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九章 巧妙的綁架


  五月四日晚八點,F市工人大劇院。

  能容納一萬人的梯形劇場裡座無虛席,節奏明快高亢的音樂響徹全場,興奮的尖叫聲和口哨聲不時的夾雜在其中。

  歌壇「性感天後」的個人演唱會才剛剛開始,場面的氣氛已經十分熱烈了。不少歌迷手裡揮動著鮮花,後排的甚至站到了椅子上去,興致勃勃的向心目中的偶像打出「V」型手勢。

  舞台上,光彩照人的楚倩正在演唱今晚的第一支歌。她穿著一襲純白的連身蓬蓬裙,修長的脖頸上套著個皮革扣帶,上面掛著幾圈銀閃閃的金屬環。而與金屬環相連的,是支撐著整件禮服的流蘇白金鏈。馬甲式的彈片盾牌掩不住那惹火的胴體,使得她自腋下後緣到雪白的脊背全都暴露在空氣中。

  這身裝束性感而又不失典雅,一出場就起到了令人眼前一亮的效果。歌迷們有的拿著望遠鏡眺望,有的抓著照相機猛拍,紛紛捕捉著女歌星的倩影風姿。

  沉浸在激動中的歌迷們自然誰也沒想到,這場演唱會將是「性感天後」在公開場合的最後絕唱。

  正如誰也不知道變態色魔此刻也坐在觀眾席裡,兩道陰森森的目光霎也不霎的盯著他們的偶像。

  --好好表演吧,今晚就是你的告別演出了!哈哈……哈……

  阿威發出低低的奸笑聲,舉起望遠鏡貪婪的打量著舞台上的楚倩。她正手持麥克風邊歌邊舞,略帶嘶啞的低沉嗓音傳遍全場。雖然她的歌喉並不見得出類拔萃,但是舞姿卻熱力四射,似乎全身都洋溢著一種充滿野性的動感。

  通過望遠鏡阿威可以清楚的看見,楚倩的前胸是開衩式的,白晰的乳溝幾乎是一覽無餘,從高聳的雙峰間一直到肚臍都是袒露的,敞開了一道深深的鴻溝。

  這樣的服裝設計真是香艷極了,令女歌星胸前的那對飽滿乳球簡直是呼之欲出。加上週身彈片不時溢出若隱若現的春光,搭配著脖子上的金屬環,隱隱的有種SM味道的淫靡風格,只要是男人看了後都會忍不住血脈賁張。

  --母狗!你倒是很懂得挑逗男人……等著瞧吧,我會讓你嘗到真正的SM的……

  阿威垂涎欲滴的想著,褲襠裡的肉棒已經硬了起來。要是能夠把這個萬人迷的女歌星給調教成性奴,那種場面光是想想都讓人亢奮。

  這時候楚倩已經連著唱完了三首歌,在雷動的掌聲中微笑鞠躬,然後對全場的觀眾說起話來。

  「謝謝,謝謝大家…F市的歌迷朋友們,你們是我見過的最最熱情的歌迷…真的,你們的熱情都感染了我,讓我覺得全身好熱好high……」

  說到這裡,楚倩似乎當真激動起來,突然伸手解開純白的蓬蓬裙,遠遠的擲到了舞台另一邊。

  「哇!」

  全場立刻為之嘩然,跟著口哨聲此起彼伏的響個不停。

  女歌星脫掉連身裙後,首先躍入眼簾的是一雙高達膝蓋的長筒靴,雪白而豐滿的大腿幾乎完全裸露,下身只穿著件超低腰的性感小熱褲,肚臍下的一片光潔肌膚都露在外面,這熱褲只要再低一點,就要連小腹下的陰毛都露出來了。

  不過最引人遐想的還是在大腿的兩側,那裡用皮繩交叉連接著兩片惹火的布料,不僅可以看到大腿的全部曲線,還可以輕易的看到至少一半的迷人臀肉。這飽滿渾圓的屁股正放肆的扭動著,每扭一下,都引來一陣更加轟動的口哨聲。

  --干!她不會是裡面沒穿內褲吧?

  阿威的心跳都要停頓了,腦子裡一下子就冒出了這個念頭。他相信現場的所有男人只要生理還正常,都肯定會情不自禁的產生這種懷疑。

  --這個騷貨,老是這樣子吊人胃口,真是可惡啊……好在她很快就要落入我的掌心了!到時候我一定要把她當成奴隸好好調教,愛怎麼玩就怎麼玩……

  熱血沸騰的遐想著,阿威的肉棒更加堅硬了,真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台去把楚倩按到身下,先狠狠的操她三百回合再說。

  就在這時,懷裡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

  「喂!」他按下接聽鍵。

  「是我!」老孫頭的聲音傳來,「我已準備好了,什麼時候行動?」

  「現在時機還沒到,您等我通知吧!注意別露出馬腳!」

  「我曉得了……」

  雙方收線後,阿威繼續不動聲色的坐在座位上,通過望遠鏡欣賞著楚倩香艷熱辣的表演。

  全場越來越熱烈的氣氛中,一個半鐘頭很快就過去了。楚倩唱了十二首歌,中途換了三次服裝,都是那種能讓人鼻血狂噴的火辣辣打扮。

  尤其震撼的是在剛唱的那首歌裡,女歌星不僅服飾挑逗,而且還充分展現出了勁歌熱舞的強項。她穿著金黃色的斜肩中空小可愛,本就已經豐滿之極的乳房顯得更加突出,當她在舞台上動感無限的又唱又跳時,胸前高聳的雙乳就像兩團火焰般醒目的晃動著,抖出了一陣陣極其洶湧的波濤,霎時把整個演唱會的氣氛推到了最高潮。

  歌迷們全都發瘋似的尖叫沸騰起來,直到音樂聲嘎然而止,楚倩已經飄然閃到了幕後,興奮的狂呼聲都久久的未能平復。

  接下來,司儀和兩個小丑插科打諢的搞笑了一陣。大約過了十分鐘,女歌星再一次出現在台前。

  這次她沒有再換暴露服裝了,一身復古的歐式長裙,墨綠的裙角像是倒扣的海碗般覆蓋在地上,全身都遮得嚴嚴實實,和剛才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

  除此之外,楚倩的頭上還戴著個狐狸型的罩子,遮著上半張臉龐,嬌艷的雙唇塗得分外鮮紅。這是她去年推出的專輯《柔媚如狐》裡面的造型,每次演唱裡面的歌曲時都固定是這個打扮,那些死忠的歌迷們都知道得很清楚。

  周圍響起了輕微起哄的嘖嘖聲,雖然演唱會還有好一陣才結束,可是大部分歌迷顯然希望這位女歌星能從頭到尾都演繹性感的風格。

  --是時候了!

  阿威意猶未盡的看了看手錶,現在是晚上九點半!

  他深呼吸幾口,強迫自己收拾起所有綺念,站起身悄沒聲息的離開了座位。

  歌迷們的眼睛全都望著舞台,沒有人注意到有這麼個臉孔隱藏在黑暗處的男人,靜悄悄的從劇場左邊的安全門走了出去。

  安全門外是一條走廊,阿威的身影鬼魅般地移動著,邊走邊按下了手機的號碼。

  「行動開始!」

  他輕聲說出這四個字,一雙眸子射出亮得可怕的光芒。

  ***    ***    ***    ***    ***

  就在這同一時刻,石冰蘭正好也抬腕看了眼手錶,時針指著九點半。

  --演唱會將在十點一刻結束,只要再安然度過剩下四十五分鐘,今晚這一仗自己就贏定了!色魔的綁架計劃將徹底宣告失敗,如果他真有這個計劃的話。

  她心裡這樣想著,臉上卻冷靜得完全不動聲色,挺得筆直的嬌軀也穩穩的紋風不動,和周圍那些手舞足蹈的喧鬧歌迷形成鮮明的對比。

  坐在相鄰座位上的幾個發燒友都覺得奇怪,偶爾投來納悶的眼神。這個秀髮披肩、氣質出眾的美女是怎麼回事?自始至終神色都那麼的冷漠,跟演唱會的狂熱氣氛格格不入。

  而她坐的偏偏又是第一排!這裡的位置票價賣得極貴,而且還要走後門托關係才能搞得到,坐在這一排的個個都是對楚倩如癡如醉的超級歌迷,但這個美女卻顯然不是。這真是佔著茅坑不拉屎,真不明白她來這裡幹什麼。

  察覺到這種疑問的目光,女刑警隊長只能微微的苦笑。她一點也不喜歡楚倩的歌,更加討厭女明星的為人,可是今晚卻不得不出現在這裡,為的就是親自做好保護的工作。

  在色魔發出綁架的威脅後,石冰蘭就派遣手下的警員輪流當值,不管楚倩到哪裡都有人跟著。女歌星就在這樣嚴密的保護下無驚無險的度過了三天,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項目組裡有不少人認為,罪犯打電話來挑釁只是在說大話,根本不敢真的和警方較量。但是石冰蘭卻有種直覺,這個惡魔絕不是那種知難而退的人。他之所以一直沒出現,是在暗處等待著最佳時機發動奇襲。

  由於今晚是楚倩在F市的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演唱會一結束,她就要馬不停蹄的趕去另一個城市。所以色魔如果真要下手,這個演唱會也是他最後的機會。

  為此,石冰蘭絲毫也不敢大意,不但本人親自坐鎮在近距離盯著女歌星,還佈置了三十個便衣警員潛伏到現場的各個角落,就連換裝的更衣室裡都有女警把守,可以說是做好了防止任何不測的準備。

  --如果今晚能成功挫敗色魔的陰謀,就算不能當場抓住他,也將對他的心理造成重大的打擊。一般來說,這種高智商的罪犯平時都十分自負,但一旦遭到沉重挫折後,對自信心的影響也比普通人大得多,接下來就很容易犯下更多致命的錯誤,這樣自己就有十足的把握能捉到他了……

  石冰蘭想到這裡,清澈的雙眼更加明亮了。她今晚也穿著便衣,一身優雅大方的休閒服套在身上,恰到好處的勾勒出魔鬼般的曲線。那巨乳細腰的絕佳身材簡直令人驚艷,就連舞台上的「性感天後」都要甘拜下風。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間楚倩又唱了好幾首歌。接下來是一首節奏風格較為古典的歌曲,身後還有十二個充滿青春氣息的女孩伴舞。一群優美的倩影翩翩旋轉著,手中鮮艷的綵帶隨著歌聲在飄來揮去,令人看得眼花繚亂。

  就在這時,意外突然發生了!

  完全沒有任何預兆的,只聽到「辟啪」兩聲響,整個劇場的燈光驀地一起熄滅,四周圍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

  觀眾席上立刻響起口哨聲和叫罵聲。

  石冰蘭的心猛然往下一沉,身軀卻條件反射般騰的躍起。就在這同一剎那,她聽到舞台上傳來了一聲驚呼!

  那是楚倩發出的驚呼聲!

  女刑警隊長暗叫糟糕,想也不想的就摸黑往舞台的方向衝去,沿途踩了好幾個人的腳,腰部還被某個地方的欄杆重重的撞了一下。她也顧不上疼痛,憑著感覺飛快的上了舞台。

  「楚倩!你怎麼樣了?你在哪裡?楚倩……」

  此時劇場裡已經變得十分糟雜,她的喊聲幾乎淹沒在吵吵嚷嚷的喧囂中,只聽見台上也是唧唧喳喳的一片,卻始終沒有得到女歌星的回音。

  石冰蘭身上沁出了冷汗,在黑暗中摸索前進,先後碰到了好幾個伴舞女孩,但一問之下都不是楚倩。

  正在著急時,眼前突然又重現光明。舞台上的佈景燈重新亮了起來,雖然光線黯淡閃爍,可是畢竟比剛才睜眼瞎的情況要好得多了。

  憑著敏銳的目力,石冰蘭一眼就看見了楚倩。原來女歌星距離自己並不遠,那墨綠色的長裙和狐狸型的裝飾都十分醒目,儘管混雜在眾多舞伴裡,也還是可以輕易的辨認出來。

  「你怎麼應都不應一聲?」

  女刑警隊長有些生氣的斥責著,不過心裡卻鬆了一口氣。剛才她真擔心女歌星出事了,幸好只是一場虛驚。

  說時遲,那時快,這口氣還沒透完,舞台上驀地滾出了一團圓溜溜的東西,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骨碌碌的滾到了女孩們的腳下。

  「哎呀--啊!」

  站得最近的一個女孩突然尖叫了起來,聲音裡飽含著極度的驚嚇。那竟是一顆血肉模糊的人頭,沿路留下了一連串的血跡。

  彷彿傳染似的,女孩們紛紛發出了淒厲的驚呼,連楚倩也不例外,一個個四散奔逃。

  --不好,這是色魔的陰謀!

  石冰蘭的神經一下子繃緊了,如果只是燈光無緣無故熄滅,那還有可能真的只是意外,但現在卻可以完全肯定這是色魔在搗鬼!

  「別慌,大家別慌……都在原地別動,不要亂跑!」

  女刑警隊長高聲喊叫著,可惜卻沒人聽她的指揮,不但舞台上亂成了一團,連下面靠前的幾排觀眾席都炸開了鍋,顯然有很多人都目睹了這可怖的場面。

  石冰蘭一跺腳,只好先三步兩步的趕上正在奔逃的女歌星。她當機立斷,心想不管現場怎樣混亂,只要自己能不受影響的保護好楚倩,就能讓色魔最終無功而返。

  不料她剛從後面扳住楚倩的肩頭,女歌星就驚慌失措的尖叫起來,歇斯底里般扭動著身軀掙扎。顯然她已經嚇破了膽,連聲音都因恐懼而完全變了調。

  「是我!冷靜點……是我呀……我是來保護你的……」

  石冰蘭一連說了好幾遍,同時強行將女歌星轉過來,讓她面對面的看清楚自己。

  楚倩被迫轉了個身,罩子內的眼神閃爍著顯而易見的惶然。她伸手掩面,突然「哇」的哭了出來,像是見到救星般投入了女刑警隊長的懷中。

  「好了,別害怕……沒事了,別害怕……」

  石冰蘭一邊拍著她的背心隨口安慰,一邊警惕的觀察著四周。如果有任何可疑的人物靠近,她將毫不猶豫的拔出暗藏腰側的配槍。

  楚倩一直在瑟瑟發抖,雙臂緊緊抱著女刑警隊長,臉頰埋在她高聳的胸部上抽泣著鼻子,彷彿是個飽受驚嚇的小女孩。石冰蘭本來對這個驕橫的女歌星十分反感,此時此刻卻不由得泛起了一種母性的憐惜,更加下定了決心要全力保護好她,不管怎樣都不能讓色魔得逞。

  「隊長!」「隊長!」

  好幾聲熟悉的嗓音響起,七八個警員從各個方向衝到了舞台這邊。從燈光熄滅到現在不過只有半分多鐘時間,他們的動作算是相當快捷了。

  石冰蘭精神一振,立刻開始下命令。

  「王宇,你馬上到供電房看看是怎麼回事……小璇,你負責那些伴舞女孩的安全……老田老李,你們帶一批人盡力維持劇場秩序……剩下的人先留在這裡,配合我做好保衛的工作……」

  女刑警隊長飛快而有序的分配著人手,沉著鎮靜的語氣一下就起到了穩定人心的作用,警員們也被她的氣勢所感染,紛紛答應著執行起了各自的任務。

  這時全場已經是一片騷亂,上萬人發出的喧嘩聲震耳欲聾。有不少歌迷高喊著楚倩的名字向舞台這邊擁擠,被一排由警員和劇場保安組成的人牆奮力擋住,雙方一時僵持不下。

  「隊長你看!」一個年輕的警員蹲在那顆人頭旁邊,突然驚奇的喊了起來,「這不是真的人頭……這是蠟像雕刻的!還有這些血跡也是假的……」

  「嗯,我知道了!」

  石冰蘭點了點頭,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斷。這顯然是色魔故意引起混亂的詭計,目的就是為了渾水摸魚。

  「楚倩小姐,這裡太危險了,我叫人保護你到後台休息。」

  看到歌迷們越來越逼近舞台,石冰蘭意識到不能再讓女歌星留在這裡,否則場面根本不可能得到控制。

  「老劉,老吳,你們把她送到二樓的休息室去!」女刑警隊長回頭叮囑身邊的兩個部下,「記住,你們要寸步不離她左右,就算有天大的事都不准走開。」

  兩個部下應聲過來,帶著楚倩迅速的從幕後離去。

  臨走的時候,石冰蘭感覺到懷裡的人先是猛地抱緊了自己一下,然後才哆嗦著放了手,似乎很不情願和自己分開。這一瞬間她心裡忽然有了種沉重的不祥預感,隱隱覺得這個指令也許是個錯誤,她不應該讓對方離開自己的視線!

  但現在已經顧不上多想了,女刑警隊長俯身抓起麥克風,威嚴的語聲通過擴音器響遍全場,嚴厲警告歌迷們不要再鬧事。

  看到心目中的偶像已經不在舞台上了,人群也就不再往前擁擠,只是吵嚷的聲音依然不絕於耳。

  石冰蘭鬆了口氣,又調動部下們分成兩批,一批繼續維持現場秩序,另一批將通向二樓休息室的入口看守住,禁止任何陌生人進出。

  十分鐘後,警方終於控制住了局面,劇場裡大致停止了騷動。

  石冰蘭吩咐幾個老警官負責善後,自己則走到了旁邊的更衣室裡,聽取幾批部下反饋回來的報告。

  漸漸的,她的臉色越來越繃緊,眼睛裡燒起了熊熊怒火。

  派出去的警員發現,供電房和調配室都遭到了襲擊,裡面的工作人員非死即傷,血流滿地,都是被人用尖銳利器暗算的結果。另外一個被襲擊的地方是化妝間,幾個替補的伴舞和美容師都死於非命,就連一同前來的經紀人也都被割斷了咽喉。

  --好一個凶殘冷血的惡魔!我一定會讓你血債血償的……

  女刑警隊長強壓下憤怒,緊緊蹙著眉頭思索著。她後悔沒有事先也派警力看住這些地方,可是色魔為什麼要殺這些人呢?除了供電房之外,其它人對他綁架女歌星的行動並沒有什麼阻礙呀,難道這裡面有什麼特別的目的……

  「隊長,我想色魔一定還在劇場裡!」王宇的眉頭皺得跟她一樣緊,「現在的問題是怎樣才能把他找出來。」

  石冰蘭「嗯」了一聲,也感到情況十分棘手。劇場裡面有上萬觀眾,總不可能強行留下他們一個個的調查。

  「這傢伙真是太瘋狂了!」孟璇恨恨的說,「還好楚倩仍然被我們保護著,他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得逞的……」

  石冰蘭沒有說話。按理來說,女歌星身邊有兩個警員寸步不離,通向二樓的入口處也有人把守,應該是沒什麼可擔心的了,可是為什麼心裡那種不祥的預感卻越來越強烈了呢?

  「阿宇,小璇,你們跟我來!」

  她驀地跳起身,不等兩個部下反應過來,就快步的向休息室那邊跑去。

  ***    ***    ***    ***    ***

  晚上十點零五分,夜色漆黑。

  劇院門口的停車位上,幾十輛車密密麻麻的停在這裡。

  觀眾們都還沒退場,自然沒有車主過來開車,保安們則全都入場維持秩序去了,四周圍一片寂靜。

  突然,夜色下出現了一條黑色的人影。

  他在黯淡的路燈下無聲的移動著,身前推著一個長長扁扁的箱子,底下安著滑輪,大小恰巧可以裝進一個人。

  走到一輛桑塔納旁邊,黑色人影打開了後座車門,小心翼翼的將長箱子放了進去。

  然後他坐到了前排的駕駛座上,點火發動了油門。

  ***    ***    ***    ***    ***

  石冰蘭的心一直沉到了腳底,全身一片冰涼。

  二樓的休息室裡,她的兩個得力部下--警員老劉和老吳已經變成了兩具屍體。他們的後腦整個的裂開,紅白相間的腦漿鮮血觸目驚心,竟是被人用鈍器活生生的敲死的。

  女歌星楚倩則不翼而飛!

  搜遍了二樓的所有房間,只找到她身上穿的那套歐式演出服。墨綠色的長裙上沾滿了血跡,她的人卻無影無蹤。

  除此之外,二樓的過道上還躺著五六個工作人員,全都奄奄一息的倒在血泊中,微弱的發出痛苦的呻吟。

  --完了,楚倩被色魔綁架了!今晚的較量我輸了……

  彷彿有個聲音在心裡不斷吶喊,石冰蘭臉色慘白,極其豐滿的胸脯控制不住的劇烈起伏著,顯然內心震盪的厲害,充滿了無法形容的憤怒和焦急。

  「這不可能!」負責把守入口的幾個警員聞聲趕來,一個個都無法置信的驚叫起來,「我們親眼看著老劉老吳護送楚倩上樓的,這之後連只蒼蠅都沒從這裡飛過。」

  孟璇跺著腳叫嚷:「那楚倩怎麼會失蹤了?這些死傷者又是怎麼回事?」

  「這只有一個可能!」王宇緊握雙拳,咬牙切齒的說,「色魔從一開始就潛伏在這裡。他在供電房那邊行兇完畢,切斷電源後就馬上躲到了休息室來。因為他猜到現場一混亂起來,楚倩十之八九就會到這裡暫避……」

  「事情不是這麼簡單。」石冰蘭極力使自己冷靜下來,打斷了他,「沒錯,色魔可以事先就進來,但是得手以後他又是怎樣離開的呢?還要帶著楚倩那麼一個大活人!」

  王宇呆住了。其餘的警員們也全都茫然不解,互相大眼瞪著小眼。

  剛才搜索的時候他們就注意到了,這裡所有的房間窗戶都安上了防盜鋼條,要想從二樓離開,惟一可走的就是警員們把守的那個出入口。

  --那……色魔是怎樣綁架楚倩離開的呢?難不成他會隱身術?

  石冰蘭打了個寒戰,一股冷氣直冒上來。自從投身警界以來,她面對過無數個形形色色的罪犯,這還是頭一次毛骨悚然得身體發顫。

  不過僅僅只是一剎那而已,她馬上就恢復了常態,銳利的眼光仔細審視著身周的一切,大腦飛快的運轉起來。

  --老劉和老吳都是經驗豐富的老警員,色魔怎麼能如此輕易的幹掉他們?

  --看現場的情形,他們不但沒有拔槍,也沒有劇烈抵抗的痕跡,甚至連叫都沒叫一聲就被色魔解決了。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當然,最奇怪的還是「隱身術」的問題。這世上當然不可能有法術,那麼是這層樓上還有什麼潛藏的暗道嗎?

  「還呆著幹什麼?」王宇衝著警員們吼,「快跟我一起到其它地方搜一搜,光站在這裡是不可能破案的!」

  心急如焚的警員們齊聲答應,一半以上的人都跟著王宇四處搜查去了。剩下的人也都老練的忙開了,有的在現場進一步的尋找線索,有的七手八腳的抬起那幾個受傷極重的工作人員,準備送去醫院搶救。

  石冰蘭苦苦的思索著,視而不見的任憑一個個傷者從自己面前抬過去。大約半分鐘後,她忽然全身一震,猛地注意到一件很不對勁的事!那批已經抬到樓梯口的傷者中,有一個人是沒穿上衣的,另一個人卻沒穿褲子。

  --難道說……

  女刑警隊長靈光一閃,突然飛步追了過去,同時嘴裡高喝道:「等一下,別走!」

  負責抬人的警員們一楞,還沒回過神來,石冰蘭已經動作敏捷的拔出配槍,「卡嚓」一聲將保險上了膛。

  「出什麼事了,石姐?」

  孟璇滿臉愕然的問,不明白隊長為什麼會突然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大家小心,色魔根本就沒走!」石冰蘭一口氣喊了出來,「他扮成了一個工作人員,就混雜在這幾個傷者裡……」

  所有人都發出了「啊」的驚呼聲,就在這同一瞬間,倒數第三個正被橫抬著的、原本看上去已經半死不活的身軀騰的躍起,雙拳猛然擊中了旁邊兩個警員的太陽穴。

  場面霎時大亂,兩個警員轟然跌倒,其餘的人全都不由自主的手一鬆,傷者們辟里啪啦的摔了一地,正好擋住了女刑警隊長的去路。

  「別動,不然我開槍了!」

  石冰蘭厲喝一聲,烏黑的槍口正要瞄準對方的小腿射擊,突然一陣惡魔般的嘶啞狂笑聲響起,一個冒煙的橢圓形物體凌空拋來。

  「大家快趴下!」

  女刑警隊長駭然尖叫,左手拉住身邊的孟璇一齊撲倒在地。只聽「轟隆」一聲響,地面似乎都震動了起來,灰塵砂土滾滾而落。

  「混蛋!」

  石冰蘭咬牙抬頭,眼前瀰漫著一股煙霧,惡魔的笑聲已經遠去了。

  「是自製的簡易炸藥!」

  煙霧中有人咳嗽著驚呼,石冰蘭強忍著刺鼻的氣味躍起身來,用最快的速度追了出去。

  --轟隆,轟隆!

  爆破聲接連傳來,等她趕到前台時,劇場裡已經有好幾個地方冒著濃煙。上萬名觀眾又像炸了鍋似的騷亂起來,洶湧的人群驚叫著「炸彈,有炸彈啊」,爭先恐後的擠向安全出口,不管警察和保安們怎樣竭力阻擋都無濟於事了。

  女刑警隊長不得不停下腳步,她明知道色魔就混在這潮水般的人流裡,卻只能眼睜睜的望著、望著……

  槍口緩緩的垂下,石冰蘭懊惱的歎了口氣,全身突然湧起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無力感,以及深深的挫敗、沮喪和悲哀。

  ***    ***    ***    ***    ***

  --哈,哈,大功告成啦!這次行動圓滿成功!

  阿威無法抑制心頭的興奮,翹著二郎腿靠在桑塔納車的後座上,悠然的吹起了口哨。

  車窗兩旁的街景飛快的倒退著,腳下踏著的一個長型箱子在輕微的晃動。他忍不住彎下腰來,輕輕的打開了箱蓋。

  女歌星楚倩的姿容赫然躍入眼簾!

  她閉著眼靜靜的躺在箱子裡,就像是一朵春睡的海棠,呼吸平穩而均勻。

  「果然是個大美女,我見猶憐哪!」老孫頭坐在駕駛位上,一邊開車一邊聳聳肩,「不過這個明星以後就是你的私人玩物了!能有這種艷福,全國的男性恐怕都要嫉妒得發狂呢!」

  阿威哈哈大笑,伸手在昏迷的女歌星臉上擰了一把,然後合上了箱蓋。

  「這次多虧了有您幫忙,我才能如此順利得手啊……」

  「我幫忙只是其次,主要還是你自己神機妙算嘛!」老孫頭由衷的說,「看到那幫笨警察被你耍得團團轉,連我這個老江湖都不得不說聲佩服了!」

  阿威笑得更加得意了,半小時前的綁架行動就像精彩的電影一樣,那刺激而又驚險的全過程彷彿又浮現在了眼前……

  ***    ***    ***    ***    ***

  「可惡!原來色魔一直都在我們身邊!」王宇揪著頭髮,恨不得重重的給自己一個耳光,「我早該想到的,入口處有兄弟們守著,他哪有可能逃得掉?」

  「我真是搞不懂……」孟璇百思不解的插話說,「如果色魔本人逃不出去,要靠偽裝成傷者來騙過我們,那楚倩呢?他是怎麼把楚倩綁架出去的?」

  王宇答不出來,眼光望向女刑警隊長。其餘警員的視線也跟著望了過去。

  「答案說穿了很簡單。」石冰蘭露出一絲苦笑,「楚倩根本就沒上過二樓!其實在劇場燈光熄滅的時候,她就已經落到色魔的掌心了。」

  警員們全都目瞪口呆。

  王宇第一個叫了起來,連聲音都發顫了:「隊長,你是說燈光復明之後,出現在我們眼前的那個楚倩是……是……」

  石冰蘭沉重的點了點頭:「是色魔親自假扮的冒牌貨!」

  足足半分鐘,所有人都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只能傻傻的聽著女刑警隊長一個人解說。

  「今晚的整個經過,我推測大致是這樣的:楚倩換上那套長裙加面罩的演出服後,色魔就趕到了化妝間,逼迫美容師給他換上跟楚倩一模一樣的打扮。演出服一般都是有備份的,做到這一點並不難。然後他殺人滅口,再指示同夥趕到供電房配合行動。」

  「接下來的綁架,色魔是利用了舞台傳送裝置來完成的。我剛才檢查過了,這裡的舞台上有十二個用於傳送的開口。演出的時候,工作人員是從舞台下邊的地下室裡,把演員從這些方形開口送到舞台上的。但今晚的演唱會用不著這個裝置,這就給了罪犯可趁之機。」

  「等楚倩站到其中一個開口上時,色魔的同夥立刻切斷電源,讓她在黑暗中一下子落到了地下室。色魔本人早已等待在那裡,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她麻醉了,然後站到舞台上偽裝成楚倩。由於這身演出服把頭臉身軀基本都遮住了,燈光復明的時候又比較黯淡,我們誰也沒發現楚倩已經被調了包。」

  「原來是這樣!」孟璇恍然大悟,隨即又疑惑的問:「但他為什麼要這麼麻煩的假扮楚倩呢?直接從地下室逃走不就得了?」

  「如果楚倩當時就從舞台上失蹤,那麼現場就會大亂,劇院也會馬上被我們封鎖,那樣綁架還是不能得手。所以色魔搞這麼多手腳,目的就是為了給同夥的離開爭取時間。他知道只要楚倩還在舞台上,警方的所有部署都會圍繞著她來進行,不會有精力去管別的事。」

  石冰蘭說到這裡,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蒼白的臉上泛起了紅暈,眸子裡卻有羞憤的光芒在閃爍。

  ***    ***    ***    ***    ***

  「……確實,剛才的掉包計真是一次孤注一擲的冒險啊,老實說當時我也緊張得要命,生怕被那些警察給認出來!」

  說到這裡,阿威也有些驚魂未定,靠在椅背上吁了口氣:「好在老天爺還是站在我這邊的,不但讓這次計劃圓滿成功,還附送給了我一個額外的收穫……」

  「什麼額外的收穫?」老孫頭問。

  阿威發出「嘿,嘿」的淫笑聲,沒有回答,腦子裡又回想起了那令自己心潮起伏的一幕場景。

  當他假扮成楚倩製造出混亂,女刑警隊長從後面抓住他肩膀時,那一瞬間阿威全身的肌肉猛然僵硬,冷汗一下子沁出,以為自己的偽裝已經被識破。

  幸好這只是虛驚一場,石冰蘭顯然並沒有認出他來。也難怪,那時四周圍一片混亂,燈光又那麼黯淡,加上自己戴著遮住上半張臉的面罩,不仔細看還真的不容易露餡。

  但局面還是太危險了。阿威靈機一動,索性裝出害怕的樣子投入女刑警隊長的懷裡,腦袋埋進她的胸脯,這樣就沒人能看到他的臉了。

  這一招真是太妙了!在場的所有人,包括警員們和那些伴舞小姐,誰都沒有對此起疑心。

  剛開始,阿威只是單純的用這種手段來掩飾,可是當他的臉頰一貼上那鼓鼓突起的胸部,心臟立刻不受控制的怦怦狂跳。

  --天哪,我碰到她了……碰到這對超級大奶了……

  熱血直湧入大腦,阿威激動得整個人都哆嗦了起來。自從那天在停車場裡見過石冰蘭後,他就一直對她胸前那對極其罕見的巨乳念念不忘,做夢都想親自體驗一下,接觸到那比一般「波霸」都要大得多的胸脯是何種感覺。

  --哇哇,真是好有彈性,好堅挺……

  內心發出難以形容的驚歎,阿威情不自禁的摟緊了女刑警隊長,小心翼翼的磨蹭著她高聳挺拔的雙峰。這對38寸的豐滿巨乳簡直能令任何男人瘋狂,儘管還隔著厚厚的內外衣衫,但他還是能感覺出那驚人的尺寸和沉重的份量。

  --絕對不止F,至少也有G罩杯……不,也許還不止……

  阿威苦苦忍耐著,用最大的毅力克制著自己的衝動。他真想不顧一切,現在就伸手抓住這兩顆渾圓巨碩、幾乎要把上衣都給撐破的大肉團。這一剎那他真有種眩暈的感覺,彷彿又回到了童年,埋首在母親柔軟的胸脯裡撒嬌……

  --大奶警花,你這對巨乳是屬於我的!我一定要得到你,一定……

  惡狠狠的誓言中,阿威身體裡的熊熊烈火越來越旺,臉頰更緊的貼向那充滿彈性的大奶子。驀地全身又是一陣顫抖,竟然忍不住把一股熱流射在了褲子裡。

  也就在這時候,石冰蘭叫他跟著兩個警員到二樓的休息室去。於是他只好收起意猶未足的心情,迅速離開了這危險而又刺激的舞台……

  「這真是一個額外的驚喜啊……大奶警花,我期待著跟你的下一次交鋒……哈哈,哈哈……」

  坐在飛馳的桑塔納車裡,阿威再次發出喋喋怪笑,躊躇滿志的吹起了口哨。

  ***    ***    ***    ***    ***

  「說吧!有什麼話這麼神秘,還要單獨跟我說?」

  石冰蘭秀眉一揚,清亮銳利的目光望著王宇。這時他們倆走到了一個角落,其它的警員沒有跟過來,不可能聽到這邊的談話。

  「隊長,今晚我們的確是一敗塗地了。」王宇欲言又止的說,「但這不能怪你……」

  女刑警隊長臉一沉:「現在不是說安慰話的時候。何況你應該知道,我從來也不是那種推卸責任的人……」

  「隊長,我是說真的!」王宇急了,「你不覺得奇怪嗎?色魔對我們的部署似乎瞭如指掌!我懷疑有人洩漏了消息給他……」

  石冰蘭霍然抬頭,目光亮得令人不敢逼視。

  ***    ***    ***    ***    ***

  夜晚十一點。當阿威懷著興奮的心情走進一間地下室時,女歌星楚倩已經醒了過來,正坐在牆角的沙發上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為了招待這位聞名全國的「性感天後」,他特意將這間用來囚禁女人的地下室佈置了一番,不但有沙發床鋪等傢俬,連燈光也比別的地方明亮些,看起來並不是很陰森恐怖,倒有點像是一間比較寬大的臥室。

  「你是什麼人?竟然敢把我弄到這裡,你好大的狗膽!」

  一看到他走進來,楚倩就俏臉含煞的喝叱了起來,剛想掙扎著站起身,卻又搖搖晃晃的跌坐在了沙發上。

  「嘿嘿,楚倩小姐。先自我介紹一下,今晚之前我都是你的超級歌迷喔。」阿威淫笑著向她走了過去,「不過從現在起我已經是你的主人了!而你則是我的性奴隸……」

  「放屁!什麼主人,奴隸?胡說八道!」

  楚倩生氣的罵了一句,感覺腦子裡暈暈的,麻醉劑的藥性還沒完全過去,手腳都幾乎使不出力氣來。

  「你還搞不清楚狀況嗎?大美人!」阿威的聲音充滿嘲諷,「你已經被我綁架了,從今以後就是我一個人獨佔的性奴隸……」

  他一邊說,一邊凝視著眼前的女歌星。這個平時只能在電視上和雜誌裡看到的,以「性感」征服了全國男人的超級偶像,今晚終於和自己近在咫尺了。那惹火到極點的誘人身段不再是遙遠的夢想,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接觸到。

  燈光下看來,她的真人跟電視上一樣漂亮,兩片飽滿的嘴唇塗得鮮紅。由於老孫頭將她運送出劇院的時候,已經順便除掉了那件累贅的歐式拽地長裙,因此女歌星現在的打扮十分「清涼」。上身是金黃色的斜肩中空小可愛,幾近全裸的背上只有兩根繫帶;下面則是暴露的熱褲加白色長筒靴,都是她在演唱會上穿過的服裝,因為反正有長裙遮住,所以中途換裝時也就懶得脫掉了。

  「你不要命了嗎?知不知道我乾爹是誰?」

  楚倩提高了嗓子,用威脅的語氣恫嚇對方。到現在為止她對這個男人都毫無懼意,因為她深信只要一亮出「乾爹」的名號,不管是誰都要嚇得屁滾尿流。

  會產生這種自信是有原因的。五年前楚倩就曾經被綁架過一次。那時候她和「乾爹」的關係還是個秘密,有一次,一個對楚倩垂涎已久的黑道大哥派人綁架了她,當時女歌星驚恐萬分,以為自己免不了被輪姦的厄運了。不料當這位黑道人物一聽說她是「乾爹」的人後,立刻輪到他臉色大變了--得罪了這位中央大員,這個小小的黑幫不被連根剷除了才怪。

  結果楚倩不但被安然無恙的送回,該大哥還對她極盡討好的賠罪,就差沒磕頭求饒了。就是在這件事之後,女歌星和「乾爹」的關係才迅速的在全國流傳開來。街頭巷尾議論之餘,從此再也沒人敢動念對她用強了,也使楚倩養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驕橫性格。

  「不就是那個姓江的老糊塗嗎?有什麼大不了?」

  阿威輕描淡寫的說著,一屁股坐到了楚倩身邊,灼熱的眸子色迷迷的盯著女歌星惹火的胴體。她胸前的碩大乳房脹鼓鼓的,包裹在又緊又窄的小可愛裡顯得格外的誘惑。

  --唔,雖然還比不上大奶警花豐滿,但也已經是一對世上極其少見的豪乳了!難怪她的露點寫真會開價到兩千萬……

  阿威嘖嘖讚歎,忍不住伸臂搭上了楚倩赤裸的肩膀,另一隻手施展開祿山之爪,隔著小可愛在她豐滿的乳房上重重的捏了一把。

  「啊!王八蛋!」楚倩氣急敗壞的怒罵著,身子本能的扭動了一下,「你不怕我乾爹宰了你?」

  阿威哈哈大笑,像是聽到什麼最滑稽的笑話似的,嘶啞的笑聲轟鳴不絕。

  楚倩的心漸漸沉了下去。她並不笨,到這時已察覺到「乾爹」牌根本毫無作用;而這種瘋子般的笑聲,更預示著對方是那種不顧一切也要蠻來的狂人。

  「大美人,你沒聽說過『色膽包天』麼?」

  阿威嘲弄的舔了舔嘴唇,左手摟住女歌星纖細的腰肢,將她拉向自己,右手摸到了她修長光滑的美腿上。

  楚倩雙眉豎起,下意識的想要掙扎推拒,可是渾身都軟綿綿的不聽使喚,連動彈一下都很吃力。

  阿威看在眼裡,又發出了得意的淫笑聲,手掌慢慢移到了大腿內側,指尖鑽進了那用皮繩交叉連接著的兩片薄薄布料裡。

  「看演唱會的時候我就一直在好奇,你到底有沒有穿內褲呢?現在我要來親自驗證一下了!」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