碰石大奶,我怎麼給她隱刺呢?那醜男說,他本身也是刺青愛好者,對隱刺技術也下過不少功夫自學,基本步驟都沒問題,只是有幾個關鍵環節沒有百分百的把握,到時候只要我在旁邊指導一下,他的心就定了……」

  「我本來想拒絕的,可是,看他的意思,如果我不答應,就會立刻送我走人了。這麼漂亮、完美的大奶子,隱刺以後會是什麼樣子,我也實在想瞧瞧。所以想來想去,最後我就答應了下來……」

  蘇忠平不禁怒氣上湧,真恨不得給這老魏幾個巴掌,一股不祥的預感瀰漫了全身。

  老魏繼續道︰「於是,我們準備好了所有工具,石大奶躺到了一張檯面上,在醜男的命令下,關始自慰……她的臉很快就潮紅了,豐滿無比的乳房不斷興奮充血,像個氣球一樣鼓脹起來。那醜男看準了時機,拿起針輕輕刺了下去……」

  蘇忠平的心猛地抽緊了,揪著自己的頭髮,彷彿那一針是刺在他自己身上,感到鑽心的疼痛。

  「刺了一針,又一針……我擔心石大奶被刺得疼痛,削弱了自慰的快感,乳房不能充分膨脹,那就會影響隱刺的效果……可是醜男卻非常有把握,說他這個性奴是天生的受虐狂,越是被人虐待、懲罰肉體,就越有快感,說著還問她,是不是這樣…︰」

  「石大奶一邊哭泣著瘋狂點頭,一邊拚命加快了自慰的節奏……沒多久,她發出狂亂的哭叫聲,把自己送上了高潮,而且還是壯觀的潮吹,溫熱的汁水噴得就跟泉水似的,灑得我滿身都是……」

  蘇忠平再也忍耐不住了,怒髮衝冠,驀地發出一聲狂吼︰「胡說!她絕對不可能這樣……」

  眾人都被嚇了一大跳,愕然轉頭望著他。

  肥佬小心翼翼的問︰「蘇老闆,你……莫非認得這個石大奶?」

  蘇忠平臉頰上的肌肉跳動著,半晌才控制住情緒,強抑怒火道︰「不是啦!我只是覺得……這位老魏先生說的,未免太誇張了……哪有人會這麼下賤,被虐待還產生高潮?這不是把我們當小孩騙嗎?」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有人樂不可支的說︰「蘇老闆真是老實人。實話說吧,這位老魏有點書生的癡氣,他說的話,我們基本上也都當小說聽,反正他樂意編,我們就樂意聽隕……管他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真計較起來就未免無趣啦…︰」

  蘇忠平稍微得到些安慰,又想起了自己此行的使命,只能勉強苦笑說︰「那是,那是,是我太衝動了。請……老魏先生接著說吧。」老魏低沉的語聲繼續在室內迴盪。

  「這個醜男其實非常聰明,而且也肯定不是第一次刺青,手法嫻熟得幾乎趕上我了,只在兩三個最難的步驟上,才需要我稍微提示一下技巧,他也馬上就能領悟……前後大概只用了半個多小時,就順利完成了。」

  「那真是刺青藝術的完美傑作……表面上看,石大奶的胸脯,跟以前完全沒有兩樣,還是那樣光滑、白哲,幾乎看不出針刺的痕跡……可是,當醜男淫笑著伸出手指,挑逗起石大奶的敏感部位時,她左邊那顆豐碩的巨乳上,就跟變魔術似的,隱隱出現了一朵美麗的蘭花……」

  眾人都「啊」了一聲,嘖嘖稱奇。蘇忠平卻是臉色慘變,心痛得幾乎要滴出血來。

  「蘭花的色澤十分淡雅,所刺的位置也很巧妙,就以暈紅的乳頭作為花心,粉色的乳暈略加修飾後刺成了花瓣,綻放在雪白的峰頂上,看上去真是有種妖艷的、邪惡的美感……而且花的顏色和形狀還會改變,石大奶越是動情,顏色就越鮮艷奪目,越是接近高潮,整朵花也就越加綻放盛開……」

  老魏說到這裡,呼吸都粗重了起來,眼睛裡閃爍著夢幻般的光芒,彷彿眼前又出現了當時的情景,情不自禁的癡了。

  這副模樣惹來的卻是一片哄笑聲,顯然沒有一個人相信這番話的真實性,只不過當作趣味故事聽聽罷了。

  老魏也不在意,歎了口氣,不再說話了,自顧自的泡在溫泉裡搓洗起來。

  蘇忠平卻是心潮起伏、思緒萬千,再也不能平靜,等老魏泡夠了澡,爬出水池離去時,他忙對肥佬告了個罪,也起身追了出去,在更衣室裡叫住了對方。

  「魏先生,冒昧打擾了……」蘇忠平欲言又止的說,「關於那個石大奶,我還想再向您打聽一下她的情況……」

  老魏淡淡說︰「你不是說我騙你嗎?既然不相信我的話,何必又來問我?」

  「對不起了,我那是一時口不擇言,您別見怪!對不起……」

  蘇忠平只能忍著氣,陪起笑臉連連道歉,好一會兒才讓對方消了氣。

  「你想打聽什麼,就直說吧。」

  「我就想知道,那天刺青完成後,還發生了什麼事?」「也沒什麼事啊,那醜男非常高興,請我喝酒,還叫石大奶跳脫衣舞來盡情助興……我很快就*醉了,等醒來的時候,又回到了原來的酒吧裡,以後就再沒見過石大奶了……」

  蘇忠平聽了大失所望︰「這麼說,您根本不知道自己去的是什麼地方了?」

  「那也未必……」老魏忽然一笑,「雖然那醜男故作神秘,不肯讓我知道他家的地點,但我還是發現了某些蛛絲馬跡,可以猜測個八九不離十了!」

  「什麼蛛絲馬跡?」

  蘇忠平顫聲追問,心都懸到了嗓子眼。這已經是他最後的線索,再也經不起失敗的打擊了。

  老魏不慌不忙的說了起來,侃侃而談、邏輯有條有理,令人無法不相信他的話語夜已深,蒼穹下的星光一片黯淡。

  一條人影在夜色下迅速移動著,悄無聲息的接近了一楝幽靜的別墅。這別墅的圍牆高達二米,上面還架著密密麻麻的電網,遠遠望去就像是個戒備森嚴的監獄。

  那人影竄到圍牆邊站定,從隨身的工具箱裡取出絕緣的剪子,動作輕捷的鉗住了電網的一角撕扯起來。

  「嗤嗤」的電光立刻開始閃爍,照亮了這人的面容。他赫然就是蘇忠平!

  而這楝幽靜的別墅,也就是囚禁著他美麗而性感的妻子的黑暗地獄!

  蘇忠平之所以能找到這裡,全都是在夜總會邂逅的那位老魏的功勞。老魏告訴他,雖然那醜男刻意掩飾地點,但是他卻可以看出,自己是處身在一間修建完善、且有一定年代的隱秘地下室裡。對建築和歷史都頗有研究的老魏,一下子就認出,那是較早時期風格的舊屋造型。經過這麼多年的拆遷翻新,這樣的屋子F市已經所剩無幾了,只有郊外還保持著寥寥幾楝而已。

  老魏並用肯定的語氣說,其中一楝由「王公館」改建的別墅,可能性最高。因為一般人的別墅,是不可能修建那麼可怖陰暗的地下室的,而王公館卻是三四十年代某個軍統小頭目所有,當時利用職務之便,建造了地下室來禁閉、拷打私敵……這些情況,F市當地的書籍都有詳細介紹。解放後這楝別墅幾經易手,至於目前的所有者是誰,就不得而知了。

  蘇忠平聽後茅塞頓開,當即找到了這楝邪惡黑暗的別墅。

  在找到了別墅後,蘇忠平本想躲藏在暗處觀察一些時日,看看主人究竟是何許人,但整整觀察了十天,都沒看到任何人進出,令他不禁懷疑這根本是廢置的空屋。可是到了晚上,別墅裡卻又經常有燈光閃爍,如鬼火般若隱若現的,彷彿《聊齋》裡描寫的陰氣森森的鬼宅……總之,整楝別墅都給人一種詭異、神秘而可怖的感覺,令人心頭發寒。

  今晚,蘇忠平終於忍耐不住了,回家去取來了一整套工具,開始冒險夜探別墅。

  他忙碌了一陣,將電網剪開了個大口子,再施展出部隊裡練來的功夫,翻牆攀爬了過去,靜悄悄的躍到了別墅內部。

  只見前方矗立的是座孤零零的屋舍,黑燈瞎火的沒有半點光亮。

  蘇忠平小心翼翼的潛了過去,舉步踏入了屋裡。

  他已做好了準備,要應付許多不可測的危險和攻擊,但是出乎意料,這屋子真的像是一楝空屋,將所有地方都搜索過後,竟連半條人影都沒碰到。而裡面的佈置和傢俱也都極其簡單,只有一些最基本的生活用品,跟防禦森嚴的外表一點也不相稱。

  一難道是搞錯了?俗疋裡並不是色魔的老巢嗎?

  蘇忠平滿腹疑竇,沉吟片刻後,擰亮了一支手電筒,更加仔細的重新搜索了一遍。這次他很快就發現,書房的角落處有塊活動的地板,將之掀開,下面是一層層磚石樓梯。

  藉著手電筒的光亮,蘇忠平順樓梯而下,站到了地下室門前。

  一共是四間地下室!每一問都有良好的隔音設備,並鋪設著枕頭床墊,可以看得出不久前還住過人。可是一連推開前三間的門,都是空空如也的一無所獲。好像在一瞬間,裡面囚禁的美麗獵物都人問蒸發了!

  蘇忠平的心一點點沉了下去,焦躁地踹開了最後一間地下室的門。

  這問的面積最大,似乎是個儲藏室,一股濃重的陰濕氣息撲鼻而來。

  蘇忠平用手電四處照射,沒看到任何人影。他大失所望,正想退出,忽然隱約感覺不對,再仔細一看,眼珠都快瞪了出來。

  只見室內的四面牆壁上,貼滿了美女胸部的特寫照片。一對對赤裸的乳房形狀各不相同,但看上去都是那樣的飽滿碩大、肉感十足。

  蘇忠平看得眉頭大皺,有種作嘔的感覺。就在這時,腦後突然吹過一股陰冷的風,跟著地下室的門自動「砰」的關上了。他不禁嚇了一大跳,霎時間寒毛直豎。

  「嘿嘿嘿嘿一」

  一個陰森森的、嗓音奇特的怪笑聲,驀地裡在整間地下室押簽曰了起來,彷彿鬼哭狼嚎。

  這正是變態色魔的笑聲!

  蘇忠平曾跟色魔通過數次電話,一下子就聽了出來,怒喝道︰「果然是你!王八蛋……你躲在哪裡?快給我滾出來……必

  邊說邊舉起詣果同,四下昭蔚,但卻沒發現對方的身影,而那怪笑聲卻越發城裡兄詭異了。

  蘇忠平猛省,察覺笑聲是通過某種傳音裝置,從外面傳到室內來的,忙奔到門邊想要出去尋找對方,但是門竟被鎖死了,怎麼也推不開。他駭然變色,馬上意識到自己跌進了個陰險的圈套,情急之下連踢帶撞,將鐵門砸得咚咚直響。

  「別白費力氣啦,老朋友!那只會撞痛你自己,哈哈哈……」

  得意的笑聲,充滿了挪瑜和譏諷,聽來分外刺耳。

  蘇忠平在反覆嘗試、確定自己不可能撞開鐵門後,強迫自己鎮定了下來。雖然他很不願意向警方求助,但這時已經沒有其他辦法了。然而當他掏出手機時,卻發現根本沒有信號!看來色魔早就把一切都計算清楚了,就等著自己落網。

  他忍不住恨恨道︰「你早知道我會來,所以做好了準備?」

  「是啊,恭候已久了!你這些天的一舉一動,都沒瞞過我的視線……」

  「那你現在究竟是躲在哪裡?」

  「當然是還在別墅裡啦,哈,笨蛋!這裡除了有修建明顯的地下室,還有不明顯的、需要機關啟動的暗室,以及一條可以逃生的密道……能躲藏的地方多了去了,我是特意引你上鉤,才讓你發現並進入地下室的……」

  蘇忠平暗悔自己大意了,沒有更認真的檢查整個別墅,當下又問道︰「那個老魏是你的同夥?」

  「他?嘿嘿,他不過是個貪財的小人而已,是我買通了他,要他編造一通瞎話把你引來的……你先別鬆一口氣,他的話裡也有真的,就是觀看給冰奴隱刺的部分,那可全是真話,哈哈哈……」

  蘇忠平心如刀割,厲聲道︰「為了救冰蘭,就算明知是你的圈套,我也會來的!我一點也不後悔……你這混蛋,有種就放我出去,咱們堂堂正正的決鬥!」

  「我才沒興趣跟你打架呢……」

  「那你把我騙來幹嘛?你又想玩什麼花樣?」

  「花樣可多啦,首先,我想請你好好欣賞一下我的這些珍貴收藏……」

  「收藏?」

  蘇忠平一愣,隨即明白對方指的是這些裸體女人的胸部特寫照片。他頓時更加念心了,同時也越發憤怒。

  「你這個變態!你遲早會有報應的,鬼才會欣賞這些東西……己

  「唉唉,這些都是藝術呀。你不覺得,這裡的每對乳房,都是世上少見的珍品嗎?我敢跟你打賭,就算是那些著名的波霸女明星,奶子也都比不上這裡的豐滿、誘人……」

  色魔說到這裡,聲音中明顯帶上了興奮,竟然挨個評說起來。

  「看最左邊的那對,那是個女教師的奶子,又白又大,捏起來手感也好,惟一可惜的就是還不夠堅挺……中間那對是個機關女秘書的,倒是夠堅挺了,而且非常的高聳,但是手感略嫌太硬了一點,哈……還有緊挨的那對……」

  蘇忠平只聽得毛骨悚然,忍不住想吐,大聲喝道︰「別說了,我不想聽!你給我住口!」

  對方卻咯咯怪笑,繼續道︰「但最最最完美、堪稱萬中無一、精品中的精品的超級巨乳,卻是冰奴胸前的那對寶貝!你能認得出是牆上的哪一張照片嗎?」

  蘇忠平手足冰冷,顫聲叫道︰「你……你說什麼?」

  「說你前妻的奶子啊,特寫照片就貼在你眼前呢!你認得是哪一對嗎?要是你能認出來,就算你贏了,我立刻把你們一起放了,而且任憑你們處置!」

  蘇忠平先是啞口無言,跟著惱羞成怒,如同失去理智般怒罵起來,直到把嗓子喊啞了,對方才慢悠悠的拋下一句話。

  「急哈?我是跟你開玩笑的,這裡面根本就沒有冰奴的照片!」蘇忠平為之氣結,怒目圓睜,不過心裡的一塊石頭總算落了地。

  「我只是覺得好玩而已,哈,你畢竟跟冰奴做過一年多的夫妻,居然連她的奶子都認不出來!」只聽對方冷嘲熱諷道,「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你不會從來沒親眼看到過她的那對大奶吧?」

  「誰說沒有?我早就看到不愛看了!」

  蘇忠平被說中了心事,有點惱羞成怒,只能嘴硬的強撐。

  「是嗎?那你倒是說說,那對大奶長得什麼樣,有什麼特徵?高度多少?雙乳距離多少?乳盤的直徑?乳暈的大小?奶頭的顏色是什麼樣……」

  連續十多個問題一口氣扔了過來,每個都關係著妻子的絕對隱私,蘇忠平無言以對,同時也感到莫大的羞辱。

  「你給我住口!」

  「沒話說了吧?嘿,蘇先生,我覺得你真可憐耶!最美好的東西就在眼前,可是卻無法真正擁有它,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落入我這個色魔的掌握,成為我隨意享用的玩物,哈哈……」

  「你設下圈套把我引來,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些?」

  蘇忠平這時已勉強控制住了怒氣,冷冷的打斷了對方道。

  「當然不是啦,我引你來的目的,是要讓你親眼看看我這些天的調教成果,證明我當初不是吹牛,許下的宏偉目標已經全部實現啦!嘿嘿嘿……」

  聽到這得意狂妄的話語,蘇忠平的心沉了下去,耳邊彷彿又響起了色魔首次給他打電話時,說出的豪言壯語。

  *信不信由你,我會徹底征服她的……在我的訓練下,石大奶最終會連一絲羞恥心都不存在……她會成為一個最聽話最淫蕩的巨乳性奴!

  想到這些話,蘇忠平臉色發白,聲色俱厲的道︰「惡魔!冰蘭是絕對不會屈服的,你休想騙我!」

  「誰騙你啦?現在就請你自己驗收成果、欣賞好戲吧,哈哈……」

  狂笑聲中,前方牆壁上突然一亮,自動出現了雪花狀的投影影像,閃爍了兩下後,就出現了清晰的畫面。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