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三十五章 姊妹同悲


  出現在眼前的確實就是姊姊石香蘭,然而令石冰蘭震驚的是,姊姊居然是四肢著地,撅著肥大的屁股,就像一隻被人飼養的寵物般搖頭擺尾爬進來的!

  她的腳踝上拴著鐵鏈,全身上下一絲不掛,性感成熟的肉體完全裸露著,胸前那對豐滿的不能再豐滿的巨乳倒垂了下來,好像兩個肥碩雪白的大肉球一樣顫巍巍的晃動著,顯得格外醒目和淫穢。

  巨乳的頂端還箍著手工吸奶器,兩個小玻璃罩將乳尖部位牢牢的吸在裡面,底部用兩根透明的導管連著,延伸出去後匯合成一根長管子,盡頭處是個巨大的容器,像是掛瓶似的懸掛在女人的脖子上。

  隨著一聲獰笑,阿威伸手拽過長管子,在另一頭的塑料氣囊上用力一捏。透明的導管內立刻流過乳白色的液體,一滴滴的全都淌到了容器裡。

  「啊……」

  他捏一下,趴在地上的石香蘭就發出一聲哭泣般的呻吟,潔白的乳汁就這樣一股接著一股的抽了出來,順著管子汨汨的流動。

  石冰蘭猶如五雷轟頂般,一顆心都痛苦的揪緊了。這真是一種非人的虐待,完全沒有把姊姊當作正常的女性,根本就是把她當成一頭真正的母畜來折磨!

  「賤奶牛,到這邊來!」

  阿威吆喝著將管子向前一拉,石香蘭立刻痛的頭髮亂搖,那對豐碩的大奶子被扯的向前誇張的突起,只好跟著向前爬行以減輕疼痛。

  她一邊爬一邊低聲抽泣,漲紅的粉臉難堪的都快低垂到地土去了,肥大滾圓的屁股卻高高的翹起,兩團臀肉間赫然還插著一根電動陽具,正高速旋轉的發出嗡嗡的響聲。敏感的下體不斷被刺激出快感,每爬一步都身不由己的流出淫水,順著大腿緩緩的淌到地上。

  「姊姊!」

  石冰蘭悲痛的狂喊了一聲。雖然她早已有了心裡準備,知道姊姊免不了和自己一樣飽受屈辱,但真正看到時卻仍然驚愕悲痛的無法自制。

  ——姊姊!

  熟悉的喊聲傳進耳朵,石香蘭身軀一顫,一度以為自己又在做夢了。這幾個月來只有做夢的時候,她才會看到妹妹的身影、聽到妹妹的聲音。

  可是這次的叫聲卻是這樣的真實,她驚駭的抬起頭來,這才發現不遠處懸吊著一個幾近赤裸的年輕美女,再定睛一看,那不是妹妹是誰?

  時光彷彿突然停頓了!

  「小冰!」

  足足三秒鐘過後,石香蘭才不能置信的悲呼出聲。那是一聲心膽俱裂的哀叫,好像整個世界都在這一剎那徹底崩潰!聰慧機警的妹妹居然也步自己後塵落入了惡魔的掌心,她實在無法接受如此殘酷的事實!

  「姊姊!」「,冰!」

  姊妹倆同時又喊了起來,哽咽的聲音都在顫抖著,內心都充滿了無窮無盡的痛苦、悲傷、屈辱和羞憤。

  「哈哈哈哈……」阿威得意的縱聲狂笑。「想不到吧?你們這對姊妹花竟然是這樣子重逢!」

  姊妹倆的俏臉一起羞紅了,彼此看看對方淒慘狼狽的模樣,誰也不比誰好多少。一個像犯人似的吊在半空中,一個像寵物似的跪趴在地上;一個衣不蔽體,一個全身赤裸;一個雙乳上五花大綁,一個雙乳上箍著人工吸奶器;一個被迫豎起一條玉腿,纖毫畢現的展露出剃光了陰毛的私處,一個高高的撅著屁股,被插在陰道裡的電動陽,具攪弄的淫水直流。

  四道悲愴的目光交匯在一起,姊妹倆簡直羞愧的無地自容,不約而同扭轉俏臉避開對方的視線,恨不得能找個地洞鑽進去。

  「為什麼連小冰也捉來,為什麼?」幾秒鐘後石香蘭驀地聲淚俱下,爆發般的對惡魔哭喊。「我已經乖乖做你的性奴了,你為什麼還不肯放過她……」

  「誰叫她長了一對這麼淫蕩的大奶子,我想忘掉她都辦不到呢!」阿威獰笑道,「你們倆命中注定都是我的性奴,一個也跑不掉……」

  「求你放了我妹妹……你要我做什麼都行,求你放了她!」

  石香蘭踉蹌撲倒在阿威腳下,涕淚交流的咚咚磕起頭來。

  「姊姊,別去求這個沒有人性的畜生……」

  石冰蘭又是羞憤又是難受,話還沒說完,站在門口的女歌星楚倩大步衝了過來,揚手「啪」的給了她一記熱辣辣的耳光!

  「放肆,不准你侮辱主人!」楚倩狐假虎威的喝道。

  「小冰……小冰!」

  看見妹妹挨打,石香蘭一下子急了,掙扎著站起身跌跌撞撞的就想衝過去。從小到大她都很疼愛自己的妹妹,特別是父母親過世之後,她在心裡幾乎是把妹妹當成女兒來看待,和自己的親生兒子佔據著同樣的份量。

  「賤奶牛,你還是先顧著自己吧!」

  阿威咯咯怪笑,一把就將石香蘭的腰肢牢牢抱住,另一隻手扯掉掛在她身上的吸奶器,然後將插在她股溝裡的電動陽具撥到最大檔。

  石香蘭全身劇震,嘴裡立刻發出痛苦而又狂亂的哭叫聲,下體傳來的快感陡然增加了十倍。她不由自主的激烈搖擺著赤裸的大屁股,敏感的肉縫裡湧出了大量的淫汁。

  「畜生!快放開我姊姊,不然我一定會親手斃了你!」

  石冰蘭氣的渾身發顫,圓睜雙眼厲聲怒喝,美眸裡噴出極端憤怒的火焰。

  可是阿威卻毫不在乎,反而大模大樣的將勃起的肉棒掏了出來,頂到了石香蘭的股溝上磨蹭著淫水。

  「到這地步你還要說大話,想嚇唬誰呢?」他不屑的道。「我偏偏要當著你的面,幹這頭奶牛,看你能拿我怎麼樣!」

  話音剛落,被他摟在身前的石香蘭又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哭叫,屁眼火辣辣的一痛,對方的肉棒已駕輕就熟的侵入了自己的直腸裡。

  「不要……」

  石香蘭痛哭失聲,拚命的扭動身軀想要掙脫。這兩個月來她的肛門多次遭到姦淫,肉體上的痛楚早已漸漸適應。可此時此刻卻是在妹妹面前被肛奸,這種巨大的羞辱令她痛不欲生,感到自己作為姊姊的最後一絲顏面都已被擊得粉碎。

  「放開我姊姊……放開她!」

  白冰蘭完全失去了冷靜,羞憤欲狂的拚命嘶喊,懸吊著的嬌軀不顧一切的劇烈掙扎起來,帶動鐵鏈發出一連串清脆的叮噹聲。

  但這反倒讓阿威更加興致盎然,雙手突然抄住石香蘭的兩條大腿,把她整個人抱了起來,那姿勢就像大人抱著小孩子撒尿似的,故意將兩人性器結合之處全部暴露出來,令石冰蘭可以清楚的看到姊姊豐滿雪白的雙臀之間,那褐色的菊花蕾被淒慘的撐開到極限,有一根又粗又長的醜陋肉棒正在反覆進出。

  「姊姊……」

  熱淚如泉水般湧出來,石冰蘭也忍不住哭了,心裡感受到的屈辱甚至更加強烈。同時還有一種深入骨髓的挫敗感。身為專門打擊罪犯的石冰蘭,竟然不能保護好自己的親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姊姊慘遭凌辱,這真正是人世間最大的痛苦和悲哀。

  「哭什麼哭!」女歌星楚倩站在旁邊看著,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等主人教訓完你的大奶牛姊姊後,馬上就要輪到你這賤貨本人了……」

  石冰蘭轉頭怒視著她,悲憤的美眸滿含淚水:「為什麼你要為虎作倀?你也是被他擄來的受害者,難道你就沒有一點同情心?」

  「笑話!我為什麼要同情你?要不是你這個胸大無腦的蠢材,我又怎麼會成為『受害者』呢?」

  楚倩冷冷一笑,伸手狠狠的扯了一下石冰蘭散亂的秀髮,將幾十根柔絲硬生生扯了下來。

  石冰蘭痛的雙眉緊蹙,一時間啞口無言。楚倩是因為自己的疏忽才被綁架,然後才淪為惡魔的幫兇,自己又有什麼理由去橫加指責呢?

  看到她臉上悲傷的表情,楚倩不禁泛起一股極度的快意。半年前她第一眼見到石冰蘭的時候,就對她胸前那對極其罕見的豐滿巨乳充滿了嫉妒,但當時還有種僥倖心理,安慰自己說那也許是用魔術胸罩墊出來的。

  可是,這種僥倖心理就在剛才徹底破滅了!楚倩終於親眼見到了石冰蘭赤裸的胸部,那絕對是一對貨真價實的超級大奶,豐碩到令她這個以「波霸」聞名的女星都瞠目結舌。單是罩杯的尺寸就比她足足大出了兩碼,而且乳球本身還顯示出驚人的堅挺,一點也不因沉重的份量而下垂。

  一瞬之間,楚倩的妒火騰的燃旺了,本就淪陷於黑暗的心靈被妒意扭曲的更加厲害,竟然變本加厲的折磨起對方來。

  「哈哈,倩奴說的真好……這對大波姊妹都是沒腦子的花瓶,天生下來就是給男人幹的!」

  這時阿威已經抱著懷裡的美女走了過來,就在和石冰蘭只有咫尺之遙的距離內奸淫著她,嘴裡還不斷的縱聲狂笑著,明顯是在有意的耀武揚威。

  「別看我,小冰……別看……」

  石香蘭土氣不接下氣的哭叫著,兩條美腿淫蕩的大大張開,成熟的肉體倒在男人懷裡一上一下的拋落。由於這段日子連續服用催乳藥物,她的性慾變的極其亢奮,才短短幾分鐘時間,她不但陰道裡早已濕的一塌糊塗,就連正在被欺凌的肛門也開始出現了性感。

  「啊……啊啊啊呀……插死我了……啊……插死我了……」

  就在妹妹悲痛而驚訝的目光下,石香蘭聲嘶力竭的浪叫連連,直腸裡撕裂般的疼痛已經被強烈的快意所取代。她極力的想要控制住自己,可是不爭氣的身體卻很快屈服了,胸前一對雪白而柔軟的豐乳像兩隻大白兔似的活蹦亂跳,赤裸的大屁股隨著男人的淫虐瘋狂的扭動起來。

  「姊姊,你……」

  石冰蘭只覺得寒意直冒,不能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姊姊在她印象中一直是個端莊、溫柔而又斯文的女性,怎麼會變成這種不知廉恥的模樣?

  「姊姊……姊姊你怎麼了?」她淒厲的喊了幾聲,明眸又向阿威怒目而視。「畜生!你究竟對我姊姊做了什麼?她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絕對不是……」

  阿威怪笑不答,就在姊妹倆的哭泣怒罵聲中,操縱陽具在那緊湊的直腸裡無所顧忌的衝殺,抽送了百來下後才依依不捨的拔了出來。

  「啊……不……」

  石香蘭從喉中迸發出一聲崩潰般的大哭,突如其來的空虛感猛地湧了上來。就像是在不斷攀升向絕頂高峰的節骨眼上,驀地腳下一空跌入無底的深淵,那種空空蕩蕩的感覺令她難受的快要發瘋了,肥大的光屁股不由自主的搖的更激烈,想要將肉棒重新吞進去。

  「給我大雞巴……我要!我要……快給我……」

  她像個真正的妓女一樣完全放棄了尊嚴,身體不停的顫抖著,哭泣著苦苦哀求。可是阿威卻突然冷笑一聲,隨手將她整個人拋到了旁邊的地上。

  「賤奶牛,別以為我不清楚你的把戲!」他低沉著嗓音獰笑。「你想讓我在你身上彈盡糧絕?哈哈,門都沒有!」

  石香蘭的臉色一下子變的慘白,然後又面紅耳赤的哭了起來。

  石冰蘭這才恍然大悟,為什麼姊姊會表現的如此淫蕩,而剛才看著自己的眼神又是如此淒苦。天真的姊姊以為只要能讓男人完全滿足,他就沒有精力再找自己發洩獸慾。

  「姊姊……」

  石冰蘭熱淚盈眶,視線都變的模糊了。

  阿威卻笑的更加得意,走上一步,手掌輕薄的撫摸著她那滿是悲憤淚水的俏麗臉龐。

  「求你別碰小冰……求你……」

  石香蘭抽泣著掙起身子,抱住他的腿又苦苦哀求了起來。

  「你們姊妹倆都是我的性奴,我怎麼可能不碰她?」阿威用嘲笑的語氣道。「你還是勸她早點乖乖順從我吧,也免得吃更多的苦頭!」

  「姊姊,別去求這個惡魔!」石冰蘭強忍住眼淚,神色凜然的大聲道。「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過我們的!姊姊……屈服只會帶來更大的羞辱,我們一定要堅強起來勇敢的面對……」

  「小冰!」

  石香蘭哽咽的應了一聲,激動的嘴唇發顫,柔弱的嬌軀似乎也一下子挺直了許多。

  「閉嘴!」

  阿威心中大怒,揮手摑了石冰蘭幾記響亮的耳光,打的她嘴角溢出了血絲,然而她卻還是頑強的繼續激勵姊姊。

  「別打我妹妹……你快住手!」

  石香蘭大聲哭叫,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竟然死死拽住男人的腿想將他拖開,但卻反而被一腳踹倒。

  「他媽的!」

  阿威暴跳如雷。他之所以讓她們姊妹重逢,本來是想利用姊姊來使妹妹屈服,想不到事情的發展竟完全不盡人意。

  「主人,這兩個賤貨還沒有受夠皮肉之苦!」楚倩連忙手捧著皮鞭走過來,一臉阿諛的討好道。「您不如用鞭子教訓她們一頓,誰不聽話就狠狠抽她!」

  「說的對!」

  阿威接過皮鞭向空中虛揮了一記,鞭梢發出辟啪的駭人響聲。但石冰蘭卻依然毫無懼色的痛斥不絕,而石香蘭雖然恐懼的微微發抖,卻也沒有像往常那樣軟弱的馬上投降。

  他火冒三丈,正要揮鞭狠抽下去,突然靈機一動,腦海中閃現出一個念頭。

  「倩奴,你的辦法還不夠好!」他的眼裡露出詭笑。「應該反著來,如果姊姊不聽話,我就狠狠教訓妹妹;要是妹妹不聽話呢,我就去教訓姊姊!看她們怎麼辦?哈哈……」

  「好啊!」楚倩拍著手吃吃嬌笑。「主人您真是天才耶,這麼棒的主意都想的出要來!」

  阿威也得意的大笑起來,兩姊妹的心卻一起沉了下去,石冰蘭悲憤的叫道:「惡魔!你有什麼手段就衝著我來,別傷害我姊姊……」

  話還沒說完,只聽「啪」的一聲脆響,皮鞭毫不容情的抽在了石香蘭光潔的背上,痛的她慘叫了一聲,不由自主的蜷縮起了嬌軀。

  「你!」

  石冰蘭怒目圓睜,這一鞭就像是抽在她自己身上,令她心如刀絞。

  「我可不是說笑的喔,冰奴!」阿威冷哼道,「不想這頭賤奶牛皮肉受苦,你就給我放聰明一點!」

  石冰蘭氣的胸膛起伏,貝齒用力一咬嘴唇,終於不再出聲了。

  「對了,這樣才乖嘛!」

  阿威滿意的打了個響指,吩咐楚倩替石冰蘭鬆綁,並放鬆鐵鏈讓她的雙足著地站穩,但是兩條手臂卻仍然反鎖在身後。

  「還不跪下?」

  善於拍馬屁的楚倩不等阿威吩咐,就吆喝著按住了她的肩膀向下壓。石冰蘭自然竭力反抗,兩條玉腿繃的筆直,說什麼也不肯向色魔屈膝。

  阿威獰笑一聲,隨手刷刷幾鞭揮了出去,直抽的石香蘭痛的哀嚎不斷,後背白嫩的皮膚上出現了一道道血痕。

  「別打了,我跪就是!」

  石冰蘭再也忍不住了,心一橫,帶著羞辱的表情跪了下來,雙膝沉重的碰到地面。

  「別管我……小冰!你用不著委屈自己……」

  石香蘭悲痛的語不成句。她知道妹妹一向心高氣傲,遇到再凶殘的罪犯也都寧死不屈,而現在卻被迫向色魔下跪,這一定比殺了她還令她痛苦。

  「姊姊!」石冰蘭淒然一笑。「你可以為我不惜犧牲顏面,難道我就不能為你委屈一下尊嚴嗎?」

  「嘖嘖嘖,姊妹情深,真是太令人感動了!」

  阿威怪聲怪氣的吹了聲口哨,楚倩則附和著吃吃浪笑不停,姊妹倆卻悲傷的真想抱頭痛哭。

  「那麼,甘願犧牲的石隊長,你承認不承認自己是性奴呢?」楚倩故意嘲諷道。

  石冰蘭臉色慘然,一顆心刺痛的幾乎要滴血。「性奴」這兩個字只是聽到都帶來強烈的屈辱,更不用提要自己親口承認了。

  但是看到姊姊身上那斑斑血痕,她的心更痛了,一咬牙,最終還是艱難的點了點頭。

  「點頭算什麼,既然承認了就要親口說出來!」阿威不懷好意的命令道。「大聲,點告訴我,你現在是什麼身份?」

  石冰蘭又羞又氣的怒視著他,滿臉漲的通紅,貝齒已將下唇咬出了血。

  「不說就算了,反正挨鞭子的是你姊姊!」

  阿威欲擒故縱的獰笑著,作勢又要揮出鞭子。

  「等等!我說了……我……我是……冰奴!」

  羞憤的淚水不受控制的掉下,石冰蘭顫抖著嗓音,說出了這句令自己屈辱終身的話。

  這一瞬間她簡直是無地自容,並且還有種深入骨髓的悲哀。三天來她寧願忍受放尿、剃毛、灌腸等種種羞辱,就算是被對方拿丈夫的生命威脅時,都始終不肯承認這屈辱的性奴身份,目的就是為了保持住精神上的凜然不可侵犯。可結果卻是如此殘酷,她最終還是不得不向色魔低頭,之前的努力等於全部付諸東流。

  「哈哈,冰奴……哈哈哈,好一個冰奴!」

  阿威心花怒放,征服的快感湧遍全身,狂喜的幾乎要手舞足蹈起來。

  「以後你跟我說話的時候要自稱冰奴,還要叫我主人!記住了嗎?」

  石冰蘭雙眼含淚,僵硬的點了點頭。

  「又點頭,你他媽的還是不想親口回答?」阿威怒吼道。「給我大聲說出來!」

  「主……主人,冰奴……記住了!」

  內心的羞怒已經到了極點,石冰蘭一陣氣苦,只覺得連精神上的自尊都受到了致命的打擊,跪在地上的身軀搖搖欲墜。

  「不,小冰!你別再委屈自己了……」

  目睹這一切的石香蘭淚如雨下,哭叫著奔過來就想攙扶起妹妹,但是卻被楚倩一把拽住了,跟著耳邊突然又響起了鞭子的呼嘯聲。

  這一鞭卻是落在石冰蘭白皙修長的大腿上,絲緞般光滑的玉腿立刻添了一道血痕。

  「忘了我剛才說的話嗎?你要是不聽話我就打她!再敢違逆我,反而會讓你妹妹受更多的罪!」

  阿威眼露凶光的瞪著石香蘭,威脅的又揮了揮鞭子,嚇的她手足無措的不敢動了,只能掩面失聲痛哭。

  「你也給我跪下,跪到你妹妹身邊去!」

  在恐嚇的語音和凶狠的鞭梢下,石香蘭重新失去了反抗的勇氣,軟弱的嚶嚶哭泣著,被楚倩押到石冰蘭身旁跪了下來。

  姊妹倆赤裸裸的並肩跪在地上,悲傷的互相望著,從對方眼裡看到的都是無盡的羞恥和痛苦。

  「倩奴,你替我拿著鞭子!」阿威隨手將鞭柄遞給楚倩。「哪一個不聽話,你就給我狠狠的教訓另一個!」

  楚倩答應著接了過來,也學著他的樣子呼呼的揮舞了幾下,臉上滿是興奮期待之色。

  阿威的眼裡同樣滿是興奮的光芒,貪婪的盯著這對美麗的姊妹花。

  他回想起了頭一次看見她們一起出現的情景,那是在協和醫院胸科病房的走廊上,她們倆面對面的站在那裡聊天,一個穿著警服一個穿著護士服,兩姊妹的胸部同樣都是那麼的豐滿碩大,把各自的制服撐出了高聳到驚人的弧度。

  當時阿威就看的熱血沸騰,暗中發誓不管怎樣都要把她們據為己有。半年後的今天這個夢想總算變成了現實,這對垂涎已久的巨乳姊妹終於全都搞到手了,而且還被剝光衣服屈辱的跪在腳邊,像真正的奴隸似的任憑自己處置。

  「想不到吧,你們也有今天!」

  他怪笑著雙手齊出,將姊妹倆的俏臉同時抬起,像欣賞玩物似的托在掌上端詳著。她們的容貌很相似,看上去都是那樣的清麗脫俗,只不過妹妹有種冰雪般的冷艷之美,姊姊則多了幾分成熟女性的嫵媚。

  「主人,您說她們倆誰更漂亮?」

  楚倩察言觀色,不失時機的插嘴打趣。

  「這個嘛……」阿威失笑道,「兩個賤奴都是少見的絕色美女,各有各的味道,還真不好比較呢!」

  聽了這話,兩張美麗的俏臉一起在他掌中羞的通紅,然後一個怒目而視,一個羞恥的避開視線。

  不過身材倒是可以比一比,比如這兩對大咪咪……」阿威顯然來了興致,喝令道。「來,都把胸部挺起來,讓我看看誰的奶子更大!」

  石冰蘭氣的心膽俱裂,衝口而出的才剛罵了句「混蛋」,楚倩已經毫不客氣的一鞭子抽向石香蘭,痛的她哀叫一聲,身上又添了一道血痕。

  「不比較一下,怎麼知道誰才是『東方第一巨乳』呢!哈哈……哈……」

  邪惡的怪笑聲中,無法反抗的兩姊妹只好按照色魔的要求,腰身挺的筆直,把本就豐滿的胸脯更加誇張的挺了起來。

  由於她們肩並肩的緊靠著,兩對巨碩滾圓的雪白肉球處在同一水平線上,就像是四顆水分飽滿的大蜜桃一字排開的墜在胸前,看上去令人血脈賁張。

  「唔,香奴的乳根稍大一些,奶子也更肥碩……不過冰奴的乳峰海拔卻要稍微高點……」

  阿威俯下身來左望右望,在近距離內的仔細的觀察比較著,嘴裡一連串的嘖嘖驚歎。

  「香奴豐滿的不能再豐滿啦,罩杯尺寸上略勝一籌;不過冰奴勝在夠堅挺,這麼沉重的肉球竟然可以抗拒地心引力向上聳起,真是絕無僅有的奇跡啊……」

  被人這樣子品頭論足,姊妹倆都羞的面紅耳赤,眼裡露出更加恥辱的神色。

  阿威卻越發的興奮,忍不住一手一個的按在她們的胸脯上,分別抓住一隻裸露的八奶子搓揉起來。

  「從手感上來比較嘛,香奴的奶子感覺很柔軟!瞧,手指全都陷進乳肉裡去了……冰奴的奶子是非常結實!嘖嘖,瞧這驚人的彈性,簡直就跟充滿氣的籃球一樣……」

  他一邊由衷的讚歎著,一邊盡情享受雙掌中截然不同的美好手感,掌中的力道不知不覺的漸漸加重,將姊妹倆的巨乳揉捏的完全變了形,大把大把的雪白乳肉從指縫聞亂冒了出來,看上去真是說不出的淫靡。

  石香蘭發出疼痛的哀嚎聲,流滿淚水的粉臉顯得楚楚可憐;石冰蘭也痛的緊蹙雙眉,雖然咬緊牙關一聲不響,但內心卻泛起越來越強烈的屈辱悲哀。假如只是她一個人被俘的話,她絕不會就這樣任憑色魔羞辱,早就已經不顧一切的痛斥反抗了,可是現在為了姊姊卻只有忍耐下去。

  「對了,香奴的奶子還會分泌乳汁,這可是冰奴暫時還沒有的特色喔!」

  阿威說著哈哈大笑,右手在石香蘭乳峰尖端用力一捏,一股潔白的奶水立刻從鼓鼓突起的紫紅色乳頭裡噴了出來,不偏不倚的剛好射在他的陽具上。

  「那……主人是對姊姊的奶子更滿意嘍?」楚倩厚顏無恥的參與了進來,略帶幾分妒意的浪笑道。「倩奴也覺得她的胸圍似乎稍大一點,『東方第一巨乳』的稱號應該給她……」

  「那倒未必!」阿威的語氣儼然像專家。「香奴畢竟生過小孩,奶子更大並不出奇;冰奴還沒生產過,乳房尺寸就能跟姊姊幾乎不相上下了,今後明顯更有發展的潛力哇……」

  「什麼?」楚倩目瞪口呆,「她已經是超級巨乳了,還能再發展?」

  「當然!冰奴現在是G罩杯,等她生下孩子後,尺寸至少會增大到H,如果發展的好說不定還能到I呢!到時候姊姊可就比不上她了!哈哈……哈……」

  石冰蘭聽的羞憤交加,俏臉唰的紅到了耳根,同時卻也感到一陣徹骨的涼意。聽惡魔的語氣,他不僅要長期囚禁自己肆意姦污,還想要自己懷孕生產?

  想到這裡她簡直是不寒而慄,一股真正的恐懼感霎時遍佈全身,她不由自主的微微發顫。

  「不過,就目前來說這兩對大奶奶難分上下,我一樣喜歡!」

  阿威最後做出了總結,喋喋怪笑著將掌中的豐碩肉球揉了又揉,跟著雙手用力向中間合攏,竟然將姊姊的左乳和妹妹的右乳碰到了一起。由於姊妹倆跪的很近,乳房又都是那麼巨碩豐滿,兩顆雪白的大肉團很容易就彼此接觸到,在手掌的推擠下互相磨蹭了起來。

  感受到對方的裸露乳肉壓迫著自己,姊妹倆不約而同的「啊」了一聲,心裡都泛起了一種熟悉和淫亂相交織的異樣感覺,並且感到說不出的羞恥。

  「主人,不如讓她們倆一起替你乳交吧!」楚倩忽發奇想,眉開眼笑的嚷嚷道,「就像現在這樣的姿勢,一人出一邊奶子給你乳交,也許會很好玩噢……」

  「好主意!」

  阿威眼睛一亮,果然依言掏出了暴挺的陽具,再用雙手分別抓住了姊妹倆的一顆豐滿的巨乳,像是用肉包子夾香腸似的將自己的陽具夾在了中間。

  「哇哇,真的好爽啊……」他立刻發出愉悅的叫聲。

  這的確是一次前所未見的乳交,用的是兩個不同美女的乳房外側,雖然沒有天然的乳溝可以套弄,但卻給人十分新奇的體驗。當然更重要的還是那種變態的刺激感!能同時用這對巨乳姊妹花的大奶子來套弄雞巴,心理上的滿足也遠比單人乳交來的強烈。

  這種凌辱方式自然也完全出乎姊妹倆的意料;她們都被色魔強迫乳交過,可是也從來沒想過姊妹倆的乳房會一起夾住他的生殖器。

  「不!」

  石冰蘭再次羞的無地自容,本能的又開始掙扎,但結果卻是害的姊姊連著吃了好幾鞭,悲慘的哀嚎聲令她心中絞痛,身軀只好又僵硬住動彈不得。

  「乖一點吧,冰奴!瞧你姊姊多為你著想……你應該多向她學學哦!」

  嘴裡調侃著,阿威緊緊抓住這對姊妹花的赤裸乳房,兩隻手恣意的捏、揉、擠、掐、抓……令掌中雪白肥碩的大肉團不住凹陷變形……

  雙掌分別傳來迥然各異的美妙感受,右掌中是如同棉花般的肥膩柔軟,左掌中則是充滿肉感的堅挺碩大……勃起的肉棒在兩顆豐滿肉球的左右「包夾」下陷進鑽出,被大堆嫩肉摩擦的舒爽無比,很快就瀕臨了噴射的臨界點!

  「啊啊啊……」

  絕頂的酥麻快感陡然到來,阿威興奮的吼叫著,猛地將肉棒拔了出來從左到右的一甩,正好將濃濃的精液射到了姊妹倆的胸脯上。

  和精液一起噴出來的,是姊姊眼裡羞辱的淚水和妹妹眼裡憤怒的火焰,她們那濺滿精液的高聳胸脯一起劇烈的起伏著,心裡都充滿了極度的悲哀……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