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頁 下一頁

序章 惡魔之臉


  這是一張醜陋、可怖、滿佈疤痕的臉。

  魔鬼的臉!

  許多年前的一場大火,無情的將這張臉完全燒燬了。毀容的嚴重程度,只能用「慘不忍睹」四個字來形容。任何人看到這張已完全辨認不出五官、斑駁猙獰的面容,都會感到毛骨悚然。

  只有這張臉的主人阿威自己,才是惟一的例外。

  此刻,他正通過鏡子,凝視著自己的面孔,心中一片寧靜--鏡子裡的影像雖然可怕,但畢竟是自己的臉,而且已經朝夕相伴了這麼多年,早已習慣了,甚至還有些享受這種感覺。

  這是一種真實的感覺。

  平常為了掩蓋自己這副尊容,阿威總是戴著一張精巧的人造皮革面具。那是由美國頂尖整容醫師專門製造的,有點類似武俠小說裡的「人皮面具」,或是電影《碟中諜》裡特工用的高科技產品,戴起來又輕又薄,五官栩栩如生,誰都看不出那不是真正的面孔。

  由於父母都已亡故,火災後又改名換姓、遠走他鄉生活了多年,當年熟悉內情者都已過世了,現在周圍的人沒有一個知道底細,就連接觸最多的朋友都不知道,阿威居然長年累月的戴著這樣一張面具,面具下有一張如此恐怖的臉孔!

  這些年來,只要有旁人在身邊,阿威一定戴著這張面具,只有夜深人靜、獨自呆在黑暗隱蔽的小天地裡時,他才會脫下面具,凝視著自己的真實面容。

  其實,以他現在的財力,要到整容醫院接受一次徹底的矯正手術、使容貌恢復正常完全不是難事,但是他卻從未動過這種念頭。只有到了將來大仇得報、所有心願都得到償還的那天,他才會脫下面具,懷著告別過去走向明天的心情,以一個勝利者的驕傲姿態去接受手術治療。而現在,他卻寧願選擇與面具為伍。

  人,本來就是戴著面具生活的!每個人本來就都有兩張臉!

  更何況,在即將實施的一系列精密犯罪計劃中,這張醜臉還將發揮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腦海裡一冒出犯罪計劃,阿威雙眼就射出激動的神采,心裡充滿了邪惡的快感和期待。為了這個計劃,他已經籌劃了許久了,現在已正式進入了實質操作階段。

  --那些「有罪」的女人,必須都得到最殘酷的懲罰和凌厲的調教!直到她們屈服認罪,乖乖的成為自己的性奴……

  阿威想到這裡陰森森一笑,昂然而起,大步走進了一間陰暗的地下室。

  明滅不定的燈光下,只見一個半裸著玉體、胸部豐碩的美麗女郎就如祭壇上的雪白羔羊般,被鐵鏈綁縛著仰躺在張手術平台上。

  她身上穿的是標準的辦公室女秘書制服,時髦合身的天藍色套裝上衣,包裹著渾圓臀部的窄裙,半透明的絲襪,發亮的高跟鞋,無論從打扮還是氣質來看,都是個高雅驕傲的白領麗人。

  不過現在,這光彩照人的美女卻狼狽的像頭母狗,上衣被扯攔的只剩下幾片布條了,裙子也倒翻到了腰間,露出扯脫的搖搖欲墜的吊襪帶和被剝去了內褲的赤裸下體。她滿臉潮紅,嘴裡發出淫亂的呻吟聲,一隻手拚命揉捏著自己完全袒露的飽滿高聳的雙乳,另一隻手按在私處上快速的搗鼓著,竟是在不知羞恥的手淫!

  看到阿威進來,這女郎的俏臉上閃過一絲恐懼、憎恨的表情,但手指的自慰動作不但沒有停止,反而在陰道裡進出的更迅速了,雪白的大腿也張的更開。

  「你……你……快來吧……啊啊……我受不了了……求求你……快來……」

  女郎一邊喘息哀求著,一邊扭動著惹火的胴體,兩顆飽滿高聳的豪乳在胸前亂搖亂顫,漾開了一陣陣乳浪。

  「求我過來幹嘛?嗯?大聲、清楚的說出來啊!」

  阿威故意逗她,淫笑的臉龐顯得更加醜陋猙獰。

  女郎的眼淚鼻涕一齊湧出,泣不成聲的痛哭了起來,失控般尖叫道:「來上我!上我……啊啊……主人!我真的受不了啦……求你快來上我吧……」

  阿威滿意的打了個響指,心裡別提多高興了。

  --嘿嘿,我的「原罪」藥劑真是太神奇了……還不到兩天,強烈的藥效就使一個原本貞潔的女人徹底放棄了尊嚴,成為了急不可耐期待交媾的蕩婦……

  「原罪」是阿威秘密開發的一系列強力催情藥物,作用於人體後,能夠最大程度的激發出原始的本能慾望,導致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變成性敏感區域,稍微刺激就會春情勃發。更厲害的是,這種藥物還會讓人很快上癮,用慣了以後就會產生生理和心理的雙重依賴,一天不用藥就會渾身難受,產生強烈的空虛感,就跟犯了毒癮一樣痛苦的生不如死。

  阿威從手術台邊拿起一支注射器,將滿滿一管的淡紅色藥液注射進了女郎的胳膊。

  女郎的哭鬧聲頓時緩和了下來,輕輕喘息著,彷彿已舒服了不少。但是她的俏臉卻更紅,身體的扭動也更銷魂,喉嚨裡也發出了更淫蕩的呻吟聲。

  「啊啊……好熱、好癢……啊……主人……操死我吧……」

  起先只是低聲的、哽咽的呢喃,到後來逐漸越來越大聲,變成了焦急的、不顧一切的乞憐懇求--剛才注射的藥液,雖然緩解了犯癮的痛苦,但是渴望交媾的空虛感卻更增強了,折磨的女郎簡直要發瘋。

  嚴格的說,「原罪」實際上是一種兼有春藥和毒品特性的藥物,發作之後除了要進行藥液注射之外,還要來一次激烈的交媾才能暫時壓抑住洶湧的慾望。二者缺一不可。

  不管意志多麼堅定的女人,在「原罪」面前也要敗下陣來,這一點現在阿威已有了絕對的信心。不過這藥也不是毫無缺陷,其中一個最大的遺憾是,這藥會嚴重損害女性的身體機能,尤其是在交媾的過程中,過於激烈的高潮經常導致女性當場亢奮死亡。

  幸好,經過試驗改良後的二代「原罪」已經去除了若干副作用,可惜還不徹底,女性雖然不會再當場斃命了,但就像吸毒的人最終難逃厄運一樣,注射「原罪」的次數一多,健康狀況仍然會迅速惡化,免疫力急劇下降,甚至還會誘發多種神經性疾病,就算不死也會成為癱瘓、癡呆的廢人。

  為了解決這一弊病,阿威近日又花了一筆巨款,開始研製第三代「原罪」。

  剛才給那女郎注射的就是最新研製出來的成果,她也是第一個試驗品!至於效果如何,就要慢慢觀察、過幾周才能知道了。

  假如失敗,等待這女郎的就是慘死的結局。不過阿威一點也不在乎,雖然這女郎的容貌、身材都相當不錯,豐滿的雙乳已夠的上「波霸」級別,但是,和阿威心目中的「完美目標」比起來,還差的太遠。因此,這樣的試驗品就算多死幾個,他都不會覺得可惜。

  --誰叫她犯下了不可饒恕的「原罪」呢?犯了原罪的女人,死在「原罪」

  之下,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

  當然,能夠不死更好,讓那些有罪的獵物永遠活在自己的淫威下,終身馴服的贖罪,才是最好的結局!

  「賤貨!你們這些騷蹄子,一個個都是賤貨!」

  彷彿想起了什麼往事,阿威眼裡閃過凶光,惡狠狠的盯著眼前一絲不掛的美麗裸女,盯著她胸前那對顫動正歡的渾圓肉球,怒火和慾火同時狂湧了上來,二話不說就翻身壓了上去……

  地下室內響起了男女混雜的狂呼亂叫聲,過了不知多久,才漸漸平息下來。

  喘著粗氣,阿威心滿意足的站起,再也不看裸女一眼,彷彿失去了興趣般,緩步走出了地下室。

  手機響了。

  阿威按下接聽鍵,一個沙啞蒼老的聲音從彼端傳來。

  「是我!你要我調查的事,已經有眉目了。」

  「辛苦啦,請說吧。」

  「一切都跟你想的一樣,不過,也有一點小誤差。那個死掉的傢伙生下的不是一個女兒,而是兩個!」

  「哦?是兩姐妹?」

  「是的。而且,妹妹還是個很不好惹的棘手角色,在本市就算黑道都不敢得罪她……」

  「哼哼,再不好惹,我也吃定她了!」

  斬釘截鐵的迸出這句話,阿威獰笑著,滿臉疤痕都在扭曲,看上去真是說不出的恐怖。

  接下來兩人又低聲交談了一陣,才結束通話。

  阿威目光閃爍,沉思了許久,忽然又坐在了鏡子前,取出精緻的面具戴了起來,然後嫻熟的使用起一些化妝品,仔細的修飾、掩蓋著面具的細微處,直到每一個地方都完全自然。

  魔鬼之臉消失了!現在出現在鏡子裡的,是一張正常的男人面孔了!

  也是他平常出現在大眾眼前的面孔。

  除了這張虛假面孔外,他還有一個假名,和一個掩飾的天衣無縫的假身份。

  這些都已經使用多年了,都到了以假亂真的程度,堪稱毫無破綻。

  --罪大惡極的女人們啊,你們贖罪的日子很快就要來臨了!我發誓,一定要讓你們墮入無窮無盡的深淵,為你們那巨大的「原罪」付出代價!

  心裡反覆喊著這莊嚴的宣言,裝扮停當的阿威站起身,邁著從容的步子走了出去,就如一個來自地獄的惡魔,悄然降臨到毫無察覺的人世間……

目錄頁 下一頁