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七章 驚聞身世


  「啊,主人……求你,不要……折磨我了……啊啊……求你……」

  呻吟聲斷斷續續的響起,一個身材豐滿的女人赤身裸體的趴在地上,烏黑的長髮凌亂的披散下來,遮蓋住了她的面孔;光潔的脖子上被殘酷的套上了一個灰色的項圈,項圈上拴著一根長長的鐵鏈,另一端握在了站在身後的阿威手中。

  「不要臉的母狗,這麼快就濕成這樣了……瞧你多下賤!」

  隨著咆哮聲,阿威左手抖動鐵鏈,右手拿著一根鞭子狠狠的抽了下去,發出「啪」的清脆響聲。

  赤裸的女人「哎呦」的悲呼著,渾圓肥碩的光屁股上立刻添了一道紅痕。由於像狗一樣的趴著,她的臀部高高的翹起,姿勢淫蕩而淒慘。令人吃驚的是挨了這一鞭之後,那兩團雪白的臀肉間竟然有一股汁水緩緩的淌到了大腿上。

  「是,主人……我是不要臉的母狗……求主人好好的操母狗一頓吧……」

  女人一邊哭泣著,一邊伸手到後面,把自己白晰肥厚的屁股掰開。只見私處的陰毛已經剃的乾乾淨淨,前後兩個緊湊迷人的肉洞都毫無遮掩的袒露在外面。褐色的肥美陰唇羞恥的微微顫抖著,滾熱的淫汁正從裡面汩汩的湧出。

  阿威哼了一聲,擲下鞭子走到女人的正面,伸手揉捏著她胸前一對漲鼓鼓的豐滿乳房。那兩顆嬌嫩的奶頭上各拴著一個小鈴鐺,赤裸的豪乳在他掌中不斷變形,鈴鐺晃動著發出叮呤叮呤的清脆聲音。

  女人的嘴裡發出性感的呻吟聲,成熟的肉體立刻發燙,飽滿滾圓的屁股也開始輕輕的搖晃,看上去誘惑之極。

  阿威只看的慾火大盛,飛快的扯掉褲子,赤條條的肉棒送到了她的嘴邊。

  用不著再發出命令,女人自動張開小嘴,含住肉棒乖乖的舔弄了起來。

  她舔吸的十分賣力,披散的長髮被撥到了旁邊,露出了一張美艷而羞辱的、幾乎可以說的上是家喻戶曉的臉孔。

  燈光下看的分明,她赫然是女歌星楚倩!

  要不是親眼看到,恐怕誰也不會相信這個淫賤無比的女人,就是不久前還紅遍全國的、歌壇最有名的「性感天後」楚倩。

  經過這幾個月的調教,她已經變成了地地道道的性奴隸,美麗性感的胴體成為私人的收藏品,專門供給眼前這個男人發洩獸慾用。

  鎂光燈,舞台,銀幕,走穴……這一切似乎都已成為遙遠的過去,只有在晚上做夢的時候才會偶爾回憶起來。

  剛開始,女歌星還指望著警方能迅速破案,把她救出這個可怕的魔窟。可是隨著日子的一天天過去,希望越來越是渺茫,她也漸漸的心灰意冷了。隨之而來的就是開始自暴自棄,彷彿想要借助肉體遭受的性虐待來麻醉自己,導致她徹底沉溺到了這種變態瘋狂的罪惡中……

  「下賤的母狗,老子要捅爛你的肛門!」

  肉棒被吸硬後,阿威回到楚倩的身後,二話不說的按住她圓滾滾的大屁股,肉棒對準了肥美肉丘之間的褐色小屁眼狠狠的插了進去!

  「啊啊啊……主人你太威猛了……喔……母狗要被主人操死了……啊……」

  直腸裡傳來火熱的充實感,楚倩不知廉恥的哭叫哀號起來,主動的搖擺豐滿的屁股迎合著對方的節奏。

  這種配合自然令阿威舒爽之極,可是他僅僅只是生理上愉悅,內心卻反而感到很不爽。

  ——他媽的,為什麼有的女人就能這樣馴服,有的女人卻那麼難調教呢?

  他想起了四天前抓回來的孟璇。這個身材嬌小的女警官,在慘遭強暴和肛奸之後,這幾天又受到了包括鞭打在內的種種折磨,可是她全都咬牙忍了下來,自始至終都沒有屈服。

  阿威束手無策。他雖然對SM暴虐有狂熱的愛好,但卻有一定的限度,不喜歡那種被折磨成奄奄一息的血人。而孟璇卻是警校訓練出來的優秀女警,忍耐痛苦的能力遠遠超過一般女子,所以阿威一時間也無可奈何。

  ——看來只有等第四代「原罪」發明成功後,靠藥效來打敗這小女警了……唉,這說明我的調教手段還不夠高明啊,連孟璇都不能對付,將來還想征服更堅強的大奶警花嗎?恐怕會比我想像的更艱難呢……

  想到孟璇那痛恨不屈的眼神,阿威的怒火和慾火一起高漲了起來,咬牙切齒的加快了胯下抽插的速度,把女歌星干的喊爹叫娘的哭叫不絕。

  「干死你……他媽的……干死你這騷貨……」

  「噢噢……主人……騷貨的屁眼……啊……屁眼要被插爛了……啊啊……」

  狂亂的哭叫聲中,阿威很快就達到了高潮,怒吼著抓住女歌星胸前搖晃不休的飽滿豪乳,將精液盡情的噴射進了她的直腸……

  ***    ***    ***    ***    ***

  中午十二點半,F市協和醫院。

  石冰蘭手提著一網兜蘋果,走進了安靜舒適的高幹病房。

  「隊長!」

  一看到她熟悉的身影,王宇就從病床上坐了起來,激動的漲紅了臉。

  「怎麼樣?阿宇,你好點了嗎?」

  女刑警隊長放下蘋果,在床邊坐了下來,雙眼關切的望著自己的部下。

  「好多了……」王宇心裡湧過一股暖流,「骨頭已經接好,醫生說過兩個月就會痊癒!」

  石冰蘭看了一眼他那被石膏夾板固定住的左腿,欣慰的點了點頭:「那我就放心了。你好好調養身體吧,爭取早日康復。」

  王宇嗯了一聲,喉頭彷彿被哽住了,好一陣說不出話來。

  石冰蘭歎了口氣,黯然說:「對不起,我那天沒能保護好小璇……」

  「隊長,這不能怪你!」王宇的眼圈紅了,「這都是我的責任,一切都怪我自己……」

  「其實,你不應該阻止我去當人質的。」女刑警隊長溫和的責備他,「小璇當時已經受了傷,讓我去替換她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不!我絕不能讓隊長你落入色魔的掌握!」王宇情不自禁的抓住她的手,「小璇被綁架了,我很難過……可是如果時光能夠倒流,我還是會做出那樣的選擇!」

  「你真是……唉!」

  石冰蘭有點兒感動的望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個年輕部下的眼神激動而充滿感情,沒來由的忽然令她有些心跳。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隊長!是我把事情搞糟了……」

  王宇語聲哽咽,把阿威有意挑釁、自己在狂怒中不慎造成了混亂,結果被惡魔將警車開出懸崖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女刑警隊長這才明白那晚警車為何會失事,臉色漸漸的嚴峻了起來。

  「阿宇,你怎麼會這麼糊塗?他這是在故意激怒你啊,你當時就不能冷靜點麼?」

  「我知道……我也很想冷靜下來。可是一聽到色魔用那樣下流的話侮辱你,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憤怒……」

  說到這裡,王宇淚流滿面的痛哭失聲。他哭的就像是個孩子,彷彿要把內心的所有悲傷、悔恨和痛苦都通過淚水宣洩出來。

  石冰蘭的心軟了。她一向把這個機智又熱情的部下看成弟弟,此刻更是有一種女人天生的母性溫柔泛上心頭。

  「別哭了,阿宇。」

  她柔聲安慰著,身體靠近了王宇,伸手去擦拭他的眼淚。

  「隊長!」不料王宇突然張臂抱住她,激動的聲音都哆嗦了,「我……我喜歡你!」

  石冰蘭嚇了一跳:「什麼?」

  她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以至於忘了推開對方,被他緊緊的摟住了。

  「這些年我一直都在暗中喜歡你,隊長。」王宇的情緒顯然有些失控了,豁出去般顫聲道,「所以我才不能忍受色魔用髒話侮辱你,更不能眼看著他把你綁架走!不管付出多麼慘痛的代價,我都要保護你不受到任何傷害!」

  「阿宇,你真的好傻……」

  石冰蘭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心裡又是感動又是震撼。這個年輕部下對自己的感情,她平常自然也有所察覺,但一直以為那只是對方的偶爾迷糊,從來也想不到這份愛竟是如此之深。

  「你聽我說……」

  她想先勸對方兩句,可是才剛一開口,清新如蘭的氣息飄進王宇鼻端,他的熱血陡然沸騰,忍不住就吻了過去。

  「別亂來!」

  女刑警隊長驚呼一聲,雙臂用力推拒,本能的使出功夫掙脫對方的摟抱。

  「哇呀!」

  王宇發出哀嚎聲,受傷的左腿正好被撞了一下,痛的他臉色大變,嘴角的肌肉痛苦的痙攣了。

  「啊,怎麼樣了?你沒事吧?」

  石冰蘭立刻露出著急的表情,轉頭去查看他那條打滿石膏的傷腿。

  王宇痛楚的哼了兩聲,緩過一口氣來,又把石冰蘭給摟住了。

  「隊長……」他語無倫次的嗚咽,「你是我心裡最完美最高貴的女神!我已經失去小璇了,我不想再失去你……」

  石冰蘭沒有再掙扎,只是用那雙清澈如水的目光靜靜的望著他。

  那目光裡包含著責備、惋惜、同情和諒解,是溫和的,但卻又有種不可侵犯的凜然。

  王宇的手臂慢慢的鬆開了,眼裡又湧出了熱淚。

  「對不起,隊長……對不起!我錯了……」

  女刑警隊長站起身來,態度十分平靜。

  「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過吧!王宇,我一直把你當成好助手,好弟弟……我相信,你一定能夠自己走出心理上的困境。」

  「嗯……我會的!」

  王宇很快的擦掉了淚水,眼裡射出混合著感激和崇敬的光芒。他更愛這位美麗聖潔的女上司了,可是從這一刻起心裡再沒有其它雜念。

  石冰蘭點了點頭,沒有再多做逗留,告辭出了病房。

  「好好養傷,我等著你回來繼續參與工作。」她在門口回過頭來,聲音無比的堅定,「法網恢恢,我們一定能抓住惡魔,讓他接受法律最嚴厲的審判!」

  說完她又送上一個鼓勵的笑容,這才輕輕帶上了房門。

  剛轉過身來,忽然吃了一驚,失聲道:「姐姐!」

  只見走廊上站著個身穿潔白護士服的美女,正是姐姐石香蘭,正含笑望著自己。

  「姐姐,你……你來了多久了?」

  女刑警隊長臉上泛起紅暈,雖然剛才的事自己問心無愧,可畢竟是大白天的跟一個男性下屬摟抱了一陣,想想也怪不好意思的。

  「夠久啦,久的可以聽見一切了!」

  石香蘭眨眨眼,似乎帶著點半開玩笑的挪瑜神色。

  「討厭!姐姐你怎麼可以偷聽人家說話……」

  石冰蘭臉更紅了,舉手做勢要打。

  「放心吧,以後忠平問起來,我會替你的清白作證的!」

  姐姐咯咯輕笑著逃開了幾步,妹妹則不依的追上去擰她的嘴,氣氛一時頗為歡快。

  這時姐妹倆離病房比較遠了些,石冰蘭忽然又歎了口氣,臉上神色黯然。

  「怎麼了,小冰?」女護士長忙拉起她的手,懇切道歉說,「對不起呀,姐姐不是故意偷聽你說話,我剛才正想進去給你部下換藥,正好撞到而已……」

  「我本來就沒怪你啦,姐姐!你不要誤會……」

  石冰蘭苦笑了一聲,原來是姐姐無意中提到丈夫,又勾起了她的心事。

  這次敗給色魔,丟臉的程度還超過上次在「百貨商城」停車場裡脫光上衣,她不想再引起家庭糾紛,只好被迫豁出顏面,再三叮囑警員們不得洩漏內情,因此蘇忠平暫時還蒙在鼓裡。但這令她心裡很不舒服,有種疙疙瘩瘩的彆扭感覺。

  或許這就是身為女警,特別是一個又美麗又性感的女警,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吧!畢竟人生有很多事就是如此無奈……

  「那為什麼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真的擔心那個『阿宇』害單思病?」

  女護士長顯然是想逗妹妹開心,隨口又開起了玩笑。

  「姐姐!」

  石冰蘭嬌嗔著,正要採取點「制裁」措施,忽然眼光一轉,也抿著嘴笑了起來。

  「姐姐,我看你還是擔心一下你自己好了,別把色鬼們全都吸引來了喔!」

  石香蘭一怔,順著她的視線望向自己胸口,也「啊呦」的驚叫了起來。

  只見潔白的護士服上,雙乳高高聳起處赫然有兩團極淡的濕跡,顯然是奶水漏了出來。

  她不禁大羞,本能的用雙臂抱在了胸前。自從做了媽媽後她的奶水就漲的厲害,常常走著路乳汁都能溢出來,今天上午已經換了兩次奶罩了,想不到還是在妹妹面前出了醜。

  「小冰!你還笑……看姐姐以後還疼不疼你!」

  石香蘭滿臉通紅,趕快向醫務室的方向奔去。

  「好啦,我不敢笑了!原諒我吧,姐姐……」

  女刑警隊長忍住笑,大步追了上去,拉住了石香蘭的手臂。

  「對了,姐姐,我今天來這裡除了探病之外,還有另外一件事想問問你。」

  「哦,什麼事?很要緊麼?」

  石冰蘭點了點頭:「嗯,本來我昨晚就想給你打電話的,但是仔細一想,這件事還是當面商量比較好。」

  女護士長見妹妹一臉鄭重,心知必定是重要事情,忙說:「好的,不過現在我要去給一個病人換藥,你先到我的醫務室等我吧。我很快就來!」

  石冰蘭答應了,於是姐妹倆暫時分開,她一個人走到了醫務室裡,坐在椅子上耐心的等待著姐姐。

  在等待的過程中,女刑警隊長百無聊賴的張望著四周,無意中瞧見牆上貼著的一張「胸科醫務人員表」,然後她的神色一怔,似乎看到了什麼奇怪的現象。

  幾分鐘後,石香蘭快步走了進來,關上門笑道:「好啦,從現在起我比較有空啦,不過頂多只有半小時喔,小冰你有什麼事就快說吧!」

  石冰蘭不答,卻指著那張醫務人員表問道:「姐姐,你們胸科的主任不是那個大名鼎鼎的郭永坤麼?怎麼換掉啦?」

  「唉,郭主任他幾個月前就辦了停薪留職,誰都不知道他去了哪裡,到現在都沒有一點消息呢!」

  女刑警隊長詫異的道:「這人真怪,好端端的為何要辦停薪留職呢?是遇到什麼麻煩事了麼?」

  「別提了,還不就是那次打架鬥毆惹來的麻煩!當時你也在場呀,幸虧有你及時出手制止,才沒有釀出更大的禍事……」

  石香蘭苦笑著歎了口氣,將整個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妹妹。原來數月前在F市西湖酒店裡,郭永坤和沈松、余新三人因醉酒失態,彼此打的不可開交,最後還是石冰蘭含怒制止了他們,之後趕到的警員將三人都帶到了警局裡,狠狠批評了一頓,並施以罰款和拘留一夜的懲處。

  雖然罰的不重,但三人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居然鬧出這種糾紛來,也算顏面掃地了。郭永坤大概自己覺得難為情,第二天就向院長遞交了報告,不顧挽留堅持辦理了停薪留職,其後就彷彿失蹤了一般,很長時間都沒再露過面。

  「……其實不僅是郭主任啦,沈醫生似乎也受到了蠻大的打擊!」石香蘭補充道,「他自那之後就變的鬱鬱寡歡,做什麼事都提不起精神來,整天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而且還三不五時的請假,一點工作的心思都沒有。聽說前兩天他又請了個長假,連原因都不予說明,將我們領導氣的要命,嚷著要開除他呢!」

  石冰蘭嗤的一笑:「我的好姐姐,你似乎對這兩個追求者都蠻心疼的嘛!」

  「又胡說了!」女護士長瞪了她一眼,認真的道,「我就跟你說實話吧,小冰。自從那次看到他們打架之後,我就對他們失望極了,我是絕不可能答應他們任何一個的追求的!」

  聽到姐姐斬釘截鐵的語氣,石冰蘭也不敢再開玩笑了,收起笑容道:「嗯,姐姐你做的對。雖然我很希望你早點重新找到真愛,但是寧缺勿濫,這兩個男人都還不配作我的姐夫!」

  「行啦,別說這個話題啦!」石香蘭又有些害羞起來,嗔道,「你不是說有重要事情跟我商量麼?究竟什麼時候才能進入正題呀,我的警花小姐?」

  「好好,我現在就說!」

  女刑警隊長的面色更加凝重了,而且顯得有些難以啟齒,遲疑了好幾秒後才謹慎的出了聲。

  「姐姐你知道嗎?爸爸在跟媽媽結婚之前,還曾經有過一次婚姻的……」

  石香蘭一驚,脫口而出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昨晚叫人調來了爸爸的所有檔案,又打電話詢問了他那些健在的老友,雖然大部分人都不清楚這件事,但最終我還是得到了確鑿的證據,證明爸爸原來總共結過三次婚!跟咱們的媽媽已經是他的第二次婚姻了,在媽媽之前,爸爸還曾娶過一位姓唐的女性……」

  石冰蘭說到這裡,雙眼忽然一亮,望著女護士長道:「姐姐,原來你早就知道這件事了!」

  「我……我怎麼會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聽說呢……」

  石香蘭顯得略有些慌亂,避開了妹妹的目光。

  「別騙我啦,姐姐!你根本就不會撒謊!」

  女刑警隊長提高了聲音,儘管她極力抑制著自己,但是語聲卻十分激動。

  「如果你真是第一次聽說,剛才的第一反應應該是本能的認為不可能!而不是反問我是怎麼知道的……」

  石香蘭無言以對,只得垂下了頭,表情極其矛盾,呼吸也明顯急促了起來。

  「為什麼啊?姐姐,你既然早就知道了,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呢?」

  石冰蘭的語氣略有些責備,因為從小到大,兩姐妹的感情都好的不得了,彼此之間基本上是無話不說的,現在驟然發現姐姐原來隱瞞著這麼重要的一件事沒告訴自己,難免令石冰蘭心裡有些不高興。

  驀地裡,另外一個念頭閃過腦海,女刑警隊長身軀一震,一把握住了姐姐的手道:「爸爸臨終之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姐姐你其實也是明白的,是不是?」

  「我……我……」

  「快告訴我吧!爸爸說他有幾句話憋了二十多年了,是關於我們兩姐妹的身世的……這裡面到底有什麼秘密?姐姐你快說呀!」

  石冰蘭搖晃著姐姐的手,一迭連聲的催促著,連嗓音都有些顫抖了,顯然心中已是激動萬分。

  「小冰,你……你真要知道麼?」石香蘭臉色蒼白,眼眶中已閃爍起了晶瑩淚光,「這秘密對你也許是個很大的打擊,你還是……別問的好……」

  「不,我非知道不可!」女刑警隊長執拗的道,「因為這事不僅關係到我們姐妹自己,還關係到我手頭正在偵破的一起特大要案!假如不把真相弄個水落石出,耽誤了破案也許會害死很多人命的,姐姐!你快說吧,不管是多麼驚人的秘密,我都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去接受……真的,姐姐!快告訴我吧……」

  在她催促下,石香蘭一咬牙,艱難的吐出了一句話:「這秘密就是,我們姐妹倆……並不是媽媽的親生女兒!」

  「什麼?」

  石冰蘭駭然驚呼,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姐姐你……你會不會搞錯了?」

  儘管她事先做出過種種猜想,但猛然聽見撫養自己長大的媽媽原來不是親生母親,還是猶如晴天霹靂般震撼。

  「唉,我知道你一時之間很難接受,但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而且,我還曾見過我們的親媽……」

  石冰蘭大腦一陣暈眩,顫聲道:「真的嗎?你見過我們的親媽……她姓什麼叫什麼?長得什麼模樣?」

  「我不知道姓名,就連模樣也完全模糊了……那時候我才三歲呢……」

  石香蘭語聲苦澀的說,接下來的十多分鐘裡,她將隱藏在心中二十多年的秘密詳詳細細的告訴了妹妹。

  原來,在石香蘭的記憶中,三歲之前是在一個小鄉村度過的,寄住在父親的某個鄉下親戚家裡。她很清楚的記得,當時父親是一個月左右來看望一次,媽媽卻是幾乎每週都會來看她,而且每次都會給她帶來好吃的和好玩的,臨別時總是抱著她親了又親,久久的不放手,不停的流淚,難捨難分。

  那時候的石香蘭儘管年紀幼小,但卻已經隱約懂事了,感覺到媽媽好像一點也不快樂,甚至可以說十分痛苦。後來她親眼目睹到媽媽的肚子漸漸大了,有一次好奇的問起來時,媽媽破涕為笑,告訴她肚子裡有了一個小弟弟或是小妹妹,問她喜不喜歡。小香蘭高興的直點頭,從此以後每天都盼著媽媽快點把弟弟或是妹妹生下來……再後來這願望果真實現了,媽媽有一天抱著個剛出生不久的女嬰來了,那就是妹妹冰蘭!

  「……我到現在還記得,當時媽媽看著你的眼神是多麼慈愛、多麼深情!」石香蘭的聲音哽咽了,充滿感情的回憶道,「她就像以前抱我親我那樣,不停的吻著你的小臉蛋,眼淚一滴滴的掉下來,就像要生離死別似的……然後她用另一隻手拉住我的手,千叮囑萬交代般對我說了兩句話!那也是我最後聽到她說的兩句話……」

  「哪兩句?她說了什麼?」

  石冰蘭焦急的追問著,她也受到了感染,眼眶早就已經濕了。

  「跟爸爸臨終之前說的差不多,原話大意是說,這女嬰是你的親妹妹,你一定要記住,你們是血濃於水的親姐妹!就是這兩句……」

  石冰蘭的眼淚奪眶而出,突然抱住了姐姐的身軀,將頭埋在她肩上,堵著嘴無聲的痛哭。

  「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我們的親媽的另有其人!為什麼你不早告訴我呀,姐姐……害的我蒙在鼓裡這麼多年……」

  「是爸爸,媽媽——我是說從小撫養我們的那個媽媽——他們不讓我說的,因為他們不想增加你的心理負擔,想讓你快快樂樂的過一輩子……」

  石香蘭也哭了起來,抽泣著繼續說了下去。當時她們的生母在說完那兩句話後,就將剛出生的小冰蘭也寄養在了鄉下親戚家裡,然後淚眼婆娑的離去了,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又過了一個多月,父親突然到來,將兩姐妹一齊接回了城裡撫養,父女三人相依為命了好一段日子。

  應該說父親對她們也是非常慈愛、盡心盡責的,只是有一點,每當小香蘭向他詢問媽媽下落時,父親都會勃然大怒,非打即罵,厲聲訓斥她永遠不准再提起媽媽,小香蘭嚇的要命,此後果真就不敢再問了。

  再接下來,父親很快再婚,迎娶了第二任妻子。那也是個十分善良、溫柔的賢惠女子,一開始就將姐妹倆視為己出、疼愛有加,而當時的小冰蘭只不過一歲多大,哪裡知道這些內幕呢,因此才會一直將對方也視為自己的生母。

  「那我們的親媽後來究竟怎樣了?她到什麼地方去了?為什麼不要我們了?她現在又是否還健在人世?」

  石冰蘭如連珠跑般提出了一大堆問題,姐姐卻只是黯然搖頭、歎息。

  「爸爸有次曾肯定的告訴我,媽媽已經死了,骨灰就撒在他們初次相識的地方,但卻不肯說在哪裡……也許爸爸臨終之前,就是因為突然看開了,想告訴我們更多的真相吧,可惜他來不及說出來就過世了……」

  至此,石冰蘭總算解開了困擾於心的一大疑團,但這並沒能解決她的問題,反而帶來了更多的疑惑,使她如同墜入了一層深重的迷霧之中。

  「姐姐,照這樣看來,爸爸的第一任妻子,就是那個姓唐的女人,應該就是我們的生母了?」

  「誰知道呢?其實我長大後有設法尋找過她,但是一無所獲……我也在家裡仔仔細細找過了,爸爸沒有留下關於她或者生母的任何資料,哪怕是半個字都沒有……」

  姐妹倆正在含淚互相訴說、交流著,突然敲門聲響了起來,是幾個護士在門外大聲呼喚著石香蘭,說是急診室出現緊急狀況,主治醫師要她立刻前去協助。

  石香蘭忙答應了一聲,擦乾眼淚對妹妹道:「先這樣吧,我要去工作了。這件事以後我們再慢慢聊,小冰你也別太難過了,這都是命呀!媽媽在天之靈是不會怪你的……」

  說完愛憐的拍了拍妹妹的臉頰,就這麼匆匆開門出去,跟著護士們奔走了。

  剩下女刑警隊長一個人站在醫務室裡,臉上的激動神色依然未褪,心中就像有驚濤駭浪在翻騰著,過了很久很久才逐漸平息……

  ***    ***    ***    ***    ***

  「怎麼樣?小賤人……你還不肯向我求饒嗎?」

  陰森恐怖的地下室裡,阿威的聲音充滿惱怒,森寒目光惡狠狠的瞪著孟璇。

  身材嬌小的女警官一絲不掛的躺在塊斜放的鋼板上,手腳都被很厚的皮革牢牢束縛住了,就連腰部上也有一圈鋼環固定著,使她無法掙扎動彈。

  「人渣!敗類……我死也不會向你求饒的!」

  孟璇圓睜著雙眼,嗓音嘶啞的罵不絕口。經過一連多日的肉體折磨和殘酷性虐,她全身上下都火辣辣的疼痛,骨頭斷裂的右腳腳踝更是痛的鑽心,可是她卻始終沒有屈服。

  「我不會給我們刑警隊丟人的,更不會給石隊長丟人!」

  「又是石大奶!」一提到石冰蘭,阿威的瞳孔中就噴出了灼熱的火焰,嘴裡卻冷冷的說,「你的心上人都被她搶走了,難道心裡就一點都不嫉恨她麼?」

  「你少挑撥離間!」孟璇漲紅了臉蛋,「就算王宇真的喜歡石姐,也不會影響我對她的尊敬和感情!」

  阿威目光一閃,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語:「沒想到哇,石大奶的部下竟然這麼擁戴她……」

  「她本來就是我們每個刑警學習的好榜樣!」孟璇倔強的昂起頭,「我敢打賭,石姐很快就會把你緝捕歸案的!你的末日就要到了!」

  「哈哈,小賤人!到現在還敢嘴硬……」

  阿威放聲狂笑起來,大步走到一張桌子旁邊,打開了一個小鐵盒。

  「榜樣?嘿,照我看,石大奶也只有胸部才是你學習的好榜樣!哈哈……」

  他舉著一支吸滿了液體的特大號注射器,咯咯笑著向赤裸的女警官走去。

  「你……你想幹什麼?」

  孟璇泛起了不好的預感,一顆心陡然懸了起來。

  「給你注射藥物啊!嘿嘿嘿,這是一種叫做『原罪』的高效春藥,最新型的昨天才剛剛研製出來,現在正好拿你來做試驗……」

  孟璇全身劇震,想起了以前死在色魔手中的那些女受害者,法醫曾鑒定她們體內都注射過一種烈性藥物,兼具春藥的催情反應和毒品的成癮效果,對人體具有極大的危害性。想不到今天這種藥物也要注射到自己身上來了。

  阿威獰笑一聲,空著的一隻手伸了出去,放肆的揉捏著女警官胸前赤裸的高聳乳峰。雪白的肉團豐滿而又挺拔,在他手掌中不斷的改變著形狀。

  「讓我給你介紹一下吧,我親愛的小警妞!這藥注射到人體的哪個部位,就能把那裡迅速改造成淫蕩的敏感帶。只要稍微觸碰到,就會被刺激出強烈的生理快感,產生潮水般的性慾;要是不去觸碰呢,皮膚又會奇癢難當,而且是越來越癢,保證比世上任何酷刑都難受……」

  「你這個變態!你給我滾開……滾開!」

  孟璇怒喊著,一股極度的恐懼湧了上來,聲音都顫抖的厲害。她並不怕死,但是卻怕自己抵擋不住這種前所未聞的藥物,淪為情慾和癮頭的奴隸。

  阿威的眼睛裡閃爍著殘忍的光芒,左手抓住其中一個飽滿堅挺的肉球,右手握著注射器緩緩的湊了過去。

  「假如我把所有劑量都注射到你的奶子裡,你猜猜,會出現什麼狀況呢?」

  「不!不要……我不要注射!不要……」

  孟璇驚惶失措的拚命搖頭,嬌小的身體劇烈的掙扎扭動。可是鋼環和皮革將她固定的死死的,根本沒有辦法阻止對方的任何行動。

  冰冷的針尖從乳房下緣刺了進去,注射器的液面一點點的在下降……

  「變態!你乾脆殺了我吧,變態……」

  孟璇大聲哭叫,眼睜睜看著注射器裡的液體全部進入了自己體內。

  阿威卻哈哈大笑,轉身又將液體吸滿了一整管,然後如法炮製,將針尖乾脆利落的插進了孟璇右乳的下緣,把藥液源源不絕的注了進去!

  「人渣!變態!」

  除了哭泣痛罵之外,孟璇已經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她感覺雙乳裡迅速泛起了一股麻癢之感,剛開始還比較輕微,只像是被蚊蟲輕輕叮了幾口。但是還沒兩分鐘,麻癢的程度就急劇增加了數倍,就彷彿有上百隻螞蟻在乳房的肌體、血管裡面不停的啃噬。

  「啊啊……好癢……王八蛋!啊……」

  孟璇難受的俏臉都扭曲了,本能的想要伸手去抓癢,但是雙臂被牢牢的固定著,連動都沒法動。她忍不住哀嚎起來,拚命的掙扎著想要扯脫雙臂,將皮革和鋼板拉扯撞擊的砰砰作響。

  「嘿嘿,別白費力氣了!」阿威一邊欣賞著她的狼狽模樣,一邊盡情取笑著她,「手臂你是絕對不可能掙脫的,我勸你不如用腦袋去蹭吧,說不定還能蹭到奶子的一點邊緣……」

  孟璇明知對方說這話是在戲弄自己,但難以忍受的奇癢還是令她果真伸長了脖子,竭盡全力的用腦袋去磨蹭赤裸的胸脯。這麼做還真的稍微起了點作用,凡是被摩擦到的肌體都暫時好受了一些,癢的不是那麼厲害了。

  只可惜由於被固定的姿勢的原因,她不管如何努力,也只能觸碰到胸部最頂端的一小片地帶,雙乳的絕大部分球體仍是奇癢無比。她的脖子都伸的酸了,到最後甚至不由自主的吐出舌頭來,想去舔弄最癢的一些部位。那樣子看上去真是又淒慘又怪異,女警的形象蕩然無存。

  阿威卻看的更加興致高昂,口中不斷的冷嘲熱諷,用各種污言穢語繼續打擊著孟璇。

  起初孟璇還羞怒交加的回罵幾句,但後來就完全無暇顧及了,腦袋的磨蹭已失去了效果,麻癢的程度在進一步升級。那上百隻螞蟻彷彿驟然變成了成千上萬隻跳蚤,同時在兩顆乳球的外部和內部爬動、咬嚙。那種痛苦簡直比她之前所受的任何一種皮肉之苦都難忍萬倍,令她幾乎要發狂了。

  「呀呀呀……放開我!啊……好癢……呀呀……快放開我!」

  孟璇聲嘶力竭的哭喊著,瘋狂的抖動胸前兩顆圓滾滾的肉球,企圖借助搖晃時彼此的碰撞來減輕麻癢,但這麼做依然收效甚微,只不過使她看起來更顯的淫蕩而狼狽罷了。

  「哈哈哈,原來你這麼喜歡搖奶子啊!哇哇……還這麼有節奏感!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加油啊!三、二、三、四……」

  阿威興高采烈的拍著巴掌,嘴裡念著節拍,眼看這曾經痛打過自己的小女警在「原罪」的藥效下哭叫顫抖、毫無反抗之力,心情的愉悅真是無以復加。

  又過了五六分鐘,孟璇的慘叫聲越發尖銳淒楚,兩個飽滿奶子甩動的「啪、啪」作響,原本雪白的乳球幾乎開始發紅了。嘴唇也被牙齒咬出了血,顯然忍耐已幾乎逼近了極限。

  阿威這才哈哈一笑,雙掌探出,一邊一個的抓住了兩顆豐乳,用力的握在掌心裡擠捏。以他的強悍手勁,這麼捏法本應帶來劇烈的痛楚,但是孟璇反而感到好受多了,就彷彿那些肆虐的螞蟻、跳蚤被捏死了不少似的,赤裸的奶子從裡到外都是一陣舒服。

  她情不自禁的挺起胸脯,想要更好的止癢,不料阿威竟看穿了她的心意,反倒故意鬆開了雙掌,但是也不移開,就這麼似碰非碰的虛按在前面。

  「想要舒服,你就自己把奶子送到我手中來吧……我會大發善心,好好滿足你的!嘿嘿嘿……」

  「誰要你滿足?畜生!把你的髒手拿開……拿開!」

  孟璇氣急敗壞的尖叫,但是嘴裡雖然這麼喊,身軀卻像中了魔咒似的,不由自主的拚命向前挺動,將豐滿的雙乳自動貼上對方手掌,瘋狂的擠壓摩擦起來。

  「哈,到這時候還口是心非,明明是你自己在用奶子非禮我嘛……嘖嘖嘖,真是個不要臉的小騷貨!」

  「住口!我遲早有一天會槍斃你的……啊啊啊……惡魔!別碰我……啊……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孟璇淚流滿面的痛哭著、怒罵著,軀體卻完全違背了大腦的意志,不由分說的將胸脯一次又一次的送進魔掌。她心裡羞愧難當,可是在對方的搓揉擠捏下,兩個奶子的麻癢得以大大減輕,這又使她期盼對方能更有力、更大範圍的玩弄自己的雙乳,極度矛盾的心情令她思維整個紊亂了,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想幹啥。

  「怎麼樣,感受到『原罪』的威力了吧?誰叫你長了這麼一對大奶子啊?奶大,就是女人的原罪!以後,我會天天都讓你這對奶子品嚐『原罪』的滋味,直到它們徹底認罪為止!哈哈……哈哈哈……」

  夜梟般的怪笑聲在地下室裡迴盪。孟璇心膽俱裂,只覺得自己跌進了一個無比黑暗的深淵裡,而且還在不斷的向下墜落、墜落……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