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五章 僥倖脫逃


  「隊長,色魔居然會這麼合作,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飛馳的警車上,年長的警官老田臉色凝重,突然冒出來了這樣一句話。

  坐在車裡的警員們聞言都望了過來。女刑警隊長石冰蘭也一蹙秀眉,投注過來徵詢的眼光。

  這時她已經換下了那套暴露的低胸裝,身上穿回英姿颯爽的警服,完全恢復了平時冷艷威嚴的模樣。

  「他對自己的姓名身份、同夥的去向都躲閃其詞,但說起楚倩和林素真母女的囚禁地點來,卻如此乾脆,居然還主動配合著帶路……」老田說到這裡搖了搖頭,憂慮的道,「這裡面究竟有什麼陰謀詭計?我感到很可疑……」

  「嘿,不管他玩什麼花樣,咱們這麼多人難道還對付不了他?」有人不以為意的插嘴說,「老田,你也太過慮了吧!」

  老田沒有答腔,只是望著坐在對面的女刑警隊長。

  石冰蘭的秀眉蹙的更緊了。

  雖然色魔終於落網了,但是他的同夥卻並未被自己回復的短信騙到,根本沒有去赴約會合,就直接溜之大吉了,為這次追捕留下了一個隱患。而色魔所說的囚禁地點,是在遠離城市的一個小郊區裡。他說自己在那裡有棟單獨的住宅,三個女子被囚禁在秘密的地下室裡,但入口要靠他本人帶領才能找到。

  於是,兩輛警車離開「黑豹」舞廳後沒有返回刑警總局,而是直接向色魔說的那片郊區駛去,準備先把人救出來再說。

  --老田說的對,那傢伙是有可能在玩花樣!也許是想以此拖延時間,到老巢後想辦法借助熟悉的地形逃跑吧……

  女刑警隊長想到這裡,銳利的視線透過車窗望了出去。色魔就被押解在前面的那輛警用麵包車裡,包括王宇和孟璇在內的六個刑警牢牢看守著他,後面還有自己這輛警車緊跟著。雖然那個不知名同黨逃掉了,但除非是搬來整個黑社會團伙的救兵進行大規模襲擊,否則色魔是絕對沒有機會逃脫的。

  但不知為什麼,心裡卻隱隱有不祥的預感……

  「我同意老田的看法!但是救人要緊,目前顧不上那麼多了!」石冰蘭沉聲說,「到目的地後大家提高警惕,如果色魔是想指望躲在那裡的同夥搭救,我們正好來個一網打盡!」

  警員們齊聲答應,老田也點了點頭,神色這才顯得比較輕鬆了一些。

  可是女刑警隊長自己的心情卻沉重了起來,尤其是想到色魔的狡詐和邪惡,警裙下的兩條白晰大腿不由自主的緊緊夾在了一起。

  事實上,從上車起石冰蘭就小心翼翼的併攏著雙腿,生怕一不小心走光,被人發現自己沒穿內褲的秘密。

  她的內褲是在舞廳裡脫給色魔的,後來雖然用槍制伏了他,但是在緊張的氣氛中一時忘記了。直到部下們趕過來支持後,去女衛生間裡換回警服時才想了起來。她不想讓這麼丟臉的事盡人皆知,這件內褲只好暫時不去取回了。此刻警裙裡除了黑色吊襪帶外什麼都沒有,豐滿的屁股是赤裸的。

  這也正是石冰蘭沒有跟色魔同坐一輛警車的原因--雖然人是自己親手抓住的,但是在光著屁股的情況下,她的潛意識裡無法做到在一群部下面前,面對知悉自己秘密的罪犯還能保持住警察的威嚴。

  然而,現在她卻後悔了!

  --等到達之後,我一定要寸步不離的親自盯住色魔,免得出了什麼岔子!

  呼嘯的警笛聲中,石冰蘭望著前面那輛警車上不斷閃爍的紅燈,暗暗的下定了決心……

  ***    ***    ***    ***    ***

  夜晚十點整。兩輛警車一先一後的在山路上前進。

  這是到郊區必經的一個小山坡,道路比較狹窄,一共要環繞著山峰轉上十多個圈子,體質不好的人很容易就會暈車。

  警笛依然在尖銳的長鳴,車速卻減慢了下來,在漆黑夜色下小心的行駛著。

  在前面的那輛警用麵包車裡,年輕的警員們都沉浸在興奮的情緒中。經過半年多的辛苦努力,終於讓惡貫滿盈的變態色魔落入了法網,他們每個人心裡都充滿了勝利帶來的巨大喜悅。

  只有警官王宇似乎是個例外,一個人默默的抽著香煙,臉色鐵青的嚇人。

  煙霧繚繞中,他的眼睛裡彷彿有怒火在燃燒,眨也不眨的瞪著龜縮在角落的色魔阿威。

  阿威也正目不轉睛的盯著王宇,彷彿在思索著什麼。他的雙腕銬著冰冷的手銬,被兩個警員一左一右的挾持著,滿是傷疤的猙獰面目顯得說不出的邪惡。雖然臉上的顏料和化妝都被洗掉了,但是在場的警員卻沒有一個能認出他來,要知道此人究竟是誰,只能回到警局裡再詳加審問了。

  「咯咯……咯咯咯……」

  突然,阿威神經質般低笑了起來。

  「老實點!」

  坐在左右的兩個警員吆喝了一聲,然而阿威卻毫不理睬,自顧自的咯咯笑個不停。周圍的幾個警員都喝叱了起來,但一時也阻止不了他。

  「你他媽的笑個屁!死到臨頭了還笑!」

  王宇擲下煙蒂,怒吼著跳起身竄了過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

  「哈哈……我就是要笑……哈……」阿威就像瘋子一樣縱聲大笑,「死到臨頭又怎麼樣?哈哈……能幹到F市第一大奶警花,我死而無撼……」

  「什麼?」王宇的手臂突然發抖了,顫聲道,「你……你胡說什麼?」

  「我說……你們那個大奶刑警隊長,雖然我不小心中了她的美人計,可是她也付出了肉體的代價,被我狠狠的肏了一頓……哈哈……我夠本了……哈……」

  「放屁!」

  王宇厲聲怒喝,猛地揚起巴掌就是重重幾耳光,打的阿威眼前金星亂冒,嘴角溢出了一絲血跡。

  「小王!冷靜點!」「阿宇,別這樣!」

  警員們都吃了一驚,趕快紛紛開口相勸。孟璇也從座位上站起,伸手拉住了戀人的胳膊。

  阿威卻越笑越瘋狂了:「我可以理解,你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哈哈……但你心裡早就已經相信了!哈……要不是用肉體做誘餌,她怎麼會穿成那樣跟我單獨呆在一起?哈哈……」

  「住口……你給我住口!」

  王宇拚命的怒吼,額頭上的青筋一根根的暴起,然而一顆心卻沉到了腳底。

  當他和同事們趕到「黑豹」舞廳,在那個陰暗的洗手間裡見到石冰蘭時,雖然人人都對她單槍匹馬制伏了色魔佩服不已,但她那身暴露的打扮卻也令大家目瞪口呆。

  王宇更是猶如五雷轟頂,永遠也忘不了女刑警隊長當時的形象--她穿著一套極其挑逗的裸肩連身裙,低胸的領口上滿是皺巴巴的折痕,飽滿雪白的胸脯大半袒露在外面。而那短的只能剛好遮住屁股的超短裙也是凌亂不堪,裙角明顯的有拉扯過的跡象,包裹住光滑玉腿的絲襪也到處都是撕裂的抽線。

  不管是誰看到這副畫面,頭腦裡都會馬上泛起一個念頭:眼前這個美女一定是剛剛被男人上過!而且還是一場很激烈的、狂風暴雨般的交媾!要不是石冰蘭手裡還平端著烏黑的槍口,怎麼看她都不像是個女警察,倒像是個剛被罪犯蹂躪過的女受害者!

  實際上警員們的確或多或少產生了懷疑,但出於長久以來對這位女上司的敬畏,這種懷疑只是被深埋心底,而且還都暗暗告誡自己不要胡亂猜測。

  受到最大震盪的自然是一直暗戀著女刑警隊長的王宇,他已經一個人胡思亂想許久了。本來還抱有僥倖的心理,然而現在色魔卻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宣稱,石冰蘭付出了「肉體的代價」!

  「放你娘的屁!狗雜碎……你說的我一個字也不信!」

  王宇狂怒的咆哮著,雷鳴般的聲音大的嚇人,兩眼已經變的血一樣紅。

  阿威卻反而平靜了下來:「不信你就再到我身上仔細搜一搜好了!在我胸前汗衫的內側有個隱秘小口袋,你們剛才沒翻到那裡,現在你再看看吧,那裡面藏著什麼……」

  話音未落,王宇已經咬牙切齒的彎下腰,伸手就想去搜色魔的身。

  「阿宇,這個混蛋是在故意找茬……別理他就是了!」

  孟璇和幾個警員都看出王宇的情緒太過激動了,人人都擔心的勸了起來。

  但王宇就像沒聽見似的,右手探到阿威的衣服裡搜索了一陣,突然間臉色大變,手掌像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猛地抽回。

  警員們的視線齊刷刷的射來,只見在那攤開的手掌上,赫然是一件性感的黑色蕾絲內褲!

  警車裡的氣氛一下子凝滯了,所有人都呆若木雞。

  王宇的腦袋轟然鳴響,只感到眼前一黑,全身都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他一眼就認出這的確是女刑警隊長的內褲--五個月前的一天下午,他鬼迷心竅的偷拍下石冰蘭更換警服的鏡頭,那時她穿的就是這個品牌的內褲!

  「不……這不是真的……不是……」

  王宇痛苦的面容扭曲,彷彿有一柄尖刀深深的刺進了心臟。

  他多麼希望這只是個巧合,但稍微將內褲湊近面前,就隱隱的聞到了一股女人下體的成熟氣息,無情的說明了它是剛從肉體上剝下來不久的新鮮貨色!

  「哈哈……哈……你們一定很意外吧?」阿威又狂笑了起來,「剛才你們趕來的時候,大奶警花的短裙裡可是真空的!光屁股已經讓我操了個夠……」

  「你給我閉嘴!」

  王宇目齜欲裂的狂吼,猛地將阿威從座位上拽起,迎面一拳把他打翻在地,跟著又是重重幾腳踢在他身上。

  警車裡霎時大亂,警員們不約而同的站起身,有的高聲喝叫著要王宇冷靜,有的衝過去想要把他拉開。但年輕的警官顯然已經被徹底激怒了,勢若瘋虎般的猛撲著,一時竟沒有人能攔的住他。

  「我知道……你為什麼會這樣憤怒!」阿威一邊倒在地上盡力躲閃,一邊依然在喋喋怪笑,「因為你也喜歡這個大奶婊子,沒想到她居然被我這個狗雜碎給操了……你這是在嫉妒我!哈哈……嫉妒……」

  這時孟璇本來已經抓牢了王宇的臂膀,聽到這幾句話後心裡咯登一聲,手上的力量不自覺的鬆了。而王宇也像是突然遭到了更大刺激似的,驀地裡爆發出了驚人的力氣,將周圍的幾個同事全都甩開了。

  「老子打死你!」

  他完全失去了理智,俯身又將阿威一把揪起,拳頭腳尖暴雨般落了下去。

  「阿宇!」

  孟璇及時回過神來,尖叫一聲,從後面將戀人連人帶胳膊的緊緊抱住了。其他幾個刑警也從旁邊圍上,七手八腳的拽住了他。

  「打死你……打死你……」

  王宇仍在厲聲怒罵,上身被按牢了無法動彈。他就向後一個仰靠,雙腿順勢朝前猛踢而出。

  「砰砰」的悶聲響起,阿威的胸膛被踢個正著,整個人憑空飛跌了出去,仰面朝天的撞到了駕駛座旁邊的椅背上。

  正在開車的司機嚇了一跳,還沒反應過來,阿威突然忍痛一個翻身壓到了他肩膀上,白森森的牙齒一口咬住了他的喉管。

  「啊呦!」

  司機發出長長的慘叫聲,痛的在座位上掙扎蹦跳。孟璇大驚,忙鬆手放開王宇,兩人雙雙箭步奔了上來,吆喝著抓住了阿威的頭髮向後拉扯,但是他卻說什麼也不肯鬆口。

  鮮血從司機的脖頸處狂湧而出,駕駛立刻失控,整輛警車開始急劇的左右搖擺。警員們紛紛驚呼起來,跌跌撞撞的站不穩腳步。

  「大家同歸於盡吧!」

  阿威嘶啞的狂喊了一聲,戴著手銬的雙臂猛然伸到前面,抓住方向盤奮力打起了圓圈……

  ***    ***    ***    ***    ***

  夜晚十點十分,兩輛警車剛駛到接近峰頂的拐彎口。

  突然,前面那輛警車像是喝醉酒的瘋漢似的,在山路上劃出了歪歪扭扭的軌跡。

  後面的警車險些撞了上去,幸好及時的將速度減了下來。

  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前面的警車就完全失去了控制,在崎嶇的山路上顛簸了幾下,驀地裡向右來了個九十度的急轉彎。

  右邊赫然是懸崖!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警車撞斷了石製防護欄,順著陡峭之極的斜坡一路翻滾了下去。

  --吱呀!

  後面的警車立刻剎住停下,輪胎摩擦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音。

  車門打開,一群警員飛快的跳下,三步並作兩步的跑了過來……

  ***    ***    ***    ***    ***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

  石冰蘭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眼睜睜的望著崖下的一片漆黑,無比懊惱的跺著腳。

  極度的震撼令她驚呆了,內心充滿了悲痛和悔恨。

  --這一定是色魔搞的鬼……要是我也坐在那輛車上就好了,就不至於發生這種慘劇……

  「隊長,我們趕快下去看看!」站在旁邊的老田提醒她道,「沒聽到車子的爆炸聲,他們也許還活著……」

  石冰蘭不由精神一振。

  從這裡向懸崖下眺望,陡峭的斜坡只延伸到半山腰處,那裡有一個相對平緩的山坳,密密麻麻的種滿了大片面積的樹木。警車肯定是一路衝撞到樹林去了,夜晚看不清具體在什麼位置。

  「走!」

  女刑警隊長一聲令下,率先奔回了停在路邊的那輛警車,身後幾個警員也快步跟了進去。

  馬達轟鳴,尖銳的警笛風馳電掣的掉頭轉向山下。

  ***    ***    ***    ***    ***

  短暫的昏迷過後,阿威醒了過來,只覺得全身上下都痛的厲害。

  睜大眼睛一看,他發現自己姿勢怪異的躺在車裡,整輛警車已經變成了倒栽蔥,到處都是震碎的玻璃渣。

  再看看周圍,前後左右都躺著穿警服的身軀。六個警察加上司機和他自己,八個人分別滾倒在車廂的不同角落。

  --萬歲!我還活著!

  阿威暗叫僥倖,藉著閃爍車燈的微弱光芒,發現自己身前是個鼓足了氣的特大號氣囊。看來多虧是駕駛座自動彈出這個氣囊緩衝,自己才不至於當場死亡。

  不過他還是受了不輕的傷,額頭有幾行鮮血緩緩的淌下,幾乎模糊了眼簾。

  --這樣都能讓我死裡逃生,真是沒想到……

  阿威發瘋般將警車駛出懸崖時,本來是抱著必死之念的。他並沒有指望自己能活下來,只是想臨死前多拉幾個墊背的。

  這個念頭是在警員們湧進「黑豹」舞廳時產生的,阿威那時真正的絕望了,知道再也不可能在這麼多警察押送下逃跑。想到等待自己的將是法律最嚴酷的懲罰,他簡直是不寒而慄,心想多苟延殘喘幾天也只是白白受辱,還不如早點自我解脫乾脆。

  於是當警方逼問楚倩三女的囚禁地點時,阿威假裝配合的表示要親自帶路。在警車駛到崎嶇的山路上後,他有意的製造了這樣一起混亂。

  說起來這還要歸功於他敏銳的觀察力--王宇一出現在面前,阿威就察覺到他對石冰蘭的感情非同一般。看到女刑警隊長那身暴露挑逗的打扮,別的警員都只是驚愕,只有王宇的眼神裡露出了明顯的痛苦。

  這之後在警車上的表現更加證明了阿威的判斷沒錯。接下來他故意去激怒王宇,原本是希望對方狂怒下開槍打死自己,不料年輕的警官自始至終都只是用拳腳痛毆。最後阿威總算抓住了一個意外的機會,亡命的將警車開出了懸崖……

  幸好老天保佑,他居然沒死!

  「嘿,嘿……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哇!」

  阿威喃喃自語著,環顧身周,所有人都躺著一動不動。

  很明顯,從這麼高的懸崖摔跌下來,這批可惡的警察就算沒死光,活著的人也都重傷昏迷了。只有自己和司機以及王宇孟璇四人因為翻倒在駕駛座周圍,在大氣囊的緩衝下,情況才會相對好些。不過司機因喉管被咬斷,失血過多早已斃命了,王孟兩個年輕警察則還沒有醒過來。

  他想了一下,記得石冰蘭是把手銬的鑰匙交給了孟璇,於是吃力的爬到了她身邊搜索衣袋。先是摸出了個錢包,接著是手機,最後才找到了鑰匙。

  「卡嚓」一聲,冰冷的手銬打開了,雙手終於恢復了自由!

  阿威如釋重負的吁了口氣,順手將孟璇的錢包和手機塞進自己兜裡,然後又抽出了她腰間皮套裡的配槍,也一併收了起來。

  「他媽的,原來是你!」

  他這時才認了出來,眼前的女警就是上次自己在「F市百貨商城」想要綁架的目標。她的胸圍尺寸也相當壯觀,雖然還不能跟石冰蘭的那對超級巨乳相提並論,但也絕對算的上是「波霸」了。

  微弱的光線下,這個漂亮的警花也不知是死是活,胸前的警服高高的鼓著。阿威忍不住伸手探了過去,隔著警服捏了一把她豐滿的乳房。

  誰知就是這麼一捏,孟璇嬌小的軀體突然微微掙動了起來,嘴裡發出了呻吟聲。

  阿威嚇了一跳,再也不敢在現場停留了,手腳並用的迅速爬到門邊,摸索著打開了倒置的車門,費了很大的勁才鑽了出去。

  外面繁星滿天。已經撞的破破爛爛的警車倒翻在一片樹林裡,車頭還在冒著硝煙。

  就在這時,身後突然響起了一聲清脆的喝叱。

  「站住!」

  阿威回頭一看,孟璇已經完全醒了過來,正圓睜著雙眼向外爬動。

  他趕快撒腿就跑,跌跌撞撞連滾帶爬的奔向樹林深處。

  「別跑……給我站住!」

  孟璇強忍著頭暈眼花的不適感厲聲大叫,看到同事們生死未卜的到處躺著,她難過的眼含熱淚,焦急萬分的伸手搖晃著王宇。

  「阿宇……你沒事嗎?阿宇!」

  「我……還好!你快……先把色魔抓回來!」

  王宇喘息著,搖搖晃晃的坐起身子。在孟璇發出第一聲叫喚時,他就已經恢復了知覺。

  「呀……你流了這麼多血!是不是傷的很重……」

  「死不了!」王宇辛苦的咳了幾聲,突然衝著她吼了起來,「你快去抓色魔啊!別讓他給跑了……這點傷我自己能處理!」

  他的聲音雖然含著痛楚,但是中氣卻還是很足。孟璇這才稍稍放下了心事,咬了咬嘴唇,轉身用最快的速度鑽出了警車。

  「小心點!」

  王宇高聲喊叫,目送著那嬌小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跟著他狠狠的摔了自己兩耳光,望著身旁一個個緊閉雙眼的同事們,眼裡流下了痛悔的熱淚。

  ***    ***    ***    ***    ***

  晚上十點二十分。石冰蘭帶領著六個警員,動作敏捷的在夜色下潛行。

  由於警車無法越過溝壑,她和部下只能徒步跋涉,穿過雜草叢生的陡峭坡度後,總算來到了這塊林木茂盛的小山坳。

  這裡並沒有人工開鑿的道路,黑黝黝的樹林延伸出好幾里長,就算是白天都不容易進行搜索,更不要說是漆黑的夜晚了。

  女刑警隊長不禁暗暗焦急。

  剛才王宇已經打來了電話,語聲哽咽的說出了最壞的消息--失事警車內的刑警非死即傷,色魔打開手銬逃進了樹林裡,只有孟璇一個人緊跟著追捕去了。他自己則左腿骨折無法行動,正在努力搶救身邊的幾個同事。

  --就這麼點人,根本就不可能對色魔形成包圍圈,只能碰碰運氣了……

  石冰蘭心情沉重的環顧著六位部下。總局裡雖然已經派出了支持的人手,但至少要半個小時後才能趕到這裡。眼下就憑這區區幾個人去搜捕色魔,無疑是太少了些。

  「時間緊迫,我們分開來搜索!」她的聲音聽起來還是很沉著,「你們六個人分成三路,我自己一路。無論是找到警車還是發現色魔,馬上先用手機互相聯絡!」

  六位警員齊聲答應。

  漆黑的夜空下,女刑警隊長和部下們散了開來,分別向樹林的四個方向搜了過去。

  ***    ***    ***    ***    ***

  阿威精疲力竭的跌坐了下來,背靠著一棵大樹不停的喘息。

  身體的各個部位都傳來火燒火燎的痛感,左腳骨折的足趾更是已經腫起,每走一步都帶來鑽心的劇痛。

  --他媽的石冰蘭,這都是你害的……如果我今晚能逃脫大難,我發誓將來一定要讓你付出最慘痛的代價!

  怒火在心裡熊熊的燃燒著,再想到女刑警隊長胸前的那對巨乳,阿威不禁恨的牙癢癢的,本就很強烈的佔有慾陡然又增加了十倍。他還從未試過如此渴望得到一個女人的肉體,渴望著用最變態的方式來凌辱她。

  但,一切都要等先逃過眼前的危機再說!

  五分鐘前警笛由遠至近的響起,另一輛警車已經趕來了。不用說,大奶警花現在肯定正率人在樹林裡到處搜尋,危險已經迫在眉睫!

  使用從孟璇身上搜來的手機,阿威給老孫頭打了個電話,彼此簡單的交代了一下各自的情況。

  原來老孫頭何等老奸巨猾,收到石冰蘭偽裝阿威發來的短信後,立刻本能的起了疑心。為安全計,他沒有前去赴約,而是躲在舞廳附近查看動靜,果然幾分鐘後就看到阿威被警察押了出來。

  老孫頭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知道已到了生死關頭,無奈之下一橫心,正在緊急調動手下的黑勢力殺手,準備在警方返回的途中突襲警車,拚個魚死網破救出阿威。如此蠻幹自然是下下策,好在現在接到了阿威電話,原計劃可以取消了。

  「你先冷靜下來,別著急!我這就開車去接你!」老孫頭的聲音仍然十分鎮定,「你等著,等快到了我們再聯繫!」

  電話匆匆的掛斷了,阿威卻仍焦躁不安。老孫頭的動作固然神速,但警方派來增援的人手肯定也在爭分奪秒趕來,雙方誰能先到還是個未知數。

  --不管怎樣,先設法回到正規的公路再說,也許能自己攔截一輛路過的車子……

  想到這裡阿威精神一振,撐起滿是傷痛的疲憊身軀,準備繼續亡命奔逃。

  「呔!哪裡跑!」

  清脆的嬌喝聲驀地響起,一條嬌小俏麗的人影在黑暗中出現。

  阿威駭然變色,急忙發足向前狂奔,可是一拐一拐的始終跑不快,沒幾步就被拉近了距離。

  「站住!」

  孟璇一邊喝叱一邊伸手到腰間去拔槍,不料卻摸了個空。她微微一怔,心想大概是翻車的時候從身上跌落了,於是猛然縱身躍起,迅捷無比的直撲了過去。

  就在這一瞬間,阿威也伸手到衣袋裡去拔槍,但又突然猶豫了。

  --不能開槍!那會把別的警察吸引過來……

  就這麼一遲疑,孟璇已經飛身撞中了阿威的脊背,將他整個人撞倒在地。

  阿威順勢一個打滾,骨碌碌的滾出了五六米遠,然後一個鯉魚翻身跳起。他還來不及站穩腳步,身材玲瓏的女警官已經閃電般的衝到了面前。

  --好敏捷的身手!

  阿威心中震驚,奮力抵擋著那勇猛矯健的攻擊,可是因為失去了先機,才招架了三四招就又被一個肘拳擊中了小腹,痛的他彎下腰來,只能用腦袋去撞擊對方的胸脯。

  孟璇閃身躲開,心裡也有少許的驚異。這個色魔的徒手搏擊竟是相當高明,換了一般人這時早就已經爬不起來了。

  兩個人你來我往,拳腳交加的又拚鬥了十多個回合,吆喝聲此起彼伏。

  阿威漸漸招架不住,暗地裡叫苦不迭。這個年輕女警的功夫比石冰蘭還要厲害,就算是平時自己也未必有把握打贏她,更何況現在全身不是傷就是痛,足趾折斷的左腳還大大的影響了功夫的發揮。

  其實孟璇在翻車後也是週身骨頭隱隱作痛,身手也不如平時那麼靈活了,但比較起來還是要好的多,所以從一開始就佔據著絕對的上風。

  「呀--」

  嬌喝聲中,孟璇嬌小的身影倏地躍高,凌空一記漂亮的旋風腿,結結實實的掃在了阿威的面頰上。

  這一擊的力道又重又狠,阿威整個人都被踢飛了,慘叫著摔倒在幾米開外的泥土堆裡。

  左頰傳來劇痛,他張開嘴,吐出了四顆牙齒和血紅的唾沫。

  孟璇不等對方喘息過來就飛快的撲上,又是一腳準確的踢中了他的太陽穴。

  阿威只感到天旋地轉,眼淚、鼻涕和唾液一起狂湧而出,所有的力氣彷彿都隨著痛感消失殆盡。

  「人渣,束手就擒吧!」

  孟璇喝叱著掏出了一副閃亮的手銬,俯下身正想扭住對方的手臂反銬起來,但是她突然間楞住了。

  黯淡的星空下,赫然有一隻烏黑的槍口對準了自己!

  槍已上膛,阿威儘管痛的全身痙攣,但持槍的右臂卻還能努力維持著平穩。

  「沒想到吧?臭婊子!」

  他嘶聲獰笑,塗滿顏料的臉頰完全扭曲了,看上去更是說不出的猙獰可怖。

  孟璇彷彿有些不知所措,瞪大眼睛盯著槍口,表情又是驚奇又是憤怒。

  阿威喘著粗氣,搖搖欲墜的勉力站起身,左手一把奪過了孟璇拎著的手銬。

  「轉過身去,雙手背到後面來!」

  孟璇猶豫了一下,只好照辦了。

  --我真是粗心大意呀!他能打開石姐的那副手銬,肯定是從我身上搜出了鑰匙,配槍當然也是被他順手拿走的,而我剛才居然沒想到這一點……

  她心裡十分懊悔,只覺得伸到背後的手腕一涼,冰冷的金屬已碰到了肌膚。

  就在這電光火石的一剎那,孟璇的身軀猛然向下一蹲,跟著以左足為軸心,右腿閃電般的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像長了眼睛似的飛踢向阿威持槍的右手。

  她的格鬥經驗極其豐富,知道自己的雙腕一被銬住,對方的戒備就會有所鬆懈,而這正是發動突然反擊的最佳時刻!

  可惜阿威同樣也是個搏擊行家,雖然傷痛令他的功夫大打折扣,但是積累下來的經驗卻並沒有消失。

  僻靜的樹林裡,驀地響起了一聲痛楚的叫聲!這次是女子的聲音。

  孟璇跌倒在地上,右腿極其痛苦的蜷縮了起來,腳上的皮鞋已經不翼而飛。

  「現在,我們兩個公平了!」阿威咯咯的怪笑,「我是左腳斷了腳趾,而你是右腳受到重創!哈哈……哈……」

  足踝處傳來徹骨的劇痛,孟璇痛的眼淚都快流了出來,剛才那一腳被色魔用槍柄狠狠擊中,傷的實在不輕。

  --該怎麼處置這個警妞呢?

  阿威躊躇不決。開槍會驚動別的警察,就這麼揚長而去也不妥,除非是把她活活勒死。但以自己現在的虛弱體力,恐怕並不容易做到。而且這個警妞的胸脯漲鼓鼓的,還沒玩過就殺了也太可惜。

  --乾脆挾制著她逃跑吧!關鍵時候還可以當人質來用……

  主意馬上就打定了,阿威退後幾步,發出齜牙咧嘴的咆哮聲:「站起來!動作快點……站起來!」

  在凶狠目光和烏黑槍口的威逼下,孟璇掙扎著爬了起來,右腿顫抖著支到了地面上。

  還好!雖然痛的相當厲害,但看情形應該只是被槍柄敲擊成骨裂,還不至於斷掉腳踝。

  「老老實實的向前走!」阿威的聲音充滿凶殘,「我警告你,別他媽的跟我耍花招!否則你會死的很難看!」

  孟璇憤怒的瞪著他,一言不發,默默的邁動了艱難的步伐。

  夜色下,兩條相距不遠的人影緩慢的移動著,腳步都是一瘸一拐,走起路來相當的吃力……

  ***    ***    ***    ***    ***

  --該死!這都是我的疏忽造成的……我本應該跟色魔同一輛車監視……

  站在那輛失事警車的旁邊,石冰蘭神色黯然,清澈的明眸裡有淚光在閃爍。

  除了王宇外,車裡的其它部下全部殉職了!有兩個奄奄一息的,還是等她找到這裡後,親眼看著他們嚥下最後一口氣。

  而王宇也因為傷勢沉重,失血過多而陷入了半昏迷。

  --等著瞧吧,魔鬼……我一定要親手抓你歸案,讓你接受法律最嚴厲的制裁!

  女刑警隊長的臉上露出無比悲憤的表情,含淚彎下腰攙扶起王宇,背著他迅速沿著原路返回,快步奔向停在山坳外面的那輛警車。

  ***    ***    ***    ***    ***

  夜幕深沉,山路上黑漆漆的。

  路邊停著一輛警車,車頭燈的光芒照亮了前面十多米遠的距離。

  「別出聲,不然我就開槍打死你!」

  阿威嘶啞著嗓音,槍口緊緊頂著孟璇的脊背,脅迫她一步步的接近了警車。

  兩個人在樹林裡轉了好一陣,早已不辨東西南北,好不容易橫穿過樹林回到了公路。抬頭一看,僅餘的那輛警車恰好就停在不遠處。

  --沒有車根本逃不遠,乾脆就劫持這輛警車算了……

  阿威的心臟激動的咚咚直跳。表面看這是一個大膽到荒謬的念頭,但仔細想一想,就憑自己現在的情形,沿途經過的車子恐怕一眼就能看出不妥,根本不會停下車來讓自己攔截。

  而用手裡的女警做人質,也許倒還能劫走這輛警車。警員們肯定都跟石冰蘭去樹林裡搜捕了,最多剩下一兩個人留守,用偷襲的方式應該還是不難解決的。

  想到這裡,阿威決定冒險孤注一擲,藉著夜色的掩護,押著孟璇悄悄的從後方接近了警車。

  孟璇已經猜到了他的意圖,可是在槍口的威逼下無法反抗,只有盡量的放慢步子拖延時間。好在她和阿威的腳傷都不輕,兩個人本來行動就異常艱辛,阿威倒也沒怎麼催她。

  可是,和警車的距離終究還是在一點點的縮短!

  十米……五米……三米……

  孟璇急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正想不顧一切的出聲警告,警車的門卻突然光當的拉開了!

  一個看上去很嫩的年輕男警員跳下車子,猛然一抬頭,臉上立刻大驚失色。

  「別動!我……」

  嘶啞的命令聲還沒說完,這年輕男警員已經大聲驚叫著,伸手拔出了腰間的配槍。

  阿威再也來不及多想,本能的舉起右臂,搶先一步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

  三聲震耳欲聾的槍響接連爆出,劃破了郊外夜空的寧靜!

  男警員踉踉蹌蹌的退後了幾步,胸膛上冒出了三處血流泉湧的大洞,當場倒地身亡。

  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完全是死不瞑目--這個剛入行的年輕小伙子是留在這裡看車的,剛才並未發現色魔逼近,本來只是準備下來撒泡尿而已,想不到就這樣做了槍下冤魂。

  「呀……我跟你拼了!」

  硝煙未盡,孟璇就發出悲憤的尖叫聲,拼盡全部力氣合身撞了過來。

  但受傷的腳踝嚴重限制了她的速度,阿威及時的側身躲過,毫不留情的反手一拳打在女警官的肋下,將她嬌小的身軀打的斜斜跌倒。

  「小賤貨,你他媽的給我配合點!」阿威一把抓住孟璇的頭髮,將她硬生生的從地上扯起,目露凶光的怒吼,「老子已經開槍殺了一個,不在乎再多殺你一個,懂嗎?」

  孟璇眼睛都紅了,胸脯急促的起伏著,漂亮的臉蛋上充滿了強烈的恨意,但是卻沒有再掙扎。

  「這就對了!」

  阿威咯咯獰笑,正想再說幾句狠話嚇唬她,突然聽到有紛雜的腳步聲遠遠傳來。

  他警覺的回過頭一望,只見有幾條人影穿出樹林越過山坳,正沿著公路向這裡飛奔。

  「不許動!舉起手來!」

  清冷威嚴的喝聲非常熟悉,一聽就知道是女刑警隊長石冰蘭的嗓音。她衝在最前面,手裡已經平端起了配槍。

  阿威立刻縮到了孟璇身後,左手緊緊箍著她的腰,右手持槍指住她的腦袋,獰笑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小璇!」

  在距離五六米遠處,石冰蘭倏地停住了腳步,脫口發出驚呼聲。

  遠遠的她就已經望見色魔挾制著一個人質,走近了才發現竟然是孟璇,一顆心頓時沉了下去。

  「很意外吧?大奶警花!」阿威神經質般的狂笑起來,「我不但沒死,還抓住了你手下這個小波霸……哈哈……哈哈……」

  石冰蘭俏臉冰寒的怒視著他,努力使自己冷靜下來,開動腦筋判斷著眼前的局勢。

  身後的兩個警員也都奔到近前停下,其中一個還背負著重傷的王宇。他剛剛才被槍聲驚醒,一看清楚是孟璇就駭然震動,發出又驚又怒的吼叫聲。

  「惡魔!你快放開小璇……你要是敢動她一根頭髮,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阿威冷笑一聲,根本不屑跟他說話,發亮的眼光只是緊緊的盯著石冰蘭。後者也正在冷然逼視著他。

  --要是我早一步趕到就好了!

  女刑警隊長十分懊惱,本來她一個人背著王宇趕回警車這裡,中途正好遇到了兩個部下,從她背上接過王宇沒多久,那突如其來的三聲槍響就轟然傳來!

  而這時正規的公路已經在望了,如果能提早一分鐘到達,也許都能制止部下被槍殺的悲劇。

  「統統把槍丟掉!」

  嘶啞的聲音咆哮著,在寂靜的環境中聽來分外的尖銳刺耳。

  「隊長!別聽他的……隊長!」

  孟璇焦急的呼喊著,但阿威馬上捏住了她的嘴,同時槍口狠狠的頂了一下她的頭。

  石冰蘭緩緩的垂下右臂,鬆手扔掉了配槍。其餘兩個警員也只得照作了。

  「今晚算你贏了!放了她,我們讓你離開就是了!」

  「哈!我才不會這麼蠢呢,白白的把人質放掉!」阿威挾制著孟璇,一步步的向警車退去,「我當然要帶著她一起走,直到完全擺脫你們警方的追蹤……」

  女刑警隊長聳然動容,猛然踏上兩步,但卻被阿威厲聲喝止了!

  「你再敢往前半步,我就立刻開槍!」

  「你這狗雜碎!快放了她……」

  王宇又發出了怒吼聲,但石冰蘭卻回頭瞪了他一眼,用凌厲的眼神示意他安靜。

  阿威的聲音卻越發猙獰了:「再說,這個婊子剛才把我打的好痛,我也絕不會這麼容易放過她……我要讓她嘗到身為女人的最大痛苦!」

  「你敢!」王宇氣的險些又暈了過去。旁邊的兩個警員也都滿面怒容。

  可是眼前的局面如此嚴峻,誰都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眼睜睜的望著阿威退到了車門邊。

  「等一下!」石冰蘭突然道,「放了她,讓我來做你的人質!」

  話音剛落,所有人都驚呆了。

  王宇和孟璇異口同聲的先叫了起來:「不行!隊長……這絕對不行!」

  石冰蘭不為所動,凝視著阿威平靜的說:「是我親手把你抓住的!你最想報復的人應該是我,不是嗎?」

  阿威的心跳陡然停頓了,眼裡射出亮的可怕的目光。

  郊外明朗的星空下,清麗冷艷的女刑警隊長就站在眼前,比AV女星還要惹火的魔鬼身材挺的筆直,一對極其豐滿的乳峰將胸前的警服撐的幾欲裂開。

  --是的,今晚害慘了我的人是大奶警花!而且,我最想佔有、虐待的也是她……

  想到石冰蘭在舞廳裡穿著那身暴露服裝的模樣,還有她光屁股站在過道裡,被迫高高抬起一條雪白大腿的淫蕩姿勢,阿威全身的血液都熱了起來,胯下的肉棒情不自禁的翹高了。

  --啊啊……真想現在就把這個巨乳女警擄回去,用長長的鐵鏈拴住她的腳踝,將她永遠的囚禁起來,然後再當成性奴來一點一點的好好調教。

  「嘿,你又想跟我玩花樣嗎?」考慮了幾秒鐘後,阿威發出冷笑聲,「那次在百貨商城的停車場裡,你是怎樣大顯身手制伏罪犯的,我可是記憶猶新……」

  「不過,我還是願意冒一次險!」出乎意料的,他的語氣突然又變了,齜著牙吃吃怪笑道,「和那次的條件一樣!想要我釋放人質,你先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脫光,再戴上手銬走過來!」

  石冰蘭的身軀微微一顫,臉色隨即變的慘白。那是一個她再也不願意去回憶的噩夢,想不到現在又要再一次重演!

  「隊長,千萬不行!」「隊長,別聽他的……」

  王宇、孟璇和兩個警員紛紛叫嚷了起來,但女刑警隊長卻恍若未聞,平穩了一下呼吸,伸手緩緩的將警服上的鈕扣一顆接著一顆的解開。

  脫掉了墨綠色的上裝,然後是貼身的內衣……全都扔在了腳邊,雪白晶瑩的胴體逐漸裸露了出來。

  「哈!哈……看你脫衣服脫的多麼熟練!以前大概都是靠這種方式來抓罪犯的吧?也難怪,有一對這麼大的奶子當然要好好利用啦……哈哈……」

  阿威肆無忌憚的狂笑著,警員們卻都氣的手腳發抖,一個個將拳頭握的咯咯直響。

  很快的,石冰蘭的上身就只剩下奶罩了。她咬著嘴唇,用最大的毅力控制著自己,彎下腰來屈起修長的左腿,準備先把絲襪褪掉。

  「慢著!」阿威笑的更加詭異淫邪,「你先脫裙子!」

  石冰蘭只能遵命,將齊膝的制服裙脫了下來,也扔到了地上。

  --哇!

  每個人都在心裡驚呼出聲,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女刑警隊長的臀部赫然是赤裸的!

  --原來……她真的沒穿內褲……

  王宇兩眼發黑,痛苦的整張臉都扭曲了,傷處更是傳來極其劇烈的疼痛。

  感覺到現場所有人的視線都直楞楞的盯著自己,石冰蘭的俏臉刷的一下漲的通紅。她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內心湧起了一股強烈的羞恥感,比幾個小時前在歌廳裡所蒙受的羞辱還要強烈!

  --太丟臉了……我竟然又在這色魔面前光著屁股!而且這次還有部下們在旁邊看著……

  石冰蘭想到這裡無地自容,本能的用雙手捂在私處上,擋住前面色魔投射來的灼熱目光。至於後面裸露的臀肉,就只好不去管它了……

  夜風吹過,星光更加閃爍。

  僻靜漆黑的山路上,女刑警隊長半裸著性感惹火的胴體,全身只剩一件黑色的奶罩和半透明的吊帶絲襪,一絲不掛的雪白屁股因為羞恥而微微的顫動著,看上去挑逗淫靡到了極點。

  --啊啊,要是再穿上高跟鞋,就是一具很完美的等待受虐的肉體了!

  阿威激動的呼吸急促,上下逡巡的眼光最後落到了那對誘人犯罪的巨乳上。薄薄的奶罩根本遮蓋不住她胸前的偉大,兩個極其豐滿的碩大肉團簡直是呼之欲出,在罩杯的烘托下顯得更加高聳挺拔。

  「隊長!」

  一聲炸雷般的狂吼突然響起,王宇不知從哪來的力量,從同事的背上掙脫下地,蹌踉著摔倒在石冰蘭腳邊。

  「求你了!隊長……別再脫了……」他淚流滿面,抱住女刑警隊長的雙腿哽咽哀求,「那傢伙沒安好心……求你別再脫了……」

  「小璇就像我的親妹妹一樣,我不能看著她被毀滅!」石冰蘭極力控制著自己,聲音還是保持著冷靜,「阿宇,你放手吧……」

  「不,不!」王宇發狂般搖著頭,「我也不能眼看著隊長你被侮辱……」

  「哇哈哈哈,真是精彩而感人的一幕啊!」阿威陰惻惻的怪笑道,「好吧,就讓這位多情種子來做個決定!反正我只能綁走一個人,是綁走你的女上司呢,還是這位漂亮的小警花?我給你十秒鐘考慮!」

  「等等!」石冰蘭一聽就急了,「不是說好了我來代替她當人質嗎……」

  「十……九……八……七……」

  阿威毫不理睬,自顧自的報起了數字。

  「王宇!你別再給我添亂了!」女刑警隊長雙眉豎起,焦急萬分的喝叱,「就照我的意思辦,這是命令!」

  孟璇卻靜靜的望著自己的戀人,什麼話也沒說。

  「三……二……一……時間到!」

  王宇渾身一震,不由自主的狂吼:「我絕不會讓你把隊長帶走!」

  時間彷彿突然停頓了。

  一滴淚珠從孟璇的眼角悄然滑落,這一瞬間她的目光似乎蘊含著千言萬語,然而卻沒有人能真正讀的懂了……

  「好,一言為定!」

  阿威不再多說一個字,伸手拉開車門,警惕的退了進去,跟著將孟璇也扯進警車。

  「等一下,聽我說!」

  石冰蘭猛地踢開王宇,衝上兩步還想申辯,但車門卻「砰」的一聲關上了。

  「好好睡一覺吧!」

  車裡的阿威冷笑著,突然一掌切在孟璇的後頸動脈上,身材嬌小的女警官立刻軟軟的倒了下去,人事不醒的昏迷了。

  他連看都不看一眼,飛快的爬到了駕駛座上,點火發動了油門。

  馬達鳴響聲中,警車一下子就把速度拉到了最快,像個龐然大物似的猛衝了下來,從石冰蘭和警員們的身邊險險擦過。

  「別走!」

  女刑警隊長一個翻身撿起地上的配槍,悲憤的尖叫著,手指連連扣動扳機。

  「砰、砰、砰……」

  震耳欲聾的槍聲又接連不斷的響起,整座山峰彷彿都在槍聲中微微震盪。

  可是,警車還是就這樣在眼前絕塵而去,眨眼功夫就消失在夜色中……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