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二十八章 最危險的親密接觸


  「喂,你幹什麼?」阿威忍不住大喝一聲,「你是變態狂嗎?居然偷看我上廁所!」

  那保鏢慌忙縮回身體,尷尬的道:「先生您誤會了,我是在撿掉到地土的手帕!」

  「是嗎?或許你應該用手機或者鏡子照一照我這裡,那樣不是更方便!」

  阿威諷刺的道。他這是搶先把話說出來,以免對方真的用手機或是鏡子來偷窺,那樣可比趴在地上看更加方便。

  「對不起,先生!對不起……請您原諒,我這就走!」

  那保鏢連聲道歉,趕忙起身出了隔間。原來他確實是懷疑石冰蘭躲在裡面,但卻無論如何想不到阿威居然主動掩護她——因為這保鏢親耳聽到孫德富說,抓到了「女賊」要交給阿威發落的,可見兩人必然不是同夥——他只是懷疑石冰蘭是否制住了阿威,逼著阿威撒謊,所以才俯身想要查看究竟,但是聽阿威如此中氣十足、態度自然的責罵自己,顯然並未受制於人,因此這保鏢疑心盡去。他可不想得罪孫德富請來的貴客,慌忙道歉走出了隔間。

  阿威和石冰蘭同時無聲的吁了口氣,但是危機還未完全過去,那保鏢的腳步聲仍在洗手間裡迴響,只不過走到窗戶那邊去了,顯然是還要觀察其他地方。

  不過比起剛才來,阿威的心跳已穩定多了,敏銳的感官頓時又回到了與自己親密接觸的肌體上來。

  他先是故意輕微挪動著屁股,將石冰蘭的腳掌更多的坐在臀下,等到她本能的縮足迴避時,阿威突然伸出右手,直接握住了她那穿著高跟鞋的纖巧右足!

  石冰蘭想不到對方竟動手動腳起來,愕然向下望去,卻見阿威一臉苦相,示意她的鞋尖踩痛了他。

  石冰蘭歉然,正想把腳移開的更遠些,誰知阿威卻握住不放,而且還用左手輕輕替她脫掉了高跟鞋。

  石冰蘭嬌軀一震,俏臉微微泛紅了。由於今晚要換穿緊身衣,她為了抓緊時間,來的時候就沒有穿絲襪,赤裸的腳掌頓時被對方直接捏到了手中。

  但是這種情況下對方的要求無疑是正當的,她也不好拒絕,只得隨手接過了自己的一隻高跟鞋,有些不知所措的拎著。

  阿威見她沒有反對,膽子更大了,如法炮製的將她的另一隻腳也抓了起來,替她脫鞋。這次他故意將動作放的更慢,好延長手握這美女裸足的時間。那瑩白、綿軟而溫潤的腳掌,慢慢的隨著高跟鞋的離開而全部暴露了出來,然後墊個落入了阿威的掌握。那細嫩的足趾就像雕刻出來的一樣,柔滑的腳心顯然十分怕癢,正在手掌的觸摸下輕輕的顫抖、軟弱的掙扎。

  光是看著這完美的足掌,阿威就已經興奮的褲襠突起了帳篷,要非常辛苦才能掩飾住這副醜態。

  他怕暴露了嘴臉,因此只是有意無意的稍微把玩了一下,就規規矩矩的放了下來,重新扮出正人君子的嘴臉。

  還沒來得及偷看一眼石冰蘭此時的臉色,驀地裡,遠處隱隱傳來了警笛的響聲。

  阿威心想這一定是石冰蘭招來的救兵,正略感安慰,誰知警笛聲到了某個還有明顯距離的地方後,就一直沒有變化了,顯然是警車已停在那裡不再前進。

  儘管如此,這警笛聲還是起了震懾作用,那保鏢的腳步聲立即奔出了洗手問,一邊喊著什麼一邊遠去了。

  石冰蘭忙赤腳跳下馬桶,重新穿上高跟鞋,略帶紅暈的俏臉上露出振奮的表情,對阿威悄聲說:「你到窗邊看看,是不是有很多人穿過花園,向後門那邊跑了過去?」

  阿威依言開門出去,走到窗邊舉目一望,果然,夜色下隱約見到十多條黑影在忙亂的竄著,向後門的方向跑去。而警笛聲也正是從後門那裡傳來的!

  ——奇怪,這些人怎麼全都衝向警車?是在找死啊!

  阿威一轉念間,忽然明白了,石冰蘭是有意指使部下將警車開到後門,擺出一副從那裡強攻的架勢。這樣子孫德富聽到後,就會下令保鏢們都往那裡沖,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攔住警方的支援力量。她自己就可以藉機從這洗手間裡脫身了。

  ——好一個調虎離山之計!這正是我慣常用的招數啊,想不到石大奶你也學會了嘛!

  阿威在心裡暗暗讚許。其實他只猜對了一半,王宇將警車開到後門後,並未擺出強攻的架勢,只是將事先準備好的一條繩索隔著高牆拋了進來,然後又在牆角扔下一隻銀色高跟鞋,偽裝成石冰蘭已經攀牆逃到了孫宅外面的假象。

  總之,這個佈置顯然已成功了,阿威親眼瞧見,就連那丁超都親自衝向了後門,基本上所有保鏢都被吸引了過去。

  不過,這些人也算訓練有素,並未鬧出多大的動靜,因此似乎也沒驚動到大廳裡正在跳舞的人群,大概是裡面的舞曲聲本就很響,將這一切都掩蓋了過去,否則單是聽到警笛轟鳴,恐怕早就有人出來查看究竟了。

  不到半分鐘,警笛聲又漸漸遠去了。接著保鏢們垂頭喪氣的返身回來,三五成群往主樓那邊去了。

  「怎麼樣?那些人是不是全都走了?」

  石冰蘭的聲音自後傳來,顯得胸有成竹,彷彿一切都在她意料之中。

  阿威正想回答說是,但忽然想這樣一來,她就可以放心的揚長而去了,這一局她又是大獲全勝!

  說起來也有些莫名其妙,當石冰蘭有生命危險時,阿威忍不住拚命救她,但是一旦這種險境解除,看到石冰蘭那自信十足的樣子,他又覺得有氣,很想好好教訓一下她!

  何況,還沒有占夠她的便宜呢!拘束在那小小的隔間裡,也許還有其他花樣可以玩……

  「嗯,大部分都走了!」阿威先裝出欣喜的樣子,然後好心的對石冰蘭說,「不過還是別大意,你先別急著出去,我替你探一下路吧,看看他們會不會還有人守在外面!」

  說完也不等石冰蘭回答,就返身奔向洗手間的門口,煞有其事的向外望去。

  門外果然沒有保鏢了,只有兩個穿著工作服的傭人正拿著拖把和水桶,正要進入女洗手間清理衛生。

  阿威對著其中一人招了招手,等他走到身邊時,低聲說道:「我的手機不小心掉到馬桶裡了,請你們幫個忙,設法幫我撈出來好嗎……是最裡面隔間的那個馬桶……嗯,那手機裡存有對我非常重要的資料,找不到的話你們孫老先生是會發脾氣的,千萬拜託了!」

  那傭人恭敬的答應了,轉身招呼著同伴一起走向走廊另一頭,大概是先去找工具了。

  阿威則回到了石冰蘭身邊,假裝驚惶的道:「不好了!走廊上還有幾個保鏢沒走。他們仍在懷疑這個隔間裡有人,正在商量用什麼借口再進來檢查一次!」

  饒是石冰蘭機智鎮定,聽到這話也倒抽了一口冷氣,微露沮喪的神色。

  她掠了一下秀髮,平靜的道:「我知道了!你趕緊出去吧,他們要對付的是我,與你無關!」

  「那怎麼行?」阿威反對道。「我出去了誰掩護你?你會馬上被發現的!」

  石冰蘭淡淡一笑:「你在這裡也阻止不了他們來檢查呀!還是趕緊走吧,別白送了一條命!」

  「不,我絕不走!你是香蘭的妹妹,如果我就這樣拋下你走了,將來一定沒臉去見香蘭!」

  阿威扮出激動的模樣,其實心裡卻差點笑破了肚皮。

  「不會的啦。你已經幫了我很大的忙,盡到了最大的努力。我和姊姊都會永遠感謝你的!」

  「別說了!我決心跟你同生共死!」

  阿威斬釘截鐵的做了個手勢,轉身又將隔間的門反鎖了起來。

  石冰蘭目光閃動,重新審視著阿威,以前她覺得眼前這個男子絕對配不上姊姊。但是就在剛才短短的十分鐘裡,既聽到他為了姊姊是如此傷心,又看到他不惜生命保護自己的壯舉,這都令石冰蘭頗為感動,對他的好感也在增加中。「好吧,那咱們一起來想想辦法,看怎麼樣能把他們騙過去!」石冰蘭沉吟著道。「我估計,他們生怕得罪貴客,還是不敢強闖的,只會另外找借口從這個縫隙偷窺過來……」

  阿威點頭稱是,忽然蹲低身子趴在地上,也向隔壁張望了一眼,然後起身說:「以這個縫隙的大小,只要他們不是明日張膽的把臉湊過來,那麼當腦袋湊到最低時,可以看到我們這裡的這個高度……」

  說著伸手比劃了一下,正好比馬桶的高度還要高出幾公分

  石冰蘭輕歎一聲,十分失望,心想就是這幾公分壞事,導致對方可以瞥見自己的雙腳,自己總不可能懸空停在半空中吧。她還來不及說話,阿威突然伸出雙臂,一手攬住她的纖腰,一手抄在她的腿彎處,將她整個人打橫抱了起來。

  石冰蘭吃了一驚,本能的想要掙扎,但馬上想到對方將自己抱起來,倒是可以躲過隔壁的窺視。

  但她的俏臉仍羞紅了,嘴裡輕聲道:「這樣是不行的,快放我下來!」

  「怎麼不行?我抱的這麼高,他們一定看不見你的啦!」

  阿威說著,雙臂將石冰蘭抱的更緊了,感受著懷裡這具溫熱、柔軟而玲瓏浮凸的嬌軀。

  說也奇怪,她的身高足有一百七十二公分,胸前這兩顆巨乳又是如此的份量十足,但抱起來的感覺竟是相當的輕盈、苗條,而且柔軟的就像是沒有骨頭一樣,似乎隨時都能在懷裡化去。

  「真的不行啦!」

  頭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這樣抱起,石冰蘭臉燙如火,只感到被抄住的膝彎一陣酸軟,竟然失去了掙扎的力量。

  「你抱著我手很容易累的,萬一他們拖延時間,你很快會支持不下去……」

  阿威暗暗好笑,但也不得不裝模作樣的道:「嗯,這倒也是。不然我背著你妤了!」

  「你……你先放我下來!」

  「啊,是是!」

  石冰蘭被放下來後,臉上的紅暈還未褪盡,就在形勢所逼和阿威的苦勸下終於「想通」了。她默不作聲的趴到了他的背上,任他的雙手分別托住自己兩條大腿,將自己整個人背了起來。

  不過這一回,是阿威很快不幹了。因為他發現,白己雖然可以恣意的輕捏石冰蘭的大腿,但是她卻挺直了上身,胸部跟自己的背脊距離的遠遠的,根本沒法觸碰到那對豐滿無比的乳房。

  ——必須盡可能多接觸她的身體,這場遊戲才會玩的有趣!

  阿威越來越興奮,於是他假裝想起了不妥,驚叫說這樣背著人自己就無法坐下,說不定也會被發現破綻。

  「那怎麼辦?我總不能騎在你脖子上吧?」

  石冰蘭在焦急之中,衝口說出了這句話,說完才覺得不雅,俏臉更加發燙。

  阿威裝著苦惱的想了一下,忽然眼睛發亮的道:「我看,只有這種姿勢最保險了……」

  邊說邊比劃了一下。

  石冰蘭一看就面紅耳赤,連連擺手說不行。這時只聽腳步聲傳來,有兩人先後走進了洗手問,直奔隔壁的隔間。

  阿威瞥眼一瞧兩人的鞋子,看出正是剛才碰到的傭人,精神不由更振,心想這下好戲來了。

  他聽出隔壁那兩個傭人已蹲到馬桶邊,開始用工具掏挖了起來。不過從壁板的縫隙處看不到他們的動作,只能看到他們跪蹲的膝蓋,單以姿勢而論,跟早前進來窺視底細的保鏢幾乎是一模一樣,很容易給人造成誤解。

  說時遲,那時快,阿威迅速無聲的解開皮帶鬆開外褲,令之垂到腳邊,然後不由分說的猛然正面摟住石冰蘭的纖腰,將她整個身軀向上舉了起來,並用懇切的眼神催促她別再婆婆媽媽。

  到此地步,石冰蘭騎虎難下,也只能含羞按照阿威的吩咐,伸手摟住了他的脖子,同時張開雙腿夾住了他的腰部,使自己像個樹熊一樣「掛」在他身上。

  ——啊,這種姿勢……我全身幾乎都被他碰到了……真是好丟臉哦!

  石冰蘭只覺得無地自容,下意識的正想掙脫,但這時隔壁那兩個人已都蹲在地上,彷彿是要撈取什麼東西似的,圍著隔壁的馬桶忙開了。她心中一驚,原本推拒的雙手反而更緊摟住了阿威的脖子,兩條光滑美腿也更用力、死死的夾住了他的腰部,而且還繞到腰後互相交纏了起來,生怕自己不慎跌下來。

  阿威順勢將她的晚禮服裙擺完全向上翻起,使她的大腿和屁股一起暴露在空氣!

  石冰蘭大羞,感到自己只穿著丁字褲的光溜溜臀肉上,傳來被冷風吹拂的感覺,心中只感到極其不妥。但是為了不使長裙下擺被隔壁看到,如此翻起來又是必須的,根本沒有理由反對。

  她只能咬牙切齒的對老天祈禱,希望隔壁那兩人趕緊窺視完、趕緊離去,免得自己多受罪……

  阿威的心情卻跟她完全相反,巴不得隔壁的活永遠也別結束,好讓他永遠沉浸在與這巨乳女警胸腹相貼、腿股交纏的銷魂滋味!

  ——嘿嘿嘿,我親愛的石大奶,要是你知道此刻如此親密摟著你的,就是你費盡心機想抓的變態色魔,你會不會氣的暈過去哇!哈哈哈……

  他在心裡狂笑著,盡情享受著既捉弄了這美女的心靈,又侵犯了她高貴玉體的雙重快感!

  特別是,他的雙手早已故意不用勁了,只是假裝樓著那纖細的腰肢而已,基本是靠石冰蘭自己的力量盤踞在他身上的,一想到這點,阿威就興奮的不行。

  當然最令他興奮的,還是再次零距離接觸到了那對夢寐以求的極品巨乳!

  此刻他的臉部,正親密無間的擠壓在那高聳的雙峰間。雖然,這中間還隔著石冰蘭的晚禮服和乳罩,但是那對極其富有彈力、鼓鼓聳起的豐滿肉球,就算是再厚的衣料也遮擋不住那無與倫比的美妙觸感!

  儘管阿威拚命想掩飾自己的衝動,但是胯下的肉棒還是激動的充血勃起,不但撐的他自己的內褲凸起,還無可避免的頂到了石冰蘭光滑的大腿上;如此明顯的生理變化,石冰蘭自然立刻感覺到了,芳心頓時劇震,清澈的眸子裡也露出嗔怒之色,狠狠的瞪著阿威。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實在是控制不住身體的本能反應……」阿威哭喪著臉,用細如蚊蠅的聲音解釋起來,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

  石冰蘭心煩意亂,真想不顧一切的跳下地來,結束這羞恥的親密狀態。但這時驀地有說話聲從隔壁傳來。

  「奇怪,好像沒有呀……」

  「不可能吧!你看仔細了沒有?起來起來,讓我來找找……」

  這兩個傭人的對話聽在阿威耳中,當然知道他們是在辛苦的尋找那根本不存在的手機,可是在石冰蘭聽來,卻以為是對方仍要繼續檢查下去。她一驚之下,四肢不由自主的重新纏緊了阿威,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阿威大喜,表面上卻也裝著十分恐懼的樣子,上下牙關都哆嗦著打起架來。

  石冰蘭生怕這戰慄聲招人懷疑,情急之下來不及多想,下意識的將阿威的頭頸更深的埋進自己胸前,將那聲音堵了回去。

  ——哇!我的媽呀!

  阿威只覺得面頰猛然陷入了兩大團豐滿柔軟的肉山裡,口鼻正好被夾在中間堵住,呼吸都快凝滯了。雖然這是他夢寐以求的絕頂享受,但假如長時間被如此偉大的「凶器」埋葬著,搞不好真會被悶死在裡面呢!

  他只能忍痛割愛的探出頭來,吸了一口新鮮空氣,同時雙手托住了石冰蘭近乎赤裸的屁股,將之用力的抬起,使雙方的身體稍稍分離。

  而這時石冰蘭也猛醒過來,俏臉頓時連耳根都紅透了。她對自己的胸部一向「嚴加看管」,就連對丈夫都幾乎沒有開放過,不料今晚卻被眼前這男子再三接觸到,雖然還隔著衣物,但也已經令她羞愧之極、手足無措了。

  因此當她見到阿威主動從自己雙峰間探頭出來,心中又增添了一分好感,剛才些許懷疑他吃自己豆腐的想法也隨之消失了。

  也正是由於這個緣故,石冰蘭雖然接下來很快感覺到,阿威的手托著自己光溜溜的臀肉,停留的時間似乎過長了,但她卻默許了這一接觸。這一方面也是因為她的雙腿勾住阿威的腰部太久,已經很是酸麻了,這時候也只能含羞將屁股坐在對方的掌上,以便節省體力!

  這種默許令阿威的慾望更加狂升,色膽也越發膨脹,他甚至露骨的緩緩移動手掌,感受著這冷艷女警結實而彈性十足的臀肉,並且摸到了只包裹著小半屁股的丁字褲邊緣。

  雖然看不見這丁字褲的顏色和樣式,但是阿威還是憑著手感判斷出,這是一條蕾絲半透明丁字褲。無論款式還是布料的精省程度,都比她上次在「黑豹」舞廳時穿著的、後來被逼著脫下交給自己的內褲更加性感!

  哼哼,好一個表裡不一的騷貨!外面不管是穿著威嚴的警服還是端莊的晚禮服,裡面都是這麼的挑逗……

  阿威忽然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慾望,想要用另一種方式來將這巨乳女警徹底征服!過去他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用暴力手段將她擄走,囚禁起來肆意的強姦、調教,直到她大聲哭泣著向自己求饒臣服……

  但現在,他忽然很想試試,看自己能否用假身份來接近這女警,用「溫情」的手段來勾引她,挑起她的性慾,令她心甘情願的還原出最淫蕩的那一面,然後自己再突然揭開真面目!那時候她將會是何等的震驚呀,自己就可以更好的嘲笑她、打擊她了……

  這個大膽的想法真是太誘人了!阿威激動的心臟狂跳,雙掌故意一鬆,令懷中溫暖的胴體微微下沉,而他自己勃起的陽具立即順勢迎上,又碰到了那細嫩的大腿內側,而且一下子就逼近了盡頭!

  石冰蘭猝不及防,驟然失去重心的感覺令她只顧本能的夾緊對方,等到她驚覺姿勢不對時已經遲了,雙方的下體已彼此靠攏,緊緊貼在了一起。

  假如不是雙方都穿著內褲,那麼這一下很可能已有了「突破性進展」,但雖然如此,石冰蘭還是能清晰的感覺到,那根頂著自己陰部的肉棒是多麼的灼熱和粗大!

  她險些「啊」的驚呼出聲來,滿臉通紅的瞪大眼,彷彿不能相信會有這種事發生。

  下一秒鐘,她的呼吸驟然急促了起來,豐滿無比的胸部劇烈起伏著,一下接著一下的輕擦著阿威的面頰,但是她的軀體卻並沒有掙扎動彈,甚至也沒有挪開下身,就這麼維持著親密接觸的姿勢。

  阿威明知此時不能性急,應該慢慢的挑逗起她的情慾,但是那種隔著自己內褲和她的丁字褲,彼此的生殖器互相摩擦的感覺真是太銷魂了,他一時失去了控制,龜頭猛然彈跳著爆發了,將極度的愉悅強勁噴射了出去。

  到這時候石冰蘭似乎才反應過來,又羞又急的抬起屁股想要後退,但阿威卻不容分說的死死按住她的雙臀,肉棒持續的噴發著滾燙的熱情,直到將自己的內褲和她的丁字褲完全濕透!

  在這個過程中,儘管兩人都拚命壓抑自己,但還是不可避免的發出了粗重的聲響,大概是驚動了隔壁的傭人,只聽壁板發出了「扣、扣」的敲擊聲,接著傳來其中一個傭人關切的詢問聲:「先生,您沒事吧?」

  「沒……沒事!」

  阿威喘著氣,盡力用正常的聲音回答。

  「嗯,是這樣的,先生!」那傭人停頓了一下又道,「我們已經仔細的找過了,並沒有發現裡面有手機……」

  阿威生怕穿幫,慌忙打斷他含糊其詞的道:「原來你們是來找手機的啊!嚇我一跳……嗯,沒有就沒有啦,你們還不趕緊出去!」

  那兩個傭人顯然覺得十分奇怪,一邊小聲嘀咕著「有沒有搞錯」,一邊收拾好工具離開了洗手間。

  聽到腳步聲遠去,石冰蘭猛然掙脫阿威的懷抱,雙腿「騰」的跳下地來,但長時間的「懸掛」姿勢顯然使她腿部肌肉僵硬了,加上穿的又是高跟維八立厄不穩之下差點又跌入阿威懷中一

  「小心!」

  阿威忙伸手扶穩了她,然後突然揚起巴掌,重重的給了自己兩個耳光。

  「我該死!我該死!我該死……」

  他一邊擠出哽咽的嗓音,不斷重複這三個字,一邊扮作悔恨交加的模樣,雙膝著地跪在石冰蘭面前。

  石冰蘭的第一反應,是趕緊將原本被撩起的晚禮服裙擺重新拉下,遮住自己赤裸的雙腿。

  儘管她的動作很快,阿威還是如驚鴻一瞥般窺見了雙腿之間的春光。那遮住神秘禁區的丁字褲原來是鮮紅色的,半透明鏤空的蕾絲已經完全被濁白的精液浸透,清晰的現出前面一小團黑色來,看上去真是說不出的淫糜。

  可惜這一美景很快就一閃而過了,接著耳邊傳來的是石冰蘭的斥責聲:「你是該死!你這樣怎麼對得起我姊姊?」

  阿威聽出她的聲音略微發顫,似乎心情頗為激動,但又不太像憤怒致極的樣子。他抬頭一看,只見石冰蘭雙頰暈紅,豐滿的胸脯仍在快速的起伏,明亮的眼眸彷彿微含嗔怒和責備,同時也有著些許的慌亂和不知所措。

  「是,是,我對不起她!」阿威掩面發出抽泣聲,「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剛才實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真的……」

  石冰蘭神色複雜的望了他好一陣,才幽幽歎了口氣說:「算了,這也不能全怪你……你起來吧,我們現在必須趕緊離開這裡,其他事都等出去再說!」

  阿威點頭稱是,這才站起身來,再次假裝走到洗手間門口「望風」,那當然是啥危險都空有,就連剛才那兩個傭人都不知去哪了。

  他再返回隔間,就見到石冰蘭正緊蹙秀眉,右手探入裙子裡搗鼓了幾下,然後將。一團皺巴巴的草紙扔進了馬桶。

  顯然,這巨乳女警是在擦拭下體和大腿上沾染的精液。她大概原本還想將那條徹底弄髒了的丁字褲脫下來的,但是又不好意思,加上阿威已經回來了,打手勢示意一切安全,如此良機實在一秒都不宜拖延,於是她只好咬牙忍受著私處傳來的黏乎乎、髒兮兮的噁心感,跟著他快步走出了男洗手間。

  穿過走廊,沿著樓梯到了底層,迎面見到賓客們正紛紛從大廳裡湧出來,就好像電影院散場似的,形成擁擠的人潮。

  阿威和石冰蘭忙加入到人潮之中,一齊向大門的方向走去。邊走邊聽到身邊的客人在議論紛紛,原來孫德富不知如何突然暈倒,已送往醫院急救,眾人自然也無心繼續跳舞了,今晚的舞會就此正式結束。

  「哈,冰蘭!你在這裡呀,總算找到你了!」

  忽聽身後傳來驚喜的叫嚷聲,阿威回頭一看,原來是蘇忠平不知從哪冒了出來,正穿過人群擠到了石冰蘭身邊。

  「你剛才到哪裡去了?我一直找你都找不到……」

  聽到丈夫這略帶埋怨的語氣,石冰蘭俏臉微紅,含含糊糊的支吾了兩句,還鬼使卑台吸瞥了一眼阿威。不管是因為情勢所逼也好,為了保命脫身也好,剛才她總是瞞著丈夫,和另外一個男人躲在洗手間的小隔間裡,發生了一些很不應該的逾矩行為,這不能不令她感到內心有愧。

  「蘇先生,您好啊!」阿威卻神色自若,主動的向蘇忠平伸出手,笑咪咪的說,「剛才您夫人是跟我在一起,她對我刑訊逼供了半天,差點把我嚇死了!」

  「是您啊,好久不見了!」

  蘇忠平認出了對方,儘管兩人只有數面之緣,但他還是禮貌的跟對方握了握手。他以為是妻子的「職業病」又發作了,舞會半途突然想起什麼案情,所以離場去審問人家,心中頓時釋懷。

  「她當警察的就是這個脾氣,工作生活都不分了,希望您別介意哦!」

  「我當然不介意啦,石隊長讓我有了一次特別難忘的體驗。」

  阿威一語雙關的說著,同時意味深長的望著石冰蘭,只見她俏臉微紅,轉頭躲閃著丈夫的眼光。

  「我們也因此而改善了關係,加深了友誼。是吧,石隊長?」

  阿威卻還不肯放過她,假裝隨意的又追問了一句,石冰蘭只好點了點頭,神色更見尷尬。

  阿威心裡泛起一股惡作劇的興奮感。他這是當著蘇忠平的面,不露痕跡的輕輕調戲了一下石冰蘭。想到這巨乳女警被迫讓自己占口舌的便宜,而且當著她丈夫的面,晚禮服下還穿著一條被自己弄髒、精液斑斑的丁字褲,那種感覺真是說不出的爽!

  ——嘿嘿嘿,姓蘇的蠢驢,要是你知道,此刻你老婆正「攜帶」著濃濃的精液走在你身邊,而且那精液全都是我射上去。你會不會氣的吐血呢?哈哈哈……

  蘇忠平哪裡知道阿威心中的淫邪念頭,跟他又客套了幾句後,就挽起妻子的手臂,順著人潮一起走出了大門。

  阿威跟在後面,出了大門後就向夫妻倆揮手告別,找到自己的車子坐進去,點火開走了。

  他一邊開車,一邊回味著在那小隔間裡的美妙享受,今晚的收穫真是太豐富了!可以說是既飽了眼福,又過了手足之癮,最後還徹底宣洩了一回慾望。

  想一想,那具玲瓏浮凸的魔鬼身材,幾乎每個部位都被自己碰到了呢!

  所不同的只是碰到的輕還是重、是否露骨而已……單是親手觸摸到的部位,就有足掌、膝彎、大腿、屁股、纖腰和脊背;生殖器更是基本頂著她大腿內側、乃至深入到盡頭……唯一可惜的是對她那對巨乳的接觸還不夠親密、時間還不夠長,但也已經是空前的驚喜了……

  阿威越想越是得意,忍不住發出「嘿嘿」的淫笑聲,過了好一會兒才收回思緒,想起出來時聽說孫德富昏倒了,心中不禁泛起一絲歉疚。

  看來老孫頭說的那什麼「紀念品」,對他真的很重要呢,所以才會氣昏過去吧……不過,我剛才幾乎碰遍了石大奶全身,可以確定她並沒有帶走任何東西呀!那紀念品又沒被拿走,真搞不懂老孫頭為啥那麼想不開……

  阿威滿腹疑竇,同時也很牽掛孫德富的安危,很想馬上掉頭到醫院看望一下他,過轉念一想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畢竟警方現在嚴密盯著孫德富,而自己之前對石大奶表示過對孫德富的反感,總不能這麼快就自己打自己的嘴巴,還是稍等一些日子另找理由上門去看望比較好些。

  打定主意後,阿威踩下油門,加快車速返回了魔窟。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